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创歌词

14328浏览    2018参与
OBH的杂物间

【日砾】后记

高浓度的氧气

对我来说致命

若相遇是为既定

往后远近请以胶片为序

被否认过太多于是拒绝与世界交流

我到底仅是一无是处的饰品

注定被抛弃

不如先上演场哑剧


色彩沉淀于破碎的玻璃

沙砾之中初见寰宇

日光澄澈耀眼盖过了群星

山洪决堤

可否不要只把我当做笑柄

即便力竭声嘶

还是无人倾听


过载的机器停止了运行

一粒尘埃谁会奠祭

岁岁年年辗转交融于呼吸

乱缀四季

我最擅长为片刻失神晕影

谨与这雪花

一同陷入沉寂


出逃的悲喜

用歌声当后记


作词/作曲:OBH

2023.2.4定稿

高浓度的氧气

对我来说致命

若相遇是为既定

往后远近请以胶片为序

被否认过太多于是拒绝与世界交流

我到底仅是一无是处的饰品

注定被抛弃

不如先上演场哑剧


色彩沉淀于破碎的玻璃

沙砾之中初见寰宇

日光澄澈耀眼盖过了群星

山洪决堤

可否不要只把我当做笑柄

即便力竭声嘶

还是无人倾听


过载的机器停止了运行

一粒尘埃谁会奠祭

岁岁年年辗转交融于呼吸

乱缀四季

我最擅长为片刻失神晕影

谨与这雪花

一同陷入沉寂


出逃的悲喜

用歌声当后记


作词/作曲:OBH

2023.2.4定稿

颜汐Mushroom

月色忆你[歌词]

风轻轻吹过

“沙沙” 

向日葵舞动着。

  

摇曳的向日葵,

让我忆起了你,

你离去那天,

我才发现,我早已爱上了你。

  

夜半,

我看向日葵,

看明月,

深思于你。

  

月色忆你,

葵花念你,

而我想你,

你却不在。

  

耳边是你的声音,

转过头去,

无人,

漆黑一片。

  

你走之后,

孤独,寂寞,痛苦,

都适用于我。

  

你,成了我一生的遗憾。 

  


那年盛夏,

我种的向日葵都开了,

可却唯独没有你。

  

夜晚,月光秋色,

我躺在床上不为所动,

那时,我脑海和心里都是你。

  

风吹进的家里,...

风轻轻吹过

“沙沙” 

向日葵舞动着。

  

摇曳的向日葵,

让我忆起了你,

你离去那天,

我才发现,我早已爱上了你。

  

夜半,

我看向日葵,

看明月,

深思于你。

  

月色忆你,

葵花念你,

而我想你,

你却不在。

  

耳边是你的声音,

转过头去,

无人,

漆黑一片。

  

你走之后,

孤独,寂寞,痛苦,

都适用于我。

  

你,成了我一生的遗憾。 

  


那年盛夏,

我种的向日葵都开了,

可却唯独没有你。

  

夜晚,月光秋色,

我躺在床上不为所动,

那时,我脑海和心里都是你。

  

风吹进的家里,

吹开了窗户,

我喊着你的名字,

屋里却一片寂静。

  

我没入寂静,

突然想起,

你早已离去。     

Frank Sia❗🚋

远方

阳光

理想

还有一块糖

失落

悲伤

在一起埋葬

海鸥

远方

还有一张床


泥泞

水清

举世皆浊我独清

酒醉

梦醒

众人皆醉我独醒

醍醐

灌顶

何时才可以茅塞顿开


人生

音乐

高潮迭起

何处是归途

朦胧的路


期待的

远方

日光

失落的我

仍怀理想

向着朝阳


阳光

理想

还有一块糖

失落

悲伤

在一起埋葬

海鸥

远方

还有一张床


泥泞

水清

举世皆浊我独清

酒醉

梦醒

众人皆醉我独醒

醍醐

灌顶

何时才可以茅塞顿开


人生

音乐

高潮迭起

何处是归途

朦胧的路


期待的

远方

日光

失落的我

仍怀理想

向着朝阳



OBH的杂物间

【烈九】清醒梦【Dream】

已经风化的书页

还在讲着笨拙的梦

纸张泛起浪花把故事推往刻薄

宿醉的萤火随风而散飘入海沟


这样的瞳孔

如何去辩别境像的真实与否

只能依赖于黑洞

会留些缝供暗涌浮动

无法复刻的段落

用相机雕琢


经历了相似的情节后走向不同的宇宙

从深海抽离的

气压破碎耳膜

缺氧感窒息了旭日的红

乱码的参数重新开始铭刻

压抑数载的赤忱贪婪地吞咽执着

分食了焦虑和沉默

流淌过最纯粹的涟波


未能拥有的原则

谨让它降解在深空

和那些星云相聚拢合然后分流

浸入你内心最深处的渴望源头

晶莹的澄澈

起舞在未被开发的地下河

尖锐的隐喻的火

蛛丝般藏匿起雪的稠

夸张故......

