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创人外

8638浏览    414参与
酸奶咸鱼没有九九

章鱼可以和猫猫做好朋友吗?

章鱼可以和猫猫做好朋友吗?

鹿鳴•LoFoTo
《Wolformal》 手机壳...

《Wolformal》

手机壳留意微博或爱发电消息即可


分别对应的故事

Wolfy:《观察日记》&特辑

Anubis:《冥神与少女》

Wolliam:《Wolliam - 兽人男友》

三哥:《错位关系》

道爷:《无效抑制》&Shin系列

阿青:《犯上》&番外

紫色鲢鱼补档了,暂时是全的 ​​​

《Wolformal》

手机壳留意微博或爱发电消息即可


分别对应的故事

Wolfy:《观察日记》&特辑

Anubis:《冥神与少女》

Wolliam:《Wolliam - 兽人男友》

三哥:《错位关系》

道爷:《无效抑制》&Shin系列

阿青:《犯上》&番外

紫色鲢鱼补档了,暂时是全的 ​​​

白鸦
黑道大佬好难画哦😔 辣妹儿~...

黑道大佬好难画哦😔


辣妹儿~还没画上呢,你们说我画几个好呢🤔


咱就是说,大佬的审美是啥品种有愿意帮我想想的吗?

黑道大佬好难画哦😔


辣妹儿~还没画上呢,你们说我画几个好呢🤔


咱就是说,大佬的审美是啥品种有愿意帮我想想的吗?

白鸦
客设,勿抄。 世界观: 实际上...

客设,勿抄。


世界观:


实际上这是器灵与龙的结合。


器灵原本是柄三叉戟,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中,器灵因为失去主人变得越来越衰弱。


曾有无数能人志士为这柄三叉戟疯狂,但三叉戟曾跟它的主人有过约定。


待千年后其主转生重临人间之日,便是它三叉戟重出江湖之时。


千年后三叉戟的主人并未出现,而三叉戟执着等待的精神也打动了一条紫龙,它赐予三叉戟一滴精血,于是,一条器灵与龙的结合体就这样诞生了。


它头上的链珠与宝石都是它的功勋章,是它击敌的证明。


它将继续游荡在这天地间,直到它的主人王者归来。

客设,勿抄。


世界观:


实际上这是器灵与龙的结合。


器灵原本是柄三叉戟,在漫长的岁月长河中,器灵因为失去主人变得越来越衰弱。


曾有无数能人志士为这柄三叉戟疯狂,但三叉戟曾跟它的主人有过约定。


待千年后其主转生重临人间之日,便是它三叉戟重出江湖之时。


千年后三叉戟的主人并未出现,而三叉戟执着等待的精神也打动了一条紫龙,它赐予三叉戟一滴精血,于是,一条器灵与龙的结合体就这样诞生了。


它头上的链珠与宝石都是它的功勋章,是它击敌的证明。


它将继续游荡在这天地间,直到它的主人王者归来。

a辞

他是玩偶熊(01)

「姜小姐……你在看什么?」


「那个,你头上有熊耳朵啊……」


「还挺可爱的哈哈哈……」


******


夏日阳光正好,姜莱矜持地坐在咖啡店里小口啜着冰美式,整个人看起来优雅又端庄。


放下咖啡杯,她又忍不住翻出老妈发给自己的相亲对象照片。


照片里的男人长得英俊极了,眼窝深邃,鼻梁高挺,神色淡漠,整张脸散发着禁欲系的气质,就连嘴唇看起来都无比克制。


咕咚。


是的,姜莱看馋了。


天知道这张脸有多对她胃口,男人的每一寸肌肤纹理都仿佛专门为了她而生长。


关掉手机倒扣在桌面上,姜莱闭上眼睛手掌运气深呼吸了几下试图平复狂跳的心脏。


她这人吧,一紧...

