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神oc

133.3万浏览    2750参与
一个小目标
阿巴阿巴,算半成品吧,画不动了

阿巴阿巴,算半成品吧,画不动了

阿巴阿巴,算半成品吧,画不动了

一般路过灵肆老板娘
发一下……进……度 我→不↘↗...

发一下……进……度

我→不↘↗管↗,俺要发进度

摸索画风期……我真的好菜😢

发一下……进……度

我→不↘↗管↗,俺要发进度

摸索画风期……我真的好菜😢

越千千千千千
【自家oc】 冰系神之眼,法器...

【自家oc】

冰系神之眼,法器角色,异世旅者,

(其实自己有很多条世界线,是其中一条)

目前暂居蒙德的一座塔楼里。

经常会去璃月。

最喜欢的菜是薄荷果冻

(完全从自己xp里扣出来的)

【自家oc】

冰系神之眼,法器角色,异世旅者,

(其实自己有很多条世界线,是其中一条)

目前暂居蒙德的一座塔楼里。

经常会去璃月。

最喜欢的菜是薄荷果冻

(完全从自己xp里扣出来的)

三青

莉莉-伊伦

风中的百合花

莉莉-伊伦

风中的百合花

木青阳

来点活动文(预告)的文字互动

来玩文字游戏,大家在评论区留言讨论,三个评论肝一章终归文。


(这是天权星凝光检索璃月文阁,找到的曾经某任天权所写史书缺失的残页,与下面某几代璃月七星的批注、历年所阅读者随笔、甚至还有近日某客卿写在上面的胡言)


当年心事半消磨,说缘深浅缘终灭。

帝王好恶,难一言以蔽之。

然妾追索洞明,终得眉目,惜此事涉及帝君,妾难以彻诉,若有人得此书者,万望阅后勿生它心:其中幽微难明,甘苦并生,惟帝君一人知之。

妾心不平,在此一诉。帝君其行为苍生论,君子也;若论待尘神归终者,私以为帝君始乱终弃。

言尽于此,留诗以警后人:(此处被墨笔涂画,看不清当年的字迹)。

   ...

来玩文字游戏,大家在评论区留言讨论,三个评论肝一章终归文。


(这是天权星凝光检索璃月文阁,找到的曾经某任天权所写史书缺失的残页,与下面某几代璃月七星的批注、历年所阅读者随笔、甚至还有近日某客卿写在上面的胡言)


当年心事半消磨,说缘深浅缘终灭。

帝王好恶,难一言以蔽之。

然妾追索洞明,终得眉目,惜此事涉及帝君,妾难以彻诉,若有人得此书者,万望阅后勿生它心:其中幽微难明,甘苦并生,惟帝君一人知之。

妾心不平,在此一诉。帝君其行为苍生论,君子也;若论待尘神归终者,私以为帝君始乱终弃。

言尽于此,留诗以警后人:(此处被墨笔涂画,看不清当年的字迹)。

                      —第三百七十六任天权星曲时书


第三百七十六代天权君曲时,好青史,昔年为刀笔,曾追溯旧状,见一淫祠故事,颇有疑云,发愿重判;是故任天权之日,列其为首案,欲立威。

是夜梦帝君,次日撤此旧状。事虽绝,余波未泯。曲时在位二十余载,碌碌劳心,政通人和,而后重修青史,其死志由此生。

其欲新修世家一部,系言尘神归终。

璃月诸民议论良久,批其为僭越,《尘神世家》遂不表于世间。

三年,七神伐坎瑞亚,胜而归;次年曲时自绝于无妄坡,未知其详。

醉后妄言,不知何所书。(狂放杂乱的字迹)

                        —应是当年开阳君枫剡醉后所书


我阅此卷,知帝君秘辛。

恐泄露外人,因此加封此卷于藏书阁。铅封金匣,藏书于浩瀚。

  —百年后某任天枢君封记批注(封印被揭开了)


哼,这种封印就想困住本小姐,老头子太小看我了吧,我可是他亲孙女。

算了算了,看不太懂,什么之乎者也啊。

还没有万文书舍的《帝君尘游记》好看呢,走了走了。

本小姐到此一游(黑笔大字,看得出还是娟秀的)


