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单

2795浏览    751参与
王加菲

是谁在为君疾流泪T^T

是我


BGM:君疾完结曲末尾部分的合唱

是谁在为君疾流泪T^T

是我


BGM:君疾完结曲末尾部分的合唱

Kl

原耽爱好者的浮力来了!


请小可爱们移步评论区哦~


原耽爱好者的浮力来了!


请小可爱们移步评论区哦~


Kl

原耽爱好者的浮力来了!


请小可爱们移步评论区哦~


原耽爱好者的浮力来了!


请小可爱们移步评论区哦~


Kl

原耽爱好者的浮力来了!


请小可爱们移步评论区哦~


原耽爱好者的浮力来了!


请小可爱们移步评论区哦~


Kl

原耽爱好者的浮力来了!


请小可爱们移步评论区哦~


原耽爱好者的浮力来了!


请小可爱们移步评论区哦~


Kl

原耽爱好者的浮力来了!请小可爱们移步评论区哦~

原耽爱好者的浮力来了!请小可爱们移步评论区哦~

清风瓷

9022

  “先生,这是我们公司最新款的家用机器人,是国际设计师 Chilier亲自设计的,采用了最新的仿人皮技术以及最仙境的人类感情模拟系统,ch/90系列的机器人,是我们公司的旗舰机型,这次的ch/90三代,一定会给您不一样的体验。”

  沈洄站在网络机器人销售大厅,小兔子形象的ai售货员,随爪指着橱窗里一个编号9022的男性机器人,眉飞色舞的介绍着。

  沈洄不懂机器人,只是在网络上体验了几个评测,就糊里糊涂的来到了售货大厅。

  他假装很懂,其实啥也不懂的看了会儿9022,说:“好吧,就这个了。”...


  “先生,这是我们公司最新款的家用机器人,是国际设计师 Chilier亲自设计的,采用了最新的仿人皮技术以及最仙境的人类感情模拟系统,ch/90系列的机器人,是我们公司的旗舰机型,这次的ch/90三代,一定会给您不一样的体验。”

  沈洄站在网络机器人销售大厅,小兔子形象的ai售货员,随爪指着橱窗里一个编号9022的男性机器人,眉飞色舞的介绍着。

  沈洄不懂机器人,只是在网络上体验了几个评测,就糊里糊涂的来到了售货大厅。

  他假装很懂,其实啥也不懂的看了会儿9022,说:“好吧,就这个了。”

  “好的先生。”小兔子ai甜美的女生音调上扬,“您是要一次性付款还是分期付款呢?一次性付款想八折优惠,并赠送机器人清理套装、培养家用机器人教程视频版和电子版哟。”

  沈洄笑了笑,说:“一次性付款吧。”

  他不喜欢分期付款,觉得不踏实。

  “付款成功,机器人将在一个小时内送到您家,如需加急配送请联系官方客服。”

  沈洄想了想,就没有要加急,反正也只是好奇买回家来看看。

  “洄,就知道你在这里。”李思哲清隽的脸出现在沈洄面前,笑的灿灿,说,“猜猜我现在在哪里。”

  沈洄唇边荡开淡淡的笑:“难不成在我家楼下。”

  “好吧好吧,输给你了,你又知道了。”李思哲挤了几个搞怪的表情,“那快点下来去吃饭吧,我的大作家。”

  沈洄下线,换了一件衣服,就和李思哲出去吃饭了。

  回来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的事情了。

  9022安静的站在沈洄家门口的快递通道里,第一眼看去,很像个真人。

  沈洄打开手机,看了眼电子档说明书,走到9022跟前,长按他头顶十秒。

  两点红光在9022的眼睛里闪了一下,9022僵硬的动了动身子,眼珠子慢慢的转了一下,锁定了沈洄,红光又是一闪,识别了沈洄的身份。

  “您好,我是您购买的家用机器人9022,谢谢您将我买回家。”9022的声音不僵硬,是少年特有的清澈。

  “我现在,该?怎么做?”沈洄是第一次买机器人,茫然的看着9022。

  9022好看的眼睛里盛满笑意:“您很有意思哦,如果您想的话,可以设定一个我对您的称呼词。”

  沈洄明白了:“叫我主人吧。”

  嗯,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嘛。

  “好的主人。”9022很溜的改了称呼。

  然后,沈洄的家里多了一只叫9022的机器人。

  沈洄是个资深宅男,刚开始几天不怎么习惯9022的存在,见到9022也是尴尴尬尬。

  然而9022是个热情的9022,很快就打消了他的陌生感。

  这天沈洄被李思远约出去,李思远对他说:“洄,我们认识已有一年,我很欣赏你,直白点说,我很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沈洄大脑宕机了,沈洄说:“让我在想想。”

  然后落荒而逃的跑回家。

  “主人,您回来啦。”9022习惯性扫描沈洄的身体状况,“主人,您的肾上腺素升高了,心跳加速了,脸红了,您是怎么了?”

