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创人物x江澄

4192浏览    5参与
小佳康康我-毛毛素质感人gun远点

脑洞

  看看有没有兴趣吧~

  其实我最开始想的就是怼wx,jfm,jyl,wqwn不友好

  回礼依旧是几张随机图片或者表情包以及夹带私货嘿嘿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忽然又有了一个小脑洞,是前世梗,他们一家五口:澄是,一个国家的太子,后来渊灭了他国家虏了他当皇后,他不从,但是后来经过一系列有了三个孩子,还是在一起了,不过澄对他爱恨交加,我脑补了一个很美也很凄惨的画面,他们一家五口都死了,先是姐弟俩自尽,后来澄为了不留念想,把小儿子掐死后也自尽了,渊原最后也抱着他自尽了,不过最后他们在地狱相会了,反正那个场面很凄美,但...

  看看有没有兴趣吧~

  其实我最开始想的就是怼wx,jfm,jyl,wqwn不友好

  回礼依旧是几张随机图片或者表情包以及夹带私货嘿嘿

忽然又有了一个小脑洞,是前世梗,他们一家五口:澄是,一个国家的太子,后来渊灭了他国家虏了他当皇后,他不从,但是后来经过一系列有了三个孩子,还是在一起了,不过澄对他爱恨交加,我脑补了一个很美也很凄惨的画面,他们一家五口都死了,先是姐弟俩自尽,后来澄为了不留念想,把小儿子掐死后也自尽了,渊原最后也抱着他自尽了,不过最后他们在地狱相会了,反正那个场面很凄美,但是我写不出来呜呜呜…≥﹏≤你们自己想吧,反正往那方面靠,红着眼眶满身是血的,一边哭一边笑…

澄江吖

《愿君无忧》第14章 幼年

  笑道:“哈,若你不信,便跟着我们,如何?”


       可是小娃娃却没有回答,他一下凑到小虞溱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小虞溱险些要跳起来,却被小娃娃一把按住。


       眼前就是一张放大的脸,他也能隐约感受到小娃娃呼出的鼻息。他脸色似乎更加窘迫了,却依旧记得小娃娃刚才说了什么。...


       

  笑道:“哈,若你不信,便跟着我们,如何?”



       可是小娃娃却没有回答,他一下凑到小虞溱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小虞溱险些要跳起来,却被小娃娃一把按住。



       眼前就是一张放大的脸,他也能隐约感受到小娃娃呼出的鼻息。他脸色似乎更加窘迫了,却依旧记得小娃娃刚才说了什么。



       那大叔也没有懂这俩小孩究竟干了什么,不过他没有再想了,毕竟他一个经验深厚的老手,怎么会比不上两个毛头小子呢?



       那大叔眯眼笑着,待睁眼时,眼前却空无一物。他有些急切地朝四周找了找,最终寻找未果。他一下子坐在地上,将手握成拳,狠狠砸在地上。



       这大叔似乎是什么被拆穿了似的,表情变得狰狞可怕起来,全然没有了刚才那副善意模样。小虞溱根本没有想到这大叔居然能如此多变,原来刚才的都是他在装吗?



       这大叔又站了起来,扶着墙角,便走了。他还要去找下一个目标,若是下一次还能遇见这俩小娃娃中的其中一个,一定要给他们厉害瞧瞧。不过,之后的事,谁也说不清楚。保不定这大叔就会没命了。



       小虞溱扶上自己的心脏,狠狠抓住,心脏在剧烈跳动。不过刚才却没有,如果这动静太大,他们许会被发现。



       小虞溱缓了一会儿,这才说道:“谢谢你啊。”



       那小娃娃瞳孔微张,随即恢复过来。他有些不在乎地说道:“不用。只是你太笨了,别人说什么你就信。真是个笨蛋!”



       小虞溱微愣,小娃娃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不对,有些紧张说道:“我,我…不是故意说这些的…”小娃娃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模样。



       小虞溱赶忙拉住小娃娃的肩膀,二人对视,他急忙说道:“不,不是的!你说的很对!的确是我太笨了…”



       小娃娃似乎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于是保持了一会儿沉默。最终是小虞溱打破了沉静,他问:“你叫什么呀?”



       “江澄。”小江澄说道。他今天本来是和他娘回娘家的,他一个不留神,便走丢了。在四处寻了会儿,终是没有寻到他阿娘。可是却遇见了小虞溱,还防止了一件坏事的发生。



       “江澄,江澄…”小虞溱小声嘀咕了几遍江澄的名字,确保记住之后,他有些紧张的看向小江澄。



       他脸颊带红,磕巴道:“能告诉我这两个字怎么写吗?”他紧紧咬住下唇,一副羞耻模样。



       小江澄没感觉不对劲,在地上找到了一根小木棍,在地上写出了自己的名字,“江澄”。小虞溱仔细看着,还用手指笔划着这两个字。



       小江澄见他一副求知模样,直接将这根小木棍塞在他的手里,小虞溱一脸受宠万惊模样。小江澄直接自己拉着小虞溱握木棍的手在地上写着自己的名字。



       小江澄看着地上他的名字,问道:“会写了吗?”



