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神空

992.9万浏览    51247参与
喝点粥
  是现pa~   彩蛋是魈空...

  是现pa~

  彩蛋是魈空专场✌

  是现pa~

  彩蛋是魈空专场✌

里见光辉
之前画的,用的模板。模板找不到...

之前画的,用的模板。模板找不到了☹️

之前画的,用的模板。模板找不到了☹️

277
  哼啊啊啊😋😋

  哼啊啊啊😋😋

  哼啊啊啊😋😋

不抽到散兵不改名

19

  凯亚笑着下楼,然后拍了拍迪卢克的背:“别这样对客人说话嘛迪卢克老爷。”

  迪卢克的态度在看到凯亚后稍稍转变了一些:“你怎么下来了?”凯亚笑着把手搭在迪卢克的肩膀上:“下来活动活动筋骨嘛。说起来……”凯亚扭头看向空:“伙伴,这位朋友可从来没在你身边见过啊。”

  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是我在稻妻认识的朋友,雷电国崩。”

  “是须弥。”

  空在桌子下轻轻捏了捏散兵的手:“是在稻妻,我在稻妻遇到了你的曾经,然后在须弥寻到了你的现在,至于未来,我想他是从蒙德开始,一路循着风的轨迹游遍七国。”

  凯亚:“哇偶。”

  散兵的脸有点红:“你真的不会说话吗?”空摇摇头:“你猜派蒙为...

  凯亚笑着下楼,然后拍了拍迪卢克的背:“别这样对客人说话嘛迪卢克老爷。”

  迪卢克的态度在看到凯亚后稍稍转变了一些:“你怎么下来了?”凯亚笑着把手搭在迪卢克的肩膀上:“下来活动活动筋骨嘛。说起来……”凯亚扭头看向空:“伙伴,这位朋友可从来没在你身边见过啊。”

  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是我在稻妻认识的朋友,雷电国崩。”

  “是须弥。”

  空在桌子下轻轻捏了捏散兵的手:“是在稻妻,我在稻妻遇到了你的曾经,然后在须弥寻到了你的现在,至于未来,我想他是从蒙德开始,一路循着风的轨迹游遍七国。”

  凯亚:“哇偶。”

  散兵的脸有点红:“你真的不会说话吗?”空摇摇头:“你猜派蒙为什么被叫做神之嘴?”

  可莉眨眨眼:“神之嘴是什么啊荣誉骑士哥哥?”

  “神之嘴啊……”空故作高深的低头看着可莉,“小可莉知不知道什么是神之眼呢?”

  可莉很认真的点点头:“可莉知道,琴团长说过,这个小小的玻璃球,就代表了巴巴托斯大人对可莉的肯定。唔不过究竟是认可了可莉的哪一部分呢?是自由吗?那以后要不要更自由地出去炸鱼,来回应巴巴托斯大人的期待呢?”

  凯亚学着可莉的样子点点头:“说的没错小家伙,但是自由的出去炸鱼会被琴团长关禁闭的吧,还记得骑士团生存法则吗?”

  “可莉记得!城里放炮禁闭室报道,炸弹伤人琴找上门,放火烧山可莉完蛋……可莉不要完蛋呜呜呜可莉不喜欢关禁闭。”

  散兵左看看右看看,在得到了空肯定的眼神后问出了一个富有哲理的问题:“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直接炸掉禁闭室?”

  空:……

  凯亚:“嗯……”

  可莉:“这样真的可以吗!”

  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很快乐短暂,虽然空本人并没有说几句话,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看可莉和派蒙一起玩,然后看散兵和凯亚忙前忙后的替可莉处理烂摊子,再和迪卢克碰杯看着不远处葡萄架附近的晶蝶飞远。

  美好的事物有些时候甚至不需要旅行者刻意去寻找,他有时在身边,是伙伴的一声“出发”。有时在远方,是七天神像为旅者们照亮的一方光芒。但无论什么时候,无论自己的旅途有多么的平静无味,只需要静静等待一会儿。

  等待一会儿就好,那位绿色的吟游诗人一定会带着微风和美酒来到你的身边,为你弹唱整个提瓦特最好听的歌曲。不用担心,只要有风的地方,就一定可以有最美好的回忆和最值得期待的未来。

