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创设定

7761浏览    1430参与
末孤星🍄是文手

看看6.6r手速盒,明晚在世界树屋上(´・ω・`)这次又玩了谐音和双关,建议先读中文再读英文,可以加深理解✨


群号:773101508

看看6.6r手速盒,明晚在世界树屋上(´・ω・`)这次又玩了谐音和双关,建议先读中文再读英文,可以加深理解✨


群号:773101508

taka

STEP

NeonDoll oc

*二十一世紀難民

hiphop street

STEP

NeonDoll oc

*二十一世紀難民

hiphop street

玥

[凯柠]如果把你扔到一个全部都是蓝色的地方…凯莉:那我肯定会很幸福的(认定

[“在河的两岸,一边是城市,一边是公园。”


“而在公园的百草之中,设有许许多多的鹿头雕像。”


“它们均匀的分布在某段路的两旁,并且每走过一处,很快另一座新的又将出现。”


“鹿们的神态各异,每一座的陈列也不尽相同。”


“…这里是有名的鹿之森,我慕名而来。”


“在杂乱的人群中却感到一阵致息感。”


“那感觉是如此强烈,就像正被什么野兽死死盯着一样。”


“我深呼一口气,四下张望。”


“世界开始变得东倒西歪,即使整个人都在天旋地转…”


“但我确定我听到了…”


“远方传来鹿群的啼叫声。”


“行人都停止在一个节点,世界屏住了呼吸。”


“......

[“在河的两岸,一边是城市,一边是公园。”


“而在公园的百草之中,设有许许多多的鹿头雕像。”


“它们均匀的分布在某段路的两旁,并且每走过一处,很快另一座新的又将出现。”


“鹿们的神态各异,每一座的陈列也不尽相同。”


“…这里是有名的鹿之森,我慕名而来。”


“在杂乱的人群中却感到一阵致息感。”


“那感觉是如此强烈,就像正被什么野兽死死盯着一样。”


“我深呼一口气,四下张望。”


“世界开始变得东倒西歪,即使整个人都在天旋地转…”


“但我确定我听到了…”


“远方传来鹿群的啼叫声。”


“行人都停止在一个节点,世界屏住了呼吸。”


“鹿头雕像下闪着鲜艳的绿色光虹。”


“我摇摇晃晃的走向它,然后连同整个世界…漂白一般的归零。”]








哈?这书上写的什么啊,也太魔幻了吧!作者中二病晚期了?凯莉不屑的想着,随手就把书丢进了垃圾桶里。




没有的书的遮掩,她向前走过几步,将自己彻底融入人群,再从人流中分离出来她已换上了一身纯黑的修女服。涂有玫瑰色口红的嘴角微微上扬。




她上下打量着不远处金碧辉煌三角塔,欧式的画风只是突显的这栋奇怪的建筑与其他的一切都不相融,独立存在,即使隔的这么远,凯莉也依然可以感觉到那种肃然的威压。




教廷吗?我倒是想看看你们平时都在干些什么勾当。




[凯莉]凹凸大学新闻社的记者,最近是找不到优秀新闻交不上作业了吗?来打教廷的主意?算了与我无关。




神近耀从黑暗中探出半个身子,目光犀利的捕捉到三角塔顶楼的窗户上站着一个人,并且同样的在注视着他。




被发现了!!!神近耀下意识的想要遁入黑暗,忽地才发觉过来自己早已抛弃了杀手的身份。轻叹一声,回眸,神近耀随着人流走向教堂。




穿过圣彼得广场,圣彼得大教堂赫然矗立在眼前。阳光把教堂的影子无穷无尽地拖曳在地上,所有穿越广场的人都被笼在其内。




凯莉感叹于这里所有的建筑,高大的廊柱上繁复花纹是精雕细琢而成。殿顶的壁画和雕壁更是杰出的艺术精品。




作为文明的见证被保留下来,也不错。




这里面光线昏暗,任何人进来了就自觉的不再说话或转为小声交谈,按照特定的程序坐好。严肃,仿佛能让人回到中世纪。




凯莉在一旁站定,这里随时在招募志愿者,不会有人在意这突然多出来的修女。




人流陆陆续续,在凯莉面前坐定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她一直对着手上的照片叹气,她旁边那位…大概是她的闺蜜吧,看起来脸色也不太好,但依然关心着前者。




“上帝保佑,一定要找回我的女儿啊…”


“别担心了…铃,会好起来的。”


“嗯嗯…”




