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创

7225.4万浏览    208.8万参与
寻邈.

再次救赎 寻邈

他更像是瑟瑟秋风中的一束蓝边烈焰

赎我于荒川凉涩的夜里

从此我的世界便没有了黑暗

就这样沉醉在白日梦中

可焰需要暗来衬托他的辉芒

于是假童话全盘皆输

再一次坠入荒凉杂丛的裂谷里

他没有任何光亮再给我

只是我有幸见过那束火焰有多灿

其他的再也没有也不许再窥探

这一次预见了光谱图

我想我会有勇气踏出荒草丛生

在某日携一束烈焰

燃烬那禁锢多时的荒野境地

只是那束焰

上天早已赐予在圣地处了会是谁

我掠过泥泞沼泽和洼地

渴望有幸再次被救赎

他更像是瑟瑟秋风中的一束蓝边烈焰

赎我于荒川凉涩的夜里

从此我的世界便没有了黑暗

就这样沉醉在白日梦中

可焰需要暗来衬托他的辉芒

于是假童话全盘皆输

再一次坠入荒凉杂丛的裂谷里

他没有任何光亮再给我

只是我有幸见过那束火焰有多灿

其他的再也没有也不许再窥探

这一次预见了光谱图

我想我会有勇气踏出荒草丛生

在某日携一束烈焰

燃烬那禁锢多时的荒野境地

只是那束焰

上天早已赐予在圣地处了会是谁

我掠过泥泞沼泽和洼地

渴望有幸再次被救赎

Howling wind

拿之前画过的图参加一下活动

虎年大吉,虎虎生威

拿之前画过的图参加一下活动

虎年大吉,虎虎生威

玫瑰无原则

文严文‖玫瑰到了花期(上)

*文严文   *be  *破镜不重圆

骄傲小玫瑰严×活力小爱神文

01

你根本忘不了一个认认真真爱过的人,你以为错过的是一个人,其实你错过的是一整个人生

[图片]


02

刘耀文不会浪漫,他给严浩翔只写过一封情书,只有三横:

“我想写情书给你,

    但是笔墨淡了,

    原来是你我陌路了”

这是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短短三句,没勾勒出严浩翔的样子,只是道尽了他们坎坎坷坷,平平仄仄的十八岁。

03

路灯先月亮一步亮起,是一个...

*文严文   *be  *破镜不重圆

骄傲小玫瑰严×活力小爱神文

01

你根本忘不了一个认认真真爱过的人,你以为错过的是一个人,其实你错过的是一整个人生


02

刘耀文不会浪漫,他给严浩翔只写过一封情书,只有三横:

“我想写情书给你,

    但是笔墨淡了,

    原来是你我陌路了”

这是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短短三句,没勾勒出严浩翔的样子,只是道尽了他们坎坎坷坷,平平仄仄的十八岁。

03

路灯先月亮一步亮起,是一个晴朗却无人驻足的夜晚。月亮慢慢升起,周遭萦绕着淡淡的光晕,可散出来的光却是清晰的,把地下的一切渡上一层光影。白日里繁华的街道睡着了,静悄悄的,可人分明是醒着的,没人来罢了,这么美的月亮都没人欣赏,大抵是都有自己的月亮要陪罢。风把树叶的思念送到月亮那,换来了月光一瞬的照拂,可一瞬就够了,因为树叶的成长期在白天,这月光太稀有,足够一辈子惦念了。

刘耀文轻倚着一棵树,淡淡地望向远方,被月光倾洒的轮廓分明的脸,笼上了一丝愁绪,被月亮偏爱的人儿,也会有忧愁吗?也许是在为前路漫漫而不知所措吧,毕竟18岁,身上还没有柴米油盐的担子,要思考的事,不过是前途和感情。

