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创诗

19022浏览    26214参与
贞子草莓
湖泊似的斑点,是她再也没有见过...

湖泊似的斑点,是她再也没有见过的情人

湖泊似的斑点,是她再也没有见过的情人

贞子草莓
资格,名誉,爱情,人生早把我搜...

资格,名誉,爱情,人生早把我搜刮干净

资格,名誉,爱情,人生早把我搜刮干净

时尘

【键盘侠】

网络上

考察民意,审阅舆情

批斗官僚,怒斥乱象

伪君子


现实中

点头哈腰,虚伪陪笑

满口谎言,趋炎附势

真小人


网络上

考察民意,审阅舆情

批斗官僚,怒斥乱象

伪君子


现实中

点头哈腰,虚伪陪笑

满口谎言,趋炎附势

真小人












竹间

这几天写的三首诗,存一下

你完全不取名字的吗.jpg


全是在诡异的时刻产生的灵感,比如骑车路上、半夜两点、睡梦里(?


水击九天高万仞,芒寒三尺如山屹。

何人借我轩辕剑,斩尽天下不平事?


玉箸为笔酒为墨,饮引天水歌琼浆。

澎湃杯底三千雪,换我浮生一黄粱。


海波接天连帆碧,浮金随日送山青。

借我玉笔蘸天水,当令沧海倒履迎。


你完全不取名字的吗.jpg


全是在诡异的时刻产生的灵感,比如骑车路上、半夜两点、睡梦里(?




水击九天高万仞,芒寒三尺如山屹。

何人借我轩辕剑,斩尽天下不平事?



玉箸为笔酒为墨,饮引天水歌琼浆。

澎湃杯底三千雪,换我浮生一黄粱。



海波接天连帆碧,浮金随日送山青。

借我玉笔蘸天水,当令沧海倒履迎。


封砚

月光的咽喉沟通脱离的风暴

残酒勾缠夜半的声音

抑想把恫吓的雨露挂在诗卷下面起舞

无尽病房也炙烤我的干涸

它,迷醉者,也曾

吮吸浓茶和咖啡

两只小飞蛾正注意微光的蜡烛

周遭一只蓝蜘蛛屏住心跳

恍惚出击,合金的捕捉,飞蛾落下一声怒吼

第一只又拳又脚,落网

第二只也要落网,可终遍体鳞伤的翩翩逃脱

燃起的火盏掳去一切

竹炭伪造莫名的心事,宇宙

倒了过来,抖落尘灰到睡眠荡漾

腿铁锈走,像小鸟金属的吟唱

练习晶莹的春叶,蠕动经纬度

你的人,你的夜,你缺口的尖讽

掷地有声的金子搅乱黎明的呼吸

通过你通向你遗忘的身上

没有表,却嗅着遗忘的沸水

圣者善待舞台的衣裙......


月光的咽喉沟通脱离的风暴

残酒勾缠夜半的声音

抑想把恫吓的雨露挂在诗卷下面起舞

无尽病房也炙烤我的干涸

它,迷醉者,也曾

吮吸浓茶和咖啡

两只小飞蛾正注意微光的蜡烛

周遭一只蓝蜘蛛屏住心跳

恍惚出击,合金的捕捉,飞蛾落下一声怒吼

第一只又拳又脚,落网

第二只也要落网,可终遍体鳞伤的翩翩逃脱

燃起的火盏掳去一切

竹炭伪造莫名的心事,宇宙

倒了过来,抖落尘灰到睡眠荡漾

腿铁锈走,像小鸟金属的吟唱

练习晶莹的春叶,蠕动经纬度

你的人,你的夜,你缺口的尖讽

掷地有声的金子搅乱黎明的呼吸

通过你通向你遗忘的身上

没有表,却嗅着遗忘的沸水

圣者善待舞台的衣裙

混装的宇宙呓语清淡的邮车

殷切尾随罗马凯旋

龙儿

枯树

屠宰羊羔的休憩地,

​枯树后张开白日,

​走向绞刑架的路,

​雪中的脚印。

​窗外的风景变化不停,

​落日摇下红灯,

纸醉金迷的​乌鸦,

​飞向灰色的家。

​​枯树上挂着铁钩,

​铁钩上挂着

​被咬碎的月亮

​与似大漠上蓬草一般的星。

​背影拉长,

​“妈的,这死树还没死”

