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创

7371.6万浏览    222.3万参与
海盐灯

大半夜进行一个搬,之前那段时间画风真的奇奇怪怪各式各样,总之是自家三只oc,以及蹲蹲扩列(?)

大半夜进行一个搬,之前那段时间画风真的奇奇怪怪各式各样,总之是自家三只oc,以及蹲蹲扩列(?)

无业游民
尝试了其他画风 最近状态不太好...

尝试了其他画风

最近状态不太好,很长时间没打开这个号了

尝试了其他画风

最近状态不太好,很长时间没打开这个号了

栗栗栗子鸭ya~

拿女配剧本的我为什么被迫修罗场了(3)

倒霉催的钱芊,摔了一跤居然意外解锁剧情了,原来她竟然是一本小说的女配

太狗血了吧,剧情中的她为了男人无限陷害女主,最后被女主的男人们干掉

钱芊决定远离男人独自学习,守住家业,变成富婆

但是娇弱小白花女主怎么有点不一样呢?

还有女主的男人们怎么都来我这了啊!


003.这个男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上)


  钱芊一直不愿意面对凌晏清

  钱芊面前的凌晏清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动作优雅,配上凌晏清一张俊秀的面容,简直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不过此时钱芊却无暇欣赏,因为凌晏清自从带她来吃饭坐下之后便一句话都没有说,但依然是一副温柔的样子。

  “晏清,我是因为回来受伤的太突然了,所以才...

倒霉催的钱芊,摔了一跤居然意外解锁剧情了,原来她竟然是一本小说的女配

太狗血了吧,剧情中的她为了男人无限陷害女主,最后被女主的男人们干掉

钱芊决定远离男人独自学习,守住家业,变成富婆

但是娇弱小白花女主怎么有点不一样呢?

还有女主的男人们怎么都来我这了啊!


003.这个男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上)


  钱芊一直不愿意面对凌晏清

  钱芊面前的凌晏清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动作优雅,配上凌晏清一张俊秀的面容,简直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不过此时钱芊却无暇欣赏,因为凌晏清自从带她来吃饭坐下之后便一句话都没有说,但依然是一副温柔的样子。

  “晏清,我是因为回来受伤的太突然了,所以才……”

  “嗯。”

  钱芊从小就怕凌晏清,因为凌晏清对着谁都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和她在一起时凌晏清的脸上是冷漠严厉,她记得她出国前的那一场竞赛,他对她真的是严厉到了极点了。

  那场钢琴竞赛最终他们都没有参加,不是钱芊偷懒练的不好临阵脱逃了,而是无法参加了,那场灾难让她和他都无法面对他们曾经一起追寻的虽然辛苦的音乐梦。

  小时候教凌晏清的钢琴老师是个古板严厉的中年男人,教钱芊的是个温柔漂亮的女老师,钱芊和凌晏清家是世交好友,钱芊爱偷懒,凌晏清变盯着他,有段时间钱芊一度以为凌晏清这脸是和那个古板的老古董学的。

  因为凌晏清经常来,所以索性就俩人一起学吧,古板的老古董也认识了温柔的女老师,青梅竹马一起学习这是多美好的画面啊,可是悲剧也就此发生……

  钱芊在温柔的女老师和凌晏清的魔鬼训练下,终于和凌晏清一起进入了决赛,她让凌晏清陪她去买束花,送给女老师,她挑了束白色的康乃馨,她说

  “老师爱穿白裙子这个最适合她了,她和这花一样漂亮!”