       小虞溱如小鸡啄米般似地点点头,心里早已把这两个字刻入脑海了。他扬起笑容,冲小江澄展颜一笑。



       小江澄一时之间竟然看呆了,随即反应过来,耳朵通红。他本就没有多少同龄人同伴,说真的,他根本就算是没有多少朋友。



       他别扭问道:“你,你要找的地方是哪?”他不在意地闭上眼睛,红着脸睁着一只眼睛偷看小虞溱,见小虞溱还是刚才的模样,不满地又闭上。



       正当他嫌小虞溱磨磨唧唧的时候,小虞溱开口道:“我想回眉山…”这句话十分空洞,却让小江澄从中感受到了小虞溱想要回眉山的执念。



       他想了想,开口道:“你是眉山的弟子?”



       小虞溱面露惊喜,道:“你知道?!”



       小江澄缓缓说道:“我外祖母就在那。”说完,他还高傲地扬起脸,一副特别厉害的模样。小虞溱眼里闪着星星,看向小江澄的眼神都带着几分崇拜。



       “那你也知道如何去眉山吗?”小虞溱空落落地说道,毕竟他看小江澄比他还要小,可能不一定知道。



       小江澄一副不自在模样,他道:“我自然知道。”他眉毛微挑,给他的这张脸上增添了几分稚气。



       小虞溱内心一阵惊叹,直接道:“好厉害!”



       小江澄没被太多人夸过,自从魏婴来过之后,他父亲整日都会夸魏婴,可却都没有夸过他。他内心难免有些失落,但是他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默默在心里难过。



       刚开始的时候,他也希望能有个人来夸夸他。可是,时间久了,他也不太期待有人能过来夸他了。突然间有人夸了他,还是一个同龄人,他难免有些害羞。



       脸上的红晕已经暴露了他的羞涩,他别扭地转过头去,不去看小虞溱这副傻模样,他轻哼了一声,似乎是满不在意。



       “愣着作甚?”小江澄用自己的小手在小虞溱面前晃了晃,小虞溱露出一副回神模样。



       小江澄道:“还不快跟上?”



       小虞溱刚想说,却不料一阵声音比他更快。“咕噜——”是小虞溱肚子在叫。



       小虞溱迅速低下头,双手交叉,紧张地弄着手指。他现在的模样就如同路边随意一个小乞丐一般,灰头土脸的,衣服又破又烂。和穿着干净衣服面容白皙的小江澄站在一起,有种说不上来的违和。



       小江澄眼神带上一丝儿别样的情绪,小虞溱这副模样,和那一年走丢的小爱一样。有一年中,是魏婴还没有来过的时候。



       他带着小狗们去出行,没想到小爱走丢了。当时他因此大哭了一场,没有放弃寻找小爱。经过一个月,他看到了一只脏兮兮的小狗。即便那小狗身上全染着黑泥,他却认出来了。



       那是他的小爱,是他的小狗。



       他毫不犹豫地冲过去,却没想到小爱自己却退了下去。他眼睛里冒着光,似乎是想说自己很脏,让小江澄不要碰它。



       小江澄一愣,露出一个浅笑。小爱喉咙间传出一声呜咽,低着头。小江澄却悄然抱住了它,小江澄将小爱放在怀中,手温柔地摸着小爱。



       妃妃和茉莉也为小爱的回来高兴,它们还是之前那般亲近。小江澄因此吃饭的时候吃了很多,同时也更加关心起小爱了。



       不知是出自什么原因,小江澄上前几步,小虞溱明显是愣住了,竟然没有任何举动。待他反应过来时,小江澄早已抱住了他。



       他的身量比小江澄的要高一些,这个角度,他的鼻子可以紧紧贴在小江澄的脖颈上。因此,他也闻到了一股好闻的莲花香味。



       这种气味,勾起了他的回忆。是了,是当年那位小姑娘发带上的味道。小虞溱的心微微发烫,原本有些冰凉的身躯,却突然温暖起来了。



       他眼睛微缩,神情惊讶。他想要…再靠近一点儿,再感受一下这丝温度。他只要一点点就可以了,真的。



       他有些想要伸手抱住小江澄,可他却觉得自己身上太脏了,会弄脏小江澄干净的衣服,终究还是忍住了。谁料小江澄手上的力度增加了,他抱住了他。



       小江澄道:“有必要这般拘谨吗?我又不是老虎。”温热的气息打在小虞溱的脖颈,同时,他终于有了底气去触碰那一缕温暖了。



       他伸出手,回抱了小江澄。



       动作轻柔,但力度仍在。



       当你伸出那只手的时候,或许,我的心早已跟着它到了你的身上。你不用身负重担,这只是我的事,与你无关。我也不想…你因这些事而心烦。



       “你既然饿了,那就去吃东西啊。”小江澄道,他稚嫩的脸上有着一丝不解。



       “我…我没钱。”小虞溱磕巴了一下,直接说出自己为何如此的原因。即使有人因为他的处境而施舍他,他会感激他们,可是,这样拿着别人的施舍,真的好吗?