年轻女子失踪案吗?她在路上确实看到了很多寻人启事,这似乎也是最近的热点话题。凯莉默默的想,不过寄希望于是虚无缥缈的神迹…果然还是太过迷信了。




是的,凯莉是个唯物主义者,不相信哪些妖魔鬼怪,魔法什么的。因此她早就看这个教廷不顺眼了。




在仪式宣言快要开始的时候,有个带着高脚帽的女人跌跌撞撞的走向自己,凯莉起初没放在心上,等那人走远,凯莉才发现自己手中多了一张纸条,凯莉不解地打开纸条,上面都是警告劝诫的话语。




大致的意思就是让凯莉快点离开。




哈?莫名其妙。




纸条没有被凯莉放在心上,凯莉用假装要丢掉这张纸条的功夫溜出了大厅,开始在硕大的圣彼得堡里翻找起来。




她做事很细心,灵巧的躲过了所有的教士。




她看不到的是,那个戴着高脚帽的女人并没有离开,她始终悄悄地跟在凯莉后面,却保持着一段距离。




一无所获,凯莉瘫坐在地上几乎要放弃了。




“快!他在那里!快拦住他!!!”一大群穿着白色教服的教士向这边冲来,凯莉被吓了一跳,随即一抹蓝色的身影便略过了自己。




教士们也追着那一抹蓝色身影而去。


哦,原来不是来抓自己的呀。凯莉松了口气随即扶着教堂后面的花柱想站起来。




“吱咔…吱咔…”




凯莉心中大喜,暗门放在这么明显的地方,也确实,只要被启动就立刻可以别人发现。只可惜现在人手都被支走了。




凯莉将机关全部打开,隐藏在地下的阁楼果然出现了,里面漆黑一片,凯莉干咽了一下,还是栖身向下走去。




她需要知道真相。




里面安静的可怕,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听到自己走路的回声,以及偶尔传来的水的滴答声,费了好大的劲才摸索的打开手机的手电筒。




凯莉看到了这个阁楼的全貌。


那是足以让一个唯物主义者崩溃的景象。




里面整整齐齐的摆了很多排床,每个床上都躺着一个年轻的女子,她们身上被插满了管子,血液被倒吸着进入一个悬空的巨大玻璃瓶。




而那个玻璃瓶里面,还有个红色的小东西在蠕动。




即使面对如此,凯莉的第一反应居然还是掏出了摄像机,自己无法对付就交给这个社会来施压。




手心正在冒着冷汗,拿着摄影机的稍微有些不稳,虽然这已经是最小的微形了,在这吋竟也显得有些吃力。




没事的,那些笨蛋教士都去追那个蓝发少年了,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呢。




然而现实就是这么骨感。




“喂!你从哪里进来的!!”




!!!惨。




那个小教士:想不到摸鱼睡个觉起来都能发现入侵者。




然后凯莉很快也遭到了蓝发少年的同款待遇。




虽然…但是…凯莉并不觉得自己能跑的过那些天天训练的教士,教堂原本就是对外开放的,凯莉一路横冲直撞。感谢,门口的守卫已经先被蓝发少年吸引走了,她顺利的来到了街上。




凯莉在前面一路飞奔,身后教廷的人依然穷追不舍。




“法尔大人!有个女孩进入了密室!!!”


“!!!知道了…我走不开,神近耀太难缠了,一定不能让她逃走!!”


“是!法尔大人!”




话才刚说完,那个人突然被绊了一跤,众人警惕的停下来,又很快给吼着继续追赶凯莉。




此时女人已经把高脚帽取了下来,凌空召唤出几个粉色的星镖,女人不耐烦的啧了一声“虽然知道她不会乖乖听话,但她这样果然还是很讨人厌呢。”




凯莉明白被抓只是时间问题,不过她们已经能够看到河岸了。凯莉顺走了商店里的玻璃蝴蝶标本,灵巧地爬上屋顶,脱下外套用自己的星星发夹把标本和衣服固定在一起。




脑海中有个声音不断的叫着“别过去!别过去!”凯莉甩甩脑袋,心中一横。




赶在援军来到之前,以标本为支点,衣服为杠杆向着于城市相对的那座公园滑去。凯莉一落地就继续狂奔,她知道河上有专门的快艇要过河其实也没那么难。




公园是开放的,有很多游人都来这里参观,刚刚她那帅气的一幕自然也被很多人看到了,人们开始对她指指点点,不过凯莉并不在意。




胡乱的在公园里逛了半天,居然真的没有援军来追她了。凯莉暂时松了口气,看着手中的照相机,心里五味杂陈。




眼角的余光却又一次瞥到了教廷的人,凯莉四下张望,但这个地方除了游人就是鹿头雕像根本没有躲藏的地方。




眼看教廷的人就要走过来了,一个高速飞行的足球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凯莉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不小心撞倒了身后之人手上的奶茶,一声惊呼,她成功引起了教士的注意。




