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原创

0
5379.5万浏览    131.9万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5 21:58
犬戍
傀 儡 当 道 【试色版】

傀 儡 当 道

【试色版】

傀 儡 当 道

【试色版】

原生小白牛
❄️❄️❄️和阿初吵架了,跑出...

❄️❄️❄️
和阿初吵架了,跑出来冷静冷静,抬头发现下雪了

❄️❄️❄️
和阿初吵架了,跑出来冷静冷静,抬头发现下雪了

黑炽灯先生
2019.12.4今天的小姐姐...

2019.12.4今天的小姐姐,一个图层怼到天荒地老

2019.12.4今天的小姐姐,一个图层怼到天荒地老

佐佑-Chalzea
75.幸福的秘诀是:因为我们从...

75.
幸福的秘诀是:因为我们从不把爱当作理所当然

75.
幸福的秘诀是:因为我们从不把爱当作理所当然

司仉

论文副产物【

还是宝可梦PARO顺手

论文副产物【

还是宝可梦PARO顺手

節能少年
塗鴉 家裡附近公園長芒草了看到...

塗鴉 家裡附近公園長芒草了看到就想畫畫

塗鴉 家裡附近公園長芒草了看到就想畫畫

幺玖

他太色了我不行了(你


他太色了我不行了(你


发条钟与苦月亮

蛾蛹

总之是小妈文学,注意避雷


  他梦到女子立在他面前自身下流出羊水,亲吻他而后阉口割他,断裂的珍珠项链落在脚边,他开枪的时候她也开枪,三位一体式的死亡,现在她们全都死去,血液划过衣料构成的纹路奇特,暗色的阴影,散开的赤色花朵。他醒来,雕花床上投下被剪得支离破碎的阴影,精液顺着腿间滑下,皮肤滚烫到让他感到羞愧,实际上并非第一次,他一直在试图看清她的脸,她像所有人:母亲、爱人甚至是娼口妓。但他说不出她是谁,他询问然而得不到回答,她站在床前、烛光下,戴同一条珍珠项链,从身口下流出羊水,唇边的一抹红落在暖色的阴影之中,叫他的名字,语调柔和,说不出是在呼唤孩子还是情人

总之是小妈文学,注意避雷

 

  他梦到女子立在他面前自身下流出羊水,亲吻他而后阉口割他,断裂的珍珠项链落在脚边,他开枪的时候她也开枪,三位一体式的死亡,现在她们全都死去,血液划过衣料构成的纹路奇特,暗色的阴影,散开的赤色花朵。他醒来,雕花床上投下被剪得支离破碎的阴影,精液顺着腿间滑下,皮肤滚烫到让他感到羞愧,实际上并非第一次,他一直在试图看清她的脸,她像所有人:母亲、爱人甚至是娼口妓。但他说不出她是谁,他询问然而得不到回答,她站在床前、烛光下,戴同一条珍珠项链,从身口下流出羊水,唇边的一抹红落在暖色的阴影之中,叫他的名字,语调柔和,说不出是在呼唤孩子还是情人。

  你该有个女人。记忆里有人对他说过,他会讨女人喜欢,他生得好看,给她们读翻译过来的诗和戏剧,自高窗上招手的朱丽叶和顺水而下的奥菲莉亚足够换来一位年轻女孩的泪水。他偶尔这么做,一点打发无聊时光的慰藉,同龄的年轻男女们四散而去后留他站在原地,手里捧着厚厚的硬质书籍,有人问他这是什么,他说,母亲的语言,来人就笑,他也跟着笑,他什么也说不出来。那时候他还没有开始做梦,他得等到春天,那之前他偶尔梦到母亲,和没有名字、身材丰满的女性,他认出了她,他们只见过一次,在他某个周末上街的时候,她站在门廊下招揽客人,冲他笑,他停下脚步,那一刻他有一种想和她搭讪的冲动,他把手伸向口袋,那里有钱,他至少可以请她喝茶尽管她看起来比他要大上一倍,他突然感到失落,手指在硬质银元的边缘摩挲着直到他感觉到温热,莫名的失望感,她在那一瞬间失去形体,只留下一张三十多岁女人的脸,他转身离开,换条路继续游荡,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她叫什么了。