04

过那一条街,穿过昏暗的小巷,就是灯红酒绿的红灯区,这里有C市最大的酒吧,地下一楼就是赌场。华丽得迷人眼的水晶灯下,有被映衬的晶莹的玻璃杯和被烘托出的香醇美酒。衣着精致的男男女女走在一起,表面上笑得人畜无害,挽着的手臂显得亲密无间,要是眉眼间的算计再少上几分,就更加自然更加美好了。在会场的正中间,一个剑眉星目的男子穿着格格不入的白衬衫和黑裤子孑然一身地行走着。越来越近,他的面容也越来越清晰,英气的剑眉,高挺的鼻梁,和牛奶一样洁白无瑕的皮肤上透着两抹酡红,唇瓣和玫瑰花一样红润,细碎的黑发撒在额前,这样一个精巧的人,身上却有一种可抵千军万马的气势,那是从骨子里溢出来的高贵。像开在温室的玫瑰。

05

一出门,风就迎了过来,严浩翔伸手拨了拨头发,骨节分明的白皙的手再乌黑的头发上,使白的更白,黑的更黑。他快步走出那条昏暗的小巷,正好看见了,倚在树上的刘耀文。视线交汇的那一瞬,世界都安静了,被风吹的哗哗作响的树叶也停了下来。两颗不被世俗沾染的鲜活的心,在严浩翔18岁生日那天相遇。过了好久好久,刘耀文依旧记得相遇那天,他的男孩带着满怀寒风和满腔热忱一步一步缓缓走进了他的生命里,在记忆深处烙下一个粉红色的吻痕。

刘耀文看着唇红齿白的少年,和他眉宇间与之不符的戾气时,选择开口询问:“你……你好,我叫刘耀文,交个朋友迈?”

严浩翔诧异地盯着他,刘耀文穿着一身干净整洁的校服,一双无辜的狗狗眼微微下垂,可能是因为熬夜,眼尾泛了点红,蓬松的头发下面一双黝黑的眉毛,和可爱到犯规的桃心唇——典型的三好少年。下意识地,严浩翔想拒绝他,他觉得自己会带坏他,但是他好像忘记了,自己也不过是个刚刚成年的男孩。不过看着他格外澄澈的眼睛,他还是答应了,“好”,浑厚的烟嗓像低沉的大提琴,悦耳动听。

刘耀文很惊喜地点点头,“你多大了啊?我叫你翔哥行吗?”“哦,我今天刚十八岁,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

刘耀文有些不知所措,他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在成年这天,他一点都不高兴,严浩翔一点都不高兴。看着他俊美的脸,刘耀文心下好像做了什么决定,心下一狠,说:“翔哥,跟我走,我陪你过生日去”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要给一个刚刚认识的人过生日,可能是小狗狗天生就喜欢好看的人,但是缘分好像更能概括这一切。严浩翔惊讶地抬起了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许是被刘耀文的自来熟吓到了吧,毕竟小玫瑰从小就是在一堆人的艳羡中长大的,哪里有人这么直白呢?严浩翔没有同龄的好朋友,他犹豫着,不知该不该答应。刘耀文似乎看出来他的犹豫和顾虑,直接拉上他的白皙的手腕,在他小麦色皮肤的对比下,严浩翔的手腕愈发地白,能看见皮肤下的青筋。刘耀文悄悄红了耳朵,心里想着:“男孩子的手也能这么滑吗?”严浩翔也被吓了一跳,握上他手腕的那只大手温暖极了,有一层薄薄的茧,就是少年打篮球的手。严浩翔已经想到了刘耀文在球场上是如何的意气风发了,他也害羞了,就像两片花瓣突然贴他的脸上似的,和日落时的晚霞一样好看。可惜这还不是心动,只是少年人纯情的象征,好戏还在后头呢,别急于一时啊。

06

刘耀文带着他去买了一块蛋糕,是海燕柠檬味的,上面有一个立体的旋转木马的玩具,白巧克力上写着一句话:“严浩翔18岁生日快乐!”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给我买这么幼稚的蛋糕”严浩翔调笑着,嘴上说着幼稚,心里已经开始放烟花了。

“哈哈哈哈,多适合你”刘耀文爽朗地笑了,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黑曜石般的眼睛荡漾着柔和的光。