  沈洄整个人陷进柔软的沙发里,被9022说的更加脸红,有点羞于启齿,然而他是一只很乖的沈洄,他把9022当成一个与他平等的人,还是开口说道:“今天有人和我表白了,我不清楚我是不是喜欢他。”

  9022沉默了几秒,说道:“通过大数据的计算,您有99.99%几率喜欢对方,通俗易懂来说,您是完全喜欢对方。”

  “好吧,好吧,9022,听你一席话不如听你一席话。”

  “主人,您很幽默,不过,我可以问问您,喜欢,是什么感觉吗?”9022端端正正的做到沈洄对面的沙发上,仿佛是那要认真聆听老师讲课的好学生。

  “心动啊,可能就是……见到他很开心吧。”沈洄想了想说道,“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是你要收集数据更新芯片吗?”

  “没错呀,我每天都会观察主人的行为习惯,从而计算人类的感情走向,然而主人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所以无法采集,就只能问您啦。”说道这里,9022突然皱了皱眉,说,“我见到主人的时候也很开心,这是爱情吗?”

  沈洄搞笑的戳了戳自己的脸:“不是啦,可能是我把你买回来,程序上设定要你对我有亲竟敢吧,不然我俩怎么相处嘛?”

  “也是哦。”9022想了想,感觉沈洄说的没错,就站起身来,“主人想吃葡萄吗?今天我新买了些葡萄回来。”

  沈洄站起身来,笑说:“是你自己想吃了吧,我就不吃了,我先回房了。”

  于是,沈洄和李思远在一起了。

  9022发现他的主人很少回家了。

  9022见不到主人,有点不开心。

  有一天,沈洄醉醺醺的回来,抱住9022说:“他和我吵架了,还放话说要分手,他生意不好我知道,但是也不能说这么伤人的话。”

  沈洄的眼泪落在9022的肩膀上,沈洄的哭腔飘进9022的感情芯片里。

  9022突然有种冲动,想打人的冲动,。

  “主人是把我当成抹布了嘛,我的肩膀上都是您的眼泪。”9022状似轻松的推开沈洄,沉默了两三秒一本正经的说道,“通过大数据分析,你们有95.5%的几率会在明天和好,所以现在主人不应该陷在难过里,应该想想,要不要吃葡萄。”

  “9022,你能不能不要毁气愤啊!”沈洄忍了忍,在忍了忍,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我本来很难过的,但是被你这么一说,还是吃葡萄吧,去他的李思哲。”

  9022在洗葡萄的路上知道了,他想打的那个人,叫李思哲。

  可是,他注定打不到李思哲,机器人条例中明确规定,机器人不可以伤害人类,家用机器人条例中明确规定,家用机器人在未经主人陪同下,不得离开家门。

  9022有点难过,9022的感情芯片也有点难过,所以,9022洗出来的葡萄,也带着难过的气息。

  但是现在的沈洄不难过,不难过的沈洄吃下了难过的葡萄,难过的9022看着不难过的沈洄吃东西,突然笑起来,好像,现在,他也不难过了。

  第二天,李思哲果然来认错了,沈洄意思意思的变扭了一下就和李思哲和好了。

  于是,沈洄又开始时长不回家,于是,9022发现,他的感情芯片可能出了什么问题,长长发烫,烫的他受不了,他长长闭着眼睛,总觉得眼睛里有水务,睁开眼睛对着镜子看,眼睛还是那双眼睛,清清亮亮,好看的紧。

  9022有点慌张,慌张的9022查询了百度,百度不知道9022的芯片为什么发烫,但百度知道9022眼睛里的水务,在人类身上,是一个叫‘眼泪’的名词,他总在人类伤心难过的时候出现。

  9022想:他现在并不想打那个叫李思哲的人,所以他并不难过,为什么有掉眼泪的冲动,一定是感情芯片坏了,不,也有可能是视觉芯片坏了,找时间要让主人带他去返厂维修。

  李思哲失踪了一周,带着沈洄所有的积蓄失踪了一周,沈洄的心也跟着失踪了一周。

  他不断给李思哲打电话,一开始是无人接听,后来是无法接通。

  沈洄意识到他被骗了,被这个认识一年,恋爱一年多的人骗了。

  他呆呆的坐在酒吧里,一杯一杯又一杯的喝酒,他的脸红的像个苹果。酒精洒在这只可怜的苹果上,他更红了。

  这只苹果落下眼泪,他拿起手机,漫无目的的翻着,眼泪模糊了屏幕,他看不清屏幕上的内容,眼泪打湿了屏幕,他的屏幕不听使唤,他泄气的在屏幕上乱点,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通话界面。

  “主人,晚上好。”9022淡定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9022,我在迷醉酒吧,你能不能出来接我。”这个熟悉的声音给了他许多安慰,他放松了精神,哭的很大声。