  五月的时候父亲从外面回来,同往常一样,家中所有的人去迎接他,他也不得不去,坐在巨大圆桌的一个角落抬头凝视父亲,仿佛他不再是人,而仅仅是一个符号,坐在那里供他去端详,想这就是我的父亲,娶了我母亲的男人。父亲带回了一个女人,坐在他身边,端着点他说不上来是什么的东西看着这所有的人,轮到他的时候冲他一笑,涂得鲜红的嘴唇让他想到被撕扯开的花瓣。他低下头,他不敢去看她,他猜她的衣服下会有一把枪,无端而荒诞的揣测,她眯起眼睛看他像在看一只幼小的野兽,问,你为什么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父亲代他解释,这让他有点生气,他想自己朝她说出姓名。他猜测她为什么要嫁给父亲,她不像是一个商人的战利品却更像是她将男人带回,这里本就该是她的家而她不过是在一段过分漫长的旅途之后回到这里,喝茶,冲她的继子微笑。周围的人失去面貌,她在一滩光芒之中活像个真正的女主人。父亲说,叫她母亲,她是你的新母亲。他闭上眼睛,筷子落在地上,他俯身去捡,看到他的新母亲垂下的一截衣角,她穿一双红色的鞋,他到头来没有开口,母亲两个字卡在喉咙中间,梗住的甜味物质。她不是我的母亲。他在心底说。他们在走廊上相遇,她说,你不喜欢我?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看她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像会动的油画人物,好像她永远都会是个新娘一样,他突然叫住她,只说,后院有花,你可以去看看。

  那之后他偶尔在父亲的窗前看到她,她不再穿红色的衣服,看起来亲切了一些,坐在窗前整理自己的头发,看到他的时候喊他过来,问他,这副耳坠好看吗?你父亲会喜欢吗?他不出声,她的手搭在膝盖上,他用余光去看,一双不像女人的手,指尖涂成了桃粉色。他突然想这双手拥抱父亲的样子,她的指甲嵌进男人的皮肤。她也许有过很多个男人,她像把一只宝石戒指扔到桌上那样一个个抛弃他们,她是个荡口妇,她在床上用她宽大的手掌握住父亲的阴口茎。他逃出去,慌乱之中丢下了自己的手绢,女人叫住他,声音温和而严厉,于是他不得不回头,她问他,你多大了?

  十七岁。他说。

  有过女人吗?

  没有。

 他一时间哑口无言,她问得过于直接像是能够看穿他的梦境。你不小了。他觉得她话中有话,他找了个理由离开。晚饭时候他没有出现,端来的蜡烛是红色的,恍惚之中他好像听到她在外面叫自己开门。她显然是被派来安抚自己莫名其妙生病的继子,好投入一个虚假的母亲角色。他缩在床上一本正经地撒谎,说自己头晕——头晕?她干脆利落地打断他,手指覆上他的额头,他以为自己将被戳穿却听到她缓缓下结论:病得不轻,我让家里人去给你请个医生。这搞得他慌乱起来,几乎是要从床上跳起来好证明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某些东西一下子被撕扯下来。她依旧说,你病得不轻,睡吧,带走了那根蜡烛。戏台子倒塌了,他半夜睡醒的时候却真的感觉脑中有哪里抽痛,他压根没睡好,他梦见自己在巨大的蛾蛹之中,周围是粘稠的液体,红色的,像极了烛泪。早上见到她的时候她眨眨眼睛,问,你病好了?倒搞得父亲迷惑不解起来,他被盘问了一个早上,离开的时候如释重负,抬头时候又看到她,他意识到她已经成了这个家的一部分,只要他生活在这里就会一直看到她,听到父亲强调这是你的母亲。我的母亲?你能为我解答疑问吗?