严浩翔轻轻锤了他一下,脸上笑容不减,他有预感,这次生日会特别特别圆满。

提着蛋糕,刘耀文领着严浩翔来到一高档小区,他开朗地和门口的保安打招呼:“嘿王叔,晚上好”那个看着就很慈祥地中年男人看见刘耀文,很高兴,“呦,耀文这么晚了,怎么才回来”“我带我朋友来我家过生日哩”王叔才看见刘耀文身后还跟着一个俊俏的小男孩,手里还提着一个蛋糕。“成,新交的朋友啊?”说完又看向严浩翔,“生日快乐啊,小朋友,快进去吧,外面可不热啊”刘耀文说:“对,新交的,王叔你也快进去吧,我们走啦,明早见!”王叔和蔼地点点头,严浩翔路过时,礼貌的弯弯腰,笑了一下,心中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翔哥,我和我爸妈说好了,我想让你来我家过生日,别生气,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希望不要是惊讶”刘耀文低着头,双手合十,眨巴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可怜巴巴的样子把严浩翔逗笑了

“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真的吗?太棒了,走走走”

刘耀肉眼可见的高兴起来,拽着严浩翔的胳膊就往他家跑。刘耀文的家是中产阶级,没有严浩翔家那样富裕,但是家庭很幸福很和睦,刘耀文一看就是在爱里长大的孩子,对谁都是一副开朗活泼的样子,总是很有活力。他是在爱里长大的小爱神。

他们俩站在刘耀文家的门前,刘耀文伸手敲了敲门,喊到:“妈,开门噻,我回来喽”

一个穿着家居服的女人开了门,脸上堆着笑容,包养的很好,在儿子长这么大的时候,脸上还很难看见皱纹。“哎呦,这就是小严吧,长得真俊,生日快乐,快进来”说着,就去给严浩翔拿拖鞋。严浩翔赶紧点头:“对,阿姨,我就是严浩翔,谢谢阿姨啦!”刘夫人看见严浩翔手里的蛋糕,视线顿时凛冽起来,刘耀文只感觉背后一阵发凉,果不其然,他“如愿以偿”听见了来自妈妈的关爱:“刘耀文!怎么能让人家小寿星拎蛋糕!你的手呢?白长了?”刘耀文低着头,一脸无奈,但又不敢反驳,只能不住地应着:“啊对对对,妈,你说的都对”

严浩翔被逗笑了,但心里又止不住发酸,这样好的家庭氛围,他好久没感觉到了,再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在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朋友的家里。严浩翔也是个刚满18岁的男孩子,他好想他的爸爸妈妈,不过,爸爸现在应该在加拿大的公司里批文件,妈妈应该在练舞,后天她有个演出。

“阿姨,是我自己要拎的”严浩翔还是很开心,有人陪他过这个生日的。

一个男人从楼上走了下来,是刘耀文的父亲——他们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哈哈,这就是小严哈,快进来”他拉着严浩翔的手坐到沙发上。他也有机会好好看看刘耀文家的样子。是很温馨很温馨的,连灯都是暖黄色的,不算特别大,但是很精致,一看就是被人精心装修的。

“快吃饭吧!”刘夫人把菜端上桌子,拉着严浩翔坐上餐桌。“来来来,老刘把灯关上,咱们给小严唱生日歌”说着把蛋糕拿出来。

“等下,我去拿我的吉他”刘耀文急匆匆往楼上跑。

最后,在蜡烛微弱的火光下,严浩翔过了一个此生难忘的生日。

刘耀文送他出门,和着旖旎的月光,他也遇见了自己的月亮——在月光满盈的夜晚。



林深无鹤落

【源翔】哥哥疼疼我~

你们懂得的文

金主源×明星翔

[图片]

[图片]

——

看pl

你们懂得的文

金主源×明星翔

——

看pl

不可名状之雾

「大丈夫、今すぐ楽にしてあげる。」

「大丈夫、今すぐ楽にしてあげる。」

严重超纲

“一个人也要开开心心的哦!”

《蔚洋之上》作者叫李萧宇,这些漫画/文是国拟系列!因为我没什么经验,也怕再一次出意外,所以托了几年了…

“一个人也要开开心心的哦!”

