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创设计

62152浏览    13739参与
雾灯君

第三章 降级法

我还没来得及看纸条上其他的字。

  “1771发生什么事了吗?”

  李医生站在门口探出半个身子,就好像是刚好路。

  病患的编号叫起来就像小说里的囚犯。 

  我把纸条攥在手心里,若无其事地微笑。

  “没什么,刚才在床上看书,没有拿稳。一不小心掉了。”

  “需要我帮您放桌子吗?”

  “这点小事不用麻烦医生。”

  “好吧。”医生点点头,但他没有出去,而是从门口走了进来。

  “您不用那么客气,医院里很多人都是您的粉丝。”

  “是吗?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么有名。”

  “您谦虚。”他拿起热水瓶,走过来给我倒了一杯热水。

  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病房门忽...

我还没来得及看纸条上其他的字。

  “1771发生什么事了吗?”

  李医生站在门口探出半个身子,就好像是刚好路。

  病患的编号叫起来就像小说里的囚犯。 

  我把纸条攥在手心里,若无其事地微笑。

  “没什么,刚才在床上看书,没有拿稳。一不小心掉了。”

  “需要我帮您放桌子吗?”

  “这点小事不用麻烦医生。”

  “好吧。”医生点点头,但他没有出去,而是从门口走了进来。

  “您不用那么客气,医院里很多人都是您的粉丝。”

  “是吗?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么有名。”

  “您谦虚。”他拿起热水瓶,走过来给我倒了一杯热水。

  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病房门忽然关上了,就像是被人狠狠摔了一下发出很大的声音。

  病房外面陆续传来很多关门的声音。

  “怎么回事?”

  “应该是走廊窗户忘记关了吧?今天外面风很大。”李医生微笑着说。

  狗屁!

  病院的走廊根本不开窗,因为害怕部分病患趁医护人员不注意的时候从走廊窗户跳下去。

  护士说,之前有一个病患就成功了,亏是二楼没有生命危险。

  后来,院长出了一大笔钱在重症病房里安了通气口。

  走廊所有窗户都上了锁,据说只有院长才有钥匙。

  “医生,你这样说傻子都能看出来不对劲。”

  “难道你不是傻子吗?”医生的表情阴翳,骂人也骂的理直气壮。

  “……李医生,两个男人是不可能的。”我后退一步,跟他楚河汉界分两半。

  “你胡思乱想什么呢?”他听懂了这句话。

  “别杀我!”

  “谁说要杀你?”

  我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吐沫,不是最好。

  李医生跟平时认真负责平易近人的形象差距太大。

  

  “我也没钱……”我还没说完,他就打断了我。

  “你看见了吧?”他放下水杯,我退一步,他就往前走一步。

  压迫感太强,我根本没有注意他说的什么。

  “你看见了。”他笃定的说。

  “什么?”

  “纸。”他言简意赅的说。

  他靠的太近了,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着我。

  刚刚我还在想,他一不图命,二不图钱,那他图什么???

  但是想起手里捏着的那张纸条,我一下就理解了。

  “那是你写的?”在他的目光逼迫下,我问道。

  李医生抓住我的肩膀:“你看见了?”

  我不但看见了,我还差一点就看完了。

  “李医生有话可以直说,偷偷摸摸塞纸条我很容易误会你。”我怕他诓我,谁知道那张纸条到底是谁写的。

  “看见了,既然看了……那你为什么还在这儿?”

  我不在这儿,还能在哪儿?看他表情有些凶狠,我便如实回答这个问题。

  “我没看完,你就进来了。”

  “你没看完?”

  “对。”

  得到我肯定的回复,他骂了一声,抓着我的肩膀把我按在窗台边。

  他的动作太快,我猝不及防就被他压制住了。

  “凭什么又比我快一步,这简直就是作弊!”

  “如果我是你,他根本就活不到现在!”他咬牙切齿的说。

  “我一定要杀了他。”

  “他到底是谁?”他情绪有些失控,并不是在跟我说话,更像是透过我看另一个人。

  李医生现在的状态就像那些精神病人一样。

  可我没听说李医生有个脑子有问题的孪生兄弟啊。

  “难道李医生你也循环了?”我想到一个可能。

  “也?”他加重这个词。

  就好像我的话,给了他什么启发。

  李医生的表情忽然又变得温和了,抚平我肩膀被抓皱的病服。

  “……”我有一种预感,很不好。

  “1771,你的病加重了。”他微笑拍了拍我的肩膀。

  这是钓鱼执法?!