已经风化的书页

还在讲着笨拙的梦

纸张泛起浪花把故事推往刻薄

宿醉的萤火随风而散飘入海沟


这样的瞳孔

如何去辩别境像的真实与否

只能依赖于黑洞

会留些缝供暗涌浮动

无法复刻的段落

用相机雕琢


经历了相似的情节后走向不同的宇宙

从深海抽离的

气压破碎耳膜

缺氧感窒息了旭日的红

乱码的参数重新开始铭刻

压抑数载的赤忱贪婪地吞咽执着

分食了焦虑和沉默

流淌过最纯粹的涟波


未能拥有的原则

谨让它降解在深空

和那些星云相聚拢合然后分流

浸入你内心最深处的渴望源头

晶莹的澄澈

起舞在未被开发的地下河

尖锐的隐喻的火

蛛丝般藏匿起雪的稠

夸张故作的卖弄

好笑又嘲讽


无尽且无穷

舒缓的夏风传唱成歌

听地球低吟了一首又一首

水纹式的脉搏

是大脑馈赠给我的封笔之作

莫比乌斯环一样的曲折

正反都是同样的结果


经历了相似的情节后走向不同的宇宙

过了那么久

还是不能劝导自己不畏缩

请于存在或生中作出选择

别逃避别反驳

一定要坚定不移地再向前走

摒弃潜意识的条件反射

直到确信找寻到出口


终于可以再面对了

一直以来都在困扰我的清醒梦


认证残缺的眸

可以适时放空

但不能混淆远征与自由

看清世界最真实的颜色

若你笃定就再朝她展示最终的人格,

崩溃后瓦解的寄托


作词:OBH

太忙啦……这首就只有词,没有曲了


OBH的杂物间

【九烈】错峰蔓延【Dream】

用幻象堆砌一座塔

去触及那颗星星吧

史诗不可附于昙花

附于残渣

静默的白融化

覆盖住矫情造成的坑洼

路途仍然渺茫

赠送给他最模糊的回答


螺旋绞架上浇灌枫糖

赏赐给水镜一树残花

推敲出痴傻推敲出虚妄

无穷与恒等的界点不过消耗了一刹


湿柏油路上铺张甜霜

祭献给过往一盏陈茶

叩击以苦涩叩击以消怆

无限与热寂的界点不过相差了一刹


未愈合的缝彻底腐化

崩裂了一则则冷笑话

放弃吧

你澄清不了那些闲谈和咒骂

在这个泥潭里愈陷愈深最好永远不要再做挣扎


漩涡以超出认知能力的绮丽咀嚼掉月光

转而生咽我不愿认可的真相

枯枝旁逸出近似于畸形的芽


转轮......