《蔚洋之上》作者叫李萧宇,这些漫画/文是国拟系列!因为我没什么经验,也怕再一次出意外,所以托了几年了…

Bridget

写给丑女人的教科书 ——《摇摇晃晃的人间》读后

        接触到余秀华,是因为很久前我看到的一个帖子。当时有一位女生在网上提问,说一个男生给自己寄了一本农学的书,想问问大家什么意思。然后我在评论底下翻了翻,看到最高点赞的留言是一首诗:

    巴巴地活着,每天打水,煮饭,按时吃药

    阳光好的时候就把自己放进去,像放一块陈皮

    茶叶轮换着喝:菊花,茉莉,玫瑰,柠檬

    这些美好...

        接触到余秀华,是因为很久前我看到的一个帖子。当时有一位女生在网上提问,说一个男生给自己寄了一本农学的书,想问问大家什么意思。然后我在评论底下翻了翻,看到最高点赞的留言是一首诗:

    巴巴地活着,每天打水,煮饭,按时吃药

    阳光好的时候就把自己放进去,像放一块陈皮

    茶叶轮换着喝:菊花,茉莉,玫瑰,柠檬

    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带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

    他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


    在干净的院子里读你的诗歌。这人间情事

    恍惚如突然飞过的麻雀儿

    而光阴皎洁。我不适宜肝肠寸断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

    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

    春天

        这首诗,就是余秀华最著名的诗之一,诗的名字是《我爱你》。然后帖子底下的推荐阅读就是“适合隐讳表白的暗语大全”,我点了退出,就没再理会。再到后来,就是在书店里看到诗集,我是和海子的诗一起买回来的。至于读到这首诗的感受呢,有点想笑,这首诗的表白一点都不含蓄隐晦,让我想到一部韩剧里的女主告白场景,手提包握得紧紧的,嗓门特别大:“喂!我说我爱你!”而且,我最喜欢的也不是最后几句。

        看很多对于余秀华诗集的评论,“她的诗有一种将加速度的世界往回拉一厘米的美好”“灿烂得让人目瞪口呆”。评论用莫兰迪色系的颜色印在封皮上,加粗,一点点花字,我翻开里面。我阅读习惯不好,盘着腿猫着腰蜷在小椅子上、吃着花生,红红的皮很小心还是被捏碎掉进书缝里、在阳台上蹭着暖暖的阳光越看越困干脆就睡着,醒来忘了读到哪里就又从头开始……我不是专业的评论家,我觉得写诗人很可怜。

        盯着百度百科里的那张脸,我确定,这是个真够丑的女人。她的名字后面跟着“脑瘫”“离婚”“农民”一类的词汇,我看回刚看到的那页:屋宇如鱼,匍匐在水面上,吐出日子,吐出生老病死。做旧的纸张上面清晰的黑字,一朵阳光落下来,很漂亮。我想到刚刚照片中的女人,浮肿的眼睛像菜市场卖的大鱼,皮肤颜色如同她生长的土地,嘴巴还可以,不过是歪的。我开始质疑诗评了。

        我记得之前读到过张幼仪老年时候回答小辈的提问,问她明不明白自己输给陆小曼、林徽因的原因。她是这么说的:“我知道我不如她们,我是苦过来的人。”那篇文章的作者在后面接了一句我至今觉得极正确的话:“林、陆二人优越的出身和良好的家庭使他们从小就是被爱着的,她们的美貌又是被世人认可的,所以她们身上自然就有一种无需争论的气质,告诉男人,不爱她们就是错的。而张幼仪从小的贫寒与不被重视叫她要强、细致与能干,这些优点叫徐志摩敬她、重她,却总是不能爱她。”于是我有理由怀疑,余秀华这样丑而惨淡的一个女人,如何能写出那样美而优雅的句子,她手上掰棒子留下的老茧与裂口,叫人不能相信她笔下期待的爱与美好。

