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创诗歌

48050浏览    8574参与
留心点银

异世

同是天涯沦落人,
此朝新冠现遗痕。
一极负重居京共,
静好何来平等身。

同是天涯沦落人,
此朝新冠现遗痕。
一极负重居京共,
静好何来平等身。

叁思呀
大抵是不愿意再回想了 那些琐碎...

大抵是不愿意再回想了

那些琐碎的时光

富含悲伤的与幸福的

任由它被大雪掩埋

满地银霜

大抵是不愿意再回想了

那些琐碎的时光

富含悲伤的与幸福的

任由它被大雪掩埋

满地银霜

熏香_Aroma

献给俄罗斯

【基本与设定无关 就不打ch的标签了】


你是伏尔加河岸的苍木

是被伏特加浸泡的芽

你是乌拉尔山佝偻的脊梁

是冻土上渺小的鲜花


贝加尔湖的冰是你的眼睛

将曾在你心中跃动的红色封冻

西伯利亚大地是你的胸膛

将你千年的历史冷藏

瓦西里升天教堂糖霜般的顶

克里姆林宫降下的红旗

悬挂于心中的三色旗和双头鹰

同你火般的粗犷和冰般的冷漠一起

构成你史书上的又一个脚印


请将这封信珍藏

珍藏于河岸缭绕的云雾

生命之水在沸腾挣扎

白鹤承载着灵魂飞向太阳

【基本与设定无关 就不打ch的标签了】


你是伏尔加河岸的苍木

是被伏特加浸泡的芽

你是乌拉尔山佝偻的脊梁

是冻土上渺小的鲜花


贝加尔湖的冰是你的眼睛

将曾在你心中跃动的红色封冻

西伯利亚大地是你的胸膛

将你千年的历史冷藏

瓦西里升天教堂糖霜般的顶

克里姆林宫降下的红旗

悬挂于心中的三色旗和双头鹰

同你火般的粗犷和冰般的冷漠一起

构成你史书上的又一个脚印


请将这封信珍藏

珍藏于河岸缭绕的云雾

生命之水在沸腾挣扎

白鹤承载着灵魂飞向太阳

夏蝉.
“我只殉月光和海浪。”

“我只殉月光和海浪。”

“我只殉月光和海浪。”

叙矣

胭脂雪

彻夜登高

无非是自无情处,求有情

烧柴取暖

无非是从草木寒处,索一时之热情


而此一月的寒风

绝非一月所仅有

亦如

自天地初生,而人未生时

就有诸番痴心如注

痴心绝非

人所仅有


至于我心头的红

无非是

胭脂作雪,而雪落心头

彻夜登高

无非是愿汗流干,而换泪流

泪流干,而换血流

血流干

而换我心头雪融,作红河汹涌


20220120.


彻夜登高

无非是自无情处,求有情

烧柴取暖

无非是从草木寒处,索一时之热情


而此一月的寒风

绝非一月所仅有

亦如

自天地初生,而人未生时

就有诸番痴心如注

痴心绝非

人所仅有


至于我心头的红

无非是

胭脂作雪,而雪落心头

彻夜登高

无非是愿汗流干,而换泪流

泪流干,而换血流

血流干

而换我心头雪融,作红河汹涌


20220120.

 


penchprince

楚门的世界.

“如果再也见不到你。”


在我年轻的时候总有一种想法。

或许整个世界除我以外的人都是假的。

是的,我知道,这种想法很奇怪,或许会让许多人捧腹。

但确实,有这么一种无由来的想法一直深种在我的脑根。

于是我喜欢上了一个人的自由。那种感觉好像能让我暂时摆脱虚假与真实的困扰。

我开始想方设法摆脱各种人的控制。比如:学校、老师、家长等等那些能够控制我的人。我想要极致的自由。

好景不长。

不知道哪个时刻。

我突然有种想象,或许人们,所有人都被操控着,这个世界甚至这个宇宙都是虚假的。

我知道这种想法只适合在朋友间开玩笑的时候说。

于是这颗种子又被我深埋进了另一个稀薄的土壤。

因为有...