用幻象堆砌一座塔

去触及那颗星星吧

史诗不可附于昙花

附于残渣

静默的白融化

覆盖住矫情造成的坑洼

路途仍然渺茫

赠送给他最模糊的回答


螺旋绞架上浇灌枫糖

赏赐给水镜一树残花

推敲出痴傻推敲出虚妄

无穷与恒等的界点不过消耗了一刹


湿柏油路上铺张甜霜

祭献给过往一盏陈茶

叩击以苦涩叩击以消怆

无限与热寂的界点不过相差了一刹


未愈合的缝彻底腐化

崩裂了一则则冷笑话

放弃吧

你澄清不了那些闲谈和咒骂

在这个泥潭里愈陷愈深最好永远不要再做挣扎


漩涡以超出认知能力的绮丽咀嚼掉月光

转而生咽我不愿认可的真相

枯枝旁逸出近似于畸形的芽


转轮以超出思想维度的进程把祂具象化

剥离了实在掺杂以无数个谎

也许初始点的选择就出了岔


无法渴求那便逝去

添油加醋画个结局

他的末句应有悲伤

应有碰撞

浓稠的黑落下

处死了记忆定格的一霎

观感恍惚落差

赠送给他最简短的回答


透过视网膜我能看出些什么不同吗

与绸缎相对的是见不得天日的虚假


不存在假设只早混淆了昼夜与前方

与理智相对的是浓薄荷叶味的轻纱

见不得台场

仅只字张狂


肢解然后再组装

透析完每处患病的支架

搁置了潦草几笔的写下

异状的憧憬渗透进嘶哑


作词:OBH


OBH的杂物间

【日砾】谁祭奠我

暖风把树叶再吹落一片

违背定理的光线错开峰蔓延

岁岁年年被谱写成了诗歌一篇一篇

残纸或碎屑无法解析出的潋滟

现今看来是不切实际的遐想吧

或许连鼻尖冰凉也是错觉


直视着不应仰望的雪花

我会被谁融化,又该为谁留下

即便是对世界情至深处也无法回答

何苦弄虚作假,构设宴会的盛大

眼底留存的繁华,在裸露中氧化

待我死去会有人祭奠我吗


镜中物被刻画的太浮华

刀口与食指互染云霞

久抑的迫感替代喧哗

深知生的既定宿命是冷却

而无人会祭奠我啊


作词/作曲:OBH

2022.12.24定稿

暖风把树叶再吹落一片

违背定理的光线错开峰蔓延

岁岁年年被谱写成了诗歌一篇一篇

残纸或碎屑无法解析出的潋滟

现今看来是不切实际的遐想吧

或许连鼻尖冰凉也是错觉


直视着不应仰望的雪花

我会被谁融化,又该为谁留下

即便是对世界情至深处也无法回答

何苦弄虚作假,构设宴会的盛大

眼底留存的繁华,在裸露中氧化

待我死去会有人祭奠我吗


镜中物被刻画的太浮华

刀口与食指互染云霞

久抑的迫感替代喧哗

深知生的既定宿命是冷却

而无人会祭奠我啊


作词/作曲:OBH

2022.12.24定稿

OBH的杂物间

【日砾】山洪

石灰滋养了他的唾液

谁擅自出演主角

剥落了的腐烂了的

涛天席卷

扼住了我偷走的一切,一切

正如我预知过的情节

他的她的都是天衣无缝的谎言


笔端游离出一篇篇

不像假话的书卷

最初的弦已然冷却

怎样的选择才算得上正确

曾脑补过无数可能存在的画面

曾倾尽过无数去追逐他的眉眼

到头来他甚至不会予我正脸


芦苇荡拼贴一轮明月

谁擅自许诺誓言

渗透了的溃败了的

水流裹挟

吞噬掉了我憧憬的一切,一切

正如我早清楚的终结

它的祂的都是无关晴雨的空缺


停止,退出还是继续饰绎小丑的拙劣

成为他人生中最丑陋的污点?

他让我许愿明天

他让我许愿永远

可从未告......

石灰滋养了他的唾液

谁擅自出演主角

剥落了的腐烂了的

涛天席卷

扼住了我偷走的一切,一切

正如我预知过的情节

他的她的都是天衣无缝的谎言


笔端游离出一篇篇

不像假话的书卷

最初的弦已然冷却

怎样的选择才算得上正确

曾脑补过无数可能存在的画面

曾倾尽过无数去追逐他的眉眼

到头来他甚至不会予我正脸


芦苇荡拼贴一轮明月

谁擅自许诺誓言

渗透了的溃败了的

水流裹挟

吞噬掉了我憧憬的一切,一切

正如我早清楚的终结

它的祂的都是无关晴雨的空缺


停止,退出还是继续饰绎小丑的拙劣

成为他人生中最丑陋的污点?

他让我许愿明天

他让我许愿永远

可从未告诉我需交付多少心血

神经末梢被麻痹摧残

可笑的真谛似又重现


天空无法拒绝海的热烈

谁擅自编织空茧

混淆了的乏味了的

铺张撕裂

杀死了我拥向的一切一切

正如我重申过的世界

趿的踏的都是不可理喻的支解


【为什么呢?

先给予我希望的难道不是你吗?】


始终歌颂着某份情感的我啊

又在以何种速度被融化


错愕了交接的胶卷

恍惚了妥协的叶片

一页一页被翻到封面

失语表决

只怔怔站在原点

无法交流

山洪漫过了陵丘

润泽眼球

淹没了我憎恶的一切,一切


作词:OBH

2022.12.31定稿

OBH的杂物间

【日砾】饰品

他踏破维度的隔阂在峰顶屹立

俯瞰身后芸芸灯影

柔和的表情被烘托出更深层次的意境

他的视野中可有我的一席

我如是幻想着 盼有朝一日可以触及

光跨越万千光年洒落树叶间隙

衬得他眉秀目也清

惺忪的身形掠过篇篇如梦似幻的阴影

怎样才能够成为他的唯一

终日的歌颂吗 还是不知廉耻的靠近


请让我永远活在这个绯色的谣言里吧

眼中始终倒映着你

而我也不会被唾弃


派不上用场的装饰品

注定要被抛弃

于是众人推搡着我落入一面空虚

嘶声咆哮却得不到合乎逻辑的回应

阵阵不间断的嬉闹渗透了我的记忆

而这其中亦有你的痕迹


这片迷雾散去后我会目睹到不......