谒金门.岩归尘

岩归尘,又是一般别离。琉璃散尽言难尽,

(中中仄,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中平平仄仄,

故原无经处。

中中平中仄。)

谁在闺中经纬?谁在岩下辛苦?若是人间情

(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中平平

易说。尺素何堪劳。

仄仄韵中中平中仄。)

看上去不错的词,但是很像过于板正的某人的练笔,似乎可以略过不记。


自嘲

君本燕赵姝,偏具薄命姿。

桃花灿生颊,忧思不相忘。

有女百家求,君生吾家忧。

樟木伐柯少,保山行人稀。

昔年闺中时,未见天上月。

一纸尽千行,不如双眉长。

谶讳何足论,不闻色先良?

君子掩面走,良人背身去。

却说盛世时,倾国注山河。

呜呼哉,此何人也。

我另有一言,予卿仔细听。

国容不在貌,嫁娶当重贤。

色衰恩宠短,文厚星汉长。

寄身补天裂,华章授人心。

惟愿此生许国祚,不须凭谁论短长!

                                               —朱艳然

(又是一首诗,簪花小格,秀骨天成,似乎在哀伤尘神归终的身世。如果注名是真的的话,那就是被誉为璃月千古第一才女的朱艳然的亲笔所书)


下面还有许多人的字迹,但是似乎都没有什么意味和研究的价值,上面就是璃月总务司认为有价值的东西了。


值得一提的是,往生堂的客卿钟离被千岩军今日抓走了,原因是天权星凝光状告其在古物上乱涂乱画,甚至写的东西涉及诋毁岩王帝君。(他将面对璃月法律的严惩)


(这是他写的东西:以普遍理性而言,这篇文章很有历史价值,我赞同天权星曲时看法,帝君确实当年做事有失考虑,甚至我认为比她写的更为过分。——钟离)下面似乎有泪痕和岩屑,可能是钟离不小心弄上去的。



12-15日

原神本子

QQ2081461914

原神本子

QQ2081461914

夕日酱嗷

佳节里

圣入凡尘

姝仙执手通心意


闲无事

竹马青梅

倚坐朱栏对弈棋


至于钟离先生,现在大概还在和旅行者在一起(σ゚∀゚)σ

佳节里

圣入凡尘

姝仙执手通心意


闲无事

竹马青梅

倚坐朱栏对弈棋


至于钟离先生,现在大概还在和旅行者在一起(σ゚∀゚)σ

穗姆Q(生草写刀真君)
我去年海灯节就想问浮生石的物理...

我去年海灯节就想问浮生石的物理性质化学性质了。

所以这边拜托三次原型爱好是收集石头甚至有外号“石头孩子贤酱”的三泽君替我问问应该不过分罢(?)

文本内容:在空气中飘浮的石头……还有密度小于空气的矿石吗?正好有一小块带回去做点研究吧。璃月真是不可思议呐,岩石也能浮起来,这就是岩王帝君吗?

我去年海灯节就想问浮生石的物理性质化学性质了。

所以这边拜托三次原型爱好是收集石头甚至有外号“石头孩子贤酱”的三泽君替我问问应该不过分罢(?)

文本内容:在空气中飘浮的石头……还有密度小于空气的矿石吗?正好有一小块带回去做点研究吧。璃月真是不可思议呐,岩石也能浮起来,这就是岩王帝君吗?

今天也在咕咕咕的暮子

关于ocの故事(溯黎/埃希维娜)

其实还没码完

形象已经想好了,但是不会画回头再约稿

“我理解她的想法,但无法接受她的做法,于是,你就看到了现在的我”——她曾说过的话


“可敬的对手,不过,有通缉令在身,或许至冬并不是她能一展拳脚的地方吧”——「公子」的评价


神之眼——冰


命之座——海豚座


——————————————————


角色详细


在至冬,愚人众是主流组织,然而,在这样的局势下,仍然有人试图反抗。


如果穿梭在飘雪的街上,便会发现一抹白色的身影,有人曾认出过她——溯黎。


如同糖衣炮弹一般,在她大大咧咧的性格之下,埋藏着最深的阴暗。


因为经常给愚人众制造麻烦,她早已...

