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神海维

284.4万浏览    9548参与
浪漫过敏

【海维】上风

Q:到底有什么是卡维占上风的?(思考


“我很难想到有什么是你占上风的,你自己能想到吗?”

面前这个灰发男人摊手,一脸平静地说着令人火大的话,冷淡的神情像是阐述一个事实。


卡维握紧拳头,终于忍无可忍地大喊道:

“艾尔海森!我受不了你那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了,好啊,那就来比一比我们到底谁更厉害!输的了人要一天都要听对方的话,等着帮我大扫除吧!”卡维双手叉腰,扬起脸,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你好像很自信啊,看起来对自己的认知不太充分的样子。”艾尔海森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面无表情的脸上,嘴角也微微扬起一点弧度,看上去十分嘲讽。卡维咬牙正要发作,听到艾尔海森又继续说:

“嗯.....

Q:到底有什么是卡维占上风的?(思考


“我很难想到有什么是你占上风的,你自己能想到吗?”

面前这个灰发男人摊手,一脸平静地说着令人火大的话,冷淡的神情像是阐述一个事实。

 

卡维握紧拳头,终于忍无可忍地大喊道:

“艾尔海森!我受不了你那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了,好啊,那就来比一比我们到底谁更厉害!输的了人要一天都要听对方的话,等着帮我大扫除吧!”卡维双手叉腰,扬起脸,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你好像很自信啊,看起来对自己的认知不太充分的样子。”艾尔海森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面无表情的脸上,嘴角也微微扬起一点弧度,看上去十分嘲讽。卡维咬牙正要发作,听到艾尔海森又继续说:

“嗯...好啊,那就来比试一下。不过在此之前...”艾尔海森话风一转,“有件事我还挺好奇的,想请教一下我们无比聪明的妙论派之光。”艾尔海森略微低头作深思状,脸上浮现一丝苦恼的神色。

“什么啊?怎么不说了,是不是害怕了?我告诉你现在道歉还来得及,态度诚恳的话,学长也不是不能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卡维一瞬间收起恼怒的神色,又露出洋洋自得的样子。

 

“你过来一点我告诉你。”

“直接说不好吗?发什么神经。”卡维小声嘀咕两句,但还是乖乖地走了两步和艾尔海森面对面站着,没注意到对方脸上一闪而过的玩昧的表情。

“再近一点,旅行者还在客厅呢,你不会想被他们听到的。”

“你到底说不说!不说我走了啊。”卡维扭头翻了个白眼,一动不动地站着。

艾尔海森挑了下眉,明目张胆地“啧”了一声。

“你还敢啧?艾尔海森!你什么时候能学会对学长尊重一点!”卡维提高音调,又露出气恼的神情。

“好吵。”艾尔海森突然低下头,缓缓靠近卡维。

叽叽喳喳的暝彩鸟突然闭嘴,整个世界都清净了不少。

卡维微微往后仰头,不着痕迹地拉开距离,但脚下始终站定。不能在艾尔海森这家伙面前露怯,不然他肯定会笑话他的。

 

“你说话就说话...贴这么近干什么?有话快说。”卡维依旧假装倨傲地扬着头,神情略微不自然。他白皙的脸上稍微一点点粉色都十分显眼,只是这家伙自己注意不到,但这一切都被艾尔海森尽收眼底。

艾尔海森只是越靠越近,嘴唇几乎要贴到卡维脸颊边上。气氛变得旖旎起来,但旖旎中又夹杂着一丝紧张的气息,两个人似乎都默契地意识到,比试已然开始。

 

在沉默的对峙中,两人双目对视,试图从对方眼里看出什么想法。但他们显然不会读心术,从彼此的眼里,他们只能看到对方瞳孔中倒映出的自己。

艾尔海森喉结一动,慢慢地,微微地侧过头,如试探一般凑上来,眼睛仍旧直勾勾盯着卡维,理所当然地捕捉到了卡维眼里一闪而过的慌乱。当艾尔海森突然搂住自己的腰,他的嘴唇就要贴上自己的嘴唇的时候,那一瞬间卡维好像真的从艾尔海森的眼神里读出一些他几乎从不表露的情绪,令他心乱不已。

 

于是卡维败下阵来,不说一话,扭头错开了艾尔海森的凑上来的嘴。

艾尔海森停在卡维耳边,反而在卡维耳边轻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你躲什么?”

