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神自设

26716浏览    857参与
泠笙真的好冷

一个幼年pa(?

虽然不知道仙人有没有童年hhh

那时,战争还在延续,战友还在身边,没有离去。

那时,寒气凝成的生物以掌击出冰元素,不需要依托于神之眼也能与他们并肩作战。

那时,她还会笑,没有属于冰的矛盾,那时,对她来说,谁都没有离去。

那时,星星的惊喜还未赠予她,简易的卡子别在脑旁。

两千年前的样子,现在恐怕是见不到了。

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这套衣服能让她想起从前吗?

之后打算搞深渊法师立大功,泠笙中了不知名的深渊魔法变小了(???)

算了…有空再搞。

一个幼年pa(?

虽然不知道仙人有没有童年hhh

那时,战争还在延续,战友还在身边,没有离去。

那时,寒气凝成的生物以掌击出冰元素,不需要依托于神之眼也能与他们并肩作战。

那时,她还会笑,没有属于冰的矛盾,那时,对她来说,谁都没有离去。

那时,星星的惊喜还未赠予她,简易的卡子别在脑旁。

两千年前的样子,现在恐怕是见不到了。

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这套衣服能让她想起从前吗?

之后打算搞深渊法师立大功,泠笙中了不知名的深渊魔法变小了(???)

算了…有空再搞。

🌾ˁ῁̥ˀ

最好的搭档!!!画了!

带着胡桃宝玩躲猫猫每次当猎手都能赢 好!

P2是较为好看的滤镜

P3有一局用钟老爷子游侠 对面的阿老师老眼昏花硬是看不到我在他面前游泳(最后赢了


(00:51 修改 发现画错了一个地方

最好的搭档!!!画了!

带着胡桃宝玩躲猫猫每次当猎手都能赢 好!

P2是较为好看的滤镜

P3有一局用钟老爷子游侠 对面的阿老师老眼昏花硬是看不到我在他面前游泳(最后赢了


(00:51 修改 发现画错了一个地方

夜悠君

寒雀之章 结局一

樱井的邀约任务

注意避雷 

白雀是因为神里的白鹤对应


往生的异乡人

派蒙:好久没有看见胡桃和钟离了,我们去往生堂看看他们吧

任务栏 前去往生堂

你走到往生堂时只见‘钟离’在前台喝着茶

旅行者:钟离先生?你怎么了?

‘’没什么,这次你们来是为‘’那人放下了手中的茶看向了旅行者和派蒙

派蒙:没事就不能看看你和胡桃了吗?!!!

“钟离’:……

‘’钟离‘’:不知旅者可否帮钟某一个忙

旅行者;1 当然可以 ...


樱井的邀约任务

注意避雷 

白雀是因为神里的白鹤对应



往生的异乡人

派蒙:好久没有看见胡桃和钟离了,我们去往生堂看看他们吧

任务栏 前去往生堂

你走到往生堂时只见‘钟离’在前台喝着茶

旅行者:钟离先生?你怎么了?

‘’没什么,这次你们来是为‘’那人放下了手中的茶看向了旅行者和派蒙

派蒙:没事就不能看看你和胡桃了吗?!!!

“钟离’:……

‘’钟离‘’:不知旅者可否帮钟某一个忙

旅行者;1 当然可以 

             2 但我还有委托,下次吧

选1

   触发后续剧情

选2

失败的结局 ‘’钟离‘’;那钟某自己来吧


后续剧情

 任务栏 前去解翠行买取夜泊石

派蒙:我们快走吧,旅行者

解翠行

石头:客官你是来取夜泊石的吧,我放在傍边了

 任务栏 拿取夜泊石

拿取夜泊石


任务栏 回到往生堂

到达往生堂时旅行者发现往生堂门前的‘钟离’早已不见,应该是出去了

派蒙:为什么会有这种人啊!!叫人跑腿自己还跑了

旅行者;钟离先生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派蒙:我们也就只能这样了

 

任务栏 晚上七点来往生堂

晚上七点你走进往生堂,看见两位钟离先生

派蒙;两个钟离?!!!

钟离:旅者?

‘钟离’:旅者?

钟离;夜笙

‘钟离’;……

派蒙;夜笙?