       他其实,或许也能靠自己来养活自己。可是,他人生地不熟的,年龄也才八岁,如何自己独立呢?



       或许是从小读着书吧,小虞溱知道。光靠别人的施舍是不行的,人总是需要靠自己的。与其施舍他人,不如告诉他人该如何独立吧。



       施之以人身外之物,不若施之以人身心之物。前者虽一时无忧,却不得长久。后者虽初时无果,但长此以往,必将有所作为。二者不为同也,择其道而选,非坚定也。



       小江澄牵着小虞溱的手,毫不在意地带他去了一家铺子上。他站在那铺子面前,那桌面的高度竟比他的身量还要高上一些。在铺子老板面前小江澄十分娇小玲珑。



       “小娃娃,你想要些什么呢?”摊子老板一脸和善问道,这次微笑倒是比那个大叔看起来更为真切。



       这老板在这街上算是有名的了,这老板就是因为和善而得名的。记得有一次有小乞丐偷他的东西,被逮到了。他非但没有责怪乞丐,反而施舍给了他一些银两。



       这乞丐从此之后便不再偷窃了,之后经找到了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之后便来找这老板。当即跪下要给老板磕头,却被老板制止了。



       小江澄有些躲闪老板炽热的目光,道:“两块糯米糕…”声音闷闷的,似是嘟囔。



       那老板也没介意,只当小是江澄害羞了。老板挑了两块比较好的糯米糕,给包了起来,随后递给小江澄。小江澄从袖口掏出几枚文钱,递给老板。老板带有茧子的大手上放着几枚铜板,和小江澄的小手形成对比。



       小江澄快步走到小鱼虞溱面前,将油纸递给小虞溱。小鱼虞溱愣愣地接了下来。他就这样拿着,丝毫没有动。



       小江澄道:“愣着干嘛?你不是饿了吗?还不快吃。”



       小虞溱的脸刹时间红了,他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道:“你不吃吗?”



       话音刚落,小江澄直接将手伸向油纸,从中拿出一块糯米糕,将糯米糕掰成两块。一块较小,一块较大。他把较大的那一块塞给了小虞溱。



       他粗略咬了一口糯米糕,糯米味在口中散开。他睁着一双杏目,就这样注视小虞溱。小虞溱眼神闪躲,耳根子越发烫。



       小江澄道:“你怎还不吃?”



       小虞溱慌张地接过小江澄手里的另一块糯米糕,心不在焉地吃着。浓郁的糯香充斥着他的大脑,他一时间竟愣了。食物似乎是第一次变得如此好吃了。



       饿到极致的人,吃上平常的东西,就如同吃上什么山珍海味一般。未经他人苦,何知他人为?



       小江澄见小虞溱吃得如此开心,心下一愣。只不过是一块糕点罢了,为什么能这般开心呢?即便他有着五大家族之一少宗主的身份,享有的东西比这糕点还要金贵的东西那么多。



       可是他始终也不能像小虞溱这般快乐,为什么他不会快乐呢。是因为什么呢,小江澄明白,却好像又不明白。



       他的心很小,小到想要父亲的一个夸奖。想要母亲的笑容,想要姐姐的夸奖。还有…好像没有了,他只是想要一个温暖的家而已,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愿望。



       小虞溱愣了愣,眨巴眨巴眼睛。这漂亮弟弟怎么还伤心了?不知为何,他想让这弟弟不要伤心。在他的观念中,他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周围的人受到他的影响,亦是如此。



       他心口似乎有一颗石头,他道:“不要难过,开心一点。师傅说过,只要你不去想那些伤心的事,就可以开心的!”



       如此稚嫩的安慰话语,如一块鹅卵石打在小江澄如水面的内心,那鹅卵石在水面上摊起了好几个波纹,阵阵涟漪。



       他的心绪似乎如快要绽放的莲花,他嘴角也缓缓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弧度,笑容浅淡,却如淡雅的花朵一般。他的那双杏眼里似乎也出现了星光,万千星辰,似乎都不如他眼里的星星。



       小虞溱一时之间看呆了,他也笑了起来。但这笑不同于小江澄的浅笑,小虞溱的笑是自由的。是放荡的,是如同太阳般耀眼的。他就仿若一个能够发光的小太阳,总是能照耀周围。



       小虞溱仔细看着小江澄的容颜,他越看越觉得有些印象,似乎在某个时候,他是见过的。突然,他脑海中闪过一个粉雕玉琢小女孩的模样。



       那小女孩的模样与小江澄的模样交织在一起,他想,小江澄会不会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呢?手不自觉地按住胸口的衣料,那里面放着香囊。



       小虞溱一脸愁容,小江澄道:“走吧,我带你回去。”



