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创作品

82.8万浏览    54375参与
渊雪

渊雪重新归来!!!

  许久不见啊,各位宝子们!渊雪我重新归来!!

  自大上次我发了通知之后呢,就开了个小号@寒羽 就没怎么碰过我大号了……说起来惭愧,我都没怎么写文了,写同人文了,还有这么多的人在等我……小红心、小蓝手一个不漏哇!私信,评论不是我不回是因为我也初中啦,然后剪贴板里的文也都删了…

  再一个就是我退圈了,我发过文退圈通知的

  退圈通知 

  我呢在凹凸圈待不下去了,拜拜👋🏻,但是我进了原神圈和斗罗圈了🌚……原神圈我有些写同人文的,斗罗圈也有,然后呢还有一个关于末日战争的~末日战争在快点阅读里写——寒羽(头像是哥伦比娅)斗罗和原神圈的同人文分别在@寒羽 ...

  许久不见啊,各位宝子们!渊雪我重新归来!!

  自大上次我发了通知之后呢,就开了个小号@寒羽 就没怎么碰过我大号了……说起来惭愧,我都没怎么写文了,写同人文了,还有这么多的人在等我……小红心、小蓝手一个不漏哇!私信,评论不是我不回是因为我也初中啦,然后剪贴板里的文也都删了…

  再一个就是我退圈了,我发过文退圈通知的

  退圈通知 

  我呢在凹凸圈待不下去了,拜拜👋🏻,但是我进了原神圈和斗罗圈了🌚……原神圈我有些写同人文的,斗罗圈也有,然后呢还有一个关于末日战争的~末日战争在快点阅读里写——寒羽(头像是哥伦比娅)斗罗和原神圈的同人文分别在@寒羽 和渊雪这了……

  我很感谢支持我的宝子们……但我对不起你们……我只粉喜欢的人物和cp了!

  以后更原神同人文呀,拜拜了!

珺眠
  :“云巫山,好好穿衣服”...

  :“云巫山,好好穿衣服”

  

  :“行,你帮我穿”

  :“云巫山,好好穿衣服”

  

  :“行,你帮我穿”

吧拉吧拉

社恐总裁和他的东北味悍妻

提醒:本文是由我们的女主的视角来写的哦😗总共有[…]几章(会完结…的吧)?Ⅱ因为一时兴起写的文]一千赞更第二篇章]正文开始一一一一一一我的生物钟一向都很准,但不知今天怎么了,等来的熟悉的闹钟声一直都没有响起。我睁开眼睛一看:四周一片漆黑,连条光影都没有。正当我想继续躺下来接着睡我的美容觉时,一个人开门走了进来,打开了这室内唯一的灯(这灯光虽不是很亮,但足够能看清这室内的环境)我借着危弱的光环顾了四周发现这里的一切都变得如此陌生。"欣欣,该吃饭了。″我望向那人,惊恐的,大声的,飙出了东北方言:"泥要儿干嘛!泥是谁!你要噶哈?!"我双手挥舞着拳头,做出应战姿势。"......

提醒:本文是由我们的女主的视角来写的哦😗总共有[…]几章(会完结…的吧)?Ⅱ因为一时兴起写的文]一千赞更第二篇章]正文开始一一一一一一我的生物钟一向都很准,但不知今天怎么了,等来的熟悉的闹钟声一直都没有响起。我睁开眼睛一看:四周一片漆黑,连条光影都没有。正当我想继续躺下来接着睡我的美容觉时,一个人开门走了进来,打开了这室内唯一的灯(这灯光虽不是很亮,但足够能看清这室内的环境)我借着危弱的光环顾了四周发现这里的一切都变得如此陌生。"欣欣,该吃饭了。″我望向那人,惊恐的,大声的,飙出了东北方言:"泥要儿干嘛!泥是谁!你要噶哈?!"我双手挥舞着拳头,做出应战姿势。"哦…欣欣不饿吗?″"???"心里:不是,大哥,你是不是跑题了?你问我饿不饿干哈?我现在正在问你正事呢!认真一点好不好?!正当我气愤之时,我的肚子率先发出了抗义"咕噜噜″"噗嗤″那个男人被我逗笑了。"好了,乖~"他一边说一边起身去拿桌边放的肉包子。"我知道你爱吃楼下那个婆婆卖的包子,所以特地去买的,趁热快尝尝。″我从他手里接过包子,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愤怒的看着他,吃完后,正当我寻找纸巾擦嘴时,脸上忽然传来湿热的触感,我下意识回头一看,好家伙,那人正在用舌头舔我脸上。吃包子留下的残渣。我Tm上去就是往他脸上那么一下……可能是我下手太重了?反正他的脸上成功的被我留下了一片紫色区域。我坐在床边,翘着二郎腿,居高临下,望着我前边正在往他自己脸上上药的某人说道:"现在可以解释一下吗?"欣欣的手力相比以前更有力了呢!″我:???????C(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算了,不逗你了。″此时他已经上完药上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说道:"杨默。″说完他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懵逼中…我belike:不是,大兄弟你也只回复了我一个问题呀,剩下的那几道难道被您吃了吗?不是,大兄弟,你走啥?我呢!难道要留我一个人在这里吗?而且,大兄弟这可是地!下!室!啊!我最害怕😱一些蟑螂,老鼠之类的了。 (别看我在外面天不怕地不怕的)Ⅱ彩蛋🥚:看下章的续预告(杨默身世大揭晓)但更不更就要看👀你们的了1000赞👍🏻更下一章~

D.🦈

〖霆铭│霆恩〗喝醉了

⚠️OOC预警


⚠️原创无盗


⚠️不喜勿入


⚠️无后续

〖多谢时樾客串🌚〗

---


“走!我们喝酒去!”陈伟霆拉着张铭恩的手,把张铭恩拉进了酒吧,进了酒吧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


打扮冷艳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


张铭恩皱了皱眉抗拒道“我不想来这里。”陈伟霆不理会张铭恩的抗拒直接把人带上舞池,酒吧里的女人见到有帅哥在舞池纷纷跑向陈伟霆讨要微信或者是邀请他喝酒。


张铭恩被人群挤到了舞池外面看着陈伟霆被围在人群中,张铭......

