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创现代诗歌

28.2万浏览    740参与
Paramo

最后一间旅馆

子夜 

当钟声和颂歌在风中响起

当月光刺向黑色的海面

我都会目睹一场循环往复的野火

撕裂荒原上弥漫的雨雾,践踏时间

从特洛伊战场 烧到

全世界最后一间旅馆

火舌就将舔舐门扉之时

我便睁开眼睛

飞向阿喀琉斯的毒箭原路折返


野火

野火它无法言语

因那些暴力的信仰暴力地献祭自我

暴力地燃烧了,

暴力地注定了熄灭


野火把毁灭的力量交给你

——无处不在的爱人

它知道你在夜晚从不沉默


于是你从雨雾弥漫的荒原朝我走来

你用拳头砸门 狂躁地发问:

——为什么相信永恒?

——为什么让旅馆成为唯...

子夜 

当钟声和颂歌在风中响起

当月光刺向黑色的海面

我都会目睹一场循环往复的野火

撕裂荒原上弥漫的雨雾,践踏时间

从特洛伊战场 烧到

全世界最后一间旅馆

火舌就将舔舐门扉之时

我便睁开眼睛

飞向阿喀琉斯的毒箭原路折返

 

野火

野火它无法言语

因那些暴力的信仰暴力地献祭自我

暴力地燃烧了,

暴力地注定了熄灭

 

野火把毁灭的力量交给你

——无处不在的爱人

它知道你在夜晚从不沉默

 

于是你从雨雾弥漫的荒原朝我走来

你用拳头砸门 狂躁地发问:

——为什么相信永恒?

——为什么让旅馆成为唯一?

——为什么笃定这世上终有一样东西不会消逝?

——你窝藏虚假罪恶的真理,胆大包天!

我没有藏匿 也没有欺骗

你的痛恨砸不开门 也得不到答案

 

我在火中看到灰烬的谗言:

每当拂晓降临时,荒原就要自缢而死

它最后的呼吸 像风般抚摸了你的头发

——接着把你溶解

故去的身体重新生出密林

在昼夜中迷路的旅者跪倒在地

故去的你读懂了他恸哭的眼泪:

“理由”就是全世界最后一间旅馆,

“我”是野火

鹤染.雨井烟垣

是与否

我可曾迷失于星辰与世俗,


是或否?


可曾在冬日虚假暖阳的残影下徘徊,


是或否?


我曾亲眼看见,


上帝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白羽和橄榄蒙住了他的眼。


“你可曾还看得见?”


我将全身挂满珠宝与金钱,


富丽堂皇的美酒与宫殿。


哪怕华贵之下仅剩腐烂的枯骨。


我并不渴望金钱与华贵或是腰缠万贯,


我要的是权利,是权利!


比肩神明凌驾一切之上的权利!


我渴求世界的真理——


“不要再蒙住我的双眼,


让我好好看清这个世界!”


美好或凄凉,洁白或猩红


和平或战争,毁灭或新生


我渴望成为智者,


渴望......

我可曾迷失于星辰与世俗,


是或否?


可曾在冬日虚假暖阳的残影下徘徊,


是或否?


我曾亲眼看见,


上帝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白羽和橄榄蒙住了他的眼。


“你可曾还看得见?”


我将全身挂满珠宝与金钱,


富丽堂皇的美酒与宫殿。


哪怕华贵之下仅剩腐烂的枯骨。


我并不渴望金钱与华贵或是腰缠万贯,


我要的是权利,是权利!


比肩神明凌驾一切之上的权利!


我渴求世界的真理——


“不要再蒙住我的双眼,


让我好好看清这个世界!”


美好或凄凉,洁白或猩红


和平或战争,毁灭或新生


我渴望成为智者,


渴望推翻神权,


我,


才是世界的主人!


上帝已死,


无人在登神位!