根本无处可逃,教廷的人已经拨开人群走了过来,不知不觉中凯莉竟想起了书中的内容。




“远方传来鹿群的啼叫声…”




突然一股强大的窒息感涌上心头,凯莉捂着胸口差点跪倒下去,这时她才注意到,她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群鹿头雕像的中间。




奇怪的嘶吼声来自远方又似乎传自心底。




凯莉没有听过鹿鸣声,但她可以确定这确实是鹿的叫声,而且她听得很清楚…也听得很明白…




它们说“到这来…”




凯莉有些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压迫感还在不断的袭来,那感觉真像坠入冰窟。脑袋晕晕沉沉的,但又似乎不是脑子在晕。




整个世界都在打转…




凯莉强忍着恶心感站起身来,才发现自己的面前停着一颗足球,悬挂在空中的,似乎下一秒动起来就能砸到自己,但球是禁止的…




不,所有人都是禁止的,快要打翻的奶茶魔法似的在空中停滞,跳起来的小孩也始终落不下去,书上所说的…是真的…




凯莉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她现在整个人都软绵绵晕乎乎的提不上一点力气,身边的鹿头雕像脚下开始浮现出绿色的光弧…




如果…书上描述的都是真的…下一秒世界就该消失了…凯莉深呼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身体在不断的下沉坠落…




凯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总算是碰到了实体。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朵蓝色的小蘑菇正趴在自己的脸上。




诶?凯莉一把将那个可疑的东西打翻下来,再往下看才发现自己原来是整个人都躺在一大群蓝色小蘑菇里。




这…




凯莉呆呆的看着这全部都是蓝色的世界。




“又见面啦~带星星头饰的人类小姐。”一个空灵的声音像是铃铛一样悦耳的在耳边响起。凯莉循声望去,在无数颗巨大的蓝色树木中间有一潭清澈的湖水。




湖水中间支起一朵巨大的荷叶,荷叶上的蓝发少女似乎就是这座蓝色森林里的仙女,脸上的倒三角即使隔着这么远也清晰可见。




薄薄的蓝色纱裙被风吹得随意摆动,少女脸上笑容不减继续说道“欢迎来到鹿之森。”





“我说神近耀大人啊!我们又不是不付给你报酬,颜料画具线张我们都可以为您准备的…”法尔淡定的擦去脸上的刀痕,吃痛的叫了一声。“阿神路雅…我的上帝…”




负了一身的伤,此时有些脱力的倒在地上的神近耀实在是看不出眼前这人的诚意。




“颜料什么的都好说,全部都会自费的~”法尔笑嘻嘻的看着过来,贴心的加上后面的点缀“会为您准备好九纹鱼大餐哦~”




神近耀的眼神里明显多了点色彩,但依然死咬着不答应,他是真觉得这位红衣主教脑子有点毛病,教皇规定不让干的他全干。




不能理解,身为七害之一竟然不是在当教皇而是在为教皇卖命。他可不觉得现在的教皇打得过法尔。




法尔等了半天,白发下遮盖的紫色眼睛亮亮了,装作惋惜的转过身去,漫不经心的说道:“诶~本来还听说找到了雷鸣的线索呢~看来…”




血珠顺着神近耀手中的匕首往下滴着,原本那双湖蓝色的眼睛已完全变成了赤红,脖颈被整个固在刀尖下,神近耀的耳边却只有那人咯咯咯的笑声。




神近耀深呼一口气,缓缓把刀放了下来。


“我答应你。”




“话说刚刚那个感觉…你觉得怎么样?”法尔弹去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抚平衣皱,高雅地问着。




神近耀没有说话只是和他对视一眼,然后两人相当默契的说道“令人恶心。”