  即使是无风之地,也会有人吹响高天之歌。所以不要害怕没有风的未来,没有发生的事情,一定值得期待。也不要急着否定自己不堪的过去,既然已经发生了,哪怕大错特错,只要有一点点希望,我们都可以改变。

  要学会改变啊,学会接受自己啊,学会习惯大家在身边的爱啊。而这,也是空最希望散兵可以拥抱的未来。

(投喂粮票解锁今日小剧场·关于凯亚)

米糕

  给孩子洗洗tag,炸tag的SB真脏了眼

  拍的丑图各位别嫌弃,那玩意挂了后就删帖了😉

  给孩子洗洗tag,炸tag的SB真脏了眼

  拍的丑图各位别嫌弃,那玩意挂了后就删帖了😉

我只想简简单单佛着啊

  家人们,以后看到疯狗举报拉黑就完事儿,越理疯狗它越来劲儿,只能靠这种方法博取关注真的活的蛮失败的🤣

  家人们,以后看到疯狗举报拉黑就完事儿,越理疯狗它越来劲儿,只能靠这种方法博取关注真的活的蛮失败的🤣

醒了吗?

【all空/蒙德篇】空宝是无法被标记的……

  ooc致歉

  内含迪空,垩空,温空

  abo世界观,空宝虽然是omega,但因为是外来者的原因,没法被任何人标记,所以很多人就会让空宝全身上下都沾染上自己的味道,以此来覆盖掉上一个alpha留下的味道。

  友情提醒:基本上是全员恶人

  小可爱们,

  ——正文——

  神明借用风墙囚困了他所宠爱的信徒,动用神力凝出风刃,让他的信徒露出那脆弱的腺体。

  温迪伸手去按压着那处,意料之中听到来自他最虔诚信徒的闷哼声。

  常年拨弦的指尖带着薄茧,在腺体上摩挲,撩拨欲望,在这具躯体上留下自己印下的红痕。

  “空准备好了吗?尘世间最好的吟游诗人,即将为你留下最美妙的诗文......

  ooc致歉

  内含迪空,垩空,温空

  abo世界观,空宝虽然是omega,但因为是外来者的原因,没法被任何人标记,所以很多人就会让空宝全身上下都沾染上自己的味道,以此来覆盖掉上一个alpha留下的味道。

  友情提醒:基本上是全员恶人

  小可爱们,

  ——正文——

  神明借用风墙囚困了他所宠爱的信徒,动用神力凝出风刃,让他的信徒露出那脆弱的腺体。

  温迪伸手去按压着那处,意料之中听到来自他最虔诚信徒的闷哼声。

  常年拨弦的指尖带着薄茧,在腺体上摩挲,撩拨欲望,在这具躯体上留下自己印下的红痕。

  “空准备好了吗?尘世间最好的吟游诗人,即将为你留下最美妙的诗文喽!”温迪俯身亲吻了下他的腺体,怀中人的身体颤抖得越发明显起来,倒是让他刚压下去的坏心思又一次的浮现而出。

  “唔唔……”空的双手被恶劣的风神用风链锁在身后,嘴里咬着温迪所钟爱的竖琴,眼尾泛着极浓的红,金眸更是因此蒙上了一层极厚的水雾让人看不清。

  “像空这么美好的omega,生来就是要被神明捧在手心当成宠儿对待的。”他声音有些黏糊,塞西莉亚花味道的alpha信息素几乎是无孔不入,与来自异界的信息素纠缠在一起。

  因提瓦特的omega信息素被风神勾出来,这份世间独有的,来自异界的气息让风神变得更加危险起来,即使是清淡的塞西莉亚花味也在此刻变得浓郁了起来。

  空的那双金色的眸子在alpha强势的信息素袭击下,已然失去焦距,变得涣散。

  嘴里叼着的竖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掉落,可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张着嘴露出潜藏在内里的柔软。

  温迪爱极了他这副失神的模样,挥手解开了禁锢他的风链,倾身去吻他最虔诚的信徒:“我钟爱的信徒,你本就该被神明囚禁,成为我一个人专属的私有。”

