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原创诗歌

4806浏览    3370参与
叙矣

孤高

风来不来都无关系

季节攒够了,烟波自会泛起

我在长桥上呆立

无笔无墨,以目光修补一封小信

想不想念都无关系

日子攒满了,我已在你身边陪你

如过客误认为易折的萑苇

是蒹葭多年后的侧影

扎根你的掌心为磐石

生生世世长留不息


20200119.蒹长成后为萑,葭长成后为苇

风来不来都无关系

季节攒够了,烟波自会泛起

我在长桥上呆立

无笔无墨,以目光修补一封小信

想不想念都无关系

日子攒满了,我已在你身边陪你

如过客误认为易折的萑苇

是蒹葭多年后的侧影

扎根你的掌心为磐石

生生世世长留不息


20200119.蒹长成后为萑,葭长成后为苇

九千 花小白

随手

在雨里弹琴的嫩芽

沙沙,沙沙

石子看着她细腻的手指

想起千年前热恋的玛雅

新生在辉煌覆灭下成长

金黄的太阳赞颂这神话

在雨里弹琴的嫩芽

沙沙,沙沙

石子看着她细腻的手指

想起千年前热恋的玛雅

新生在辉煌覆灭下成长

金黄的太阳赞颂这神话

叙矣

我心疼人间的女儿身

盼来盼去,便将云中一切

皆看成了寄来的锦书


除却那些注定会开花的树木

我甚是心爱偶然绽放白花的小草


心疼人间的一切女儿身

只因你在我爱着时恰好是女人


相爱来得不早不迟

相聚来得迟

相思来得早

来不及等到入夏的姜花开

往后我务必提前半年藏上一两朵


20200118.


盼来盼去,便将云中一切

皆看成了寄来的锦书


除却那些注定会开花的树木

我甚是心爱偶然绽放白花的小草


心疼人间的一切女儿身

只因你在我爱着时恰好是女人


相爱来得不早不迟

相聚来得迟

相思来得早

来不及等到入夏的姜花开

往后我务必提前半年藏上一两朵


20200118.



叙矣

泥人补天

当真

不能过多笃信达尔文的进化论

前些日子我就见着了

世上真有泥巴捏的人儿

女娲补天算是补对了

否则人间大水泱泱,泥人们将

无处藏身

可那个巷子里的泥人

也无处藏身

追着塑料瓶子跑,追着破易拉罐跑

手上多出了女娲没捏的茧子

满面褶皱几近融化

他不停喝着公厕外的自来水

渴啊 渴啊 渴啊

水化作泪滚滚泱泱,这天

再过些年岁,泥人会被迎入熊熊的火楼

哪怕没能烧制成白瓷

只因泥土比人干净

他也会是比尘埃还干净的扬扬白灰


20200118.


当真

不能过多笃信达尔文的进化论

前些日子我就见着了

世上真有泥巴捏的人儿

女娲补天算是补对了

否则人间大水泱泱,泥人们将

无处藏身

可那个巷子里的泥人

也无处藏身

追着塑料瓶子跑,追着破易拉罐跑

手上多出了女娲没捏的茧子

满面褶皱几近融化

他不停喝着公厕外的自来水

渴啊 渴啊 渴啊

水化作泪滚滚泱泱,这天

再过些年岁,泥人会被迎入熊熊的火楼

哪怕没能烧制成白瓷

只因泥土比人干净

他也会是比尘埃还干净的扬扬白灰


20200118.



