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始月亮

451浏览    4参与
猫猫虫是世界的瑰宝
月亮上的小团圆——旧日遗民唯一...

月亮上的小团圆——旧日遗民唯一指定团建活动


月亮上的小团圆——旧日遗民唯一指定团建活动


懒虫

求助

写篇文时发现,欲望母树,原始月亮,堕落母神,这三到底啥关系,全在月球上面吗?各自设么状况啊...

百科也没有,求助一下。

写篇文时发现,欲望母树,原始月亮,堕落母神,这三到底啥关系,全在月球上面吗?各自设么状况啊...

百科也没有,求助一下。

四无对证

女神团建过山车(

是奇怪的亵渎神明图!(

原图p2

(春节活动有大量第四纪元的珍贵影像

女神团建过山车(

是奇怪的亵渎神明图!(

原图p2

(春节活动有大量第四纪元的珍贵影像

深海鱼干

向外神祈祷要说身份证号码吗?

-神秘学零分学生,肆意编造母树和月亮的外型性格等,如有错误还请指教

-希望故事线能清晰

-灵感来自某微信笑话,具体内容见文末

-感谢具有牺牲精神的阿蒙,点心点手助蒙先生回家


1.


恢宏但充满破败气息的宫殿内,大理石铺就的地板坑坑洼洼,像是经过了千万年的腐蚀。残破的立柱露出不规则的横截面,暗沉的斑点附着其上。浓重得化不开的绯红光华从里到外浸润着整座宫殿,仿佛往大理石上抹一把,就能抹下一手冰冷黏稠的红色液体。

宫殿中央横着一张硕大的长桌,上首端坐着一位衣着简单的女性,眼眸血红,全身笼在红影中,枯萎干瘪的草束和花朵从她脚下蔓延开来,在地上铺成一张稀疏的地毯,又攀上桌脚...

-神秘学零分学生,肆意编造母树和月亮的外型性格等,如有错误还请指教

-希望故事线能清晰

-灵感来自某微信笑话,具体内容见文末

-感谢具有牺牲精神的阿蒙,点心点手助蒙先生回家


1.

 

恢宏但充满破败气息的宫殿内,大理石铺就的地板坑坑洼洼,像是经过了千万年的腐蚀。残破的立柱露出不规则的横截面,暗沉的斑点附着其上。浓重得化不开的绯红光华从里到外浸润着整座宫殿,仿佛往大理石上抹一把,就能抹下一手冰冷黏稠的红色液体。

宫殿中央横着一张硕大的长桌,上首端坐着一位衣着简单的女性,眼眸血红,全身笼在红影中,枯萎干瘪的草束和花朵从她脚下蔓延开来,在地上铺成一张稀疏的地毯,又攀上桌脚、椅背,有几朵干花甚至把耷拉的脑袋搁在长桌上。


枯萎的植物在长桌下首最靠前的位置戛然而止,与之相反,一股浓烈得有些过分的生命力旺盛挥舞。长桌下首的高背椅上,一株枝干横生根茎发达的树状物横亘其上,每一根枝桠都开着各式花朵以及各种生物的升职器官,树干中间盘蚯的纹路扭出一张难辨性别的脸庞。

 

两位神灵互相凝视,只言不发,衰败与欲望的力量暗暗互相对抗,看似死寂的宫殿中隐有波澜涌动。

若有稍有见识非凡者目睹此景,定会大吃一惊甚至失控,在他们眼中是死对头的原始月亮和欲望母树竟“和平”地坐在一起。

 

许久,其中一位突然长叹一声。

 

“唉——”

 

“你也是?”


“你也是?”


