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原创角色

35556浏览    6044参与
快乐椅子

自 家 孩 子

几乎都是去年的图

自 家 孩 子

几乎都是去年的图

永动鸡

       即使我将闪着冷光的刀子捅进了他的肉体、即使他丑态毕露的古铜色的脸上挤出了痛苦而丑陋的皱纹——即使我想杀了他,他也没有逃。“笨男人,笨男人!”不知为何,只是看到他那张肮脏的笑脸,我就开始发狂、恼羞成怒了,手中的力气越发强力,极力地将水果刀往极限向下埋进肉体。而青山先生颤抖着、瞪大了双眼、张着黑红色的嘴巴、浑身剧烈地抽搐着,却只能发出“呵...呵......”等无意义的音节。真是令人作呕,好恶心。不想看到这张脸。

       我惊惶失措地捞起...

       即使我将闪着冷光的刀子捅进了他的肉体、即使他丑态毕露的古铜色的脸上挤出了痛苦而丑陋的皱纹——即使我想杀了他,他也没有逃。“笨男人,笨男人!”不知为何,只是看到他那张肮脏的笑脸,我就开始发狂、恼羞成怒了,手中的力气越发强力,极力地将水果刀往极限向下埋进肉体。而青山先生颤抖着、瞪大了双眼、张着黑红色的嘴巴、浑身剧烈地抽搐着,却只能发出“呵...呵......”等无意义的音节。真是令人作呕,好恶心。不想看到这张脸。

       我惊惶失措地捞起手边的白色枕头遮住他的视线——那带着悲伤的、欣喜的、和包含黏糊糊的爱意的视线。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太阳穴突突地疼痛着,而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驱使着发狂的我:捅穿他、捅穿他!我要成为唯一窥视过他肮脏的脏器的女人!“咯”的一声的坚硬而湿滑触感传到手心——想来是碰到了肋骨、无法进入了,我开始焦虑起来。因愤怒而花白的视线中闯入了一个光点,在青山先生无意识抽搐的左手上闪烁了一瞬间。啊,我想起来了,那是青山先生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原来如此!这个男人是我的,即使是他的妻子也无法从我的手中夺走他,他终究是会被我杀死的!意识到这点,心不由得欢喜起来。死气沉沉的黑影终于从潮湿的后背溜走了,我由衷地露出幸福的微笑。

       枕头不知何时掉落下来,青山先生正奄奄一息地注视着我,他嘴角的笑容加深了,苍白的嘴巴一张一合,发出微弱的气音,我趴在他的胸膛上,屏息想要听得清楚。“.......a...ki...ko.....”啊,青山先生在呼唤我。我欣喜地咧开嘴角,握紧了那只冰凉的大手,黏糊糊的血液如同我的爱意连接着两人。


       我想,即使是在死后,我们的灵魂也一定会在一起吧,那时所有的阻碍都消失了,即使是我们的意识也都不复存在。只有我们两人永远如影随形。

       再没有什么能妨碍我们了。

逝叶之秋

【第五人格衍生】


    不知道过了几天,抑或几年,我渐渐地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简单的床铺上,我立即起身下地,踩在真实的地面上的感觉让人心安。我走出了门,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力量驱使着我走向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里。

    我推开了门,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得说不出话来:面容姣好的青年正与一个灰发男人一起躺在一张铺着各色玫瑰花瓣的大床上,他的银白色长发披散在落英缤纷之间显得格外美丽,纤细的身躯被那个男人揽在怀里,极其温存地抱着他,而玫瑰花的艳丽也为那人清俊苍白的眉目增添了几分如画的生气。...



    不知道过了几天,抑或几年,我渐渐地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简单的床铺上,我立即起身下地,踩在真实的地面上的感觉让人心安。我走出了门,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力量驱使着我走向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里。

    我推开了门,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得说不出话来:面容姣好的青年正与一个灰发男人一起躺在一张铺着各色玫瑰花瓣的大床上,他的银白色长发披散在落英缤纷之间显得格外美丽,纤细的身躯被那个男人揽在怀里,极其温存地抱着他,而玫瑰花的艳丽也为那人清俊苍白的眉目增添了几分如画的生气。

    真是天生的一对啊,约瑟夫的阴柔之美与那人的清隽秀逸相得益彰,天底下都找不出比他们更相配的人了。大约是听见了我开门的声音,约瑟夫回过头,一笑间清风朗月,“你醒了?”他笑得眉眼弯弯,半支起身体,把散乱的长发轻轻地拢起,那双迷人的蓝眼睛里满是笑意。“这是……这是怎么回事?!”我急声问道,“这是哪里?”“德拉索恩斯家的宅邸。”那个灰发男人突然开口了,磁性的嗓音听起来格外惑人。我更加不可置信地倒退了一步,“你……你家……”

