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原著

2526浏览    631参与
君拾(开学中考冲刺长弧)

【七九】别离

阴暗的地牢里,失去了双手双脚的沈清秋倚靠在冰冷的石墙上,半眯着眼,似睡非睡。

脚步声响起,带着刻意营造出的轻快,他知道这个人恨不得立刻就杀了自己,只是还不甘心,而他自己,也还有牵挂

洛冰河走进地牢,来到他面前,伸出手搭上沈清秋肩头,居高临下看着他,如往常一般挂着嘲讽而冰冷的笑容,还有一丝再虚伪不过的怜悯。

他开口,语气极轻:“师尊,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沈清秋不理他,微微把头侧了个方向,突然一个冰凉的东西被放在了怀里,异常熟悉的气息瞬间蔓延侵蚀理智

他骤然睁眼,死死盯住怀中的长剑——玄肃

“岳掌门倒是重情之人,万箭穿身都还想着救你。”

沈清秋一颤,不知是因愤怒还是悲痛而泛红的眼...

阴暗的地牢里,失去了双手双脚的沈清秋倚靠在冰冷的石墙上,半眯着眼,似睡非睡。

脚步声响起,带着刻意营造出的轻快,他知道这个人恨不得立刻就杀了自己,只是还不甘心,而他自己,也还有牵挂

洛冰河走进地牢,来到他面前,伸出手搭上沈清秋肩头,居高临下看着他,如往常一般挂着嘲讽而冰冷的笑容,还有一丝再虚伪不过的怜悯。

他开口,语气极轻:“师尊,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沈清秋不理他,微微把头侧了个方向,突然一个冰凉的东西被放在了怀里,异常熟悉的气息瞬间蔓延侵蚀理智

他骤然睁眼,死死盯住怀中的长剑——玄肃

“岳掌门倒是重情之人,万箭穿身都还想着救你。”

沈清秋一颤,不知是因愤怒还是悲痛而泛红的眼睛狠狠瞪着洛冰河:“小畜生!”

洛冰河似是对他的反应极为满意,挑起他的下巴,脸上笑容愈发灿烂:“可惜剑上淬有奇毒,岳掌门连全尸都未能留下,不然我一定带来给师尊看看。”

“闭嘴!”沈清秋吼道,他也只能怒吼了。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他用尽恶毒辞措于血书之中,为什么他还是来救自己了?!

“十步一剑,想必很痛苦呢。”洛冰河对沈清秋的崩溃熟视无睹,饶有兴致看着他笑容愈发灿烂起来,“居然坚持前进,看来师尊在岳掌门心里,地位颇高啊。”

沈清秋忽然静下来了,咬着牙低声道:“他只不过是愧疚罢了。”

愧疚?只是愧疚?该还的早就还清了,这个理由自己都信不了,可不是愧疚……还能是什么?

“师尊真是无情啊,岳掌门倒下的时候,唤了声小九,他到死都念着你呢。”洛冰河直起身来,拍了拍掌,眉宇间尽是报复的快意,“岳掌门对师尊,怕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心思呢。”

沈清秋脑中轰然一声炸裂开来,被禁锢的迷茫与慌乱前所未有地爆发,他张嘴想说什么却又如鲠在喉发不出声音,多年来的自我欺骗被洛冰河一句话揭穿

“弟子且先走了,不打扰师尊睹物思人。”

脚步声越来越远,沈清秋的思绪也越来越远

他不敢动,他怕一动,怀中的玄肃就会掉在地上

“你是谁七哥?他们喊你七哥你干嘛答应?”

“好好好,下次他们喊我我再不应了,我只是小九的七哥。”

“小九……”

“掌门请自重,我叫沈清秋,也不想再听到沈九这个名字。”

“七哥……”沈九低低唤着,梦呓般重复念着

可是,没有人答应他了


————————————————————————————

开新坑啦~

我真的超爱超爱渣反!!!好喜欢冰秋!!!

因为真的好心疼冰妹www

焰櫻

第八把達摩克利斯之劍(4)

連假後的更新,又要面對段考的我最近應該會很少更文,請大家耐心等我哦~


主尊禮,副伏八,出世


注意!


小學生文筆!


ooc嚴重!


無法接受者請自行迴避!


可以的話就開始看吧~!!!!


一進到Homra,周防就和往常一樣走到了沙發上休息,還聽到了那些待在裡頭的年輕人對自己喊“尊哥好!”,而酒吧裡有兩位沒跟著他們一起喊的人,馬上就注意到了站在門口的宗像和惠司


「室...室長」,先出聲的是坐在吧台旁喝著加了紅豆泥雞尾酒的淡島,她和平常在駐地的裝扮有些不同,被綁起來的頭髮放了下來,長度大約到肩膀,臉上也有一點淡妝,身穿淡藍色的短袖長裙,裙擺的長...

連假後的更新,又要面對段考的我最近應該會很少更文,請大家耐心等我哦~


主尊禮,副伏八,出世


注意!


小學生文筆!


ooc嚴重!


無法接受者請自行迴避!


可以的話就開始看吧~!!!!