       小江澄伸出一只手,小虞溱不自觉地搭上去。他们二人并排走着,脚步很慢,似乎可以走上一辈子。



       路上,小虞溱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一刻都不能停息。小江澄本想着不理小虞溱的,本以为这样小虞溱就能停下,没想到是他猜错了。他就只好有时候回小虞溱几句话。一路上还算欢快。



       夕阳的余晖中,可以看到两个并排走着的小身影。夕阳的红更加夺目了,天上的云染上各异的颜色。它们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形态,那朵像只小狗,那朵像匹马,那朵像……



       夕日余晖中,两小童并走。

       夕颜更具红,云似世万物。



       回到现在,虞溱觉得自己或许一辈子就这样了。不过这样也挺好的,能够有时候呆在他的身边,就已经是他最大的幸福了。





       他不求能够得到多少,只求能够多看他几眼。他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能让江澄看上眼东西,但他内心却希望他能够再看他几眼。



       之后,他便询问了他的师父,也就是虞家的宗主。得知了江澄的身份,莲花坞的少主。他就听他师父说,说江澄三年前来过眉山一次。虞溱更加确信了江澄就是当年的小女孩。



       或许不只是一见钟情吧,又或许是两见钟情。总之,年幼的虞溱始终不明白自己的这一份想法。或许他只是想和江澄交朋友?或许,她想成为江澄的知己?说到底,还是想和江澄呆在一起。



       “虞溱,这莫不是有什么重要日子?”江澄看着周围的街道,略微有些疑惑。



       “确实是有的。今个的日子是眉山百姓们自己弄出来的,要放灯的。”虞溱答道。



       一旁的金子轩轻嗤一声,道:“什么日子?还非要选在中元节,不知道忌讳?”



       虞溱有些尴尬,道:“金公子有所不知。其实原先的日子并不是选择中元节,只是根据阴历,恰巧和中元节重了。百姓们又十分在意这个节日,所以只能选则今日了。”



       金子轩撇过头去,心里还是有些在意,中元节还搞上这些东西,一个不小心,指不定遭灾。江澄则是去看前面的铺子以及之前经过的店。



       “我见这里和寻常集市不同,细查一看,应当是有符纸在压制一些鬼气。是有别的仙家镇守吗?”江城开口,他一开始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这里的鬼气是比别日要重些,可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压制它们。他一查看,原来是符纸。



       “是没有别家的,只有我虞家。这些符纸,是老百姓们自家的。”



       江澄挑了挑眉毛,一副不信模样。他道:“寻常百姓怎会有仙家才用的东西?你将我当傻子?”



       虞溱一下子急了,他其实是想略过这一件事情的,可哪知道江澄还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呢?他真的欲哭无泪。



       急道:“表少爷冤枉,我说便是了。其实之前也有撞日子的时候,因为老百姓们不知其中的忌讳,于是犯了灾。当时倒也让他们受了挺大的罪了,之后我师父就请了人,老百姓们家里也有了符纸,以后撞日子的时候用的。”



       江澄点点头,倒也明白了过来。站在江澄旁边的金子轩倒有些不服气了,他是让江澄陪他出来,可他却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真是出门不幸。不过,他内心有些佩服江澄了。从一开始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他可还没有注意到呢。

  

  

       



       


澄江吖

《愿君无忧》第13章 逛街

   那油纸摸起来有些热呼,看的出来这糯米糕是新鲜出炉的。新鲜出炉的,总是较为好吃。


       虞溱捧着糯米糕,献宝一般地拿了一块糯米糕,递给江澄,神情挂满着欣喜。江澄也不带任何犹豫,直接接过来。


       刚入手还带着些温热,糯米糕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块,由两片叠加在一起。中间抹着一层红豆沙,上方还点缀着白砂糖。


       江澄轻咬一口,淡淡的红豆沙...

   那油纸摸起来有些热呼,看的出来这糯米糕是新鲜出炉的。新鲜出炉的,总是较为好吃。


       虞溱捧着糯米糕,献宝一般地拿了一块糯米糕,递给江澄,神情挂满着欣喜。江澄也不带任何犹豫,直接接过来。


       刚入手还带着些温热,糯米糕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块,由两片叠加在一起。中间抹着一层红豆沙,上方还点缀着白砂糖。


       江澄轻咬一口,淡淡的红豆沙味在口里蔓延,其中还带有着糯米的软糯清香。用来配着茶吃,再好不过了。不经意间,江澄的眼里闪过一丝流光。


       虞溱看着吃得貌似很开心的江澄,不自觉地露出笑容。这糯米糕,可有着不浅的渊源。


       还记得那是他八岁的时候,他独自一人下了眉山。他那时从未出过山,也不晓得外面的世界。他那时尚且没有什么能力,比当地的普通同龄人更为笨拙。


       他自小生活在隐居的眉山虞氏上,只听年龄较大的师兄们说过外面的世界。


       他眼中带着星光,好奇般询问:“师兄,山下是什么样的啊?”