‘钟离’;樱井夜笙

派蒙;你就是假装钟离先生来让我们跑腿的人?!!!!

樱井夜笙;先行一步【说完了就走掉了】

派蒙:怎么会有这种人啊!这种人怎么还在璃月啊!

空:1.算了吧,派蒙。天色也不晚了,我們回去吧

     2.派蒙,我們追上去!

选1.获得结局 1 

选2.后续

结局一1

派蒙十分生气,但只能走了。


穆隐

旅者神之眼&形象(大概)

捏图⚠️

[图片]

[图片]


捏图⚠️


穆隐

旅者她想有个目标:二

旅行者等于 空/荧

个人向警告,三观不正警告,不正常穿越警告。

(旅者:……原来我感觉冷的原因是因为之前我根本没穿鞋吗!)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一位新时代“三好”青年,无缘无故的睡了一觉之后穿越到了提瓦特,现在正在一个貌似学了某位不靠谱神明口头禅的团子系统面面相觑。


“…你好,请直接说重点。”

“好的亲亲!”


经过了某团子的一番解释之后,我搞明白了我现在的处境。原来我现在处于一个类似于“清醒梦”的状态,用团子的话来说就是它们的神明因为喜欢提瓦特大陆的神之眼设定所以也搞出来了差不多原理的小东西,打算找个实验者(倒霉蛋)测验一下。


对,没错,我就是那个 ...

旅行者等于 空/荧

个人向警告,三观不正警告,不正常穿越警告。

(旅者:……原来我感觉冷的原因是因为之前我根本没穿鞋吗!)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一位新时代“三好”青年,无缘无故的睡了一觉之后穿越到了提瓦特,现在正在一个貌似学了某位不靠谱神明口头禅的团子系统面面相觑。


“…你好,请直接说重点。”

“好的亲亲!”


经过了某团子的一番解释之后,我搞明白了我现在的处境。原来我现在处于一个类似于“清醒梦”的状态,用团子的话来说就是它们的神明因为喜欢提瓦特大陆的神之眼设定所以也搞出来了差不多原理的小东西,打算找个实验者(倒霉蛋)测验一下。


对,没错,我就是那个 倒霉蛋  幸运的实验者。面前的团子现在飘飘然的吹嘘着那位神明的伟大,而我已经完全走神到了九霄云外。


哎嘿爷终于要走上传说中脚踢南山丘丘王,拳打北海……管它北海什么呢!

“亲!亲亲!回神啦亲!”

面前的小团子终于发现了正在走神的我生气的忽扇着小翅膀落到了我的头上蹦哒了一下,我终于回神不好意思的眨眨眼道。

“那个……所以我们的目的是……?”


头顶的团子诡异的僵硬住了,从嘴里冒出了一种植物的名称后全身的温度上升,我伸手把它从头上揪了下来才发现它已经气成了浅浅的水红色。

之后它就开始哭了,一边掉眼泪抽抽噎噎一边对我说它被同僚坑了,所以出了bug,所以我们没有目的。


嗯?

没有目的。

也就是说需要我自己创立玩法,也就是说。不会连打怪升级什么都没有。吧。

团子似乎从我一言难尽的表情上看出了我的想法后不满的在我手上动来动去。不知道它做了什么,总之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我身上的睡衣就变成了不知名材质的斗篷,里面还贴心的配上了黑色的衬衫与方便跑路的运动裤,脚上的马丁靴款式倒是眼熟的很。眼前犹如AR道具即视感般,熟悉的能量条,物品介绍基础面板等缓缓浮现。


……奇迹暖暖环游世界?

团子似乎更生气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经过了一番没啥重点的哄团子对话之后。团子傲娇的哼了一声落在了我的肩头指引我绕开丘丘人与史莱姆等诸多危险,成功的找到了一个小屋子作为临时落脚点。


团子贴心的给我变出了一块看起来类似于鸡胸肉的肉,上面的油热乎乎的捂着我的手,我瞬间双眼发亮,看向团子时似乎有了一层圣光滤镜,于是被一块肉收买后的我在这个破屋子里终于走上了正式步入提瓦特大陆的冒险之旅。


带着一个长翅膀的团子和一个类似于神之眼的浅金色小挂饰。

元

自家孩子

誒,叫白石紅緒

自家孩子

誒,叫白石紅緒

元期.
「所谓 '初九:潜龙、勿用。'...