尽管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但他们似乎从未靠这么近,在这个距离,连对方的呼吸都感受的一清二楚,温温热热的,带着湿气,喷洒在彼此颈间。卡维的注意力被艾尔海森放在自己腰间的手吸引走,他的手掌温柔又坚定扶着自己的腰,绅士的如同在跳交际舞。

卡维有点搞不明白了,如果不是在吓唬他,那艾尔海森到底什么意思?

 

卡维抬手抵住艾尔海森的胸膛,手臂横在两人之间,暗暗用力试图推开艾尔海森,但艾尔海森却屹然不动。卡维看上去神色冷淡,实际上眼神躲闪,艾尔海森看到了他红透的耳朵。

“有毛病,走了。”

卡维正欲转身,艾尔海森却扣住了卡维的手腕,同时收紧手臂,把他拉到自己怀里。卡维猝不及防趴在艾尔海森身上,手下意识地扶住了对方的肩膀。卡维缓缓瞪大眼睛楞在原地,如果说刚才只是离的很近,这下彻底是肌肤相亲。胸膛相贴,卡维清晰地感受到艾尔海森结实饱满的胸肌,隔着单薄的布料传来温热。还有胸膛之下,有力跳动的心脏,变得越来越急促。到底是谁的心跳?卡维彻底搞不懂了。

 

“别急,我话还没说完呢,学长。”艾尔海森压低声音在耳边悄声说话,喷出的气息让卡维身体有些僵硬。艾尔海森一声“学长”,仿佛带了电,卡维只觉得有种又酥又痒的感觉从耳朵直通大脑。卡维又扭过头,几乎要将头埋到自己另一边的肩窝。

 

“学长,怎么不说话了,我继续说吗?”

“你小子原来会喊学长啊...”卡维小声道,脸上的绯红像是要烧起来一般。

卡维心想:艾尔海森到底想干什么呢,这样是不是太奇怪了,他是不是应该一把推开他?可是...这种感觉似乎,也不坏。

 

艾尔海森侧眼看着卡维隐忍又慌乱的神情,垂下眼帘,遮住眼中酝酿的风暴。

卡维是个很纯粹的人,善良、正直,不像教令院那些弯弯绕绕的人,有什么心事都写脸上,很好懂。虽然一直嫌卡维吵,但艾尔海森最欣赏他的地方,也正是无论多困难的处境卡维那永不认输的坚韧,和随时随地都能振作的自信心。他像永不暗淡的太阳,闪耀夺目,靠近他就会觉得温暖。

尽管艾尔海森并不太想承认,但他确实乐衷于逗卡维玩。所以收留卡维,也算得上他为自己平静生活中找的为数不多的乐趣,又或者是他自找的麻烦?虽然逗卡维生气是很有趣,艾尔海森从不以看到他人痛苦为乐,但无论如何,他确实对卡维十分好奇。

 

“我很好奇,学长,当你认输后哭着求我放过你,那副表情会有多好看?”

 

艾尔海森在卡维耳旁轻轻吐出这句话,嘴唇似有意无意撩过他的耳朵,然后艾尔海森放开他,往后退两步,双手在胸前交叉,又恢复了那副冷淡的神情。

3、2、1。

“你,你,你!艾尔海森!耍我很好玩是吧?我他妈以后再信你的鬼话我就是丘丘人!你等着瞧吧,我一定狠狠打败你,然后让你哭着向我求饶!”卡维气的简直要像风史莱姆一样膨胀,用颤抖的手指着艾尔海森的鼻头狠狠说道,然后气急败坏地摔门走出书房。

“我等着。”

艾尔海森目送卡维离去,不紧不慢在宽大的书桌前坐下,低头翻开没看完的书。半晌,他抬手遮住了自己的嘴,事指摩挲着嘴唇,但掩藏不住的笑意还是从指缝中流露出来,书本还停留在刚翻开的那一页。如果此时有旁人在,看到那位以冷酷、不近人情闻名的大书记官也会露出这种表情,大概会惊掉下巴。

 

艾尔海森没有告诉卡维的是,他想要的不仅仅认输,更多的是臣服。他想看到卡维低下他骄傲的头,痛苦或羞耻时,脸上不甘又委屈的神情;想看到他被压制着动弹不得被他放肆侵犯的时候,隐忍着情动,又倔强地抗拒的模样。

 

所以卡维学长,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

 

 

