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原创au

562浏览    76参与
混二次元的语萧

是自己那快发霉的utAU创新之下


是Drop(调音员)和Meisdun(偶像),是CP


求同人!

是自己那快发霉的utAU创新之下


是Drop(调音员)和Meisdun(偶像),是CP


求同人!

Silly姓零
是tiki! 我是低产瓶颈选手

是tiki!

我是低产瓶颈选手

是tiki!

我是低产瓶颈选手

Silly姓零

ask开启——!!有问必答!!

ask开启——!!有问必答!!

Silly姓零

原创au:Queittale

再撞名我就、我就、我就改!!

撞设那就是我们的脑洞挺像!

Quiettale(未完)



故事设定:很久很久以前,怪物还能够与人类和平相处的时候,怪物的首领夫妻收养了一个有自闭症的人类小孩,小孩不肯说话,不会笑,有着一双似是能洞察一切的红眸。


时间一长,那个小孩终于在一个雨夜,自杀了。


人类们怀疑是怪物杀死了小孩,本来觉得怪物与人类不能和平相处的暴动分子们趁机开始挑拨。怪物们被赶尽杀绝之下只好躲到了地底。


但经历了这场浩劫,使得部分怪物不再相信人类,大多因这场浩劫有了心理疾病。


6年后……


一个双眼失明的孩子不慎跌落到地底世界……


那个孩子可以...

再撞名我就、我就、我就改!!

撞设那就是我们的脑洞挺像!

Quiettale(未完)




故事设定:很久很久以前,怪物还能够与人类和平相处的时候,怪物的首领夫妻收养了一个有自闭症的人类小孩,小孩不肯说话,不会笑,有着一双似是能洞察一切的红眸。


时间一长,那个小孩终于在一个雨夜,自杀了。


人类们怀疑是怪物杀死了小孩,本来觉得怪物与人类不能和平相处的暴动分子们趁机开始挑拨。怪物们被赶尽杀绝之下只好躲到了地底。


但经历了这场浩劫,使得部分怪物不再相信人类,大多因这场浩劫有了心理疾病。


6年后……


一个双眼失明的孩子不慎跌落到地底世界……


那个孩子可以选择改变这一切,也可以选择毁灭这一切……








结局:pe(治好双眼,净化整个地底世界,是人类和怪物能够再次和平相处,需要经历一半的sans战,然后就会有怪物们上来帮助你净化他,无人死亡的HE)


              ge(治好双眼,让地底世界的怪物们再次黑化,挑起怪物与人类的战争,人类战胜了怪物,怪物们无人生还,赶尽杀绝的BE)








角色设定:


Frisk:双目失明的孩子,但内心依旧充满希望,是个孤儿,有一天到山顶上玩耍,不慎跌落到地底世界,从此改变了那儿的命运。


Chara:是那个自闭症自杀的孩子,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曾多次被{朋友}整到关禁闭,有了幽闭恐惧症,后来有些自闭症倾向,自杀了。


Sans:经历了那场浩劫之后有被害妄想症,并不友好,喜欢冷笑话,毒舌,一路走来会随着你走的路线改变对你的态度,如果pe他会有些动容,嘲讽得不是那么凶x


初次见面时,一会在雪地里遇上一只猫(是我),你可以选择停下来投喂食物/摸一摸它或者直接不管它继续前进。如果不管它,你和Sans的第一次见面握手时,他会直接将你的手腕掰脱臼,说上一些嘲讽你的话,然后走掉。


Flowey/Asriel:Chara的死改变了他对世界的认知,自称是个{正常人}。内心极度消极,厌世。你可以在最开始遗迹那便杀死它,或者带上它一起冒险。他跟着你走ge的话,打完Sans,他会对你说上几句话,然后直接消失。pe的话,你一路的举动会感化它。


Papyrus:有狂躁症的倾向,但实则内心还是个小天使。你一路走来是pe的话他会友善待你,很容易感化他。一路走来如果是ge,他会对你很冷漠。关于papy战,ge时他会病发失去理智,提高战斗难度,pe则可以感化他,治好他。


