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创人设

94277浏览    14952参与
欲少安染

画的oc 绿樱眼

调了不同配色

嗷呜~

喜欢花花,所以画画总是会画花什么的。

设计一个有趣的设计:

                             无耳有花,花为耳。

画了一个系列的,意思就是没有耳朵,把花画在耳朵旁边然后就是耳朵。嗷呜~

画的oc 绿樱眼

调了不同配色

嗷呜~

喜欢花花,所以画画总是会画花什么的。

设计一个有趣的设计:

                             无耳有花,花为耳。

画了一个系列的,意思就是没有耳朵,把花画在耳朵旁边然后就是耳朵。嗷呜~

MLi花儿

红楼梦绘本人物设计之莺儿

莺儿,本名黄金莺,《红楼梦》中薛宝钗的丫头。因薛宝钗嫌金莺拗口,改叫莺儿。她甚是乖巧,薛宝钗在观看通灵宝玉,念著玉上所镌之文“莫失莫忘,仙寿恒昌”时,她马上想到这和小姐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她手特巧,擅长打络子、编花篮等,还颇懂色彩的搭配。薛宝钗嫁给宝玉后,她就成了薛宝钗的陪房丫头。

之前在忙毕设所以断更了几天

版权以售,禁二改商用转载

文本来源B度

红楼梦绘本人物设计之莺儿

莺儿,本名黄金莺,《红楼梦》中薛宝钗的丫头。因薛宝钗嫌金莺拗口,改叫莺儿。她甚是乖巧,薛宝钗在观看通灵宝玉,念著玉上所镌之文“莫失莫忘,仙寿恒昌”时,她马上想到这和小姐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她手特巧,擅长打络子、编花篮等,还颇懂色彩的搭配。薛宝钗嫁给宝玉后,她就成了薛宝钗的陪房丫头。

之前在忙毕设所以断更了几天

版权以售,禁二改商用转载

文本来源B度

子然就是民证局
这个oc从小学开始陪了我至少有...

这个oc从小学开始陪了我至少有五年。我叫什么她也叫什么。她好像就是我在纸张上的最无话不谈的朋友。

她可以像我一样,喜欢看小说,喜欢看漫画,喜欢怼熟悉的朋友,也同样是母亲的掌上明珠。

我希望她不要像我一样,哪怕陌生人没有在注视却也很紧张,手足无措甚至变得有一点点口吃,哪怕走路也在看地面,不想被别人注意到。

我希望我也可以像她一样,没有什么奢求。只需要每天开开心心的。

。(好像扯远了

这个oc从小学开始陪了我至少有五年。我叫什么她也叫什么。她好像就是我在纸张上的最无话不谈的朋友。

她可以像我一样,喜欢看小说,喜欢看漫画,喜欢怼熟悉的朋友,也同样是母亲的掌上明珠。

我希望她不要像我一样,哪怕陌生人没有在注视却也很紧张,手足无措甚至变得有一点点口吃,哪怕走路也在看地面,不想被别人注意到。

我希望我也可以像她一样,没有什么奢求。只需要每天开开心心的。

。(好像扯远了

九溟 frost

门牌号(Q):608054525

一、新设:机甲黄蜂

0起10+,咕咕费50%,拦截100

摸过就是爱过,心理价很低

二、新设:杀戮天使 摸过就是爱过

50起10+,咕咕费50%,拦截350

三、②④默认买断50,③默认买断70(都有赠图)

ps:接全身,头像,定制人设

门牌号(Q):608054525

一、新设:机甲黄蜂

0起10+,咕咕费50%,拦截100

摸过就是爱过,心理价很低

二、新设:杀戮天使 摸过就是爱过

50起10+,咕咕费50%,拦截350

三、②④默认买断50,③默认买断70(都有赠图)

ps:接全身,头像,定制人设

Lonely Apple

水色


「练习存放处」

水色


「练习存放处」

Lonely Apple
夏 「练习存放处」


「练习存放处」


「练习存放处」

Lonely Apple
春 「练习存放处」

「练习存放处」

「练习存放处」

玉蓝树
你不会以为你很聪明吧? 画的两...

你不会以为你很聪明吧?


画的两个oc,就是男主名字还在待定。之后还会再放一个较为明亮版本的图。(ง ˙o˙)ว

你不会以为你很聪明吧?