  我下意识地想要逃跑。

  他再次抓住我的肩膀,力道大的惊人,仿佛抓我就像拎只兔子一样容易。 

  “李含一,你跑出去也没用,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刚才也是你亲口说了时间循环。”

  所以,他刚才说了这么多奇怪的话,就是为了这个?

  为了测试我的精神状况?

  我的话就给了他这种启发?

  “医生,你这是钓鱼执法吧。”  

  感受到他不怀好意的目光,我有点无语。

  “怎么能说是钓鱼?算说出去,他们会相信谁?”

  “都不需要仪器检测吗?”就算失忆,我也知道医院不可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地方。

  “您的病例在入院的那一天就已确定好了。”

  “您不会以为,真的能那么轻松出去吧。”

  “你和护士不是相处的挺好吗?难道她没有告诉过你?”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折叠好的报纸递给我。

  李含一车祸现场!

  新闻标题七个触目惊心的大字。

  我没有去接。

  “怎么不敢面对真相呢?”李医生慢条斯理地展开报纸。

  “看不懂的话,我可以挑出重点帮你读一下。”

  “科学家李含一遭遇车祸昏迷不醒三个月……天才科学家失忆沦为普通人?……李含一精神上也出现了问题……家人决定送往病院修养”

  我脑子里嗡一下,只能听见耳鸣的声音。

  这是我最害怕的事。

  循环和做梦纸条这样荒唐的事都没让我这样害怕。

  好像被人耍了,被人当成猴子一样围观、戏耍。

  他们什么都知道。

  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感觉,恼羞成怒?

  我感觉经历的一切都像个天大的玩笑。 

  这四十多天里护士的窃窃私语,医生的态度都好像变成了居高临下的上帝在看着蝼蚁冷笑。

  每一句关心的话,都让人恶心。

  围观、欺骗。

  一切的真相都被撕扯开,明明白白地摆在我的眼前。

  李医生告诉我:

  我,李含一,是一个精神病。

  “戏耍人很好玩吗?”

  “不好玩,但是你的表情很我喜欢。”他抓住我的头发,发出恶意的笑。

  “想揍我吗?嗯?”说实话,他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变态。

  他想激怒我,这一刻,我确实恨不能对这张脸狠狠踹上一脚。

  “记得那些被绑起来的精神病吗?如果你也想被我绑起来的话……”

  呕——我吐了出来。

  这张脸在我眼里实在太恶心了,但是我想,这一刻我也恶心到了他。

  看见我吐了。

  李医生,不,李变态的表情相当精彩。

  “真可怜”他捏住我的脖子。

  “怎么偏偏就是你,不是我呢?”

  脖子上收紧的手,让我说不出一个字。

  “你感觉恶心?其实我也很恶心。”走廊传来混乱的脚步声。

  我有些喘不上气了。

  “给你一个机会……帮我找一个人。”李变态靠在我耳朵声音越来越小。

  “如果你不帮忙……我不介意让你亲自感受一下精神病人的待遇。”

  “1771。”这个编号……从他嘴里念出来好恶心。

  “我会把你分到没有窗户只有通风口的病房里。收走你的私人物品。”我去掰他的手指头,他的手却收的更紧了。

  “给你插几根管子,食物直接送到胃里,没有手机,没有娱乐,天天躺在床板上,一天、两天、三天……只要你能一直忍受下去。”

  “你能吗?”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

  我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怎么回事,这一层的门全关上了?”来人快向我走来。  

  “1771,你怎么了?”这个声音很耳熟。

  我抬头去看,正是刚刚用手掐着我脖子的那个罪魁祸首。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他刚刚是打开门从外面跑进来的?

  “1771,怎么了?”他又问了一遍,脸上带着我熟悉的微笑。

  还演?有完没完了?

  我没有忍住,又吐了。

  他扶我起来,态度与刚才判若两人。如果不是演技特别精湛,那么刚才掐的我的人可能不是真正的李医生。

  真的活见鬼了?