「所谓 '初九:潜龙、勿用。',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行。」————宿元期


Credit:半次元id超科学の绅士菌


【元期的题外话】


这个孩子本来应该在去年就跟大家见面啦,可因为阿元太忙有些耽搁了,文案跟立绘还有专武马上都会补上的!

求求关注求求点赞呜呜!

「所谓 '初九:潜龙、勿用。',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行。」————宿元期



Credit:半次元id超科学の绅士菌


【元期的题外话】


这个孩子本来应该在去年就跟大家见面啦,可因为阿元太忙有些耽搁了,文案跟立绘还有专武马上都会补上的!

求求关注求求点赞呜呜!

穆隐

旅者她想有个目标:一

旅行者等于 空/荧

个人向警告,三观不正警告,不正常穿越警告。

赠礼就是关于if 线的概括两句话啦。


我似乎是穿越了,在一个平常的夜晚,现在回忆起来,合上眼之前倒在床铺上的触感如此真实,侧面证明了我如同傻子一样穿着睡衣睡裤无措的站在树林里是多离谱。我的第一反应是我还在做梦,随即一阵微凉的夜风无情的拍碎了我可笑的幻想。


这里是哪?我皱眉回忆着……文x野犬?树林标志……不会是进x的巨人吧!但景色并不是十分相似,难道我实现了多年前的愿望穿到家x教师初代时了吗?可是正经家x穿越文不应该开头实验室吗(?)


或许我想多了,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穿越而已。莫名其妙有种需要...

旅行者等于 空/荧

个人向警告,三观不正警告,不正常穿越警告。

赠礼就是关于if 线的概括两句话啦。


我似乎是穿越了,在一个平常的夜晚,现在回忆起来,合上眼之前倒在床铺上的触感如此真实,侧面证明了我如同傻子一样穿着睡衣睡裤无措的站在树林里是多离谱。我的第一反应是我还在做梦,随即一阵微凉的夜风无情的拍碎了我可笑的幻想。


这里是哪?我皱眉回忆着……文x野犬?树林标志……不会是进x的巨人吧!但景色并不是十分相似,难道我实现了多年前的愿望穿到家x教师初代时了吗?可是正经家x穿越文不应该开头实验室吗(?)


或许我想多了,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穿越而已。莫名其妙有种需要向前走的直觉促使着我甩开这些杂七杂八的想法迈开脚步向前走去。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去往何方?”


无意间,唇间喃喃的低语似乎唤醒了什么存在,随着一阵狂风似乎还带起了几片叶子“啪”的拍在了我的脸上……

等等卧糟这是什么玩意,类似于史莱姆的玩意正在不远处和我大眼对小眼的对视着。我甚至听见了它体内的咕噜声……不会吧不会吧这个熟悉的配色……


谢邀,爷认出来了,爷人在提瓦特,可能要死了。

回忆起记忆中史莱姆撞人砸人的特性,我大脑一片空白的愣在了原地,任由史莱姆向我缓缓移动而来,下意识摸向口袋才想起自己的睡衣中根本并没有刀具之类的物品。


(迪卢克老爷我想你挥舞着大刀一刀一个被砍飞的史莱姆了,再不济还有可以瞬移跑路的魈啊!)

(我总不能傻呵呵学着空哥来一声荒星结果无事发生吧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卧糟被史莱姆砸死是我没想到的死法啊!卧糟不会还要吞噬吧……卧糟卧糟救命啊——有没有大佬救救我啊啊啊啊!啊算了我知道没有,我又不可能成为什么奇葩女主角的所以……)


……那求求了至少来个痛快吧!

几乎向是认命一般盯着冰蓝色还在散发着森森寒气的圆球的举动。结果它到了自己的面前却并没什么动作,连常见的向前推人的攻击倾向似乎都没有,试探着伸出一根手指戳过去。


反正也没有更坏的结果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吧。


好软……还有点绵绵的黏腻感。在手指上搓了搓却并没有出现像是在游戏描述中会出现的腐蚀反应,我瞬间脑海中想法万千,最后蹲下身子与史莱姆面对面。


“呃……你能听得懂我说话吗?hello ?你好?”