  她捧着花,想送给她那爱穿白裙子的漂亮老师,她推开门那爱穿白裙子的老师变成了红裙子,她手捧的鲜花也落了地,小小的钱芊接受不了眼前的画面,呆愣的坐在原地,身后的凌晏清缓过神去捂她的眼,她却感觉意识模糊,昏迷前最后一眼便是那个严厉的老古董老师握着刀狰狞的笑着的脸。

  原来,老古董爱上了女老师,一次又一次的追求她,女老师每次都拒绝他,但是他不介意一直追直到那一天,老古董看到他们教出来的孩子参加决赛了,便借此想最后一次对女老师告白,他把她约在了钱家的琴房,他深情的对女老师告白,女老师却拒绝了他,对他说她有喜欢的人了,是个温柔的心理医生。

  女老师提起她喜欢的人那幸福又羞涩的表情刺痛了老古董的心,他感觉到强烈的不甘,他不顾女老师的意愿想强上于她,女老师的强烈挣扎让老古董的怒火中烧,拿起果盘里的刀一下又一下,女老师的白裙子变成了鲜红,他狞笑着,流泪着……

  “果然,像我这种人是不配得到喜欢的人的……”想自杀的老古董,被管家救下了送去了警察局,两个孩子再也忘不了那个场景,那染血的钢琴,那从此以后再也没开启过的琴房……

  看到了一起的钱芊和凌晏清一个被送往了国外治疗,一个留在了国内,避免再次见面引发不好的回忆。

  如今的钱芊怕见到凌晏清一是不想想起老师的事,二是陆嬅在国内被这个从冷面严厉鬼变成了笑面恶魔的人折磨的不清,再结合之前凌晏清辅导他学习的样子,对不起她更害怕了。

  凌晏清见钱芊表情有些不对,他想到她可能是想起之前的事了,他不该见她的,可是长达三年的离别让他无法在明知道她在自己身边却不去见她,是他的错,但他真的好想她……想对她说他的想念

  “小芊,我……”

  钱芊鲜少看见凌晏清欲言又止的表情,她猜可能是当年的事,他们是真的实打实的三年没有见面了,陆嬅和贺嘉白经常去国外找她玩,但是凌晏清不能,他们共同拥有的不愉快的回忆见面便会迸发,但痛苦的记忆就该留在曾经,故事不能翻篇但还得继续,她与凌晏清本不该这样

  “晏清。”

  “嗯?”平时伶牙俐齿现在支支吾吾连句想念都说不出口的会长大人抬头看向呼喊他的女孩

  “这三年我很想你。”他说不出的话被钱芊脱口而出,凌晏清觉得他的脸都热起来了,但依然还是保持着温柔的表情

  “我也是呢。”凌晏清笑着回应,钱芊没能发现的是,会长大人发红的耳尖。

  钱芊和凌晏清的相处逐渐自然起来,钱芊对变温柔的凌晏清十分感兴趣,小冰块变成温柔体贴的男神,按照小说来说绝对是因为有喜欢的人了,好像唐晚就是和他一班的,然来是这样嘛。

  另一边忙的和狗一样的陆嬅看着搁她面前呜呜渣渣的贺嘉白,拳头硬了起来,她一定得想个办法给贺嘉白整死!



sorry大家好久不更新是因为最近在准备期末考试,前段时间也码了520贺文但是因为时间原因得修改之后和下一起放出来,另外评论区里说徐晨宜可以是毒舌高冷男这个采纳了,在003下大家就可以见到他啦


等这个星期考试结束就能给大家放520贺文啦



  

轩伊陌

第一次在这里发手书....但是画了就要发,就要发嘛。bcy完全没有人(流眼泪了)

第一次在这里发手书....但是画了就要发,就要发嘛。bcy完全没有人(流眼泪了)

Stanzin

与迟到的夏天撞了个满怀

       今天的天气异常烦闷,被毒辣的太阳暴晒的大地冒着热气, 满身湿汗地坐在教室里,空气里也泛着大地传来的热气,再后知后觉的人也反应过来,哦,要下雨了。

       在夕阳染红半边天时,一声巨响传来雨便倾盆而下了,预知到的人也颇有些措不急防。 穿着短袖的少年们匆匆往教室赶,我在窗边看着,热气还未被宣泄的暴雨冲刷干净,我仍是满身湿汗,在越来越大的雨声和雷声里,竟有些不自主的感慨,迟到了一个多月的夏天,终于来了啊。