画的两个oc,就是男主名字还在待定。之后还会再放一个较为明亮版本的图。(ง ˙o˙)ว

今天何易摆烂了吗

我们至此是遗憾(人设)

校园双女主篇

设定:

主角


——————

程嘉芯:攻,高中部高三学生,女同,谈过多任女友,对其一任念念不忘。打架没输过,热爱喝酒,时常喝到半夜,抱着玩玩的心态和欢澈在一起,后分手做朋友,保护她。


——————

何欢澈:受,朋友面前满嘴跑火车,在程嘉兴面前什么也不敢说,妥妥一只小白兔。是女同,一只盲目认为自己是攻。认识多个比她大的女生,其中有对其爱慕者。


——————

徐宇棠:对欢澈心有爱慕,对这份感情沉默,只希望她过的好。看不惯程嘉芯的所作所为,不赞同她们在一起,是张梓祎发小,性子高冷不爱说话,也是一个外冷内热,心思细腻的大姐姐。


——————

张梓祎:徐宇......

校园双女主篇

设定:

主角


——————

程嘉芯:攻,高中部高三学生,女同,谈过多任女友,对其一任念念不忘。打架没输过,热爱喝酒,时常喝到半夜,抱着玩玩的心态和欢澈在一起,后分手做朋友,保护她。


——————

何欢澈:受,朋友面前满嘴跑火车,在程嘉兴面前什么也不敢说,妥妥一只小白兔。是女同,一只盲目认为自己是攻。认识多个比她大的女生,其中有对其爱慕者。


——————

徐宇棠:对欢澈心有爱慕,对这份感情沉默,只希望她过的好。看不惯程嘉芯的所作所为,不赞同她们在一起,是张梓祎发小,性子高冷不爱说话,也是一个外冷内热,心思细腻的大姐姐。


——————

张梓祎:徐宇棠发小,活泼的女生,是何欢澈的知心姐姐,不慎在其14岁逝世。对其温柔,与蓝宇棠性格互补,谈过一任女友。


——————

周宸宸:受。何欢澈的朋友,从小学就开始与其一起读书,成绩比何欢澈好一点,年龄比其小两个月。性格讨喜,社交达人,总像个老妈子管着何欢澈。在与一女生相处中暗生情愫最后努力靠近,修成正果。


——————

谢安粟:攻,女大学生,周宸宸爱慕者,性感温软。传说中的长发美人t,为周宸宸改变自我,为其考研。

晓离

【凹凸世界】“记忆之宫”——(20)

23.余温


时间线的变动并不明显。除审判官将提前进入沉睡外并无其他突发状况,自他决意实现格拉齐亚诺的愿望后,塞缪尔便与审判官商讨了关于命令的详细内容,但意外的是对方并未要求自己必须做到什么,只是让塞缪尔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处理与记忆便好。


“只要能参与在12年后的大赛就足够,若是有未完的夙愿,我不会深究。”


“我明白了。”


明白对方意有所指,塞缪尔垂眸颔首应下。为屏蔽其余神使对自己的监视,他听从审判官的指示将自己元力的一半化为代价,在做了诀别后二人就此分道扬镳。


未知的未来无时不刻不在改变,既然无法精确计算隐藏于冰面之下的暗流,那便采取随机应变的决策,而当今离...

23.余温




时间线的变动并不明显。除审判官将提前进入沉睡外并无其他突发状况,自他决意实现格拉齐亚诺的愿望后,塞缪尔便与审判官商讨了关于命令的详细内容,但意外的是对方并未要求自己必须做到什么,只是让塞缪尔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处理与记忆便好。


“只要能参与在12年后的大赛就足够,若是有未完的夙愿,我不会深究。”


“我明白了。”


明白对方意有所指,塞缪尔垂眸颔首应下。为屏蔽其余神使对自己的监视,他听从审判官的指示将自己元力的一半化为代价,在做了诀别后二人就此分道扬镳。


未知的未来无时不刻不在改变,既然无法精确计算隐藏于冰面之下的暗流,那便采取随机应变的决策,而当今离得最近的变故……




在格瑞的心目中,塞缪尔是个非常特殊的天使。作为记忆里除父母外为数不多陪伴自己长大的大哥哥,他对塞缪尔的印象非常好。

对方总会用温和的眼神注视着自己,也会认真听自己说话,自身想法受到别人应有的尊重,这样的态度对孩子来说本就是种慰藉。


塞缪尔送给他的奶糖他没吃多少。格瑞不清楚对方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便将大多奶糖好好保存在了罐子里,在年后平凡的某天,格瑞像往日无数次那样趴在窗台,歪着脑袋抬头注视着一成不变的天空。