       年龄颇大的师兄含着笑意,道:“山下啊…很热闹,也有很多各种各样的人。等到那时候,你也可以下山去了。”


       师兄又摸了摸小虞溱的脑袋,将衣袖里的红线漏了出来。小虞溱眼里泛光,好奇问道:“这个是什么?”


       师兄看了眼手腕,只见那根红线上绑着一颗红豆,上面还刻着两个字。“馨儿”便是那两个字,看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师兄的眼底不由得泛起温柔来。


       他的双目饱含爱意,不过那时的虞溱并没有察觉到别的意味,只觉得师兄那时候的眼神很认真、入神。他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样形容,就是觉得和往日的师兄不一样。


       之后,他便明白了。那是一种名为“爱”的一种表现,他自己也有。爱之入骨。


       “你说这个呀?”师兄含笑问道。


       “对啊对啊!”小虞溱激动答道,蹦着跳着,用两只短小的臂膀够着师兄的手。师兄直接将手上的红绳抬高了,一点都不给小虞溱看。


       他讪笑道:“这个,是一位姐姐送给师兄的。可不能给别人看,不然那位姐姐可是会生气的。”他说着便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小虞溱好奇地歪了歪头,不过他师兄可没有意思要继续说下去。直接给了小虞溱轻轻一拳,面带和笑。


       说出的话却并不是如此,他威胁道:“乖,去练剑吧。否则你也知道宗主会怎么样的吧?”师兄双眼微眯,一副狐狸模样。


       小虞溱被吓住了,赶忙去拿自己的小木剑,然后根据剑谱上的招式练剑。他小臂用力挥着,用自己的小短腿跑着。


       之后的几天里,他都在想着山下是怎样的。练功的时候都出神了,以至于他做梦的时候都会产生这种梦。


       终于,他在一次练完剑之后,便偷偷地下了山。关键是那看守的弟子没有发现他,否则可不见得他会受什么样的惩罚。


       他第一次见到如此繁华的地方,不禁着了迷。他在各种摊贩上转悠着,有时凑近着看摊贩鱼缸里的金鱼。又摸了摸旁边的乌龟,接着到下一个摊子去。


       他看到了不少卖着玉佩的,还有卖着簪子的,摊贩上的玉佩白润光滑,看样子是上品的。簪子的样式也更为复杂,比他见过的师姐们带的都要奢华。毕竟他们是修仙之人,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


       他好奇地打量着桌上堆积的蒸笼,上面还冒着白气,他好奇地伸出手,热的,还挺烫的。他呼了呼手上的红印,眼睛里眨出了几滴泪光。


       这摊上的老板是个老妇,那老妇见虞溱一副要哭了的模样,连忙将手在身上抹了抹。快步走到虞溱面前,做出哄自家孙子的模样。


       这招挺管用的,对于这个年龄的孩子。那老妇从蒸笼里拿出一个热腾腾的包子,面上带笑,递给小虞溱。


       小虞溱马上被眼前的东西给吸引住了,又听到那老妇说是送给他吃的,两眼冒光,开心地接过来。


       他还记得师兄说过别人给了他东西,就应该道谢的。他于是摆出了一个礼貌的动作,道:“谢谢婆婆!”


       那老妇人见了,心里升起了一股高兴。觉得这孩子还真可爱,说着:“好孩子,阿婆就喜欢你这样的!”


       小虞溱又和这老妇人谈了一会儿,又到别的摊子上看。他小口小口咬着这个大肉包,觉得特别好吃。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他见识到了不少东西。当走到一个偏僻的小巷子时,谁料有一个黑影直接窜了出来,他手里的肉包瞬间不见了。他也这才看清黑影,是一只大狗。


       那只狗的模样长的十分凶狠,三岁小孩见了怕是要吓哭。关键是那狗呲着一口锋利的牙,一副不好惹的模样。那只狗恶狠狠地瞪了虞溱一眼,两口便将虞溱剩下的包子给吃完了。


       那狗吃完了包子,一副高傲的模样。就这样悠悠走了,虞溱看着空空的手,心里的委屈直接放大。他直接坐下,哭了起来。


       在他的认知里,小狗都是可爱的,从来都没有像这只狗一样凶的。他真的很不喜欢这只狗,抢他的东西吃。随之,他想了想。眼泪戛然而止,他觉得那只狗应该是饿了,所以才会迫不得已抢他的东西吃。


       这样想着,他腿上用力,站了起来。用袖子把自己眼角的泪己擦净了,他抿了抿唇,眼神坚定。小步向前,透露出一股坚定。


       夕阳的余晖已经落下了,周围的云朵被染上了红晕。几只鸟儿飞到巢穴里叽叽喳喳,嘴里还叼着食物。街头上的一些小贩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另一些,则是准备晚上也营业。


       虞溱漫无目的地在街头上游荡,他心里充斥着紧张。这一次他是偷偷跑下来的,他没有做好什么准备。他这些时候搁这玩得正欢,直接将其他事情抛之脑后了。


       以至于到了现在,他已经忘记了来的时候是走哪条路了。况且,这里的街头和刚才的完全不一样。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只知道离他刚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时辰。