⚠️OOC预警


⚠️原创无盗


⚠️不喜勿入


⚠️无后续

〖多谢时樾客串🌚〗

---


“走!我们喝酒去!”陈伟霆拉着张铭恩的手,把张铭恩拉进了酒吧,进了酒吧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


打扮冷艳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


张铭恩皱了皱眉抗拒道“我不想来这里。”陈伟霆不理会张铭恩的抗拒直接把人带上舞池,酒吧里的女人见到有帅哥在舞池纷纷跑向陈伟霆讨要微信或者是邀请他喝酒。


张铭恩被人群挤到了舞池外面看着陈伟霆被围在人群中,张铭恩感慨道“帅哥就是好啊......”


突然有个人搂着他的腰把他吓了一跳“是谁!”张铭恩一转头便看到了时樾,时樾捏了捏张铭恩的腰说道“今天怎么有空来光临小弟我的店啦?”

“被拉来的。”

张铭恩看着时樾,巧合的是时樾也在看着他,他们相视而笑。


正在被人群包围着已经有点醉的陈伟霆看见了时樾搂着张铭恩而张铭恩似乎不嫌弃那人搂着他。


陈伟霆终于逃离了人群他抓着张铭恩的手把对方拽到酒吧里的卫生间隔间,关上卫生间的门在张铭恩愣神的时候陈伟霆立刻拉开张铭恩的上衣然后狠狠的吻向张铭恩白嫩嫩的腰

“呃……嗯!”张铭恩因为被陈伟霆吻有点疼发出了呻吟。


陈伟霆放开了张铭恩之后便因为醉意而稳不住身形跌在了张铭恩的怀里,张铭恩只好扶着人走出酒吧。


第二天......


还没从宿醉的痛苦中完全清醒过来的陈伟霆一下床就被不明物体绊了一下,仔细一看陈伟霆对着正在门外看着他的张铭恩问道“怎么会有路障在我们家?!”


张铭恩无语道“昨晚你喝醉了硬说这是魔法学院的帽子非要戴在头上,我一路上扶着你都到门口了,在输门的密码的几秒你往上一蹦把走廊的灯碰碎了,物业待会就来,在他还没调监控之前你赶紧去解释吧!”


陈伟霆此时此刻宛如世界名画《马桶上的沉思者》一样坐在床边思考着等下该怎样跟物业解释,突然他看到张铭恩的腰上皮肤有一大片红色。


他开口问道“你的腰怎么了?”张铭恩心虚的把眼睛看向另一边就是不去看陈伟霆然后说“这是被蚊子咬的。”


“你这蚊子咬了你还顺带给你拔罐了?你给我实话实说。”陈伟霆突然站起身把张铭恩吓到了,正当张铭恩打算要跑走时陈伟霆把人往床上一带便压着张铭恩。


陈伟霆指着张铭恩的腰沉声道“说,这个哪来的。”张铭恩见陈伟霆不肯放自己离开只好实话实说“是你昨天喝多了弄的——”

“是吗?既然这样你就是我的人啦!所以现在我们做吧~”陈伟霆一脸开心的说道。


“哎?可是等下物业要来了!!你放手不要脱我内裤!不准摸我那里!”

“为什么啊?”陈伟霆委屈巴巴的问道。


张铭恩红着脸颊回答道:“反正不行就对了!疼,轻点!”


这不是链接,这不是进入车车的链接~

芜芜芜芜wu

荆棘玫瑰

我的继母是个穿女装的男人

城府闷骚儿子攻x蛇蝎忧郁小妈受

父亲的葬礼上,我的继母拿着红出血的玫瑰放在了他的墓碑上。

接着,他打开香槟抽着烟,卸下自己头顶的假发,甩下自己的红色高跟鞋。

他把香烟碾在父亲的墓地上,把香槟倒在他的墓碑上。

他墨黑色的短发和毒蝎一般的丹凤眼,带着风情万种的微笑,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他的手一边涂着大红色的口红,另一边还拿着一份遗产继承书。

1.

今天是我的十八岁生日。


也是我父亲的忌日。


我的母亲,在我五岁的时候就死了。


母亲还没死三个月,他娶进了一个新女人。我从未怀疑过他的身份。...


我的继母是个穿女装的男人

城府闷骚儿子攻x蛇蝎忧郁小妈受

父亲的葬礼上,我的继母拿着红出血的玫瑰放在了他的墓碑上。

接着,他打开香槟抽着烟,卸下自己头顶的假发,甩下自己的红色高跟鞋。

他把香烟碾在父亲的墓地上,把香槟倒在他的墓碑上。

他墨黑色的短发和毒蝎一般的丹凤眼,带着风情万种的微笑,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他的手一边涂着大红色的口红,另一边还拿着一份遗产继承书。

1.

