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创诗歌

52560浏览    12212参与
姨姨饿饿
  所有十指抵眉,姿态要低。...

  所有十指抵眉,姿态要低。

  

  所有十指抵眉,姿态要低。

  

望参
这里 是一片蔚蓝的大海 沙滩里...

这里 是一片蔚蓝的大海

沙滩里 混入多少粒尘埃

成为造梦者的留白

大胆地 用繁华的色彩织开

旁观者 把刻板印象

褒作客观的理睬


各种喧闹 在海水里颠簸

沾染着腥味的船舶

向彼岸启程

岸上的人驻足等待

他们中 大部分想恭喜

献出这场梦的人

荣获失败


造梦者 终究屈服于一个“财”

破碎的眼眸折射出信息

需-要-整-改

明明入梦者

纷至沓来

这里 是一片蔚蓝的大海

沙滩里 混入多少粒尘埃

成为造梦者的留白

大胆地 用繁华的色彩织开

旁观者 把刻板印象

褒作客观的理睬


各种喧闹 在海水里颠簸

沾染着腥味的船舶

向彼岸启程

岸上的人驻足等待

他们中 大部分想恭喜

献出这场梦的人

荣获失败


造梦者 终究屈服于一个“财”

破碎的眼眸折射出信息

需-要-整-改

明明入梦者

纷至沓来

留心点银

千年調·沙

沙月掩東風,魂夢雙癡倒。
還憶花君寒友,竹梅情好。
寄心韻古,獨我詩中笑。
惜但慕,贈昨人,身尚少。

墨池盡灑,入夢猶嗟拗。
便縱兵戈曲水,萬色昏曉。
暗潮無跡,一再吟工巧。
問千年,調今思,愁見了。

沙月掩東風,魂夢雙癡倒。
還憶花君寒友,竹梅情好。
寄心韻古,獨我詩中笑。
惜但慕,贈昨人,身尚少。

墨池盡灑,入夢猶嗟拗。
便縱兵戈曲水,萬色昏曉。
暗潮無跡,一再吟工巧。
問千年,調今思,愁見了。

竹月诗社

竹月诗社无倾向联题 元

// @留心点银 
黎氓为元,君党伐权;岁朔为元,月晦望弦。元其所源,气也、道也、素也、色也——凡数之始皆可称元。时逢西历迭旦,忆其格里变闰,世纪逢新,儒略故事,含恨犹吟。壬寅既暮,堪可顾途;癸卯行至,亦宜愿期。今诚邀竹月诸君,赋韵天元,或承旧载,或启新年,或格道理,或育青玄。

// @留心点银 
黎氓为元,君党伐权;岁朔为元,月晦望弦。元其所源,气也、道也、素也、色也——凡数之始皆可称元。时逢西历迭旦,忆其格里变闰,世纪逢新,儒略故事,含恨犹吟。壬寅既暮,堪可顾途;癸卯行至,亦宜愿期。今诚邀竹月诸君,赋韵天元,或承旧载,或启新年,或格道理,或育青玄。

叙矣

允许人类可以荒谬

如果到头来都是死去

如果

到头来不过是将自己

喂给泥泞,喂给树木,喂饱天空又喂饱大地

喂到一团短暂的火海里

人类为何

要不受控制地生长自己的身体


是为了最后

能够让星星散落到自己骨子里

还是为了最后

可以不说话,也能对世界袒露自己的一颗心

是为了化成灰附着在风里

抵达荒漠时

大声地告诉苦苦等待的沙粒

就像迟早要来的死亡一样

我们迟早

会等到雨水也等到相遇


20230131.


如果到头来都是死去

如果

到头来不过是将自己

喂给泥泞,喂给树木,喂饱天空又喂饱大地

喂到一团短暂的火海里

人类为何

要不受控制地生长自己的身体


是为了最后

能够让星星散落到自己骨子里

还是为了最后

可以不说话,也能对世界袒露自己的一颗心

是为了化成灰附着在风里

抵达荒漠时

大声地告诉苦苦等待的沙粒

就像迟早要来的死亡一样

我们迟早

会等到雨水也等到相遇


20230131.