9022的感情芯片又开始发烫了,从人类将他制造出来到现在,他第一次想违抗机器人条例。

  于是,他打开门,电流在身体的每一个芯片里横冲直撞,他跨出一条腿,一根无形的线弹出来打折了他的腿,他仍然不管不顾,冷着脸,咬着牙,像一头蛮牛一样正拖着条约的限制。

  他的味觉芯片坏死了,他的嗅觉芯片坏死了,他的搜索芯片坏死了,他的触觉芯片坏死了……于是,他成功了,他拖着一大半坏死的芯片和一条折腿走出了这个家门,一蹦一跳的去往迷醉酒吧。

  一路上,人们都用一种奇怪又搞笑的眼光看着他。

  9022在酒吧门口蹲下来,整理了一下折断的腿,让他看上去正常点,才淡定的跳了进去。他的右腿已经无法发力,发力就断在裤腿里。

  “主人,我来接您啦。”9022看见喝醉的沈洄,看见沈洄红红的脸,看见沈洄委屈的眼神,9022的感情芯片又开始发烫。

  怎么没把感情芯片烧坏呢?他想。

  喝醉的沈洄并没有注意到9022的异样,他乖乖的站起来,乖乖的靠在9022身上,他没有注意到9022打了个踉跄。

  “主人,我们打车,行吗?”9022分析了下,拖着断腿带着沈洄回家容易出事情。

  “连你也要花我的钱吗?”没想到沈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站直了身体,恶狠狠的瞪着9022。

  “不,我没有,那么我们不打车,我带你回家。”9022的感情芯片有点凉下来,他想,感情芯片终于不作怪了,难道只有主人发脾气才能修好吗?

  沈洄又乖乖的靠在9022身上,9022一步一步的慢慢跳着,他尽量平稳的跳,尽量不让主人感到颠簸。

  “9022,你走路怎么这么慢啊?”沈洄有点不耐烦,他现在很想回家,很想很想,“我们还是打车吧。”

  于是两个人打车回家了。

  9022想,他的主人一定是世界上最喜怒无常的生物。

  沈洄是第二天才知道9022大部分芯片坏死,还段了腿的事情。

  “现在我很穷,钱都被李思哲那个王八蛋骗光了。”沈洄的眼睛有点红,心里有点不耐烦,“所以我没有钱给你修理。”

  “没关系的主人,不影响我日常行动。”9022反应了半秒,善解人意的说。

  虽然他的反应速度会变慢,虽然他强行计算大数据容易坏了内核,虽然他的腿长久不休会影响到那些暴露在空气里的其他固件,但是没关系,他是一只很乖的9022,他不会给主人添麻烦。

  “那就好,等我有钱了,一定给你修。”沈洄拿起酒瓶子,随口敷衍道。

  地上已经堆了十来个酒瓶子,9022一蹦一跳的整理着放回箱子里。

  沈洄迷迷蒙蒙的看着9022一蹦一跳,突然很想笑,于是他说:“9022,你来我家好像也一两年了吧,我给你改个名字吧?”

  9022停下了动作,他放下了手里的瓶子,他慢慢的转过来,他认真的看着沈洄:“主人,编号为9022的家用机器人只有一个,世界上叫张三李四的人名却有无数。9022是我唯一存在过的痕迹,不改名,行吗?”

  也许是9022的眼神太可怜,也许是9022的语气太认真,也许是9022的哀求取悦了沈洄,他说:“好,不改名。”

  但是9022这番话却一直在沈洄脑子里回荡着:“编号为9022的家用机器人只有一个,世界上叫张三李四的人名却有无数。”

  他想:世界上的沈洄只有一个,世界上的钱却有很多。

  于是9022发现,他的主人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他的感情芯片又开始发烫了,烫的温温,是刚刚好的温度。

  “这些日子谢谢你一直在线上安慰我,我现在已经想通了,被骗钱算什么,还能赚,日久见人心,只有你留在我身边。”沈洄笑着对虚拟空间里的方远说。

  眼神是9022没见过的眼神,语气是9022没听过的语气。

  “我明天就要回来了,一起吃个饭吧,算为你接风洗尘。”方远笑着说,“没能及时赶回来陪你是我的遗憾。”

  “不打紧。”沈洄笑的很开心,“明天见,阿远。”

  日子永远不会等人,它一停不停的向前跑去。9022仍然是破破的9022,沈洄已经是崭新的沈洄了,他开启了一段新的恋爱,和他的编辑——方远。

  “9022,晚上我带男朋友回家,你记得做饭,菜单已经发到你的终端上了。”

  沈洄的留言安静的躺在9022的记忆芯片里,9022安静的站在厨房门口,他的感情芯片烫了又凉,凉了又烫,很是不好受。

  他沉默了一会儿,慢慢的说:“好的,主人。”