一進到Homra,周防就和往常一樣走到了沙發上休息,還聽到了那些待在裡頭的年輕人對自己喊“尊哥好!”,而酒吧裡有兩位沒跟著他們一起喊的人,馬上就注意到了站在門口的宗像和惠司


「室...室長」,先出聲的是坐在吧台旁喝著加了紅豆泥雞尾酒的淡島,她和平常在駐地的裝扮有些不同,被綁起來的頭髮放了下來,長度大約到肩膀,臉上也有一點淡妝,身穿淡藍色的短袖長裙,裙擺的長度剛好到膝蓋


「哦呀,是淡島君啊,伏見君也在呢!」,宗像掃了一下酒吧裡的人,還看到了穿著黑色短袖和黑色的緊身長褲的伏見,但衣服卻有些凌亂,可見剛剛又在和吠舞羅的八田打來打去


「啊!!為什麼藍衣服的老大也來了!!」


「看來今天的Homra深受Scepter4的各位歡迎呢!」,八田和草薙分別表達了自己的意見,惠司把這些事都看在了眼裡,對於一個六歲的小女孩來說,八田的氣勢嚇到了她,不自主地往後退了幾步後就直接跑出了酒吧


宗像注意到惠司跑走時,一個轉身就發現她早已跑得遠遠的,原想走出去找人,但剛好撞見了要走進來的道明寺,「哇!!室長怎麼在這!」


「道明寺,請把那女孩“毫髮無傷”的帶回來,否則下次的特休取消」,宗像刻意在“毫髮無傷”這個詞上加重了語氣,而被命令的道明寺不管原因為何,馬上往惠司的方向衝了過去


所有人對剛剛發生的事困惑不已,久久無法發出任何一絲聲音,草薙見酒吧中彌漫著尷尬的氣氛,先開口問了坐在沙發上的周防,「尊,那女孩是...?」


「啊...女兒」,周防慢悠悠地回答他,而後者的回應卻是吃驚的“蛤?!”,見自家的老大沒有要細說的意思,轉而雙手合十拜託淡島問問宗像


淡島接收到草薙的請求,嘆了口氣後看著宗像問,「室長,請問那位是...?」,後者依舊回答了一樣的答案,但見所有人還是很不解的看著自己,隨後補充道,「總之是御前和白銀之王的實驗導致的,其他的問題就等道明寺帶她回來再說吧」,說完便走到了沙發旁,坐在周防的旁邊


所有人都因為兩位王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導致氣氛沉重了許多,也沒有像剛進來時那麼歡樂,草薙則熟練地把宗像常點的雞尾酒放在沙發前的矮桌上


另一邊,惠司因為害怕酒吧裡的人,不管自己身在何處,在小巷中穿梭,剛好撞見了一位權外者在用能力欺負一個中學生,權外者一看到惠司,馬上兇狠的盯著她,心想該如何滅口


「不...不要!!」惠司因為害怕而發出了大叫聲,剛好引起了正在找他的道明寺,但一進到巷子裡就發現權外者把力量集中到手掌,不到三秒就朝惠司攻擊,令想救她的道明寺來不及出手


「秋山,緊急拔刀」,穿著一身青色制服的男生俐落地擋住了權外者的攻擊,三兩下就壓制住了他,惠司害怕地跌坐在地,眼中的淚水滑落了幾滴,道明寺見狀,馬上跑過去擦了擦她的眼淚,慢慢地安撫她的情緒


「道明寺,這位是...?」,秋山把刀收了起來,蹲下去詢問穿著便服的道明寺


「啊....我也不知道欸,我想說今天剛好休息想去Homra玩,結果一進門就看到室長叫我帶她回去,說如果出事了,我下次的特休就要沒了啦~」,道明寺像小孩似的講完事情的經過,委屈的抱著秋山,也順勢地磨蹭了一下對方的胸膛


「好啦~別撒嬌了,我還要繼續巡邏啊」,「小妹妹,你就跟這個大哥哥回去吧」,秋山先把賴在自己身上的道明寺跩了下去,再溫柔的和惠司說,但後者卻搖頭說不想過去,有很可怕的人


「哥哥跟你保證沒事的,而且一定有人在擔心妳,先回去看看怎麼樣?」,秋山開始平復惠司的情緒,而後者覺得秋山說的有道理,點了點頭後就牽著道明寺的手


「秋山,記得小心一點哦~」,道明寺牽著惠司的手和帶著權外者準備回駐地的秋山道別,兩組人就在巷口分開,一邊前往Homra,另一邊則回駐地




一樣希望大家可以按個紅色小愛心或藍色小手手,我會加速更新的部分!!如果有哪個系列希望我可以趕快更新的,評論區跟我說,我會加快速度的!!

暗安

眸中的星光

番外

看贝小亚那么勤奋,我都尴尬了

错cp注意

“歪?瑞迪斯纳,我快无聊死啦喂!”女子金色短发,红色眸子,穿着一身黑色萝莉塔短裙,英气又不失美感。

她惰惰的躺在沙发上,冷不丁地对空气喊了一句“瑞迪斯纳,你咽气儿了吗?回我一句啊兄台”

“……嘶,就你这开了挂的人生,也难怪会无趣”冷冷的语调,配着嘶嘶的声音,一条银色眼眸的白蛇出现在视野内。

“所以说给我找个乐子嘛”少女看见蛇的时候,没有一点惊讶,仿佛她已经知道了他的出现。

白蛇化为少年,白发垂下,直到腰处,少年模样的人,张开双眸 ,银色瞳孔在闪着光。

那时正是黄昏与黑夜交接的时候,夕阳的残光随之落下,扶上了星光点缀的夜。...