其实还没码完

形象已经想好了,但是不会画回头再约稿

“我理解她的想法,但无法接受她的做法,于是,你就看到了现在的我”——她曾说过的话


“可敬的对手,不过,有通缉令在身,或许至冬并不是她能一展拳脚的地方吧”——「公子」的评价


神之眼——冰


命之座——海豚座


——————————————————



角色详细


在至冬,愚人众是主流组织,然而,在这样的局势下,仍然有人试图反抗。


如果穿梭在飘雪的街上,便会发现一抹白色的身影,有人曾认出过她——溯黎。


如同糖衣炮弹一般,在她大大咧咧的性格之下,埋藏着最深的阴暗。


因为经常给愚人众制造麻烦,她早已被列入通缉令,但至今未有一人成功抓住她。


溯黎已经融入不进这座熟悉却陌生的城市,因此,常常游走在其他国家尝试解决一些问题。



角色故事1


溯黎游走在他国时,常常会被「执行官」追击。


一次,她与「公子」在石门相遇,一番交战后被找到破绽,身负重伤逃往山林。


虽然甩开「公子」,但是她的伤势前所未有地重,意识模糊,倒在一座山的石亭上。


当她醒来时,只看到身边正环绕着她的岩晶蝶和一位少女。


少女名叫偞,从璃月港出来散心,却遇见了倒下的溯黎,于是召集晶蝶治疗了她。


溯黎认为自己在璃月朋友少,于是与偞交了朋友。


在谈话中,溯黎得知了偞是岩晶蝶化成,不过似乎并没有在意,或许她早已知道了这件事吧。

(偞:xie四声/ye轻声,朋友的oc)



角色故事2


在至冬国的通缉令中,曾写道:她精通机械制作,甚至研发出了元素储存装置,要小心提防。


这版通缉令因被认为不可能被撤,不过它并没有完全写错——溯黎确实懂一些机械制作,但没有到精通的地步。


这些机械曾经使她靠着释放储存的元素打倒一次先遣队;靠着冰元素凝结成的护盾从「散兵」的手中逃出来;靠着用水冻出的冰墙摆脱火枪兵的追击。


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中,她战斗的技巧和计谋渐渐成型,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思路,这使她常常做出一些对手无法预判的行为。


然而,她的一次致命伤也是在机械上。


在璃月的山间与「公子」交战时,她右臂上的伸缩装置出了问题,导致底牌提前暴露,被「公子」找到了防御死角,一下便将她打倒在地。


在璃月港时,或许是因为想要研究辛焱的乐器,她十分喜欢听辛焱的演唱会,有时还会带着自己新组装的机械上台参与演出。



角色故事3


溯黎至今仍保留着吃糖的习惯。


在小时候,她还没有溯黎这个名字,那时的她,叫做埃希维娜。


她的家中十分贫穷,甚至没有富余的钱用来买糖,但每当节日到来,她的家人总会端上满满一大盘的糖,并告诉她“如果心情不好,吃糖有缓解的作用。”


于是,每当埃希维娜心情不好,她就会掏出自己从盘子中悄悄偷走的糖吃起来。


这个办法非常奏效,从此以后她再也没有表露出任何负面情绪。


每当她经历挫折后没有哭泣或愤怒,她的家人总会带她去游乐场玩上一天,虽然这会导致第二天的花销不足,但他们并不担心。


她还记得那一天的笑脸,游乐场的喧闹以及机器运转声,她十分好奇这些机器的运转是如何做到的,于是独自前去研究。


她回来时,被家人们训了一顿,但她只是偷吃一颗糖,继续去研究机械制作了。


第二天,埃希维娜自己制作出了一种机械,但并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于是先套在了左臂上。


这样被家人数落后吃糖继续研究的日子持续了几年,直到,一场无法用吃糖缓解的浩劫发生。



角色故事4


每当有人问起埃希维娜头上的装饰,她总会笑着说:“不知道啊,没准是哪天一时兴起就留在头上了。”


