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创诗

15422浏览    22517参与
小熊猫菠萝奖杯
那么诸君请看——以上就是我讲述...

那么诸君请看——以上就是我讲述我是这样长出毒牙的。此致敬礼!

那么诸君请看——以上就是我讲述我是这样长出毒牙的。此致敬礼!

良朽

《说爱》诗歌

晨光熹微里

小鸟在枝头唱着歌跳来跳去

旭日初升时

人潮汹涌擦肩而过没有交集

暮色微醺中

太阳敛光陷入蓝与粉的梦境

霓虹灯亮了

街头拥挤车水马龙灯红酒绿

我只看见你


云朵为天光编织柔软座椅

那或许也是纸飞机的扶梯

不一样的飞鸟振翅都见谁去

问候纯白月亮与行星


向日葵的追随坚定

薰衣草合着眼眸轻抚雏菊

玫瑰又赠她一片落樱

花香中也弥漫着欢喜


远方传来潮起潮落的声音

是不为人知处人鱼的私语

寒流过境太平洋底的海水上涌

大海揽着温柔的起伏拥入落日与流云


长风穿堂而过而又悬停

心跳声在胸膛险些撕出罅隙

你头发有些乱 微微翘起

我是...

晨光熹微里

小鸟在枝头唱着歌跳来跳去

旭日初升时

人潮汹涌擦肩而过没有交集

暮色微醺中

太阳敛光陷入蓝与粉的梦境

霓虹灯亮了

街头拥挤车水马龙灯红酒绿

我只看见你


云朵为天光编织柔软座椅

那或许也是纸飞机的扶梯

不一样的飞鸟振翅都见谁去

问候纯白月亮与行星


向日葵的追随坚定

薰衣草合着眼眸轻抚雏菊

玫瑰又赠她一片落樱

花香中也弥漫着欢喜


远方传来潮起潮落的声音

是不为人知处人鱼的私语

寒流过境太平洋底的海水上涌

大海揽着温柔的起伏拥入落日与流云


长风穿堂而过而又悬停

心跳声在胸膛险些撕出罅隙

你头发有些乱 微微翘起

我是一个有勇气的人

却也只是轻笑着帮你理


by.良朽


慕岁殊

我虽然腐烂,但仍在盛开。

我比我自己,

更早将你置于心门外。


我比我自己,

更早将你置于心门外。


陨

相思

         风散花落尽,月照孤人影。心悦君兮君不知,谁怪?细把红豆刻,翘首盼君来。

         草木亦有情,奈君怎无意。南有木兮木有枝,不看。池鱼思故渊,旧林栖双羁。

         风散花落尽,月照孤人影。心悦君兮君不知,谁怪?细把红豆刻,翘首盼君来。

         草木亦有情,奈君怎无意。南有木兮木有枝,不看。池鱼思故渊,旧林栖双羁。

洛羽 。

原创诗篇…

我不怎么热爱艳阳天。

太阳猛烈地打着,

光芒扎眼。

我喜欢的是满云天。

太阳不晒,

天不燥热,

昏昏沉沉反而养眼。

最好风也不大,

让它轻盈地托着些什么--

而不是直着灌进领口又刮得人睁不开眼。


我喜欢闲暇的午后,

无人无事无所劳型,

可以看着天发呆编故事,

脑海的风暴势如狂澜。


我不怎么热爱艳阳天。

太阳猛烈地打着,

光芒扎眼。

我喜欢的是满云天。

太阳不晒,

天不燥热,

昏昏沉沉反而养眼。

最好风也不大,

让它轻盈地托着些什么--

而不是直着灌进领口又刮得人睁不开眼。



我喜欢闲暇的午后,

无人无事无所劳型,

可以看着天发呆编故事,

脑海的风暴势如狂澜。


有药.(接稿中)
“我年纪轻轻便有了白发,这是上...

“我年纪轻轻便有了白发,这是上辈子还没来得及,融化的雪”

你数着人世的光阴

抬眼已过冬季

我年纪轻轻便有了白发

这是上辈子还没来得及

融化的雪


你迟迟不肯动笔的思念

是我清冽的泪眼

爱意在你枯死的树枝上

养一只有归期的飞鸟

“我年纪轻轻便有了白发,这是上辈子还没来得及,融化的雪”

你数着人世的光阴

抬眼已过冬季

我年纪轻轻便有了白发

这是上辈子还没来得及

融化的雪


你迟迟不肯动笔的思念

是我清冽的泪眼

爱意在你枯死的树枝上

养一只有归期的飞鸟

葉伽
奇怪,明明一开始是想写古体诗来...

奇怪,明明一开始是想写古体诗来着,

结果写完以后发现这个主题写现代诗更有感觉欸

(有在尝试用一点新文化运动时期的风格之类的 吧

奇怪,明明一开始是想写古体诗来着,

结果写完以后发现这个主题写现代诗更有感觉欸

(有在尝试用一点新文化运动时期的风格之类的 吧

芸生
“我在尝试共鸣,结局是老去”

“我在尝试共鸣,结局是老去”

“我在尝试共鸣,结局是老去”

陨

不住的下坠

海水压迫每一根神经

窒息的感觉

不!我不甘心!

拼了命的挣扎


终于冲破海面

却被一双双冷漠的 嘲笑般的眼睛注视

我妄想会有一双伸出的手

直到我气力用尽

用喉咙发出最后一丝呻吟

海水涌入口腔

我再次下坠


这一次   我不再挣扎

一切都已结束

既然这世间如此荒唐

就让我永沉这深海

坠入无尽的黑暗与蔚蓝


不住的下坠

海水压迫每一根神经

窒息的感觉

不!我不甘心!