他踏破维度的隔阂在峰顶屹立

俯瞰身后芸芸灯影

柔和的表情被烘托出更深层次的意境

他的视野中可有我的一席

我如是幻想着 盼有朝一日可以触及

光跨越万千光年洒落树叶间隙

衬得他眉秀目也清

惺忪的身形掠过篇篇如梦似幻的阴影

怎样才能够成为他的唯一

终日的歌颂吗 还是不知廉耻的靠近


请让我永远活在这个绯色的谣言里吧

眼中始终倒映着你

而我也不会被唾弃



派不上用场的装饰品

注定要被抛弃

于是众人推搡着我落入一面空虚

嘶声咆哮却得不到合乎逻辑的回应

阵阵不间断的嬉闹渗透了我的记忆

而这其中亦有你的痕迹


这片迷雾散去后我会目睹到不属于这个世界观的华丽吗

拼尽全力去逃离

也无法满足【合格】的释义


〖(文案)这样吗

原来连你也厌烦我啊

但是

没有关系的

我会一直等下去

一直,一直〗


被浓海水侵蚀的我会目睹到不受驱于我分辨率的奇迹吗

拼尽全力去追寻

也无法看清他一丝一隅


不堪入耳的大论铺天盖地

锢住了我的肢体

我的呼吸

所以一切的萌芽

都只是我的愿景

不存在实现的可能性


陈旧的祠堂已然覆上层层尘翳

我会带着这些谬论沉睡吗

同这一片雪花

陷入无边的沉寂

然后等候下一个千载再被谁人提及

直到潮涌回归平静

直到你也把我忘记


作词:OBH

2022.12.07定稿

OBH的杂物间

【日砾】序章胶片

分离出我心脏的五分之三

整合给春做信笺

在笔袋的夹缝插一页舞台剧的排练

不爱听古典

也没买过唱片

懒散的夏天

滑落指尖

浮躁的空缺

填充以誓约

总是错失最适合的主角

像是先走完一半昨天

随即再完成另一半遥远

庸碌无为的导言

没有溯回的空间


录制过的迷幻风格的秋夜

轴辗回到了原点

在放映机前竖一只枯叶片做铺垫

不喜欢影院

也没买过票券

惰性的冬天

安然沉眠

湿润的引线

搭配以光圈

总是忽略最重要的关键

像是先抓住答题要诀

随即再松手丢弃掉一切

层叠堆砌的试卷

没有退订的空间


总是遗漏最开始的景愿

像是先许诺色彩的隐现

随即再......


分离出我心脏的五分之三

整合给春做信笺

在笔袋的夹缝插一页舞台剧的排练

不爱听古典

也没买过唱片

懒散的夏天

滑落指尖

浮躁的空缺

填充以誓约

总是错失最适合的主角

像是先走完一半昨天

随即再完成另一半遥远

庸碌无为的导言

没有溯回的空间


录制过的迷幻风格的秋夜

轴辗回到了原点

在放映机前竖一只枯叶片做铺垫

不喜欢影院

也没买过票券

惰性的冬天

安然沉眠

湿润的引线

搭配以光圈

总是忽略最重要的关键

像是先抓住答题要诀

随即再松手丢弃掉一切

层叠堆砌的试卷

没有退订的空间


总是遗漏最开始的景愿

像是先许诺色彩的隐现

随即再倒转模糊了界限

逐步失真的诗篇

与他眉宇中渐显


作词:OBH

2022.12.30定稿

OBH的杂物间

【语文作业/作词存档】昆明的雨

原曲:《成都》

填词:OBH

2022.12.15定稿(三节课的摸鱼成果)


拨弄琴弦的悸动,光影调和浑浊

论述相遇与割舍,辗转时间轻悠

搅对恬噪的春冬,或抵世界尽头

白雾叠加出斑驳,寂静还是曲折

交互错愕的涟波,积雨云波涛汹涌

将至的潮涌响动,是乐章的前奏

玻璃凝缩照射出繁荣,似有尘埃褪色

恰逢,昆明的秋,雨未落

刺眼的路灯被衬托成朦胧,喔……

喧嚣的车水马龙也如彩灯般扑朔

踏水花渲染的淡墨,迎接扑面来的北风

构设半个世纪赞颂,再吟一首古老诗歌


夜与昼何曾广阔,星辰亦何曾忧柔

尤其垂暮的晦涩,荡漾着的花火

玻璃凝缩照射......

【语文作业/作词存档】昆明的雨

原曲:《成都》

填词:OBH

2022.12.15定稿(三节课的摸鱼成果)