茈笙·青芷

你喜欢一个人默默倾听全世界

可全世界有谁会认真倾听你

一朵朵啼笑皆非的曾经

每个人心中都有着

一段段不为人知的悲伤

一首首残破不堪的过往

我们费尽心思地去隐藏

结果却总是欲盖弥彰

一缕缕心中残存的月光


你喜欢一个人默默倾听全世界

可全世界有谁会认真倾听你

一朵朵啼笑皆非的曾经

每个人心中都有着

一段段不为人知的悲伤

一首首残破不堪的过往

我们费尽心思地去隐藏

结果却总是欲盖弥彰

一缕缕心中残存的月光


郁知弦

毫无预兆地

叮叮咚咚嘈嘈切切

是雹冰坠落在窗沿


密匝匝乌压压

想必是什么都不顾了吧

比倾盆的骤雨还要暴烈

比消融的雪花还要奋不顾身地

砸向如铁的地面


那凛洌

像奔往琴声幽渺的刑场

那迫切

似赴一场迟到千年的约

抬眼 是风在呼啸

低头 是血在蜿蜒


泪下如流霰

万古的哭声把失散的魂魄聚拢揉匀

凝作满地的玉骨冰片

碎裂,碎裂

那声音


美得像一个坠楼人恍然大悟后

乍然微笑的眼

又是谁说

于此刹那飘落的花叶

都将化作永生的血蝶

而我们...


毫无预兆地

叮叮咚咚嘈嘈切切

是雹冰坠落在窗沿


密匝匝乌压压

想必是什么都不顾了吧

比倾盆的骤雨还要暴烈

比消融的雪花还要奋不顾身地

砸向如铁的地面


那凛洌

像奔往琴声幽渺的刑场

那迫切

似赴一场迟到千年的约

抬眼 是风在呼啸

低头 是血在蜿蜒


泪下如流霰

万古的哭声把失散的魂魄聚拢揉匀

凝作满地的玉骨冰片

碎裂,碎裂

那声音


美得像一个坠楼人恍然大悟后

乍然微笑的眼

又是谁说

于此刹那飘落的花叶

都将化作永生的血蝶

而我们

         而我们

已不会再有下一场离别



黑云压城

霓灯在寒光中妖冶

雨伞带了吗

你望向青檐上废死的烟

而天空是早已苍灰了的

枯枝在紫风里摇曳




晴潋梧凰

雪落多年

窗外雪花斜斜地飘飞

掩不住空旷灰白的天

你不在我身边

又是落雪的一年

雪落多年

我心依旧未变

只愿你安好余年


(注:看了木心先生的“你再不来,我要下雪了”,再加上昨天下雪有感而发。首发在简书,是自己原创,非抄袭。)

[图片]
[图片]

[图片]


窗外雪花斜斜地飘飞

掩不住空旷灰白的天

你不在我身边

又是落雪的一年

雪落多年

我心依旧未变

只愿你安好余年


(注:看了木心先生的“你再不来,我要下雪了”,再加上昨天下雪有感而发。首发在简书,是自己原创,非抄袭。)



安亦

【情诗】冬天的房子

一点痴想。写给同样的冬天和同样的人。

1. 冬天的房子

我想念我们冬天的房子,
它只在冬天存在。
有火光和书本,有宴席和安眠。
有一床棉被、四层枕头,
也有冰冷的触觉,和在黑夜里融暖的梦。
窗户总是敞开的,
我们欢迎北风进来。
在只有静寂和孤独的时候,
我们就唱歌,我们就做梦。
在寒冷侵入地板的时候,
我们躺下,展开手织的地毯。
春天太远了,
像是永远也不会来到门槛跟前。
我想念我们冬天的房子,
它何时只剩了残砖?

2. 自由,在冰川

我渴望着这两样东西:
灵魂的自由,肆意地爱你。
抛下桅杆,驶入黑暗。
飞向烈火,也飞入尘埃。
我身披红袍,我头戴花冠。
这并非爱意,也与执念无关。
沉船的歌声也只需片段。
我通身赤裸,我飞向彼岸,
所有苦涩的渴念...

一点痴想。写给同样的冬天和同样的人。

1. 冬天的房子

我想念我们冬天的房子,
它只在冬天存在。
有火光和书本,有宴席和安眠。
有一床棉被、四层枕头,
也有冰冷的触觉,和在黑夜里融暖的梦。
窗户总是敞开的,
我们欢迎北风进来。
在只有静寂和孤独的时候,
我们就唱歌,我们就做梦。
在寒冷侵入地板的时候,
我们躺下,展开手织的地毯。
春天太远了,
像是永远也不会来到门槛跟前。
我想念我们冬天的房子,
它何时只剩了残砖?