我想,


我有那野心一试。


哪怕他只是须臾转瞬一梦,


也值得我为之背弃那白鸽与橄榄,


美酒,珠宝,权利,荣耀


难道不值得我为之疯狂?


迷途中的勇者啊


停下你的脚步吧!


请为我举起酒杯高声赞颂,


为着血腥而凄美的新世界高歌!


戏谑于讪笑,诡面与嗟叹,


上帝的白袍已经染上猩红,


时代的大洗牌已经再次开始!


为我颂贺,为我狂欢,


为我祝圣这末日吧!


我们都是被流放在世界边缘,


最须臾飘渺的灵魂。


所以同我一起来吧,


一同沉溺于它渺小的巨大,


一同打开新纪元的大门吧!


世界的真理从来都不该用“是”或“否”来定论,


所以,


你可曾愚忠于它,


是或否。

布谷 不被 补气

今天把阴霾扩散到北风的更那边

飞行低空的一大群灰黑色鸽撞进怀中

似乎混杂着鸦羽,渴望占有我的视线

只停留于从星空坠落到海面的臆想

你说,我的罪则究竟诞生于什么地方

或许翅膀根部的蔓延仅在希望的居所中徘徊

可是无法拥有唯一的世界上半部

千真万确,谬误就是似乎卑微的过分实质

进入黄昏的前一秒钟,甘心放任嫉妒肆意生长

如果回忆可被捏造,囚笼的铁锥会贯穿颅腔

连生命都无法幸免的无端灾难就是这种

不是自己主导的加害与妄想,不计其数的碎语

今天确实足够值得一个人去仔细呼吸

深入喉咙的管道似乎有些深,于是才做出抽离

抛弃或者离去能够割开三尖瓣膜

但最大报复也不能阻滞谁的一分一毫...

今天把阴霾扩散到北风的更那边

飞行低空的一大群灰黑色鸽撞进怀中

似乎混杂着鸦羽,渴望占有我的视线

只停留于从星空坠落到海面的臆想

你说,我的罪则究竟诞生于什么地方

或许翅膀根部的蔓延仅在希望的居所中徘徊

可是无法拥有唯一的世界上半部

千真万确,谬误就是似乎卑微的过分实质

进入黄昏的前一秒钟,甘心放任嫉妒肆意生长

如果回忆可被捏造,囚笼的铁锥会贯穿颅腔

连生命都无法幸免的无端灾难就是这种

不是自己主导的加害与妄想,不计其数的碎语

今天确实足够值得一个人去仔细呼吸

深入喉咙的管道似乎有些深,于是才做出抽离

抛弃或者离去能够割开三尖瓣膜

但最大报复也不能阻滞谁的一分一毫

毕竟希望活在别人世界上方的人只是我

水潭边,倒悬溺死的众多星尘

映射不出镜面,似乎怜悯假象都是虚构

于是将自己放在模糊尽头那扇掩盖的门后

谋求彼此不需要等待倾斜的善终




空心报告

我,站在沙漠里

每日每夜。

眼泪,粪便;

天神的,风沙的;

一无所有,穷途末路。

炽热的、明亮的、跃动的,

听,

粪便,在为愚人的智慧

欢呼

我,站在沙漠里

每日每夜。

眼泪,粪便;

天神的,风沙的;

一无所有,穷途末路。

炽热的、明亮的、跃动的,

听,

粪便,在为愚人的智慧

欢呼

beixiu
“无人存花种 谁寄相思”

“无人存花种 谁寄相思”

“无人存花种 谁寄相思”

茼蒿汤唔
如此 我曾叹玫瑰误了花期 劝晚...