枫叶

所谓的妥协

朝夕,光透过云层散在地上。

夜暮,云遮过月色隐藏起来。

一天,一期,一年,

在我眼前,是朦胧的世界。

我就像被困住的飞蛾一样,挣扎着,期望改变自己被吞噬的命运,最后草草收尾。

我有过想象的未来,最后发现现实远远不止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反抗过,叛逆过,试图逃避过,最后发现我已经改变了命运。

我成功了?并没有,我只是换了一个方向去改变——我选择接受并享受现实所带来的一切。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何必为难我自己呢?

我沉醉在这个世界中,不管它是否美好。

洒脱一些,偶尔也可以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人生的列车已经开车,我也将通往下一个站点,我期待着这次的风景,我想它会很美。...


朝夕,光透过云层散在地上。

夜暮,云遮过月色隐藏起来。

一天,一期,一年,

在我眼前,是朦胧的世界。

我就像被困住的飞蛾一样,挣扎着,期望改变自己被吞噬的命运,最后草草收尾。

我有过想象的未来,最后发现现实远远不止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反抗过,叛逆过,试图逃避过,最后发现我已经改变了命运。

我成功了?并没有,我只是换了一个方向去改变——我选择接受并享受现实所带来的一切。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何必为难我自己呢?

我沉醉在这个世界中,不管它是否美好。

洒脱一些,偶尔也可以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人生的列车已经开车,我也将通往下一个站点,我期待着这次的风景,我想它会很美。

                                              ——枫叶


叙矣

消失原野

云团消失,飞鸟也消失

在原野最开始的地方

消失

我在辽阔的尽头

沉默地注视一切


由于我是原野最肥沃的泥土

你也可以在我身上

全部都拿走

种下爱便会收获爱

种下恨也会收获爱

毕竟,我是

原野里最肥沃的泥土

享受明月万年来对我,取之不竭

坐拥长风千年来对我,用之不尽


20230131.


云团消失,飞鸟也消失

在原野最开始的地方

消失

我在辽阔的尽头

沉默地注视一切


由于我是原野最肥沃的泥土

你也可以在我身上

全部都拿走

种下爱便会收获爱

种下恨也会收获爱

毕竟,我是

原野里最肥沃的泥土

享受明月万年来对我,取之不竭

坐拥长风千年来对我,用之不尽


20230131.


星澜紫霞(归去来兮)

满江红·反流言

 奸佞无情,皆不是,旧时真相。

 风月言,巧宦蜚语,何人传出?

 身如玉色深不变,心似井水挠不移。

 却仍是,寡不敌众口,石沉海。

 红花现,吾辈罪。

 人言畏,积销骨。

 对万夫之指,泪盈襟血。 

小蛮不知何许人?

酒樽之名妄为真。 

问姮娥,途说道听传,何时灭?


———————————————————————

     第一次填这种长度的词,竟意外的顺手,想必是真的气疯了。......


 奸佞无情,皆不是,旧时真相。

 风月言,巧宦蜚语,何人传出?

 身如玉色深不变,心似井水挠不移。

 却仍是,寡不敌众口,石沉海。

 红花现,吾辈罪。

 人言畏,积销骨。

 对万夫之指,泪盈襟血。 

小蛮不知何许人?

酒樽之名妄为真。 

问姮娥,途说道听传,何时灭?


———————————————————————

     第一次填这种长度的词,竟意外的顺手,想必是真的气疯了。

     随手一填,初稿来的,完全没改。

猫柚
“不要让空气成为秽物的舞厅。”...

“不要让空气成为秽物的舞厅。”


“世界半亩三分才,常常染指烟尘呵。”


来路去路,如烟如麻

一时间清醒,大家便都循交通指示灯

最恐雾霭超标,而云里升龙升凤

所谓天地无限其实不然

你我呼吸的气体再排回天空

谁担保一定除不可回收外无污染


嬉笑也好,怨怒也罢

人的七情六欲喜乐悲欢尽数被地球吸收

构造数十亿屋数亿厅房屋(反正总不足)

太空细质团团裹挟这幢堡垒

自循环太慢,外探寻太晚

清肺势在必行


第一步:

恢复死去的海洋

冷静下心(地球的)

第二步:

回收被人民强征的植草

芬芳口鼻

第三步:

把草做成书籍印上你我的诗

发给各位

使劲念,念到倒......