在紫眸窥见熟悉的飞船影子时,他便忽然站起身来背景板像出现了星星,扬起嘴角抑制不住喜悦的心情快速跑出房去向父母报告这个好消息。


格瑞明白塞缪尔很强。地位虽然尊贵却温柔平易近人一点也不摆什么架子,回到守望星后听闻自己开始练习剑术了,甚至送给了自己一把训练用的黑白色短剑,那柄剑轻便却有着不输金属制品的锋利。


每天空暇时间会给自己讲外面的故事,也会在父母工作的时候陪他玩……哦对忘了说,也是训练风格非常斯巴达式的剑术师傅。


面对着可怖的体能训练目标,无数次被塞缪尔毫不留情掀翻在地,纵使晕头转向却依旧得爬起身继续训练的格瑞如此想着。


在父亲的拜托下,塞缪尔成为了他的剑术兼体术老师。平时若是不牵扯到这方面有关的话题对方就还是那个文质彬彬的模样,但一但到了训练时间时就会瞬间切换模式仿若恶魔附体。


平日的温和与训练时的狠戾简直是两个极端。塞缪尔为他安排的训练时间分在清晨与傍晚,格瑞每每完成一定的阶段训练后都会气喘吁吁躺倒在对方腿上小酣片刻。


他总会半梦半醒间思考着面前的天使是不是也曾遭受过如此严苛的训练。不然为何能制订出这样的计划来,他不是没想过逃课,但塞缪尔总能准确找到并面带笑容的带自己去训练场……就这样,在对方的督促下他一天的训练也不曾落下过。




塞缪尔住的院子里有着一棵大树,树叶不多树下披着一张毯子。平日若运气好,有阴凉处就躺倒在树下目视微风轻拂树端,伴着舒适的叶落细碎声响再睡个回笼觉……还真是种享受。


若是没有阴凉,塞缪尔就会脱下自己的斗篷,披在头顶,一手伸直尽可能延展人工为格瑞撑起一小片阴凉地来,守望星的气候并不炎热,就算是酷暑时分气温也从不超25℃,暖阳把布料烘烤得恰到好处轻披在皮肤上有说不出的舒适感。


塞缪尔头披斗篷右手抬起布料,嘴角带笑目视前方。格瑞平躺着白发自然垂下训练用的大剑被他放在另一旁,体能跟上之后,塞缪尔布置的任务完成起来也不再和刚开始那般难以忍受,以至于他现在还有精力打量着这位大哥哥的神情。


“缪尔……你不开心吗?”


“嗯?格瑞为什么这么说?”


被提到名字的天使赶忙收回视线,眨眨眼垂首问着。


“因为缪尔看起来好像变了好多。”


紫眸注视着鎏金双瞳不由自主回忆着。从前对方孑然一身格瑞却看得出他并不孤单,缪尔会在独处时没来由的突然愉快笑起来,在看到有趣的消息时挑眉啧啧称奇,会在返程路上哼着小调,就连踏着的步调也能透出对方心情的愉快。


格瑞一直很佩服对方那极好的心态,不为挫折而退却、只是昂首笑对恶意,甚至潜移默化下改变了周围人的相处模式,缪尔在时他的家中总是伴着欢语声,就算是一直表情严肃的父亲在缪尔面前也会无意识的勾起嘴角来。


但自缪尔离开再回来的这一年里,格瑞却觉得对方变了很多。上述的现象再没出现,缪尔戴起了长款手套,几乎不再在自己和父母以外的人面前露出笑容、也不与其他人有肢体接触……这极大的反差就像对方迟来突兀领悟了孤独的真正含义。


年幼的孩子看着对方渐行渐远的独行背影,只觉得跟着没缘由的悲伤起来。格瑞不清楚是什么改变了他但又时常为自己加油打气,最起码缪尔还有他与父母陪着,他们是不会随意丢下对方一个人的。


“这样吗嗯…大概是再过一段时间我就得离开了,我有些……”舍不得你们。


对方突然噤声眉头微皱起来,又扯出个僵硬的笑以示安慰。


“缪尔要离开了?”


