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创现代诗

2556浏览    423参与
禾子羽

客单展示|印象诗+起名鉴+组成鉴+死亡鉴

客单展示|印象诗+起名鉴+组成鉴+死亡鉴

布谷 不被 补气

以凌驾夜晚的弧度令荒诞臣服

谬误增生脑后的神经纠缠

眼中渗出的黑与月色相悖

眨过霎息该矗立碑文的梦游

电流的比例从墨潭中逸出

灯与车火在错差中混乱不堪

脊骨真实的疼痛隐匿

谁的手臂给予信息性判断诞生

撕扯自己至于颅腔与器质的跳动

苛责也不失一种选择

以凌驾夜晚的弧度令荒诞臣服

谬误增生脑后的神经纠缠

眼中渗出的黑与月色相悖

眨过霎息该矗立碑文的梦游

电流的比例从墨潭中逸出

灯与车火在错差中混乱不堪

脊骨真实的疼痛隐匿

谁的手臂给予信息性判断诞生

撕扯自己至于颅腔与器质的跳动

苛责也不失一种选择

禾子羽

突然出现一下 

发一波客单 (印象诗和语录

突然出现一下 

发一波客单 (印象诗和语录

Heron

合理违约

歉意懒散地

压在你舌尖底舒展入眠

在潮湿的唾液中 分解成失约的前兆

你暧昧不清的问题 缓慢地

从舌根后方的虚无中推搡而出

掺和着谎言的密度成泡

脱口突然碎成

你笑说:

儿童般的戏言

歉意懒散地

压在你舌尖底舒展入眠

在潮湿的唾液中 分解成失约的前兆

你暧昧不清的问题 缓慢地

从舌根后方的虚无中推搡而出

掺和着谎言的密度成泡

脱口突然碎成

你笑说:

儿童般的戏言

布谷 不被 补气

幻想悲剧命运交叉着我的声音

玻璃栅栏反射弧光,邂逅桥面崩解的失落

蕴含诸多规则的硬币被向上抛弃

因为记忆几乎能看到一切冷却前的幕布

急迫于薄冰上勾搭风声,来自不能缅怀的以后

近似世界投射给人的生硬时光

谁由那些时光组成,人格或者期许的价值

将献身去倾诉

温暖盖过头顶,记忆的粗糙边角渐渐蜷缩

若是没看过日出就急着出发

就当作困顿也占领人间,嘈杂还悦耳惊悚

为淡忘做起祭奠,说连桌角都可以被谴责

也许结尾不能用笔写得下

瞒着所有剧情悄悄生存在家里

幻想悲剧命运交叉着我的声音

玻璃栅栏反射弧光,邂逅桥面崩解的失落

蕴含诸多规则的硬币被向上抛弃

因为记忆几乎能看到一切冷却前的幕布

急迫于薄冰上勾搭风声,来自不能缅怀的以后

近似世界投射给人的生硬时光

谁由那些时光组成,人格或者期许的价值

将献身去倾诉

温暖盖过头顶,记忆的粗糙边角渐渐蜷缩

若是没看过日出就急着出发

就当作困顿也占领人间,嘈杂还悦耳惊悚

为淡忘做起祭奠,说连桌角都可以被谴责

也许结尾不能用笔写得下

瞒着所有剧情悄悄生存在家里

布谷 不被 补气

云的厚重感,随着光线愈发灼热

上半个雨天清澈放声

嫉妒幻想,空荡整块谵妄

在诸多渐远的棋格下,向路边某棵许诺

我将忤逆我的呼吸捏造成管械

树的血丝扎根于眼底,寄生着神话递质的鸣叫

认知生存,早就断息却介入注射着


......


【被打断的不想写完】

云的厚重感,随着光线愈发灼热

上半个雨天清澈放声

嫉妒幻想,空荡整块谵妄

在诸多渐远的棋格下,向路边某棵许诺

我将忤逆我的呼吸捏造成管械

树的血丝扎根于眼底,寄生着神话递质的鸣叫

认知生存,早就断息却介入注射着


......


【被打断的不想写完】

Paramo

最后一间旅馆

黄昏时分

当钟声和颂歌在风中响起

当霞光刺向黑色的海面

我都会目睹一场循环往复的野火

撕裂荒原上弥漫的雨雾,践踏时间

从特洛伊战场 烧到

全世界最后一间旅馆

火舌就将舔舐门扉之时

我便睁开眼睛

飞向阿喀琉斯的毒箭原路折返


野火

野火它无法言语

因那些暴力的信仰暴力地献祭自我

暴力地燃烧了,

暴力地注定了熄灭


野火把毁灭的力量交给你

——无处不在的爱人

它知道你在夜晚从不沉默


于是你从雨雾弥漫的荒原朝我走来

你用拳头砸门 狂躁地发问:

——为什么相信永恒?

