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神二周年百太接力

15870浏览    714参与
Ray

  找灵感的🦊遇上了耳廓狐

  找灵感的🦊遇上了耳廓狐

长卿(摆烂鸽子)(专注甜文)

【原神】聊天群聊~

大概就是你以为被拉进原神语c群结果是真的群聊。

以后不定期掉落番外∠( ᐛ 」∠)_


青青子衿:“我手都在抖——”

[图片]


多莉:“嘿嘿,愚人众执行官秃头。卖出去肯定大赚一笔!”

[图片]


达达利亚:“!小姐!你怎么了!”

[图片]


散兵:“?你最好撤回去”

[图片]


派蒙:“这个公子好土啊”


荧:“阿笙,怎么了?”


青青子衿:“我一个人把蒙德和璃月所有神龛都开了,顺便还做了几个任务。锄大地果然不是人能锄的,我须弥还没锄呢…”

[图片]


魈:“…如遇困难,呼我名......

大概就是你以为被拉进原神语c群结果是真的群聊。

以后不定期掉落番外∠( ᐛ 」∠)_










青青子衿:“我手都在抖——”


多莉:“嘿嘿,愚人众执行官秃头。卖出去肯定大赚一笔!”




达达利亚:“!小姐!你怎么了!”


散兵:“?你最好撤回去”


派蒙:“这个公子好土啊”



荧:“阿笙,怎么了?”



青青子衿:“我一个人把蒙德和璃月所有神龛都开了,顺便还做了几个任务。锄大地果然不是人能锄的,我须弥还没锄呢…”



魈:“…如遇困难,呼我名即可。”



重云:“我最近驱除妖邪,你若是来璃月的话,可以一同前往。”



青青子衿:“呜谢谢重云宝!!!我爱死你了!!!!”


魈:“…”(魈魈委屈,但魈魈不说。)



青青子衿:“欸嘿,也谢谢魈宝!么一个!”


魈:“…不敬仙师!”(耳红开e飞走)



青青子衿:“欸嘿”


温迪:“呜哇!风神的宠儿!你还说你最爱我的!”


派蒙:“呜哇!不要随便发奇奇怪怪的派蒙出去呀!”


青青子衿:“锄大地!只为了我的老婆!”


青青子衿:“老婆果然爱我!我锄了一天终于出来了!”



达达利亚:“小姐!!你不会不要我的吧!!”



青青子衿:“鸭子,哥把你揣兜里,你把哥踹沟里!八卡呀路!”


雷电将军:“莫名耳熟”



散兵:“呵,既然你的大保底已经送出去了,那我就不来了。”



青青子衿:“呜呜呜好吧,我攒原石等下次呜呜呜。”



达达利亚:“小姐!!!我真的很好养!”



青青子衿:“死道破!停!水本里蹦出来火元素加成的杯子!时之沙全是防御生命精通!这就是你和我说的好刷?!!!!”



达达利亚:“可是小姐,你刷冰本不是为了给重云刷冰套吗?”鸭鸭委屈./jpg



青青子衿:“你又不出爆伤杯,那我就只能给重云宝刷喽。”


长卿(摆烂鸽子)(专注甜文)

【原神】穿越之后我摆烂了

新坑,无刀子,放心食用∠( ᐛ 」∠)_


我叫苏符,紫苏的苏,符咒的符。


是的,我穿越了,还穿到了所有值得嗷嗷叫的老公们毛都没长齐的时候。


带着我那比城墙都厚的笔记。


“该死,怎么给我传到稻妻了?真是的!女儿红一坛也不分给她了。”


你看着乌云密布的稻妻,打个了个寒噤。


“小友是迷路了吗?不防到神里屋敷坐坐。”


水蓝色长发的男子温和的问你,拦住了正想对你刀剑相向的侍卫。


“啊…非常感谢!”你跟着他进了低调奢华的神里屋敷,内心有些不...