番外

看贝小亚那么勤奋,我都尴尬了

错cp注意

“歪?瑞迪斯纳,我快无聊死啦喂!”女子金色短发,红色眸子,穿着一身黑色萝莉塔短裙,英气又不失美感。

她惰惰的躺在沙发上,冷不丁地对空气喊了一句“瑞迪斯纳,你咽气儿了吗?回我一句啊兄台”

“……嘶,就你这开了挂的人生,也难怪会无趣”冷冷的语调,配着嘶嘶的声音,一条银色眼眸的白蛇出现在视野内。

“所以说给我找个乐子嘛”少女看见蛇的时候,没有一点惊讶,仿佛她已经知道了他的出现。

白蛇化为少年,白发垂下,直到腰处,少年模样的人,张开双眸 ,银色瞳孔在闪着光。

那时正是黄昏与黑夜交接的时候,夕阳的残光随之落下,扶上了星光点缀的夜。

“我给你找什么乐子,我还想去找乐子呢。”男孩儿的桃眼儿眨呀眨,一身白衣衬着他纯洁如神“啧啧啧,要不我带你去占领个小村子玩玩?”

“啊?可以吗?”少女有些不确定,弓起了身子,她的世界倒了起来,但不影响那位神明的光芒。

“有什么不可以的,只要有我在,你想做什么坏事都可以”

一句话,就可以签订终生

少女甜甜一笑,双眼中光芒更深

那比星光还要璀璨

是他一辈子都要守护的光

可爱的啵啵虎ฅ(♡ơ ₃ơ)ฅ

SCI迷案集实体书在哪里买呀!

某淘找了好久,只看见几个盗版的,现在好像很少人看SCI了,找不到实体书啊,有没有姐妹推荐一下!谢谢谢谢(⑉°з°)-♡

某淘找了好久,只看见几个盗版的,现在好像很少人看SCI了,找不到实体书啊,有没有姐妹推荐一下!谢谢谢谢(⑉°з°)-♡

雨後初晴

原著再好抵不過影視劇的廣泛流傳度(╥╯^╰╥)

我今天看了一些發言。

大家都知道徐克電影裡的東方不敗是青霞女神飾演的,算是影史經典。但抽離這個經典角色帶來的美好觀影體驗,它的劇情和人設其實就是笑傲江湖……喔不,就是東方不敗個人的同人劇。它拍得很有意境也很有質感,我也很喜歡過,可是我真的很不想把它跟笑傲原著做連結,跟東方不敗談情的不是我書裡的那位白月光少俠

但這點魔改不滿意也終究只是無足輕重的眾意,畢竟青霞女神的詮釋是那麼的到位和深入人心,一顰一笑舉手投足中兼具勃勃雄心和兒女情長,這點我是佩服的,她塑造的“教主”是一個影史時代的象徵,就看看先現在大家提到笑傲江湖最先想起的是誰吧,令狐冲是會提到的畢竟是男主,但東方不敗絕對也是頭幾個想到的...

我今天看了一些發言。

大家都知道徐克電影裡的東方不敗是青霞女神飾演的,算是影史經典。但抽離這個經典角色帶來的美好觀影體驗,它的劇情和人設其實就是笑傲江湖……喔不,就是東方不敗個人的同人劇。它拍得很有意境也很有質感,我也很喜歡過,可是我真的很不想把它跟笑傲原著做連結,跟東方不敗談情的不是我書裡的那位白月光少俠

但這點魔改不滿意也終究只是無足輕重的眾意,畢竟青霞女神的詮釋是那麼的到位和深入人心,一顰一笑舉手投足中兼具勃勃雄心和兒女情長,這點我是佩服的,她塑造的“教主”是一個影史時代的象徵,就看看先現在大家提到笑傲江湖最先想起的是誰吧,令狐冲是會提到的畢竟是男主,但東方不敗絕對也是頭幾個想到的,可見她的教主形象的影響力之大,連現在新笑傲江湖的手遊東方不敗的角色占的版面位置都比冲盈或是小師妹大了,呵呵(இωஇ )

這有好有壞,但至少我身為笑傲原著粉在欣賞女神的同時也是怨念的,因為笑傲江湖的原著小說在我心裡也是無可取代的存在。不過有96版呂頌賢冲哥的近乎完美演繹我就超滿足了,至少笑傲江湖的影視呈現在金庸六大長篇裡也不是那麼命苦(可能有人會喜歡其他版本,這就各有所好吧,我自己是很愛呂冲哥!😍),那把這部青霞女神演的教主同人劇當藝術品欣賞也是很好的,也不必過度抵觸。


可是我今天居然在這部徐克導的東方不敗電影的解說影片下看到一堆人留言--

“導演改編得好啊妙啊,就金庸那私貨滿滿書裡塞s的看著都惡心。改成妹子多好啊,不改我還不喜歡呢。”  

“徐克林青霞演的是真的風骨,查某當然跳腳了"(好像是金庸本人跟徐克抗議過魔改吧,如果這事是真的我也可以理解,畢竟那是自己如孩子般的作品)

“金庸的原著就是小氣,徐克這才是真的懂江湖的情懷”

…………一堆迷惑發言,還有一些直接對金庸本人攻擊的,說他不懂得欣賞這版就是狹隘,甚至說他寫笑傲原著時政治觀有問題,所以當然不會喜歡這版的詮釋等等反正各種難聽,還有的說他死了作品就隨導演翻牌改編編吧(意思就是他不會再有意見了)。