「姜小姐……你在看什么?」


「那个,你头上有熊耳朵啊……」


「还挺可爱的哈哈哈……」


******


夏日阳光正好,姜莱矜持地坐在咖啡店里小口啜着冰美式,整个人看起来优雅又端庄。


放下咖啡杯,她又忍不住翻出老妈发给自己的相亲对象照片。


照片里的男人长得英俊极了,眼窝深邃,鼻梁高挺,神色淡漠,整张脸散发着禁欲系的气质,就连嘴唇看起来都无比克制。


咕咚。


是的,姜莱看馋了。


天知道这张脸有多对她胃口,男人的每一寸肌肤纹理都仿佛专门为了她而生长。


关掉手机倒扣在桌面上,姜莱闭上眼睛手掌运气深呼吸了几下试图平复狂跳的心脏。


她这人吧,一紧张说话就不过脑子爱嘴瓢,这次为了终身大事,姜莱已经提前练习了好几天网上搜到的防紧张小妙招。


待会儿可千万别出糗啊!


「你好,请问是姜小姐吗?」


低沉似大提琴的悦耳嗓音响起,此刻运气的手掌还挂在半空眼睛还紧紧闭着的姜莱笑了。


她气笑了。


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静默蔓延在四周,尴尬逐渐升起,姜莱的脑瓜子飞速运转,试图想出一个妙不可言的法子救场,但想了半天她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


算了,干脆顺势下坡顺水推舟!


于是姜莱接着卡住的动作不紧不慢地运完气,再慢慢睁开眼睛,一脸淡定地对他点头:


「嗯,没错,就是我,姜莱。」


「姜小姐你好,我是熊逸风。」


男人伸出手,被他声音迷得晕晕乎乎的姜莱连忙起身双手握住他的手,他的掌心干燥温暖,看起来一只手就能包住她整个拳头的样子。


姜莱更馋了。


他为什么长得这么对她胃口啊!


身材比例也好好啊,姜莱眼睛余光不住地偷瞄熊逸风的太平洋宽肩,窄腰长腿,嗯……还有翘臀。


她偷瞄得正起劲,全然不知对面的男人耳朵红到滴血。


「姜小姐……」


男人难耐地出声,偷摸挺起身子吸气挺胸以便姜莱对他更满意的熊逸风扛不住了,他实在是顶不住这火辣直白的视线,尤其是这样看着他的人可是姜莱啊……


「啊……抱歉抱歉」


回过神姜莱连忙放开男人的手,脸上的温度瞬间变得滚烫。


不敢再看男人的脸,她坐回座位掩饰性喝了几口咖啡,视线胡乱瞟,还看见窗户上倒映出的身影——一个戴着熊耳朵的男人,嗯,长得挺像熊逸风的。


……


……


等会儿?


姜莱猛地抬头,对面的男人头发乌黑茂密,向后抓的大背头一丝不苟,显得那两只短短圆圆的熊耳朵格格不入。


她死死盯着那两个凭空冒出的耳朵,不是,刚刚还没有啊,他什么时候戴上的?


或许是被姜莱看得不自在了,那两只圆圆的熊耳朵动弹了几下,男人忐忑不安地抬起右手压了压头发:


「姜小姐……你在看什么?」


「那个,你头上有熊耳朵啊……」


话音刚落他的毛茸茸耳朵又动了几下。


姜莱顺口来了句:「还挺可爱的哈哈哈……」


完全出于下意识回了熊逸风的话,等她反应过来后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啊靠!怎么就说出来了!万一这熊妖杀她灭口怎么办!?