对吗的冰蓝色圆球依旧散发着寒气一副呆傻傻的样子看着我。或许是受到寒气的影响,我用手捏住鼻子眯眼打了个喷嚏。


……哎?

哎?哎?大变……大变活团?

我震惊的看着冰蓝色团子的颜色褪去变成了纯白的颜色,背后似乎多出了两个小翅膀。


震惊,人在提瓦特,亲眼看见冰史莱姆变成风史莱姆啦!!这不科学!!!!


“哎嘿?欢迎你来到提瓦特大陆!来自异世的旅行者——”




锰Manganese
当琵琶声再度响起,必是璃月繁...

  当琵琶声再度响起,必是璃月繁荣昌盛之时。


  这一直都是錆婰所追求的,永远不变的契约。


  (最近好久没上线了,尽力把我关注的大部分作品都点了红心和手手🧐)

  当琵琶声再度响起,必是璃月繁荣昌盛之时。


  这一直都是錆婰所追求的,永远不变的契约。


  (最近好久没上线了,尽力把我关注的大部分作品都点了红心和手手🧐)

秋重临

搞笑男原神自设

姓名:弈约

感谢列表提供素材

神之眼:草系和冰系

因为圈子太冷,冰之女皇投下了视线

因为干事太生草,小吉祥草王投下了视线


普通攻击·emo的真谛

弈约向前方进行至多五次的普通攻击

直女探寻术

弈约运用他无与伦比的男高中生魅力,试图吸引方圆几里内的直女,在瞬间提升攻击力和抗打断能力,持续15s

奥义·我是养胃男♂

弈约大声喊出口号“我是养胃男”并在瞬间进入发疯模式,若此时在直女探寻术的生效范围内,则令自己的攻击每一次都受到“心碎”(追直女失败了)状态的影响,每秒损失2%的生命值,但造成的伤害提升20%,且令直女探寻术的效果翻倍,持续20s

天...

姓名:弈约

感谢列表提供素材

神之眼:草系和冰系

因为圈子太冷,冰之女皇投下了视线

因为干事太生草,小吉祥草王投下了视线


普通攻击·emo的真谛

弈约向前方进行至多五次的普通攻击

直女探寻术

弈约运用他无与伦比的男高中生魅力,试图吸引方圆几里内的直女,在瞬间提升攻击力和抗打断能力,持续15s

奥义·我是养胃男♂

弈约大声喊出口号“我是养胃男”并在瞬间进入发疯模式,若此时在直女探寻术的生效范围内,则令自己的攻击每一次都受到“心碎”(追直女失败了)状态的影响,每秒损失2%的生命值,但造成的伤害提升20%,且令直女探寻术的效果翻倍,持续20s

天赋·忧郁者的窥探

与弈约成为列表,有33%的概率抑郁

天赋·bg之力

当队伍里存在除弈约外的一名其他男角色和女角色时,弈约将获得最终伤害提升5%的“同人女之力”

因为emo,心早已千疮百孔,使用普通攻击攻击非人之物时,第五段攻击获取吸血效果。

吸血量 敌人当前生命值的2%

附加天赋:当香菱和八重神子在同一配队时伤害增加百分之一千,无法触发我是养胃男技能


专武·折黛落虹 90级

攻击力604

暴击率28.8%

生命值提升20%,每损失6%的生命,将触发一层“绝命的哀歌”,使暴击伤害提升5%,最终伤害提升5%,最多叠加五层,每3秒最多触发一次,若队伍中存在两名同性角色,将触发“崆峒山的召唤”,减少一层buff。



特色料理:米哈游大楼的碎渣炒着冰块和草


弈约在料理制作时有百分之百概率掉落【同人文】,但料理制作频率限制为一个月一次

在探索派遣时有几率掉落特殊料理【同人文】


生活天赋:把看到的cp都变成be

固有天赋:因为养胃,获得-100%暴击加成

专武:



夜悠君

相遇

樱井夜笙的视角

第一人称


“璃月?这里应该就是了。”我四处漂泊,放着少爷的位置不去做而在此做一位漂泊者。


反正啊,他们都不在了。我在心里想着,“这位客官要不来块?”走进璃月港,便听到身后似乎有人叫自己。转身看向身后那位买石头的老板。


“?老板来块夜泊石”我这么回应他,终于有一天可以不拘束了。“客官大气!”说着拿出几块夜泊石,我看了看就选了一块。


付了摩拉后,我便四处闲逛,还去璃月的“书店”买了几本好书。


后来我来到了往生堂。


堂里的人依旧在忙碌着,我站在靠窗边的座位上看起了书,看着书中记载的一些东西。


“你在我堂前看什么?”是堂主,往生堂的七十七代堂...