本躺在腿上的小孩一听这消息立刻来了精神,一手撑地站起身来。紫眸迫切的盯着塞缪尔,身体前倾靠的极近双手轻搭在对方肩膀上,格瑞忽然自乱阵脚起一时好像失去了语言组织能力,看起来是想安慰塞缪尔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什么时候?啊……缪尔别难过,以后又不是没有机会再见面了,只要你想随时可以来守望星,我和父母都会在这里的。”


塞缪尔只是笑着看着面前试图安慰自己的小少年,伸出手来揉了揉对方的脑袋。要知道未来的格瑞可是惜字如金的存在,像现在这样富有活力面色窘迫的样子可是见一次少一次。


“不远了那个日子……我们来做个约定吧格瑞。”


黑蓝发的天使垂首轻声呢喃着,又忽的抬起脸来。他伸出手摘下长款手套露出白净的双手,郑重的勾起孩童的小拇指来,格瑞也配合对方动作收紧了手指,交叠的手影在空中上下小幅度挥动做着约定。


“以后格瑞长大了,只要你不嫌弃我,还需要我,未来若是有想要实现的事,我一定尽全力去实现你的愿望,好吗?”


“我是绝对不会嫌弃缪尔的,那你可不能反悔哦。”


“嗯,我可是很看重约定的。”


黑蓝发的天使微笑着向格瑞许诺着。




余光瞥见熟悉的人影。塞缪尔站起身来将褪下的斗篷与手套穿搭整齐,向远处缓步走来的两人挥了挥手。格瑞见状后知后觉转过身去,看清面容后兴奋拿起一旁的武器向远处的人跑去。


“爸爸妈妈!”


“格瑞,今日的训练如何?”


“已经完成上午的任务了。”


“继续保持,今晚我有事需要和塞缪尔商量之后的时间你可以自由安排,天使大人晚餐后可否来办公室一聚?”


“当然。”


“好的爸爸!”


族长夫妇颔首向塞缪尔示意,格瑞也转过身挥手告别对方。两位大人牵着孩童的手三人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一路上有说有笑,塞缪尔只是独自站在树荫之下微笑着挥手送别这家人,独自收拾好训练场地才转身进入那间寂静的小屋。

关门前他停顿片刻透过门缝深深看了眼三人离开的方向,才终将大门关闭落了锁。




来族长办公室前,塞缪尔便隐约知道族长特意要求私下见自己是有要事相告,只是他没想过居然是这么刺激的内容。


塞缪尔身子一僵。突的停下喝茶的动作大声咳嗽起来,一手捂嘴将茶杯小心放在桌面上投向族长先生的视线带着诧异和不解,又看了看桌上对方掏出的物什,看后者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块烫手山芋,他平复好心情组织着语言试探性的再次讯问出声。


“族长先生你……不会真的不想当族长了吧?”


“天使大人这话说的,我不过是在和你商量未来的事,而且这是物尽其用。”


“我有理由怀疑你在给我背黑锅,而且我有证据。”


“那您这下意识开了领域的行为,我可以理解为你和我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吗。”


族长依旧淡定喝着茶水,蓝眸瞥了眼对方在听见某个词汇时,瞬间开启领域屏蔽外界因素的口嫌体正直行为心中不以为然。


“这能一样吗,要是被哪个长老的眼线听了去,他们就有充分的理由把你从族长之位拉下去了。”


“呵呵……他们倒是可以试试。”


“……算了说正事吧,我再重新确认一遍族长先生,你真的确定要我带走记载格瑞部分的创世石板?”


收敛起开玩笑的心思,塞缪尔表情严肃双手抱臂询问着对方,眉头微皱满脸写着不同意。


“是的,敌人的目标正是创世石板不是么,守望一族被灭族的部分原因正是它们,既然如此那便更不能让他们知晓格瑞存活的事实。”


“这点我同意,但……你就不担心我转手卖了它或者当成筹码去做什么交易么。”


塞缪尔挑眉打趣道。


“石板在庸人手里毫无用处甚至当写字垫板都硌得慌,再说就算真的得到了……没有元力无法催动,有了元力不懂开启解读的办法。


就算我不托付给您它们也终会被带走,或者流落于无垠宇宙中……那我还不如交给您,假以时日可以物归原主,就算真的成了某个交易的筹码我相信也会是一笔配得上其价值的合格买卖。”


族长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来。


“毕竟您可不是会做亏本生意的人。”


“没想到族长这么相信我,有些受宠若惊……而且说的竟该死的好有道理。”


塞缪尔跟着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来,二人脑回路瞬时默契的连接在了一块相互对视一眼以示交易成功的握了握手,最终塞缪尔还是小心拿起在动漫剧情里有极大作用的石板,将其化作“黑水晶”存放进了领域内部。




“塞缪尔,你还好吗?”