今天是我的十八岁生日。

 

也是我父亲的忌日。

 

我的母亲,在我五岁的时候就死了。

 

母亲还没死三个月,他娶进了一个新女人。我从未怀疑过他的身份。

 

因为他长的很美,雪白色的肌肤,火红色的长发,时常穿着旗袍和高跟鞋。

 

他踩着高跟,总是在我的身边晃来晃去。用一双奇怪眼睛的时常看着我。

 

他温柔贤淑,在家里操劳着家务,为父亲排忧解难,活像一个家庭主妇。

 

直到这一场葬礼,他卸下了他的伪装,一时间把我父亲维持的一辈子的名誉瞬间扫地。

 

他打开香槟抽着烟,卸下自己头顶的假发,甩下自己的红色高跟鞋。

 

看着他墨黑色的短发和毒蝎一般的丹凤眼,带着风情万种的微笑,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他的手一边涂着大红色的口红,另一边还拿着一份遗产继承书。

 

他的声线尖锐如毒蝎,修长的手指划过我的眉眼。

 

我冷冷的看着他。

 

他火红色的唇瓣弯弯一勾,捏着我的脸颊。

 

“你长得真像他啊。”

 

“真是让人恶心。”

 

我看着他尖锐的下颚线,如蛇一般的丹凤眼,寒光四射,红艳的薄唇玩味般的勾起。

 

现在看来,倒是我疏忽了,如此有攻击性的外表,怎么会是一个温柔贤淑的人。

 

他把继承书拍在律师的胸口上,用指尖划过不经意的律师的下巴。

 

律师慌张的低下头。

 

我眯了眯眼,手里握着的雨伞不由自主地微微缩紧。

 

看着自己朝夕共处的母亲,在父亲的葬礼上勾搭另一个人,真是别有风味。

 

我掩住自己的表情:“公布吧。”

 

律师点点头。

 

“本人陆远鸿,在精神状况良好的情况下,具有完全民事能力时签订本遗嘱,公司股份百分之六十,陆少爷陆念泽持有,剩余百分之四十,由陆夫人白泽安持有。”

 

我点点头,接过遗嘱。葬礼上的人瞬间窃窃私语。

 

“他不过是个男子,根本没有领结婚证,怎么有资格继承遗产?”

 

“估计是靠身体抢来的。”

 

“陆少爷雷厉风行,你们猜猜,这百分之四十他能握住几日?”

 

我扫视了一周,他们顿时不敢多言。

 

“陆家的事,还不用你们来指手画脚。”

 

我拿着手里的白色菊花,远远的朝墓碑上抛去。

 

身边的心腹在我耳边低语:“少爷,夫人的股份全被那个男子占去了,你一定要拿回来。”

 

看着墓碑上的香槟和香烟,我点点头。

 

多谢你,父亲。

 

多谢你留下了这一笔可观的财产。

 

 

 

 

2.

 

我从不把他当作母亲,我只是把他当作住在我家的人漂亮女人。

 

他好像一朵鲜艳欲滴的玫瑰,明明漂亮勾人却难以接近。

 

他从来不了不强求着我叫他妈妈。

 

现在想来,大概是他极度厌恶自己伪装女子的身份。所以又这么会想让我做他的儿子。

 

我第一次叫他,还是因为家长会。

 

他那时候还不抽烟,穿着高跟鞋,手里拿着我的几张满分考卷。

 

我的父亲是绝不可能参加我的家长会的。

 

因为我在他醉酒的时候,亲耳听见。

 

“若不是为了你这个后代,我早就和他在一起了。”

 

他厌恶极了我,因为我的存在时刻在提醒着他的懦弱。

 

我拿给他卷子,他什么也不说。

 

只是摸了摸我的头。

 

他温柔的微笑着:“我知道了。”

 

他那时候的表情,我就知道我无法再把他当作是母亲了。

 

等我回去的时候,他穿着中式旗袍和家居拖鞋,他坐在餐厅的灯光下,他纤长的手指夹着香烟,迷雾之中他的表情有些悲伤。

 

我的眉间不经意的跳了跳。

 

我回来后,他依旧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的看着我。

 

记忆中的温柔仿佛不复存在。

 

他坐在那里,语气像秽了冰一样。

 

“生日快乐。”

 

桌子上是一份长寿面。

 

我眼皮一跳,嘲讽着。

 

“怎么?当母亲当上瘾了?”

 

他一言不发,突然笑了起来。

 

我突然觉得脚踝之处有一些凉意。

 

我低下头,那一只洁白的脚游走于我的脚踝。

 

我看到他高叉的旗袍下洁白无瑕的大腿。

 

我反手抓住他的脚。

 

“你也是这样勾搭上我父亲的?”

 

他的烟吐在我的脸上,面上夹着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你想试试看吗?”

 

我死死的盯着他,他绵密的视线朝我袭来,我们二人视线交织,亦真亦假。他摸上我的泪痣,突然把脚抽了回去。

 

他站起身,用轻快的语气嘲讽着我说。

 

“我不想。”

 

他的眼底是毫不掩饰的恨意和厌恶,我不由得怀疑,他真的喜欢过父亲吗?

 

我立刻拉住他的手,把他反压在餐桌上,冷冷的扫视他纤细的躯体。

 

我忍不住遐想,当他在父亲下承欢的时候,是不是又是怎么样?