  李医生扶我到床上躺着。

  “我给你倒一杯水吧……咦,这正好有一杯。”

  热水已经凉了,放在我摞好的书上面。

  李医生拿起这杯水递给我。

  我心里一沉,这杯水的存在就好像在提醒我刚刚发生一切。

  理智回笼,我忍着呕吐的欲望,打发了他。

  等他走后我跑到卫生间里。

  卫生间的镜子里我的脖子是正常的肤色别说手印,连片红色都没有留下。

  无论刚刚那个人是谁,他都成功惹到了我!

  刚刚我挣扎的时候,手划破了那个“李医生”的手和脖子,还吐了他一身。

  后进来这个很干净……虽然他们看起来一样恶心。

  至少在确认关联之前,我不会迁怒于人。

  “李医生”要我帮他找人,行事作风却很奇怪。

  掐住我的脖子威胁却没有杀我的意思……或者说没有立即杀死我的想法。

  因为“李医生”有一个想要杀死的人,他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想让我帮他找出来。

  我有点怀疑下午死的那个人。

  “李医生”对循环这个词并不意外。

  难道他跟我一样?他循环了几次?

  他是不是在之前的循环中,了解了我的弱点所以在第一时间过来(恶心)提示我。

  难道我在他的循环里跟他很熟吗?

  刚刚给我倒水的那个“李医生”,在靠在我耳边的时候,他对我说了一句话。

  【循环里杀死他,是你唯一的机会,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刚刚的一切都是一场演给“李医生”口中的“他”看的戏?

  “李医生”甚至没有告诉我,这个口中的他,有什么特征。

  我总觉得,不应该帮这个忙。

  因为……

  我打开那张纸条。

  李含一,醒来!不要相信病院。

  

  我的邻房病友1731有一套方块人套娃。

  如果把循环比作一个套娃游戏,赢得游戏的方式就是由内层逃向外层,不断破娃(破坏循环)取得胜利。

  玩家知道的核心消息越多越能玩转这个游戏。

  但是套娃游戏参与人数只要超过一人,就存在一条理论上的必胜法——降级法。 

  降级法:高级玩家利用信息差误导低级玩家,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理论上只要进入的更早、探索的更多更快,自然会成为知道更多信息的高级玩家。

  这样高级玩家本身就已经成为困住低级玩家的一个套娃。

  对我而言“李医生”就是一个使用降级法的高级玩家。 

  好比一场循环游戏里,玩家数量不明。已知,小李玩家(我)与大李(李医生)信息差距悬殊。

  没有具体损失的话,小李玩家完全没有必要跟随高级玩家冒险。

  低级玩家帮助来自高级套娃的世界的高玩,逻辑本身就有存在很多问题。

  合作中不透露关键信息等于大饼都没画清。

  有些人愿意为了徐定谔的大饼冒险,自然有人不愿意。 

  下午5点后会下起大雪。  

  护士讨论那个死去的人,是在下雪之前。

  我得从现在开始调查,那个人到底是谁。

  如果死去的就是“李医生”,就收回救人的打算。

  这个降级玩家,太危险了。

  我能从他眼里看见疯狂这两个字。

  

  

  

  

  

  

  

MUMBLE 待煮

紫光檀水瓶座、摩羯座圖標組合耳墜|为顾客的另一半制作的耳饰,同时也是他自己设计的。https://mumble.taobao.com/

紫光檀水瓶座、摩羯座圖標組合耳墜|为顾客的另一半制作的耳饰,同时也是他自己设计的。https://mumble.taobao.com/

心城_fugexi

她是雪中遗落的星星,重逢的花仙魔法使

  

"白川吗?我们是从下着一场大雪的时候在森林里找到她的,她被冻的厉害,满身伤痕,我们问她叫什么,她也不说话,我们就叫她白川了。"巡逻队的一位士兵这么说道 

"身为守护者,白川小姐多少有点大大咧咧的"

白川所在的城镇,被【初雪】之遗章守护着,这是她带来的,她自然被封为了守护者

"切,什么封为,我本来就是嘛!"

这样的宁静美好,在黑暗势力到来之前,一直是有的。

"白川,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来,这个给你,这宝石包含了我们所有的历史,也是遗章的开启之石,拿着遗章快跑!快!"

那年还是一场大雪

而她从大雪中重生,又从大雪中开始流浪。...