        “一切关于诗歌的表白都是多余,它是我最深切的需要。”余秀华自己是这样说的。作为一个不可更改的农妇,她黄发飘扬,横店村的天和麦浪油画一样舒展着挑逗着拥抱着到时空那一头。布鞋帮子上新溅上去的泥点还没被太阳烤干,跺一跺脚,汗顺着油脸上的褶皱推推就就落下,镰刀挥在风里撩起一阵铁锈味,青草被割断,射出新鲜的香。住过虫卵的背篓,她挑着农具和夜色回家,棉被在炕头纠缠着,她得先做饭、刷碗、烧火,再用肥皂把手上腻腻的触感搓掉,然后拉亮院里的灯,拖一条长凳,捻开粘住的纸,左手压住右腕,颤动使她再想起一遍自己的脑瘫,然后提笔,她写下诗句。那些诗,被印在白纸上,捧到干净的人前头鉴赏背诵。她是农妇,琐碎泥垢的日子叫她易怒,骂出难听的话,那些话和她的脸相匹配,嗓音是哑而尖锐的,叫狗吠吞了进去。

         一个丑陋、残疾的女性农民,用一首首诗与这个世界讨论爱情。她说,她有全天下最值钱的嫁妆:她如水的长夜、她晶莹的雨珠和露水、她锋利的、见过金黄麦子的镰刀、她的春天每年都会到来、她的痴不亚于世上每一个女子——她强于世上好多女子:她清醒、她糊涂、她敏锐感知。就像一个清楚自家产品的销售员,像拍拍萝卜上的灰尘,切开它,把翡翠一样的切面举到你面前:看啊,水灵的,可甜了。她用最讲究隐晦的文体,像世人介绍自己:我多好啊,来爱我。

        如果我是一个像余秀华一样的女人,那样的敏感和才情会把我压死,我做不了直白求爱的内秀者,我做不到在现在这个讲求线条与颜色的时代,告诉别人我的种种好与感受到的种种美,让他们忍受我的丑与残,奢求一个男人成为第二个“李银河”。如果我是一个男人,我会为她的文字与才情倾倒,但是我更可能会做的,是像帖子里的男生一样,买一本农学的书或是把那些美好的诗抄下来,邮寄到窈窕淑女的宿舍或是家里。有很多次我都以为这本诗集叫“这摇摇晃晃的人间”,后来我明白,摇摇晃晃的不是“这人间”,是那个诗人的,她摇摇晃晃的人间。她说自己是稗子,稗子的说起春天都是提心吊胆的。我知道,她也希望,“我爱你”能像脏话一样大声痛快地吼出去,然后被那个人像被骂了一样立刻、感情充沛的吼回来。

        哪里是什么把世界拉回一厘米的美好啊,那是写给丑女人的教科书,告诉她们,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把美人长成的人间明媚写在纸上;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在田间的小路上读诗;如果你愿意,你可以给你爱的人直白袒露心事——他肯定是会拒绝你的,但这不妨碍,你那剔透的文字,叫他在同他人约会时分神默诵。我不是美好的,但你是,那我向你跑去,就理由充分。

        挺奇怪的,一本诗集的读后,我好像没怎么提诗。但是我脑袋里一直有一个画面:那个农妇不朝你方向把眼神冻起来,她捏着黑笔在粗砺的纸上簌簌写着。她写“我把一个人爱到死去 另一个已在腹中”。也就是那么一瞬间,你觉得卡姿兰大眼和刀削般的俊颜多少还是单薄了。

        猫从楼梯时候上上下下,我听到它的脚步声

        然后是电脑风扇呜呜的

        这样多好,我说不出来它有多好

                                              ——《此刻》

        他们在诗句里把词语搬来搬去

        把一个人对世界的看法搬来搬去

        我认为,划过一条小河,在村庄里散步,就够了

                                              ——《潜伏》

        诗集里面,我顶喜欢这几句。有点像我最喜欢的龙应台的那句“巷子很深,转角处,一个老人坐在矮凳上,戴着老花眼镜,低头修一只断了跟的高跟鞋;地上一个收音机,正放着哀怨缠绵的粤曲。一只猫,卧着听。”听说余秀华最近正在甜蜜的恋爱,我觉得与世俗之见的这场比赛,还是她赢了。