“不要让空气成为秽物的舞厅。”


“世界半亩三分才,常常染指烟尘呵。”


来路去路,如烟如麻

一时间清醒,大家便都循交通指示灯

最恐雾霭超标,而云里升龙升凤

所谓天地无限其实不然

你我呼吸的气体再排回天空

谁担保一定除不可回收外无污染


嬉笑也好,怨怒也罢

人的七情六欲喜乐悲欢尽数被地球吸收

构造数十亿屋数亿厅房屋(反正总不足)

太空细质团团裹挟这幢堡垒

自循环太慢,外探寻太晚

清肺势在必行


第一步:

恢复死去的海洋

冷静下心(地球的)

第二步:

回收被人民强征的植草

芬芳口鼻

第三步:

把草做成书籍印上你我的诗

发给各位

使劲念,念到倒背


不要让空气成为秽物的舞厅

叙矣

宇宙末日赞美诗

到了最后

人类总算,能跟自己在一起

历史不必被整容

大海像河流一样拥有唯一的归宿

月色也仅是一首短暂的银歌

不多了的飞鸟

朝着轰炸机的模型求偶

城市在地震中成为合起来的贝类

不被标价的高楼

便是其中未成为珍珠的砂石

雕塑证明着曾经需要货币的贫穷者

货币也在倒塌中证实了富有从不是富有

太阳啊太阳

请你在最后告诉我吧

泥土是否可以

洗掉我身上的伤痕,洗得

连根骨头都不要剩下

风声是否可以

带来除了四季以外的季节

在最后才选择出发的话

是否不必再去过

为了出发而贩卖掉目的地的生活


20230131.


到了最后

人类总算,能跟自己在一起

历史不必被整容

大海像河流一样拥有唯一的归宿

月色也仅是一首短暂的银歌

不多了的飞鸟

朝着轰炸机的模型求偶

城市在地震中成为合起来的贝类

不被标价的高楼

便是其中未成为珍珠的砂石

雕塑证明着曾经需要货币的贫穷者

货币也在倒塌中证实了富有从不是富有

太阳啊太阳

请你在最后告诉我吧

泥土是否可以

洗掉我身上的伤痕,洗得

连根骨头都不要剩下

风声是否可以

带来除了四季以外的季节

在最后才选择出发的话

是否不必再去过

为了出发而贩卖掉目的地的生活


20230131.


叙矣

阿苏来信《第六十九书》

敬启者:


孤零零地活着,并且能够享受日落。


我必须在这封信中重新向你阐述,如今我生命中的客观事实。那即是我认为:思考不该是让一个人犹豫,克制但不能让自己胆怯。我认为:应当享受短暂,这是未来能在当下赋予人类的最高意义。我认为:爱更多是一种沟通,不论何种类型的爱。


我认为理应孤零零地活着,避免被丰富的外界单薄了性命。


下次见面时,你会见到一个真正了解了自己,确确实实接住了自己的生活,驯服了幸福也驯服了痛苦的我。


在睡不着的夜晚,我反复读着你的回信,在信件中你也曾如此写给过我:

“房间的出口是你进来的方向,有时问题的解答,或许是问题本身。”


如此一来,就好了。那......

敬启者:


孤零零地活着,并且能够享受日落。


我必须在这封信中重新向你阐述,如今我生命中的客观事实。那即是我认为:思考不该是让一个人犹豫,克制但不能让自己胆怯。我认为:应当享受短暂,这是未来能在当下赋予人类的最高意义。我认为:爱更多是一种沟通,不论何种类型的爱。


我认为理应孤零零地活着,避免被丰富的外界单薄了性命。


下次见面时,你会见到一个真正了解了自己,确确实实接住了自己的生活,驯服了幸福也驯服了痛苦的我。


在睡不着的夜晚,我反复读着你的回信,在信件中你也曾如此写给过我:

“房间的出口是你进来的方向,有时问题的解答,或许是问题本身。”


如此一来,就好了。那么读到这封信的你

务必幸福。


20230131.