       今天的天气异常烦闷,被毒辣的太阳暴晒的大地冒着热气, 满身湿汗地坐在教室里,空气里也泛着大地传来的热气,再后知后觉的人也反应过来,哦,要下雨了。

       在夕阳染红半边天时,一声巨响传来雨便倾盆而下了,预知到的人也颇有些措不急防。 穿着短袖的少年们匆匆往教室赶,我在窗边看着,热气还未被宣泄的暴雨冲刷干净,我仍是满身湿汗,在越来越大的雨声和雷声里,竟有些不自主的感慨,迟到了一个多月的夏天,终于来了啊。

        


白夏夏夏夏

画了

今年突然之间对植物感兴趣的

林繁(左一)和林参(右二)是几年前就有的,新添了两位哥,受我老师和三位科普人士影响比较大

设定是分支学科都是一级学科在不同情况下的不同面,类似平行世界,意思是他们都是同一个人

各自都有名字,所以把他们都当独立的个体来看也没问题

交叉学科则看我心情

为什么都是男的因为我取向如此

眼瞳的一黑一红代表一面向生一面向死。

画了

今年突然之间对植物感兴趣的

林繁(左一)和林参(右二)是几年前就有的,新添了两位哥,受我老师和三位科普人士影响比较大

设定是分支学科都是一级学科在不同情况下的不同面,类似平行世界,意思是他们都是同一个人

各自都有名字,所以把他们都当独立的个体来看也没问题

交叉学科则看我心情

为什么都是男的因为我取向如此

眼瞳的一黑一红代表一面向生一面向死。

Granny

当社恐遇上五个兽人室友(2)

*人外,np

*上一篇在上一篇


(1)

为了避开日常又尴尬地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社交,你特意起了个大早,硬生生用十五个闹钟叫醒了自己。


然而,现实却是你一下楼就碰到了穿着围裙、束起长发的涅希斯。


他今天穿了件白毛衣,外面套着的围裙还是你最喜欢的粉色猫猫款式,极大程度柔和了他身上的攻击性,生火做饭的背影更是让你莫名有种老婆的既视感。脑子里自动带入了老公起床后看到老婆在为自己做早饭的贤惠身影,忍不住在厨房扑倒老婆,用愉快的酱酱酿酿打开新的一天的剧情。


意识到自己幻想了什么的你赶快摇了摇头,试图将脑子里的黄色废料甩走。不经意间,正好撞进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眸里。...

*人外,np

*上一篇在上一篇






(1)

为了避开日常又尴尬地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社交,你特意起了个大早,硬生生用十五个闹钟叫醒了自己。


然而,现实却是你一下楼就碰到了穿着围裙、束起长发的涅希斯。


他今天穿了件白毛衣,外面套着的围裙还是你最喜欢的粉色猫猫款式,极大程度柔和了他身上的攻击性,生火做饭的背影更是让你莫名有种老婆的既视感。脑子里自动带入了老公起床后看到老婆在为自己做早饭的贤惠身影,忍不住在厨房扑倒老婆,用愉快的酱酱酿酿打开新的一天的剧情。


意识到自己幻想了什么的你赶快摇了摇头,试图将脑子里的黄色废料甩走。不经意间,正好撞进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眸里。


明明竖着一条线,是最令你害怕的蛇类的眼瞳,此刻,你却从里面看到了一种令人心跳加快的情愫,像是棉花糖融化在了热可可里,让你忍不住舔了舔干燥的唇瓣。


回过神的时候,你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刚才自顾地摇头的行为在别人眼里看起来一定很傻,双颊一下就染上了红晕,就连视线也忘了移开,只是呆呆地与他对视,像只滑稽的呆头鹅。