是的,姜莱看出了那是对货真价实的真耳朵,再加上它们凭空冒出的现象,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妖怪。


……


你头上有熊耳朵……


头上有熊耳朵……


熊耳朵……


姜莱的话在熊逸风的脑子里来了个3D立体环绕播放,他的神色刹那间变得惊恐起来,两只手心虚而又精准地捂住熊耳朵,他大声反驳道:


「没有!我没有耳朵!」


熊逸风的声音大到吸引了店里所有人的注意,众人视线看过来,只见一个帅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帅哥捂着头大喊他没耳朵,帅哥对面的美女腿已经抖成了筛子。


好好一帅哥和美女,可惜了,这两人看起来都不太聪明的样子。


*


迎接全店人的目光洗礼,姜莱和熊逸风眼神无比复杂地注视着对方。


姜莱的腿因害怕没出息地抖个不停,她尴尬地灌了几口咖啡,双手使劲按在大腿面上试图镇住腿部的抖动。


结果腿抖得更厉害了。


「那什么……哎哟!我突然想起来家里煤气还没关呢!我就先走了啊。」


匆匆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姜莱拿好包打着哈哈起身,见男人准备站起来,她慌乱地提高音量:


「不用送!」


男人起身的动作停滞,她咳了一下音量恢复正常:


「不麻烦你了,我自己打车就好,以后再联系哈。」


说完姜莱火速逃离现场。


待在原地的熊逸风目送她离开,头上的毛耳朵耷拉着,眼皮垂下盖住眼睛深处的受伤。


她在害怕他。


熊逸风很难过,她以前最喜欢揉他的耳朵了,为什么现在会害怕?


*


【喝露水的仙女:相亲体验怎么样啊宝贝?】


【喝露水的仙女:有没有成功拿下极品帅哥】


【酱酱子:[沧桑点烟jpg. ]】


【酱酱子:别提了,没结果,已收心锁爱。】


回复完微信消息,姜莱从冰箱拿出一罐啤酒坐到地毯上,打开电视调到平时最喜欢的综艺台,电视里不断传来哈哈笑声,姜莱却一点儿也笑不出来。


狠狠灌了一口冰啤,她忍不住爆了粗口。


「靠,不是说建国后不许成精吗?!」


可怜她姜莱二十几年来第一次心动,竟然结束的这么狗血。


滴滴滴——


微信消息提示音响起,姜莱愤愤地点进去,有个新朋友申请,一看验证消息,她吓得差点捏爆啤酒罐,不是吧,熊逸风哪儿来的她微信???!


她本想拒绝,但指尖悬空了半天愣是没敢按下去,姜莱泄气地关掉手机扔到沙发上,闭着眼睛碎碎念:


「看不见看不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给自己成功洗脑后姜莱睁开眼开始快乐追剧,只是她的视线还是会偶尔分给沙发的手机上。


*


「哎,回神了。」


郁子念在姜莱面前挥了挥手。


「你最近怎么回事,咋老走神?」


吸了一口奶茶,郁子念揶揄道:


「是不是还对人家念念不忘啊。」


「我没有!」


姜莱立刻反驳,对上郁子念的挑眉坏笑,她有些心虚地舀了一勺奶昔放进嘴里,含糊着说:


「他也就那样,一般般吧。」


「哦~是那种帅到让你合不拢腿直接飞孩子的一般般吗?」


郁子念坏心眼地把姜莱第一次看见熊逸风照片跟她尖叫的话重复了一遍。


「郁!子!念!」


皮肤染上薄红,恼羞成怒的姜莱给郁子念塞了一勺奶昔试图堵住她的嘴。


「好久不见,姜莱。」


多么熟悉的声音,姜莱一瞬间就听出声音的主人是熊逸风,她用杀人的目光盯着郁子念,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怎么会在这儿??!他什么时候来的?!刚刚那段飞孩子他是不是听到了!!!


羞愤涌上心头,姜莱取下勺子重重插回奶昔杯里,她抬头假笑回应道:


「不久,也就三天而已。」


熊逸风今天戴了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帽檐压得低低的,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在姜莱抬头的那刻,熊逸风也跟着轻微抬头,两人视线相对,男人茶褐色的瞳孔里倒映出眼前的女孩,修长的手指夹着一张电影票放在桌子上,他缓缓推到姜莱面前,认真又坚定地询问:


「可以邀请你一起去看电影吗?」


「可以可以,帅哥放心,我们姜姜可愿意了!」


郁子念看见姜莱犹豫的眼神就知道这货准备拒绝,她不理解明明就对人家有意思怎么还把人往外推呢?于是郁子念立刻替姜莱答应了!