但实际上这枚石头被精心地装饰过,她只是不愿提起那段往事。


那天,少女带着一把水果刀外出,却碰上了阴雨天。


前一天碰巧去过游乐场,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在雨中摸索。


但在他出门后不久,天空变得乌云密布,大地剧烈摇晃,泛着由黄和蓝交织而成的绿光,本应代表希望,这时却代表了绝望的开始。


家人们因担心少女的安危,纷纷出门寻找,不久,就看见远方的一群丘丘人正分食着什么,误以为是她遇害,于是不顾自身地围攻丘丘人。


少女这时看到了她的家人们,大声呼唤,但大雨埋没了她的声音,这时,她发现旁站着一个人,便上前寻求帮助。


那是一个怪人,身上似乎有奇怪的标记,她上前求助,但怪人并没有回答,只是上前,将丘丘人轻易地解决。


就在她准备道谢的时候,那个怪人带着她的父母消失了,她跑上前试图抓住他们的手,却被石头绊倒在地。


不久,地脉的爆发把她包裹在了其中,再次醒来时,眼前已是晴朗的天空,她想吃糖缓解恐惧,这并不起作用,同时也惊喜地发现左臂的装置泛起淡蓝色的光。


之后,她通过情报得知当时的标记代表愚人众,十岁时,终于在实验室中,发现了父母,但他们早已成为了冰冷的机器。


那一刻开始,她明白了,一切幻想都是浮云,只有实力,才是属于现实的东西。



角色故事5


自那场浩劫以来,溯黎靠着元素储存装置和神之眼给愚人众添了不少麻烦,但每到夜晚,总会被噩梦缠绕。


那些噩梦的内容总是她的父母渐行渐远,她的父母对他刀剑相向。


虽然她肯定冰神反抗天理的意志,但她无法理解为什么要用真人做实验,以提升在战场上的灵活性。


她所不知道的是,这并不是冰神本来的意愿,这场事故,是一场误入歧途的实验。


她仍会悄悄地躲在角落中,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吃糖,那是她不曾对人表现的另一面。


她明白仅靠自己打搅愚人众并不能使现状有些变化,但这也是拖延父母上战场时间的唯一办法。


她也会在深夜崩溃大哭,但这一切都是无用功,已经没有曾经父母的教导了。


时至今日,如果还会有人问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她也只是笑一笑:“忘了呀,早忘干净了的。”




没了

伞氏闫
kinsen梦男 『我们在烟花...

kinsen梦男

『我们在烟花下接吻,这将是永久的契约。』

kinsen梦男

『我们在烟花下接吻,这将是永久的契约。』

局外人

寻遍山河陌故人,拍木惊堂茶亦香。


▌[尘间茶饮]·悠然

寻遍山河陌故人,拍木惊堂茶亦香。

﹦﹦﹦﹦﹦﹦﹦﹦﹦﹦﹦﹦﹦﹦﹦﹦﹦

[我的“旅行”已经结束,如今闻茶清香,坐居于此,将此事说予诸君听。]— —悠然

[你说悠然?这你可就问对人了。老一辈的人都说她是知晓天下事的神仙,我才不信呢!我上一次还看见她在山里迷路!]— —胡桃

[她说的书都很有趣,你若是想听便去吧,只是切记别在私下里询问起这些。]— —钟离

璃月有名茶楼[雾隐间]的热门说书先生,鲜少有人知道她其实就是茶楼的老板。

对于悠然而言,享用美茶与听着有趣的故事都是人生的一...

寻遍山河陌故人,拍木惊堂茶亦香。



▌[尘间茶饮]·悠然

寻遍山河陌故人,拍木惊堂茶亦香。

﹦﹦﹦﹦﹦﹦﹦﹦﹦﹦﹦﹦﹦﹦﹦﹦﹦

[我的“旅行”已经结束,如今闻茶清香,坐居于此,将此事说予诸君听。]— —悠然

[你说悠然?这你可就问对人了。老一辈的人都说她是知晓天下事的神仙,我才不信呢!我上一次还看见她在山里迷路!]— —胡桃

[她说的书都很有趣,你若是想听便去吧,只是切记别在私下里询问起这些。]— —钟离

璃月有名茶楼[雾隐间]的热门说书先生,鲜少有人知道她其实就是茶楼的老板。

对于悠然而言,享用美茶与听着有趣的故事都是人生的一大乐趣。若是问起她的口中的故事是从何而来,兴许便会因此被塞上一大串让人意犹未尽的新故事。

只是…无人知道在少女轻松悠闲的皮囊之下深埋着的是对世间百态的悲凉与漠视。

[人间尘嚣不渡,山河故人何在?]