族长先生看着面前人明显的眼袋和刻意的笑容,沉默片刻还是问出声来。就连年幼的格瑞也在归途中有意无意的向自己和夫人透露过塞缪尔的事,他没理由没注意到自己挚友的变化。

眼前人是笑着的。行为举止无可挑剔、语气上扬甚至有开玩笑的闲心,但族长知道那不过是对方对外界反应装出的应付示假象。


作为好友,他无法袖手旁观。

作为将退场的人,他放不下还需背负重担向前的挚友。


不论于公于私,族长认为自己都应该戳破对方那层伪装,当个不识气氛的傻人。


“我很好。”


对方依旧是笑着回应。


“别逞强了塞缪尔……你现在的情况简直糟透了,你比我更清楚。”


“我知道族长先生,但每个人都有不得不继续下去的理由,我总不能就因为一点破事就直接撒手人寰不干了吧。”


“……”


对方说的对,族长哑口无言垂首妥协想着。自己现在的行为倒是有些不负责任来,毕竟他能提供的不过是无用好看的安慰话罢了,一点实质性的帮助也无法做到,或许他就不应该点破这层伪装……


“放心吧族长先生,我和您与夫人约好了也和格瑞做了个约定,我从不说没价值的谎也不会食言既然答应了就会继续下去……”


塞缪尔一手揪着鬓发狠狠扯着直到头皮传来痛感才松手别到耳后。他端起桌上早已冷却的茶水,手指摩挲光滑的杯壁仰头将其一饮而尽半晌才站起身来接话。


我不会抱着希望走下去,那东西太脆弱不堪了……但还是谢谢族长今晚的邀请,茶水不错。”




“天使大人,时间快到了对吧。”


族长目视着好像啥也没发生,笑着挥手告别的塞缪尔突的问出声来。语气平淡仿佛只是在讨论某个节日,而他只是想提前知晓并为之做好预备工作罢了,蓝白色身影闻言停下了推门的动作。


空气仿佛凝固一般。塞缪尔没有回应他不忍阖起眼来,他知道对方正看着自己,族长先生那双平静的蓝眸在等自己给出答案和死亡来临的时间。


“……你们还有一星期的时间。”


“是么…那也足够了,谢谢您。”


“到了时候……我会提醒族长先生的。”


“不必太过忧虑天使大人,担心太多不会减轻明天的负荷只会剥夺今日的快乐,既然所剩时日不多那更应认真对待当下才是。”


塞缪尔没有回话,只是抿唇关上了门。回程途中他抬首看着漆黑夜空,守望星的星空依旧如他记忆中的模样,自己所处的星球不过是无数星球中的一颗,它安居于宇宙的角落,在几日之后这颗星球将会如流星般陨落、就如它诞生时那样。


悄无声息诞生,化为警示离开。




居住的房屋内毫无生气。塞缪尔并未开灯直直穿过客厅回到了卧室内部,相比较外部的空旷冷清,卧室内部摆着几盆绿植办公桌上摆着星系航行相关的书籍,还有凌乱的设计图纸。


愈是临近毁灭的时间,塞缪尔就愈是焦躁。他总是无可避免设想着未来格瑞的航行安全,以及自己将要面对的未来,老实说他一点把握也没有,格瑞最起码有神使的指引只需不断磨炼之后也会遇到改变他的秋姐与金,反观自己的未来呢……真是操心了别人无视了自己。


骑士圣殿他是必须得去一趟的。审判官不曾强制要求自己去记忆什么,只嘱托自己不要伤及出现在动漫中的人物也不要改变太多未来,若有必要甚至可以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帮助、保护他们。

除却【命令】外,他也应当完成格拉齐亚诺的愿望。对方嘴上不说但按这几年的交情来看这个傲娇依旧挂念着剩余的骑士,而自己作为『伊甸骑士』的继承者……若是可以他也是想去试着做些弥补的。


更何况自己身上现在就有一个诅咒呢,而且还是加强版的那种,戴着手套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他轻叹气出声将斗篷褪下挂在了衣钩上。脱下黑色手套坐在工作桌旁的椅子上,揉了揉发酸的眼皮将那块石板唤出小心的察看着。