真像正啃着的小鱼干突然被主人抢走的小猫咪。


涅希斯用眼神抚摸你因他绯红的柔软脸颊,恨不得让时间流淌的再慢一些,但同时又急迫地想快进到你接受他的那一天,用自己的手真实地触碰你。如果可以,他甚至想变回本体,用蛇信子捕捉每一点带有你味道的空气。


“早安,快来吃早餐。”


富有磁性的声音解除了你的僵硬魔咒,你这才注意到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而且还是你最爱的、夹着薄脆和两颗黄金煎蛋的煎饼果子。见状,拒绝的话卡在嗓子眼里,怎么也上不来了。


兽人现在都吃的这么花里胡哨了吗?你记得小学课本上说兽人以肉类、甚至是生肉为主,你的室友还真是特别,而且口味还和你一样。


“早安。”刚搬来就被招待了两顿饭的你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头,“其实你不用每次都准备我的份啦,这样让我感觉自己总在占你便宜。”


“不用和我客气,你可以再贪心点。”


“啊?”


“我想和你变得亲密些。”涅希斯亦如昨晚那般在你对面入座,可爱的猫猫围裙就挂在身旁的椅背上,“我们之后会一直在一起,不是吗?”


确实,至少他毕业前你们肯定会一直住在一起。一个宿舍抬头不见低头见,室友想搞好关系也是正常。


原本你还担心遇上难搞的室友,没想到竟然碰上面冷心善的人妻室友。


“那今天的晚饭就由我来做吧。”否则你太过意不去了。


“一会儿我要去采购些东西,中午可能回不来。晚上你有时间的吧?”


涅希斯不紧不慢地放下酒杯,用一种不显急迫也不失热情的语气说道:“当然,那就交给你了,我很期待你的晚饭。”


这时你才注意到这人早晨就开始饮酒了。


“可惜会便宜了某些人。”涅希斯摩挲了几下杯壁,从手指微微泛白看得出来他用了不小的力气。


注意力在酒上的你好奇地问道:“你很喜欢喝酒吗?”


闻言,涅希斯肉眼可见地好了心情,“因为它的味道很像猫。”


“啥?”


“这是我自己酿的酒。”他微微眯着眼睛,用一种沉浸在愉悦中的神情注视着你,“前调很甜,后调更甜。”


宁搁这搁这呢?


而且,酒又不是果汁,怎么可能有他说的这么甜。


“你有什么忌口吗?”你换了个话题。


“没有,只要是你的东西,我什么都吃。”


是你2G的网用久了吗?总感觉这人说话怪怪的。你抿了抿唇,拿起盘子里的煎饼啃了起来。


早饭的量很大,因为起不来,许久没吃过早饭的你啃了一半就吃不进去了。就在这时,晨跑结束的德瑞克回来了。


他的上衣微微被汗水浸湿,紧紧贴在身上,透出里面健硕的肌肉。整个人像是行走的荷尔蒙,也像是刚结束战斗的狼犬,又痞又凶。


“这么早就起来献殷勤了。”德瑞克意味不明地瞥了涅希斯一眼,对方却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他一屁股在你旁边坐下,因为块头大,几乎挨到了你的身上。他虽然出了汗,但意外的没有难闻的味道,而是一种男性的、阳刚的味道。


“吃饱了?”见你点了点头,他直接拿起你剩下的煎饼,然后就着你的牙印咬了一口,“你就吃这点?怪不得这么小一只。”


见状,你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吃别人的剩饭,你是狗吗?”涅希斯慢条斯理地用纸巾擦了擦嘴,优雅的仿佛是从中世纪走出来的绅士贵族。


“这什么东西啊,好难吃。”德瑞克没理他,露出一脸嫌弃,好似在咀嚼干草,“我烤的肉比这个好吃一万倍。”


难吃你还吃我的剩饭!