她勾笔撒墨,挥落万般情愫,以寄于笔墨纸砚之间——

[悲欢独饮,尘嚣自渡。]

﹦﹦﹦﹦﹦﹦﹦﹦﹦﹦﹦﹦﹦﹦﹦﹦﹦

有格式模仿!本人不玩原神但是特别喜欢剧情于是搞了!可能有各种bug!私设扎堆生!就发出来存一存!不要骂我QAQ果咩果咩!

﹦﹦﹦﹦﹦﹦﹦﹦﹦﹦﹦﹦﹦﹦﹦﹦﹦

姓名:悠然

魔神名:阿加历斯(Agares)

称号:尘间茶饮

所属:雾隐间/璃月

性别:女

身高:160

生日:2月8日

神之眼:雷

命之座:夜鸹座

特殊料理:清茶泡饭

战斗定位:主c

简介:

归于璃月的旅者,传闻中窥破世间悬妙。

﹦﹦﹦﹦﹦﹦﹦﹦﹦﹦﹦﹦﹦﹦﹦﹦﹦

〖角色语音〗

●初次见面…

您好,很高兴能够认识你。旅行者阁下若是有需要,请尽管向我提,我很乐意为你效劳…嗯,缺钱了什么的也是可以的哦?

●早上好…

早安,还没有睡醒…?需要来一杯清茶提神吗?

●中午好…

听说[万民堂]推出了新菜,可否陪我一同去尝尝?我来请客。

●晚上好…

今天的一天也辛苦了。旅行者阁下过会还有什么安排吗?若是可以,请和我一起去走走吧。

●晚安·休息

晚安,祝旅行者阁下好梦。我…?嗯,我过会会去睡觉的,请不必担心。

●晚安·传说

曾经游历整个提瓦特大陆的时候曾听说过一些传闻…晚睡的孩子会被妖精抓走吃掉哦,旅行者阁下该睡觉啦。

●闲聊·旅行

…在那段漫步提瓦特的时光里,我无比的幸福。

●闲聊·帮助

我说过了,我很乐意帮助你。

●闲聊·睡眠

足够的休息才能保证一天生活的质量…你说我的黑眼圈…?旅行者阁下,请相信我,那只是身体不好才导致的。

●闲聊·贿赂

这是在…贿赂我?旅行者阁下似乎忘记了,我并不缺钱哦?不过…贿赂成功,有什么需求请说吧。

●闲聊·璃月

我并非出生于璃月,不过…这里算是我的故乡。

●闲聊·歌声

兴许是胡桃又在唱歌了。

●闲聊·职业

说书的工作吗…?并不劳累,我很喜欢这份清闲的工作,就是…偶尔会被催更…

●闲聊·野外生存

这种东西…我并不擅长。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其实我很难理解地图,也因为现在不常出门而有些路痴…

●下雨的时候…

我以前很喜欢雨天,现在不喜欢了…

●雨过天晴…

天晴了吗…?我还想再听会雨的…

●下雪的时候…

我曾经游历大陆的时候在至冬待过很长一段的时间。这儿不比那儿的雪猛烈,相比之下…还算温柔。

●打雷的时候…

旅行者阁下,想不想看烟花,我可以用雷电给你炸一朵。

●起风了…

舒适的天气更容易松懈…不过,适当的休息是必要的。

●阳光很好…

唔…该晒一晒书房里的书了。

●关于悠然自己…

我仅是这尘世的一粒尘埃罢了,不比蜉蝣,不比古树……随波逐流是我生活的常态。

●关于我们·死亡…

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我曾目睹过太多故人在眼前消亡逝去,也早就学会平静…但,如果是旅行者阁下的话,我会极力阻止您的消亡。请与我立下约定吧,不要逝去…