拼了命的挣扎


终于冲破海面

却被一双双冷漠的 嘲笑般的眼睛注视

我妄想会有一双伸出的手

直到我气力用尽

用喉咙发出最后一丝呻吟

海水涌入口腔

我再次下坠


这一次   我不再挣扎

一切都已结束

既然这世间如此荒唐

就让我永沉这深海

坠入无尽的黑暗与蔚蓝


凉透薄荷裳。
我背着我的背包 一步一步走在石...

我背着我的背包

一步一步走在石板小街上

今年新灌的腊肠,刚刚拆封的散文

隔着塑料袋打打闹闹

拉链缝里支棱着一枝素白玫瑰

挤过被翻得破烂的琴谱

勉强探头看未曾谋面的我

背包被塞得鼓鼓囊囊

  

高高低低的房子挨着取暖

爆炒猪肉味儿混着米香在街上游窜

电线杆上的涂鸦从来不安静

七嘴八舌地辩论今年会不会下雪

同一幢楼里

小提琴和钢琴一唱一和

纷飞的音符像树叶一般飘落

被行人的鞋尖撞得支离破碎

我哼唱

拼凑了他们的初遇和离别

我被塞得鼓鼓囊囊

  

我的灵魂从来不爱背包

它贪吃

文字,音符,花瓣

或是随处扯来的落霞

或是春光一束,梨雪一盏

通通吃下去...

我背着我的背包

一步一步走在石板小街上

今年新灌的腊肠,刚刚拆封的散文

隔着塑料袋打打闹闹

拉链缝里支棱着一枝素白玫瑰

挤过被翻得破烂的琴谱

勉强探头看未曾谋面的我

背包被塞得鼓鼓囊囊

  

高高低低的房子挨着取暖

爆炒猪肉味儿混着米香在街上游窜

电线杆上的涂鸦从来不安静

七嘴八舌地辩论今年会不会下雪

同一幢楼里

小提琴和钢琴一唱一和

纷飞的音符像树叶一般飘落

被行人的鞋尖撞得支离破碎

我哼唱

拼凑了他们的初遇和离别

我被塞得鼓鼓囊囊

  

我的灵魂从来不爱背包

它贪吃

文字,音符,花瓣

或是随处扯来的落霞

或是春光一束,梨雪一盏

通通吃下去

拖沓留下的脚印

刻满了太阳说给星星的情话

它把自己塞得鼓鼓囊囊

  

我背着包走在石板街上

包里都是我的食物

我往前走

只为我的灵魂寻个好去处


《背包》

by 蔚聿

姜枣

航班之下

你带着希望离开

划破云层飞向未来

抬起头

风吹散眉下小雨

扬起飘渺憧憬

落向未知的土地

院下梧桐断肠意

秋色泼洒肆意

染上新刷的墙垣

消减的玉肌

已无意粉脂墨黛

闲袖手抚镜短叹

窄屋空荡

灰却落进心底

风声好似你的身影

哂笑过、别有倦意

晚安

我枕上离别失眠

2021.10.29

你带着希望离开

划破云层飞向未来

抬起头

风吹散眉下小雨

扬起飘渺憧憬

落向未知的土地

院下梧桐断肠意

秋色泼洒肆意

染上新刷的墙垣

消减的玉肌

已无意粉脂墨黛

闲袖手抚镜短叹

窄屋空荡

灰却落进心底

风声好似你的身影

哂笑过、别有倦意

晚安

我枕上离别失眠

2021.10.29

R_一只狒物

《多心菜赞美诗》

啊!阿多

我的阿多

如果没有你

我不敢想象我的人生会怎样无趣!

无论是酸与辣的交织

或是单用酱油腌着

你总是永远爽脆可口

下饭还是得靠你

阿多,我的阿多

你是我的无法割舍

我的人生怎能离开你!

啊!阿多

我的阿多

如果没有你

我不敢想象我的人生会怎样无趣!

无论是酸与辣的交织

或是单用酱油腌着

你总是永远爽脆可口

下饭还是得靠你

阿多,我的阿多

你是我的无法割舍

我的人生怎能离开你!

青冥不垂翅

腊月十三

她告诉我上弦月出现的日期

一个月过去了快四分之一

天上发黄的月亮伫在原地

凝视我像一只眼睛

腊月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

还有三天是殷昀的生日

殷昀是我给她取的字

而她终究化作我心里的氤氲

即使曾经那么彼此相爱

如今和美也已破碎

曾经坚信一定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最后只有细数这太过短暂的四个月

这未能触碰到温存的流于纸笔的恋爱

到后来心里也只是少了未来

甜蜜的誓言空气中飘散

准备的礼物也在角落盖满尘埃

如果说人一定要走出去

那么从此留下的只有遗憾

——在鹊桥相会的朝朝暮暮

我们说了"永远"

一月十二

她告诉我上弦月出现的日期

一个月过去了快四分之一

天上发黄的月亮伫在原地

凝视我像一只眼睛

腊月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

还有三天是殷昀的生日

殷昀是我给她取的字

而她终究化作我心里的氤氲

即使曾经那么彼此相爱

如今和美也已破碎

曾经坚信一定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最后只有细数这太过短暂的四个月

这未能触碰到温存的流于纸笔的恋爱

到后来心里也只是少了未来

甜蜜的誓言空气中飘散

准备的礼物也在角落盖满尘埃

如果说人一定要走出去

那么从此留下的只有遗憾

——在鹊桥相会的朝朝暮暮

我们说了"永远"

一月十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