  空的大脑一片空白,双手被禁锢太久,已经使不上什么力气了。

  他睁着一双迷蒙的眼睛看着温迪,无意识地吐着难耐的呼吸。

  omega的天性让他臣服于眼前这个明显不怀好意的alpha,但微弱的理智又在告诉他,事情……不该是这样发展的。

  究竟……是哪里出错了?

  alpha的信息素还在与omega的信息素纠缠,企图让omega抛却所有的理智,被拉入更深的渊海。

  温迪见他这副迷茫的样子,心中翻涌的晦涩感越发强烈。

  他亲吻着空的唇,善于拨弄琴弦的手将空逼出哀鸣一般的泣音,却又在这时给予一个温柔到骨子里的吻。

  温柔与粗鲁在空的身上一并体现着,充斥着爱意的吻和粗暴的动作,让空恍然间觉得自己的知觉被人硬生生地分成了两半。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身为omega的空产生了极强的不安感,想要从身边的alpha身上汲取alpha的信息素,借以缓解自己极度不安的内心。

  但恶劣的风神并没有让他如愿,反而压抑着自己的信息素,让风将属于自己的塞西莉亚花味的信息素吹散。

  可怜的omega在被alpha强行诱导进入了特殊时期后,又因为某位风神的恶趣味而得不到信息素的抚慰,只能红着眼自虐一般地让自己贴近温迪,献祭一样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在风神眼前。

  “亲亲我……”他红着眼看向温迪,因提瓦特的气息在此刻格外浓郁,像是引诱一般。

  风神不为所动,依旧不肯将塞西莉亚花味的alpha信息素泄露给他,但呼吸间的停滞还是泄露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空咬了咬唇,金眸缓缓流下清泪,他主动凑上去抱着温迪啃,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想要信息素……你亲亲我好不好?标记我好不好?”

  在异界旅者的主动下,几乎没有哪一个alpha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维持理智。

  温迪眸色加深,凑近空的唇角吻了吻,惯会吟唱诗文的嗓子在这一刻有种引诱人堕入地狱的感觉:“彻底标记怎么样?让我和你紧密相贴,在里面成结。

  我会把你想要的信息素给你的。”

  “标记……”空的意识已经模糊不清了,但他依稀能辨清楚温迪说的话,摇了摇头道:“彻底标记不行,临时标记……只要临时标记……”

  风神的眸子开始逐渐凝聚起风暴,但很快他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否认空的话,甚至释放出自己浓郁的塞西莉亚花味的alpha信息素。

  “空说临时标记的话,那就只能临时标记喽!”温迪这话说得似乎有些委屈,但他的动作却在做着与他所言截然相反的事情。

  他的牙紧紧地咬住了空后颈处的腺体,将alpha浓郁塞西莉亚花味的信息素注入,让他的omega染上了属于他的味道。

  这不是临时标记,是alpha占有欲达到极致时给予omega强制性的彻底标记。

  在温迪成结的那一刻,空就已经承受不住,整个人软软地瘫倒在风神的怀中。

  一切结束后,温迪轻抚着空的脸颊,在他的唇角处印下了一个温柔如风一样的吻。

  他其实在之前对空进行了很多次彻底标记,但都没用。

  异界的旅行者根本无法被他彻底标记,最多能让他的信息素在旅者的身体里多停留些时间,让他有一种已经彻底将旅行者标记的错觉。

  “我虔诚的信徒,喜悦吧!”他揽紧空,在他的眉骨处落下一个几近虔诚的吻:“风神巴巴托斯本人将会在你身上留下最深刻的风之印。”

  空扶着风起地的橡树缓缓起身,浑身松软的感觉实在说不上好,尤其是这种被人强催出的特殊时期,更是让他骨头缝几乎都酥软了起来。

  温迪现在心情正好,连带烙在他腹部的风神印记都没了一开始的禁锢感。

  空的双腿还在打着颤,简单地裹了一层衣服便借着传送锚点,匆匆忙忙地逃离。

  正在蒙德城城外摘苹果的温迪手上一时没控制住,甩出的风刃直接削断了一棵苹果树。

  他啃了一口手上拿着的苹果,阖眸感知到自己与信徒之间的联系逐渐减弱后,翠绿色的眼眸里凝聚着一层暗色的风暴。

  “我钟爱的信徒,你怎么就这么不乖呢?”