这块石板自己是留不得的。在未来的剧情里它会成为嘉德罗斯和鬼狐的保命器之一,动了鬼狐就会间接牵扯到金小队成员,未来的格瑞又绝不会坐视不管……


一手轻拂过石板,上头逐渐亮起熟悉符文,塞缪尔只是打量片刻便停下了深究的打算。


“啊……烦死了因果循环,所以我还得找个理由把这烫手山芋扔出去,族长先生你真的给我找了个大事做啊。”


吐槽归吐槽这块石板还是得收好。黑蓝发的天使一手拿起桌上挂着的水晶吊坠,他甚至耐心的把它刻成了未来烈斩的样子,催动元力构造着法阵类的图案,嘴上念念有词将祝福附加在水晶之上。


塞缪尔打算为格瑞做一个护身符。他是第一次做这玩意儿,效力不大最多只能当个一次性用品,原先世界的转换者皆有利用言灵施加祝福的能力,他无法确认未来格瑞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目前唯一知道的那条矿岩蜥蜴就是个大祸害……虽然金之后会解决,但多几份保险总是好的。


他抬起完成品来,透过光线看着小巧玲珑的挂坠,这块玉石的质量尚佳应该能够承受一定的攻击,想当初自己好说歹说甚至披着黑斗篷,戴着面具顶着店家疑惑的目光才买下了这块边角料来。


格拉齐亚诺的回忆暗示极大。他付出了【情感】这类无法触碰的有形之物,换来了诅咒的降临,那他就未必不能用【记忆】作为代价,去交换力量或是其他保护措施,只要记得结果就足够了。




一周的时间不长也不短。期间格瑞的训练未曾落下,塞缪尔也抽了时间与族长先生一同检查过格瑞与其他族人将乘坐的休眠与逃生舱,虽知道除格瑞外守望一族无人幸免,但他依旧抱着侥幸心理认真察看着,这类设备几乎不曾使用过但好在平日族长都有定期安排人员进行检修。


塞缪尔不是没想过给格瑞放一些耐得住时间的营养液。但他忽的想起了官方曾说过时间流速不同的设定,认真查看了各类营养剂的保质期,最后无奈打消了这个打算毕竟能保存百年之久的营养剂……怎么说都不科学。


在将那块烈斩状的护身符送给格瑞时,对方倒是非常惊喜,笑着收下了那块项链将他小心戴在了脖颈上。


“天使大人,这是……?”


“我在其他星球上看来的,类似于平安符之类的东西,上面带着我的祝福它会保佑格瑞安全长大的。”


看着一旁对吊坠爱不释手的格瑞。塞缪尔轻笑出声向一旁的瑞父瑞母解释道,又表情肃穆的走上前几步靠近对方耳边一手捂嘴小声说着。


“只能算第二层措施是一次性用品,只希望真的可以保佑他安全长大吧。”


“一定会的,格瑞他没有您想象的那样脆弱,我们要相信他。”




在风雨欲来的前一晚。塞缪尔特意取消了格瑞的晚间训练,并在来访守望星的8年里第一次违背承诺强硬干涉了族内事务,族长先生只是瞠目结舌的看着好友矗立在自己身侧,用匪夷所思的阅读速度和总结能力助他大大加快了处理公务的速度,在结束时他特意瞅了眼墙上的挂钟……

事实证明。他永远可以相信在审判官手下的天使,对方处理事务的时间和速度比他原本计算的时间早了整整一半还多。


在到了睡眠时间时,塞缪尔特意推着格瑞,让他去和校长先生和夫人一起久违的一家人同床共枕入睡。格瑞满脸莫名,小大人似的拍着胸脯表示自己已经长大了不需要父母陪伴也可以分房睡,然而一向会倾听他意见的塞缪尔这次没有采纳对方的意见。

他只是面带灿烂笑容,一手拎起他的领子像拎鸡崽子一样,把格瑞塞进了他母亲的怀里,又把刚开完会议的族长先生像扛大米一样,把对方连拉带拽的丢进了卧室。


对方今晚的举动实在过于反常,格瑞只是疑惑的看着对方。族长夫人意识到什么与对方无言对视,带着温和笑意先一步带着格瑞去了洗漱间,为塞缪尔和丈夫留下空间。


“这两天的公务我已经和那些长老说了,用天使的身份压了压他们,给你争取到了一天的假期,今晚就好好的和格瑞与夫人聊聊天、谈谈心吧。”