拒绝的话被强行打断,姜莱抿唇,心情相当复杂,脑子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小人说他是妖你是人,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另一个小人却踢飞前一个小人,诱惑着她,去试试吧,反正这妖精看起来特别蠢萌特别好欺负的样子,你难道不想对着这张脸下饭吗?错过就真的没机会了!


姜莱有点动摇了,她抬头又看见男人希翼的眼神,以及那张让自己无比心动的脸,最终还是把手默默放在电影票上点了点头。


*


「哦亲爱的布鲁斯,你喜欢吃曲奇吗?」


「是的!要是再配上一杯可乐就更好了!」


……


耳边不断传来电影里童趣的配音,姜莱一脸懵逼,巨大的震惊让她连最爱的爆米花都忘了吃。


「阿姜,吃爆米花。」


熊逸风挑了一颗糖包裹最多最大的爆米花递给姜莱,眼睛弯弯的,笑意压都压不住。


「嗯…这个电影…」


「玩具熊总动员,是不是很好看?」


「啊哈哈……好看……好看。」


尴尬地接过爆米花,姜莱深感自己脑子可能被驴踢了,不然怎么会精心打扮两小时就来这儿陪一个熊妖看玩具熊总动员?


就在姜莱脚趾头都快抠破鞋底的时候,电影终于结束了。


两人走出影厅站在影院门口。


「我已经叫好出租车了。」


眼尖地看见熊逸风一脸欲言又止,手指还不停抠着车钥匙,姜莱连忙调出软件页面给他看自己叫好的车。


「好……」


心脏像被人扎了个大口子,熊逸风把车钥匙放回口袋,闷闷地应了一声。


*


坐在出租车上,姜莱叹了口气,刚刚熊逸风闷闷不乐的表情在她脑海里不停回放,不知名的烦躁侵染了心头。


滴滴滴——


提示音打断了突如其来的情绪,姜莱点进去,是熊逸风。


【你的小熊:阿姜到家了吗?】


中午同意申请后她一直没给熊逸风改备注,或许是因为他的微信名很可爱,她挺喜欢的,也能认出是他。


【酱酱子:还没。】


【你的小熊:阿姜是不是不喜欢今天的电影啊?】


手停在屏幕上方,姜莱皱紧眉头,这要她怎么回答,违心的话她说不出口,实话说出来又太伤人。


滴滴滴——


聊天界面弹出几条消息框。


【你的小熊:对不起阿姜,我只是不想让你那么害怕我。】


【你的小熊: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和电影里的那头小熊一样,我们都不会妖怪会的法术,我们都不想伤害别人。】


【你的小熊:但我比它厉害一点,我还会变成人,变成人努力赚钱。】


【你的小熊:阿姜,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能试着接触接触吗?】


【你的小熊:我不想错过你。】

白鸦
个人oc 没画完,但是画了大概...

个人oc


没画完,但是画了大概也好累啊。


不可以抄设,不可以拿图哦😘


如果感觉它结构有啥不对的,欢迎讨论么么

个人oc


没画完,但是画了大概也好累啊。


不可以抄设,不可以拿图哦😘


如果感觉它结构有啥不对的,欢迎讨论么么

白鸦
客户的设,勿抄 补个世界观:...

客户的设,勿抄


补个世界观:


该星球与蓝星有很多相似之处。


但是这个星球上低矮的树丛是蓝色的。


蓝色的灌木丛顶端叶片会有白色絮状物,因为影响呼吸道的原因,很多大型食草动物都会避开该树丛。


白色絮状物为该灌木丛花粉。


孙氏奇幻生物由于体型娇小,与蓝色灌木丛形成共生关系。


它们卷卷的翅毛会携带并传播花粉,钻入蓝色灌木丛底部吃红色果实,在将果肉吃掉后,果实核因此被散播出去。


它们已经生长了与灌木丛类似的颜色,渐变的蓝与沾着白色絮状物的翅羽,还有它们那颇具迷惑性的渐变绿色毛茸茸大尾巴,几乎与他们等身大小。


在夜间睡觉的时候它们会飞到树梢上,与树叶相...