  她像是早就预料到,手指搭上他的肩膀,说你做了个好梦。那晚他看到硕大的飞蛾钉在窗户上。几周之后他们出行,他坐在她身边,听她讲曾经有人看到蝴蝶纷纷扬扬飞过,人们跟过去看却发现它们落在一具尸体上。她问,你猜那人为什么会死?没等他回答就继续开口:他因为女人和人决斗,一颗子弹贯穿了他的心脏,几只蝴蝶正在钻进弹孔。她涂了红色的唇一张一合像正在翕动的翅膀,他感到一阵眩晕,他发誓自己自那一刻起不会再喜欢任何蛾类昆虫。车停下来,她把手伸出窗外,换来了一束鲜花,分一枝给身边的继子,鲜切的月季花,他把手指插进中间卷曲的熟红色撑开,一瞬间他感到全身上下甚至包括骨头都在发颤,几乎要让他忍不住倒在一旁的女人身上,任凭她握住自己的手,像一位真正的母亲安慰孩子那般,俯身说出口的话却是“你已经长大了,你其实什么都明白,我会告诉你父亲”。他会一直记得那天她穿的衣服上绣着一团团硕大无比的蝴蝶,很适合她,让他不想去看。

  他开始做新的梦,梦中的蛾蛹被一把刀划开,他睁开眼睛看到她,自己新的继母,在注视自己,像在注视新生的婴儿一般。清早他在花园中看到她,她在那里摘一朵新开的莲花,背对着他,穿一件和她手中花朵同样颜色的衣服,日光顺着她的脊背一滴滴滚落好似珍珠。她应该是刚从父亲的房间里来,她在将来会有自己的孩子,这念头让他没来由地感到一阵恶心,尽管她看起来的的确确圣洁得宛如一位真正的母亲,只差一副隆起的腹部。她回过头来看到他,问他你想要一朵莲花吗,他后退一步:你没有陪我父亲?

  你很关心他?

  他被问得哑口无言。他突然觉得面前的女人其实也没有那么爱自己的父亲,她来到这里像是仅仅是有一个人告诉她她得这么做。她清早出现在花园中,夜晚在家中游荡,他坐在窗前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暗处,追出去将女人堵在角落,压低声音问她要做什么。她什么也没说,第二天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恍惚之中仿佛昨晚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梦中之景。她依旧出现在花园里,这一次他直截了当:你根本就不爱我父亲。她歪着头凝视他,眼神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一样,说,你猜得太多了,人有时候也没必要那么聪明。

  那么你为什么嫁给他?

  她没作声,转身离去。他看着她的背影却觉得莫名轻松,转念一想她会不会告诉父亲。借着道歉的名头他带着一束新鲜花朵来到她的房中,她坐在桌前取下项链,示意他上前帮忙,他得以近距离凝视她浸没在烛火下的脖颈,他用手轻轻握住一颗硕大的珍珠,她偏过头来,说你带来的花很好看,他险些就要丧命于此,项链落到地上,她俯身去捡,倏忽之间蜡烛熄灭,他顿时手足无措,一团暗色之中她的腰肢像被水墨勾勒出的一般,他深吸一口气,她想必听到了。

  你在紧张什么?