拨弄琴弦的悸动,光影调和浑浊

论述相遇与割舍,辗转时间轻悠

搅对恬噪的春冬,或抵世界尽头

白雾叠加出斑驳,寂静还是曲折

交互错愕的涟波,积雨云波涛汹涌

将至的潮涌响动,是乐章的前奏

玻璃凝缩照射出繁荣,似有尘埃褪色

恰逢,昆明的秋,雨未落

刺眼的路灯被衬托成朦胧,喔……

喧嚣的车水马龙也如彩灯般扑朔

踏水花渲染的淡墨,迎接扑面来的北风

构设半个世纪赞颂,再吟一首古老诗歌


夜与昼何曾广阔,星辰亦何曾忧柔

尤其垂暮的晦涩,荡漾着的花火

玻璃凝缩照射出繁荣,似有酒盏褪色

双手,兜兜转转,犹豫着

为降下的雨幕悬滞在半空,喔……

而下一刻又将会坠入谁人的眼眸

水面熟悉的波澜中,影映出哪位的瞳孔

湮灭发梢的水晶球,等候这场幻想破没

我于厚重间雕琢他的轮廓,喔……

久别重逢的话剧完结了仍然诉说

它在蜿蜒的长河中不腐朽,喔……

重塑身心的浸透模糊了也不干涸

水面熟悉的波澜中,影映出了祂的瞳孔

构设半个世纪赞颂,再吟一首古老诗歌


后记:其实写的比较用心啦……

语文老师的评价是:希望能更押韵

我:?

只想弹吉他
讲个好玩的,这段歌词其实是铭老...

讲个好玩的,这段歌词其实是铭老师四年之前留的一个不限时的作业来着👉👈(虽然我现在已经不在异想世界了

不限时=四年不交作业

咳咳咳总之突然有灵感了就码出来了

是根据小时候玩乐队的一小段回忆啦,歌词纯原创,把这个放出来的原因其实是好久没有更新了良心有点过意不去(什)

毕竟寒假过一大半还有几天该开学了一都没更

一方面也是实在想不好歌名了家人们帮帮忙给给灵感👉👈

@某瓶子 @阿涵🎸 艾特你俩是想说一下姐要更新了都别鸽了!(叉腰)(被打死)

讲个好玩的,这段歌词其实是铭老师四年之前留的一个不限时的作业来着👉👈(虽然我现在已经不在异想世界了

不限时=四年不交作业

咳咳咳总之突然有灵感了就码出来了

是根据小时候玩乐队的一小段回忆啦,歌词纯原创,把这个放出来的原因其实是好久没有更新了良心有点过意不去(什)

毕竟寒假过一大半还有几天该开学了一都没更

一方面也是实在想不好歌名了家人们帮帮忙给给灵感👉👈

@某瓶子 @阿涵🎸 艾特你俩是想说一下姐要更新了都别鸽了!(叉腰)(被打死)

赵不然Nono-Z

习惯寂寞(原创歌词)

词:赵不然@Nono-Z


踩碎了一片落叶

算不算心碎时刻

回忆的风总是带些苦涩

给你最热烈的爱意值不值得


你说的话太深刻

我还傻傻坚信着

你的出现对我太过独特

我甘愿掉入这一段曲曲折折


你教我学会习惯了寂寞

转身离开给我留下窘迫

你说要如何我全都照做

却还是堆积了太多冷漠


你教我学会习惯了寂寞

不是我的选择只剩沉默

再提起你时只能靠听说

我若无其事给回忆上锁

2022.12.22


出品:赵不然工作室Nono-Z

欢迎合作,接作词改词

词:赵不然@Nono-Z


踩碎了一片落叶

算不算心碎时刻

回忆的风总是带些苦涩

给你最热烈的爱意值不值得


你说的话太深刻

我还傻傻坚信着

你的出现对我太过独特

我甘愿掉入这一段曲曲折折


你教我学会习惯了寂寞

转身离开给我留下窘迫

你说要如何我全都照做

却还是堆积了太多冷漠


你教我学会习惯了寂寞

不是我的选择只剩沉默

再提起你时只能靠听说

我若无其事给回忆上锁

2022.12.22


出品:赵不然工作室Nono-Z

欢迎合作,接作词改词

赵不然Nono-Z

男人泪(原创歌词)

词:BBY@Nono-Z

摇下玄窗 风吹走我的悲伤

午夜电台 播放孤单和寂寞

咽下一杯 无从倾诉的酸楚

熄灭指尖 被你撩动的心火


给你所有你想要的自由

当年似水回眸我不奢求

就让我独酌爱情的苦酒

不再渴望你的回头


这是欺骗 还是我太过纵容

说来好笑 你怪我关心不够

你看不见 我在外奔波多久

你也不是 港湾能让我停留


就让我给你想要的自由

我不再留恋你唇间温柔

男人的泪水是最烈的酒

醉过之后就此放手


出品:赵不然工作室Nono-Z

欢迎合作,接作词改词

词:BBY@Nono-Z

摇下玄窗 风吹走我的悲伤

午夜电台 播放孤单和寂寞

咽下一杯 无从倾诉的酸楚

熄灭指尖 被你撩动的心火


给你所有你想要的自由

当年似水回眸我不奢求

就让我独酌爱情的苦酒

不再渴望你的回头


这是欺骗 还是我太过纵容

说来好笑 你怪我关心不够

你看不见 我在外奔波多久

你也不是 港湾能让我停留


就让我给你想要的自由

我不再留恋你唇间温柔

男人的泪水是最烈的酒

醉过之后就此放手


出品:赵不然工作室Nono-Z

欢迎合作,接作词改词

一瓶仓鼠

深海里(电影《深海》有关 原创歌词)