盏酒

扎辫子

  好想写卡维因为半夜赶ddl第二天晚起床,然后手忙脚乱的收拾自己,但是没有手扎头发了,海哥就让他去吃早餐,趁着卡维吃早餐帮卡维扎头发,虽然嘴巴不饶人但是非常熟练的给卡维编好了头发甚至比卡维本人还要编的好。卡维知道自己吃人手短所以不敢吭声。周末两个人休息卡维碰巧想试试新发型,但是因为太复杂了就让海哥来帮忙扎头发,两个人边拌嘴边编头发什么的真的太美好了呜呜,可爱小情侣

  好想写卡维因为半夜赶ddl第二天晚起床,然后手忙脚乱的收拾自己,但是没有手扎头发了,海哥就让他去吃早餐,趁着卡维吃早餐帮卡维扎头发,虽然嘴巴不饶人但是非常熟练的给卡维编好了头发甚至比卡维本人还要编的好。卡维知道自己吃人手短所以不敢吭声。周末两个人休息卡维碰巧想试试新发型,但是因为太复杂了就让海哥来帮忙扎头发,两个人边拌嘴边编头发什么的真的太美好了呜呜,可爱小情侣

衣阳

一点自己刀自己的想法

就是在刷知妙粮的时候,在评论里看到有人说那个海哥拿钥匙的动作。

假设,假设!卡维无了。海哥掏出钥匙时会不会想念起和自己吵架拌嘴的学长?

看到这里我就有点想法。

(以下为个人看法,受不了的建议快跑!)


大多数说知妙磕点的人都会提起一本书———《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我抱着好奇的心思买来看了,是昨天看完的。

真的很像!纳尔齐斯和歌尔德蒙的几段对话让我的脑子直接想到了知妙。而且歌尔德蒙的结局是病死的。我就有点担心,米哈游会不会刀卡维?

毕竟现在没有任何关于卡维进池子的信息,之前看过的后面几个版本的卡池爆料也啥都没有。

米哈游只是说在天空岛之前,进池子的角色都不会凉,......

就是在刷知妙粮的时候,在评论里看到有人说那个海哥拿钥匙的动作。

假设,假设!卡维无了。海哥掏出钥匙时会不会想念起和自己吵架拌嘴的学长?

看到这里我就有点想法。

(以下为个人看法,受不了的建议快跑!)





大多数说知妙磕点的人都会提起一本书———《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我抱着好奇的心思买来看了,是昨天看完的。

真的很像!纳尔齐斯和歌尔德蒙的几段对话让我的脑子直接想到了知妙。而且歌尔德蒙的结局是病死的。我就有点担心,米哈游会不会刀卡维?

毕竟现在没有任何关于卡维进池子的信息,之前看过的后面几个版本的卡池爆料也啥都没有。

米哈游只是说在天空岛之前,进池子的角色都不会凉,又不是还没进的。

也有可能卡维还要等好几个版本才出,但是我等不了啊可恶!

学数学救不了中国人

         刚刚突然想到一个点。艾尔海森觉得卡维“脆弱”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他作为卡维的同居者以及“镜子的另一面”,经常能够近距离察觉和感受到卡维脆弱的一面……🤔在这种情况下哪怕卡维的一些情绪不表露出来,他也可以察觉到吧?往下想真是越品越好嗑……

  【不妥删】

         刚刚突然想到一个点。艾尔海森觉得卡维“脆弱”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他作为卡维的同居者以及“镜子的另一面”,经常能够近距离察觉和感受到卡维脆弱的一面……🤔在这种情况下哪怕卡维的一些情绪不表露出来,他也可以察觉到吧?往下想真是越品越好嗑……

  【不妥删】

团子ww
人类【后转化为血仆(与吸血鬼签...

人类【后转化为血仆(与吸血鬼签订契约共享一生)】海✖️吸血鬼卡


人类【后转化为血仆(与吸血鬼签订契约共享一生)】海✖️吸血鬼卡


是几木不是积木_
  本意是很在意海哥对卡维的评...

  本意是很在意海哥对卡维的评价十分主观,而且用的词是脆弱,绝对能够细品……

  一个男人能够评价另一个男人脆弱,嗯,我不好说……

  图里有彩蛋哦希望有人能发现

  本意是很在意海哥对卡维的评价十分主观,而且用的词是脆弱,绝对能够细品……

  一个男人能够评价另一个男人脆弱,嗯,我不好说……

  图里有彩蛋哦希望有人能发现

许愿日

海维(知妙)事后清晨——ooc致歉

  今天一定要和艾尔海森分手!