小喷有觉睡了吗

ฅ(^・w・^)ฅ嗷呜~

伸个懒腰迎新春,祝大家虎年大吉,财源滚滚~


ฅ(^・w・^)ฅ嗷呜~

伸个懒腰迎新春,祝大家虎年大吉,财源滚滚~


Edith

“带着雀跃与热忱,永远的死去吧”

“带着雀跃与热忱,永远的死去吧”

顾临溪.

dd共创

合计着想搞一搞联文,大概是夜店AU或者是桌游小游戏,是语c戏流,问问有无人来捏

合计着想搞一搞联文,大概是夜店AU或者是桌游小游戏,是语c戏流,问问有无人来捏

石青

系列四《我和你》——第一篇《足矣》

[图片]



经纥(he
菇哥?菇姐? 画完就想发,嘿嘿

菇哥?菇姐?


画完就想发,嘿嘿

菇哥?菇姐?


画完就想发,嘿嘿

谬榃

让我成为你的唯一

    满室烛光照亮大殿,黑衣劲装男子坐在正中央的宝座上,长腿搭在桌上,显得散漫又随意,但桌旁一把不断滴血的剑透露出主人的所作所为。

    曲凌轩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扶把,角落里悄无声息的躺着一个死人。

    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一个身长玉立的身影走了进来,曲凌轩眼睛有了笑意,他叫道:“柳叔,你回来了。”

    那个男子一身白衣,取下斗笠后露出端正俊秀的面容。

    柳扶章面无...

    满室烛光照亮大殿,黑衣劲装男子坐在正中央的宝座上,长腿搭在桌上,显得散漫又随意,但桌旁一把不断滴血的剑透露出主人的所作所为。

    曲凌轩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扶把,角落里悄无声息的躺着一个死人。

    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一个身长玉立的身影走了进来,曲凌轩眼睛有了笑意,他叫道:“柳叔,你回来了。”

    那个男子一身白衣,取下斗笠后露出端正俊秀的面容。

    柳扶章面无表情的问道:“人呢?”

    “喏,在那里。”曲凌轩指向角落里。

    柳扶章直直走去,那个角落没有烛火,是一片黑,他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

    柳扶章蹲下身,轻轻唤道:“教主?”

    地上的人没有任何反应,他终于探了探人的鼻息与脉搏。

    没有,什么都没有。

    柳扶章脸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他猛然扭头看向曲凌轩,咬牙质问道:“你怎么敢杀了他!你怎么能杀了他……”

    曲凌轩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柳扶章,听到这话嗤然一笑:“成王败寇,世间常理。”

    “你至少可以留他一条命!”

    “我今日放他一马,来日我便尸骨无存,这你就忍心见到吗?”曲凌轩走下阶梯,来到柳扶章身边又说,“我不想再做一把只会杀人的刀或者一条听话的狗了,只有他死了,我们才能解脱!”

    话未落音,曲凌轩的脸上挨了一个巴掌。

    声音清脆,曲凌轩被打得偏过头去。

    “你太让我失望了。”柳扶章轻轻的说。

    曲凌轩脸扭曲了一瞬,随即大笑起来,他狠狠盯着柳扶章的脸,说道:“柳扶章,你就那么想追随他么?那么想伺候他么?那么想被人压在身上么!”

    曲凌轩一把抓住柳扶章震怒之下又扬起的手,缓慢恶毒的说完了最后一句话。

    “放开!”柳扶章发现自己竟然挣不开他的手。

    曲凌轩充耳不闻,将人反手锁进怀中,低头在他的耳边说道:“既然柳叔喜欢伺候人,那我就让你伺候个够,你就好好伺候我一辈子吧。”

    柳扶章耳廓通红,还没骂出声,就天旋地转,被曲凌轩扛在肩膀上。

    “你要干什么?!”柳扶章有些气急败坏。

    “柳叔敢单枪匹马的过来找我,我是既佩服又感动的,”曲凌轩边走边说,“现在就干些柳叔喜欢的事吧。”

    柳扶章被轻轻放在软榻上,下一秒被人压住吻了下来。

    柳扶章想推开他,但双手一有动作就被曲凌轩给束缚在头顶。

    随着越来越过分的动作,身体终于被挑出了火……

    曲凌轩眼神迷离的看着柳扶章,说道:“柳叔,我好想你啊。”

    柳扶章瞳孔微震,然后又听见曲凌轩在脖颈间低低的说:“我想在上面。”

    “什么?”