如此

我曾叹玫瑰误了花期

劝晚风停止抽泣

我曾举杯于月色

笑细雪在一旁嬉戏

我曾静坐于北山

亦曾极目于南岭

我曾看那涛声滚滚

也曾闻那黄沙漫漫

我曾游荡于红尘

数百家灯火

却显前路阑珊

天边云朵携着雨滴落笔

点出游子眼中的彷徨

它问道

前路未明   何必如此

我看枯枝泛起芳华

晚风不再追忆

我看银月酿造朝霞

细雪孵化生意

北山的柳枝泛绿

南岭的松木挺立

我曾见证大海的辽阔

也曾感叹荒漠的豪迈

我愿独自闯过尘世

几万里江山

更觉初心未变

胸中山海随着岁月作画

录下侠客步履的铿锵

我笑道

初心已定 ...

如此

我曾叹玫瑰误了花期

劝晚风停止抽泣

我曾举杯于月色

笑细雪在一旁嬉戏

我曾静坐于北山

亦曾极目于南岭

我曾看那涛声滚滚

也曾闻那黄沙漫漫

我曾游荡于红尘

数百家灯火

却显前路阑珊

天边云朵携着雨滴落笔

点出游子眼中的彷徨

它问道

前路未明   何必如此

我看枯枝泛起芳华

晚风不再追忆

我看银月酿造朝霞

细雪孵化生意

北山的柳枝泛绿

南岭的松木挺立

我曾见证大海的辽阔

也曾感叹荒漠的豪迈

我愿独自闯过尘世

几万里江山

更觉初心未变

胸中山海随着岁月作画

录下侠客步履的铿锵

我笑道

初心已定   自当如此









茼蒿

格我

To.叶瑄

“你是我的不幸,和我的大幸

纯真、而无穷无尽。”

To.叶瑄

“你是我的不幸,和我的大幸

纯真、而无穷无尽。”

沉迷客

《阴谋•战争•悲伤》

欲望蚕食着心脏

飞蛾已进了巨蛛的网

可怜它仍不知晓死亡

棋子落入臼窠


垂死的疯狂用错了地方

是非对错妄自臆想

然而大厦将倾

只一人如何抵挡


却听满目疮痍中

声声哀啼 字字泣血

“我们不是兄弟吗?

朝我开枪啊!”

欲望蚕食着心脏

飞蛾已进了巨蛛的网

可怜它仍不知晓死亡

棋子落入臼窠


垂死的疯狂用错了地方

是非对错妄自臆想

然而大厦将倾

只一人如何抵挡


却听满目疮痍中

声声哀啼 字字泣血

“我们不是兄弟吗?

朝我开枪啊!”

Paramo

我嫉妒他的身影

穿越一望无际的薄暮,

我从空中取下一只小船

渡过无梦之地与天国的界河,

我看见骑马的西皮翁,

飞驰在青蓝色的对岸


他漂亮而模糊的身影远去,使我嫉妒

嫉妒逼我朝他歇斯底里地大喊:

你是否知道睡眠熄灭了?

晨光熄灭了?

初生的麦苗也熄灭了?

你是否知道你已穿过了康斯坦斯湖,

到了都灵!


无人回应。

我只听见马在嘶鸣

——沉默是我们所有人的结局


但我无法忍受沉默

于是我狂吼:

为什么它没有尽头!

为什么它那么脆弱!

为什么它终将消亡!

为什么它扯光我的头发,

拔掉我的指甲,

生啖了我的血肉,

我却毫不还...


穿越一望无际的薄暮,

我从空中取下一只小船

渡过无梦之地与天国的界河,

我看见骑马的西皮翁,

飞驰在青蓝色的对岸

 

他漂亮而模糊的身影远去,使我嫉妒

嫉妒逼我朝他歇斯底里地大喊:

你是否知道睡眠熄灭了?

晨光熄灭了?

初生的麦苗也熄灭了?

你是否知道你已穿过了康斯坦斯湖,

到了都灵!

 

无人回应。

我只听见马在嘶鸣

——沉默是我们所有人的结局

 

但我无法忍受沉默

于是我狂吼:

为什么它没有尽头!

为什么它那么脆弱!

为什么它终将消亡!

为什么它扯光我的头发,

拔掉我的指甲,

生啖了我的血肉,

我却毫不还手?