我看了這些真的很難過,雖然這是這部電影的解說下的評論,而且是影史經典電影大家想誇它很正常,但在誇它的同時已經傾向貶低與它劇情完全相左的原著以及原作者,這是什麼迷惑行為??只想說無論如何東方不敗都是金庸所創造的,雖然一個角色的出現就代表他是連作者都無法左右其思想行為的獨立個體,書外人可以任意解讀,但我覺得“東方不敗”和“笑傲江湖”依舊是出自他啊,如果沒有金庸當初的奇思妙想所寫下的故事,連這部徐導的改編”神作“都不會有好嗎!真的懷疑人生(╯‵□′)╯︵┴─┴  一群不懂飲水思源的傢伙。

但再多的生氣都沒有用,因為這部魔改電影依舊是經典,它的影響力之大讓現在的人們下意識認為東方不敗是笑傲主要角色,是一位風華絕代的人兒,笑傲江湖主要就是他的故事,這就算了,還下意識認為令狐冲是個會徘徊在包括東方不敗及其他女人間的渣男,“教主,令狐冲不值得啊!” “我不喜歡令狐冲他太渣了教主那麼好為什麼不喜歡”是我很常看見的留言,單純身為電影迷就算了,但身為原著迷真的很痛苦。

就像我讚過的一位太太說的,你捧東方不敗可以啊,但為什麼要黑我冲哥?        可怕的是它還是廣泛流傳的電影,是公認成功的改編。


原著的令狐冲不是這樣的。他是很好的一個人。

是可以為保儀琳清白深知實力不敵依然跟田伯光鬥得一身傷的俠客;是曲劉譜曲二人組和恆山掌門臨死前均覺可托負重任之人;是明知師父不義仍深感師娘師妹情義而多次不下重手絕他後路之人;是在權力多次送到眼前,卻毅然轉身不願受縛,或許是這份豪氣與瀟灑,讓旁人心頭血一熱,甘冒被算帳之險也要最後再敬他一杯,喚一聲令狐公子,實在難得,酒逢知己千杯少,英雄本色當如是。

至於情愛,真沒你東方不敗什麼事。也就兩段,他愛師妹的時候就全心全意的愛,後來青梅再美,抵不過人心險惡與算計的拆離,物是人非時他痛過苦過,一身傷病不再有家室之想,後來真正的良緣來訪,他一番糾結過,便全心愛上盈盈的美好,從此高山流水得知音,俠客佳人的甜蜜自是別有洞天的曲諧之境,冲盈戀還一度影響了我的愛情觀,嘆金庸寫情實在厲害,教人只羨鴛鴦不羨仙。

東方不敗?那可是冲哥陪著盈盈等人殺死的呢(•̀へ •́ ╮ ),而且,書中的教主是一詭異的女裝大佬,心繫在楊蓮亭身上,說來也是遺憾,他與他也不知是奇緣還是孽緣,或許終究都甘心成為江湖鬥權下的局中人吧,但這也是他的魅力所在啊,讀到綉花一章時那詭異的氛圍真的很深刻,金庸原著的東方不敗不需傾國傾城,那位令人寒毛直豎甚至無法理解的女裝怪大叔一現,金庸用筆墨就明白的告訴你,這就是我的江湖,權力、人性與單純情愛豈可兼得,得權力必去人性且扭曲,值不值就另當別論,至少原著這樣的教主我覺得夠經典了。


說了這麼多,還是希望沉迷“笑傲江湖”中美麗又霸氣教主然後嫌棄其他角色的朋友們去看一眼原著吧(T▽T),雖然我很明白原著再好也比不過影視呈現的流傳之廣,影響之大

笑傲江湖的小說不敢說是金庸系列最佳,但它絕對有自身的藝術成就在,至少在我心中是白月光的存在。

各位,看完電影也去看看小說吧,一眼也好。

華山烟雨,繚繞心頭,依稀可見一少俠攜一柄長劍,提一壺酒,立在那崖邊,笑著朝你招手,說要帶你去走一趟他的江湖舊夢,領略一番人心叵測,最終歸來,仍是笑奏江湖曲的少年。




写作绘画联系生

真的突然感觉有被冒犯到。

之前看别人有过电视剧和原著小说粉丝撕逼,但是没想到哈利波特也有这样情况,我本来和人好好的聊着呢,人家上来一句没看过原著别来我评论区,我去她主页看了,标签也看了,也没说没看原著别来我这里之类的话啊。而且她用的图片也是电影里的啊。

就很突然,搞的我心情都不好了,本来我很喜欢哈利波特的,或者我应该强调我喜欢哈利波特电影?毕竟我没看过书本上的原著。

就很不舒服,感觉好像就看过电影,没看过原著,就不配和别人聊哈利波特了?就不配喜欢了?

那我也说了我看的是电影里面喜欢罗恩那个女生死了,被狼人咬了,究竟是死了还是变异不清楚。

我说话哪里不好了?为什么一上来就给我说没看过原...

真的突然感觉有被冒犯到。

之前看别人有过电视剧和原著小说粉丝撕逼,但是没想到哈利波特也有这样情况,我本来和人好好的聊着呢,人家上来一句没看过原著别来我评论区,我去她主页看了,标签也看了,也没说没看原著别来我这里之类的话啊。而且她用的图片也是电影里的啊。

就很突然,搞的我心情都不好了,本来我很喜欢哈利波特的,或者我应该强调我喜欢哈利波特电影?毕竟我没看过书本上的原著。

就很不舒服,感觉好像就看过电影,没看过原著,就不配和别人聊哈利波特了?就不配喜欢了?

那我也说了我看的是电影里面喜欢罗恩那个女生死了,被狼人咬了,究竟是死了还是变异不清楚。

我说话哪里不好了?为什么一上来就给我说没看过原著别来我评论区。

是因为我说原著太长没有看?