  他将手上的苹果啃干净,借着风元素将剩余的果核削成碎屑,随手扔在了刚刚被他削断的苹果树旁。

  他舔了舔指尖上沾染的苹果汁,垂眸低喃:“我亲爱的小塞西莉亚花,你最好祈祷不要让风找到你啊!”

  ——彩蛋是迪卢克老爷和阿贝多老师——

  

草苯苯苯

  之前画的东西脑子里突然想到的些很烂的小剧情。诶嘿

  之前画的东西脑子里突然想到的些很烂的小剧情。诶嘿

腼腆型女孩

粮粮

求凹空的虐文 最好有追妻火葬场(我是土狗 爱看)🥺🥺🥺🥺

空空战损的也可以 就是好想看男人们心疼空空🥺🥺🥺

求凹空的虐文 最好有追妻火葬场(我是土狗 爱看)🥺🥺🥺🥺

空空战损的也可以 就是好想看男人们心疼空空🥺🥺🥺

史莱姆一生之敌

关于又有不理智的人

  家人们,别骂了别骂了,多点点举报,多反馈反馈,更有效,它会屏蔽咱们骂人的消息,它们就是来气人的,再有人发这种炸tag的,一条评论也不发,直接举报,舒心的多

  家人们,别骂了别骂了,多点点举报,多反馈反馈,更有效,它会屏蔽咱们骂人的消息,它们就是来气人的,再有人发这种炸tag的,一条评论也不发,直接举报,舒心的多

一大团子雀

【散空】想要了解你( 3 )

*ooc预警

*剧情半参照半瞎编

*萌新一枚,慎入,求轻喷。更新时间不确定,但不会鸽

*是糖,不是刀

*上篇戳这里【散空】想要了解你( 2 ) 


  鸣神大社。


 "你这是真把自己当妈了呀?"


   影对八重神子的调侃难以反驳,往往只能吃哑巴亏。


   正当这只狐狸以为自己又要大获全胜时,却听见她叹息了一声。


  那声音轻飘飘的,隔了整整五百多年的混沌岁月。...


*ooc预警

*剧情半参照半瞎编

*萌新一枚,慎入,求轻喷。更新时间不确定,但不会鸽

*是糖,不是刀

*上篇戳这里【散空】想要了解你( 2 ) 






  鸣神大社。


 "你这是真把自己当妈了呀?"


   影对八重神子的调侃难以反驳,往往只能吃哑巴亏。


   正当这只狐狸以为自己又要大获全胜时,却听见她叹息了一声。


  那声音轻飘飘的,隔了整整五百多年的混沌岁月。


  "我的确,亏欠了他太多。"


  八重眨了眨眼睛,两耳的精致装饰物晃荡,发出叮铃的脆响。


  风起了,一阵温和却有力的。


  眼前盘虬错节的老树微微地摇动着树冠,撒下漫天的粉红,伴着幽香的气息铺天盖地袭来,温柔地包裹住了树下的二人。


  它们有意识般点缀着雷电之神被风吹拂扬起的长发,相互嬉闹地追逐逗留在发尾,迟迟不肯离去。


  影抬手握住神樱树落下的一片柔软花瓣,紧紧攥住,指甲的尖端都陷入掌心。


  "你也是这样觉得的么,真?"


  ……………………


  空看着两个瓷碗,伸手接过了药碗,捧在手心暖着冰冷的双手,并不急着喝下。


  "谢谢。"


  "穿的这么少,你不冷么?"


  人偶挑了挑眉,有些奇怪于这人的熟稔和无厘头的问题。


  "不必在意,我对温度并不敏感。"


  空眉眼弯弯,"什么叫做并不敏感?"


  只听他语气,好像他真的只是好奇,想要一个解释。但他那副狡黠的表情,却看得人有些牙根痒痒。

 

  人偶面无表情,"你还是先管好自己,把药喝了吧。"


  空笑了笑— —他好像一直在笑。


  非常温柔的浅淡笑意挂在嘴角,一双金色的瞳孔里盛满了冬日的暖阳。


  "好吧,"他妥协,埋头吹了吹药碗,看着白气散尽后将它一饮而尽。


  随后他就一掀被子起身,拉住散兵的手腕,把他往外头拽。


  "出去吃饭。"


  "喂! !"