卡维揉揉酸痛的腰坐起来,迷迷糊糊刚睁开眼,头顶就被一只大手rua了几下。

“大建筑师醒了?来吃饭。”艾尔海森端着餐盘放到床头柜上,卡维不说话,恶狠狠的瞪着他,这表情在艾尔海森像一只炸毛的猫,他忍不住又rua了一下卡维的脑袋。

“艾尔海森你别碰我!”卡维开口,嗓音带着用力过猛的嘶哑。

艾尔海森递给他一杯温水,哄着他喝下去,坐到床边,然后不顾卡维的挣扎把赤裸的大建筑师抱到腿上端起桌上的清粥喂他。

卡维不情不愿的张嘴,“艾尔海森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再喝粥了!这也太清淡了。”

艾尔海森又塞给他一口,然后低头亲他。被卡维歪头躲开了,他笑了一下,没说什么,等把一碗粥......

  今天一定要和艾尔海森分手!

卡维揉揉酸痛的腰坐起来,迷迷糊糊刚睁开眼,头顶就被一只大手rua了几下。

“大建筑师醒了?来吃饭。”艾尔海森端着餐盘放到床头柜上,卡维不说话,恶狠狠的瞪着他,这表情在艾尔海森像一只炸毛的猫,他忍不住又rua了一下卡维的脑袋。

“艾尔海森你别碰我!”卡维开口,嗓音带着用力过猛的嘶哑。

艾尔海森递给他一杯温水,哄着他喝下去,坐到床边,然后不顾卡维的挣扎把赤裸的大建筑师抱到腿上端起桌上的清粥喂他。

卡维不情不愿的张嘴,“艾尔海森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再喝粥了!这也太清淡了。”

艾尔海森又塞给他一口,然后低头亲他。被卡维歪头躲开了,他笑了一下,没说什么,等把一碗粥喂完,卡维满意的瘫再床上摆摆手示意艾尔海森退下。艾尔海森把碗放回厨房,一只手折返回去捞起瘫软一团的大建筑师亲了上去,另一只手顺着脊柱摸了下去……

“唔…艾尔海森你…滚!”卡维软软的推他,被亲的泛红的脸上漂亮的红玛瑙一样的眼睛带着眼泪瞪他。

艾尔海森低头跟他对视,然后吻了吻他带着眼泪的眼角,伸出舌尖卷走了那滴眼泪。

卡维闭着眼感受着眼皮上濡湿炙热的触感,他感受到艾尔海森胸腔低低的振动,然后听见他说“学长好漂亮。”

失去意识前,卡维努力睁开汗泪淋漓的双眼看着身上的艾尔海森,心想明天一定一定要和他分手……


绿色暖水壶
  又是雨林老娘舅和沙漠死神对...

  又是雨林老娘舅和沙漠死神对xql感到疑惑的一天

  又是雨林老娘舅和沙漠死神对xql感到疑惑的一天

猪宁
  你在等我,卡维?你在等我,...

  你在等我,卡维?你在等我,卡维?你在等我,卡维?你在等我,卡维?你在等我,卡维?你在等我,卡维?😇😇😇😇😇😇

  你在等我,卡维?你在等我,卡维?你在等我,卡维?你在等我,卡维?你在等我,卡维?你在等我,卡维?😇😇😇😇😇😇

柳_
用捏图软件?小程序?(一瞬间忘...

用捏图软件?小程序?(一瞬间忘了那个该咋说)捏个海维玩玩

用捏图软件?小程序?(一瞬间忘了那个该咋说)捏个海维玩玩

松野千冬的兔斯基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

顺便可以扩点原神好友,偷偷暗示

uid206830802

-草在结它的种子

-风在摇它的叶子

-我们站着,不说话

-就十分美好



-

顺便可以扩点原神好友,偷偷暗示

uid206830802

linj
  感觉卡维教令院时期像是很受...