我都看过电影了,也没时间看原著啊。而且有的时候你喜欢电影未必喜欢原著,毕竟有改编。是因为两边剧情不一样的事?

我还是第一次在哈利波特遇到这种情况。

就很难受。

我以前遇到过这种情况,就是本来我喜欢的东西,但是突然有人上来和我讲这个怎么怎么样,你怎么怎么样,搞的很不舒服,然后每次接触这个本来喜欢的东西就想起来这件事,搞的本来喜欢的东西也不喜欢了。

我现在就是后悔,我手太欠了回复她评论区干嘛。现在搞的我以后看到哈利波特就想起来这句“没看过原著就别来我评论区。”

本来很喜欢的东西,被别人一搞,记忆里就不那么美好了,真的很烦现在。

我也不知道这个吐槽还是什么东西放这个标签里合不合适,侵删吧。





King

(如果引起你的不适了,那对不起)

我今天想发表一下我的意见,就是关于耽美和耽改剧的意见 我表明一下 我是原耽女孩 我进入耽美圈 是因为墨香大大的魔道祖师 在后面 我接触到了许多的耽美文 但魔道祖师一直是我觉得很好的(没有贬低其他大大的文 都很多)因为是他带领我进入了耽美圈   我非常荣幸的在耽美圈最干净的时候进来了 那个时候的耽美圈非常干净 没有ky 没有喷子 没有柠檬精 每个人都守护着自己最喜欢的东西 但美好的东西好像都不会一直存在 耽美要影视化了...

我今天想发表一下我的意见,就是关于耽美和耽改剧的意见 我表明一下 我是原耽女孩 我进入耽美圈 是因为墨香大大的魔道祖师 在后面 我接触到了许多的耽美文 但魔道祖师一直是我觉得很好的(没有贬低其他大大的文 都很多)因为是他带领我进入了耽美圈   我非常荣幸的在耽美圈最干净的时候进来了 那个时候的耽美圈非常干净 没有ky 没有喷子 没有柠檬精 每个人都守护着自己最喜欢的东西 但美好的东西好像都不会一直存在 耽美要影视化了 我也看了 我不是说演员的不好 但我觉得原作永远都是原作 然后我想说 请那些演员的粉丝们 不要在原作地下刷演员的名字 也不要在演员的地下刷原著的名字 因为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没有说谁是谁的 好吗 在后来 好像什么都变了 我们安利原著的时候变成了ky 😞😞😞 我们在说原著里的人物时 他们想起的也只是耽改剧里的演员 😔😔😔 我们说耽改剧的不好 但我个人是不喜欢耽改剧的 我内心的白月光是谁都无法代替 (如果有得罪喜欢耽改剧的人 那真的对不起呀)

在这里 我保证“每一个原耽大大的文 我都喜欢”

胧月

求阅读体

求原著阅读同人,或同人阅读原著

例:阅读《佐助说系统毁人生》

求原著阅读同人,或同人阅读原著

例:阅读《佐助说系统毁人生》

小媛媛

初醒

他醒了,这好像是一间教室。环顾四周,王凡对这个地方感到莫名的熟悉。不过一时半会他有想不起来。去开门,门是锁着的去开窗,这里是四楼他下去尽管不死那也得伤残。想想他之前是要去一家公司报道的,但因为先熬夜写简历在出租车上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回忆之前的事他又呆呆的坐在原地。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能他什么也没想。过了一会他起身想找找有什么工具或能吃的。找了好久只找到了削笔刀,橡皮,一个打火机和一两只虫子。虽然不大但好歹也是食物,王凡想着先吃一只,另一只过会吃。可饥饿是控制不了的,一分钟他把两只都吃了。但是还是一点没见饱,这对王凡来说是很不利的,现在不经没了食物,而且还一点没饱。第二天,早上他已经饿得不...

他醒了,这好像是一间教室。环顾四周,王凡对这个地方感到莫名的熟悉。不过一时半会他有想不起来。去开门,门是锁着的去开窗,这里是四楼他下去尽管不死那也得伤残。想想他之前是要去一家公司报道的,但因为先熬夜写简历在出租车上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回忆之前的事他又呆呆的坐在原地。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能他什么也没想。过了一会他起身想找找有什么工具或能吃的。找了好久只找到了削笔刀,橡皮,一个打火机和一两只虫子。虽然不大但好歹也是食物,王凡想着先吃一只,另一只过会吃。可饥饿是控制不了的,一分钟他把两只都吃了。但是还是一点没见饱,这对王凡来说是很不利的,现在不经没了食物,而且还一点没饱。第二天,早上他已经饿得不行了,在地板上躺了半天这才艰难的爬起来,现在的他一阵大风就可以挂到。这时他看到了生机——一只老鼠,尽管吃不饱但对王凡来说也是生的希望。他小心翼翼抓住老鼠眼看终于有吃的了可因为王凡过于激动老鼠摆脱了王凡的魔爪,吃过一次亏的老鼠不会再上当的。因为没有足够的力气王凡瘫倒在了地上,可是命运最爱捉弄人,王凡看见了门上的钥匙,利用桌椅取下钥匙后王凡简直高兴坏了可刚开门王凡便愣住了……

莫思玖.