●关于我们·秘密…

不可以告诉别人,我以前很好骗也很单纯…旅行者阁下若是说出去,我也只好处处刁难下您了…

●关于我们·旅途…

我很支持你,世间景象万般不同,的确去看一看…旅途中一定能收货太多。

●关于我们·乌鸦…

旅行者阁下问这只乌鸦…?我也不清楚,某天我一睁开眼他就赖上我了…你若是喜欢可以借你养两天……哎?鸦鸦不可以咬旅行者阁下!快松口,乖。

●关于我们·下棋

将军——胜败乃兵家常事,请少侠重新来过。哈哈哈,旅行者阁下不要气馁,我相信总有一天你可以赢了我的哦。

●有什么想要分享·关于[雾隐间]

实际上[雾隐间]只是我随手创立的组织,里面的员工也基本都是我曾经救济过的人们…我也没有想过如今[雾隐间]会办的这么大,甚至还在我这个甩手掌柜…一个没注意的情况下摸向了在律法边缘试探的东西上。我也不清楚该让下面的人收手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暗中帮助他们。其实我也觉得这些孩子越来越能干了…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呜………果然还是当做没看见吧,我真的有点害怕会被请去喝茶呀…

●有什么想分享的·关于[岩上茶室]

我对[岩上茶室]并没有敌意,不过随着[雾隐间]越办越大交锋总是在所难免的…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有些好笑的是我最近收到了一封邀请我当卧底的信…哈哈啊哈,邀请想要干掉组织的老大当卧底还真是意料之外的趣事。我已经答应了,真想看看到时候[岩上茶室]的人会露出怎么样的表情………啊,这样会不会有点欺负人?

●感兴趣的见闻…

听闻稻妻那里轻小说很热门…于是我闲来无事也想一两本,只不过总觉得轻小说三字放在璃月有些许的违和感…

●悠然的爱好…

喝茶、旅行、书画…?这些是对外的说法,其实我时常会易容成别的样子出门买东西…又或者是胡吃海喝一顿。

●悠然的烦恼…

烦恼?一定要有的话就是自己越来越有名的事情了吧…我已经隐隐有种被迫红遍璃月的痛苦感了。

●喜欢的食物…

没有太过喜欢吃的食物,于我而言饱腹即可。

●讨厌的食物…

我不爱吃海鲜…请不要问为什么,若是要问的话…你兴许可以去钟离那里套套答案……

●生日·礼物

生日快乐,旅行者阁下。似乎送礼物有些难以确认你是否喜欢。我思来想去觉得还是直接让你挑选比较好…今天想要的东西,我都可以为你报销。

●生日·祝福

那就祝愿旅行者阁下——岁岁平安,年年喜乐。

●关于钟离…

那位旧友似乎最近叫…钟离?对了,他上次在我拍卖行拍下的一块玉没有拿走,我已经扣下来放在专门给他存东西的仓库里了。若是你见到他的话,劳烦替我给他说一声,谢谢。

●关于胡桃…

上次夜里闲着没事出去瞎逛结果迷路了…后来还是她带我回来的……虽然有些丢脸,但她的确是一个很古灵精怪有趣的孩子,我很喜欢她。

●关于甘雨…

她最近很忙吗?每次看见好像都在忙,相比起以前似乎也瘦了很多…脸都不圆了…如果可以真想请她去吃一顿饭,只可惜她不吃肉。

●关于烟绯…

一提到她我就想起“律法”二字…咳…有时候遇见她我会有些心虚。

●关于化翼…

我应付不来他…因为一个误会导致他对我有很大的误解…不过偶尔合作为璃月斩妖除魔时候,他真的是一位十分默契的伙伴。

●关于达达利亚…

是他吗…?难怪最近摩卡克斯不再用我赠他的那张卡了。达达利亚这个名字听着亲切,我似乎也有一段时间没见到过至冬的人了。

●关于行秋…

若是有机会我也想和他讨论讨论文学上的问题,在我眼里他是很优秀的孩子。

●关于香菱…

香菱做的吃食堪称一绝,就连我不爱吃的海鲜在她的手下都四香味俱全…啊,我当然还是不会吃海鲜的……

●关于刻晴…

璃月七星中的一员,依我来看是一位很负责人的小姐,有些自己十分独到的见解。

●关于申鹤…

我见过那位白发的姑娘,也听过有关于她的戏。只可怜她那天煞孤星的命格,明明也是一个好孩子…上次见到的时候她在[万民堂]吃饭,虽说我也理解她不愿沾染尘世的原因…但这样太浪费了。