 

惊恐而残缺的船,漂在河中央

我感到大地在颤抖;暴雨精神错乱

倒着从地面飞上天,像子弹

妈妈却用手掌盖住我的额头:

睡一觉吧,孩子,

旅途总有它的起点和终点,

你的梦会熄灭,你会醒来……

 

妈妈,

也许明天六点,晨雾散去后

我将获得新生,

但我又该如何哄骗自己在今夜沉眠

沉迷客

审判日

什么被装在托盘里呈上

面对各色人等的眼光

把肠道盘成大脑的形状

追逐的智慧还是虚妄


消化痛苦,绝望与恐慌

享受罪恶,不公与绝望

乌合之众蜂拥而上

愚昧常是悲剧温床


假象蒙敝真实,幻想

模糊而隐晦的受伤

枝叶扭曲生成,期望

骄狂与溃败间奔逃


怎能日渐地颓唐

何不将真相明朗

审判日的钟声敲响

铡刀上闪烁着寒光

什么被装在托盘里呈上

面对各色人等的眼光

把肠道盘成大脑的形状

追逐的智慧还是虚妄


消化痛苦,绝望与恐慌

享受罪恶,不公与绝望

乌合之众蜂拥而上

愚昧常是悲剧温床


假象蒙敝真实,幻想

模糊而隐晦的受伤

枝叶扭曲生成,期望

骄狂与溃败间奔逃


怎能日渐地颓唐

何不将真相明朗

审判日的钟声敲响

铡刀上闪烁着寒光

布谷 不被 补气

今天天气不错,真的。

清澈见底,风的偶尔思考

大放纵,吹向太阳的哼声挽留在青色

手指并拢,比划成击毙窒息的枪

卫星发来讯息,光将延迟记忆到来

没人没谁欺骗无辜无根的回忆和幻梦

七彩色花呀,也是聊以慰藉的爱好

拉起长摆的衣角,跟着最高处的雁群飞翔

点击进入你的额头,电信号传导到云梢另一半

没关系的讲述,羡艳一切也是美好品质

居住的船舷,今日终于被樱花淹没

不然摇摆在几乎是绳索的妄想中跌落

至此仍然爱着乐音,可以倚着符号晃悠

现在,就是现在,没什么阻拦我直直的目光

长出翅膀会痛吗,就像吞下冰块会痉挛吗

只是因为脉搏以至于一切微弱都牵系于那里

掌心似乎又隔着玻璃屏障,纹路清晰到渗透过距离...