新坑,无刀子,放心食用∠( ᐛ 」∠)_

















我叫苏符,紫苏的苏,符咒的符。


是的,我穿越了,还穿到了所有值得嗷嗷叫的老公们毛都没长齐的时候。



带着我那比城墙都厚的笔记。









“该死,怎么给我传到稻妻了?真是的!女儿红一坛也不分给她了。”



你看着乌云密布的稻妻,打个了个寒噤。


“小友是迷路了吗?不防到神里屋敷坐坐。”


水蓝色长发的男子温和的问你,拦住了正想对你刀剑相向的侍卫。



“啊…非常感谢!”你跟着他进了低调奢华的神里屋敷,内心有些不安。

果然,刚进去就开始下雨。一点也没有要停歇的意思,你腼腆的笑了笑,心中无语:


“什么垃圾天气!老子是喜欢团子但是才不要和狐狸一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神里家主很温和,夫人也很温柔。你直接就是一个内心面条泪的操作:“万恶的米哈游,梆梆给你两拳。多好的一家子偏得给人家写的妻离子散。”



换上了稻妻服饰的你有些抗拒,但是毕竟是人家的一番好意。


换上了稻妻服饰的你别具一番风味,乌木般的头侧发丝盘成一朵玫瑰花的样式,剩下一缕发丝自然垂在一侧,少女黝黑的眸子如同夜空中的幕布。令人忍不住想要沉溺进去。


神里夫人笑了,给你插上椿花:“可真是个美人胚子。”



神里家主轻笑着点了点神里夫人的鼻尖:“你啊,她和你年轻时候一样。只是发色不一样。”


你此刻仿佛一条狗,走的好端端的被踹了一脚。


不过这对cp好甜啊,吃狗粮就吃狗粮吧!

(´-ω-`)



“父亲!母亲!”

稚嫩的声音从远处响起,小凌华踩着木屐哒哒哒的跑来。


凌华看见了你,有点无措。但还是恭敬的行礼:“这位是客人嘛?”



你差点鼻血喷涌而出:“我本是迷路的旅者,神里家主人善将我带来避雨。”



凌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你被这小样子萌的不要不要的。



这时,有下人来报:“夫人,少爷突然发烧了!”


神里夫人焦急的站了起来:“什么?凌人怎么发烧了?”



你看着匆匆赶去神里夫人的背影,心中泛酸:“如果当初,也有人这么心疼我就好了…”


神里家主也很焦急,不过还是先安置好了你才匆匆赶去。



你静静的,将自己缩成一团。


小黑从草丛里跳出来:“喵~可累死人家啦!你怎么突然消失了?”


你紧紧的抱着它,似乎想从它的身上汲取一些温度来。


就那么静静的坐着,抱着猫。眼泪嘀嗒嘀嗒的掉落,而你仿佛被抽干了灵魂一样。









【苏符,别哭啦!】小黑有些无奈,它只是数据构成的猫。怎么可能拥有温度。


你将眼泪擦去,打算去和神里家主告别。感谢他能在不认识的情况下就能收留你一段时间。


你找到地方的时候,医生已经给神里绫人下了神仙也救不回来的医嘱。


你有些怔愣:【小黑,你能救神里绫人吗?】


【当然,毕竟他可是卡池角色。你想要救他?我给你一颗药丸,喂下去就好了。】



你踏入门槛,掏出了一个盒子:“神里家主,我是来告别的。”


“这里是祖上传下来的丹药,可解百毒,治百病。”


神里家主依旧温和,眉宇间的烦躁还是迟迟不去。听到这话,温和的眼神中带了些审视。


“那就多谢小友了,犬子正好需要。不知苏小姐是否能再停留几日?以方便神里家拿出优厚的报酬。”


你轻轻点头:“自是可以。”


神里夫人感激的看了你一眼,你拿着丹药放在神里绫人的口中。


昏迷中的人无法吞咽,你狠下心喝了一口水渡给神里绫人。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小黑我的初吻!!!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小黑在系统空间舔了舔爪子:【你看你,人家表面是好意。如果你没把神里绫人救活估计你就嘎在这里了,人家怕药有毒都没让夫人碰。】