  她吩咐把蜡烛重新点上,去找一个花瓶。那晚他们喝酒,她拿出了红酒,他坐在椅子上迷迷糊糊地凝视眼前的女人,手指颤抖着接过她递来的杯子,想到饮鸩止渴四个字的时候差点忍不住嘲笑自己。月亮顺着她的面庞滑下,顺着她的胸前滑下。她永远不会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借着酒劲他直截了当地问你为什么要嫁给我父亲,在他的眼里她已然不再作为一个母亲的形象出现。她摇摇头,他站起来有点愤怒地说你是个荡口妇。荡口妇?她玩弄着这个词汇,不为所动,你当我听不懂俄语吗?他全然落败,瘫倒在椅子上任凭她用一副嘲弄的口气说你喝醉了,快去睡吧。他几乎想要哭泣,为自己倒酒,笃定自始至终她不过都在像对待一个有些意思的小孩子一般对待自己,最后在一滩被打翻的液体中念叨着一些词汇,感觉到一只手揽上自己的腰。我是你的母亲。他仿佛听到一个声音,他跪倒在她的身前抱住她。三位一体的形象重合,他看到门廊下的女人朝自己招手,走过去却发现她的脸幻化成自己年轻母亲的形象,转过身留给他一个背影,说我是你的母亲。你不是。他大叫出声,伸出手来。女人抱住他,年轻继子的面庞上流露出一种莫名的痛苦表情,他梦到了自己重回子口宫,剖开她的腹部诞生,吮吸羊水和乳汁。醒来之后他第一次向她讲起曾经,讲他自金发女人的产道中降生,对着镜中的自己询问父亲为什么我与所有的人都不一样,站在人群之外看着一哄而散的同伴们自身边跑过。他说自己怨恨过母亲,也爱她,人总是矛盾的。而你永远也成为不了她。他哑着嗓子说,恐惧掠过心头,女人的胸脯落了下来,他耳边传来声音:我来这里也不是为了成为你的母亲的。

  而你在否定一些东西。她又说,他没有作声,她逆着月光坐在床边,面目模糊更加像梦中的形象。我嫁给你父亲是因为一些事,一点我们之间的事。她突然说,门开着,一只飞蛾落在盛开的玫瑰上,翅膀展开洒满月光活像是它自不存在之中飞出来的一般,它飞了起来,向他扑来,他闭上眼睛,女人的手落在他的脸上,手指冰冷。

  他后来开始不断做梦,梦见自己被阉口割,梦中的女人戴一条珍珠项链,让他上前去看,滚落在地的珍珠像月光一样消融不见。他试图回避她,彻底从餐桌上消失,寻找理由推脱掉出行,于是她在某个清晨时分出现在房中,身后跟着请来的医生,他抬头凝视她,被子下是正在勃起的阴口茎,这一次他毫不掩饰,他猜她发现了,对医生说了些什么后房间里便只剩下他们两人,她眯起眼睛俯视他,像在看一个有意思的物件,扔给他一块手绢,他愤怒得险些当场晕厥——她出去了,他翻身下床,几乎是报复一般地将绣着兰花的手绢塞到了身口下。午饭时候他难得出现,看到她坐在父亲身边,一种巨大的愤恨促使他当着她的面叫出小妈一词,女人大笑出声来:我喜欢这个词,你以后可以这么叫我。他故意不去花园,却没想到她在走廊上拦住了自己,你怎么今天这样好兴致?

  他用眼神示意她闭嘴,她几乎要笑得站不住。有什么好笑的。他转身离去,心底萌生出一种畅快感。小妈。他玩味着这个词睡去,梦里她走过来,说你再叫一次啊,她穿着红色的衣服,戴一串珍珠项链,让他帮忙取下项链,圆润的珠子落在她的膝盖上又出现在他的手中,融化成一滴乳汁又晃动成鲜血。她说,叫我啊。他一步步后退,撞到墙上,她的手中出现一把尖刀……他醒了过来,全身冷汗,目光掠过窗口的时候仿佛看到她出现在窗外,像只巨大的飞蛾,仿佛能撞破窗户冲进来,在他的身上产卵做蛹。他头晕目眩,打开门后发现她当真站在门外,胸前是一只五颜六色的飞蛾,他颤抖着,他发现自己身处巨大的蛾蛹之中,她用巨大的翅膀包裹住他,她的怀抱像水一样,母亲的羊水。

  他彻底溃败了,他躺在床上,她的手绢还塞在枕头下,他在那一刻甚至想要离开这个家,他掏出那块手绢,上面的液体已经干涸。飞蛾在烛火之上烧死,他意识到他会在未来的每一天见到她,他绝望地哭了出来,他不想承认,但他的的确确感觉到精口液流淌下来,像滚烫的月光。


佐佑的神奇海螺

一些草稿,屯一下
Sammy和Christopher真的是我画过最美女的两个oc了
当我在说一个男性美女的时候,就代表他高大俊美,六块腹肌,美若天仙,而且有世界上最好看的屁股
美女就是美女,美女还分性别?
【?】

一些草稿,屯一下
Sammy和Christopher真的是我画过最美女的两个oc了
当我在说一个男性美女的时候,就代表他高大俊美,六块腹肌,美若天仙,而且有世界上最好看的屁股
美女就是美女,美女还分性别?
【?】

抠脚arya
2019.12.5 飞 越是到...