客户的设,勿抄


补个世界观:


该星球与蓝星有很多相似之处。


但是这个星球上低矮的树丛是蓝色的。


蓝色的灌木丛顶端叶片会有白色絮状物,因为影响呼吸道的原因,很多大型食草动物都会避开该树丛。


白色絮状物为该灌木丛花粉。


孙氏奇幻生物由于体型娇小,与蓝色灌木丛形成共生关系。


它们卷卷的翅毛会携带并传播花粉,钻入蓝色灌木丛底部吃红色果实,在将果肉吃掉后,果实核因此被散播出去。


它们已经生长了与灌木丛类似的颜色,渐变的蓝与沾着白色絮状物的翅羽,还有它们那颇具迷惑性的渐变绿色毛茸茸大尾巴,几乎与他们等身大小。


在夜间睡觉的时候它们会飞到树梢上,与树叶相似的绿给了它们在夜间最好的保护色。


这种生物在受到惊吓的时候会炸毛然后下意识的把自己当成蓝色灌木丛一动不动,羽翅大张随时准备飞走。


它们的声音也很多变,但是最常发的一个音节是“yabi~~”

白鸦
发个“客户”的设,勿抄。 小白...

发个“客户”的设,勿抄。


小白已经是第三次出现在湖心岛了,不过我这回终于从图书馆里面找到了有关它的内容。

小白是我给它取的名字,因为它一身雪白。

书上说这种生物像猫一样非常爱清洁自己,找栖息地的时候也多是依水而居,方便梳洗毛发,排泄在水里完成不会留下什么气味。

它狐狸一样的大耳朵可以听到四面八方的声音,会随着声音的来向而转动,在飞行过程中耳朵会后折下压,整张脸像猫猫一样超级可爱,不过没人见过,因为这种生物太罕见了。

它们是独居动物,经常在早上太阳没出来之前捕食。

之所以我对它这么迷恋是因为有天凌晨的时候我睡不着走到湖边看见它身上在闪金光!梅林的胡子,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

发个“客户”的设,勿抄。




小白已经是第三次出现在湖心岛了,不过我这回终于从图书馆里面找到了有关它的内容。

小白是我给它取的名字,因为它一身雪白。

书上说这种生物像猫一样非常爱清洁自己,找栖息地的时候也多是依水而居,方便梳洗毛发,排泄在水里完成不会留下什么气味。

它狐狸一样的大耳朵可以听到四面八方的声音,会随着声音的来向而转动,在飞行过程中耳朵会后折下压,整张脸像猫猫一样超级可爱,不过没人见过,因为这种生物太罕见了。

它们是独居动物,经常在早上太阳没出来之前捕食。

之所以我对它这么迷恋是因为有天凌晨的时候我睡不着走到湖边看见它身上在闪金光!梅林的胡子,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璀璨的生物。我像着魔一样走向湖边,它看见我了却没在意我,依然安静的舔舐着它的羽翼。

后来我才知道,这种生物会找金矿来进食,让自己身上闪闪的好吸引异性,所以它们会在清晨捕食,因为夜间它们身上会发光。

也是这种原因,人们大肆的圈养它们,但是这种生物野性难驯,所以它们的数量别的越来越稀少,甚至罕见了。

纥桥

一个屑虫子捡了一只海马回来的故事

(因为被说不够甜,增加了通俗的番外三四)

我流设定

人外

没有借鉴任何专业生物知识,全是胡说八道

不科学的文不要用科学眼光看待

还是我一发入魂的风格……

ps.其实正文我觉得还是有爱在的,外星人脑回路和人类不一样嘛。

一个屑虫子捡了一只海马回来的故事

(因为被说不够甜,增加了通俗的番外三四)