【HP】三色堇标本 the lost Pansy

以潘西为第一人称

有私设但基本是原文的线。

因为是潘西视角所以会有铁三角的负面评价。

但我本身是很爱铁三角的。

❗内有糖和刀子

❗BE结尾(原著)

❗回忆向

写文新手求善待

希望多多提建议。

----------------------------------------------------------------------------

我曾深爱过那个金发的少年。

他的双眸里藏下了全部的日月星辰。

他是地狱也是天堂。

我们在正义和野心中摇摆不定,像一根风中的铅垂线。

而终于是承受了不能承受的重量

砸向地面,砸向被毒液和一切黑暗的思想包裹着浸泡着的深渊。

我...

以潘西为第一人称

有私设但基本是原文的线。

因为是潘西视角所以会有铁三角的负面评价。

但我本身是很爱铁三角的。

❗内有糖和刀子

❗BE结尾(原著)

❗回忆向

写文新手求善待

希望多多提建议。

----------------------------------------------------------------------------

我曾深爱过那个金发的少年。

他的双眸里藏下了全部的日月星辰。

他是地狱也是天堂。

我们在正义和野心中摇摆不定,像一根风中的铅垂线。

而终于是承受了不能承受的重量

砸向地面,砸向被毒液和一切黑暗的思想包裹着浸泡着的深渊。

我希望那里开满了三色堇。

也许它们都腐烂了。

但凋零的花瓣仍然散发出更加浓烈的余香来。

 

 

遇见那一年我九岁。

花苞一样的年纪。

等待着风带来时光的消息,

等待着盛开的岁月。

我很喜欢我的名字,pansy.

我是父母的独女,我的名字取自于庭院里开得灿烂又潇洒的三色堇。

纳西莎阿姨见到了我,点着我的额头说,

潘西这个女孩子血统纯,有心眼。

她祝贺我父母的教育。我觉得,她说得对。

至少我确实是这样。

拒绝着信任与交心,陪着父母去宴会的时候,永远都如鱼得水,十分得体。

但我有时候也会很粗俗。

我知道,也可以说不知道。

 

在马尔福庭院的柳树下。

我坐在一块石头上,小心翼翼地端着盘子,准备享用从宴会上带出来的草莓蛋糕。

突然,马尔福家的那个男孩从树后跳了出来。

“潘西,给我尝尝你的蛋糕吧!”

在斜斜的阳光下,他的脸很好看。眼睛安安静静地凝望着我,嘴却一撇。

“你快点呀。”

我承认,完完全全地承认,他比扎比尼家的那个男孩好看多了。

我都想把蛋糕递出去。

但是,不行。

“给我一个理由?你不是吃过了吗?”

“因为你这份看上去比别的都好吃啊。”

他的脸还是红了,我想我的也是,红的像蛋糕上缀的草莓。

我叹了口气,低下头把蛋糕递给他。

午后的阳光下,他吃着属于我的蛋糕,而我几乎是背对着他。

我的脸红得像要烧起来。

也许从那一刻就注定了?

也许命运的章节在那一刻就已经写好。

可是我为什么会喜欢他呢?

我没有想过,因为当时觉得喜欢不需要理由。

可是我真的需要想想,因为那将是我花十年的青春爱的一个人。

唯一想到的就是,

我们的家族相配,以后我......说不定可以变成潘西·马尔福。

是啊,我首先配得上他。

他会喜欢我的吧?

 

 

我理所当然地收到了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

我的心里是兴奋的。

因为可以和喜欢的人一起去更远的远方,拥有长长的一段共同记忆。

前些天听说德拉科要去德姆斯特朗。

幸好没去,因为我父亲不同意我去,说是太远。

去对角巷购买课本和用具,每一刻都是雀跃着的。

我敢肯定我的眼睛在笑——虽然并不那么好看。

其实我不是很能接受自己不算美女的事实——但我必须接受。

所以处事才要圆滑啊,一个不会做人的丑女,

想想都可怕。

况且,我不能丢了帕金森家族的脸面。

 

想去破釜酒吧里喝一杯柠檬气泡,

等待时,我和坐在对面的金发女生聊起天来。

她很漂亮,小小的脸蛋,茶色的眼睛,脸上有些雀斑。一双腿又细又长。

她说着些市井俗语,却也十分圆滑。

粗俗中透着骨子里的高雅。

我们聊了自己的基本情况。

她是格林格拉斯家的大女儿,和我同龄,也是一个标准的纯血。

她看上去很不错。

后来她说,你看见诺特家的男孩了吗?我觉得他真冷漠啊。

我摇摇头。我听过诺特家族的少爷与我同龄,但并未见过。

于是听她描述起来。因为诺特肯定是一个斯莱特林,我们都一样。

是高贵的纯血统。

“他叫西奥多,这个名字就有些冷哎。”她说。

我由此结识了七年的挚友——达芙妮·格林格拉斯。

也是一个纯血统高贵的女孩。

我们应该是朋友。

 

 

去霍格沃茨的火车上,我跟着德拉科,走进了同一个车厢,

还有他所谓的朋友,克拉布和高尔。

那两个人只知道吃,言谈举止极端粗俗。

但为了和德拉科坐在一起,我忍了。

达芙妮去找诺特了,没有再来找我,我想他们大概是坐在一起了。

克拉布和高尔把整个包厢都弄得充满了比比多味豆奇怪的味道。

德拉科出去了,不知道干什么,我也没问。

我望着窗外。

渐渐脱离了麻瓜的世界,呈现出亦梦亦幻的感觉。

起雾了。全都是雾。但是似乎有一束光努力想要穿破浓雾。雾气也被火车带来的气流冲开了一些,模模糊糊看到了雾外面同样模模糊糊的世界。

前方也是模模糊糊的吧。我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怎样,

但至少,我和德拉科面对的是同一个未来。

这样模模糊糊地想着,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帕金森,有没有人说你长得有点像......像那个狮狗?”