黑蓝发天使表情肃穆,双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鎏金双眸带着鼓励。


“你也别再维持那威严形象了,你看看格瑞从去年开始突然就跟着你一样倔强起来,你们父子二人真是生的一个模样,不论是性格还是表情,都不怎么好好谈过话……”


余光中看到一旁已洗漱完毕的族长夫人和格瑞时,又连忙改口。


“……把握好机会今晚聊到清晨也没关系,明天白天不会有事,但明晚得做好复工的准备。”



实际上他们二人已站在那有段时间了。不过洗把脸的功夫用不了多久,塞缪尔那看似自作主张给族长放假的大胆宣言让年幼的格瑞听了甚是震惊此刻正呆呆的看着两人。


格瑞的父母心下了然,族长先生甚至直接手臂一揽,带着面上表情精彩的格瑞拐进了卧室。


“哦正好白来的假期不要白不要,来来来格瑞,咱们也很久没有好好聊天了,让我们来一场父子之间久违的谈心吧!”


“啊?”


这明显不符记忆中父亲威严人设的发言,让幼年的格瑞属实是大脑当机了好一会。


瑞母在一旁笑的温柔,再向准备离开的塞缪尔欠了欠身,用口型道谢着。


“谢谢您。”


塞缪尔只是苦笑着,挥手示意对方不必在意注意保暖赶快进到里屋去。待门彻底关上后便转过身去应对因为自己刚刚的行为,而非常不爽正在外等待理由的众长老了。


『自己的地位比他们高他们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最多只是阴阳怪气几句。』


塞缪尔表情淡漠,语气平淡从善如流的和长老代表解释着。


『但是过了今晚……格瑞他们一家就再没有再好好聊天的机会了。』


他如此想着,这笔买卖很划算甚至谈得上赚了不少。




————————————

*有天使的私设,也有部分角色的性格捏造,雷者自退。


*磨刀霍霍向下章。

功率公式

换下滤镜感觉变纯情辣妹了😌

换下滤镜感觉变纯情辣妹了😌

莫奈.

在诡秘之主里打出he

廷根市,蒸汽车站


   列车呼啸着冲入车站的血盆大口,异常幸运的这的,这趟提前发车的列车并未因其它因素而晚点


   雪曼拎起包,紧跟在莫奈的后面出了车厢。人潮涌动,雪曼的灵性直觉忽有触动,一名男子四处打量了一圈后将目光落在了她身上狭长的眸子显出一点渴望来。莫名的恶寒让她感到不适不由的加快脚步又拉近了些和莫奈间的距离。


   莫奈没回头,灵性直觉勾勒出的画面足以让她得到很多信息。比如他是非凡者,再比如他是一名“偷盗者”,非凡者强大的灵很方便她在灵界中寻觅相应的气息。...

廷根市,蒸汽车站


   列车呼啸着冲入车站的血盆大口,异常幸运的这的,这趟提前发车的列车并未因其它因素而晚点


   雪曼拎起包,紧跟在莫奈的后面出了车厢。人潮涌动,雪曼的灵性直觉忽有触动,一名男子四处打量了一圈后将目光落在了她身上狭长的眸子显出一点渴望来。莫名的恶寒让她感到不适不由的加快脚步又拉近了些和莫奈间的距离。

  

   莫奈没回头,灵性直觉勾勒出的画面足以让她得到很多信息。比如他是非凡者,再比如他是一名“偷盗者”,非凡者强大的灵很方便她在灵界中寻觅相应的气息。当然,这是在她借用了天尊“命运道标,灵界之主”名号才能做到的,反正祂也没法起来抗议。

 

   “一会去一趟圣赛琳娜教堂,拿着那枚黑夜圣徽”莫奈随口吩咐着,她心情不是很好和皇室的人虚与委蛇花了她太多时间。而且刚刚那名偷盗者的命运有着被扰动的痕迹,还不只一星半点,她在考虑给阿蒙加餐的可能性“算了,一名序列八的非凡特性祂看不上”她无声自语了一句登上了庄园管家前来迎接的马车。“兰尔乌斯”她默念了一遍那个偷盗者的名字


   处理了庄园内的工作后莫奈瞥了眼怀表已经两点半了。“雪曼”她冲门外喊道。妙龄的少女推门而入,明眸皓齿,朱唇娇艳欲滴。目光流转似乎连阳光也被其所牵动。莫奈一向喜好美人,看见她后心情又好了几分。