Toriel:是新手指引,双腿残疾,最容易被感化的目标,治好后便可以站起来。


Silly(原创角色):是作者,本体是一只三花,会出现在地图各处。






人设:


Frisk:黄白条纹衫,棕色短裤,中筒袜,闭着眼睛,pe结局会笑的孩子。—_—(虽然日常表情还是原版决心脸)


Chara:红白条纹衫,棕色短裤,高筒袜,睁着眼睛,眼睛无神,不会笑,不会说话。=|(日常状态⬅️)


Flowey:和原版花没有区别,ge会有颜艺脸,pe则没有。


Sans:脸上常带着嘲讽的笑,戴口罩,上头有个红色禁止标志,高龄帽衫,黑白配色有字母装饰,修身运动裤,黑白配色。审判眼是红色方块♦️(他叫malice,是恶意的意思)



画的还没画出来💦先这样!!希望能和大家搞互动!!!画出设子就开ask!!私信都会看!大多时候会秒回!





与本本与
算是自己的AU里面的男福,那是...

算是自己的AU里面的男福,那是蛮帅的嘛,嘿嘿😁

算是自己的AU里面的男福,那是蛮帅的嘛,嘿嘿😁

森岑

争取每天摸一俩张,虽然技术还是很渣。
这次的图依旧是两个自家的au。

争取每天摸一俩张,虽然技术还是很渣。
这次的图依旧是两个自家的au。

森岑

是昨晚拼命肝出来的视频和考试时候摸的路西法衫…

是昨晚拼命肝出来的视频和考试时候摸的路西法衫…

森岑

面具暂定,衣服已定性格已定,翅膀暂定,习惯暂定,行动暂定。

面具暂定,衣服已定性格已定,翅膀暂定,习惯暂定,行动暂定。

森岑
做视频的习惯老是想要加黑边…于...

做视频的习惯老是想要加黑边…
于是遵从习惯做了一个。
none脱掉外套穿实验服的一幕。
因为不会画实验服
所以我画成了床单(很棒)

做视频的习惯老是想要加黑边…
于是遵从习惯做了一个。
none脱掉外套穿实验服的一幕。
因为不会画实验服
所以我画成了床单(很棒)

森岑
Chaos Tale Fris...

Chaos Tale                                                 ...

Chaos Tale                                                           
Frisk:                                                                 
*第八个被送来的孩子                                      
*十六岁,在上来之前一直被人们孤立
*不喜说话,却十分乐意用画画和手语来表达情绪。但因怪物懂手语的十分之少,只好随身携带一根小树枝来写出自己的想法,偶尔也会心血来潮的画出她心中所想的,怪物们原本的样子。                                                                    
*在地下因为有着一双碧蓝色的眸子被说成怪物的孩子,所以从不睁眼睛
*偶尔会将头发用藤条扎起                       
*表面阳光实则自杀过,却都被羊妈发现并救回来。                                                          
*努力的想要和地上的怪物们成为朋友         
*是个行动派,直话直说的主,决定的东西就一定要做到,却因此受了很多罪                
*有着奇特的审美观,比如觉得sans被打的样子很酷,虽然她只见过一次。                    
*活在这个满是血腥的世界里你充满了决心      
「*你以为你杀了他们就能回去了…hum?」                                                                           
再次感谢 @Unknow 美女的画子💛

森岑
大概的世界观 在最北部有一个小...

大概的世界观                                                 ...