2. 自由,在冰川

我渴望着这两样东西:
灵魂的自由,肆意地爱你。
抛下桅杆,驶入黑暗。
飞向烈火,也飞入尘埃。
我身披红袍,我头戴花冠。
这并非爱意,也与执念无关。
沉船的歌声也只需片段。
我通身赤裸,我飞向彼岸,
所有苦涩的渴念绽开,
我融化,自由而无畏地,
只在冰川。


3. 我又何曾了解爱情

我又何曾了解爱情?
那不过是沙漠中的一点火光;
划过星空,掠过湖水,
海市蜃楼中的几点真实触感,
彻底消失在空白的湖畔上。
阒寂的夜里我们制造更多的无声,
隔着电子讯号,
隔着山和水,和所有的心碎。
我不敢拧开台灯,也不敢入睡。
我总是回到那片沙漠里,
风沙肆虐,像月亮发了疯,
你将我从流沙中捞起。
我又何曾了解爱情?
既没趟过湍流,也未翻过山岭。
我打点行装,出发上路,
路上没有车流,也鲜见人迹;
我总是回到那片沙漠里,
寻找海洋,寻找绿洲,
也寻找一千年前城池的踪迹。
可这都没有关系。
我又何曾了解过爱情?

gxr青青子衿

七律.喜迎钻石婚

耄耋今逢钻石婚,阖家老少喜回门。

气球彩带辉红烛,珍果香茗筵玉樽。

携手登堂声哽咽,吟歌赋曲意温存。

眉山老去何须叹,一片清荫庇子孙。

耄耋今逢钻石婚,阖家老少喜回门。

气球彩带辉红烛,珍果香茗筵玉樽。

携手登堂声哽咽,吟歌赋曲意温存。

眉山老去何须叹,一片清荫庇子孙。

昔鸟

我有十二个月亮

我有十二个月亮,

有天上的,河里的,湖里的,海里的和镜子里的。

我用四个月亮和不规则的白珍珠串在一起,做成项链,送给第一个她。

我用四个月亮和亮闪闪的启明星串在一起,做成耳环,送给第二个她。

我用四个月亮和在海底的蒲公英串在一起,做戍手链,送给第三个她。

“我没有月亮了。”我对第四个她说。

她笑了,眼里全是月光。
我有十二个月亮,



有天上的,河里的,湖里的,海里的和镜子里的。



我用四个月亮和不规则的白珍珠串在一起,做成项链,送给第一个她。



我用四个月亮和亮闪闪的启明星串在一起,做成耳环,送给第二个她。



我用四个月亮和在海底的蒲公英串在一起,做戍手链,送给第三个她。



“我没有月亮了。”我对第四个她说。



她笑了,眼里全是月光。
叙矣

香灰

城西的破庙被叩开门

那一年军阀的兵儿们刚刚倒戈

树皮、蚂蚁以及作痕的老泪

一切咽得下口的都咽下来充饥

城西的破庙

不必叩门也是半敞着的

可母亲还是敲了又敲

木台上的泥菩萨断了脑袋

可母亲还是用脑袋磕出了响声

她在求

不求喜乐平安,不求温饱富贵

她在求

她在求

求一包香炉里陈年的老香灰

先生说泡开水

能治病


20200115.


城西的破庙被叩开门

那一年军阀的兵儿们刚刚倒戈

树皮、蚂蚁以及作痕的老泪

一切咽得下口的都咽下来充饥

城西的破庙

不必叩门也是半敞着的

可母亲还是敲了又敲

木台上的泥菩萨断了脑袋

可母亲还是用脑袋磕出了响声

她在求

不求喜乐平安,不求温饱富贵

她在求

她在求

求一包香炉里陈年的老香灰

先生说泡开水

能治病


20200115.