       一阵冷风吹来,恰好打在了虞溱身上。虞溱下意识地缩了缩,以往在这个时候,他都会吃上几口香喷喷的饭。然后就是洗漱,回到自己温暖的小屋里。


       他明明应该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之后呆在被褥里的。他狠狠地吸了吸鼻子,却咬着牙,不敢让这眼泪掉下来。


       他缩在角落里,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心里期望能碰到自己认识的人,可最终却是失望。他没有看到任何一道他熟悉的衣裳,就连紫色的衣裳都是鲜有的。

  

   他紧紧将自己的身躯抱住,想给自己一些安慰感。试图用他那小小的身躯抵御周围的冷风,夏季总是炎热的,但夜晚却不是相同的。这夜晚,也会有阵阵冷风的。



       隔日清晨,虞溱在寻找回去的路。可是,却没有结果。可能是眉山避世太久了,很少有人知道它在哪。



       尽管有些人十分想要帮助小虞溱,但奈何没有消息,只能给小虞溱一些食物。小虞溱经过几日风雨的洗礼,身上的衣料已经脏了,有的早已破了。不过他似乎是开始习惯了,并没有太多在意。



       他依旧是坐在墙角,不过,却有一个大叔走了过来。那大叔笑得慈爱,一副好人模样。大叔和蔼问道:“垂髫,你这是怎了?”



       小虞溱一愣,说道:“先生,我在找,找地方。”他说话有些磕巴,小手上已经冒着虚汗了。

  

     那大叔讪笑道:“不妨说与我听听,我可能知晓呢。”这句话如刚才的那句话一样平缓舒和,想必这大叔是位教书的和蔼先生。



       这样想着,小虞溱的精神也逐渐恢复。他有些憔悴的脸上露出一抹欣喜,再次确认道:“真的吗?”



       那大叔笑笑,道:“当然,跟先生走吧。”



       看这大叔笑得如此,小虞溱十分激动,当即就想要点一下头,然后说“好”。就在他想要伸出手的时候,一道身影迅速地跑到他面前。把他的手拍掉,然后将他往后推了推。

  

   他一下子愣住了,随即看清楚了眼前人的模样。这人身量比他低上一些,皮肤白皙娇嫩,一双杏眼带着星光,柳眉蹙起,一副戒备模样。



       这人穿着一身紫色袖剑轻袍,腰间还佩戴着银铃,其中的纹路看起来复杂。这铃铛刚才竟然没响,还真是奇怪。



       他想,不会响的铃铛带它干什么?



       随即,他想到了。眼前这位和他年龄相仿的孩童,应当是云梦莲花坞的弟子。关于各宗门的特征,他还是知道一些。



       那大叔有些尴尬,随即笑道:“女娃,你拦我作甚呢?”



       谁料这瓷娃娃当即眉头皱得更深了,脸颊上的红晕也更红了,他不满说道:“谁是女娃?”

  

  那大叔又打量了他几遍,这才看出眼前孩子是个男娃。可这小娃娃可没有等着大叔继续说话,当即开口道:“你还不走吗?”



       那大叔问道:“我可是要帮你旁边的男娃找家的,谈何要走呢?”



       “对啊,先生说要带我回家。”小虞溱也这么说道。小娃娃直接拉住小虞溱的手,这可把小虞溱弄得一愣一愣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其实是牙人吧。”小娃娃语气平淡,明明只是个半大的孩子,说出的话却如此淡定。



       “牙人是什么呀?”小虞溱好奇地问。



       小娃娃似懂非懂地说道:“嗯…把像你这样大的孩子卖给别人的人。”小娃娃声音还带着些鼻音,听起来略带孩子的可爱。

  

   “哈哈哈哈。”大叔展颜长笑,解释道:“小娃娃,你可误会了。我可不是。”



       这大叔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内心却不是如此的。他内心暗想道,本以为找到一个落单的,没想到还遇到了个机灵的,不过…这俩小娃娃最终都得落他手上。



       这样想着,他不禁又打量了小娃娃身上。长的还真是白皙呢,可惜是个男娃。若是个女娃,想必能卖更多的银两。

  

  这大叔拐卖孩童的事也干过不少,见过的男娃也有长的英俊的,不过像眼前小娃娃这般俊美的还是第一次。第一眼看的时候竟将他认作了女娃,还真是失误。



       若是个女娃娃,杏眼柳眉,卖给别人想必能有不少钱。送去了青楼,不知能勾上多少男人呢。之后定是名牌,让人争抢的那种。不过,先让他享受享受也是可以的。



       这样想着,大叔就不自觉地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眼里的贪婪早已暴露了,但是他仍然保持一副好人模样。

纠缠之缘

0和0是有结果吗?