大概的世界观                                                     

在最北部有一个小岛曾住着十分友善的一群人。他们相互帮助,并且从中选出了一个十分有责任心的人统治着这个岛屿。

看似一切都十分正常,直到某天晚宴,刺耳的吼叫声从人群中传来,人们因好奇而顺着叫声望去,只见那位似乎有些异常的人类吼叫着,白嫩的肌肤浮现出一条条血痕,无数鲜血从当中喷洒出来,宛如一场血色喷泉。

眼看裂痕随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着,对方的状态也愈加的不正常——不再是人类的肌肤,尖利的爪牙…那样子简直就像是在进行一个十分隆重又血腥的仪式。妇女们急忙遮挡住女孩的眼睛以生怕这样的场景会给她留下人生的污浊,然而什么都太晚了…哭声一片,尖叫与鲜血伴舞,这是一场血肉交加的晚宴。

尽管造成场面混乱的人已被迅速赶来的士兵所制服,但只是这样还远远不只如此!人群中越来越多的人产生了变异,他们求饶着,甚至有些人因无法抑制自身体里由内而外撕裂般的痛苦而跳楼、自杀、无意识的杀戮。

这一切的一切都宛如上天开的一个玩笑,人们拿起武器嚎叫着刺向那些怪物,哪怕那个人是自己最亲的人。但这场玩笑还没结束,越来越多的人死于同伴手中,这场永无止境的杀戮似乎变了味,尖叫和抽泣声渐渐转变为大笑。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们能做的只有在最快的时间里集合还没有变异的人类,带到目前最安全的避难所里…

但岛屿上最安全的只有在以前就放弃建造了的洞穴,现在无法再商量什么了。人们躲进洞穴,用某种类似于魔法的物质堵住洞口,这似乎对于那些变异的怪物来说很管用,他们无法进来,只要触碰便会被灼伤。

当所有人以为一切都快要结束的时候,噩耗传来了——一个孩子似乎被某种物质感染了。
在任何人看来那是不吉利的,甚至是那些外面的怪物。谁也不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死神?还是救世主?他们不知道。于是趁着夜里,某些贪生怕死的人将那个疑似感染的孩子送出结界。
但那些疑似感染的征兆几乎每过一阵就会出现,那似乎是个诅咒一般,就这样埋伏在洞穴里,伺机而动。

森岑
chaostale里的fris...

chaostale里的frisk!

图源来自 @Unknow 大美女的作画

特别感谢大美女的画子💍

福居然这么可爱…!!什么的。

chaostale里的frisk!

图源来自 @Unknow 大美女的作画

特别感谢大美女的画子💍

福居然这么可爱…!!什么的。

暮炎(非混圈人,纯摸鱼)
单人AUASK G!Medic...

单人AU
ASK

G!Medic

【综合世界观包括原UT和OVERTIME剧组w】

设定:
*恭喜你你可能看见了第一个有耳朵鼻子和头发的Gaster

*是Sani的G化形态(大概

*看上去依旧是有着一身神秘莫测难以接近的气场,其实人很好w

*对年幼的人物好感度up↑(毕竟原型包含了羊妈位的Sanix

*喜欢动物,尤其是鸽子emmmm

*请不要在他面前过分提起地狱,撒旦等等类似的字眼,后果自负;)

*高输出型近战奶妈(你等等

*请不要恶意刷治疗梗,他可能会一针戳死你

*背景与人物设定需要ask完善www

以下是开放ask的人物:
G!Medic(直接称呼G咩也行bushi
Gaster...

单人AU
ASK

G!Medic

【综合世界观包括原UT和OVERTIME剧组w】

设定:
*恭喜你你可能看见了第一个有耳朵鼻子和头发的Gaster

*是Sani的G化形态(大概

*看上去依旧是有着一身神秘莫测难以接近的气场,其实人很好w

*对年幼的人物好感度up↑(毕竟原型包含了羊妈位的Sanix

*喜欢动物,尤其是鸽子emmmm

*请不要在他面前过分提起地狱,撒旦等等类似的字眼,后果自负;)

*高输出型近战奶妈(你等等

*请不要恶意刷治疗梗,他可能会一针戳死你

*背景与人物设定需要ask完善www



以下是开放ask的人物:
G!Medic(直接称呼G咩也行bushi
Gaster(原UT

请不要大意的来wwww

暮炎(非混圈人,纯摸鱼)

随手写写自家AU_(:△」∠)_

*Grillby依旧是UT原作中的设定

“Sans?”