清澈见底,风的偶尔思考

大放纵,吹向太阳的哼声挽留在青色

手指并拢,比划成击毙窒息的枪

卫星发来讯息,光将延迟记忆到来

没人没谁欺骗无辜无根的回忆和幻梦

七彩色花呀,也是聊以慰藉的爱好

拉起长摆的衣角,跟着最高处的雁群飞翔

点击进入你的额头,电信号传导到云梢另一半

没关系的讲述,羡艳一切也是美好品质

居住的船舷,今日终于被樱花淹没

不然摇摆在几乎是绳索的妄想中跌落

至此仍然爱着乐音,可以倚着符号晃悠

现在,就是现在,没什么阻拦我直直的目光

长出翅膀会痛吗,就像吞下冰块会痉挛吗

只是因为脉搏以至于一切微弱都牵系于那里

掌心似乎又隔着玻璃屏障,纹路清晰到渗透过距离

戏团中心极乐眩晕的喜剧舞会

诚挚邀请你一场破茧化蝶的唯心舞步

吸管中不断通过珍珠与饱满糖分

未来与过去锈结成一块死板

阴影的暗面中囚禁了胜者杀机

意义何在,只想守护绽放光明的鲜活心脏

屏风背后藏着什么,衣物、晚宴或者森林

绵延的溪流源头来自画布当间

闭眼吧,顺便把手高举过头顶三尺

遗愿飘游之前留下两千二百五十七米的账单

毛绒锤,沾满脱落后的渐变动物毛发

或者说是注满了睡意,十八小时的长眠不醒

随着曲线状歌唱不断坠落往无底的概念

睁眼,阖眼,聚众睡眠,一起进入杰作当中

药物中毒,性欲上瘾,该如何处理后事

吸血鬼,心慌慌,速速命令你闭上气管

早已厌烦总是等待响应的提示窗口

叽叽喳喳地高速吟唱出心灵的迹象

冰面,结霜,并不圣洁却无比预想的爱恋

以愿望作为旋转轴心,表白箭矢遨游的速度

观看缺陷,聆听自己的祈祷,并予以回应

眺望未打印出的思绪中隐匿的自由

丝毫不讲理由,管弦抚摸神明的头顶

伤寒尽头,搔痒思念的意外止于树的斑驳

蝴蝶油漆的颜色真可称作绝配

是与异教徒散发温柔一样的难以置信

天体令我垂泪,同情祂不可更改的故事结局

难道这就是悲剧的真相?