后宫传

蓝湛是皇帝(a),魏无羡是嫔妃(b),江澄是(o),但是蓝湛独宠魏无羡,然后后宫的一个嫔妃也是0,他和橙子心意相通,准备让皇上休了她们。

但是后来蓝湛不允许,那个嫔妃成功的被蓝湛休了妻,而橙子他则是假死。

最后那个嫔妃和橙子在江湖行侠仗剑。


还是那句话,你们写写了踹我。

后宫传

蓝湛是皇帝(a),魏无羡是嫔妃(b),江澄是(o),但是蓝湛独宠魏无羡,然后后宫的一个嫔妃也是0,他和橙子心意相通,准备让皇上休了她们。

但是后来蓝湛不允许,那个嫔妃成功的被蓝湛休了妻,而橙子他则是假死。

最后那个嫔妃和橙子在江湖行侠仗剑。



还是那句话,你们写写了踹我。

程盛瑾

[推文]追悔

@江家—江夏 

https://xiyikoutianchengqingcheng.lofter.com/post/30a191f9_1c61b85bf 

原创人物x还丹澄

一篇怼文,怼wwx,怼lwj,拆官配

wx粉,wwx,lwj粉勿入

ooc预警,原创人物易云尘

原创江家大弟子and金凌实力护澄

江澄毒唯,不喜勿喷

@江家—江夏 

https://xiyikoutianchengqingcheng.lofter.com/post/30a191f9_1c61b85bf 

原创人物x还丹澄

一篇怼文,怼wwx,怼lwj,拆官配

wx粉,wwx,lwj粉勿入

ooc预警,原创人物易云尘

原创江家大弟子and金凌实力护澄

江澄毒唯,不喜勿喷

雨落落_

刀蛮锋利的

嗝,又是一个合集

————————————————————

“嘶~又重生了,这次是魏无羡来的前一晚”江澄从床上坐了起来,望着手臂开始发呆

“第一百一十五次了,白墨玹和魏晔宸什么时候来啊”

“我听到有人在念叨我”一个白衣服的小孩从窗户那爬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

“把家里那群人给迷晕了就跑来了”白墨玹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

“你打算怎么办”

“在你这住下呗”

“哦,你打算什么时候再来一次?”

“我都行,等找到晔宸在商量吧,明天那魏无羡是不是就来了?”

“是,求学的时候会见到他的”江澄躺了下去,白墨玹也爬了上去

“哎,要不你明天把我介绍给你阿娘让她收我为江家的弟子”

“哦”...

嗝,又是一个合集

————————————————————

“嘶~又重生了,这次是魏无羡来的前一晚”江澄从床上坐了起来,望着手臂开始发呆

“第一百一十五次了,白墨玹和魏晔宸什么时候来啊”

“我听到有人在念叨我”一个白衣服的小孩从窗户那爬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

“把家里那群人给迷晕了就跑来了”白墨玹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

“你打算怎么办”

“在你这住下呗”

“哦,你打算什么时候再来一次?”

“我都行,等找到晔宸在商量吧,明天那魏无羡是不是就来了?”

“是,求学的时候会见到他的”江澄躺了下去,白墨玹也爬了上去

“哎,要不你明天把我介绍给你阿娘让她收我为江家的弟子”

“哦”

第二天

“给老子起来”江澄一脚把白墨玹踹到了地上

“起来了”

“走,带你去找我阿娘”

“阿娘/虞夫人”

“找我干嘛,他是?”虞夫人看着白墨玹

“阿娘,他是我朋友,白墨玹,他想进江家”

“哦?你实力怎样?”虞夫人坐在椅子上看着白墨玹

白墨玹举起手,手中是用灵力凝结的刀

“可以,留下吧”

“阿娘,我们想搬到竹溪院”

虞夫人迟疑了一下,因为那里有婢女被奸杀

“为什么突然决定去那”

“那里清净”

“我派人帮你们把东西搬进去”虞夫人微微皱了皱眉

“阿娘我们先走了”江澄看见虞夫人同意了就拉着白墨玹(是白墨玹来着江澄)走了

“阿澄出去买刀不?”

“走”他们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一个紫衣男子抱着一个小孩走了过来

‘艹,还去吗?’(这里是心里的对话)

‘去,为什么不去’

“父亲”江澄对着江枫眠行了个礼就准备走了

“江澄,你要去哪”

“出去一趟而已”

“阿爹!阿澄你原来在这”江厌离跑了过来

“阿离,这是魏婴,你藏色阿姨的孩子”江枫眠把魏无羡放在江厌离面前

‘阿澄我们快走吧,我要吐了’

“父亲如果没有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江澄直接走出门口,当那江枫眠是空气

到了街上,他们找到了一个卖铁器的店

“叔叔,叔叔,我们想买三把匕首”白墨玹趴在柜台上

“两个小孩要匕首干嘛”

“阿娘叫我们买的”江澄出声了,那人一看是江家小公子就拿了几把匕首出来

“这些都是才打好的匕首,用起来绝对锋利”江澄他们付了钱,拿着匕首走了

“阿澄,那个老板说很锋利,要不要试试?”白墨玹刚准备往手上割就被江澄拦了下来

“回去在试”江澄把白墨玹手上的匕首拿了过来,和其它的放在一起

到了竹溪院他们进了房间,江澄拿出一把匕首递给白墨玹

“可以试了”白墨玹早就想割了,接到匕首的那一刻立马划了起来,江澄也拿起一把匕首往手臂上划,一道,两道,他们像感觉不到痛一样,不一会手臂上布满了刀伤,地上也有两滩血迹

“这刀可以,晔宸一定会喜欢”白墨玹把刀递给江澄,江澄把它们重新包起来

“你说那魏无羡现在是不是在你房间里睡着?”