“是狮子狗,高尔,你这个蠢货。你他妈最好把比比多味豆吃完再说话,还有,我长什么样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德拉科回来了。

“那个波特,他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他不过侥幸从黑魔王的手里活下来罢了,还拒绝我!”

我对波特便从无感到印象差了。

我潘西都从来没有拒绝过德拉科。

后来的事情,记得不太清楚,我好像睡着了。

在重重的雾里。

 

 

分院帽把我和德拉科,达芙妮,诺特和扎比尼都分到了斯莱特林。

多好啊,我,潘西·帕金森,一个来自泥潭的,充满野心的,血统纯正的,泡在地狱里的天使。和你们一起,变得无所畏惧。

湖底的休息室里藏有我所有的故事和目标一样的无数面孔。

时间悄无声息地擦蹭过去,吞没了一个又一个昼夜。

我开始有自己的所爱和所恨。

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个姓格兰杰的女孩。

她是个泥巴种,父母都是麻瓜。这样的人,凭什么和我们在一起学习。

还那么的爱出风头,天天把手举得那么高,仿佛老师都看不见。

要是我像她那样有一对海象似的门牙,我都羞愧得不敢见人了。

达芙妮也讨厌她,讨厌极了,可见,她是多么的令人厌恶。

总是会在日记里,发现这样的词句。

 

一年级期末,邓布利多硬是把学院杯给了格兰芬多。

本来我们都要拿到了,莫名其妙格兰芬多就疯狂的加分。

德拉科那天都没有回寝室,一直在休息室里坐着。

我也就坐着。

我喜欢他的事情,整个斯莱特林都知道。

因为任何课程,我都会给他占位置。

除非他和诺特有话要说,

否则都是和我坐。

诺特也就和达芙妮坐,他俩坐在一起的样子很美。

达芙妮前两天向诺特表白了,诺特没有拒绝。

因此他们在一起了,可爱的达芙妮满嘴都是“西奥,西奥。”

而她似乎也是一个相对文静的狠角色,她的话总是那么有魔力。

孤独的西奥多会很喜欢她吧。

那天晚上,达芙妮和西奥多感同身受地看了看我们,转身各自回寝室了。

我就和德拉科坐在一起,整整两三个小时,什么也没说。

后来,湖水渐渐闪出亮光。

他说,格兰杰那个泥巴种一定喜欢“救世主”波特。

然后我说,我喜欢你。

德拉科皱了皱眉头,迟疑了几秒,牵起我的手。

“好吧,你是一个帕金森。”

第二天,我们的关系就被公开了。

达芙妮向我表示祝贺,因为我们又多了一个共同话题。

我便不再执念于那个学院杯了,毕竟比起德拉科,那不算什么。、

何况过了几天,我去马尔福庄园造访的时候,

西茜阿姨还给我送了一条有粉色爱心形状的宝石的手链。

他们接纳我了,多好啊。



我们十二岁时,

密室被打开了。

他们有人说是德拉科干的,我反感他们这样说。

我认为成为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裔是很光荣的事情,

但万一不是,先说出去了,多么的尴尬。

过了几天,那个说得最凶的格兰杰被石化了。

“看吧,这就是泥巴种的报应。”德拉科得意地说。

我无声地点头。

他又说,我们会没事的,潘西,我们是纯血统。

这句话萦绕在耳边,

从那以后,我只要知道我和他是一起的,我就再也没有害怕过。

我们会没事的。

 

黑魔王回来了。

我本无感,因为我们就算在他的统治下也是安全的。

但是德拉科很高兴。因为他的姨妈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是黑魔王的狂热崇拜者。

于是我便也高兴。

三年级高兴的事情,就是开放了霍格莫德。

我和德拉科经常在三把扫帚喝冰水莫吉托。

他的眼睛和莫吉托是一个颜色。

也像莫吉托一样令人沉醉。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渐渐有些幼稚了。

不过我觉得,这样,也挺好。

可以在喜欢的人面前,柔弱一回。

之前都是那个莫名其妙的神奇动物保护课,海格这个差劲的老师,德拉科受伤了。

那个叫什么巴克比克的东西应当马上处决,听说卢修斯叔叔已经申请了。

德拉科回来的那天,我问他疼吗?

他说,疼啊。然后冲我做作地一笑。

后来达芙妮和我说,我那时候笑得傻极了。

我揉揉达芙妮的头发,说你对着西奥多的时候也是一样。

 

十四岁三强争霸赛的圣诞舞会上,

我第一次和德拉科正式跳舞。

虽然对这次三强争霸赛我有太多的疑问,

比如波特是怎么参加的。

我倾向于他犯规了。

但是舞曲开始的一瞬间,我忘记了一切。

我们走在斯莱特林的最前列。

他扶着我的腰,我的裙摆高高地旋转起来。

裙摆带起了我的记忆,我想起了过去所有的日子。

那些我帮他一起怼他讨厌的人的时候。

他讨厌的人,我一个都没有喜欢过。

那些我们一起疯狂地傻傻地笑的时候。

那时我忘掉了一切。

乐曲越来越快,我的心也跳动得更加剧烈。

我的脸红得像初见那天。

越来越近,直到我们贴上了对方的脸,又迅速地离开。

音乐恰好收场,真美的晚上。

离开了大厅,

我们提早回到了斯莱特林休息室。

还没人回来。

我问德拉科,我对你好不好。

德拉科想了想,

用一个吻做出了回答。

槲寄生竟然在天花板上生长,

蔓延,遍及视野。

我们彼此试探,彼此接触,

试着获得相同的感受,

如同在一个梦里。

舌尖纠缠,牙齿碰撞,

唇红齿白间,

我再未怀疑过什么。

分开时,他说,

“你的吻有莫吉托的味道。”