耳机线缠绕在一起,剥离了五感的世界

去传扬,仅挂着半个天空的蛛丝

金属颜料,生命配方,艺术加工的代价

花纹轻薄失去羽毛的进化,星期一

山峰更高点划过手心,放肆呐喊寂静不休

词根篡改数千年的史册

让我魂牵梦绕的,选择三以上更多的岔路口

沉淀在渊洋里的,鱼骨、呓语、腐烂和焰火

风啊,求你把雪色带给天空

风啊,请你将月光运离黑夜

定格时间中铭裂万千刹那的焰色花火

于诗篇下被永恒传唱




【】

布谷 不被 补气

黄昏降临前微弱的天空

不可直视的云中暗藏沙尘

暗黄色的阴沉裹覆光阴与气息

似乎是风,想要如埃土一样飘落

甲壳,薄翼,破损严重的屋檐

树枝萌生前的冥冥荒芜

谁在叹息,把视界可及之处尽数染成死寂

联想失落,灾厄,沉降下的故事

蒙蔽暗淡的脉搏中讲述消遣

刨开对它自己更残忍的时间隔膜

凭着窗口看到无死角边际

抑制怜悯,罪责是饥饿逐步加深的悲观


【荒芜色的阴天,见过】

黄昏降临前微弱的天空

不可直视的云中暗藏沙尘

暗黄色的阴沉裹覆光阴与气息

似乎是风,想要如埃土一样飘落

甲壳,薄翼,破损严重的屋檐

树枝萌生前的冥冥荒芜

谁在叹息,把视界可及之处尽数染成死寂

联想失落,灾厄,沉降下的故事

蒙蔽暗淡的脉搏中讲述消遣

刨开对它自己更残忍的时间隔膜

凭着窗口看到无死角边际

抑制怜悯,罪责是饥饿逐步加深的悲观



【荒芜色的阴天,见过】

布谷 不被 补气

群星为主人摆好晚宴的醉场

给你白矮星,青角雨云连成衣摆

令太阳憧憬的飞鸟从根部断去尾羽

时间又又飘忽不定的半个白日

你说,星色藏在永恒极昼的披风下面

看不见,看得见到底是谁的笔

似乎是点燃了绒状四散的烟草一般

与星璇拉勾,我们的约定响彻彼此之中

漂洗纸张留下的雪渍

世界上时间是唯一的幻觉

左右也不能否决伸缩不断的身影

奉上所有情绪吧,只剩下银色的眼睫

生长在太平河畔的花会从手心绽放尘光

夜莺保持咏叹的语调

咫尺之遥远的救赎,骨节相隔的距离外

手指把沃土抛向星空不被命名的地方


群星为主人摆好晚宴的醉场

给你白矮星,青角雨云连成衣摆

令太阳憧憬的飞鸟从根部断去尾羽

时间又又飘忽不定的半个白日

你说,星色藏在永恒极昼的披风下面

看不见,看得见到底是谁的笔

似乎是点燃了绒状四散的烟草一般

与星璇拉勾,我们的约定响彻彼此之中

漂洗纸张留下的雪渍

世界上时间是唯一的幻觉

左右也不能否决伸缩不断的身影

奉上所有情绪吧,只剩下银色的眼睫

生长在太平河畔的花会从手心绽放尘光

夜莺保持咏叹的语调

咫尺之遥远的救赎,骨节相隔的距离外

手指把沃土抛向星空不被命名的地方



yi濑

一定要记住我呀

这世间寥落又纷呈

不要忘记我

一定要记住我呀

这世间寥落又纷呈

不要忘记我

yi濑

今天的阳光似水流晶

起伏着灿烂的波光

闪闪又粼粼

给你裹上柔软的金丝娟

如此你便是天上下凡来的神仙

连眉眼都化在这无边的圣光中了

今天的阳光似水流晶

起伏着灿烂的波光

闪闪又粼粼

给你裹上柔软的金丝娟

如此你便是天上下凡来的神仙

连眉眼都化在这无边的圣光中了

yi濑

江南的春雨下得绵绵

我靠在你怀里

看身着蓑衣的渔夫穿过一个个桥洞

雨滴回归青砖的怀抱 于是青苔也嫉妒

我说雨细如丝

你说情意绵绵

江南的春雨下得绵绵

我靠在你怀里

看身着蓑衣的渔夫穿过一个个桥洞

雨滴回归青砖的怀抱 于是青苔也嫉妒

我说雨细如丝

你说情意绵绵

布谷 不被 补气

夜的歪曲舞蹈在路灯下的扩张

影的随冰飞翔,别离欢呼而按入衣角

发丝化作黑幕,遮挡天地注视与贪婪

风就此高歌!星座漫步指缝,爱者的亦无穷

心自杀掉落的光怜悯普照慌张卑微万物

模糊文字嚣叫发狠,下颌点醒夕色涂匀

烟花中盛放的歌声如同焰火一般攒动

等待一场春辞别大家眼瞳的雨,离开的雨

稀薄滴落的气味,辗转之后贯穿天际

滑过喉间,放射欣喜状凝脂怀抱

比成交叠的手势抹去油墨边自由生命


置身水华、光斑,白色庆典的微笑

誓言也轻声吟唱

人的依赖回响空灵且鳞片闪耀

渗出蝶翼的淡水幼鱼,青涩而纯净

把娇贵喘息奉上呈作我的贡品

食盐撒落酸性气体薄膜,你的记忆也这样承诺

四颗星...

夜的歪曲舞蹈在路灯下的扩张

影的随冰飞翔,别离欢呼而按入衣角

发丝化作黑幕,遮挡天地注视与贪婪

风就此高歌!星座漫步指缝,爱者的亦无穷

心自杀掉落的光怜悯普照慌张卑微万物

模糊文字嚣叫发狠,下颌点醒夕色涂匀

烟花中盛放的歌声如同焰火一般攒动

等待一场春辞别大家眼瞳的雨,离开的雨

稀薄滴落的气味,辗转之后贯穿天际

滑过喉间,放射欣喜状凝脂怀抱

比成交叠的手势抹去油墨边自由生命


置身水华、光斑,白色庆典的微笑

誓言也轻声吟唱

人的依赖回响空灵且鳞片闪耀

渗出蝶翼的淡水幼鱼,青涩而纯净

把娇贵喘息奉上呈作我的贡品

食盐撒落酸性气体薄膜,你的记忆也这样承诺

四颗星针尘土上联结,炙热难耐不堪

樱花从灵魂首顶上纷纷飘散

枕在被亲吻的梦境柔软之上,梦魇的叹息

腓肠肌电敏性抽搐,睁眼说出自己渴求

笔尖下解误轻松,也许正幻想几次方的谵妄



【开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