“去看看?”江澄说的是疑问句,但是人已经往外走了

“等等我”白墨玹跟了上去

到了门口,江澄直接推开门

“你们是谁?”魏无羡本来是躺在床上的,看见两个陌生人就爬了起来

“江澄/白墨玹”江澄刚准备走却被魏无羡拉住了手

“你是江叔叔的儿子?”

“放手”江澄没有看魏无羡,而是盯着他那只手

“你这人,牵一下怎么了”

“阿澄我们走”白墨玹拍掉魏无羡的手,拉着江澄就走了

回到了竹溪院,他们躺在床上聊天

“你说手上的伤如果被发现了我们要怎么解释”白墨玹撩起袖子,露出手上的伤

“能怎么解释,直接不讲话”

“到时候找晔宸商量下什么时候再死一次吧”

“行,我困了,我先睡了”江澄翻了个身,面朝窗,白墨玹也闭上了眼

————————————————————

瞎写的,文笔好像个小学生

(´ ; ︵ ; `)


青楼

不见 第十一章

坚持打卡才是好宝宝!!!

 贝瓦儿歌真好看

(星星眼)

以下正文


江澄每天都会到公园那个椅子上晒太阳,他把这件事情当做了一种享受,如果旁边没有那个一直的喋喋不休的人,那么就更完美了

“江澄,你......”

听着旁边人说着话,江澄一连生无可恋的瘫在了椅子上,这人怎么这么能说,简直跟魏无羡有一拼了,

子言每天都会在公园里等着和江澄“偶遇”,每次和江澄说几句话都特别高兴,江澄也从一句话不说变成回应他几句话了

子言内心有些高兴,这算不算....接受他了呢?

子言一直以为江澄是单身,直到他看见江澄从蓝曦臣的车上下来

“那个.....你结婚了?”

江澄...

坚持打卡才是好宝宝!!!

 贝瓦儿歌真好看

(星星眼)

以下正文






江澄每天都会到公园那个椅子上晒太阳,他把这件事情当做了一种享受,如果旁边没有那个一直的喋喋不休的人,那么就更完美了

“江澄,你......”

听着旁边人说着话,江澄一连生无可恋的瘫在了椅子上,这人怎么这么能说,简直跟魏无羡有一拼了,

子言每天都会在公园里等着和江澄“偶遇”,每次和江澄说几句话都特别高兴,江澄也从一句话不说变成回应他几句话了

子言内心有些高兴,这算不算....接受他了呢?

子言一直以为江澄是单身,直到他看见江澄从蓝曦臣的车上下来

“那个.....你结婚了?”

江澄瞄了子言一点,点点头,

“嗯”

子言眼睛发红,

原来他.....已经结婚了啊

子言邪笑了一下,看着旁边闭着眼睛的江澄

“江澄,我一会送你回去吧”

江澄只感觉莫名其妙,这家伙,葫芦里卖的都是什么药

快到傍晚的时候,江澄起身准备回去,子言紧随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江澄身上

“晚上凉”

不对劲...

很不对劲...

江澄皱着眉,他的第六感一想很准

这个人现在给江澄的感觉,

真的很不对劲

江澄总觉得要发生一些什么,心里突然特别的慌张,一直到楼下,子言也没有什么动作,江澄松了口气,以为是自己多虑了

结果下一秒,子言拽过江澄,在他唇下落下一吻,接着还舔了舔江澄的嘴唇

这一切,都被站在窗口的蓝曦臣看在眼里,蓝曦臣黑着脸,背着门

“回来了”

江澄一开门,就听见一阵冷冷的声音,

“你怎么来了”

“别忘了,这也是我的房子”

“哦”

江澄走到房间,刚要关上门,蓝曦臣突然用手抵住门

“蓝曦臣!你做什么!”

“做什么?等下你就知道了!”

蓝曦臣闯入房间里,把江澄堵在门上,对着江澄的唇,吻了上去,说是吻,其实是咬

江澄的嘴唇被蓝曦臣啃咬着,蓝曦臣一使劲,竟把江澄的嘴唇咬破了

这是一个充满血腥味的吻,哪怕江澄不愿意

蓝曦臣把江澄扔到了床上

“你不是想要吗?呵....我就来满足你”

蓝曦臣再一次粗暴的对待了江澄,没有一点前戏,疼得江澄倒吸一口凉气

他身上的伤还没全好,又添加了一些心的伤

说着不爱了...

可为什么他这么对自己的时候

心还是会痛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