​枯树挂在影子的身上,

​被吊死在脚步声旁。



屠宰羊羔的休憩地,

​枯树后张开白日,

​走向绞刑架的路,

​雪中的脚印。

​窗外的风景变化不停,

​落日摇下红灯,

纸醉金迷的​乌鸦,

​飞向灰色的家。

​​枯树上挂着铁钩,

​铁钩上挂着

​被咬碎的月亮

​与似大漠上蓬草一般的星。

​背影拉长,

​“妈的,这死树还没死”

​枯树挂在影子的身上,

​被吊死在脚步声旁。



雾凇🌲~

反谣言诗

诬毁诽谤日见增,尚有人记诗家曾?

编织情史作真史,构造奸声当正声。

蜚语渐彻似深海,清名已消化孤风。

浮云散尽扶光展,岂使谣言入汗青?


誓不能使谣言深入人心!(气得写的一气呵成)


诬毁诽谤日见增,尚有人记诗家曾?

编织情史作真史,构造奸声当正声。

蜚语渐彻似深海,清名已消化孤风。

浮云散尽扶光展,岂使谣言入汗青?


誓不能使谣言深入人心!(气得写的一气呵成)


星澜紫霞(归去来兮)

苍悟谣

忧。

今岁蜚声盛昔年。 

浮生梦,莫待醒时愁。

忧。

今岁蜚声盛昔年。 

浮生梦,莫待醒时愁。

白雪黑天使
“他说话的时候,海水完全变成了...

“他说话的时候,海水完全变成了银灰色”

“他说话的时候,海水完全变成了银灰色”

有颗石头

相处

我们持续 我们行走 我们死亡

脚尖点在地上起舞 将冷风吸进肺里

不多说一句话的望着月亮

听松林里的雪又沉默的掉落一片星光

我期待独角兽的出现 你说它们不复存在

很有意思的说法 于是我们拥抱 

我们将手伸进对方的心里

我们爱的像亲吻一丛粉红的蔷薇花

几朵云和紫色的夜晚见证两个人消耗生命

鲜血从刺破的嘴唇上淌出来

你哭着说你再也无法去爱 你得歌唱

从嘴里飞出小鸟 之后再光脚奔跑

脚踩进雪地正如手按在琴键上

而我要一下一下吻去你眼睛的泪水 

跟着这段黑丝绸做成的钢琴曲

在你的影子里......

我们持续 我们行走 我们死亡

脚尖点在地上起舞 将冷风吸进肺里

不多说一句话的望着月亮

听松林里的雪又沉默的掉落一片星光

我期待独角兽的出现 你说它们不复存在

很有意思的说法 于是我们拥抱 

我们将手伸进对方的心里

我们爱的像亲吻一丛粉红的蔷薇花

几朵云和紫色的夜晚见证两个人消耗生命

鲜血从刺破的嘴唇上淌出来

你哭着说你再也无法去爱 你得歌唱

从嘴里飞出小鸟 之后再光脚奔跑

脚踩进雪地正如手按在琴键上

而我要一下一下吻去你眼睛的泪水 

跟着这段黑丝绸做成的钢琴曲

在你的影子里勺一杯酒 追逐 追逐

我摔倒了 摔的粉碎 终于触到一缕头发

你停下来 又把冰冷透明的我拼起

遗漏的碎片扎向你的喉咙 握在我的手心

林间再燃不起烈火 暴雪已掐灭这火苗

我们告别 我们恶毒 我们是脆弱的玻璃 

星月

无题

寒风微拂惹人倦,

宛若酩酊醉中眠。

青霭幽幽浮光现,

花树困倦云缠绵。


这天飞雪染白了房屋

令刚刚清醒的我惊呼

那披了新衣的是久眠的枯木

着了新装的是街旁的花树

到底都换上了海鸥的同款白色礼服


走上街道

我明白了路上为何撒满盐,

若是滑倒怕不是要与石子一阵共眠

踩过那晶盐

吱吱作响

好似那晶盐在同每一个路过的人轻语细言

此间景物灿烂,飞雪更添明艳!