  没有人听见,空旷的房间里就他一个。

  “这个机器人走路怎么这样,是断腿了吗?”方远轻描淡写的指着厨房里忙碌的9022。

  “出了一次门儿就这样了,可能品控不好吧。”沈洄随口说。

  “嘿,哪家公司的啊?”方远播了个橘子,喂给沈洄。

  “沧什么的吧!……或许不是,你知道的,我不关心这个。“沈洄含糊不清的回答。

  9022想,他的听觉芯片为什么不在那次事件中坏死。

  从这个方远来到现在,他的感情芯片烫了又凉,凉了又烫。

  现在主人和方远进了房间,他的感情芯片烫的灼人,以至于其他芯片停止运行了两三秒。

  他真的有点想毁掉他的听觉芯片。

  沈洄没有发现他的家用机器人越来越沉默,他开心的与方远恋爱,与方远谈人生谈理想,与方远规划余生。

  这天沈洄难得回家,他欣喜的告诉9022,他要结婚了,和方远。

  9022的听觉芯片终于坏了,他听不清沈洄在说什么。

  “什么?“9022的眼神呆滞了两秒,“抱歉,刚才走神了。”

  “我说,我要结婚了,和方远。“沈洄大声的重复了一遍。

  他这个机器人真是越来越坏了,去新房时,需买一个新的。

  “好的,主人。“9022这回听清了,他慢慢的回答。

  他的感情芯片烫的惊人,烧坏了几个奄奄一息的芯片。

  “等一下,主人。“见沈洄要走,9022艰难的喊住他。

  “怎么了?“沈洄转过身来,这几个月,他头一次认真的看这个机器人。

  他已经没有刚买来那样光鲜,整个人透着一股颓,他自己把断腿拆了,安了一根木棍,走路总能发出‘哒哒’的声响,沈洄睡下,到半夜时,总能听到门外‘哒哒’的脚步声,那是9022在搞卫生。

  其实沈洄很烦这个声音,这代表着他被骗的屈辱过去。但他又懒得开口让9022停下,他自以为是个有教养的人,9022在他看来,是个平等的人。

  “喜欢,是什么感觉?“9022问他。

  “就是心跳加速啊,你自己不是能检测的嘛?“沈洄说。

  “是不是想见到对方,见到对方就忍不住心跳加速唇角上扬,见不到对方就…………“

  “对,就是这样。“沈洄打断他,“不过,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9022的感情芯片凉了凉:“我见到主人,就是这样的感觉。”

  “哦,原来这样,那可能是你们公司设定的程序吧,或者你网络冲浪太多了,背下来了。“沈洄随口说。

  他难得想反驳主人一次。

  然而,他只沉默了片刻,点头。

  “嗯,可能真是这样。“他强行调动情绪芯片和表情芯片,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主人,新婚快乐。”

  那天,9022在终端上看到了沈洄和方远的婚礼,两个黑西装,修身又帅气。

  他的感情芯片烫的好似要燃烧,他听见身体内的芯片寸寸碎裂的声音。

  他忍着浑身灼烧,仿佛在渐渐坏死的视觉芯片里看到沈洄浴火而来的身影:“主人,你今天想必是快乐的,你看,我的感情芯片正在燃烧,你越快乐,我越发烫。”他失去视觉的眼睛里终于凝结出水务,那是芯片坏死后留下的唯一痕迹,“但是我受不住这灼烧的疼痛了,对不起啊,可能,我只适合在你难过的时候存在吧。”

  “程序正在格式化,将在三秒后自我销毁。”

  9022最后的意识里想起总部冰冷的电子音,他的身体渐渐融化,沈洄回来的时候只看到一小片爱心行的金属物质。

  沈洄毫不在意的让新买的机器人打扫掉了这片金属。

  坏的真是时候啊,他想。

  人生春风正得意,他顺遂的走到人生的镜头。

  “大家好,我是沧海公司的董事长常成星,今日,有部分水军一直在带节奏,说我们沧海公司一直打着研发机器人感情芯片的事情在用户群体里割韭菜。”垂垂老矣的沈洄躺在躺椅上,眼神浑浊的看着大屏幕里光鲜亮丽的常成星,“不是的,我们沧海公司绝对不会做拜坏公司信誉的事情,大家请看我身后的大屏幕,这是我们研发至今,唯一一例成功的感情芯片,编号是ch/9022,不过因他的主人使用或引导不当,已于2135年10月27日像总部发送销毁申请,自我消亡了。”

  “编号为9022的家用机器人只有一个,世界上叫张三李四的人名却有无数,不改名,行吗?”

  在记忆深处,仿佛有谁的脸渐渐清晰。


清风瓷

常思

1.

  笑死了,常思乐是傻逼。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问就是他跟我表白了。

  大无语,能看上我的人,不是眼瞎就是脑残。

  常思乐跟我表白了,这两样都站了个齐全。

  常思乐这个人长得还是可以的,白白净净干干净净。

  那天半夜他突然跟我打电话,电话里很吵,不知道他又去哪里混了。

  他的声音有点含糊有点慢,但很大声说:“秋生于我喜欢你。”

  我心里咯噔一下,更大声说:“常思乐你他妈是不是有病,玩真心话大冒险玩你兄...