樱井夜笙的视角

第一人称


“璃月?这里应该就是了。”我四处漂泊,放着少爷的位置不去做而在此做一位漂泊者。


反正啊,他们都不在了。我在心里想着,“这位客官要不来块?”走进璃月港,便听到身后似乎有人叫自己。转身看向身后那位买石头的老板。


“?老板来块夜泊石”我这么回应他,终于有一天可以不拘束了。“客官大气!”说着拿出几块夜泊石,我看了看就选了一块。


付了摩拉后,我便四处闲逛,还去璃月的“书店”买了几本好书。


后来我来到了往生堂。


堂里的人依旧在忙碌着,我站在靠窗边的座位上看起了书,看着书中记载的一些东西。


“你在我堂前看什么?”是堂主,往生堂的七十七代堂主胡桃与她的客卿钟离。


后来她们收下了我,我似乎给他们带来了收,钟离客卿与我长的确实有点像,但只是有点何以。


后来我做在前台收起账单,每个人都必须做的手续我全都让客人们写了。


十分熟练,因为都习惯了。


而那些客人无一例外都是说我跟我父亲十分相似。父亲?是什么?我不解。

不过从他们的表情中可以知道,父亲在他们心目中占据着很高的地位,而且他们似乎对我的父亲也十分尊重,这让我很意外,父亲究竟是什么人呢?

不过,现在我并不关心这个问题。

剩下的字十分的模糊

神奇阿贝

跟姐妹唠嗑唠着唠着激动了决定给我们俩一人画一个oc

然后费劲的对着官方的图画了几天之后卡在了起名字上

画画废物了属于是

起名也是废物

怎么说,拿到板子之后画的除了小组作业外的第一张完整的画(泪目)

跟姐妹唠嗑唠着唠着激动了决定给我们俩一人画一个oc

然后费劲的对着官方的图画了几天之后卡在了起名字上

画画废物了属于是

起名也是废物

怎么说,拿到板子之后画的除了小组作业外的第一张完整的画(泪目)

夜悠君
你们是我的罪,我再也不是你们的...

你们是我的罪,我再也不是你们的友人。

你们是我的罪,我再也不是你们的友人。

钟离他老人家

【原神】枫丹角色预告~

设定已敲好,详见图片

以后慢慢发其他。。。

【原神】枫丹角色预告~

设定已敲好,详见图片

以后慢慢发其他。。。

初九(备考慢更)

朝他伸出手,他的反应?1

§别学我熬夜啊,白天来看

§荧X魈/达达利亚/空

§OOC我就娘姆了【“嗝”,摸肚子

§彩蛋是万叶

———————————————————

         “魈~”荧笑眯眯地朝他伸出了手。

         “嗯?”魈轻轻握住她的手仔细检查了片刻,发现没有伤痕,松了口气,转而明白这是她的什么小把戏,便叹了口气,“想问我要什么直说就好。”...


§别学我熬夜啊,白天来看

§荧X魈/达达利亚/空

§OOC我就娘姆了【“嗝”,摸肚子

§彩蛋是万叶

———————————————————

         “魈~”荧笑眯眯地朝他伸出了手。

         “嗯?”魈轻轻握住她的手仔细检查了片刻,发现没有伤痕,松了口气,转而明白这是她的什么小把戏,便叹了口气,“想问我要什么直说就好。”

         荧鼓了鼓嘴,心想这个仙人当真是不食人间烟火啊……

          ——不气不气,自己找的男朋友,哭着也要带他学完人世间的一些事情。

         水灵灵的眼睛一转,荧放下了手,“魈,把手抬起来。”

         “?”魈迷惑地抬起右手。

         “左手也抬起来。”

         “??”魈依言而行。

         “两臂稍微张开点儿。”荧干脆直接上手调整他的姿势。

         “然后闭眼。”

         虽然觉得很奇怪,但还是乖乖闭上了眼睛。

         荧露出小狐狸般的笑容,掏出做过静音处理的留影机飞快地把他的样子拍了下来,然后收起留影机和相片。

         “……荧,”等了一会儿没有动静,让魈忍不住出声,“你到底——!”