这电影后遗症太强了,直到现在都不能在谈论它时保持平静´_>`

课间十分钟激情摸鱼之作,给自己的解脱

技术力极低,大家就看个乐呵


深海里

深海里,珊瑚与游鱼相偎依

沉睡在,亘古不变的梦境里

某刹那,她裹银河坠入打破这静逸

海天际,星与浪相撞泛涟漪

虚或实,惊醒的巨鲸腾越起

下一瞬,她携缤纷登船身侧绕锦鲤

追索着希望的讯息,扰乱了海兽的宴席

满心欢喜,也许从未被抛弃

幻觉里,才能拥抱一起

清醒后,还是只有自己

引来灾难,又跌撞着平息

信仰着虚无的约定,努力了一日又一日

向愿景一步步靠近,执念总能创造奇迹

微笑只为自己的心情,没有必要需要谁满意...

这电影后遗症太强了,直到现在都不能在谈论它时保持平静´_>`

课间十分钟激情摸鱼之作,给自己的解脱

技术力极低,大家就看个乐呵


深海里

深海里,珊瑚与游鱼相偎依

沉睡在,亘古不变的梦境里

某刹那,她裹银河坠入打破这静逸

海天际,星与浪相撞泛涟漪

虚或实,惊醒的巨鲸腾越起

下一瞬,她携缤纷登船身侧绕锦鲤

追索着希望的讯息,扰乱了海兽的宴席

满心欢喜,也许从未被抛弃

幻觉里,才能拥抱一起

清醒后,还是只有自己

引来灾难,又跌撞着平息

信仰着虚无的约定,努力了一日又一日

向愿景一步步靠近,执念总能创造奇迹

微笑只为自己的心情,没有必要需要谁满意

然而船总要靠岸,梦总要清醒接受别离

别害怕啊,别悲寂啊

总会有人温柔拥抱你

再启航找海洋的故里

他的家就在那深海里


绘本里,海精灵传说的故事

深海眼,像撞入一场梦境里

未察觉,谁提前结束旅途坠入海底

依稀听,何处有呼唤声悲厉

幕布亮,混沌的世界乎停滞

迷茫间,恍然若失一切皆化作沙砾

想象勾勒出的幻景,现实与梦境的交织

画面倒映,重现埋藏的记忆

暴雨倾,生命寻找意义

漂泊着,最后只剩自己

才发现真的从未被放弃

沉沦在虚无的泡影,清醒在残酷的现实

向真实一点点靠近,执念不能创造奇迹

不想离开彩色的梦境,不想面对灰色的人世

然而船总要靠岸,梦总要清醒接受别离

别担心啊,别哭泣啊

总会有人坚定拥抱你

再邀你看初升的朝日

他就沉睡在那深海里


南河,2023第一位意难平

酒肆坛子

【莫比乌斯带】

·关于网暴和人性


我于梦里走来


空气混杂雾霾


媒体总爱宣传感慨


叨叨世界缤纷多彩


雨后的露滚落


叫嚣正义便把人心俘获


脉搏跳动鲜活


缺口被观光赤裸


我匿于角落窥探


伸出双手欲期盼


可那无尽的审判


溺于荒无人烟的涝旱


难辨的谎言


在舆论的发酵里灿烂


他们立于洁白无瑕的圣池


高贵地施行凌迟


他们高呼爱与希望的起誓


于血肉插上旗帜


冠上罪名


放声高吟


简单粗暴的生灵


自诩高明


在豹窥一斑的梦里


自作多情


在潮湿腐朽的沼地


挥...