她是雪中遗落的星星,重逢的花仙魔法使

  

"白川吗?我们是从下着一场大雪的时候在森林里找到她的,她被冻的厉害,满身伤痕,我们问她叫什么,她也不说话,我们就叫她白川了。"巡逻队的一位士兵这么说道 

"身为守护者,白川小姐多少有点大大咧咧的"

白川所在的城镇,被【初雪】之遗章守护着,这是她带来的,她自然被封为了守护者

"切,什么封为,我本来就是嘛!"

这样的宁静美好,在黑暗势力到来之前,一直是有的。

"白川,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来,这个给你,这宝石包含了我们所有的历史,也是遗章的开启之石,拿着遗章快跑!快!"

那年还是一场大雪

而她从大雪中重生,又从大雪中开始流浪。


白川摸着项链上的那一颗宝石说:"那年的那一场大雪,我获得了一次新生…"

  

  

(不会写来创人,体形站姿参考了@一天爆肝36小时 这位神仙老师!)

白匠子
mg30卖设 0起随加 (>y...

mg30卖设 0起随加 (>y<)我是原画师

设定关键词:冰美式+乌龙+甜言蜜语

木有心理 看着截止 不过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喜欢这个设哦~

禁止二转二卖(最好支持wx)

试试在老福特出出 不常用

mg30卖设 0起随加 (>y<)我是原画师

设定关键词:冰美式+乌龙+甜言蜜语

木有心理 看着截止 不过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喜欢这个设哦~

禁止二转二卖(最好支持wx)

试试在老福特出出 不常用

首饰设计师烨子
【客订设计,只做一件哦】 天高...

【客订设计,只做一件哦】


天高散孤云,

落日澄空故乡影,

飘摇游子心。

【客订设计,只做一件哦】


天高散孤云,

落日澄空故乡影,

飘摇游子心。

雾灯君

第二章 病房里的纸条

 “接下来几天适当多运动,早晚吃四号药……其他药可以停了。”

  医生叮嘱完在门外和护士闲聊了两句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护士则提着两个热水瓶出去接水了。

  8点半左右,护士会提着热水回来,更换我床头柜里的药品。

  如果我只是做了一场预知梦……

  时间地点清晰能到这个份上是不是过分了?

  我躺在床上想。

  万一真的是我疯了,现在的一切思考就都是徒劳无功。

  而且除了我自己,谁会相信呢?

  说我身上发生了时间循环?

  听听是正常人说出来的话吗?

  精神病多指的是严重的心理障碍,症状主要表现为行为认知的改变,感知功能障碍,会幻听幻视、无缘无故大吼大叫,敏感多...

 “接下来几天适当多运动,早晚吃四号药……其他药可以停了。”

  医生叮嘱完在门外和护士闲聊了两句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护士则提着两个热水瓶出去接水了。

  8点半左右,护士会提着热水回来,更换我床头柜里的药品。

  如果我只是做了一场预知梦……

  时间地点清晰能到这个份上是不是过分了?

  我躺在床上想。

  万一真的是我疯了,现在的一切思考就都是徒劳无功。

  而且除了我自己,谁会相信呢?

  说我身上发生了时间循环?

  听听是正常人说出来的话吗?

  精神病多指的是严重的心理障碍,症状主要表现为行为认知的改变,感知功能障碍,会幻听幻视、无缘无故大吼大叫,敏感多疑,过度恐慌,焦虑。

  医生说精神病容易被误诊,而我没有没记忆本身就很被动。

  万一误诊的话……一但院方排除“李含一是正常人”这个可能性,剩下的只有百口莫辩了。明天的报纸标题我都想好了“痛惜!杰出科学家患上精神病!”“患者李含一的前半生“我当科学家那几年!”】 

  这所病院四成以上的病患是精神病人,二楼活动室里每天都有不缺说自己是个正常的精神病人。 

  说不定会出现这种对话:

  “什么?你是正常人?”

  “我也是!”

  “真的?”

  “你病的不轻,多吃点药!”