 

他没有任何的反抗,反而用纤长的手指,一点一点的走过我的胸膛。媚眼如丝般蛊惑着我。

 

他的手停在了我的胸口,微微睁眼。

 

“跟我跳个舞吧。”

 

我早就对他抱有着不该有的心思,而他此刻居然只想跳舞。

 

我拉过他的手,手放在他的腰上,摸着他冰凉的指尖。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靠近他,贴近他的身体。

 

他玫瑰味的香气喷在我的脸,纤细的腰肢在我眼前晃动。纤长的脖子微微露出他的经脉走向。

 

是酒精还是什么,为什么我心跳开始加速。

 

他突然猛的靠近我:“小孩,想要股份吗。”

 

我微微一愣,难道他今天是怕我拿走股份才对我这样的我。

 

我专注着脚下的步子,没有回答。

 

“我知道你需要。”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攀上我的脖子。他的表情像是身经百战般熟练。

 

他的眼里出现我的倒影,我低着头环抱这样的躯体。我此刻已经明白,每次他露出这种表情皆为伪装。

 

因为他就是这么对我父亲的。然后我父亲死在了我生日那天。

 

甚至连葬礼都没有来得及布置,只是随便叫了几人草草下葬。

 

我一手揽着他,捏着他的脸颊:“别装了,我比父亲要更难驯养。”

 

他微笑的唇瓣瞬间下坠,眼神顿时无趣。

 

他拉开我的领带,:“我和你父亲做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你喜欢我,和你父亲一样。”

 

我无动于衷:“是。”

 

“所以你要的,我也给不了你。”

 

他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解开我的衣扣,咬着我的衣服:“你给的了。”

 

“你比你父亲要好驯养。”

 

他的鼻息吐在我的耳边:“他不会突破自己的底线,而你会。”

 

3.

 

 

他坐在桌子上,上面是一份股权转让书。上面的他已经签好了名字。

 

他翘着二郎腿,十几年的女性装扮让他的动作都带着女性般的韵味。

 

他在家里许久不开灯了。只是一根又一根的抽着香烟。

 

他涂着黑色的指甲,轻轻敲着桌子,一下又一下。

 

“你做什么?”

 

“股权转让。”

 

他默默的开口。

 

“我知道,你需要这四十的股份。”

 

“我只有一个要求,保证我的温饱,不要赶我离开。”

 

我听到这个要求,有些不是滋味:“为了房子舍弃掉自己的股份?你就这么在意和他的朝夕?”

 

“他让我做女人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早就死了。”

 

他浅笑了一下:“我不是想待在这个别墅,我是想和你待在一起。”

 

我眯了眯眼:骗子。

 

他靠在椅子上,慵懒的望着我,眼角纤长的眼线,邪魅又勾人。

 

他浅笑着把的手伸入我的腹肌上。

 

我忍不住舔了舔上唇,不由得猜想这样的一个男人,下手杀了我的父亲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是爱,还是恨。

 

是恨,又为什么要甩掉自己的筹码,留下了?

 

是爱,为什么又要这么做?

 

我望着他忧郁的眼神,烟雾缭绕。

 

“我不会赶你走,只是,你把烟戒了。”

 

他敲打桌上的手一下停了下来,他叹了一口气,把烟拿下,死死的碾碎在烟灰缸里。

 

望着他鲜欲滴血的唇瓣,我拉过他的衣领,强势的吻了上去。

 

他的脖子默默的出汗,紧张的鼻息喷在我的脸颊。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一场缠绵。

 

不知过了多久,我与他四目相对。他的眼底露出了欣喜和玩味。

 

起码不再是那种不知生死的表情。

 

我用低沉声线在他耳畔响起,“我不可否认,有些地方,我确实和他很像。”

 

他的黑色甲片磨砂过我的下巴,略带嘲讽。他靠近我,发丝挠着我的耳边。

 

“怎么?你也要学你爸当替身?”

 

我放在他腰间的手掌微微一愣,然后眯了眯眼。

 

“你在说什么?”

 

他得逞的笑,抹开唇瓣的口红,涂在我的脸上。我手心不由自主的握紧。

 

他是一朵红玫瑰,沾染他必会鲜血淋漓

 

“甘心吗?惊讶吗?”

 

“你的父亲,是我的替身。但我不可否认我当初爱上了他。”

 

“你知道你的名字怎么来的吗?他的陆,我的泽。”

 

“真是个人渣啊。”

 

我不知道他是故意气我还是怎么样。我握着他纤细的手臂,“我和他一样,但又不一样。”

 

他抽出手,眼神低垂:“你总不能一辈子不结婚。”

 

他依然是笑着,轻松的语气,沉重的对话。

 

他说完,看着我的脸,似乎在透过我看谁,他的眼色略带失望。

 

是不是很多年以前,陆远鸿也是这么对他说的。

 

4.

我的单恋最终还是无疾而终,他的那句话像

牢牢的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他比我想象的要更会玩弄人心,主动献身于我,而后又拒绝我、刺激我。

 

他让我说不出承诺,也说不出拒绝。

 

我大约和我那个父亲一样卑鄙,贪恋又无法拒绝。

 

或者我更加卑鄙,我的父亲占有不了他,而我始终站着儿子的头衔去贪恋他的背影。

 

而他很快以父亲的爱人出现于任何场合,即使他是一个男人。但他的美貌让人不得不信服于他的身份。

 

他带我去了婚礼,这个举动像是在嘲弄我和我父亲一样的窝囊。

 

台上的司仪一字一句的主持现场,而我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他却望在台上,看着新郎新娘。我突然想起来,他好像没有和我父亲结过婚。

 

他只是住进了我家,只是带着戒指,只是陪着父亲去各种场合,只是就这样做了十几年而已。

 

司仪拿出钻戒:“你都始终与他,相亲相爱,相依相伴,相濡以沫,一生一世不离不弃,你愿意吗?”