1.

  笑死了,常思乐是傻逼。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问就是他跟我表白了。

  大无语,能看上我的人,不是眼瞎就是脑残。

  常思乐跟我表白了,这两样都站了个齐全。

  常思乐这个人长得还是可以的,白白净净干干净净。

  那天半夜他突然跟我打电话,电话里很吵,不知道他又去哪里混了。

  他的声音有点含糊有点慢,但很大声说:“秋生于我喜欢你。”

  我心里咯噔一下,更大声说:“常思乐你他妈是不是有病,玩真心话大冒险玩你兄弟头上来了是吧,你他妈没百年也人生的病龄我都不信。”

  那边安静了一会儿说:“嗯,真心话大冒险,挂了。”

  然后直到今天,八天过去了,他没给我打一个电话。

  他妈的我秋生于这辈子就没这么憋屈过,只有别人捧着我的份儿,常思乐这算第一遭,烦。

  “生哥,出来玩不。”灵雨吊儿郎当的打电话给我,“迷醉酒吧,来不来。”

  “不去不去,你生哥这几天都没心情。”

  “别啊,常哥也在呢,来嘛生哥。”

  “行啊,半小时后到。”

  我潇潇洒洒的挂了电话,心情突然多云转晴,换了身潇潇洒洒的衣服,就潇潇洒洒的开车出门了。

  “常思乐你丫怎么喝这么多酒?”

  聚会散场后,我拖着常思乐上我车。

  他妈的也不知道这货抽了什么风,今天一股劲儿的做那喝酒,看的老子怪心酸的。

  “秋生于,我没有玩真心话大冒险。”好不容易把他弄车上,他突然这么来一句。

  “行行行知道了。”我不动声色的把后车门关上。

  他力气很大的推开门,踉跄的走出来,一把抱住我。

  “你别走,秋生。”

  我耐下性子拍拍他的头:“知道了,我去开车。”

  他放开我,眼巴巴的确认一遍我说的话的真实性,才回到车上。

  “不会喝酒还喝这么多,不知道是哪路酒鬼突然抽风上你身。”

  我把醒酒汤放在他面前:“喝。”

  他看我一眼,在看我一眼,手上一点要拿碗的意思都没。

  “行行行,算我欠你的。”可能今晚上夜风有点凉了,脑子被吹冷了,我鬼使神差的拿碗喂他。

  “秋生,上次我说的话是真的。”

  这冷不丁的一句话差点没让我把汤撒了,我稳稳抖着的手:“喝汤吧,很晚了,喝完我送你回去。”。”

  他垂下眼不看我,闷闷的说了句好,认真的喝完了汤。

  我们在他家楼下告别,他深深的看我一眼,又一眼,突然过来狠狠抱住我,眼睛有点红,没说话。

  我开车回家。

  开门,一片冰冷的黑暗。

  我打开灯,从纸箱子里拿出一瓶白酒又一瓶白酒,我喝了个铭鼎大罪。

  爸妈饱经风霜的脸飘在眼前,久久不去,他清隽的脸被挤到一边又一边。

  我想,我是喜欢常思乐的。

  酒能醉人,也能醉心!

  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他。

2.

  我认识常思乐已有八九年了。

  高中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他可害羞了。

  什么活动都是独来独往。

  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操场边上看班里其他人打球。

  我每次打眼瞟去都能看到他瘦长的身影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孤零零的一个。

  我大步走上前去,一把揽过他:“老一个人站在这儿做什么,一起玩儿啊。”

  “哦……好。”

  我从来没见过说话这样小声,还会脸红的男人。

  常思乐这货不讲武德,看上去文文弱弱实则是个扮猪吃老虎的惯犯。

  高中的时候,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混混,天天自称社会人,今天这里打一场明天那里打一架,时长会被抡闷棍。。

  那天出去和十三中的人打架,意识不查被抡了一棍在脑门上,常思乐这货看见了,跟谁杀了他爸一样,发了狠的冲上去,抡个棍子虎虎生风,一人挑了对面八个人。

  跟班们看见平时一言不发的常思乐勇猛不似常人,改溜儿的从全名,称一声‘常哥’

  可勇猛的常哥现在正坐在校医务室里的凳子上,一眼又一眼的看我:“你下次,能不能小心点?”

  我急忙摇摇头:“没什么大事情,以前经常这样。”

  说完甩了甩头。

  ……

  还真有点晕!