你面上依旧温婉:【so?所以神里绫人的腹黑是遗传??】




不过一柱香的时候,神里绫人悠悠转醒。


神里夫人感激的握着你的手:“感谢苏小姐,如果不是你。吾儿就要死在这里了。”


神里家主也松了一口气



长卿(摆烂鸽子)(专注甜文)

【原神】聊天群聊~

大概就是你以为被拉进原神语c群结果是真的群聊。

以后不定期掉落番外∠( ᐛ 」∠)_


青青子衿:“好喜欢好喜欢下雪天,可以窝在家里看我喜欢的小说~”

[图片]


达达利亚:“!小姐,我带你回至冬怎么样?”


[图片]


青青子衿:“?鸭鸭你确定不是要把我带去愚人众切片了?”

[图片]


七七:“椰奶…”


青青子衿:“!七七宝贝要什么都给你买!!!散兵是什么我不抽了!小保底给我歪常驻六个!!!!!”

[图片]


荧:“!阿笙你冷静啊!”

[图片]


空:“震惊……”


丑...

大概就是你以为被拉进原神语c群结果是真的群聊。

以后不定期掉落番外∠( ᐛ 」∠)_











青青子衿:“好喜欢好喜欢下雪天,可以窝在家里看我喜欢的小说~”



达达利亚:“!小姐,我带你回至冬怎么样?”



青青子衿:“?鸭鸭你确定不是要把我带去愚人众切片了?”


七七:“椰奶…”



青青子衿:“!七七宝贝要什么都给你买!!!散兵是什么我不抽了!小保底给我歪常驻六个!!!!!”



荧:“!阿笙你冷静啊!”



空:“震惊……”



丑角:“愚人众欢迎旅行者的到来。”



公鸡:“附议”



女士:“下来陪我玩怎么样?”



博士:“?死 人就不要出来刷存在感了。”



女士:“呵,也不知道是谁突然把所有切片都炸了。害的女皇开会的时候被崩了一脸血。”



博士:“……”



木偶:“真是可笑。”



青青子衿:“?相爱相杀?”


达达利亚:“小姐,我们真的没有相爱——”


 

散兵:“只有相 杀。”



散兵:“比如,我想暗 杀博士很久了。”



派蒙:“呜哇!这种实话也要说嘛?!”



博士:“?”



散兵:“你切片崩了我一脸 血,死到临头还把你的丑照扔我脸上了。”


散兵:“须弥伙食挺好啊,吃得脸都没了?”



博士:“……”



青青子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菲谢尔:“吾以断罪之皇女的名义,原谅你这些仆 从的大不 敬。现在将天命之人的照片撤回,则可以免去你的罪 孽!”



奥兹:“小姐的意思是,还有没有好看的,私发给她。”


青青子衿:“别扭的小艾咪一枚呀~”

长卿(摆烂鸽子)(专注甜文)

【原神】聊天群聊~

大概就是你以为被拉进原神语c群结果是真的群聊。

以后不定期掉落番外∠( ᐛ 」∠)_


青青子衿:“……”

[图片]


达达利亚:“哇!小姐!你来接我了!”

[图片]


青青子衿:“首先鸭子,你听我说。”


青青子衿:“我真的刚出了刻晴老婆还没和她结婚你就来了,单抽只是给大炮垫池子。”


青青子衿:“我蒸的没有资源养你!!!蒸的!!!!!!!!!!!!!!!”


青青子衿:“阳寿抽卡!!!!小保底刚过去才垫了20抽你又来!!!!!!”

[图片]


达达利亚:~( ´...

大概就是你以为被拉进原神语c群结果是真的群聊。

以后不定期掉落番外∠( ᐛ 」∠)_












青青子衿:“……”


达达利亚:“哇!小姐!你来接我了!”


青青子衿:“首先鸭子,你听我说。”



青青子衿:“我真的刚出了刻晴老婆还没和她结婚你就来了,单抽只是给大炮垫池子。”



青青子衿:“我蒸的没有资源养你!!!蒸的!!!!!!!!!!!!!!!”