鹿之森的开启果然还是这么强势,时间被滞留的感觉真是让人浑身不舒服。





“哇啊啊!喂!那边那个丑女!什么鹿之森啊?你快给本小姐讲清楚!!”凯莉在原地跺了跺脚,想走到那个蓝发少女身边但是脚下的土地变得和棉花糖一样。




凯莉现在别说是走路了,玩蹦蹦床还差不多。蓝色的小蘑菇托着她,把她高高举起,载着她向湖心悠悠的飘去。




蓝发少女轻笑着,同样踏着蓝蘑菇组成的阶梯一步一步的走向凯莉。




说实话处在这样的高空,凯莉也是第一次,关键脚下托着她的东西软绵绵的没有实体,似下一秒就会消失,而她也将从高空坠下。




握住她手的那一刻,凯莉终是找到了依靠,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这里的一切都只是一个童话故事,是可以随时消失和淡忘的。




但蓝发少女是实实在在的,她握着她的手,把她拉回了现实,踩在那一小潭湖水上,水流亲切的欢迎了她们,组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来讨她们的欢心。




凯莉注意到身边蓝色的丛林中出现了很多很多双视线,这些视线并不给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反而是亲切柔和的像家人一般。




仔细观察了一会儿,才发现是一群爱偷窥的小鹿而已,少女挥了挥手,小鹿们便聚了过来。凯莉看着离自己最近的那一头小鹿,阴差阳错的她伸出了手。




小鹿先乖巧的蹭了蹭她的掌心,在凯莉完全放下戒备后,突然冲了过去,凯莉完全没有准备向上跳起来,却没有受到重力的作用,一下子窜出了老高,在落下时她已经稳稳当当的坐在了小鹿的背上。




小鹿快乐地发出一声啼叫,自发地带着凯莉开始参观鹿之森,凯莉有些莫名其妙,向旁边看去,安莉洁同样坐在小鹿的背上。




“想看看吗?这里。”




凯莉根本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总之她同意了,接下来的时间里她被这所有蓝色的事物所包围了。她们在这片蓝色的天地中遨游,就只有她们彼此而已。




凯莉在这里其实也并不是没有看到不是蓝色的东西,有一块立于丛林之中的大石头…是黑色的…虽说上面长满了蓝色的青苔,但这个颜色就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就像她一样。




凯莉注意到石头上面有奇怪的符文,还没来得及仔细研究呢,就突然被身后的安莉洁叫了过去。




“这个…喜欢…”




经过相处凯莉了解到蓝发少女名为安莉洁,安莉洁呆呆蠢蠢的,当然,这来自凯莉的评价。凯莉掏出怀里的蝴蝶标本,晃了晃。




安莉洁的视线就跟着凯莉的手晃动,


“哈,这个是蝴蝶哦…你没见过吗?”




安莉洁迷茫的摇了摇头,凯莉似有所感地低下头,安莉洁不明白只觉得是自己惹得凯莉不开心了,连忙解释道:“我们这里没有蝴蝶…”




“那你可以出去看啊。”




“我因鹿之森而生,是这里的守护灵,我是要用一辈子来守护这里的…”




“真是个呆头鹅!怎么一点都不会变通!”凯莉似乎是火了,有些气生的指着安莉洁的脑袋大声训斥。




孔雀绿的眼睛眨了又眨,最后这只呆头鹅也只是歪了歪脑袋一脸迷茫。




“算了算了!!跟你也讲不通什么!!好啦!我要回去了哦,快点把我送出去。”凯莉生气的转过身去,只把背影留给了安莉洁。




“嗯…好啊。”安莉洁双手交握口中念念有词,原本平静的空间被撕开一道裂缝,柔和的引起一波波折皱。




“凯莉…还能再来和我玩吗?”安莉洁闭上了眼睛没有睁开,只是轻轻地问了声。




凯莉也有些发愣,她将手中的蝴蝶标本抛给安莉洁,随后便向空间门走去,空间门的周围有很强大的吸力,凯莉站定。




“你很希望我再来吗?”




“因为和凯莉一起…很开心…”安莉洁睁开眼,连同周围泛着光的蓝色云朵都有些变得昏暗。“我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凯莉没有说话向上一跳就离开了。




但安莉洁确定她听到了,她的心有在附和着她,心是绝对不可能说谎…




她分明的说道:“我也一样。”





等到空间的漩涡完全淡去,另一位黑发女人踩着高跟鞋出现在安莉洁身后。她正用纸巾淡定的擦去星镖上面沾着的血迹。




“好久不见…”




“凯莉…”





pp不能取名就离谱

有人愿意约这种像素小头像吗?走米画师的话白菜价哦

有人愿意约这种像素小头像吗?走米画师的话白菜价哦

为什么不问问驼妈呢

为什么不问问问问呢?