  从挣扎到放弃。

  在病院呆了四十多天,我见识过护士控制患者连人带床捆绑只用了两分钟,还有那些精神病人插好几根管在床板上半死不活的样子。 

  这种场面,实在很难让人鼓起勇气去亲身体验一把。 

  即使知道医生是在帮助他们:

  没收物品、禁锢身体、注射针剂是避免病人发病时伤人伤己;洗澡上厕所的随身监视——是避免偷偷自残;身上插管——是预防绝食和排泄需要……这些是我看得见的,还有很多是我看不见的治疗方法。

  

  诚然。

  这些规定都是为了避免悲剧发生。

  保证病人生命为前提,避免病人对他人造成伤害。

  然而见过这些,内心不可避免地产生一丝恐惧。

  那些人无助、慌乱、绝望的目光,护士一开始还会心软,到了后面就会麻木。

  因为精神病的治疗方法方式主要是应用药物治疗,心理治疗以及物理治疗。

  一般的药物包括抗抑郁药物,抗焦虑药物,抗躁狂药物等。

  在药物无用的情况下,强制的物理治疗,是必要的。

  只不过人的眼睛在捕捉到同类的痛苦表现时将这些画面传输给大脑产生共情。

  或许大脑的潜意识中并不想面对相同的痛苦,趋利避害的本能会让大脑对同类的痛苦极其敏感。

  我不敢面对,但也不能坐以待毙。

  循环发生从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

  什么时候开始?

  结束就是开始。

  那么是从什么时候结束呢?从我醒来的那一刻吗,还是12点结束的那一刻。

  循环因为什么发生?

  这个问题,我实在无法回答。 

  病院的每一天我都在按照医院的规定进行治疗,昨天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难道15好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还是昨天发生了重要的事情我不知道。

  恶作剧的可能性在医生推门进来的那一刻就已经被我排除了。

  护士一个人恶作剧还有可能,医生却没有必要这么做,这些日子短暂的相处下来,我感觉他不像是个幽默的人。

   我盯着远处的高山,自言自语。

  “破解循环简直毫无头绪。”可我需要思考缓解精神压力。

  要验证循环什么时候结束很简单。

  只要我今天晚上不睡,就能得出结论。

  剩下的问题就是,循环因为什么发生?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找点相关的书读一读,说不定能来点灵感。

  我的行李箱里有很多的书,当初的行李是护工帮忙送上来的。三大一小,小的装生活用品和衣物,大行李箱里基本全是书。

  看得出来过去的我很喜欢看书。

  平时看这些书是我每日打卡的项目,试图通过阅读的寻找到一点过去的记忆。

  因为每天只有两个小时可以看书,直到现在也没有全部看完。

  感谢来医院之前的我,贴心的准备了书单。

  筛选完之后标记一下就可以了。

  循环可能是无限,今天的时间是有限的。

  ①《虚假宣传》

  ②《死亡的搁浅1》

  ③《进化学习7》

  ④《外星人7》

  ⑤《宇宙空间1》

  ⑥《机器人m的觉醒》

  ……

  先阅读一下简介吧,我抽出一本没有读过的书。

  “时停危情,一本集诸位大师之长的【“睡前读物”】……呃。”

  随意翻开,快速合上。

  这本绝对不是!我拍了拍脸,把书塞回行李箱。

  虽然没有人规定不能带这种书。

  “偷偷看倒无所谓,但是你没想过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脸有点热……是错觉!

  “过去的我真难懂。”我选择忘记这本书。 

  筛选到最后只留下一些科幻、科普知识类读物。  

  整理书籍的途中,护士拎着两壶热水回来了,最近她对我的重点关注已经松散了很多。

  我总在上午看书,所以这样的情形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爬回床上,列出目前的坏消息和好消息:

  

           ——————————————

1.坏消息:

  ①没有恢复过去的记忆。

  ②陷入时间循环。

        —————————————

2.好消息:

  ①目前只循环了一次。

     ——————————————

  书里写,一切奇怪现象背后都有一个科学的解释。

  目前我不确定会循环几次,不排除它有自然结束的可能。 

  我打算看完这些书,背下这些书的名字。

  如果接下来还会继续循环,每一天都是15号的话。今天在书单上做的记号就不可能保留到明天。

  回顾昨天的经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感觉平平无奇。

  如果我没有失去记忆的话,现在能够参考的方法应该有很多。

  最起码能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东西。

  我想找回过去。

  从我醒来的那一刻起。

  就像有人一直在脑海里催促我、提醒我。

  找到过去是很重要的事。

  最好能在离开病院之前恢复记忆。

  我的行李中只有两件电子产品:一个黑色笔记本和一个米色的触屏手机。

  手机没有密码,可以随便用。

  笔记本需要输入密码,但我根本就不知道。

  原本我已经下定决心,等到出去之后再寻找过去的信息。

  不知道为什么。

  心里那种焦急感越来越强。

  “快没有时间了。”我无意识地说出这句话。

  没有时间了吗?