    曲凌轩咬了一口柳扶章的脖子,说道:“柳叔,我会很温柔的。”

    说着就要去解衣裳,烛光掩抑下,柳扶章的神情是少有的慌张,他挡住了曲凌轩的手,抬头是曲凌轩热切渴望的目光,僵持了一会,柳扶章有些木然的说:“先把灯灭了。”

    曲凌轩一挥手,携着内力的风将殿内烛火全灭了。

    终于,你要是我的了。

    

    

玄赧梦舞

2022.1.29闲游梦话

某天我问起了你的眉骨疤,你说,小时候贪玩,撞到了,就这样留疤了。

那年夏,你我快速飞奔在通往山顶的森林小路。清风徐来,周围沙沙作响,我看见了好几只萤火虫发出莹黄色的光,也看见粉花与绿叶趁此机会偷偷相拥着。

慢慢闻到靠近海边才会有的海腥味。你问我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我说不用,不跑快点,就来不及了。

你拉着我的手腕继续跑着。我眼前的你成为一阵风,尽管打理过却依旧有些长的赤发凌乱地飞舞着,有了赤发的衬托显得你的皮肤和身着的白色短袖更白,像山林里最为珍贵的白狐。

前上方的亮光越来越近。你边跑边转过头看向我,你的那双狐狸眼在赤色刘海下若影若现,没有因为跑步而劳累,反而闪耀着希望与期待,以及满...

某天我问起了你的眉骨疤,你说,小时候贪玩,撞到了,就这样留疤了。

那年夏,你我快速飞奔在通往山顶的森林小路。清风徐来,周围沙沙作响,我看见了好几只萤火虫发出莹黄色的光,也看见粉花与绿叶趁此机会偷偷相拥着。

慢慢闻到靠近海边才会有的海腥味。你问我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我说不用,不跑快点,就来不及了。

你拉着我的手腕继续跑着。我眼前的你成为一阵风,尽管打理过却依旧有些长的赤发凌乱地飞舞着,有了赤发的衬托显得你的皮肤和身着的白色短袖更白,像山林里最为珍贵的白狐。

前上方的亮光越来越近。你边跑边转过头看向我,你的那双狐狸眼在赤色刘海下若影若现,没有因为跑步而劳累,反而闪耀着希望与期待,以及满眼的笑意。

伴随一声爆鸣声,绚烂夺目的光突然在你瞳孔乍现,这时我们也恰好到达山顶,烟火大会开始了。

吹来的海风咸咸的,还有点潮湿,是熟悉的夏天的味道,再加上此刻在我们头顶上不断炸开的绚烂光彩,这便是回忆。

你拿来了不知从哪里摘来的芭蕉叶扇风。我偏过头悄悄看着你。睫毛弯弯,配着你扇的风微微颤着,鼻梁很高,很挺,嘴唇什么时候都是粉粉的,软软的,什么话语从这张嘴里说出,都会是甜的吧。突然发觉这是一张多么完美的侧脸,像上帝刻造的最完美的艺术品。

烟花停了,你扇风的手也停了,转头看向我。四目相对,我伸手轻抚那眉角疤,你身后本轻轻摇着的狐尾一顿,随即环绕在两人身侧。

气温陡然升高,我的耳根莫名发烫,你忍俊不禁,伸手将我拥入你怀中。

“咚、咚、咚”心脏不约而同地同节拍跳着,我嗅到你身上似乎还残留着初遇那天咸咸的淡淡的海腥味。

噼噼啪啪下起雨,山脚下的人一哄而散,雨水落在睫毛上蒙住了眼前的景,使劲眨眨眼睛,汇成一股像眼泪落下,雨水冲刷着我们身上曾沾染过的硝烟残骸,不知为何我放声大哭,时间能永远停留在此刻吗?

高木枝头侧耳倾听,一阵唏嘘抖下满身落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