·关于网暴和人性


我于梦里走来


空气混杂雾霾


媒体总爱宣传感慨


叨叨世界缤纷多彩


雨后的露滚落


叫嚣正义便把人心俘获


脉搏跳动鲜活


缺口被观光赤裸


我匿于角落窥探


伸出双手欲期盼


可那无尽的审判


溺于荒无人烟的涝旱



难辨的谎言


在舆论的发酵里灿烂



他们立于洁白无瑕的圣池


高贵地施行凌迟


他们高呼爱与希望的起誓


于血肉插上旗帜


冠上罪名


放声高吟


简单粗暴的生灵


自诩高明


在豹窥一斑的梦里


自作多情


在潮湿腐朽的沼地


挥舞圣经


懦弱的


无望的


呼救早已消音


质疑的


辩驳的


残留必须扼停


披上纯洁的衣带


唾沫居高地埋汰


可人类绝非自然之外


生存总归趋利避害


他们不知善恶黑白


是条莫比乌斯带


玫瑰和荆棘也在夜里相爱


相互转换 亲密依赖


日月的更替从无常态


浩瀚的宇宙包容渺小的诞怪


复杂的


真实的


全貌暗自澎湃


盲从的


害怕的


人们选择跟派


他们数圆周率π


他们对宇宙朝拜


他们的梦想之地端起姿态高洁惊骇


狂妄的“君子”将小人淘汰


我浑浑噩噩 絮絮叨叨


漫无目的也把灵魂熏陶



那无法诠释的缺漏


那小心掩埋的污垢


剧烈颤抖明暗隐晦藏匿于后



那抽象派的故里


升起未知的迷离


我欲遁入梦里 敲开真理


将鬼魅魍魉收服攥在拳里


凝滞于梦里镜里


也谱进诗里画里




--------------------------------------------------------------


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望海涵。


关于题目莫比乌斯带,讲的是善恶黑白没有固定的姿态,他们会互相转化、相互依赖。


“玫瑰和荆棘在夜里相爱”启发于这段话:


“你们看见玫瑰就说美丽,看见蛇就说恶心,你们不知道,这个世界,玫瑰和蛇本是亲密的朋友,到了夜晚,他们互相转化,蛇面颊鲜红,玫瑰鳞片闪闪。你们看见兔子说可爱,看见狮子说可怕。你们不知道,暴风雨之夜,它们是如何流血,如何相爱。”

——三岛由纪夫《萨德侯爵夫人》


眼见不一定为实,更何况世间真真假假,在豹窥一斑的消息面前,更没有任何至高无上的法则能够审判相互依偎的世间百态。


每个人都在抵制着网暴,可有时候我们毫无知觉,在娱乐至死的时候,对那个赤裸暴露在公共唾沫下的人,拿起了屠刀。


谢谢你能够读到这里,很抱歉,因为我曾是一个受害者身边宝贵的依靠。


这首不成熟的rap也希望能得到批评指正。


一只可爱的小僵尸(*/∇\*)

微光·完整版【卡帕】

  嘿嘿(º﹃º )

  歌词写完了

  有会写曲和画画的老师一起做完吗

  我的微信号是:

  wxid_6k7w798001or22

  有兴趣的老师可以加下我微信,记得加的时候写一下备注表明来意。


 ——————————————————————


  谎言被甜腻的糖果包围


  在无人之地诉唱晦涩难懂的歌谣


  由机械所制成的飞鸟


  向往着无法得到的‘天空’


  你我又是否在虚妄的梦境里迷茫


  同去追寻着那细小的微光


  你会像我一样溺沉于深海中吗?


  【无声之歌诉讼


  聆听......

  嘿嘿(º﹃º )

  歌词写完了

  有会写曲和画画的老师一起做完吗

  我的微信号是:

  wxid_6k7w798001or22

  有兴趣的老师可以加下我微信,记得加的时候写一下备注表明来意。


 ——————————————————————


  谎言被甜腻的糖果包围


  在无人之地诉唱晦涩难懂的歌谣


  由机械所制成的飞鸟


  向往着无法得到的‘天空’


  你我又是否在虚妄的梦境里迷茫


  同去追寻着那细小的微光


  你会像我一样溺沉于深海中吗?


  【无声之歌诉讼


  聆听被不信任者的沉默】


  


  梦易碎


  爱难融


  被遗失的梦


  被错过的人


  无法隐匿的情感


  又该何处去藏


  又能如何去追寻


  你我的梦


  你我去追寻的未来


  又该在何方


  


  是谁在隐藏


  是谁在否定


  逃避这份悸动


  歌谣仍在无人之地高唱


  困于笼中的飞鸟


  该如何去追寻自由


  被遗失的情感


  又该如何去捡起


 【 The bird is trapped in a cage


  飞鸟被困于囚笼


  Loss of freedom


  失去自由


  Let's have unrealistic dreams


  任做着不切实际的梦


  Fantasy to fly out of prison


  妄想飞出囚笼   】


  


  谎言被甜腻的糖果包围


  分不清所谓的对与错


  也看不清曾经弱小的自己


  飞鸟仍在向往‘天空’


  正如你我一般


  做着不切实际的梦


  梦易碎


  爱难融


  随时间消逝的梦


  终将化作银粉


  影入尘烟


  


  听着晦涩难懂的歌谣


  沉迷于虚妄的梦境里迷茫


  亦真亦假


  又能如何被分辨


  不曾被期待过的梦


  不曾被渴求过的希望


  在此刻


  随烟花一同消逝


  


  A dream that has never been expected

           不曾被期待的梦


  The past that has not been forgotten

           不曾被遗忘的过去


  You and I will drown in the past

           你我终将沉溺过去


  Sleeping in the lost dream

           沉睡于被遗失的梦


  Everything will eventually turn into dust

           一切终将化作尘埃


  Shadow into dust and smoke

            影入尘烟


  


  这晦涩难懂的歌谣


  你会感受到


  其中隐藏的


  爱吗?