我流设定

人外

没有借鉴任何专业生物知识,全是胡说八道

不科学的文不要用科学眼光看待

还是我一发入魂的风格……

ps.其实正文我觉得还是有爱在的,外星人脑回路和人类不一样嘛。

鹿鳴•LoFoTo

Wolliam - 极光 (結局篇)

Luming:此篇有A档(那什么你们明白)


他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你们一起出了趟远门。

当时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说想跟你去陆地的最北边,他用手指在光屏上点了点目的地。你没什么异议。交通很发达,出行很便捷,但你还没有去过北部地区,因为人类始终是怕冷的。严寒地区现在主要居住着熊科兽人,也有些犬科和猫科,人类和体型较小的兽人大多往温暖的地区聚集,建成了繁荣的都市。北部地区在在你认知里相对朴素自然些,据说有许多野生动物。

行程都由他安排,你落得清闲,只需要想想带些什么行李,穿哪套衣服。他也会给些指导,对于各种极端环境他算得上是专业的向导。该准备什么样的防寒衣物,该怎么设置光屏的模式,甚至...

Luming:此篇有A档(那什么你们明白)


他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你们一起出了趟远门。

当时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说想跟你去陆地的最北边,他用手指在光屏上点了点目的地。你没什么异议。交通很发达,出行很便捷,但你还没有去过北部地区,因为人类始终是怕冷的。严寒地区现在主要居住着熊科兽人,也有些犬科和猫科,人类和体型较小的兽人大多往温暖的地区聚集,建成了繁荣的都市。北部地区在在你认知里相对朴素自然些,据说有许多野生动物。

行程都由他安排,你落得清闲,只需要想想带些什么行李,穿哪套衣服。他也会给些指导,对于各种极端环境他算得上是专业的向导。该准备什么样的防寒衣物,该怎么设置光屏的模式,甚至是多大的行李箱适用范围更广,他都能一一回答。

每次他秒回你各式各样的问题时,你都感觉到他由始至终都是你的英雄,从相遇那天就是了,哪怕岁月让过往的光芒黯淡,他骨子里的从容和对事态运筹帷幄的神情都会使你安心依靠他。

跟着他,去哪里都不怕。

你很少主动询问行程,反倒是他会在选择时先征询你意见。最后选定靠近原始森林的小镇,租了一间小木屋,本着度假的心态,他选了全面落地玻璃窗的户型。即使深夜外面漫天飞雪,室内仍然温暖舒适,对怕冷的小人类来说,相当贴心。

旅行伊始你们四处探索,一切都新奇有趣。当地知名的餐厅,他在出发前的订座,好不容易订到窗边的位置,安静不被打扰。进去之前看到门外都站满了临时排队的人,看到不少熊科情侣,你才懵懂地明白这确实是小镇最好的餐厅。 当地居民打量着你们,狼族兽人不奇怪,人类游客也不算奇怪,但这样的情侣组合相对少见,他没事就是一脸不高兴的表情,你偶尔会回以微笑缓和,能注意到大家的神情都从好奇变得柔软。你们好像成为了当地居民眼中可爱的一对游客。

当地的食物起初有些不习惯,大概是天气寒冷,饮食习惯跟你平时居住的南方城市区别很大,食物油分重,口味也更厚重。Wolliam一向不挑嘴,但交往这么久自然熟知你的口味,尝过之后就问你是不是吃不惯。他叫来服务员,加了杯果汁,价格异常地高,他没理会你眼神里的劝止,下完单才跟你解释,这里水果比较稀有,尤其在春季,冰窖的库存也许所剩无几了。他握着你的手,亲了亲:“就当是杯好酒,看心情。”他给你花钱从来没吝啬过,只是杯标价几倍的果汁,也不算什么,你走进木屋的时候就知道必然比你想像中昂贵,一切都比预订页面的照片美好。上来之后他随口问甜吗?你让他自己试试,猝不及防地,他被酸得眯起眼。那是他也没亲自尝过的当地莓果。