这是一个给问问解闷的帖子,欢迎人类或者非人类来提出问题(指关于宇宙生物和政权之类),问问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balabala……


问问:(期待)(摇尾巴)(走来走去)

这是一个给问问解闷的帖子,欢迎人类或者非人类来提出问题(指关于宇宙生物和政权之类),问问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balabala……


问问:(期待)(摇尾巴)(走来走去)

Yinco
⭕️希维尔·西娅...

⭕️希维尔·西娅

    silver·siya


决定在lof堆堆oc


⭕️希维尔·西娅

    silver·siya


决定在lof堆堆oc


伊萨诺_Isano

自设的反转设,也是幻镜大楼的主办方

“混乱艺术家”——Onasi先生

p3是Onasi的部分设定

自设的反转设,也是幻镜大楼的主办方

“混乱艺术家”——Onasi先生

p3是Onasi的部分设定

伊萨诺_Isano

好吧!我换了个新手机,终于可以登上我老福特的号了,浅放点自设和OC

好吧!我换了个新手机,终于可以登上我老福特的号了,浅放点自设和OC

闻道小斗

天灵盖上开小洞

Vampire是一种什么美强惨生物。

美丽神秘战力强。三代才能培养一个贵族,人直接熬死三代有点贵气不为过吧。

长得好看却不能大白天出来嘚瑟,也看不到朝霞夕照。

最惨的是血族女孩子们,不能做美甲。

Vampire是一种什么美强惨生物。

美丽神秘战力强。三代才能培养一个贵族,人直接熬死三代有点贵气不为过吧。

长得好看却不能大白天出来嘚瑟,也看不到朝霞夕照。

最惨的是血族女孩子们,不能做美甲。

taka

TALKBOX

#Neondoll

#oc #二十一世紀難民

#funk

TALKBOX

#Neondoll

#oc #二十一世紀難民

#funk

青之小鸟

庚辰越,龙姓庚辰氏,字承宇,种族是应龙

【把老攻画出来了】

下次试试其他画法吧

庚辰越,龙姓庚辰氏,字承宇,种族是应龙

【把老攻画出来了】

下次试试其他画法吧

青之小鸟

重华焘,凤姓重华氏,字至德【架空姓氏又出现了】

他逗的那个是他本体,下头那个是他的法器重明

我决定下一个画他老攻😂

【这个红拍出来害挺好看,就是这个卡姿兰大眼睛emm...怎会如此😂😂】

重华焘,凤姓重华氏,字至德【架空姓氏又出现了】

他逗的那个是他本体,下头那个是他的法器重明

我决定下一个画他老攻😂

【这个红拍出来害挺好看,就是这个卡姿兰大眼睛emm...怎会如此😂😂】

霉菌菌君

是我可爱的设定!!!

是我可爱的设定!!!

为猫狗双全而努力奋斗

【鹤·丹顶鹤】江良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江良只是有些年头没到人间走走而已,地下已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人类伤他的武器都变得如此狠毒犀利。

它拖着被贯穿了一个血洞的左翼,迫降在一片偏僻的沼泽。这时他还是鹤的形态,在沼泽里摔得有点狼狈,白羽染了大片污泥,可这都不要紧,让它蹙眉的是另一件事——怎么如今的沼泽地如此难寻?昔日里可遍地都是啊——唯一冥顽不变的就是这群刁民!

江良喘着粗气伏在草丛里,身为半仙,理当泯怀天下苍生,但它最不喜欢的就是人。它不明白为什么人类这种只会到处搞破坏的卑劣生物,要由它们这些好不容易修成仙班的灵物默默保护。也许作为半仙,它的胸怀还是太狭隘,但人类杀了它挚爱的妻子这件事,它永远无法释怀。......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江良只是有些年头没到人间走走而已,地下已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人类伤他的武器都变得如此狠毒犀利。

它拖着被贯穿了一个血洞的左翼,迫降在一片偏僻的沼泽。这时他还是鹤的形态,在沼泽里摔得有点狼狈,白羽染了大片污泥,可这都不要紧,让它蹙眉的是另一件事——怎么如今的沼泽地如此难寻?昔日里可遍地都是啊——唯一冥顽不变的就是这群刁民!