    他又笑了笑,风姿万千,微泛轻红的眼尾轻轻上扬,那双仿佛盛满了星辰的雾蓝色眼眸仿佛在刹那间涌满了惆怅与怀念的沧桑:“是啊……这不过是在虚幻的镜像空间里罢了。那里……再也回不去了。”

    “放心好了,在这个地方,赫柏女神的力量是不起作用的。”那一刻,他的神情极其复杂,既有淡淡的喜悦,更多的却是无奈与自嘲。这是我第一次从他的脸上看到除了微笑与悲伤以外的表情,看来,他真的幸福了呢。

    “你现在已经幸福了,难道不是吗?”我竭力使自己的表情变得淡漠,声音却仍旧是颤抖着的,“我履行了对你母亲的承诺,现在……我可以走了。”“等一下啊,你现在是依托着双重时空的力量才得以存在,如果你离开了这里,你……你就不复存在了啊!”他明显有些失措。

    “约瑟……夫,”我努力掩饰着自己脸上流露出的惨然,道,“祝你……和你的爱人,永远……幸福。”

    说罢,我没有再看那颗璀璨的星辰一眼,迈出了那片光幕。

    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微笑着,告别了这个世界。

「全连载完结」

~~~后记~~~

    看着少女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飘着微尘的空气中,伊索笑了笑:“真是个有趣的人。”“她是个完美的女人,但可惜,她没有得到任何人的爱。”

    两人相拥而眠,不再提起那个叫做乔塞特·阿洛菲的女孩。


P.S:这个坑已经完结啦,以后开个鱼总的乙女向的坑呀!我已经不欠坑啦,高兴!

子墨-萨麦尔
真就百年一更呗?

真就百年一更呗?


真就百年一更呗?



Suremassa
原创立绘,企划的设定

原创立绘,企划的设定

原创立绘,企划的设定

邪恶又正直的人

宇智波的兄妹♡(*´∀`*)人(*´∀`*)♡


最近在看鬼灭之刃,迷上了义勇师兄那种一边一个花色的外衫,试着给佐良娜和小樱哥也穿上‘半半服’。


【是稍微长大一点的样子。】

【P4是想象中背面的样子,虽然没什么新意但我自己觉得还挺好看的グッ!(๑•̀ㅂ•́)و✧】

宇智波的兄妹♡(*´∀`*)人(*´∀`*)♡


最近在看鬼灭之刃,迷上了义勇师兄那种一边一个花色的外衫,试着给佐良娜和小樱哥也穿上‘半半服’。


【是稍微长大一点的样子。】

【P4是想象中背面的样子,虽然没什么新意但我自己觉得还挺好看的グッ!(๑•̀ㅂ•́)و✧】

子沐

2

月光把树的影子分割开来,孟瑶从储物袋里取出来一条毯子,盖在蓝曦臣的膝上。

  “曲眉浅脸鸦发盘,白角莹薄垂肩冠。”

  蓝曦臣看着孟瑶取出把牛角的梳子,取下发冠的时候,便忍不住想到。

  他这段时间确实太累了,应对聂怀桑废了不少心力,难得有这般清闲的时候。

  只是偷得浮生半日闲,这半日闲,也只是偷来的。

  阵营由蓝忘机和魏无羡守着,他虽放心,却到底还是担心二人,是以一路上愁眉不展,倒是让孟瑶又担心操劳了。

  想到这里,蓝曦臣又再摸了摸膝上盖着的毯子,心里一阵熨贴。

  夜里的山林宁静极了,没有半丝声响,蓝曦臣只听见远远地山上似乎传来麻雀“叽喳”的叫声,但很快,月光把这一切都...

月光把树的影子分割开来,孟瑶从储物袋里取出来一条毯子,盖在蓝曦臣的膝上。

  “曲眉浅脸鸦发盘,白角莹薄垂肩冠。”

  蓝曦臣看着孟瑶取出把牛角的梳子,取下发冠的时候,便忍不住想到。

  他这段时间确实太累了,应对聂怀桑废了不少心力,难得有这般清闲的时候。

  只是偷得浮生半日闲,这半日闲,也只是偷来的。

  阵营由蓝忘机和魏无羡守着,他虽放心,却到底还是担心二人,是以一路上愁眉不展,倒是让孟瑶又担心操劳了。

  想到这里,蓝曦臣又再摸了摸膝上盖着的毯子,心里一阵熨贴。

  夜里的山林宁静极了,没有半丝声响,蓝曦臣只听见远远地山上似乎传来麻雀“叽喳”的叫声,但很快,月光把这一切都隐没了。

  他不由得把白玉牛角的梳子从孟瑶手里轻轻拿过来,抚着孟瑶的头发,为他打理。

  月光更深了,森林里显得越发静谧。

  两人都沉默着,蓝曦臣把毯子铺开,罩在孟瑶的肩上。

  他看着孟瑶头顶的发旋,心里还是拿不定主意。

  知道求而不得的痛后,他从此便对这类人多了份同理心。