  感觉卡维教令院时期像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类型…?有很多小迷妹会收到很多情书的那种哈哈哈哈毕竟谁会不喜欢小太阳一样漂亮聪明的学长啊是吧艾尔海森!()

  

  

  (其实本来想画点海参面无表情吃飞醋但怎么画好像都太ooc……

  感觉卡维教令院时期像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类型…?有很多小迷妹会收到很多情书的那种哈哈哈哈毕竟谁会不喜欢小太阳一样漂亮聪明的学长啊是吧艾尔海森!()

  

  

  (其实本来想画点海参面无表情吃飞醋但怎么画好像都太ooc……

LuvveTepes

  知妙的摸摸脸^^脸红做的有点粗糙了将就看,交个党费,庆祝一下搞到真的了^_^

  

借物表

▶Model

miHoYo/观海/叶以

▶Stage

銀時愛P

▶Motion

soso/LuvveTepes(我)

▶Camera

soso

▶MME

Rui/ikneo/そぼろ/RedialC

  知妙的摸摸脸^^脸红做的有点粗糙了将就看,交个党费,庆祝一下搞到真的了^_^

  

借物表

▶Model

miHoYo/观海/叶以

▶Stage

銀時愛P

▶Motion

soso/LuvveTepes(我)

▶Camera

soso

▶MME

Rui/ikneo/そぼろ/RedialC

阿壳_Ake
老夫老妻的日常。 摸了个爽(嘻...

老夫老妻的日常。

摸了个爽(嘻嘻)

老夫老妻的日常。

摸了个爽(嘻嘻)

吹吹小孔

【Я】含苞

 双🌟 吵架后半醉卡维坐脸 原著造谣 这篇感情部分会比较多 开头是上一次事后

1

  一身酸胀。

  罪魁祸首在煮粥。卡维躺在床上朝厨房喊,那头就过来了。“中午吃什么?”

  “粥。”

  “又喝粥?不想喝。”

  “对你身体好。”

  “对我身体好,就不要做这么多次。”

  “你出了二十天差。按照我们一开始定的标准,隔一天一次算,你还没有还完。”

  卡维骂他有病。艾尔海森问......

 双🌟 吵架后半醉卡维坐脸 原著造谣 这篇感情部分会比较多 开头是上一次事后

1

  一身酸胀。

  罪魁祸首在煮粥。卡维躺在床上朝厨房喊,那头就过来了。“中午吃什么?”

  “粥。”

  “又喝粥?不想喝。”

  “对你身体好。”

  “对我身体好,就不要做这么多次。”

  “你出了二十天差。按照我们一开始定的标准,隔一天一次算,你还没有还完。”

  卡维骂他有病。艾尔海森问他出差有没有想自己,卡维说一般般,不是很想。艾尔海森说:“那你干什么带我衣服走?”

  “我没有。”

  “你带了,而且在洗衣服的时候还不小心把我的那件一起放进去了。撒谎不是好习惯。”

  卡维选择缩进被窝里去。艾尔海森把他扯出来,他就咬艾尔海森肩膀。“你尽欺负我!”

  “哪里算得上欺负,你昨天不也挺开心吗?我磨慢了还要骂我没吃饭。”

  卡维拒不承认。艾尔海森任他咬自已胳膊。过了一会儿,卡维问:“我出差这几十天,教令院那个谁没来找你吧?”

  “哪个谁?”

  “汉森。”

  “没听过,不认识。那是谁?”

  “就是之前跑过来当着我的面向你勇敢示爱的。”

  “我并不记得有这件事。”

  “那是因为你当时根本没有听完他的一大堆演讲,直接走开了。”

  “哦,我不知道他是在跟我讲话。无所谓。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但是我不高兴。”

  “为什么?我又没理他。”

  “但是我在码头就听人说他又来找你了,闹得轰轰烈烈的,什么在我们家门口放一大捧鲜花。你怎么都不敢和我说他来找你了?”

  “哦,原来是他放的。我以为是市政的人放的庆贺公务员节的。”

  “那我还是生气,因为我就是小气鬼。我要你明确告诉他不可能。”

  “我的建议是公开。我告诉所有人我有男朋友了,没有人相信。都觉得是我为了拒绝人撒的谎。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公开?”

  “公开?你都没有追我我们都没有复合,公开什么?”

  艾尔海森皱着眉头:“我们还没有复合吗?”

  “是啊。”

  “那我们为什么同居了?”

  “因为我想给你找我复合的机会!要不然我干什么找你啊?可是你,这半年来你给我的感觉就是我们是x友,你完全不想复合,你只是想打x。”

  “我以为已经复合了。那我们现在可以复合吗?”