 

你愿意吗?

 

你愿意吗?

 

我感觉我站到了他的面前,他的目光沉沉,无悲无喜似乎在等我回答。

 

我好像再给他带上钻戒,我好像再和他接吻。我好像再和他缠绵。

 

我好像在搂住他的腰,告诉他我愿意。

 

我不只愿意,我想告诉他可以一辈子不结婚。

 

几声连绵不断的掌声惊扰了我,我才回神,我并没有对他说出口。

 

他起身,带着我去了大厅。他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大厅纷扰喧嚣,他小声低语。

 

“你刚刚在想什么?”

 

我如鲠在喉,说不出口。

 

只是拿起酒杯摇晃个不停。

 

他目光沉沉,我顿时又感觉身临其境。

 

“我愿…”

 

“嗯?”

 

“没什么。”

 

他沉沉的目光躲闪了一下,之后什么也没有说了。

 

他扭身,走的很绝对。

 

他今天没有穿着旗袍,而是随意穿着白衬衫,游走于各个老总之间。

 

那些老总看着他,宛如几头野兽。

 

“少爷,那个男人,这些行为恐怕要是夺权。”

 

我远远的望去,摇晃着红酒杯。

 

“这样不是很好吗?让他来开开路吧。”

 

我才不害怕,他已经签下了股权转让,就是说明,他一点也不爱财产。只是我更加在意,那个替身,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放下红酒,眼睛不经意的望那边飘去。

 

手里的手机刷着不停。

 

没有理由的烦躁。

 

他对着那些人笑,和那些人交谈甚欢。

 

接着舞池的音乐响起,开始有人弯腰向他求舞。我的手里的红酒杯开始不受控制的摇晃。

 

我想起在家里的那次舞蹈,如今他也要在大庭广众这么和人亲近么?

 

他没有同意,我暗自松了一口气。只是拒绝一个,还有下一个。我发觉,只要我在这里,我永远不能和那些人一样,一样去向他示好。

 

他笑起来依然还是那么好看,我还是想对他说,我可以一辈子不结婚。

 

我猛的惊觉,心跳如雷贯耳。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拉着他的手离开这个宴会了。

 

他依然笑脸盈盈,纤长的指尖搔痒着我的长相。魅惑般的向我靠近。

 

“他说,他需要一个正常的婚姻。”

 

“他需要一个后代。”

 

他靠近我,向我诉说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抛弃了我,之后又找上门,告诉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他的嘴里夹着一根未燃起的烟。

 

“结果,居然是这种馊主意。”

 

他抬着眼皮:“现在,轮到你选择了。”

 

“你愿不愿带我离开。”

 

“我的共犯。”

 

5.

 

陆念泽是觉得自己疯了,白泽安这样一说,他就这样,毫不犹豫的拉着他走了。

 

天地之间,他只想着,带他离开。

 

只要他说,他就一定会带他这么做。

 

就和那一天晚上一样。

 

陆念泽回来的时候,白泽安正拿着刀直直的插入他父亲的胸膛里。

 

鲜血溅湿了他火红的旗袍,晕染了他洁白的大腿。

 

陆念泽的第一个反应不是救他父亲,而是如何保下白泽安。

 

陆念泽对他说:“你什么也不要担心。”

 

白泽安混沌的眼神里才出现了一丝光亮,他沾着鲜血,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

 

平坦,冰冷。

 

陆念泽才明白,他父亲说的那句话。

 

“若不是为了你这个后代,我早就和他在一起了。”

 

“我不是你的母亲,也做不了你的继母。”

 

他冰冷如水。

 

数十年的温柔宛如一场美梦般一瞬间荡然无存。

 

“父亲为了赶回来我的生日,不小心出了意外。”

 

陆念泽夹着血腥,望着他惊讶的表情,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了。

 

“我本来,也没有把你当成母亲。”

 

陆念泽就这样带着他,他想对白泽安说:“从今以后,是我的陆,他的泽。”

小房今天也无语了!

Z神带我飞(三十)

职业电竞选手张极×颜值主播张泽禹

内含私设

两人给兄弟们买了早餐后,依然沉默着回了基地。


“靠!左航?起这么早?天润!他是去接你?”朱志鑫本来打着哈欠下楼,看到左航和陈天润时瞬间不困了。


“没睡,顺路接,回去补觉了。”


“顺路?”对于这两个字朱志鑫表示不信。


机场离这大概一百二十公里,开车得一个多小时。他说这顺路?


“天润,好久不见啦。走走走,跟我去找苏新皓,张峻豪,张极他们。”


“嗯。”


张极和陈天润简单打了个招呼后,就径直到门口换鞋。


“不是吧,张极?这么早去哪儿啊?”张峻豪刚被朱志鑫叫醒,打着哈欠下楼。


“去找张泽禹,...