  他笑起来:“你在这儿等我,我去买粥。”

  我胡乱的点点头。

  怎么有人能笑的这么好看,怎么有人能…………

  我在想什么?常思乐是我兄弟。

  我是,他一定不是,我也不可能是。

  于是,我开始躲着常思乐走,路上遇到了也装没看见。

  我们就这样莫名其妙冷战了。

  灵雨漫不经心的嚼着口香糖,踢着小石子儿:“生哥,这段时间你和常哥怎么了啊,兄弟跟你讲啊,没什么事儿是一杯酒搞不定的,在不行就两杯酒嘛。”

  “少废话,吃你的口香糖去。”

  他没脸没皮的凑过来:“切,不识好人心,今晚我凑个局,你跟常哥喝两杯。”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后来,我是带着女朋友过去的。

  我清清楚楚的看到常思乐亮晶晶的眸光按下去了。

  绝对不是我的错觉。

  那天晚上他喝了许多酒,也不让人送,就自个儿孤零零的回家去了。

  “谢谢你,钱一会儿转账给你。”

  我急忙跟今天租来的女朋友告别,踩着自行车追上去。

  一个醉鬼,怎么说都要东道主送他回去。

  “上来上来,我载你回去。”

  我放慢了自行车的速度,不耐烦的按着铃铛。

  “不用,我自己可以走。”

  他不上来,还走远了。

  嘿,这可给我气的,我秋生于载过别人吗!

  “快点,别让我说第二回。”

  自行车化身晓舔狗亦步亦趋的移到他旁边。

  “女朋友不用送了吗?”

  他醉眼迷离的看我:“还是,根本没有女朋友。”

  “瞎说什么,还上不上车了?”

  我下意识的又按了几下铃铛。

  夜色够浓,他应该看不清我的表情。

3.  全世界都知道常思乐喜欢秋生于,只有秋生于被蒙在鼓里。

  迷醉酒吧,是这个城市安放伤心人的归处。

  常思乐一个人坐在酒吧的角落里,酒一杯又一杯的喝,清隽的脸上染上一点又一点红。

  “哥哥,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啊?”

  一个年轻的男孩端着一杯酒很自然的在常思乐对面坐下,元气满满又意图十足。

  常思乐迷离的看了一眼来人,一个晃眼,秦让的脸变成了秋生于的脸。

他醉醉的脑子想不到为什么秋生于会出现在这里。。

  “哥哥不开心吗??”秦让起身,端着酒,做到常思乐这头的沙发上。

  秦让对这个文文弱弱又带点境遇的哥哥属于是一见钟情的状态。

  常思乐放下杯子,仔细看了看秦让的脸:是秋生,又不是秋生。

  他略显迷离的拿起杯子,透过杯子看秦让,用略显迷离的声音问他:“你是?谁”

  秦让的脸在酒水里更加模糊不清。

  秦让轻轻一笑,说:“哥哥想让我是谁,我就是谁。”

  常思乐放下杯子,他知道了,对面那个人,不是他的秋生。

  于是他在不看秦让一眼。

  他安静的坐在那里,对秦让的搭话丝毫不理会。

  他只是呆呆的呆呆的坐在那里,被酒精麻痹的脑子里一片空茫。

  他想,他应该给秋生于打个电话的。

  于是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按了两下音量键,打给了紧急联系人。

  电话没响两声就被接通了。

  没等秋生于说话,常思乐突然大声的说:“秋生于,我喜欢你。”

  语气有点含糊有点慢,心里有点慌张有点乱。

  对面传来熟悉的骂咧声:“常思乐你他妈是不是有病,玩真心话大冒险玩你兄弟头上

来了是吧,你他妈没百年也人生的病龄我都不信。”

  略显刻意。

  酒精拖慢了常思乐思考问题的速度,他努力识别组合秋生于说的每个字,然后他的眼泪轻轻的掉下来,他说:“嗯,真心话大冒险,挂了。”

  后来,常思乐找到灵雨,说:“这几天你生哥不知道怎么了,约出来一起玩儿玩儿,不来的话,就说我在。”

  灵雨办事向来不负众望。

  常思乐见到了秋生于。

  他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察他瘦了,精气神少了些,这几天肯定没睡好。

  他突然有点后悔,表白后的第二天没有给秋生于打电话,说:“其实昨天那个电话打错了,我要表白的另有其人。”

  常思乐还是自私的,他爱秋生于,也想秋生于爱他。

  然而秋生于不自私,他的爱广博、温暖,能爱父母,爱朋友,爱萍水相逢的路人。

  却没有勇气去争取去爱,陪他度过簇新黎明,长久日幕的爱人——常思乐。


紫曦

一生不过情之一字 

爱不可,恨不能,放不下,莫回头 

一生不过情之一字 

爱不可,恨不能,放不下,莫回头 

清风瓷

暗恋监护人的那些年

  我叫傅恒修,我有一个秘密,爱上了我的监护人,萧殊。

1.

  我记事起,就已经在孤儿院了。

  听说,院长在门口捡到我的时候,我的身边还放了一个包袱,里面放了三万块钱。

  听说,我的脖子上,挂了一个精致的荷包,绣着我的名字。。

2.