   雪曼很是开窍,在看到莫奈取出仪式用的精油后主动退出并反锁上门布置好灵性之墙。莫奈将仪式用的精油摆好预防万一,简单封了个灵性之墙后感受到有熟悉的气息在牵动自己的星灵体随后是深红的星辰爆发将她拉入灰雾之上。


    “好久不见,愚者先生”莫奈语气调侃,克莱恩不甘示弱的回道“好久不见,伊洛斯塔勋爵。”莫奈看起来并不讶异。只是向后依到青铜长椅的靠背上“我以为会更早的看见你,威胁解决了吗”

 

    “那本笔记还没找到,加入了值夜者中间有密修会的人来找这本笔记,队长解决了他,我捞到了一份功劳成为了占卜家”克莱恩没有隐瞒的意思“占卜家是个很很适合你的途径,具体的我现在还没法告诉你。嗯,你知道扮演法吗?就是让自己贴合魔药的名称主动的去扮演这个角色去消化这份魔药让它和自己产生共鸣从而破解掉精神和意志的残留让它的力量完全属于你,但必须要记住你只是你自己。不然会失控的。莫奈详细的介绍道克莱恩点点头,心中关于在扮演的假设得到了证实。旋即又抛出了另一个问题,关于尊名的问题。他把自己的想法和产生的原因都阐述了一遍防止指向一些隐秘的存在莫奈对这份尊名的可行性给予肯定,将自己和其他一些神灵的尊名一一列举了出来进行讲解和比较,并亲自对这份尊名做了实验得到了一个好的结果


    折腾的一番下来已经快到塔罗会召开的时间了,莫奈简单讲解了些神秘学领域的常识随后回到了座位上,安静下来。


  

  

   奥黛丽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庞后直接脱离了观众状态惊呼出声“伊洛斯塔勋爵”这不怪她惊讶,伊洛斯塔是她在神秘学上的引路人“如果不是勋爵她从去年就开始会庄园疗养说不定我会更早的成为非凡者,“不对,奥黛丽,你刚刚就这样叫出了勋爵的名字!”


    莫奈不动声色的低头看了自己现在的打扮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她和克莱恩都忘记了一件事,为了验证尊名。莫奈是真身上下灰雾了几次现在身周的灰雾淡到几乎没有。莫奈将平静的目光投了过去确认了来人的身份后只点点头没说话。倒吊人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了一样,试探着瞥了一眼这边。   ”阿尔杰脑子飞速运转  “伊洛斯塔即然能在七大教会管控下肆意的贩卖非凡物品和材料她的背后果然有着一位隐秘而伟大的存在!但伊洛斯塔虽然和七大教会都有着联系但似乎更偏向于黑夜女神教会,对于我们永恒烈阳和知识与智慧教会的态度一向很敷衍,难道这也是“愚者”先生的意思吗?”他感觉自己似乎触及到了一些神灵间的隐秘忙收敛思绪。 


  克莱恩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哀嚎“靠北,我对外宣称是生病休养病重的甚至没法见人但我现在在去廷根的火车上!”克莱恩勉强控制住了自己抽动的嘴角环视一周并未发现有谁听见后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是莫奈那套完美满足了他对神明伟力幻想的神秘学体系里的“传音术”


“在下莫奈,执掌苦暗权柄司职调和者。追随“愚者”先生的步伐而来”莫奈先是自我介绍到“伊洛斯塔斯塔是我行于地面上的化身。”“或许你们会更喜欢称呼我为吞蚀者。”莫奈偏头看了眼“倒吊人完全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




𓂃𓂃𓂃𓊝𓄹𓄺𓂃𓂃𓂃

试着不放大画布不能使用其他笔刷单图层画画 还挺简单 没花几分钟 但画可能有问题 问题尽量提出

p1之前在某软件的类似于标签的地方画的

p2非常简单的线稿(甚至不用打草稿

p3上色后

p4试着把线稿叠在上面

p5-p10滤镜效果

彩蛋是infp的一个画(我的人格

试着不放大画布不能使用其他笔刷单图层画画 还挺简单 没花几分钟 但画可能有问题 问题尽量提出

p1之前在某软件的类似于标签的地方画的

p2非常简单的线稿(甚至不用打草稿

p3上色后

p4试着把线稿叠在上面

p5-p10滤镜效果

彩蛋是infp的一个画(我的人格

垂耳鹿
5.29可以拦截的大设,骨生花...

5.29可以拦截的大设,骨生花,q裙上

5.29可以拦截的大设,骨生花,q裙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