饭后他替你拢好围巾和帽子,拥着你走进夜色里。冬夜格外漫长,所幸小镇长期接待游客,街道上都装有照明。那些跟现代化城市比起来显得复古的路灯,都让你忍不住多看几眼。大城市的晚上充斥着巨幕光屏的荧光,广告牌一个比一个大,商业界的楼层亮满灯,整座城市都在黑夜里精彩。可这种原始些的小镇,竟然让人心里有了难得的平静。灯光不那么刺眼,道路不那么拥挤,就连偶尔驶过的驾驶舱,也显得慵懒。

大多数店铺都关闭了,一路上只有酒吧和纪念品店还坚持营业,原本规模不大的镇子也没几家商店,你们慢悠悠地逐家看看。文化的差异,让当地工艺品显得更有趣,都是些你们从未见过的物件。你拿起手工制作的大烟斗在他吻边比划,他悄悄从身后给你戴上图案繁复的针织帽子,看到一切有意思的小商品都想拉对方过去看看。比起你的兴奋,他总是显得沉稳些,原本就很少笑容的脸上,眼神柔和,他安静地查看店内的小物品,你问他是不是想找什么纪念品给家人,他无所谓地摇摇头。大多数时候他跟在你后面陪着,你发现什么惊喜时回头,就对上他的视线,你可以感觉到寒冬里直至心脏的暖意。他是很有耐心的男友,比你曾经设想过的都更耐心。你遇到很多站在店铺角落一脸不耐烦的男友,也有站在走道抽烟的,寒风吹散了香烟的气味,他还是在经过时不适地皱眉。逛街时他会放开你的手,让你自由地触碰你所好奇的事物,但只要你想要牵手,他一双温暖的手好像随时准备好,就等你搓搓手的小动作。交往这么久,吵架的次数屈指可数,他像是你最忠诚的骑士,以保护的姿态陪伴你。

……………………

完整爱发电,结局啦~

四月修文,配图在下一篇。

鹿鳴•LoFoTo

龙狸,一只中华田园龙

微博 @画画的鹿鸣Luming

龙狸,一只中华田园龙

微博 @画画的鹿鸣Luming

鹿鳴•LoFoTo
约稿,五月前可接 200,有需...

约稿,五月前可接

200,有需要渣浪滴我吧

至少一方是furry/动物

样图可以看看我画风,其他风格可以看我主页,有喜欢的也欢迎详谈

约稿,五月前可接

200,有需要渣浪滴我吧

至少一方是furry/动物

样图可以看看我画风,其他风格可以看我主页,有喜欢的也欢迎详谈

鹿鳴•LoFoTo

Wolliam - 病房

住院时还没来得及说的,还有些⋯⋯荒唐的小事。

Wolliam伤势稳定之后就被医生撵到普通病房,理由是这家伙身体自愈能力太强,不要浪费床位和医疗资源。

出院之后需要一段时间复健和休养,可以在邻近的医院复诊。

你们“和好”之后弟弟就回去上班了。到晚上护士会为他移开所有设备,留出一天中最长的间歇,大约有四十分钟,他可以简单吃点东西,也来得及洗个澡。

难得拆掉所有的仪器连接和人造支撑,队长第一件事是伸了个懒腰松松筋骨,第二件事就是走到你面前轻轻把你圈进怀里。有点久违的拥抱,赶在冬季来临前的体温。

彼此都没有多余的对白,只是安静地感受这刻无人打扰的宁静和放松。他自然地把下巴抵在你头顶,颈上的长...