  “复合干什么,你又不爱我,你要是爱我就不会半年了一次都没有对我说过。”

  “我说过很多次了。”

  “是啊,每一次都在床上。谁会信在床上说的话啊。”

  “我爱你。”

  “陪我喝酒,我要听酒后吐真言。”

  “好。”

2

  最后也没喝成,因为教令院喊艾尔海森回去紧急加班。艾尔海森很烦躁。他眉头紧锁,道:“我迟早要把代理大贤者的位置辞了。”

  卡维当他说笑。“明天再喝酒吧。我都等半年了,不急。”

  “我急。等我回家。”

  艾尔海森吻他额头。

  卡维嘴上说自己不急,然而等艾尔海森一走就难耐得紧。他想,先喝一点点好了。就一点点。

3

  等艾尔海森加班回来,卡维已经把自己喝得醉醺醺的了。他怕艾尔海森怪他不等自己就一个人喝酒了,遂洗完澡钻进被子里装睡。他以为艾尔海森会叫醒他喝酒,然而艾尔海森凝视了他一阵子便去洗澡了。 

  卡维在被子里急得不得了。早知道不装睡了,看这样子今天晚上喝不了酒了。果然,艾尔海森洗完澡回来往床上一躺开始闭眼睡觉。大概是工作太累了,过了五分钟就呼吸逐渐平稳了。卡维小声喊他:“艾尔海森!”

  艾尔海森毫无反应。卡又气又急又委屈,本来说好的晚上的计划又泡汤了。在酒精的刺激下,人往往会做平常不会做又一直想做的事。

看不惯我就紫砂

洗tag+看完《纳歌》发疯

 有个人主观带入,我不是什么文学家艺术家所以只按照我的思想口嗨 

  

  

  

  

  

  

   

  我直接一个滑铲进化成海嗣唱丘丘人之歌然后生吃冥龙,纳歌两人都是对方的棉花,把对方从扁扁的,不柔软没有特色的粗布,弥补成充盈的玩偶(?什么比喻)

以下为和海鲜的发疯


[图片]

[图片]

最后我最难受的还是莫过于歌尔的爱情,他所追求的爱情要么不被时代所允许,要么就是【粗口】女人。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莱娜,当时真的哭的稀里哗啦,我还幻想着他俩能一块离开这个鬼地,但没有,莱娜美丽鲜活的生命被该死的上帝留在了这地,伴随着恐惧,疾病,衰老永远睡过去(呜呜呜呜呜呜呜......

 有个人主观带入,我不是什么文学家艺术家所以只按照我的思想口嗨 

  

  

  

  

  

  

   

  我直接一个滑铲进化成海嗣唱丘丘人之歌然后生吃冥龙,纳歌两人都是对方的棉花,把对方从扁扁的,不柔软没有特色的粗布,弥补成充盈的玩偶(?什么比喻)

以下为和海鲜的发疯


最后我最难受的还是莫过于歌尔的爱情,他所追求的爱情要么不被时代所允许,要么就是【粗口】女人。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莱娜,当时真的哭的稀里哗啦,我还幻想着他俩能一块离开这个鬼地,但没有,莱娜美丽鲜活的生命被该死的上帝留在了这地,伴随着恐惧,疾病,衰老永远睡过去(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歌尔德蒙是在经历过流浪和毒打才找到自己的目标,这就是和卡维最大的不同。卡维有着明确的目标和道路,他热爱的一直是艺术。其实还有一点让我感觉纳歌和海维相似的就是艾尔海森在教令院任职,也就对应着“修院”,他所管理和在意的大多都是公务和“上层”。卡维却是到处跑,他会担心须弥的人民,身边的小事,在民间,也就是和歌尔德蒙一样“流浪”(也算不上)

  

  我个人觉得海维像是削弱版的纳歌(不然剧情就真18+了)mhy聪明的只用底座,剩下的部分自己搭建。艾尔海森和卡维没有像纳歌那样强烈,色彩鲜艳,而是朴素,具有平凡感,这样才能算海维

  

  真的mhy你干的好啊,纳歌的感情我更倾向于两人跳出爱情和友情,用比较抽象的说法就是神明的情感,比凡人更加高尚亲密,但拥有着普通人的载体(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艾尔海森和卡维在剧情里像是友情至上恋情未满

  

  不过,在爷着他们已经隐婚带仨娃了,快点官宣请爷喝喜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