青青子衿:“阳寿抽卡!!!!小保底刚过去才垫了20抽你又来!!!!!!”


达达利亚:~( ´•︵•` )~



达达利亚:“我也是太想小姐了嘛…”



刻晴:“可是我是你朋友给你抽出来的啊!你来抽的话我就把公子踢下去了。”



青青子衿:“瞬间温迪和钟离就顺眼了。”


青青子衿:“至少,刷圣遗物很快。”



青青子衿:“等着他们俩好感度满了就踢出去。”



钟离:“以普遍理性而论,旅行者,你离不开我。”



钟离:“大世界采矿,周本,你确定要离开我?”



青青子衿:“?钟老头你怎么能Hello Kitty我呢?”


温迪:“欸嘿~你不会不喜欢我的聚怪能力吧~不会吧不会吧!”



青青子衿:“?你怎么和钟离学坏了,怎么一个个都想反过来Emotional dharma我呢?”



枫原万叶:“旅行者怎么了?Hello Kitty和Emotional damage是什么意思?”



青青子衿:“看得出来万叶很努力的想要跟随着潮流”



青青子衿:“最可气的是!鸭子都出来了莱依拉都没抽出来。”



莱依拉:“唉?我进卡池了嘛?”



青青子衿:“莱依拉啊!!!!没了你我怎么活啊!!!!!!!!!我鸭子都抽出来了!!!!!!!!!为了你!我草神卡池一发没抽啊!!!!!莱依拉啊!!!!我解剖作业都湿了啊!!!!!!!!!”



达达利亚:“好像曾经也有个人这么对我?”



少女:“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青青子衿:“你说坎奇啊。”



青青子衿:“毕竟是你的狂热爱好者,肯定抽的满命。”



长卿(摆烂鸽子)(专注甜文)

【原乙】恶毒女配的游戏之旅

原神乙女!你≠荧!


有私设!ooc预警!


你看着眼前人悲伤的表情,轻笑着扯下脑接口。


我叫初九,因为是被院长在腊月初九捡回来的。福利院的孩子又多,所以只得了个初九的名字。


不过没有关系,名字嘛。无所谓喽~


毫不夸张的说,我是一个天生的恶人。


但是因为人家家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孩,所以报复人要用温柔刀~


比如说嘛~


被势利眼的班主任瞧不起,却还是非常努力的考了全年组第一为班级争光,顺便让班主任还拿到了优秀教师奖金。


表白墙上永恒不变的是我的热度——“论校园女神的日常。”


以至于谁发...

原神乙女!你≠荧!


有私设!ooc预警!











你看着眼前人悲伤的表情,轻笑着扯下脑接口。





我叫初九,因为是被院长在腊月初九捡回来的。福利院的孩子又多,所以只得了个初九的名字。


不过没有关系,名字嘛。无所谓喽~



毫不夸张的说,我是一个天生的恶人。


但是因为人家家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孩,所以报复人要用温柔刀~


比如说嘛~


被势利眼的班主任瞧不起,却还是非常努力的考了全年组第一为班级争光,顺便让班主任还拿到了优秀教师奖金。



表白墙上永恒不变的是我的热度——“论校园女神的日常。”


以至于谁发个帖子都要带上我的话题,要不然可没有吸引力~



男生女生对于我这种人都讨厌不起来,谁会讨厌一个对你温柔以待的女神呢ヽ(*´з`*)ノ



小红薯上的vlog永远是精致到头发丝,在别人眼里,我永远都是那个魅力无限的女神。






其实嘛~每天做这些真的很累,只是——


班主任把我拉进办公室索要钱财的时候恰好手机录音开着,又恰好我哭的梨花带雨的从办公室跑出去,衣衫不整的碰见了校长~



又又恰好,网上爆出了班主任早些年猥琐儿童的事情~~



我这么无辜又漂亮的女孩子差点被人面兽心的老师玷污,广大网友又怎么放着好不容易得来的制高点不来呢?