  什么没有时间呢?

  刚刚说出这句话,但我对这个问题很茫然,隐瞒自己失忆这件事情就已经很辛苦了。

  我本以为,自己能够安全的离开。

  规划按部就班的寻找过去的消息。

  循环这个突发事件,破坏了我原本的规划。

  我也想找个人倾诉,因为情绪积累的多了对我来说并不好。

  只是我很清楚现在是在这所医院,不能让别人知道我现在的遭遇。

  一切只能自己解决。我不能停下,至少目前是这样。

  一但停下来,我就无法逃避心里的烦躁感。

  筛选出来的书共有18本之多,我分成两摞,放到了床头柜上。

  第一摞是精装书和薄本书。另一摞,则是大小基本一致的书籍。  

  这些天,书带给了我不少快乐,只是那时,我不知道强制阅读也会让人感觉疲惫不堪。

  “希望我能快点离开这里……回归正常生活。”

  “……”

  我没有卸下书皮,而是直接打开看了。

  《死亡的搁浅1》打开它的整张的封皮放在床头柜上。

  书皮中间的位置,用白底蓝字印着三句话:

  “死亡只会短暂的搁浅。”

  “你的性格决定他的命运。”

  “救救我!”

  这是一个科幻架空的故事,开篇主人公是太空流浪者,他的伙伴都死了,只有一个智能机器人跟他一起生活在飞船上。

  有一天,他们的飞船遭到不明能量的袭击迫降到一个没有生命波动的星球上。

  因星球没有食物,他死在了星球上。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在飞船中,刚刚的一切似乎只是一场梦。

  与此同时,梦中相同的能量光束射中了他的飞船。

  飞船再次迫降,他不想死在那个星球上。

  拼了命的到了另一个相近的星球。

  这个星球上遍布绿植。

  ……

  “陌生人给的果子,不怕有毒吗?二话不说就吃了?嗯,也有可能是主角太饿了。”剧情到主角遇见了,除机器人之外的第一个配角。

  一个苟延残喘的退休医疗兵。

  主角受了伤被他救了,医疗兵把主角背回自己的房子。

  一开始主角以为他想吃了自己,却发现这是个幽默的小老头。

  突然想去上厕所,我将笔夹在了里面。

  解决完之后,打开水龙头。

  水是热的。

  我清洗完手。

  抬头看着镜子。

  突然想起一件事——如果说昨天有什么特别的事,确实有一件,但并不是发生在我身上。

  我记得昨天下午,隐约听见护士站的人说,好像有一个人死了。

  因为说话的声音很小,不确定自己听见的对不对?并没有第一时间想起来这件事。

  我可以救他一命。

  说不定医院里还有和我一样陷入循环的人。如果他们知道的话,说不定也会去救人!

  这件事发生的没头没尾,如果是因为死了人,救了就能恢复那就太好了。

  就算没有用的话,今天是第一次循环。我不应该待在病房里看书,到处走走,说不定有哪个病人或者医生可以成我的同伴。

  我对着镜子笑了笑,然后往自己脸上拍了一些水,情绪舒缓了不少。

  回到病床前,忽然没有兴趣接着读书了。

  左手抓住书想将笔抖出来,摇晃的幅度有些大,笔没有掉到我的手上,而是掉在了地上。

  ……

  啧

  我打算把笔捡起来。

  一张小纸条从书里飘落下来。

  我看见了这张纸条。

  顺手把它也捡起来了。

  “是夹在里面的书签吗?”

  其他书里也翻到过一些植物书签。

  这张纸条应该也是书签吧。

  刚才已经把桌子收起来了。

  我把纸条放在书页上展开。

  ——————————————————

         李含一,醒来!