  我在孤儿院的日子并不好过。

  他们说,我是异类,怪胎,被抛弃的富二代,是野种,妈妈和别人touqing被赶出了傅家。

  他,或他们,在属于我的小角落的地铺上saniao,在我的杯子里saniao,搜饭搜菜习以为常,偶尔吃一顿剩饭...

  我叫傅恒修,我有一个秘密,爱上了我的监护人,萧殊。

1.

  我记事起,就已经在孤儿院了。

  听说,院长在门口捡到我的时候,我的身边还放了一个包袱,里面放了三万块钱。

  听说,我的脖子上,挂了一个精致的荷包,绣着我的名字。。

2.

  我在孤儿院的日子并不好过。

  他们说,我是异类,怪胎,被抛弃的富二代,是野种,妈妈和别人touqing被赶出了傅家。

  他,或他们,在属于我的小角落的地铺上saniao,在我的杯子里saniao,搜饭搜菜习以为常,偶尔吃一顿剩饭剩菜,是我最大的幸福。

3.

  四岁那年,差点被侵犯。

  他说:“傅恒修,你虽然是野种,但跟你妈一样,长了一张勾引人的脸,看你这每天阴沉着脸,为什么不在我神下红着眼睛叫呢?”

  他有一张大脸,一张属于魔鬼的大脸,扭曲成了一团,狰狞的、激动的、快慰的一张脸。

  “怎么,不服气,用这种眼神看我,还以为你是傅家小少爷了,凶你麻痹。”

  声音也是那么的粗俗不堪。

  我默然的站在那里,平静的想,要怎么杀死他。

  这是我第一次生出反抗的念头,第一次想杀人。

  于是,我拿起一旁装满热水的茶杯,坡在他的二两肉上,我知道,这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他的脸更加扭曲,显出狰狞的表情,他叫嚣着:“傅恒修,你个小贱种,没有傅家你什么都不是,你就是天生该被人压的货。哈哈哈,你还不知道吧,你爸爸,像女人一样,被男人压在床上,叫的可放浪,哈哈哈哈,多么骚啊,胃液肆无忌惮的留在床上,不愧是前傅家继承人的味道,好极了!”

  我的心底一片平静,我并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只是,我不喜欢他的表情,就把空了的茶杯,一下又一下的砸在他头上。

  如果闭嘴的话,是不是不会有这样的表情了呢?

  他没死,也不说话了,孤儿院都传,傅恒修是杀人狂,傅恒修爸爸是兔儿爷,不过,也在没有敢来惹我的人。

4.

  第一次见到萧殊的时候,是一个晴天。

  他坐在孤儿院的积木式里,清风朗月,温润如玉。

  “小恒。”他说,“你好,我叫萧殊。””

  我默然着脸色不说话。

  “我是你父亲的学生,你父亲杀人自杀了。”他说,“死之前,求我来孤儿院带你回家。”

  往后,他每天都来,每天都来看我,每次之看我一个人。

  他完全满足了我隐秘的虚荣心,我说:“好,我跟你走。”
5.

  跟他回家的第一天,他笨拙的给我洗澡,温柔的俊颜上沾满了水珠,笑的异常开心。

  我们两个洗完澡,用一块大毛巾擦着头发,他说:“从今天起,萧殊。”他蹲下来,把大毛巾的一半,扯在他的头上,“你,傅恒修,就像这块毛巾一样同为一体,是永远的一家人。”

  我笑起来,笑他的幼稚,笑他的大言不惭,永恒的感情不存在,一时的承诺代表不了什么,我支离破碎毫无印象的家庭,就是个血淋淋的例子。

  他以为我很开心,扩大了笑容,有点傻气。

6.

  我的监护人,是个浪漫的画家。

  他话了许多关于我的画面,

  他说:“别的小朋友有的,我们小恒也要有。”

  于是,在每年的生日,在小学、初衷、高中,我的荣光时刻,必定不会缺少他,和他的话。

7.

  我第一次萌动的梦,是他,第一次晨间的心动,是他,第一次想亲的人,是他。

  第一次想自杀,也是他。

  那年,我十六岁,他三十一岁。

  他带女朋友回家,给他父母看,给我看,开心的说:“小恒,我要结婚啦。”

  我的心,仿佛溺进深海,一个人在房间里浑身发抖,想到了孤儿院不堪的往事、懦弱的自己,想到了他,信守承诺的十一年,他说:“从今天起,我,萧殊,你,傅恒修,就像这块大毛巾一样,同为一体,是永远的一家人。”

  可是大毛巾会掀起,他的爱会给另一个人,我的爱,无处安放。

  家里藏了很多酒,都是他的,他爱话,爱酒,就是不爱我,我在一片晕眩中这么想。

8.