若雅

回家去

记得儿时

长辈反复提醒

假如身处无人海域

切勿抛弃

桅杆与绳索

甲板上 天空从未决堤

不必抬头

偷偷藏起 一双救命的手


若是搁浅

就干脆朝着岸边呼喊

回家去

回家去

只言片语便荡上山尖

嵌入一枚小小邮票

不谈奉献 不谈苦难

一阵风落下

等待来年运转

记得儿时

长辈反复提醒

假如身处无人海域

切勿抛弃

桅杆与绳索

甲板上 天空从未决堤

不必抬头

偷偷藏起 一双救命的手


若是搁浅

就干脆朝着岸边呼喊

回家去

回家去

只言片语便荡上山尖

嵌入一枚小小邮票

不谈奉献 不谈苦难

一阵风落下

等待来年运转

叙矣

地下运河—16(长诗)

北地有间歇河,河岸有胡杨树在脱落

以削肉剔骨的身姿

活着、活着、死死咬着命活着

宣誓永生永世欠不得荒沙什么


至于运河这边

吹着口风去阂紧一扇铁门

以恶语相向叩上锁,再叩一层锁

地下运河有逃避主义的门徒

日夜作酸诗吐酸水,只要醒着便似柠果般涩入骨髓

他们大可

让孤寂去阉割孤寂

让沉默去口若悬河

但为何要满嘴荒谬抵挡着人间的荒唐

诗人不该有的恶态 酸 酸 酸 酸


摸石过河的清晨

我早已被母亲记成一道,丑陋尖小

且永远长不大的胎疤

触摸河水汹涌的坚硬与河石不动的凉软

我跪爬着也要求得一口干净的自由

地下运河左右,皆...

北地有间歇河,河岸有胡杨树在脱落

以削肉剔骨的身姿

活着、活着、死死咬着命活着

宣誓永生永世欠不得荒沙什么


至于运河这边

吹着口风去阂紧一扇铁门

以恶语相向叩上锁,再叩一层锁

地下运河有逃避主义的门徒

日夜作酸诗吐酸水,只要醒着便似柠果般涩入骨髓

他们大可

让孤寂去阉割孤寂

让沉默去口若悬河

但为何要满嘴荒谬抵挡着人间的荒唐

诗人不该有的恶态 酸 酸 酸 酸


摸石过河的清晨

我早已被母亲记成一道,丑陋尖小

且永远长不大的胎疤

触摸河水汹涌的坚硬与河石不动的凉软

我跪爬着也要求得一口干净的自由

地下运河左右,皆是开窗时铁轴扭动的锈声

运河民嘲笑

嘲笑又有一个蠢若饥猪的人:“在渡河!在渡河!在渡河!”

愈是发笑愈是他们愈是胃口大开

迫不及待回屋以嘴以鼻拱白菜般可口的粥靡

除了吃完后去睡大觉

谁可曾细数过运河饲养的肉猪们,骨子里到底有什么

反正每年被宰割的不计其数

淹死的不计其数

饿死的更是数不胜数

我摸着石头,察觉运河两岸的窗台拱出的是猪的鼻孔

忽而手头刺凉

那哪里是石头啊,分明是一颗颗陈年溺水的头盖骨


但是这些,喝过运河水的人便看不清了

毕竟渴了再脏也要喝

否则哪里来古时候饮鸠止渴的说辞

毕竟饿了再臭也得啃

否则翻山越岭而来的狗子为何只求一坨神仙的粪

温柔乡雪藏着手脚残废的圣贤

一部两部三部地为慵懒作注

地下运河确实曾有过那么几位值得供奉的神明

它们到乡下就与穷人吃的一样

它们入了城,也会与富人同饮陈酿

如今它们也如韭菜般被割得不像话

寺庙建得越多

它们便是一命呜呼不得!


试问真想当摸象的盲人?