职业电竞选手张极×颜值主播张泽禹

内含私设

两人给兄弟们买了早餐后,依然沉默着回了基地。


“靠!左航?起这么早?天润!他是去接你?”朱志鑫本来打着哈欠下楼,看到左航和陈天润时瞬间不困了。


“没睡,顺路接,回去补觉了。”


“顺路?”对于这两个字朱志鑫表示不信。


机场离这大概一百二十公里,开车得一个多小时。他说这顺路?


“天润,好久不见啦。走走走,跟我去找苏新皓,张峻豪,张极他们。”


“嗯。”


张极和陈天润简单打了个招呼后,就径直到门口换鞋。


“不是吧,张极?这么早去哪儿啊?”张峻豪刚被朱志鑫叫醒,打着哈欠下楼。


“去找张泽禹,叫他起床。中午火锅店见,走了。”于是穿鞋,拿车钥匙,关门一气呵成。


“wc!他疯了?谈个恋爱,人疯了?”张峻豪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张极?


“他谈恋爱了?”陈天润才是最蒙的那个,他甚至不知道张泽禹是谁。


“对,张极谈恋爱可太让我难受了,天天撒狗粮!”


“看出来了。”陈天润表示同情张峻豪一秒。


(再看看张极这边)


张极一路开到小宝家楼下。


熟练地输入密码,打开大门。


“小宝?”张极蹑手蹑脚地走到张泽禹床前,轻轻拍拍小宝。


“嗯?靠!谁?”张泽禹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看到张极才松了一口气,又躺下了。


(张极内心os:也太可爱了吧!)


“咳咳,宝儿,起床吗?中午有个饭局,有个好久没见的朋友,想带你去见见的。”


“饭局?朋友?啊!张极!你怎么不早说?我要起来收拾一下。”又一次猛地坐起。


“没事没事,不着急。现在才刚到九点。”


“极宝,帮我找衣服。要好看的!”


“好好好,小祖宗。”


张极替张泽禹找好衣服,拉起小宝,给他穿。


“不是吧?又一身黑?你真是把我为数不多的黑衣服全找出来了。”


果然就不能让张极选衣服,全是黑色!


“吃火锅前先吃点东西吧,我去给你煎个鸡蛋。”张极领着张泽禹到餐桌前坐下。


“不要,不想吃。更想吃火锅。”


“不行,你没吃饭,直接吃辣的对胃不好。”


“哦。”张泽禹趴在桌上,盯着张极煎鸡蛋的背影。


别说,还挺帅。


本来张泽禹打算吃一小口,意思意思得了。


谁能想到张极就坐在旁边,监督张泽禹吃完。


“极宝,我又不是小朋友了,没必要盯着我吃完吧。”张泽禹略显心虚地看了看张极。


“不要讨价还价啦,乖乖吃完。”说完还摸了摸小宝的头,安抚一下“小狗”。


两人又腻歪了好一会儿才出发。到火锅店时已经十一点多了。



一些深夜更文,答应好的,不会忘。

睡不着,有姐妹给我推文吗?最近发现看文比写文香多了。

嘿嘿,下次见~

喜欢我的文就点点小爱心,小蓝手,留评论也行。

努力再努力sunny
新年和朋友们玩累了,躺在荷塘中...

新年和朋友们玩累了,躺在荷塘中央,摘了一朵小荷花,看着刚绽开的荷花,里面的花蕊是发光的蝴蝶。荷塘倒映着天空中的孔明灯,孔明灯里居然也是发光的蝴蝶。看着蝴蝶们围着自己飞来飞去,好想就这么停留在这一刻。

新年和朋友们玩累了,躺在荷塘中央,摘了一朵小荷花,看着刚绽开的荷花,里面的花蕊是发光的蝴蝶。荷塘倒映着天空中的孔明灯,孔明灯里居然也是发光的蝴蝶。看着蝴蝶们围着自己飞来飞去,好想就这么停留在这一刻。

D.🦈

〔华星〕戏

⚠️OOC预警


⚠️原创无盗


⚠️不喜勿入


⚠️无后续


---

当陈刀仔说“我没有什么不可以放弃”的时候,其实并不是真的毫无牵绊。陈刀仔只是需要一个铠甲,只是习惯了做一个没有弱点的人。


“什么都可以放弃,除了周星祖”,这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秘密,陈刀仔连周星祖都不打算告诉。


周星祖的出现对于陈刀仔的生活来说,就像废墟上出现了一个空中楼阁。周围残垣断壁一片狼藉,空中楼阁却带着不合时宜的完美和幻梦一样的脆弱。


陈刀仔清楚的知道和周星祖的每一秒相处都很奢侈,都像空中楼阁摇摇欲坠。


过了好久陈刀仔都还记得,决定离开的那一天是一个冬天的晚上,两个人保留了体......

⚠️OOC预警


⚠️原创无盗


⚠️不喜勿入


⚠️无后续


---

当陈刀仔说“我没有什么不可以放弃”的时候,其实并不是真的毫无牵绊。陈刀仔只是需要一个铠甲,只是习惯了做一个没有弱点的人。


“什么都可以放弃,除了周星祖”,这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秘密,陈刀仔连周星祖都不打算告诉。


周星祖的出现对于陈刀仔的生活来说,就像废墟上出现了一个空中楼阁。周围残垣断壁一片狼藉,空中楼阁却带着不合时宜的完美和幻梦一样的脆弱。


陈刀仔清楚的知道和周星祖的每一秒相处都很奢侈,都像空中楼阁摇摇欲坠。


过了好久陈刀仔都还记得,决定离开的那一天是一个冬天的晚上,两个人保留了体面和礼貌,若无其事的挥手告别,朝着反方向离开。


陈刀仔一直不停的回头,心里告诉自己如果某一次正好周星祖也回头,那就再给彼此一次机会。


但是周星祖没有回头而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的视线,但在陈刀仔不知道的是,周星祖不是不愿意回头而是他满脸泪水不愿意被陈刀仔看到他怕陈刀仔看到会舍不得走。