  可是自从孟瑶遇袭醒来,他知道,比起求之不得,更痛的是得而复失。因此他最终还是决定,此番便听自己道侣的,无论如何,他们都再经不起失去。

  他的想法,孟瑶能感觉到。

  只是,做决定的人更加难捱。

  若想帮它,则必得有一人交出身体,把神识暂时封锁。且不说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单是谁来这个问题,他们两人便互相不愿。

  蓝曦臣不愿孟瑶涉险,孟瑶又岂会令蓝曦臣犯难?

  所以,两人便只能苦捱着,彼此沉默,绝不相让。

  孟瑶将头扎进蓝曦臣怀里,专心致志的蓝曦臣,抿着嘴唇看着他。

  他便叹了口气,听见蓝曦臣的呼吸声似乎微微停了一瞬。

  他又啧了一声,抬起头来,转身去敲树干,声音闷闷的,连同心情也闷闷的。

  蓝曦臣的心停跳了几分,阻止的话几乎下一刻便要脱口而出。

  他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树面上孩童的脸又慢慢浮现出来,它似乎也没有睡着,一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孟瑶,隐着无限的希望。

  “如果我帮你,你愿意给我什么呢?”孟瑶看着它,开口问道。

  见不是立刻愿意帮助自己,树面眼睛里的光黯淡了半分,但一见还有希望,它又连忙回道:“我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你们,大到三黄五帝,小到宝藏秘境,我活了这么久,这天下的事,多少都是知道一点的。”

  孟瑶便又问道:“你只是想见自己兄弟一面,对吗?”

  那树面又连忙点了点头。

  瞧他样子,是急迫极了。

  孟瑶心里存了疑,随即笑道:“既然你们这么久都没有见过,你又何必这么着急呢?”

  那树面似是愣住了。

  月光照在它脸上,那些疤痕似乎更多更深了。

  许久,明月挪步,乌云遮挡,它回道:“这是我生命尽头的唯一一次机会和希望。唯一一次。”苍老的声音颤抖着,含着希望和绝望。

  孟瑶因这回答身心俱震。蓝曦臣亦是呆呆地望着它。

  乌云散去,明月重新移回视线,他们看到,那孩童的脸满是疮疤,眼里含着明珠一般的泪水。

  千万年的苦熬,面前没有一个生灵,悬崖峭壁底部偶尔传来风的咆哮。孟瑶懂了它的执着与急切:孤独,寂寞与悲哀把疤痕烙在树面上,烙在它心里。

  它只是想要真正地看一看,远方。

  

  

  

  PS:“曲眉浅脸鸦发盘,白角莹薄垂肩冠。”《当世家观画》宋 梅尧臣

  冰蚕吐丝织纤纨,妙娥貌。玉轻邯郸。曲眉浅脸鸦发盘,白角莹薄垂肩冠。铜青罗日月团,红裙撮晕朝霞乾。手中把笔衵小字,字以通情形以观。形随画去能长好,岁岁年年应不老。相逢熟识眼生春,重伴忘忧作萱草。

  悬崖边的树  曾卓

不知道是什么奇异的风

将一棵树吹到了那边

平原的尽头

临近深谷的悬岩上

它倾听远处森林的喧哗

和深谷中小溪的歌唱

它孤独地站在那里

显得寂寞而又倔强

它弯曲的身体

留下了风的形状

它似乎即将倾跌进深谷里

却又像要展翅飞翔

颜鸢是辣鸡
吾儿 灵感来自芭比公主【???...

吾儿

灵感来自芭比公主【???】就是我看着看着突然想到的

地理教科书式的语言,害

欢迎ask和同人

谁敢说绿我打爆ta脑袋【悄悄】

吾儿

灵感来自芭比公主【???】就是我看着看着突然想到的

地理教科书式的语言,害

欢迎ask和同人

谁敢说绿我打爆ta脑袋【悄悄】

omegaxxx
人体实在辣鸡,下面就不放上来了...

人体实在辣鸡,下面就不放上来了

发量惊人的魔女【bushi】

人体实在辣鸡,下面就不放上来了

发量惊人的魔女【bushi】

雨心湖花

画了赛因斯宿舍日常


数物兄弟设注意


生物:?搞啥呢这仨

画了赛因斯宿舍日常


数物兄弟设注意


生物:?搞啥呢这仨

超極巨狼魚
是一隻鬣狗哦大概是功夫熊貓的o...

是一隻鬣狗哦
大概是功夫熊貓的oc

是一隻鬣狗哦
大概是功夫熊貓的o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