你无语地抿了抿唇,又听另一边说道:“带着一身臭汗坐在餐桌上,果然是条没规矩的狗。”


“那也比你这个衣冠禽兽强。”嘴上嫌弃的德瑞克将你剩的煎饼全吃进了肚,两手抱臂靠在椅背上,不怀好意地朝涅希斯挑了挑眉,“要不要我替你公开一下你屋子里藏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我超,有故事!


尽量降低存在感的你忍不住竖起了耳朵。


涅希斯冷笑一声,“那你为什么要偷我床头柜里的照片?”


闻言,德瑞克仿佛一直被踩了尾巴的狗勾,“我不是后来还给你了!”


“上面全是你的东西,我还怎么要?”


我超,什么照片?!什么东西!?


话说这俩人关系这么差的吗?被夹在中间的你脚趾快扣出三室一厅了。


“那个…谢谢你的早餐,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见你扔下一句话就跑了,德瑞克‘啧’了一声,又不客气地拿起你喝过的水杯喝干净了。


“你怎么不跟着一起去?”他记得这人最爱跟踪了。


“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涅希斯瞥了一眼他手里的水杯,“我不想吓到她。”


德瑞克翻了个白眼。




(2)

你在学校的商店里采购时,没忍住还买了件印有校徽的卫衣。原本你是不想买的,但它是樱花粉,里面还有一层绒绒,这么可爱怎么能不进你的衣柜呢。


当你心满意足,准备排队结账的时候,突然有人从身后拍了拍你的肩膀。你缩了一下肩膀,小心翼翼地转过身,依旧发现自己必须仰起脖子才能看见对方。


呜呜呜,现在喝牛奶还来得及吗?


“是你呀。”


你总觉得这几个字似曾相识。


搭话的男人有着一头棕红色的头发,头顶还立着两只毛茸茸的尖耳朵,对上你的视线后,好心情地抖动了几下。相比德瑞克,他的耳朵更大,尾巴看起来也更圆润。


而且,他虽然长得很帅,眉眼婉转间却带着媚意,让你有一种被他用小勾子般的眼神勾引的错觉。


“你买了什么?”他自来熟地凑过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俩是相识多年的好盆友呢。


被他这种熟稔带跑了的你下意识给他展示你的购物车,“我买了件超可爱的卫衣…不对,你是?”大哥你谁呀?


“我是莫伊呀。”他弯着眼眸,笑盈盈地看着你。


你犹疑地歪了歪头,“我…认识你吗?”


男人却像是没听见你的话似的,自顾自地扶了扶额,表情十分浮夸,“我就说怎么突然有点晕,原来是爱情使我头晕。”


宁确定不是商店里看得眼花?


“果然都是你害了我。”


“?”


“害我喜欢你。”


……


见你无动于衷,表情甚至可以说一言难尽,他一脸困惑,然后很认真地问你,“我不好看吗?”


“我可是狐族里最稀有的赤狐,是全族的希望。”


“你看我的毛发是不是打理的很柔顺?”


“你摸我的耳朵和尾巴,是不是很好rua?”


“而且,我还有六块腹肌,人类不是最喜欢摸着男友的腹肌入睡?”


“我们狐族的臀部也很翘,我把尾巴支棱起来给你看。”


在男人炮轰式的推销下,你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一溜烟飘到了黑洞里。只留下一具失了魂的空壳,任男人扯着你对他自己上下其手。


我超,你脏了!




——————————————————

你:啊啊啊啊那是我的剩饭呀!你是狗吗?

狼狼:我就是你的狗呀。

你:你们要打去练舞室打啊!

蛇蛇:我只想和你去床上打。


狐狸: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你:啊啊啊啊知道啦知道啦,知道你很好看,师傅不要再念啦!




我想养狗狗

我们逃走

开车去兜风

宇宙里到处都是绿灯

我却踩下刹车

因为你胸膛里闪烁的红灯

我们逃走

开车去兜风

宇宙里到处都是绿灯

我却踩下刹车

因为你胸膛里闪烁的红灯

小城烟戈

原创小说《万邪 WanXie》

连载 玄幻恐怖 

简介:

“万灵之上,万生之下”


这个霓虹万变的城市,我们真的了解吗?