        柔软温热的躯体扑进了他的怀里。因为动作太猛,把毫无防备的魈撞的往后推了一步才稳住身体。他紧张地睁眼,低下视线看着怀里的女孩:“撞到了吗?撞哪了?”

        “嘻嘻……没有没有~”荧笑嘻嘻地摇摇头,随后毛茸茸的脑袋重新埋进他的颈窝,“魈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魈红了耳朵,轻斥一句“不敬仙师”,手却一手轻轻地扣住了她的腰,一手轻轻压住了她的脖颈。

       

       嗯?你说相片?


       ……

       几天后。

       “额……荧应该是受了什么暴击了吧……”某食物看着荧在走廊里一脸傻笑地看着一张相片,抓了抓头发,小声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达达利亚

         荧默不作声地朝达达利亚伸出手。

        “嗯?”达达利亚眨了下眼,随即反应过来,掏出一大袋摩拉放在她的手上。

         荧将袋子收进包里,然后又伸出了手。

         达达利亚笑着摇了摇头,又给她一袋原石。

         只是他没想到,荧第三次伸出了手。

        “好孩子不能贪多哦?”达达利亚像兄长一般揉了揉她的头发,“荧要懂得满足。”

         但是见荧仍然固执地伸着手,达达利亚妥协似的从兜里掏出两个原胚放在她的手上:“不能再给你了。”

         ……好家伙。

         荧:💢💢💢💢💢💢💢

         至冬的武人都是木头吗?

         没见到她伸的是左手吗?

         而且中指跟犯病了似的时不时地微微往上抬了抬。

         这是明示吧!

         眼见着荧脸色阴沉下来,达达利亚却爽朗地笑出声:“哈哈哈……”

         ……算你厉害,达达利亚!

         荧气不打一出来,蓦然转身离开。

         “想跑到哪里去?我的小姐?”

         达达利亚长臂一捞,将她锁在了自己的怀里。

         荧能感觉到自己露在外面的左肩皮肤一直在被轻轻摩挲。

         “不逗你玩了,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

         达达利亚够了够嘴角,附上她的耳朵,用气音道:“订婚戒指,对不对?”

         荧脸色微红:“算、算你还有点智商…!——戒指呢!”

         “真可惜,没有呢。”达达利亚用很是惋惜苦恼的语调道。

         “……”荧咬了咬唇,觉得自己有些自作多情,她猛地挣了挣。

         但千万别小瞧了这个并不健壮的玩具销售员的臂力。

         挣扎,自然是徒劳的。

         “…放开我!”

         “不放。”

         “……”

         “我很抱歉自己有所疏忽。”达达利亚吻了吻她的耳后,“我只准备了结婚戒指。”

         “毕竟在至冬,订婚关系一样可以随时随地被解除,但结婚关系很难。”

         “你那么受欢迎,我可得把你给看好了。”

         “唔……”

         “所以愿意嫁给我吗,荧?”

         “愿意。”荧很小声道。

         “我很高兴。也很荣幸。我的小姐。”达达利亚下巴支在她的发顶,“所以,我们该想想要几个孩子,还有孩子要叫什么名字的问题了。托克知道了肯定很高兴。”

         荧:“???”

         

达达利亚,您不觉得您思想太超前了点吗????


         荧发烧了。

         小脸烧红,眸子里布满水光看起来惹人怜,不时掩嘴轻咳。

         “咳咳……派蒙……你赶紧出去……不然,会传染给你的……”

         派蒙看着她这副样子,着急地揪了几根头发下来:“但我不能不管你啊!你,哎呀,好好的怎么就发烧了啦!还烧的这么厉害!”