  恢复意识醒来,入眼的是一片洁白,和在阳光下,度了温暖金边的他。

  “萧殊。”我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喊他。

  他的身子顿了顿,才缓缓转身,光影柔化了他的轮廓,温软了我的心。

  真好,醒来看见的第一个人,是你。

  “小恒。”他有点不知所措,我猜,昨天我说的醉话,他一字不落的听进去,铭记到现在。

  “你分手了吗?”

  “小恒,我们……我们没有可能的,你也不要为我做傻事,好不好。”他别开眼神,不看我。

  “为什么,一直陪着你的人是我,是我,傅恒修。”我的情绪激动起来,手腕一阵阵的疼,我试图扯掉碍眼的吊针。

  他急忙过来阻止我,小声的说:“我十六岁喜欢她,十八岁和她在一起,她得知我领养你也没有反对,为了减少对你的影响,我们从不在家里约会。”

  我突然失去了所有力气,躺在床上,一句话也说不出,喉咙里像耿了沙,原来,真正的跳梁小丑,是我。

  “对不起,可能是我没有对你进行正确的引导,做出了错误的;行为或暗示,让你对我产生了不该产生的感情。”

  他愧疚的看着我,温柔的轮廓被光影模糊,我心底的海潮退去,那颗叫萧殊的树渐渐枯萎,这里,只剩一片荒芜。

8.

  “所以,傅、恒、修,你确定你确定你突然跟我讲你有多么喜欢你的前任我会开心?”

  “那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你没能参与,却有权知道我的所有过去。””他将气鼓鼓的许清寒拥入怀中,“好啦,不生气啦,我的许社长,也许尝过暗恋的痛,求而不得的苦,才让我懂得,什么是失去,什么是珍惜吧。”

  “哼。”许清寒抬头,任性的看着傅恒修,“那你现在最喜欢谁。”

  傅恒修笑起来,比得过世间一切有情郎,“最喜欢我的许社长,你,许清寒。”

ID815053577

一比一原单复刻手表、包包工厂一手货源

工厂招商维【dema2015】主营系列:男女包包、皮带、服装、鞋子、围巾、眼镜、披肩,围脖,丝巾,机械表,手表等,支持来图找货,私人订制

—件D发,—键传图软件 诚邀D理

[图片]

工厂招商维【dema2015】主营系列:男女包包、皮带、服装、鞋子、围巾、眼镜、披肩,围脖,丝巾,机械表,手表等,支持来图找货,私人订制

—件D发,—键传图软件 诚邀D理



有表以后 biao11.com
《渠道货》IWC万国表史上首次...

《渠道货》IWC万国表史上首次推出搭载69000型自制机芯系列的飞行员计时腕表,表壳直径稍减至41毫米。ETA7750机芯是一款坚固可靠的计时机芯,采用经典导柱轮设计,通过“9点钟”和“12点钟”位置的两个小表盘显示小时和分钟计时。双向棘爪上链系统可提供46小时动力储备。这款实用时计配有青铜表壳、橄榄绿表盘和棕色小牛皮表带,赋予腕表别具特色的精制外观。青铜在不同使用过程中会随时间的流失呈现特殊的铜锈色,并且颜色逐渐加深,赋予喷火战机大型飞行员万年历腕表与众不同的别致外观。软铁内壳有效保护机芯不受磁场干扰

《渠道货》IWC万国表史上首次推出搭载69000型自制机芯系列的飞行员计时腕表,表壳直径稍减至41毫米。ETA7750机芯是一款坚固可靠的计时机芯,采用经典导柱轮设计,通过“9点钟”和“12点钟”位置的两个小表盘显示小时和分钟计时。双向棘爪上链系统可提供46小时动力储备。这款实用时计配有青铜表壳、橄榄绿表盘和棕色小牛皮表带,赋予腕表别具特色的精制外观。青铜在不同使用过程中会随时间的流失呈现特殊的铜锈色,并且颜色逐渐加深,赋予喷火战机大型飞行员万年历腕表与众不同的别致外观。软铁内壳有效保护机芯不受磁场干扰

silver

渠Dior珍珠项链、手链 价位不同 喜欢私信

材质:环保黄铜+专柜同源定染人造珠+高温电镀保护层隔珠+原代工订制龙虾扣

电镀:0.7um+保护层

渠Dior珍珠项链、手链 价位不同 喜欢私信

材质:环保黄铜+专柜同源定染人造珠+高温电镀保护层隔珠+原代工订制龙虾扣

电镀:0.7um+保护层

silver

599 每次清鞋的库存就是心在滴血。绝对的好货,以前卖3000的质量,算了不说了,心痛

599 每次清鞋的库存就是心在滴血。绝对的好货,以前卖3000的质量,算了不说了,心痛

silver

还有手链和发卡,图放不下来。

520活动220三件包邮,最低的价格,之后再也没有了

还有手链和发卡,图放不下来。

520活动220三件包邮,最低的价格,之后再也没有了

silver

520活动

65一个包邮

想要的滴滴我

520活动

65一个包邮

想要的滴滴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