——为什么让旅馆成为唯一?...

黄昏时分

当钟声和颂歌在风中响起

当霞光刺向黑色的海面

我都会目睹一场循环往复的野火

撕裂荒原上弥漫的雨雾,践踏时间

从特洛伊战场 烧到

全世界最后一间旅馆

火舌就将舔舐门扉之时

我便睁开眼睛

飞向阿喀琉斯的毒箭原路折返

 

野火

野火它无法言语

因那些暴力的信仰暴力地献祭自我

暴力地燃烧了,

暴力地注定了熄灭

 

野火把毁灭的力量交给你

——无处不在的爱人

它知道你在夜晚从不沉默

 

于是你从雨雾弥漫的荒原朝我走来

你用拳头砸门 狂躁地发问:

——为什么相信永恒?

——为什么让旅馆成为唯一?

——为什么笃定这世上终有一样东西不会消逝?

——你窝藏虚假罪恶的真理,胆大包天!

我没有藏匿 也没有欺骗

你的痛恨砸不开门 也得不到答案

 

我在火中看到灰烬的谗言:

每当拂晓降临时,荒原就要自缢而死

它最后的呼吸 像风般抚摸了你的头发

——接着把你溶解

故去的身体重新生出密林

在昼夜中迷路的旅者跪倒在地

故去的你读懂了他恸哭的眼泪:

“理由”就是全世界最后一间旅馆,

“我”是野火

木琛

点绛唇

白中朱红,

宝相还

三千世界如一物

佛相落,众生杀


2021.11.5


白中朱红,

宝相还

三千世界如一物

佛相落,众生杀





2021.11.5

木琛

末日

金鱼在叫

blue,blued

天快亮了,世界褪色

电视机打开

white,whited


金鱼在叫

blue,blued

天快亮了,世界褪色

电视机打开

white,whited

木琛

街上来往人与车

那声倾斜,也不紧要

重寻回目光

仍独自穿梭跌宕


曾经不想写

写太多 没必要

无所谓再说

说得再多 也亦无完结

任心绪似片片 翩翩游荡

载着闹市霓虹灯

雨点湿身 开去下道街


曾认为开心

无奈似圈,绕也绕不完

她手中的烟

一圈圈缠上一年


离了暴雨天

未想屋檐下亦被雨淋

看淡几多生与死

人到情痴处便生恨怨

夜雨花落

遍地知春秋

记得无谓的勇

也在时间尽头


穿过街上人与车

背影离去

也为秋色填了

偏偏寂寥


5.2 1:47am



街上来往人与车

那声倾斜,也不紧要

重寻回目光

仍独自穿梭跌宕


曾经不想写

写太多 没必要

无所谓再说

说得再多 也亦无完结

任心绪似片片 翩翩游荡

载着闹市霓虹灯

雨点湿身 开去下道街


曾认为开心

无奈似圈,绕也绕不完

她手中的烟

一圈圈缠上一年


离了暴雨天

未想屋檐下亦被雨淋

看淡几多生与死

人到情痴处便生恨怨

夜雨花落

遍地知春秋

记得无谓的勇

也在时间尽头


穿过街上人与车

背影离去

也为秋色填了

偏偏寂寥



5.2 1:47am





布谷 不被 补气

今天把阴霾扩散到北风的更那边

飞行低空的一大群灰黑色鸽撞进怀中

似乎混杂着鸦羽,渴望占有我的视线

只停留于从星空坠落到海面的臆想

你说,我的罪则究竟诞生于什么地方

或许翅膀根部的蔓延仅在希望的居所中徘徊

可是无法拥有唯一的世界上半部

千真万确,谬误就是似乎卑微的过分实质

进入黄昏的前一秒钟,甘心放任嫉妒肆意生长

如果回忆可被捏造,囚笼的铁锥会贯穿颅腔

连生命都无法幸免的无端灾难就是这种

不是自己主导的加害与妄想,不计其数的碎语

今天确实足够值得一个人去仔细呼吸

深入喉咙的管道似乎有些深,于是才做出抽离

抛弃或者离去能够割开三尖瓣膜

但最大报复也不能阻滞谁的一分一毫...