意外的论坛,“用户ZO”的邪灵召唤。

也许平平无奇的人群之中混杂着吃人为生的恐怖邪灵。

世界究竟怎么了?那些刻意影藏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只是一场生日聚会,意外招来邪灵的屠戮

为什么平平无奇的高中生被残暴邪恶的邪灵大魔王附身后依旧保持理智?

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神魔大殿的邪灵,羽之宫的神明,神秘的外卖组织,十恶不赦的【恶人】……


人性的拷问,有关“爱”的传承。在神明邪灵之下的人类究竟会怎么选?......

原创小说《万邪 WanXie》

连载 玄幻恐怖 

简介:

“万灵之上,万生之下”


这个霓虹万变的城市,我们真的了解吗?

意外的论坛,“用户ZO”的邪灵召唤。

也许平平无奇的人群之中混杂着吃人为生的恐怖邪灵。

世界究竟怎么了?那些刻意影藏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只是一场生日聚会,意外招来邪灵的屠戮

为什么平平无奇的高中生被残暴邪恶的邪灵大魔王附身后依旧保持理智?

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神魔大殿的邪灵,羽之宫的神明,神秘的外卖组织,十恶不赦的【恶人】……


人性的拷问,有关“爱”的传承。在神明邪灵之下的人类究竟会怎么选?


掀起来吧!这个世界的腥风血雨!


LOFTER/长佩阅读/晋江文学城

小汕子hhh

尘埃落定(一)

            “少爷,少爷!尘……尘将军回来了!”一个丫鬟踉踉跄跄跑进屋内,扯着嗓子喊。落满昔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手中的书卷掉在地上。就在那一瞬间,他心中的浮云散开,露出一片透亮。

              “真的吗?”他的声音微微颤抖。...


            “少爷,少爷!尘……尘将军回来了!”一个丫鬟踉踉跄跄跑进屋内,扯着嗓子喊。落满昔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手中的书卷掉在地上。就在那一瞬间,他心中的浮云散开,露出一片透亮。

              “真的吗?”他的声音微微颤抖。

                 丫鬟忍着泪,用力点了点头。

                  落满昔走到窗前,双手轻抚住窗框 ,忘向远方:“嗯,三年了,这仗打了三年了!”这时,一个影卫跑进来,跪在他面前说:“报!将军的人马将在下午到达!”

                落满昔愣了愣,随后摘下手上的天珠链,将它紧紧攥住,猛的一回身,看着丫鬟:“快,快去准备!”

  —————————————————————

                  皇宫里,赵钰正躺在龙椅上,一手举着一把扇子,一手从桌子上拿起一颗葡萄。刚入口,就听太监急匆匆来报:“皇上,尘将军胜战归来,恭喜皇上夺得西北海郡!”赵钰愣了愣 ,看向李公公

                   “你是说,豫迟回来了?”

                      “是!”

                    赵钰心头一喜,连忙坐起来,对下人吩咐:“准备酒席,为豫迟庆功!”说完便是一拂袖,丫鬟和太监们去办事了。赵钰激动坏了,在大殿内来回踱步好久 ,索性坐在地上。他看着门外忙碌的下人们发呆,心里想着:尘豫迟,你早晚会是我的,或许,就今晚!

                                                                               (未完待续)

(轻点喷,谢谢各位!)

椛婲公孜🦋

感觉什么第四爱夫妻(…………)

感觉什么第四爱夫妻(…………)

沐白沐白沐白

审核爸爸我求求你

真的服了这只是一只蜘蛛啊有什么可敏

感的!

做梦梦到的  我把它画下来了 经过亿点点美化

二次编辑 笑死了 我本来都做好被夹的准备了 都p好背心和underwear了 结果通过了 但是我觉得我的手艺不能浪费 就放上来吧


审核爸爸我求求你

真的服了这只是一只蜘蛛啊有什么可敏

感的!