Grillby的声音将明显神游天际的Sanstation从思索中拉了回来。

“oh……eh,what's up?”

“你刚刚在想着什么东西,以至于你的番茄酱都要被你掐爆了?”

Sanstation看着手里明显被蹂躏出痕迹的瓶身,“也许没什么重要的,但又也许很重要……你想听一听吗?”

Grillby头上的火焰快速的摇曳了一下,放下一直拿着的,已经一尘不染的玻璃杯点了点头。

“well,是关于那个修改了这个世界的人类Radioter的,当然我并不清楚他到底有没有这么做,但是从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他身边有...

*Grillby依旧是UT原作中的设定

“Sans?”

Grillby的声音将明显神游天际的Sanstation从思索中拉了回来。

“oh……eh,what's up?”

“你刚刚在想着什么东西,以至于你的番茄酱都要被你掐爆了?”

Sanstation看着手里明显被蹂躏出痕迹的瓶身,“也许没什么重要的,但又也许很重要……你想听一听吗?”

Grillby头上的火焰快速的摇曳了一下,放下一直拿着的,已经一尘不染的玻璃杯点了点头。

“well,是关于那个修改了这个世界的人类Radioter的,当然我并不清楚他到底有没有这么做,但是从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他身边有时会跟随着一个影子,那个黑色的影子神出鬼没,而且Radioter也没有告诉我们关于那个影子的资料。”

“也许是Frisk曾经提到过的,Gaster的追随者之一呢?”Grillby问道。

Sanstation盯着Grillby的脸,而Grillby则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那不-可-能-是。”

他一字一顿的,并在Grillby提问之前接着说了下去:

“因为我看到了那个影子的长相。”

Grillby的眼睛稍微往下滑了一点。

“你知道我为什么刚刚盯着你看吗?”

“……为什么?”

“你们两个,虽然有着差别,却还是太像了。”

“……Eh?”

透过Grillby的眼镜镜片,Sanstation能够自然的看到他脸上的惊愕。

“那个影子的火焰是灰白色的,也戴着眼镜,穿着类似与长袍的衣服,手上有一个空洞……其实要说的话,更像是——把你和Gaster融合在一起的产物。”

“我和Gaster融合出来的形象?”Grillby对这个场景难以想象。

“我所知道的也就是这么多,”Sanstation摊开手“也许我们有时间的话可以一起找Radioter问个明白?”

“……”Grillby沉默着,似乎是答应了。

“okay……时间不早了我再不走Papyrus又该对着我发牢骚了——”他站起身,却又突然凑近Grillby的脸。

Grillby觉得他头上的火焰刚刚可能小小的爆裂了一下,他开始升温了。

“毕竟你在某些程度上更加熟悉Gaster,可以省去我的一些麻烦”Sanstation低笑了几声“所以就,先拜托你了?”

Grillby疑惑的看着笑的莫名其妙的Sanstation。

“well,有时间我会再来找你的,那瓶番茄酱你先帮我保管着,告辞咯——”

Grillby站在原地,沉默的盯着门口看了一会儿之后还是决定开始收拾桌子。

在他弯下身拿出柜台里的抹布时,他猛然感到了一个人的目光。

却又什么都还没有。

那是因为,他正好错过了一团白色火焰在角落里闪烁的瞬间。



*啊文笔好渣【瘫】
*算了写出来自己爽就行了【你】

暮炎(非混圈人,纯摸鱼)
这个大概是剧情预览什么的🌝...

这个大概是剧情预览什么的🌝

还在码而且进度很慢

另外……欢迎来玩ASK🌝
戳头或点标签即可🌚

这个大概是剧情预览什么的🌝

还在码而且进度很慢

另外……欢迎来玩ASK🌝
戳头或点标签即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