唉~好可惜,多么完美的表演。我亲爱的班主任看不见,真是遗憾~~



至于其它嘛~身为恶毒女二,自然是要有一个痴情又精致优秀的人设啦!



可是光有一张漂亮的脸蛋,身上却没有可以保护的资本。那么就注定了你一辈子就只能是个玩物,所以散打跆拳道,我每样都出色的不得了。





不过玩弄人心累了,我就会把自己放纵在游戏中。


比如最近新出的《原神》,拥有脑接口的游戏。提供百分之百痛觉,以及全新的带入体验。




不过,听说新推出的这个脑接口还有些不稳定,人们对于未知总是很容易觉得恐惧。





可惜,我可是恶人啊~恶人的运气可是很好的~








“系统提示:世界内时间不同,游戏中一百天等于现实一小时。请玩家不要沉迷游戏,并对游戏人物产生感情。”





“系统提示:世界内时间不同,游戏中一百天等于现实一小时。请玩家不要沉迷游戏,并对游戏人物产生感情。”






“系统提示:世界内时间不同,游戏中一百天等于现实一小时。请玩家不要沉迷游戏,并对游戏人物产生感情。”






毫不犹豫的按下确定,内心是疯狂与欣喜交织。


你选择了痛感百分百,这意味着如果你在游戏之中死亡。你的意识也会接受到不亚于死亡的痛感,或者更甚。



“系统提示:“玩家完成一条命通关即可获得隐藏结局——“提瓦特的杀机”




“真有意思。”这个挑战对于其他人可能完不成,对于你来说却远比那些试题挑战高多了。



躺进游戏舱,缓缓的闭上眼睛。









“滴滴——宿主绑定成功,正在扫描所属技能。”


“野心:———”



“欲望:———”



“理智:———”



“所属技能:———”



“0624接取所有数据,此后会辅助宿主完成所有宿主的愿望。”

长卿(摆烂鸽子)(专注甜文)

【原乙】恶毒女配的游戏之旅

原神乙女!你≠荧!

有私设!ooc预警!


预告!预告!


你是否还在因为现实生活之中被压迫被排挤无力反抗?!


你是否还在看着人间百态被道德绑架?!


敬请期待!初九会带着你们痛扁所有歧视!


2022年11月27日重磅来袭!


且看她如何反击!

原神乙女!你≠荧!

有私设!ooc预警!










预告!预告!




你是否还在因为现实生活之中被压迫被排挤无力反抗?!


你是否还在看着人间百态被道德绑架?!



敬请期待!初九会带着你们痛扁所有歧视!




2022年11月27日重磅来袭!



且看她如何反击!

长卿(摆烂鸽子)(专注甜文)

【原神】聊天群聊~

大概就是你以为被拉进原神语c群结果是真的群聊。

以后不定期掉落番外∠( ᐛ 」∠)_


青青子衿:“想家。”


温迪:“唉唉?风神的宠儿思念我了吗?”

[图片]


青青子衿:“想家”


鹿野院平藏:“哎呀呀哎呀呀,稻妻有你喜欢吃的三彩团子哦”

[图片]

砂糖:“唉…唉?!”


青青子衿:“想家。”


钟离:“以普遍理性而论…”


重云:“吃山珍凉卤面吗?我给你做。”


青青子衿:“想家。”


荧:“她喝醉了。”...


大概就是你以为被拉进原神语c群结果是真的群聊。

以后不定期掉落番外∠( ᐛ 」∠)_


















青青子衿:“想家。”





温迪:“唉唉?风神的宠儿思念我了吗?”




青青子衿:“想家”



鹿野院平藏:“哎呀呀哎呀呀,稻妻有你喜欢吃的三彩团子哦”

砂糖:“唉…唉?!”



青青子衿:“想家。”



钟离:“以普遍理性而论…”



重云:“吃山珍凉卤面吗?我给你做。”




青青子衿:“想家。”



荧:“她喝醉了。”



派蒙:“不是吧!!!”