做梦梦到的  我把它画下来了 经过亿点点美化

二次编辑 笑死了 我本来都做好被夹的准备了 都p好背心和underwear了 结果通过了 但是我觉得我的手艺不能浪费 就放上来吧


胡萝卜不是甜妹

莓尼椰:暴动与正义

慎入


  少女被扯着头发砸向地面,血立刻流了出来,顺着地缝钻入其中,“夏樱莓?”夏樱莓忍着剧痛抬头看向面前的人,那人目光柔和,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给她整个面容带上了朦胧感。


  额头的血顺着流进了左眼,夏樱莓不得不闭上一只眼,她颤抖地伸出双手,虔诚中带着讨好:“主…人!”语音未落便再一次狠狠地砸被砸向地面。地上的少女发出痛苦地呜咽声时,椰丝才满意地眯了眯眼睛,轻柔地捧起了夏樱莓的脸,将她眼皮上的血污用手刮蹭掉,又将她的凌乱的碎发拨到耳后,手轻轻地顺着夏樱莓的脸庞滑下,勾住她脖子上的项圈:“狗狗......

慎入







  少女被扯着头发砸向地面,血立刻流了出来,顺着地缝钻入其中,“夏樱莓?”夏樱莓忍着剧痛抬头看向面前的人,那人目光柔和,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给她整个面容带上了朦胧感。


  额头的血顺着流进了左眼,夏樱莓不得不闭上一只眼,她颤抖地伸出双手,虔诚中带着讨好:“主…人!”语音未落便再一次狠狠地砸被砸向地面。地上的少女发出痛苦地呜咽声时,椰丝才满意地眯了眯眼睛,轻柔地捧起了夏樱莓的脸,将她眼皮上的血污用手刮蹭掉,又将她的凌乱的碎发拨到耳后,手轻轻地顺着夏樱莓的脸庞滑下,勾住她脖子上的项圈:“狗狗要听话,要听主人的话。”


  起义越来越多,一波又一波的起义被血腥镇压,砍头台的刀被鲜血侵蚀着,直到砍头台被愤怒的民众推翻,有人站在这废墟上嘶吼着,满腔的怒火感染了每一个人,瘦骨嶙峋的士兵撕扯下国家赋予的微章,将刀尖对准了昔日的同事。


  起义者渐渐联合了起来,夏樱莓痛哭着,她怀念曾经天真烂漫的少女,她对民众诉说了自己的绝望,民众们被她感染,向她送上真挚的关怀与祝福。


  她慢慢地站了起来,眼神坚定而绝望,又懦弱而满怀新的希望,她揉了把哭红的双眼,注视着每个人。“杀了她,我们本不该这样。你们应该沐溶在阳光下,闻着花香,幸福地欢笑,不该被阴暗笼罩,踏着黏腻的腐肉,争抢着发霉的馒头和变质的米汤。逃离让我感到绝望的她,但不希望这是人间是炼狱。”


  她停顿了一下,混杂着尸臭的风抚过她的脸庞,吹动她的头发,清泪滑过她的脸庞“杀了她吧,让我亲手了结。”


  皇宫不再辉煌。打,砸,抢的声音充斥着皇宫。笑声回荡在铺满尸体的皇宫,民众拿到渴求的财富,报复心中的仇恨,熊熊烈火烧起了半边天。


  夏樱莓站在椰丝面前仰视着她,椰丝噗嗤一笑,“真是不听话的狗狗,狗狗,你的主人当然会…”话未说完,脖子便被绳子套住,那人用力一勒。夏樱莓笑了出来,光从夏樱莓背面落入椰丝眼中,挣扎时伤口撕裂的疼痛和强烈的窒息感让她感觉不真实


  “讨好我,像曾经的我一样讨好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