二神几乎同时脱口,随后又回归沉默,共同盯着悬浮在长桌上的光点。

 

原本清晰的光点好似蒙上一层透不过灰雾,完全看不清祈祷之人的模样,只能以祈祷者的视角隐约辨认出周围的环境。来自地球的声音也经过了过滤,以公式化中带着诡异的机械声音重复着信徒的话语。

 

两位神灵心情复杂地发现,作为跺一跺脚就能让地球抖三抖的外神,祂们竟然听不懂这些话语。

 

原始月亮郁闷地捏了捏桌上干花的脑袋,望向欲望母树:

“不至于吧,虽然我们在神战中失败,受到一定削弱,没办法突破地球几位旧日建立的屏障,但不至于现在连地球的祈愿都接收不到了?”

 

欲望母树伸出几根枝干,拨弄着悬浮的光点。

“不至于。我传递给信徒的神谕他们还能接受到,也能通过一定的介质施加影响。”

“我怀疑祈愿传到我们这里的过程中被施加了影响,这是为什么明明神秘学领域的沟通可以靠灵性,不用限制在特定的语言,我们却听不懂信徒说的话。”

 

原始月亮一把拔下干花的脑袋,放在手中把玩。

“而且奇怪的是,我一天之内,” 怕母树对于天有不同的定义,又补充道,“就是地球自转一周的时间里,只会一次性同时收到大量祈祷,就好像祈祷的传输有延迟,都堆着等一个时间再一次性传过来。”


母树同意祂的说法:

“这肯定不是因为信徒们都约好同一时间祈祷。”

 

祂们又一次将目光投向地球。从月球上看,相隔并不遥远的碧蓝星球外,裹着一层灰中带黑黑中带灰的雾气,隔绝进一步窥探。

 

“愚者。。。”

母树咬牙切齿地念出这个名字。

 

2.

末日之时,愚者和黑夜女神成为旧日,成功抵御了外神的入侵,并顺手加强了地球的防护罩。

在愚弄和隐秘两种权柄的影响下,所有从地球指向星空外神的祈祷都会被拦截并施加影响。

 

在邪教徒看来,神明不及时回应是常事,他们察觉不到因屏蔽产生的异常,也能正常接收来自未知星空的神谕。但月亮和母树深觉诡秘和黑夜是祂们发展地球业务的最大障碍,长期无法准确回应信徒,祂们在地球的吸引力便难以维持,延迟回应也可能让深陷危险的眷者得不到及时的帮助。

 

母树来到月亮的神国,意欲刺探情报外加商讨解决策略。祂们无法完全掌握屏障运作的原理,只能从中感受到诡秘和黑夜的气息。

 

“这层屏障是只是屏蔽所有的外神,还是连本星球不被正神承认的邪神也会一起受影响?用地球远古知识来解释,是只有外神登不上服务器,还是没有注册账号的都登不上?”

母树提出疑问。


“找个在地球的邪神问问不就好了?”

 

“找谁?谁来念尊名?”

月亮和母树人眼对树眼,一时相对无言。最终还是作为客人的母树做出让步,祂即不情愿地念诵道:

 

“创造一切的主,”

母树艰涩地顿了一下,

 

“阴影帷幕后的主宰,

所有生灵的堕落自性,

 

你现在还能正常收到信徒的祈祷吗?”

 

 

随着一个个蕴含灵性的语句向外倾倒,深红淹没的宫殿凭空裂出一道黑缝,断断续续的呓语从中漏出。母树探出几根树枝凑近裂缝,树枝上各裂开数个口子,汲取着声音。

 

“听得清祂说什么吗?”月亮前倾身子。

“祂说……”母树表情纠结,“祂问我们吃了没,说树枝太多可以拿去烧火,还有叫我们去死。”

 

“拉倒!”月亮冷哼一声。

 

母树敛起树枝,尝试冷静分析:

“问祂也没用,祂估计对我们恨之入骨。黑夜和诡秘估计没那么大能耐,造出能屏蔽祂们不认可的神明的屏障,如果能造出这种屏障,黑夜的镰刀早就挥到我们脸上了。”


月亮声音冷漠地说:

“但现在也不是办法,祈愿的传输存在严重延迟,而且居然保留了地球原本的语言,屏蔽了灵性沟通。不过还好我们还能继续对信徒施加影响。”