  散兵一下子挣开手,脖颈上坠着的金羽因力度轻晃了两声响,"你真的很奇怪,你对每个人都这么自来熟的吗?"


  那天他把他从下着大雪的山上捡回来,他霸占着自己的床整整两天一夜,醒来后这人却既不惊讶也不过多感谢。


  如果是正常人类,这个时候不应该千恩万谢然后滚出这间屋子回自己的家,难道有物种能用这么短时间的接触就跟一个陌生人有说有笑了吗?


  空听到他这句话,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原本微微勾着的嘴角瞬时绷不住了,笑意迅速地晕染,化开在他的脸上。


  他最开始还有些隐忍,后来干脆像个傻缺一样直接哈哈大笑,少年好听的嗓音霎时撑满了整个房间。


  这波直接给散兵笑懵过去了,还未能完全了解人的情感和思维方式的人偶,要应付这种场面,还是过于勉强。


  以至于他连什么时候被空拱到了桌椅前都不知道。


  金发的陌生少年环顾四周,仔细打量着这个他生活的地方: 


  房间虽然简陋却收拾得干净整洁,房间内部被拉门隔开,留一间茶室和散兵的卧室。木制的家具和桌椅,泛着淡淡的草木的香气。门上紧邻着开了两扇长条形的风窗,落尘区的精致木格里摆放着几双草履和竹皮屐……


  ……等等?


  几双?


  空骤然睁大了双眼。


  好啊雷大炮,合着你以前跟别人同居过都不告诉我是吧! ! !


  人偶顺着空的视线看去,配合着他一动不动的背影,不禁感到好笑 :


  "怎么,一间屋子里住两个人,不是很平常的事么?"


  空磨了磨牙— —这欠揍的语气和熟悉的升降调,要不是他心里明白这是国崩的过去,他还真要把这小兔崽子当成是原装货。


  到底为啥跟他想象中温温柔柔的小白花相差那么大! !这破孩子是天生的这么叛逆吗??


  "平常,当然平常,"空依旧在笑,眼睛里却没有笑意,"只是不知道,什么人物能……?"


 话音未落,门栓一声喀哒的轻响,一个看上去二三十的男人便兴冲冲地闯了进来。


  "小孩儿,我有一个大好的消息要告诉你!"


  他穿着米色的衣裳内衬,厚实的外套歪歪扭扭地披着,下侧和袖口都滚着银白的穂状花纹。一头棕发,头上缠了一块蓝白相间的布巾,脸上一层薄汉,但笑容却质朴而干净,看得人心里很舒服。


  "桂木。"散兵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空感觉自己此时就像身处大型捉奸现场,这个人不仅比自己先认识散兵,两个人还孤男寡男住在一起这么久,而且他长得……


  ??????! ! !


  等等。


  他应该没眼花吧。


  他头上那一撮存在感极强的红毛是怎么回事?


  那不是属于万叶独一无二的红毛么???


  "啊!原来这位小友已经醒了,感觉如何?"


  感受到空向他投去的视线,这位叫作桂木的男人爽朗地冲他招了招手。


  "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丹羽桂木,在目付大人御舆长正的手下做事。这位是我的朋友,目前住在我家。"


  "万分感谢你们救了我,"空握了握那只向他伸出的大手,点头致意。


  "我叫空,是一名旅行者,正在寻找我失散的血亲。那日我好不容易抵达稻妻,但路途遥远,舟车劳顿。我在山上竟碰不到一处村庄,几日粒米未进,突遭寒凉,不得已晕了过去。"


  "若不是你们出手相救,我可能就被冻死在雪原上了。大恩大德,铭记在心。"


  "哈哈,客气了,我只是顺手帮了个小忙。主要还是我这位朋友,把你从那山上捡回来,不然,我还真的没机会给你提供房屋呢。"


  空眨了眨眼睛,扭头浅笑着看向身旁抱臂的白衣人偶,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散兵一直在偷听,忽然被那双琥珀色的眼眸瞥了眼,一下子浑身都不自在。