“如果再也见不到你。”


在我年轻的时候总有一种想法。

或许整个世界除我以外的人都是假的。

是的,我知道,这种想法很奇怪,或许会让许多人捧腹。

但确实,有这么一种无由来的想法一直深种在我的脑根。

于是我喜欢上了一个人的自由。那种感觉好像能让我暂时摆脱虚假与真实的困扰。

我开始想方设法摆脱各种人的控制。比如:学校、老师、家长等等那些能够控制我的人。我想要极致的自由。

好景不长。

不知道哪个时刻。

我突然有种想象,或许人们,所有人都被操控着,这个世界甚至这个宇宙都是虚假的。

我知道这种想法只适合在朋友间开玩笑的时候说。

于是这颗种子又被我深埋进了另一个稀薄的土壤。

因为有了这种想法让我自己更加失控,这会导致我为追求自由变得疯狂,这会使得我生存在世上变的无法呼吸。

所以我不希望它活,我在逃避它成熟后的样子。

直到有一天,我认识了楚门。

我知道了原来可以把自由和虚假这样认真的描写。

所以我知道,原来我可以将这些付诸于笔尖。我可以丝毫不避讳的去描写自由和虚假。我可以无缘由的怀疑和肯定。

我可以相信楚门是真,我是假。

我可以相信楚门是假,我是真。


“那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禾子羽
人间不是好地方 唯有 文字皎皎

人间不是好地方

唯有

文字皎皎

人间不是好地方

唯有

文字皎皎

叙矣

不相及

牛羊不认为自己是牛羊

风声不知风声,流云亦不知流云

那么我误会自己不是人

仅是一只不得漂泊

被痴子拖行于荒沙的船舟

也别见怪了


20220120.


牛羊不认为自己是牛羊

风声不知风声,流云亦不知流云

那么我误会自己不是人

仅是一只不得漂泊

被痴子拖行于荒沙的船舟

也别见怪了


20220120.


瑾萱

原创短文(¿)

与其让它在春风里长大 寒冰里腐烂 还不如在刚入冬 就掐断它的生命 或是像那在天空中翱翔的鹰儿 经历过绝望的疼痛后 再长出新的枝芽 赋予它全新的生命 让它的一切 都变得焕然一新。

与其让它在春风里长大 寒冰里腐烂 还不如在刚入冬 就掐断它的生命 或是像那在天空中翱翔的鹰儿 经历过绝望的疼痛后 再长出新的枝芽 赋予它全新的生命 让它的一切 都变得焕然一新。

叁思呀
我变得不爱出门 不爱洗头 不愿...

我变得不爱出门

不爱洗头

不愿意开口

很多时候就坐在床上

躺着歪着盘腿坐着

睁着眼睛做着梦

闭着眼睛流着泪

我变得不爱出门

不爱洗头

不愿意开口

很多时候就坐在床上

躺着歪着盘腿坐着

睁着眼睛做着梦

闭着眼睛流着泪

叙矣

你也曾见过我身体的河流

午后取水

于身体的惊涛骇浪中取出的

竟是一瓢平静的止水

正如

你以手捧过我的热烈

也就清楚了

为何

从这桩触之即焚身的感情里

捧得的

却是满掌流淌不休的沉默


若欲投河,不如投入我的体内

有千种不解

我即有万种的风情

有千种无情

我即有万种的痴心


20220119.


午后取水

于身体的惊涛骇浪中取出的

竟是一瓢平静的止水

正如

你以手捧过我的热烈

也就清楚了

为何

从这桩触之即焚身的感情里

捧得的

却是满掌流淌不休的沉默


若欲投河,不如投入我的体内

有千种不解

我即有万种的风情

有千种无情

我即有万种的痴心


20220119.


酥炸鳕鱼
那一晚 月光晦涩得要命 我们从...