 

母树蜷曲的脸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

“自从成神,我还没遇到过听不懂信徒说的话的情况,都是他们听不懂我说的话。”

“据我观察,奉献比直接祈愿稍好一些,虽然依旧看不到祈祷者的模样,但能够借着模糊的光影判断他周围的环境,如果有固定的祭坛,定期奉献,联系还能加深。”

 

突然,月亮似是灵性被牵动,毫无预兆地抬起头,伸手在虚空中一按,一道身影瞬间被拉下,固定在长桌下首,正对母树。


来者黑卷发黑眼睛宽额头,穿着地球已经不大流行的黑色长袍,头戴一顶尖顶软帽。祂脸上不见丝毫慌乱,十分悠闲地微微起身,向长桌上另外两位欠身示意。


母树的枝桠陡然伸长,铺天盖地越过长桌,蠕动着向来人蔓延开,瞬间将祂包裹得严严实实。阿蒙身形一僵,肌肉微微紧绷,像是与体内不知名的力量作斗争。祂平缓的腹部微微隆起,并还在不断膨胀。

 

母树皱褶的面孔沉凝了一会儿,发出柔和而虚幻的声音:

“你是那个造物主的子嗣?”

 

“是的,您可以叫我阿蒙,不过我只是一个出来星空旅行的分身。”

阿蒙身处囹圄,但嘴边笑容不减。

 

“你能接受地球信徒的祈祷吗?”

月亮加入询问。


“能啊,我的信徒都是我自己。”

阿蒙低头看着自己不断胀大的腹部,以免直视神明,但毫无怯色,耐心地回答。

 

“你还能回地球吗?”

“我还没试过,不过据说愚者先生和黑夜女神建立屏障后,从星空进入地球会有点困难。”

 

月亮与母树目光交汇,母树狭长的眼睛精光流转,颇有深意地斜瞥了一眼阿蒙,又看回月亮。月亮接收到祂的暗示,但并未立刻给予回复。

 

祂的手指无意识摩梭着长桌粗糙的表面,随后交叠相扣,目光望向阿蒙。

“你会地球语言吗?”

 

“啊?”

阿蒙饱满的笑容出现了一丝裂痕。

 

 

3.

 

神明的学习能力不容质疑,在欺诈之王的帮助下,祂们不消片刻便学会了鲁恩语、弗萨克语、因蒂斯语、都坦语等当代语言,和古精灵语、古巨人语、古赫密斯语等古代语言。


阿蒙是个好老师,祂还向两位神明解释不同地方方言和口音的区别,当然,仅限祂了解的那部分。在教学过程中,祂需要随时保持警觉,因为成神已久被迫学习的两位神明充满了怒火,稍有不慎祂可能就会立地生下一只小阿蒙。

 

母树曾多次提议将阿蒙留在月亮之上当翻译,并提出可以多生几只蒙,实行人道主义的轮班制,但被月亮制止。月亮担心阿蒙和真实造物主或者愚者之间尚有联系,将祂留下无异于在自家后院埋下会爆炸的非凡特性。

 

基本掌握地球语言后,神明能听懂信徒的诉求,但新的问题随之涌现。

祂们看得见信徒所处的环境,但看不见信徒本人,不知道谁在发出祈祷,也就无法做出有实质帮助的回应。

 

别无他法,二神只能通过间接暗示或直接指令,让信徒在描述愿望时,附带上自己的姓名、家庭住址、活动范围、周边人物特征,并驱使他们对同一愿望重复祈祷,如此一来,神明在收到第一次祈愿后,便能辨认信徒身份,在第二次祈愿时再给予回应。

 

比如一位身处南大陆的玫瑰学派信徒想向原始月亮祈祷,他应该这样说:

 

“独一无二的红月


生命与美丽的象征


所有灵性力量的母亲

 

我叫扎特温,是玫瑰学派的圣者,最近在普利兹港活动,身边可能会有喜欢把自己上下嘴唇钉在一块的麦哈姆斯。

 

您忠实的仆人请求您给予指示,


告诉我们该如何追查盗走图坦西斯二世木乃伊的小偷。”

 

太丢脸了。

母树简直想用树枝裹住自己的脸。

堂堂真神,竟让信徒如此繁琐地祈祷,仿佛他们信奉的神明都是眼瞎的智障。


都怪愚者。

 

“您为什么不尝试给信徒们编号呢?”