十年后,今天是剧组第一次开会,这是周星祖参演的第一部戏,他特地吩咐助理买了零食和奶茶分给在场的每一位工作人员。


陈刀仔接过周星祖亲手递来的奶茶和零食,他多看了周星祖几眼。周星祖说:“以后也请您多多关照啦!”陈刀仔晃了晃手里的奶茶,说道“会的,我们会是对手戏演员。”


‘他好像没认出我。’陈刀仔想。


因为周星祖第一次见面没有认出对方,周星祖看到陈刀仔总会觉得有些尴尬,只叫他‘前辈’


陈刀仔微笑着说“叫前辈多生分,叫我名字就好。”可能是为了让他们提前适应以后的宣传期,有或者是为了让他们培养感情,忽然有人开始起哄,人群也闹起来。


陈刀仔好像习以为常,和大家一起笑,而周星祖则是把头埋低,装作在看剧本。


大戏的前一晚,别人已经回酒店了,周星祖还在剧组读剧本,他感觉自己最近的状态不太好,担心影响剧组进度。陈刀仔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说道“别担心,你的戏都有我兜着。”


多年后周星祖也会想起这一幕,想起他多少次偷偷看着陈刀仔的侧脸,好在上天没有辜负他,现在他嘛……周星祖在床上转过身望向陈刀仔的睡颜笑了笑。


现在他不像当年那样文文弱弱了,他已经成功追到属于他的那个人了。

韩光·时光手绘

画室新学期增设新课程·周六下午丙烯班~新班将于2023年2月18日新班开课,欢迎有基础的老学员们报名学习🎨🖌️🖼

画室新学期增设新课程·周六下午丙烯班~新班将于2023年2月18日新班开课,欢迎有基础的老学员们报名学习🎨🖌️🖼

Cancer Minor

旧图重绘,尝试一次不刻画细节,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好喜欢这个角角的颜色,但是绘画过程显示不出来这个效果,与实际效果有很大的差别,建议不看绘画过程

旧图重绘,尝试一次不刻画细节,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好喜欢这个角角的颜色,但是绘画过程显示不出来这个效果,与实际效果有很大的差别,建议不看绘画过程

嚯拉
一个正在拼命挣扎,渴望打破限制...

一个正在拼命挣扎,渴望打破限制约束,想要重获新生的少女。

一个正在拼命挣扎,渴望打破限制约束,想要重获新生的少女。

苦茶籽打死你

惊!某黎姓女星的老婆竟是她

黎洛璟×莫挽姗

娱乐圈pa     年下    


1.

    “听说了嘛!我们的黎影后恋情曝光了”“当然了!据说还是女生呢!”“啊!?真的吗!”“这瓜保真!”…………

2.

    作为恋情瓜女主角的黎影后此刻正躺在自家沙发上快乐的刷这些帖子。“都…都…都…”电话短暂的响了几声后被接通。“黎洛璟!你知道你捅出了多大的篓子吗!你可是影后啊!你知道当众出柜的影响多大么!”黎洛璟听着自家经纪人...

黎洛璟×莫挽姗

娱乐圈pa     年下    





1.

    “听说了嘛!我们的黎影后恋情曝光了”“当然了!据说还是女生呢!”“啊!?真的吗!”“这瓜保真!”…………

2.

    作为恋情瓜女主角的黎影后此刻正躺在自家沙发上快乐的刷这些帖子。“都…都…都…”电话短暂的响了几声后被接通。“黎洛璟!你知道你捅出了多大的篓子吗!你可是影后啊!你知道当众出柜的影响多大么!”黎洛璟听着自家经纪人的怒吼道“哎呦,又不是什么大事😋再说我们两个在一起你不是知道么”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又穿来怒吼“你是想气死我吗!”“嘻嘻😗”叶雨溪(经纪人)听着这两声嘻嘻立马挂了电话并拉黑“这艺人谁爱要谁要吧”

3.

     黎洛璟看着挂断的电话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人没事”



emmmm一点小预告我和我老婆的自设看的时候别带脑子


空白

黑莲花徒弟·戏精师父

  (四)


第二天一早,二人便前往了骨吟穴


陆妍是整装待发,什么好东西可能用的上的,全都存在系统那里了


以备不时之需嘛


江楚什么都没带,因为他什么都没有


陆妍:改天得送他点好的了,太惨了这孩子


其实吧,陆妍还是有点担心的


原著中这可是极为凶险的地方,能生还者寥寥无几,陆妍又是个穿越而来的,自己会什么招式还没摸清楚呢


万一…不行不行


陆妍直摇头,这种想法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这里面不会堆满了白骨吧…不会有什么巨大且丑陋的东西突然蹦出来吧


【你猜它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越想越荒谬,陆妍哆嗦了一下


这个小动作恰好被江楚捕捉到......