  —————————————————— 

  纸条很长,只看见了前半部分。

  我短暂地松了一下大拇指想要快点按住纸条蜷曲的另一半,但是其他手指没有撑住书。

  碰——

  它扣在地上,像一个人努力张开双臂与大地紧紧相拥。

  

已沉

客单禁止抱图转载

脉冲步枪,重型武器

原创设计,约稿可私

客单禁止抱图转载

脉冲步枪,重型武器

原创设计,约稿可私

安陵侯Ares

咱也没啥好说的,反正就祝内娱早日沉底MD🙏🙏🙏

咱也没啥好说的,反正就祝内娱早日沉底MD🙏🙏🙏

MUMBLE 待煮

紫光檀、金絲柚木嵌銀人臉耳墜|有一点点的原始气息,给酷男娃的耳饰。https://mumble.taobao.com/

紫光檀、金絲柚木嵌銀人臉耳墜|有一点点的原始气息,给酷男娃的耳饰。https://mumble.taobao.com/

恶魔猫那娜
  基本都在画oc,不可以用

  基本都在画oc,不可以用

  基本都在画oc,不可以用

MUMBLE 待煮

小叶紫檀眼睛几何船挂坠|来自客人自己的设计,帮她实现。https://mumble.taobao.com/

小叶紫檀眼睛几何船挂坠|来自客人自己的设计,帮她实现。https://mumble.taobao.com/

MUMBLE 待煮

紅櫻桃木梅花簪|用这只梅花簪最为建新一年手艺的开始吧~https://mumble.taobao.com/

紅櫻桃木梅花簪|用这只梅花簪最为建新一年手艺的开始吧~https://mumble.taobao.com/

枝岭山_BRANCH

REVIEW|for be狂魔求生系统

·烫色uv拍立得|吧唧|背卡|邮票

·仅设计🈲️收藏  

REVIEW|for be狂魔求生系统

·烫色uv拍立得|吧唧|背卡|邮票

·仅设计🈲️收藏  

枝岭山_BRANCH

PREVIEW|for未定事件簿

·双闪吧唧|背卡

·仅设计 单主提供无背景人物图 🈲️收藏 有约稿意向收藏置顶  

PREVIEW|for未定事件簿

·双闪吧唧|背卡

·仅设计 单主提供无背景人物图 🈲️收藏 有约稿意向收藏置顶  

T·别找到我·Z
总结就是摆了,但没完全摆。。...

总结就是摆了,但没完全摆。。

  

从各种犄角旮旯找出图拼拼凑凑总算都填上了。。

年后归来依然画的像屎哈哈,不愧是我(擦泪)。

总结就是摆了,但没完全摆。。

  

从各种犄角旮旯找出图拼拼凑凑总算都填上了。。

年后归来依然画的像屎哈哈,不愧是我(擦泪)。

伊尔薇娅·达斯特劳伦奇

关于我

我的名字,是伊尔薇娅,以前的名字请不要提起,我很厌恶。我来自深渊,目前已经统治地狱三千年,我已经有了伴侣,但还是会有人骚扰我,……真是可笑的行为……在人类世界装作一名修女,但我厌恶上帝,就这些……

希望能认识其他的恶魔。

(主页有薇娅的故事,就把她当做一部连续剧追下去吧!)

我的名字,是伊尔薇娅,以前的名字请不要提起,我很厌恶。我来自深渊,目前已经统治地狱三千年,我已经有了伴侣,但还是会有人骚扰我,……真是可笑的行为……在人类世界装作一名修女,但我厌恶上帝,就这些……

希望能认识其他的恶魔。

(主页有薇娅的故事,就把她当做一部连续剧追下去吧!)

MUMBLE 待煮

多种木材拼接首飾盒|方块和线条,平面和镂空,完整和缺损。https://mumble.taobao.com/

多种木材拼接首飾盒|方块和线条,平面和镂空,完整和缺损。https://mumble.taobao.com/

弥安mian
  • 山茶花➕啾啾➕樱桃,可爱又仙气的风格

  • 三色可做,披帛后中有刺绣设计

  • 刺绣➕印花,搭配一个刺绣吊坠


  • 山茶花➕啾啾➕樱桃,可爱又仙气的风格

  • 三色可做,披帛后中有刺绣设计

  • 刺绣➕印花,搭配一个刺绣吊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