杨景嵘

我的少年

作者 杨景嵘

阳光下随他一叶扁舟

灯火阑珊处负手

难忘锦衣下他挺拔清瘦

轻抬眸遥敬他一杯淡酒

  

他也曾脚踏杀伐闻战马嘶吼

亦曾纵身火海却无片刻停留

而我就在他身后

点一支红烛为他静守

  

可谁见我的少年轻拂衣袖

不沾染一丝尘垢

看他漆黑双眸

仿佛能容纳天上一切星宿

  

他曾为天涯路断而醉里登楼

也曾经纵马长安拥锦衣轻裘

而我就携着他手

做一片烟火为他停留

  

听谁说我的少年不甚风流

尝遍旧词题新愁

听他踱步吟哦

似乎在叹息着人间覆水难收

  

月光中看他不羁白首

眉目似春水微皱

犹记云散处我红烛依旧

浅笑间再敬他一杯...

作者 杨景嵘

阳光下随他一叶扁舟

灯火阑珊处负手

难忘锦衣下他挺拔清瘦

轻抬眸遥敬他一杯淡酒

  

他也曾脚踏杀伐闻战马嘶吼

亦曾纵身火海却无片刻停留

而我就在他身后

点一支红烛为他静守

  

可谁见我的少年轻拂衣袖

不沾染一丝尘垢

看他漆黑双眸

仿佛能容纳天上一切星宿

  

他曾为天涯路断而醉里登楼

也曾经纵马长安拥锦衣轻裘

而我就携着他手

做一片烟火为他停留

  

听谁说我的少年不甚风流

尝遍旧词题新愁

听他踱步吟哦

似乎在叹息着人间覆水难收

  

月光中看他不羁白首

眉目似春水微皱

犹记云散处我红烛依旧

浅笑间再敬他一杯淡酒

温仁

穿破牢笼 向往自由的风

无畏前路重重 有恃无恐


化蝶破蛹 拨散迷雾重重

无悔只为天虹 从一而终


缘起甲板下波涛汹涌

快门后记下你温柔笑容

一双秋水瞳 一瞥一忽悸动

唯你身侧是我渴求最后坟垄


破译密码千万种

身系刀枪剑戟凶


月色朦胧 无人处轻扣掌心

将爱意互诉到夜穷


红白玫瑰交融


琴声彻夜何来听众

局终后独留我孑然茕茕


何人歌颂?


伪装面具下生死从容

唯你替我挡下非议群攻

赌局如人生   信仰心中奉

你似晨曦暖阳释我冰雪消融


我...


穿破牢笼 向往自由的风

无畏前路重重 有恃无恐


化蝶破蛹 拨散迷雾重重

无悔只为天虹 从一而终


缘起甲板下波涛汹涌

快门后记下你温柔笑容

一双秋水瞳 一瞥一忽悸动

唯你身侧是我渴求最后坟垄


破译密码千万种

身系刀枪剑戟凶


月色朦胧 无人处轻扣掌心

将爱意互诉到夜穷


红白玫瑰交融


琴声彻夜何来听众

局终后独留我孑然茕茕


何人歌颂?


伪装面具下生死从容

唯你替我挡下非议群攻

赌局如人生   信仰心中奉

你似晨曦暖阳释我冰雪消融


我们已灵犀相通

眼神碰不言即懂


情深意重 廿五次烟火声声

放肆歌舞后再相拥


回忆浇灌余生


故人处幽兰香正浓

楼空后唯剩我千疮百孔


此情可诵?


原以为海清河晏你与我共

原来是我妄想 此情有始无终


愿你百岁无恙 过往皆成风

蝶起时便是我化你梦中


杯酒祭旧友裘庄又一寒冬

谅谁言不由衷 身陨不得善终


提笔悼念珍重 他年再相逢

代我(你)看来日浩瀚青空


————————♡——————

图源网络,最近陷入裘庄太深了,激情为玉梦写下了一小段歌词,小白文笔,欢迎提出善意的指正❤️


(原本还想了一个名:欲梦玉梦余梦狱梦🐒


一只可爱的小僵尸(*/∇\*)

微光「卡帕歌词」

  我有文艺病,瞎写的一小段歌词等以后有灵感了再写全


  谎言被甜腻的糖果包围


  在无人之地诉唱晦涩难懂的歌谣


  由机械所制成的飞鸟


  向往着无法得到的‘天空’


  你我又是否在虚妄的梦境里迷茫


  同去追寻着那细小的微光


  你会像我一样溺沉于深海中吗?


  【不会】


  

  我有文艺病,瞎写的一小段歌词等以后有灵感了再写全





  谎言被甜腻的糖果包围


  在无人之地诉唱晦涩难懂的歌谣


  由机械所制成的飞鸟


  向往着无法得到的‘天空’


  你我又是否在虚妄的梦境里迷茫


  同去追寻着那细小的微光


  你会像我一样溺沉于深海中吗?


  【不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