2019.12.5

越是到了冬天,越想去海边~

2019.12.5

越是到了冬天,越想去海边~

密探阿皂
画孩子们太开心了!

画孩子们太开心了!

画孩子们太开心了!

古古不是咕咕

母性十足的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被搞怀孕,当妈妈的脑洞!!

不良少年看起来凶巴巴的,但在床上软的不行。没经历过情䒤事,很容易就会被日哭。

被搞怀孕了也舍不得打掉孩子,又不好意思给别人说自己怀孕了。只能穿宽松衣服,用东西绑住肚子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不良少年剃个板寸,下巴还有一道淡淡疤痕,说话总是你妈你妈的,动不动就问候对方全家。看起来就是个痞子

但他其实母性十足,不止会偷偷摸着肚子跟孩子聊天,还会关注各种母婴信息,生怕亏待了肚子里的孩子。

可惜不好好学习,虽然上了高中,但认字有限,还看不进去那些官方的介绍。总是记急得抓耳挠腮,又不好意思问别人。

反应太明显,总是孕吐。食欲不好,吃不进去东西。闻到一点异味就会哇...

母性十足的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被搞怀孕,当妈妈的脑洞!!

不良少年看起来凶巴巴的,但在床上软的不行。没经历过情䒤事,很容易就会被日哭。

被搞怀孕了也舍不得打掉孩子,又不好意思给别人说自己怀孕了。只能穿宽松衣服,用东西绑住肚子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不良少年剃个板寸,下巴还有一道淡淡疤痕,说话总是你妈你妈的,动不动就问候对方全家。看起来就是个痞子

但他其实母性十足,不止会偷偷摸着肚子跟孩子聊天,还会关注各种母婴信息,生怕亏待了肚子里的孩子。

可惜不好好学习,虽然上了高中,但认字有限,还看不进去那些官方的介绍。总是记急得抓耳挠腮,又不好意思问别人。

反应太明显,总是孕吐。食欲不好,吃不进去东西。闻到一点异味就会哇哇大吐。

身边的狐朋狗友都被强制戒烟。

还会偷偷去给孩子求个平安福。偷偷带在身上,生怕一个不记得,就害得孩子除了意外。

毕竟还是不良少年,总是要出去跟别人喝酒打架。

兄弟们都很纳闷他怎么不喝酒了。原本他打算连架都不打了,但看见自家兄弟被欺负。脾气一上来就冲了过去。

打是打赢了,就是打完之后没走几步他就感觉不对劲,肚子开始变疼。

心中觉得不对劲,转身就跑,生怕别人注意到他的不正常。跑进公共厕所脱了裤子一看,流血了。

最后他被疼晕去医院的路上。

医生说他动了胎气,差点流产,不过幸好保住了孩子。

醒来后他抱着肚子一个劲儿地说“宝宝对不起,是爸爸错了,爸爸再也不打架了”

孩子是成绩班级第一的乖乖女的。

某次发䒤情,她推倒了不良少年,一发就中。

她不知道自己搞出了什么,这时她还老实在家学习备考。

其实两个人之后也有瓜葛。

学习压力过大的她找不良少年,希望借助情䒤事消除压力。而那时怀/孕敏䒤感的不良少年也渴望别人的怀抱。

于是两个人又偷偷搞了几次。

最后还是别人告诉乖乖女这件事。

乖乖女又急又气,抱着亲自炖的鸡汤就跑去医院兴师问罪去了。

问他不告诉自己独自逞能的罪。

再最后就是不良少年被绑在家中老实养胎当人妻的故事了✓

————

为什么感觉设定跟《溶珂》很像?

因为按照时间顺序,这个脑洞应该算是溶珂的原型之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