今天把阴霾扩散到北风的更那边

飞行低空的一大群灰黑色鸽撞进怀中

似乎混杂着鸦羽,渴望占有我的视线

只停留于从星空坠落到海面的臆想

你说,我的罪则究竟诞生于什么地方

或许翅膀根部的蔓延仅在希望的居所中徘徊

可是无法拥有唯一的世界上半部

千真万确,谬误就是似乎卑微的过分实质

进入黄昏的前一秒钟,甘心放任嫉妒肆意生长

如果回忆可被捏造,囚笼的铁锥会贯穿颅腔

连生命都无法幸免的无端灾难就是这种

不是自己主导的加害与妄想,不计其数的碎语

今天确实足够值得一个人去仔细呼吸

深入喉咙的管道似乎有些深,于是才做出抽离

抛弃或者离去能够割开三尖瓣膜

但最大报复也不能阻滞谁的一分一毫

毕竟希望活在别人世界上方的人只是我

水潭边,倒悬溺死的众多星尘

映射不出镜面,似乎怜悯假象都是虚构

于是将自己放在模糊尽头那扇掩盖的门后

谋求彼此不需要等待倾斜的善终




V某是要改变tag的积极中厨(最近搞视频,弧)

+6000字小说 ,21年的;图10是20年的;其余22年。前两张是翻译,后面是原创|ω・)

抽签参与活动的屑

可是这个活动看起来真的能涨粉诶(爬、爬)

【只是之前发布内容的一个集合,fo不必打开看】

+6000字小说 ,21年的;图10是20年的;其余22年。前两张是翻译,后面是原创|ω・)

抽签参与活动的屑

可是这个活动看起来真的能涨粉诶(爬、爬)

【只是之前发布内容的一个集合,fo不必打开看】

毓岁

不会呼吸的世界

奄奄一息

世界摇摇欲坠

钢铁洪流 

水泥包裹着

我是城市的标本

一切与我都是生命

失眠 焦虑 嫉妒

腐蚀 剥离 熔炉

世界的归路


奄奄一息

世界摇摇欲坠

钢铁洪流 

水泥包裹着

我是城市的标本

一切与我都是生命

失眠 焦虑 嫉妒

腐蚀 剥离 熔炉

世界的归路



可无憾月
“游戏化”的一生 —语文试卷再...

“游戏化”的一生


—语文试卷再利用计划

“游戏化”的一生


—语文试卷再利用计划

禾子羽
客单展示|玉藻前印象诗 就让业...

客单展示|玉藻前印象诗

就让业火烧尽荒野

烧尽我再也涤不净的罪孽。

客单展示|玉藻前印象诗

就让业火烧尽荒野

烧尽我再也涤不净的罪孽。

Paramo

我嫉妒他的身影

穿越一望无际的薄暮,

我从空中取下一只小船

渡过无梦之地与天国的界河,

我看见骑马的西皮翁,

飞驰在青蓝色的对岸


他漂亮而模糊的身影远去,使我嫉妒

嫉妒逼我朝他歇斯底里地大喊:

你是否知道睡眠熄灭了?

晨光熄灭了?

初生的麦苗也熄灭了?

你是否知道你已穿过了康斯坦斯湖,

到了都灵!


无人回应。

我只听见马在嘶鸣

——沉默是我们所有人的结局


但我无法忍受沉默

于是我狂吼:

为什么它没有尽头!

为什么它那么脆弱!

为什么它终将消亡!

为什么它扯光我的头发,

拔掉我的指甲,

生啖了我的血肉,

我却毫不还...


穿越一望无际的薄暮,

我从空中取下一只小船

渡过无梦之地与天国的界河,

我看见骑马的西皮翁,

飞驰在青蓝色的对岸

 

他漂亮而模糊的身影远去,使我嫉妒

嫉妒逼我朝他歇斯底里地大喊:

你是否知道睡眠熄灭了?

晨光熄灭了?

初生的麦苗也熄灭了?

你是否知道你已穿过了康斯坦斯湖,

到了都灵!

 

无人回应。

我只听见马在嘶鸣

——沉默是我们所有人的结局

 

但我无法忍受沉默

于是我狂吼:

为什么它没有尽头!

为什么它那么脆弱!

为什么它终将消亡!

为什么它扯光我的头发,

拔掉我的指甲,

生啖了我的血肉,

我却毫不还手?

 

惊恐而残缺的船,漂在河中央

我感到大地在颤抖;暴雨精神错乱

倒着从地面飞上天,像子弹

妈妈却用手掌盖住我的额头:

睡一觉吧,孩子,

旅途总有它的起点和终点,

你的梦会熄灭,你会醒来……

 

妈妈,

也许明天六点,晨雾散去后

我将获得新生,

但我又该如何哄骗自己在今夜沉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