青青子衿:“呜呜呜…”



荧:“乖乖不哭,我在呢。”



青青子衿:“她说我是有娘生没娘养的孩子”



荧:“她是坏人,我们不理她。”



青青子衿:“她还说我是杂 种”



荧:“她才是”










钟离:“以普遍理性而论,她睡着了吧?”



温迪:“是吧,不过她怎么突然就喝醉了?”



荧:“估计是压力太大了吧?”



荧:“最深处的心结没有打开,再怎样开朗热情也会崩溃的吧。”









鹿野院平藏:“你好像很了解她?”



荧:“嗯,她和我说过。”



荧:“说过她当初是怎么被小孩子骂有娘生没娘养的,说她是怎么不想让家里人伤心隐瞒下来的,说她是怎么挺过这流言蜚语的十年的。”



荧:“我都知道,只是她太逞强了。”



荧:“一直想要完成不让别人伤心,最后却被自己的亲戚说出最伤人心的话”


















本人真实经历。

小孩子们的伤害固然因为无知,却也因此尤为凌冽。


还有一些我放在彩蛋,感兴趣的可以看看




长卿(摆烂鸽子)(专注甜文)

【原神】聊天群聊~

大概就是你以为被拉进原神语c群结果是真的群聊。

以后不定期掉落番外∠( ᐛ 」∠)_


青青子衿:“最近又有疫情了,我原本还想买个温迪的衍生耳坠的。”

[图片]


散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达达利亚”


女士:“@达达利亚”


公鸡:“……@达达利亚”


博士:“不错,北国银行买断。”


富人:“?感情不是你的钱”


少女:“...

大概就是你以为被拉进原神语c群结果是真的群聊。

以后不定期掉落番外∠( ᐛ 」∠)_












青青子衿:“最近又有疫情了,我原本还想买个温迪的衍生耳坠的。”



散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达达利亚”




女士:“@达达利亚”



公鸡:“……@达达利亚”



博士:“不错,北国银行买断。”



富人:“?感情不是你的钱”



少女:“都说北国银行流转的,是血肉与哀嚎。博士这下,可真真是让资本都流泪~”



仆人:“@达达利亚”



青青子衿:“呜哇,愚人众执行官全炸出来了”


凯亚:“真有乐子”



青青子衿:“你们听说了吗?”



温迪:“什么什么?!老婆你慢点说!”



空:“什么你老婆,这是我老婆”



派蒙:“分明是大家的老婆!”



青青子衿:“什么啊,我是荧的老婆”



荧:“呵”



达达利亚:“我感觉到了满满的嘲讽。”



鹿野院平藏:“…哎呀呀”



枫原万叶:“…”



行秋:“………”



重云:“什么?有妖邪?”



青青子衿:“停停停停,歪楼了啊!而且,重云宝贝!!不要什么时侯都有妖邪啊!”



青青子衿:“我要说的是——”



温迪:“是———”



凯亚:“真有乐子”





青青子衿:“凯亚队长和钟老头的屁股,惨遭米哈游史诗级削弱!”



凯亚:“……”



钟离:“欲买桂花同载酒…”



凝光:“帝君……”



魈:“……”



刻晴:“……”



青青子衿:“哎呀呀可怜的凯亚队长,刚才还乐不可支,转头就自己被扯进来,气的内心崩溃又哭又闹呜呜呜呜好可怜呐~”



五郎:“阿嚏!”



青青子衿:“现在除了阿贝多老师的头发外,就是加强凯亚队长和钟离的屁股”



青青子衿:“毕竟璃月魂怎么可以削弱呢?”



派蒙:“阿贝多老师的头发?”



青青子衿:“对啊,科研带娃还画画,他不脱发谁脱发”



阿贝多:“………”

长卿(摆烂鸽子)(专注甜文)

【原神】聊天群聊~

大概就是你以为被拉进原神语c群结果是真的群聊。

以后不定期掉落番外∠( ᐛ 」∠)_


达达利亚:“不!!!!小姐!!!!我的形象!!!”