●关于辛焱…

和璃月完全截然不同的风格,不过的确是十分有趣的演奏方式,人也很有意思。

●关于重云…

这孩子适合去至冬生活…因为至冬真的很…凉快。

●关于魈…

守护璃月的那位仙人,曾经与他合作过。是杀伐果决的人…他身上的业障气息很重…可怜的孩子。

●关于阿贝多…

有名的炼金术师,很厉害。

●关于温蒂…

巴巴托斯…?他的曲子很动听,也算是很久没见他了。

●关于雷电将军…

[永恒]…我很认同她,唯有[永恒]…才可以做但那些事。

●关于凝光…

很有手段的一位女性,如果璃月都是她这样厉害的商人,这个世界大概会被璃月所掌管…?咳……请无视我的胡言乱语。

●关于云瑾…

说起来的话,旅行者阁下可能不信。我与她也算是认识很久了,两家之间也经常会一起搞一些小噱头。

●关于故人…

………………请不要再提。

●关于[神之眼]…

故人那里得来的东西,我激活了它,有时看着就会想起…………抱歉,我不想再说了…

●突破的感受·起

力量增强了…

●突破的感受·承

这样就足够了吗…?

●突破的感受·转

强大、意味着更多的责任。

●突破的感受·合

旅行者阁下,我不清楚自己的人生何时得到结局…但,我的友人,请再伴我片刻吧。

﹦﹦﹦﹦﹦﹦﹦﹦﹦﹦﹦﹦﹦﹦﹦﹦﹦

〖战斗语音〗

◆元素战技·其一

庸人自扰。

◆元素战技·其二

山河故里。

◆元素战技·其三

野鹤闲云。

◆元素战技·其四

且听风云。

◆元素爆发·其一

接下来是我的时间。

◆元素爆发·其二

别害怕。

◆元素爆发·其三

故事的结尾,就在这里。

◆元素爆发·其四

且听下回分解。

◆冲刺开始·其一

跑不动…

◆打开风之翼

要去哪里?

◆生命值偏低·其一

好痛…

◆生命值偏低·其二

坚持下去!

◆生命值偏低·其三

啊…局势不妙了呢…

◆倒下·其一

抱歉……我想睡会…

◆倒下·其二

我又骗了你吗…

◆倒下·其三

回来吧………对不起…

◆普通受击·其一

…没事。

◆普通受击·其二

就只有这点本事吗。

◆受重击·其一

哈…失策了。

◆受重击·其二

我没事,不用担心…

◆加入队伍·其一

旅行者阁下,我来了。

◆加入队伍·其二

今天是我出场吗?

◆加入队伍·其三

日安。

﹦﹦﹦﹦﹦﹦﹦﹦﹦﹦﹦﹦﹦﹦﹦﹦﹦

■悠然的故事

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处于深深的迷茫与混沌中,不知为何诞生,不知自己身处何地的在世间漂泊着。她走遍整个提瓦特大陆,不明所以的寻找所谓诞生的意义,直到在璃月遇见了同样闲游整个尘世的一位至冬旅者。一场意外,她替至冬的旅者赎清了债务,也因为这个意外被莫名其妙的缠上,和旅者一同结伴而行,走遍大陆的每个角落。

人类的寿命太短,也太脆弱。悠然知道旅者身体的差劲也深知旅者的时日无多。她唯独没有预见的是日久生情的痛苦。

在伙伴最后的时日里他们一同回到了友人的家长至冬国。悠然也静静的坐在旅人的床上,看着自己来到世间最牵挂的人缓缓的消逝。她看着旅者的呼吸越来越轻,也看着那挂在胸口处染发着幽幽紫光的神之眼逐渐暗淡。悠然不清楚那种奇异的感情,那时的她无法理解什么叫做悲伤。她唯独觉得的是心脏的痛楚,与脸颊上滚落的热泪。

“我死去你会哭吗?”