         “没关系的……派蒙……”荧的声音有些沙哑,但她勾起一抹笑容,“这几天你先去万民堂暂住。你离开后会有人来照顾我的。”

         “你都不让大家靠近你谁来照顾你啊!”派蒙急地跺脚。

         “相信我。”荧朝她神秘地眨了眨眼。

         “……诶——?!!”

         “所以你就放心去玩吧。”

         “好、好吧……但你很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哦!”

         “好。”

         派蒙一飞三回头地离开了。

         迷迷糊糊地闭上眼,荧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她就不信他不来。

         约一个小时后。

         熟悉的气息被她感受到,微凉的指尖游走过她的面颊,最后以掌轻轻覆在她滚烫的额头上。

         缓缓睁开眼,看着床边熟悉的人,声音沙哑地唤了声:“哥哥。”

         空又是责怪又是心疼又有些生气地看着她,喉结滚了滚,半天才轻轻斥了句:“……坏丫头。”

         为了见到他连自己的身体都敢糟蹋,这不存心让他心疼吗?

        “你怎么这么傻啊……”空无奈的嗓音很快消散在了空气中,“……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就是知道你会担心才……”没有把话说完,只是用一个浅笑代替后续的话语。

         “小没良心的。”空的另一只手给她理了理头发。

         看着她满脸通红,空想了想,还是召唤出了一个冰深渊法师。

         “殿下。”

         “唔……”

         刚想下令的空看到荧的表情,问:“怎么了?”

        “这只深渊法师……昨天把我冻在了河里,不然我只会是低烧……”

         听闻,空锐利冰冷的目光刺向那深渊法师。

         “公、公主殿下!冤枉啊!我、我替那没眼力见的同僚道歉!”

         “吵。”空皱眉。

         冰冷的语气吓得深渊法师不敢言语,只是耷拉着兔耳可怜兮兮地看着荧。

        “哦……那大概是我烧糊涂了吧……”荧有些不忍,给了个台阶。

        “愣着干什么?变点碎冰出来装进这个袋子里。”空把一个小袋子扔到深渊法师的脸上,“然后留下树枝就赶紧回深渊少在这丢人现眼。”

         “是……”委屈巴巴地应了声,麻利地办完事儿,瞬间溜了。

         空把装有些许碎冰的袋子放在了荧的额头上。

        “嘶……好冰……”

        “过会儿就好了。”

        片刻之后

        “……哥哥~”  

        荧一只手伸出被子,抬起伸到空的面前。

       空配合地俯身,下巴搁在了她的手上,任由她折腾自己的脸。

        小姑娘一会儿挠挠他下巴一会儿捏捏他的脸,不时地去轻拽他的耳坠。

       让她玩了一会儿,空便强制性地把她伸出的手塞回被窝里,然后翻身躺在她的旁边,隔着被子将她抱住。

        “……会传染的。”

        “那就传染吧,不能让我妹妹一个人受苦。”

        “生病,很难受的。”

        “你还知道会难受?不准再这样逼我出现。”

        “可我真的很想你嘛……”

        空看着她,微微叹气,与她额贴额:“我也很想你,想得快发疯了。可天理一直在关注我的动向,我不能把危险带给你,所以荧……”

        “……我明白了。哥哥。”荧有些哭腔,“我只是、我只是害怕……你会彻底消失在我的生命里……”

         空的心口泛起一阵阵痛。

         “你是我的半生,我不能没有你。我也知道,你不能没有我。所以我会好好的,一直注视着你,直到你沿着我当年的足迹完成旅程……”空温柔地说,终是没忍住,在时隔百年之后再次吻了下她的嘴唇,“我们会再见面的。”看着慢慢陷入睡眠的妹妹,空用自己的唇轻轻蹭了蹭她的面颊,声音轻柔,“我们终将重逢。记得照顾好自己。”

         说完,空缓缓起身,离开了这个让他无比眷恋的小屋。

   

空这ver,我把自己写得想哭了QAQ泪点低没办法

还有点偏题∑(゚Д゚)


 

        

        

         

        


        


       


  

          

荆棘我冠

▌【鲛歌沉月】汐

▌大头照and立绘

▌【鲛歌沉月】汐

▌大头照and立绘

梼杌
原神自设 璃月火系长柄角色

原神自设

璃月火系长柄角色


原神自设

璃月火系长柄角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