留心点银

遙瞻

鄉人難見暮潮平,
海上驚風碎月明。
羈旅但知春不共,
井闌猶羨喚沙輕。

鄉人難見暮潮平,
海上驚風碎月明。
羈旅但知春不共,
井闌猶羨喚沙輕。

姨姨饿饿
  我腹中有一束仓促的菊

  我腹中有一束仓促的菊

  我腹中有一束仓促的菊

无名氏

随便

  

总说要自由

连自己都找不到的人

哪来的自由


就算碎了一地还能捡一捡

只怕半块碎片都没有

全都已经碎成渣了还不知道

那就随风飘荡 随波逐流

随机应变吧

  

  

  

     2023.1.30 无名氏

  

总说要自由

连自己都找不到的人

哪来的自由


就算碎了一地还能捡一捡

只怕半块碎片都没有

全都已经碎成渣了还不知道

那就随风飘荡 随波逐流

随机应变吧

  

  

  

     2023.1.30 无名氏

崖角文学
很罕见, 你穿着黑风衣, 仿若...

很罕见,

你穿着黑风衣,

仿若明亮的暗夜;

仿若忘川的微波;

被污浊包裹。

可我知道,

你更爱浅蓝色,

那种黎明前的天色,

那种晨曦,吹弹可破。


然后,

你告诉我:

“明天,这里,等我”

捏捏我的面颊。

就像曾经,

就是曾经。

你依旧是我的姐姐,

我依旧是你的狗狗。


不过是:

分离,时间,风化。


醒来,

头埋进被子,

很深。

很罕见,

你穿着黑风衣,

仿若明亮的暗夜;

仿若忘川的微波;

被污浊包裹。

可我知道,

你更爱浅蓝色,

那种黎明前的天色,

那种晨曦,吹弹可破。


然后,

你告诉我:

“明天,这里,等我”

捏捏我的面颊。

就像曾经,

就是曾经。

你依旧是我的姐姐,

我依旧是你的狗狗。


不过是:

分离,时间,风化。


醒来,

头埋进被子,

很深。

兀兀

我的梦里

总是

总总林林

密密麻麻

层层叠叠


我在梦里

有一座长在山顶的石砌教堂

那是我的房子

我睡在顶层的阁楼里

我的房间里

有一张床

和总总林林的窗子

围着我


我在梦里

有一个生在荒原的水泥房子

那是我的家

我住在灰色的月光里

我的家里

有一张床

和密密麻麻的眼睛

盯着我


我在梦里

有一张浮在暗夜的白色方船

那是我的安身处

我站在不远的黑暗里

我望着那艘船

那就是我的床


在黑夜里

我看到仿佛有一个人

直直的站在我的小床上

灯亮了


我看见层层叠叠的人

站在我的小床上

他们笔直的站着

像一把扇子一样诡......

我的梦里

总是

总总林林

密密麻麻

层层叠叠

我在梦里

有一座长在山顶的石砌教堂

那是我的房子

我睡在顶层的阁楼里

我的房间里

有一张床

和总总林林的窗子

围着我

我在梦里

有一个生在荒原的水泥房子

那是我的家

我住在灰色的月光里

我的家里

有一张床

和密密麻麻的眼睛

盯着我

我在梦里

有一张浮在暗夜的白色方船

那是我的安身处

我站在不远的黑暗里

我望着那艘船

那就是我的床


在黑夜里

我看到仿佛有一个人

直直的站在我的小床上

灯亮了


我看见层层叠叠的人

站在我的小床上

他们笔直的站着

像一把扇子一样诡异地展开

他们直直地望着我

我也望着他们

他们那一模一样的脸上

浮着一样的表情

他们看着我

咧着

黑色的嘴

笑了

我的梦里

总是

总总林林

密密麻麻

层层叠叠

都是为了

锢住


一个我

2019/12/12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