  (四)


第二天一早,二人便前往了骨吟穴


陆妍是整装待发,什么好东西可能用的上的,全都存在系统那里了


以备不时之需嘛


江楚什么都没带,因为他什么都没有


陆妍:改天得送他点好的了,太惨了这孩子


其实吧,陆妍还是有点担心的


原著中这可是极为凶险的地方,能生还者寥寥无几,陆妍又是个穿越而来的,自己会什么招式还没摸清楚呢


万一…不行不行


陆妍直摇头,这种想法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这里面不会堆满了白骨吧…不会有什么巨大且丑陋的东西突然蹦出来吧


【你猜它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越想越荒谬,陆妍哆嗦了一下


这个小动作恰好被江楚捕捉到了,眼里是一闪而过的嘲讽


呵,道貌岸然的家伙


不对不对,陆妍转念又想


这不是有男主吗,铁定没事,男主光环不跟你开玩笑,没错

陆妍自己安慰自己


本着不在崽子面前丢脸的心态,陆妍壮着胆子,攥着拳头,走在了前面


系统,有危险记得告诉我哦


【放心…】


江楚跟在后面,眼神冰冷:要是我在这里动手,几率有多大…


笨蛋陆妍只想着赶紧拿宝物刷好感,殊不知自己的徒弟在后面摩拳擦掌准备动手


阴森森的骨吟穴…陆妍打了个寒颤


“阿楚啊,你,你抓紧我啊”陆妍朝江楚伸出手


看着陆妍停在半空中的手,江楚犹豫了:明明自己害怕的要死,却还要拉紧他,什么意思?


陆妍看江楚没反应,以为崽子害羞了,一把拉过他的手,继续前行


还时不时给自己壮胆,小声的说


“别怕别怕,陆妍你可以的”


江楚被拉着,紧盯着被陆妍牵紧的手,一丝温暖泛上心头…说不上来的情绪压得他喘不过气…


我这是…怎么了


该死…陆妍你到底什么意思


江楚任由陆妍拉着走,直到前面的人停下,他猛地撞了上去,瞬间回神,江楚感受到前面灵气聚集


“圣灵根”两人不约而同道


江楚盯着陆妍,仔细她下一步动作,是要占为己有了吗…


陆妍伸手去拿,不料身后一阵魔气袭来,陆妍召唤出配剑准备迎敌


哎等等这个方向,是江楚!对了,魔气最喜欢凡胎肉体,而陆妍周边又是灵气环绕,不冲着他去才怪呢


等等啊stop啊!这可是男主啊,你攻击他我接下来怎么洗白啊!


不管三七二十一,陆妍飞身挡在了江楚前面,硬生生承受了魔气的侵蚀,背后瞬间裂开了一道长口子


真疼啊…我靠我不是仙尊吗,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


陆妍止不住抱怨,不过还好男主没受伤,为了我的洗白拼了!


江楚以为自己死了,可是一点疼痛都没有,慢慢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陆妍惨白的脸


白皙的脸上此刻因为疼痛而渗出了汗珠,浸在额头处,紧锁的双眉暗示着她的伤势


江楚眸子里满是诧异


她救了我?她为了救我受伤了?


“阿楚别害怕,为师…会保护…”陆妍笑着安慰他


话还没说完,陆妍便因失血过多晕倒了


“师父?”

没有回应


“师父?师父!陆妍!你醒醒!”江楚慌了,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即使在之前遭受陆妍毒打时他也没掉过一滴眼泪,可是现在眼泪不受控制地奔涌而出,他一直想陆妍死,可是现在他害怕了,害怕陆妍真的就这么死了…


那日,江楚用瘦弱的身体背着陆妍,迈着沉重的步伐,一路走回了宗门,他把陆妍放在床上,仔细清理包扎了伤口,喂她吃各种药,听到呼吸声渐渐平稳,一颗悬着的心才落地


同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担心陆妍,自己不是一直想杀了她吗


他看着血慢慢从绷带中渗出,不禁皱起了眉头,一种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江楚不知道,他感激陆妍,她将被抛弃的自己带回宗门,有恩于自己

江楚恨陆妍,恨她把自己带回来却从来没有爱自己

日日的凌辱早就使仇恨覆盖感激,江楚忍辱负重,为的就是有一天亲手杀了这个疯子

可是现在呢?她好像变了,从前的陆妍巴不得他死,绝不会像这样为他疗伤,即使害怕也要挡在他前面,以前的陆妍对他是厌恶至极,从来不允许他近身,绝不会像这样拉他手还为他挡下攻击…

她真的变了吗?




三穗的柚子.Pray

发发我文里安雷丹秋凯柠真赞的崽子()


话本有发文,改天同步到lofter和半次元


文里有私设,比如瞳色和发色,只要是男男或者女女的孩子,那有几率瞳色和发色会是爸爸\妈妈(颜色)的混合体


不得不说我崽子安舒真可爱()


大概会有后续


有用模板()


小剧场真的超级甜啊啊啊快去看!!

发发我文里安雷丹秋凯柠真赞的崽子()


话本有发文,改天同步到lofter和半次元


文里有私设,比如瞳色和发色,只要是男男或者女女的孩子,那有几率瞳色和发色会是爸爸\妈妈(颜色)的混合体


不得不说我崽子安舒真可爱()


大概会有后续


有用模板()


小剧场真的超级甜啊啊啊快去看!!

南卿表示不理解

  不会起标题……我画的是我自己想的红桃皇后和马赛克,和其他人的不一样或者和其他人的一样的话……请原谅和理解,谢谢。

  不会起标题……我画的是我自己想的红桃皇后和马赛克,和其他人的不一样或者和其他人的一样的话……请原谅和理解,谢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