我的肉体

在你的说辞与双目打量中成型

但灵魂便绝不干你的事

我早已在月下供过自己的胎衣

为人间大补的药引

日日夜夜剪落的指甲慢悠悠腐烂

是我塞给人间的贿赂银两


我是什么人

我不过是多尝了几朵的惊雷滚滚

我不过是多咽了几座荒山的圆日

月会缺,但来日定是长圆

你能否听得清楚

我是以出生来迎接人间的出生

以悲情来承载悲情,以宏大来烘托宏大

以我自己镜中

会眨会动会打转、会唱会骂会择言的活生生的眉目唇齿

以人的生活来生活的人



九千 花小白

莫洛托夫

伤痛最后的一瓶烈酒

未曾饮下的是希腊的神话

沙地上的杜鹃花

照应最简单的烟霞

伤痛最后的一瓶烈酒

未曾饮下的是希腊的神话

沙地上的杜鹃花

照应最简单的烟霞

若雅

辽阔地带

身处辽阔地带

没有烛火

没有小屋楼房

没有挂念却

总也想不起来的亲友

——自始至终

沉默花光了日子

生出一个疮来

只为打败眼前的人群

身处辽阔地带

没有烛火

没有小屋楼房

没有挂念却

总也想不起来的亲友

——自始至终

沉默花光了日子

生出一个疮来

只为打败眼前的人群

悠思未寐
习惯 为了效率 你诞生了 成为...

习惯


为了效率

你诞生了

成为我的左膀右臂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

你越来越完美

我越来越离不开你

我渐渐地漠视除了你以外的存在,

眼睛里也只有你一个人的身影

我变得越来越孤单

越来越麻木

分不清楚,

到底是我创造了你

还是你塑造了我

习惯


为了效率

你诞生了

成为我的左膀右臂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

你越来越完美

我越来越离不开你

我渐渐地漠视除了你以外的存在,

眼睛里也只有你一个人的身影

我变得越来越孤单

越来越麻木

分不清楚,

到底是我创造了你

还是你塑造了我

卜列

从此万物盛放,凋零有期

闻久了花的叹息就会窒息

还说什么

跋涉的力气

绳索两端系紧

向上,向上

带来,生?死?

喝彩的孤独

与大部分零无关,可

世界极仁慈的残忍

诞下矛盾,逼他走下

从此万物盛放,凋零有期

闻久了花的叹息就会窒息

还说什么

跋涉的力气

绳索两端系紧

向上,向上

带来,生?死?

喝彩的孤独

与大部分零无关,可

世界极仁慈的残忍

诞下矛盾,逼他走下

从此万物盛放,凋零有期

北森
【你是】 随笔

【你是】
       随笔

【你是】
       随笔

茈笙·青芷

我想让自己变得更好

但我有时一下子做不到

我知道你的担心是为了我好

但我可能一下子接受不了

我佯装坚强

勇气却在一点点消逝

信心也在一点点殆尽

整个世界变得黯淡无光

我乞求你不要总是打着为我好的旗号

利用我的乖巧与倔强

一次次将我捆绑

嘴角再也无法自然上扬

将我对这世界的期待与憧憬耗光

我乞求你尊重一下

我最后的伪装


我想让自己变得更好

但我有时一下子做不到

我知道你的担心是为了我好

但我可能一下子接受不了

我佯装坚强

勇气却在一点点消逝

信心也在一点点殆尽

整个世界变得黯淡无光

我乞求你不要总是打着为我好的旗号

利用我的乖巧与倔强

一次次将我捆绑

嘴角再也无法自然上扬

将我对这世界的期待与憧憬耗光

我乞求你尊重一下

我最后的伪装


悠思未寐
一把油纸伞的故事 那年 一条乡...

一把油纸伞的故事


那年

一条乡间小路上

有一位撑着油纸伞的姑娘

她的身上总是

散发着淡淡的栀子香

一位调皮的少年

故意在油纸伞上戳了个小洞

让这把伞从此留下了缺口


从那天起

姑娘纯净的栀子香沿着缺口

飘进了少年的心里

而姑娘也似丢失了什么

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一把油纸伞的故事


那年

一条乡间小路上

有一位撑着油纸伞的姑娘

她的身上总是

散发着淡淡的栀子香

一位调皮的少年

故意在油纸伞上戳了个小洞

让这把伞从此留下了缺口


从那天起

姑娘纯净的栀子香沿着缺口

飘进了少年的心里

而姑娘也似丢失了什么

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