那一晚 月光晦涩得要命

我们从荷马聊到但丁


放寒假了,更新一下

——————

一月,斑驳的日子


我还是没法 和世界坦诚相待

把自己往新的阳光下一埋

等待傍晚的日子太慢:

无非一寸一寸陷入泥土里

无非和枯落的叶片相同的归宿


黄昏是一座瑰色的墓园

吟游诗人的歌声在残阳里燃烬

黑夜一层一层覆盖过去

抹灭我的千种风情


那一晚 月光晦涩得要命

我们从荷马聊到但丁


我决定不再理睬这副暮气沉沉的躯壳了

    摇摆的

风、云、闪电  泥水溅到嘴里的苦涩...

那一晚 月光晦涩得要命

我们从荷马聊到但丁


放寒假了,更新一下

——————

一月,斑驳的日子


我还是没法 和世界坦诚相待

把自己往新的阳光下一埋

等待傍晚的日子太慢:

无非一寸一寸陷入泥土里

无非和枯落的叶片相同的归宿


黄昏是一座瑰色的墓园

吟游诗人的歌声在残阳里燃烬

黑夜一层一层覆盖过去

抹灭我的千种风情


那一晚 月光晦涩得要命

我们从荷马聊到但丁


我决定不再理睬这副暮气沉沉的躯壳了

    摇摆的

风、云、闪电  泥水溅到嘴里的苦涩

 都比我身体里逼仄的囹圄,有趣得多


我习惯在月光普照下

 伸个懒腰

好像我的胸膛里也会开出一枝桃花

它直指月亮。月光

从爱琴海东岸  漫到罗马大教堂。

Richar

再见,再聚

故去了亦是离开了

无论你我相隔着什么

哪怕只是眨眼间

我们也就不再回到当初的样子了


朋友哪里有真心

付出的只有理解与交谈

我不过是个过客般的垃圾桶

相忘似乎也毫无关系


新奇或许无法带你脱离苦海

或许是从垃圾堆里

跳进了另一处垃圾堆

哪怕它是新奇的也令人厌恶


若是当真撑不住了

若是还能想起我

再继续利用我也无可厚非

谁叫我是个垃圾桶呢

故去了亦是离开了

无论你我相隔着什么

哪怕只是眨眼间

我们也就不再回到当初的样子了


朋友哪里有真心

付出的只有理解与交谈

我不过是个过客般的垃圾桶

相忘似乎也毫无关系


新奇或许无法带你脱离苦海

或许是从垃圾堆里

跳进了另一处垃圾堆

哪怕它是新奇的也令人厌恶


若是当真撑不住了

若是还能想起我

再继续利用我也无可厚非

谁叫我是个垃圾桶呢

项蓬杳
用这深黑,洗白人间。

用这深黑,洗白人间。

用这深黑,洗白人间。

己何

智齿的秘密

所有转瞬即逝的流星

还未期许 就已遗忘

时光流淌的明证

是智齿冒尖椎心的痛

深深惊觉嵌在成长的血液里

不能自拔

所有事关秘密的炮制

关乎一片被囚禁的森林

布谷鸟拉开的帷幕

水草丰盈狂乱滋长

不动声色间就这么低眉顺眼

日新月异


所有转瞬即逝的流星

还未期许 就已遗忘

时光流淌的明证

是智齿冒尖椎心的痛

深深惊觉嵌在成长的血液里

不能自拔

所有事关秘密的炮制

关乎一片被囚禁的森林

布谷鸟拉开的帷幕

水草丰盈狂乱滋长

不动声色间就这么低眉顺眼

日新月异

清诱

虚晃的人间

《虚晃的人间》


披着月色四处游荡

是否,会惊扰入眠的星


昏黄被踩在脚下

折射出未知的迷惘,瞳孔里

影子在流浪中沦为死囚

为了我,无处可逃


虚晃的人间

连风都走到了尽头

《虚晃的人间》


披着月色四处游荡

是否,会惊扰入眠的星


昏黄被踩在脚下

折射出未知的迷惘,瞳孔里

影子在流浪中沦为死囚

为了我,无处可逃


虚晃的人间

连风都走到了尽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