我转圈舞蹈

静静听它絮絮叨叨

它也不嫌我一袭青衣在这雪白的花园过于招摇

只是在继续念叨风景美好

我也好奇发问

来到此地时是否见证海浪涛涛

它道

那是必然,但海上没有青草

没有太...

寒风微拂惹人倦,

宛若酩酊醉中眠。

青霭幽幽浮光现,

花树困倦云缠绵。




这天飞雪染白了房屋

令刚刚清醒的我惊呼

那披了新衣的是久眠的枯木

着了新装的是街旁的花树

到底都换上了海鸥的同款白色礼服



走上街道

我明白了路上为何撒满盐,

若是滑倒怕不是要与石子一阵共眠

踩过那晶盐

吱吱作响

好似那晶盐在同每一个路过的人轻语细言

此间景物灿烂,飞雪更添明艳!


我转圈舞蹈

静静听它絮絮叨叨

它也不嫌我一袭青衣在这雪白的花园过于招摇

只是在继续念叨风景美好

我也好奇发问

来到此地时是否见证海浪涛涛

它道

那是必然,但海上没有青草

没有太多来自人类的童谣


我疑惑是否后悔,

人类的童谣也没那么天花乱坠

浪声四起的音乐明明更美

它笑道:

无悔,

化为晶盐又并非碌碌无为,

童谣与音乐各有各的美

叙芯子
“夜”&“沙漏”

“夜”&“沙漏”

“夜”&“沙漏”

写诗的哥萨克
这是以前的一节专业课后的想法,...

这是以前的一节专业课后的想法,感谢我曾经的老师教给我很多知识  

这是以前的一节专业课后的想法,感谢我曾经的老师教给我很多知识  

星澜紫霞(归去来兮)

满江红·反流言

 奸佞无情,皆不是,旧时真相。

 风月言,巧宦蜚语,何人传出?

 身如玉色深不变,心似井水挠不移。

 却仍是,寡不敌众口,石沉海。

 红花现,吾辈罪。

 人言畏,积销骨。

 对万夫之指,泪盈襟血。 

小蛮不知何许人?

酒樽之名妄为真。 

问姮娥,途说道听传,何时灭?


———————————————————————

     第一次填这种长度的词,竟意外的顺手,想必是真的气疯了。......


 奸佞无情,皆不是,旧时真相。

 风月言,巧宦蜚语,何人传出?

 身如玉色深不变,心似井水挠不移。

 却仍是,寡不敌众口,石沉海。

 红花现,吾辈罪。

 人言畏,积销骨。

 对万夫之指,泪盈襟血。 

小蛮不知何许人?

酒樽之名妄为真。 

问姮娥,途说道听传,何时灭?


———————————————————————

     第一次填这种长度的词,竟意外的顺手,想必是真的气疯了。

     随手一填,初稿来的,完全没改。

whack!

蓝色的风吹走了我们

嘿,你知道吗?

无数个清风拂过的梦里,

你牵起我的手,

我们十指紧扣。

我看着你飘扬的发丝,

背影也透露出坚毅。


你带着我奔向波涛汹涌的大海,

海浪浸湿了你的裙摆。

我知道你的疯狂,

仍笑着问:“你开心吗?”

你沉默不语。


声音响彻海岸,

尸体在蔚蓝中飘荡,

灵魂早早高昂。


嘿,你知道吗?

无数个清风拂过的梦里,

你牵起我的手,

我们十指紧扣。

我看着你飘扬的发丝,

背影也透露出坚毅。


你带着我奔向波涛汹涌的大海,

海浪浸湿了你的裙摆。

我知道你的疯狂,

仍笑着问:“你开心吗?”

你沉默不语。


声音响彻海岸,

尸体在蔚蓝中飘荡,

灵魂早早高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