住院时还没来得及说的,还有些⋯⋯荒唐的小事。

Wolliam伤势稳定之后就被医生撵到普通病房,理由是这家伙身体自愈能力太强,不要浪费床位和医疗资源。

出院之后需要一段时间复健和休养,可以在邻近的医院复诊。

你们“和好”之后弟弟就回去上班了。到晚上护士会为他移开所有设备,留出一天中最长的间歇,大约有四十分钟,他可以简单吃点东西,也来得及洗个澡。

难得拆掉所有的仪器连接和人造支撑,队长第一件事是伸了个懒腰松松筋骨,第二件事就是走到你面前轻轻把你圈进怀里。有点久违的拥抱,赶在冬季来临前的体温。

彼此都没有多余的对白,只是安静地感受这刻无人打扰的宁静和放松。他自然地把下巴抵在你头顶,颈上的长毛蹭着你,那是他拥抱时惯常的亲昵小动作。你也伸手环住他的腰,试探性地收紧一些,见他没有哪里疼痛,大概腰上的伤不严重,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你才紧紧抱住。 

他挣开了一些,虚虚地圈着你:“我去洗澡⋯⋯”

狼尾巴尴尬地甩了甩,他终于松开手,垂着耳朵走向洗手间。

算下来快一个月没有亲近对方,大概你的体温和气味都使他格外敏感。

之前都是弟弟在照顾他的生活需要,他应该还不能冲澡吧?你跟过去表示要帮忙,被他拒绝了。当时只是头脑一热,刚把话说开他又要推开你,心里有些赌气,就更执着。妳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窘况,那条诚实的毛茸茸尾巴,僵硬地垂在身后。

你伸手抵着门,并没有怎么用力,但你就是笃定他即使在气头上都不会这样关上门。正是因为他天生的体格和力量优势,工作生活中他都习惯了克制和退让。尤其在你们这种不对等的体型下,你每次的进逼都能先把他制住。他不是没有脾气的狼——脾气大著呢,挨过揍的都清楚,但对于亲近的人,他反而因为温柔而被拿捏。

僵持之下他把声音再放轻些安抚你:“我自己来就好,你先吃晚饭,别饿着。”

这个理由不成立,你还是不放开,与他对视,他的耳朵慢慢垂下来,又马上立起来。心虚了⋯⋯

“小朋友⋯⋯你进来这澡真没法洗了⋯⋯”

你趁他说话的间歇挤进去,换作平视他能把你扛走,现在指不定不注意哪根骨头就错位了,他还真的奈何不了你。

他叹了口气,行吧,自家的小朋友,还能怎么办。

病房配套的洗手间比较狭窄,为照顾病人需要,墙上地上都加装了扶手,还有应急的设备,原本就窄小的空间显得更局促。他虚坐在扶手上,伸伸腿,调整高度跟你平视。你也没帮谁洗过澡,来了又有点不知所措,该从哪开始呢?要不先倒盆水吧。

他看着你手足无措地准备着,毛巾、沐浴液、洗发水⋯⋯没有找到小凳子,你还四处翻找。他想说不用了,这几天他都是潦草擦一擦,Wolfy不会进来帮忙的,他都是站在洗手台自己处理。可是看着你在小空间里忙活的样子,又觉得可爱,不舍得打断。

他把后背转向你,示意你帮忙解开绑带。为了方便检查和换药,病号服的上衣和裤子都是侧面绑绳的,没有拉链或者橡皮筋。他自己解开确实不方便,手腕处还有支撑没拆呢。

你开始认真地替他擦洗,要避开开放性伤口,你挨近逐寸皮肤检查。队长是被困山火时跳下悬崖受伤的,没有着力点他只能冒险跳下去,导致多处骨折,擦伤的面积很大,身上没有几寸好的皮肤。幸好都过去了,他活生生地在你面前。你没忍住,低头亲了一下他肩上的伤疤。

他明显僵了一下,靠得近,你听见他喉间隐忍的声音。

“差不多了。”说罢他就要站起来,被你手快拉住。

他转过来你才明白过来,他这⋯⋯太精神了吧⋯⋯

看到你脸都红透了,他伸手摸摸你脸颊,现在才知道错,是不是太迟了点?大概是太久没亲热,你的警惕性严重不足啊。

“出去等我吧。”

他眯眼看你,眼里都是宠溺的笑意……


……完整版爱发电,Luming,配图在下一篇。

这篇基本都是第八字母,预告不能放长只能这样了。分了AB两档,A档无删,B档删掉了某些具体描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