江良喘着粗气伏在草丛里,身为半仙,理当泯怀天下苍生,但它最不喜欢的就是人。它不明白为什么人类这种只会到处搞破坏的卑劣生物,要由它们这些好不容易修成仙班的灵物默默保护。也许作为半仙,它的胸怀还是太狭隘,但人类杀了它挚爱的妻子这件事,它永远无法释怀。

江良急火攻心,加上血流不止,逐渐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的时候,它正卧在一个干燥柔软的草堆上,伤口已经经过处理,不再流血。环视四周,这里是一个朴素的农院,院子里放着农具,还停着一台巨大的、稀奇古怪的东西。这是……机器?江良一瘸一拐地站起来,绕着那台机器走了两圈,它闭关太久了,好在^红罗^总会给它带来一些与时俱进的消息。这台机器还有四个轮子,大概是“车”?

江良正对那台农用作业车上下打量,院门突然打开,一个年轻高大的男人扛着锄头走进来。看见鹤已经站了起来,神色欣喜。他放下工具,小心翼翼地靠近鹤,发出一些古朴的、专门用来呼唤鹤的声音。

江良不会攻击人,但也提防他们。它后退至墙边,警惕地看那人,男人没有恶意,可能把自己救回来的就是他。

“鹤,你怎么样?”男人蹲下身子,满眼担心地看看鹤,又回头看看自己准备的草堆,心想是不是自己的草堆布置得不舒服,鹤不喜欢。他站起来,从背篓里拿出一袋子鱼来,在江良眼前晃了晃,然后把鱼放在草窝旁边,依依不舍地看了江良一眼,也不再打扰他,径直离开了江良的视野。

肉麻……江良一瘸一拐地走到草窝边。鱼很新鲜,它已经许久不食人间烟火了,但并不代表人间烟火不好吃。加上确实饿极了,伤口剧烈疼痛也不影响它狼吞虎咽,反正在这种狼狈的地方无需顾及自己仙风道骨的形象,狠狠吃了个饱!

江良维持鹤的形态在这户人家养伤。这家的男主人、也就是把他从沼泽里抬回来的好心人,叫云丹措姆,地地道道的藏民,常常会看见他带一些受伤的动物回家,有时候是鸟类,有时候是四脚动物,他家里没有小孩,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照顾受伤的动物上。那天江良目睹云丹照顾的一只红隼已经完全康复,他看着它飞入云端,脸颊边滚落一滴晶莹的泪。他的妻子在旁边轻轻帮他拭掉眼泪——她是个比他更温柔的人。

江良看着他们,就想起当年在雾山巅、松春斋里,妻子低头研墨,青丝如云,偶尔抬头对视,是她莞尔浅笑的眼睛。

它把头埋进草窝,背上突然搭来一只手。

云丹措姆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鹤的羽毛上,看它没有抵触,像摸一只小猫似的轻轻抚顺它的羽毛。

“它是在难过吗?”她问。

“嗯……大概是想家人了吧。”他说。

江良毕竟不是普通的鹤。猎枪子弹虽然伤到了筋骨,但两个月后,它已经能有力地振翅。它知道自己该离开了。

那天黄昏,它回到沼泽,云丹夫妇站在离它不远处。江良在广阔的沼泽地振翅助跑,水墨抹出羽翼带起猎猎呼声,腾风而起。即使两个月没飞,气流依旧在身下将它稳稳托举起来,视野越来越宽阔,将整片如镜般倒映出金色苍穹的沼泽收入眼底。

云丹和妻子满眼惊喜!两人就像看见自己学走路的孩子迈出了第一步那么激动。

江良尽情盘旋了一圈,落在云丹面前,它想说谢谢,又怕突然开口说人话,会把他们吓个半死。它从羽毛底下衔出一块玉来,轻轻塞进云丹怀里。给人类送护身玉这种事它是第一次做——用自己的修为护人一生周全,它不是舍不得,而是觉得人类配不上——除了面前这两位。

云丹和妻子看看鹤,又看看手里鹌鹑蛋大小的玉石,惊得说不出话。回过神来时,鹤已经腾云而去,万里长空只剩一个晚霞里金灿灿的鹤影。云丹紧追出几步,大喊了一句什么话,江良听得不真切。

朋友们都说江良去了一趟人间,像变了个人,之前一提起人类,必遭他冷言冷语,如今倒和其他仙家一起张罗着下界私访的事了。也有可能是他闭关了太久,现在终于找回了一些烟火气。

他依旧爱一个人坐在松春斋窗前,怀念曾在他身边的她。


p.s.^红罗^——会有单独出场机会的角色,原型是红腹锦鸡,江良的好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