 

“编号?”

母树发出疑问,月亮也投来探询的目光。

 

“您每收集到一份祈祷,可以将信徒的信息收集起来,将祈祷次数较多的信徒或者您的眷者按照号码区分。

比如鲁恩的贝克兰德是01号,在贝克兰德的信徒如果是序列2就为0102,如果有两位序列二,就再在后面加两位数,变成010201或者010202。

您可以编成册子,在信徒祈祷的时候直接根据他们的编号确定目标。

我相信这并不难理解,据说地球远古时期也实行过类似的编号制度,远古人类叫身份证。”

 

“如果他们更换活动地点呢?或者个别信徒没有固定活动地点?”

母树提出疑问,祂觉得自己当神是越来越贴心了,竟会主动为信徒考虑。

 

“我只是给您提供一个思路,相信您一定能想出更合理更简便的编号方法。

毕竟祈祷所需的内容越多,时间加长,信徒被正神教会发现的可能性就越大。”

阿蒙脸上保持着善意的微笑。

 

绯红宫殿内一时陷入沉默,两位神明并未肯定,也没有拒绝。

 

阿蒙不等神明开口,继续说道:

“如果这个方法有帮助,两位能不能放我离开?我追寻勇气和牺牲的旅行还要继续。”

 

4.

 

尊敬的愚者先生:

 

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首先恭喜您苏醒并成功抵制末日,您的威名已经冲出地球,响彻星空。

 

星空的旅行十分有趣,我遇见了各种无法想象的生物和神灵,他们大多非常友好,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许多之前无法想象的知识。亚当说的勇气和牺牲,我虽仍无法完全领悟,但在探索的过程中找到了十足的乐趣。

 

我在旅行时发现了一件有趣的土特产,它来自两位身陷困境的神明,我以合理的方式得到了它,并猜测您一定会非常喜欢。

温馨提示:土特产有一定的保质期限,请尽快使用。

如果您喜欢我的礼物,能否在我回归地球之时略施援手,开个后门?

要知道,本体死亡后,我的分身难以大规模增加,死一个就少一个,也许再过几年,您就要考虑成立阿蒙保护协会了。

 

祝您心情愉悦。

 

很可能牺牲或者怀上很多小阿蒙但仍希望回家的阿蒙

 

5.

 

南大陆,普利兹港的一座私人住宅内。

 

 

一位男子跪伏在地上,身下画满了鲜红的扭曲诡异的符咒花纹,在灵性的关注下发着幽光。他双手合拢,脑袋低埋,虔诚地用古赫密斯语念道:

 

“独一无二的红月

 

生命与美丽的象征

 

所有灵性力量的母亲

 

我的身份证号是180604,

 

您忠实的仆人,虔诚的信徒祈求您……” 

 

话音未落,房间的门口突然被砰砰砰敲响,门外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开门!查瓦斯计费器!”

 

男子心里陡然一惊,还未作出反应,门已经被暴力踹开,几位全副武装的代罚者瞬间冲入房间,闪电和雷击向他招呼过去。不出片刻男子便倒地不起。

 

为首一人拿出放在风衣内侧的一张羊皮纸,拿指甲划出一道标记。

 


“180604,已清除,下一个!”


(注:

1.没带宇宙暗面等邪神,都怪我不了解

2.没安母树的尊名,一时找不到,有知道的还请评论!谢谢!!

3.原笑话:

-我每次许愿都会报上身份证号码,我怕神把我认错了。

-你以为神是把你认错了?祂就是不想帮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