青青子衿:“哎呀~鸭鸭你就从了我吧,二创怎么可能只让我一个人被创~~”

[图片]


系统提示——“女士”在九泉之下发出了嘲笑。


青青子衿:“看啊,我们的女士是多么的坚强!”

[图片]


散兵:“?”

[图片]


迪卢克:“……审判!!”


琴:“!!!”

[图片]


凯亚:“真有乐子”

[图片]...

大概就是你以为被拉进原神语c群结果是真的群聊。

以后不定期掉落番外∠( ᐛ 」∠)_


















达达利亚:“不!!!!小姐!!!!我的形象!!!”




青青子衿:“哎呀~鸭鸭你就从了我吧,二创怎么可能只让我一个人被创~~”



系统提示——“女士”在九泉之下发出了嘲笑。



青青子衿:“看啊,我们的女士是多么的坚强!”



散兵:“?”



迪卢克:“……审判!!”



琴:“!!!”


凯亚:“真有乐子”



青青子衿:“蕈兽任务,果冻那个我好想吃!”



散兵:“……你最好准备好你的大、保、底。”



青青子衿:“没有技巧,全是感情。”



青青子衿:“对了,上次我日记里的八卦讲到哪里了?”



温迪:“讲到那两个小姑娘试图校园欺凌!”



凯亚:“真有乐子。”



迪卢克:“…”



丽莎:“果然,正事风神大人永远都不管呐~”



青青子衿:“欸嘿”


温迪:“欸嘿~”



派蒙:“空!!!!你看看温迪!!!都把旅行者带坏了!!!!!!”

摆渡人

若钟(小学生文笔自行避雷)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若陀和摩拉克斯两人呆呆的站在窗前望着雨,雨水击打在石板路上,时间在一点点流逝。

           若陀轻轻的走到摩拉克斯身边,小心翼翼的拉了一下他的手“天凉了,走吧,别看了”若陀希望摩拉克斯可以关上窗子进屋,因为他冷了。或许神明不同于人类或仙人,他们对冷热没有感觉。“那就回到你自己的房间去吧”摩拉克斯用余光瞟了一眼若陀,没在理会他。风将雨水从窗口送进屋内 ,空气中的...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若陀和摩拉克斯两人呆呆的站在窗前望着雨,雨水击打在石板路上,时间在一点点流逝。

           若陀轻轻的走到摩拉克斯身边,小心翼翼的拉了一下他的手“天凉了,走吧,别看了”若陀希望摩拉克斯可以关上窗子进屋,因为他冷了。或许神明不同于人类或仙人,他们对冷热没有感觉。“那就回到你自己的房间去吧”摩拉克斯用余光瞟了一眼若陀,没在理会他。风将雨水从窗口送进屋内 ,空气中的水雾又重了一分。“走嘛,站在这怪湿的,桌子都潮了,到时候长蘑菇了。”若陀的撒娇大法时而管用得很时而又被摩拉克斯嫌弃,这次他又被嫌弃了。若陀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或许这对于摩拉克斯来说不是什么好的想法。摩拉克斯对若陀的底线是什么?“不允许坐我的床!碰也不行!”



  (吐槽一下,摩拉克斯是有洁癖的,可怜的陀陀因为脏兮兮的被打了好几次,嘤嘤嘤,我单方面宣布,陀陀是我老婆!)

  

  

  不出意外的话若陀刚沾到摩拉克斯的床边边时,就被扔到了地上。摩拉克斯不让若陀碰他的床他是知道的,但若陀就是喜欢往摩拉克斯的床上坐 ,每次看摩拉克斯生气的样子若陀都觉得他挺可爱的。若陀无非是被打一顿,也就是些擦伤,打狠了摩拉克斯也下不去手,没办法宠着呗。仗着摩拉克斯对自己的放纵和宠爱,若陀日渐膨胀,俗话说了,不作死就不会死。试问神的耐心是有限的吗?当然是有限的,今天若陀这一坐也是把摩拉克斯的耐心推到了极限。若陀若是往日或许会乖乖的走开,但今天的陀子哥比较勇,他从地上爬起来,径直走向摩拉克斯的床,大大咧咧的躺了上去。“起来!”摩拉克斯鎏金色的瞳孔竖了起来,伸手去拉若陀,才发现若陀是石头做的啊,重的根本拉不起来,白浪费了力气反被床上的人一把拉倒在床上。