“如果我真的死了的话,就帮我完成我的梦想,走遍整个提瓦特大陆吧。”

“…抱歉,看来我没有办法帮你找到你诞生的意义了…如果人有下辈子,我下辈子再来帮你吧。”

她恍然的想起了友人的无奈的话语,抬手伸向了已经无光的神之眼。随着她的动作,安静躺在她手心的神之眼嗡嗡震动了起来,最后雷光一闪而过…神之眼被激活了,而它现在的主人就是她。

不用再去寻找了、也不用再去迷茫了。一但想通了这般苦楚也意味着明白事情悲剧的开端——为了经历这些痛苦成为自己而诞生,为了明白旅途的意义而醒悟。从混沌中醒来,不被给予终点。她未曾想,友人苦苦寻觅的永恒正是她最痛恨,也拥有的东西。万里悲秋常做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迈过山岭,步过平原。她呼吸过世间最冷的雪,也感受过天下最暖的人情。

只可惜山河再无故人。

懵圈又在摸鱼啦吼
之前画的oc/不会官风 官风什...

之前画的oc/不会官风 官风什么以后再说吧呜呜呜 在画本上用彩铅涂的 后来用procreate修了一点

【雁起风离】无浅

风系长枪矮子


之前画的oc/不会官风 官风什么以后再说吧呜呜呜 在画本上用彩铅涂的 后来用procreate修了一点

【雁起风离】无浅

风系长枪矮子


莓莓超眠眠-

▌清星华曲·桃沢莓川


「清风伴星辰,长路飘轻歌」


==============================


「那位来自稻妻的偶像吗,我和她接触不太多,但我很期待和她一起演出!」

——蒙德偶像芭芭拉小姐如此说道。


详细设定可以去bcy查看!同id🥺

▌清星华曲·桃沢莓川




「清风伴星辰,长路飘轻歌」


==============================


「那位来自稻妻的偶像吗,我和她接触不太多,但我很期待和她一起演出!」

——蒙德偶像芭芭拉小姐如此说道。




详细设定可以去bcy查看!同id🥺

鉨onium

【月光之下】


她自走廊的阴影中缓步走出,微微弯下腰向他行礼。

他生生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像是有什么把他固定在了原地。


“初次见面,”

她抬起头来粲然一笑。

“我的名字是塞蕾娅·斯莱恩特。”她如是说道。


今夜的月色很美,银白色的月光星星点点的透过窗户洒落了进来。

银色的月光为她整个人镀上了一层月华,海蓝色的双眸熠熠生辉,仿若蓝宝石一般透亮澄澈。


这是多年后的他也依旧无法忘记的场景。


[这个声音是——,原来是你啊。]

[是我哦~]


其实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他笑了起来。

不过这么正式的得知她的名字还是第一次。

今后,也一定会变得有趣起...

【月光之下】


她自走廊的阴影中缓步走出,微微弯下腰向他行礼。

他生生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像是有什么把他固定在了原地。


“初次见面,”

她抬起头来粲然一笑。

“我的名字是塞蕾娅·斯莱恩特。”她如是说道。


今夜的月色很美,银白色的月光星星点点的透过窗户洒落了进来。

银色的月光为她整个人镀上了一层月华,海蓝色的双眸熠熠生辉,仿若蓝宝石一般透亮澄澈。


这是多年后的他也依旧无法忘记的场景。


[这个声音是——,原来是你啊。]

[是我哦~]


其实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他笑了起来。

不过这么正式的得知她的名字还是第一次。

今后,也一定会变得有趣起来吧,她这么想着。


第二格觉得很有感觉,就单独截出来了w

Iris

终于画完了,就是说设计好难,米氏画风也学不来(我是大拉胯)最后这个和草稿差距还挺大的

介绍一下我可爱的女儿Aisia!她真可爱(¯﹃¯)

话说我p2整的像嘛hhh

终于画完了,就是说设计好难,米氏画风也学不来(我是大拉胯)最后这个和草稿差距还挺大的

介绍一下我可爱的女儿Aisia!她真可爱(¯﹃¯)

话说我p2整的像嘛h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