  "谢谢你,斯卡拉姆齐。"


  人偶看到他唇动了动,却只听到前面的谢谢,不禁有些奇怪。


  刚要再问,金发的少年却闷哼一声,双腿一软就栽倒在地。


  一切发生地都太过突然,站的两人甚至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听见桌子被碰翻的沉闷声响,和桌上的瓷碗掉到地上摔得粉碎的哗啦声。


  散兵的身体好像先于心中所想,待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跪坐在地,把人揽进了怀里。


  "这是怎么一回事?"桂木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靠了过去。

 他伸手摸了摸空的额头,满脸的疑惑和担忧。


  "不知道。"人偶摇了摇头,浓长的睫毛安静地半掩着,"桂木救过这么多人,居然也看不出是什么病状吗?"


  桂木收回了手,沉吟道:"体温正常,面色也很健康。我确实是看不出什么毛病,还是要请专业的医生,但是现在天已经擦黑了,等到明天上午才行。"


  "话说小孩,你跟他才半日,就已经这么熟了啊,"寄骑大人口无遮拦,嬉笑着调侃。


  "……我才没有! 只是看着这个笨蛋太可怜,丢了亲人独自一人旅行,还差点死在山里,有点怜悯他罢了! !"


  "嘿嘿嘿……你可从来不说这么多的话,"桂木看着人偶涨红的侧脸,语气要多恶劣有多恶劣。


  "算了,你交到朋友,我就很开心了。"丹羽桂木故作高深地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散兵僵硬的肩膀,"但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嗯。"散兵终于缓下脸色,应了一声。


  "桂木,你说,有一个大好的消息要告诉我?"


  丹羽桂木迟钝地转身,这才猛地一拍脑袋:"瞧我这,打铁打得都快傻掉了。"


  "那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据说目付大人向造兵司祐大人请教锻刀的心得后,灵感迸发,现在亲自动手,正日日夜夜守在炉旁呢!大家都说,天天叮叮当当的日子总算是要熬结束了!"


  散兵凝视着跃动的壁火,小小的火苗映照在他的瞳仁里,一跳一跳。


  他微微有些出神。


  "是啊,桂木,真是个好消息。"


  他敛去了神色,连寄骑也没有注意到,他胸口的金羽正在散发着淡淡的青绿色的光芒。

平平无奇
我的老婆不许看我老婆👊 就摆...

我的老婆不许看我老婆👊


就摆烂画,我就浅摆

我的老婆不许看我老婆👊


就摆烂画,我就浅摆

帅哥激推bot.
打码了。   当即决定了今天晚...

打码了。

  当即决定了今天晚上不睡觉给老婆做饭捏!!

打码了。

  当即决定了今天晚上不睡觉给老婆做饭捏!!

雪滴花
是小小空相關(也可以視作顏喵看...

是小小空相關(也可以視作顏喵看到放大版空空驚訝啦)

是小小空相關(也可以視作顏喵看到放大版空空驚訝啦)

白兔糖团子夹心

为什么有人在炸tag

  气死了气死了,我就是想刷一下lof的,然后就看到有人炸tag,有病吧。借着妹妹的名头炸空tag,然后还人身攻击。本来我一个双子厨经常点单人tag,感觉也没啥,今天就遇到这种人,举报居然没管用,lof你真的不管吗?

  而且我个人觉得那个人不是单纯的角色厨,大概就是故意黑,只是借着荧的名头,有点挑起玩家对立的感觉。

  再加一句,如果你真的是个荧厨,我真的会觉得可惜,妹妹不会希望看到自己的哥哥被这样对待的。

  气死了气死了,我就是想刷一下lof的,然后就看到有人炸tag,有病吧。借着妹妹的名头炸空tag,然后还人身攻击。本来我一个双子厨经常点单人tag,感觉也没啥,今天就遇到这种人,举报居然没管用,lof你真的不管吗?

  而且我个人觉得那个人不是单纯的角色厨,大概就是故意黑,只是借着荧的名头,有点挑起玩家对立的感觉。

  再加一句,如果你真的是个荧厨,我真的会觉得可惜,妹妹不会希望看到自己的哥哥被这样对待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