  

  

  (咳咳插播一条广告,谁看到我的裤子了?昨晚和陀子哥愉快玩耍时它突然不见了 )

  

  

  “你床上有什么啊,谁都碰不得”说着若陀将摩拉克斯向床里面推了一把,压上摩拉克斯,若陀贴的很近,两人的呼吸缠绕在一起,即使是神明也是有欲望的,只是埋在心中从未有人激发它,只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生根发芽。(不往下写了,知道大家不爱看这些俗套的ss)

  

  

  这一天 ,若陀平一己之力帮摩拉克斯改掉了曾伴随他大半个魔神战争时期的洁癖。璃月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按凡人的观念来说,改掉坏习惯应该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

  

  

  

  没有了 ,写的不好,别网暴我!我害怕。

  

  

  

  

  

长卿(摆烂鸽子)(专注甜文)

【原神】穿越之后我摆烂了

新坑,无刀子,放心食用∠( ᐛ 」∠)_


我叫苏符,紫苏的苏,符咒的符


是的,你没看错,我是穿越来的。


带着厚厚的笔记穿越来的。


蒙德难得出现雨天,你带着伞去往风起地。


团子们这种天气喜欢待在家里,窝在暖炉旁边。听着家人讲述着美好的童话。


你没有撑伞,急骤的大雨将你打落成风中飘摇的落叶。


坐在风神像下,你仰头看着提瓦特的天空。


乌云密布,你却格外喜欢这种环境。


路过的小狐狸试探的蹭了蹭你,你把伞撑开与它共打同一把伞。


你总是极尽温柔,对于任何。


你将伞放在原...

新坑,无刀子,放心食用∠( ᐛ 」∠)_







我叫苏符,紫苏的苏,符咒的符


是的,你没看错,我是穿越来的。



带着厚厚的笔记穿越来的。




蒙德难得出现雨天,你带着伞去往风起地。


团子们这种天气喜欢待在家里,窝在暖炉旁边。听着家人讲述着美好的童话。



你没有撑伞,急骤的大雨将你打落成风中飘摇的落叶。



坐在风神像下,你仰头看着提瓦特的天空。


乌云密布,你却格外喜欢这种环境。


路过的小狐狸试探的蹭了蹭你,你把伞撑开与它共打同一把伞。



你总是极尽温柔,对于任何。




你将伞放在原地为小狐狸遮雨,起身踏在草地上。



你在跳舞,雨,将你的衣服打湿。


黑色的头发在雨中甩出了优美的弧度,小黑不理解:“你疯了?这么大的雨,你可是会生病的!”


你没有理会,只是舞姿动人。


一步一步踏在小黑的心尖上,它的心脏微微收缩。


时间仿佛静止,你依旧跳着。


白裙不知何时攀爬上鲜红,雨停了。



你在小黑的眼下,消失了。






它万分惊恐,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可以突然切断它与你的联系。你怎么可能突然消失?


阳光重新洒落在大地上,小狐狸试探的出来。随即头也不回的向着丛林跑去。



独留它一只猫在这里,静静的,静静的。









钟离在你的身上留了印记,以防你再次出现意外。

只是他突然感觉你和他之间的联系断开了,他寻不到你。


暴动的岩元素在指尖蠢蠢欲动,只待命令的下达。席卷整个璃月港。









你当然不会无缘无故翩翩起舞,那支舞,是独留给他的。



你早已忘记了他是什么样的人,叫什么,从何而来。


你只记得,他把你从那个地狱里带出来的时候。阳光刺眼,却令人拼了命一样要靠近。



只为了片刻温存。





“将他们甩掉可废了我不少力气。”


“知道了,回去多给你挖几坛女儿红。”


“哼,这还差不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