而我凝视着他,对他说:

“你的眼睛有莫吉托的颜色。”

是啊,我们就是两个会在晚上寻欢作乐的恶魔,两个天生的叛逆者。来自泥潭的蛇女子和她的男伴,在岁月和时光中疯狂和迷失。

你爱我最好,不爱我又怎样。至少你愿意和我一起。

如果有一天你不爱我了,只要和我在一起,也很好。

我才不要平静的感情呢,我潘西不在乎。

我们才不管明天会怎样。

那属于白天。至少现在,我和你在一起。

明天又怎么样,说不定,我明天就会离开这个世界呢。

我脸上又换上了极端快乐时的冷笑。

 

那个女记者斯基特向我采访格兰杰。

我添油加醋地把她说成了一个品行恶劣的女子。

事实上,她感觉并没有比我形容的好多少。

果然见报了,斯基特把我写成了一个“漂亮活泼的四年级女生”,使我对她有了稍纵即逝的好印象。

不过也没什么,我帮了她,她应该还我这份人情。

格兰杰令人满意地生气了,还打翻了一只杯子。

 

后来,赫奇帕奇的迪戈里丧命了,波特差点。

就在那个决赛的晚上。

记忆堆起了雾,前方是黑暗。但是,为什么要害怕?我们一直生活在黑夜里啊。

我们来自黑暗的泥潭。

我那时已经成为斯莱特林的女校霸。许多人怕我,那很好啊。

惧怕带来好的维系,都不能说关系了。

男生对我敬三分,女生都和我玩得不错。大家都是表面关系啊,我可是帕金森的女孩子。我会给她们送很漂亮的礼物,也会给她们讲题补习。

我是整个斯莱特林四年级最受欢迎的女孩子。

她们喜欢我,很正常。

但是,我想知道,德拉科,我亲爱的德拉科为什么会喜欢我?

他可从来没有说过。

 

我知道,如果命运是一条长河。

现在就一定是到了最汹涌的那部分了。暗潮涌动,风云变幻。

因为黑魔王崛起了。

五年级的我当上了斯莱特林的女生级长。

德拉科是男生级长。

我很凶,也很冷。至少对那些小孩是这样。

不然怎么让他们知道,什么叫规章制度。

斯莱特林的分不能让他们不知所谓地扣。

我的名字终于在官方里和德拉科并列了。

据说是斯内普,

那个知道我和德拉科在一起就总用极其阴沉的眼光看着我的院长。

他推荐了我,选举了我。

我敬佩他。他是黑魔王忠实的助手。是德拉科的榜样和保护者。

 

达芙妮曾经在黑暗的寝室里跑过来抱住我,说她害怕极了。

我学着德拉科当年的样子。

我们会没事的,达芙妮,我们是纯血统。

达芙妮点了点头。

 

新来了一位姓乌姆里奇的女老师。

讲真,我觉得她又假又作。一个中年女人了,却那么钟爱粉红色。

莫名其妙。

不过她非常针对波特,格兰杰和韦斯莱,这倒是让我感到高兴。

冲着格兰杰,我参加了“乌姆里奇调查小组”。

具体做过什么,倒真的不大记得,大部分行动都很愚蠢,高尔居然也参加了。米里森总是帮倒忙,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扎比尼。

后来又一次还真的逮住过他们,不过让他们跑了。

除此之外,这个调查小组真的没有什么用。

乌姆里奇倒是有用,她把格兰芬多的一群蠢狮子特别好地挤兑了。

 

是啊,气氛紧张,但是我依然疯狂大笑。

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和德拉科在一起的时候,笑容总是有些傻。

我也知道。不过那是因为我爱他。

我本身又不傻。

 

O.w.l考试我的成绩不错,达到了傲罗的标准。

虽然我不打算做傲罗,但是作为斯莱特林,也许......

有一天会派上用场。

 

六年级的天空似乎总是阴沉。

太阳不像是被遮住了,而像是被吃掉了。

战争似乎随时都会开始。

我们会活下去吗?

 

 

达芙妮和我在夏季见面,

还是在我们初次认识的破釜酒吧。

她向我介绍她的妹妹,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

利亚很可爱,有着小小的酒窝,也是斯莱特林,比我低一届。

我对她的第一印象很好。

可是接下来她说,她喜欢去麻瓜的世界玩,她觉得那里有很多神奇的东西。

我难以置信地望着她。

麻瓜有趣?说他们低俗还差不多!他们生来就没有魔法的能力,在我们看来应该是一群异类!

这是我父亲从小教育我的。

但她看上去那么纯真,温和,像达芙妮,甚至比她更温和。

我突然失去了反驳她的能力。

我转而问达芙妮:你和西奥多怎么样?

她腼腆地说,我毕业之后就要嫁给他啦。

我祝贺她,同时想到——

这会是我和德拉科的未来吗?

 

德拉科成为了一名食死徒,在卢修斯叔叔被发现参与食死徒活动而入狱后。

他对我的态度也冷淡了。

只是回复我,从不主动挑起话题。

其实我真的很想和他谈谈,

可是他就这么远离了我。

 

似乎我们要渐行渐远了。

 

其实你知道吗,潘西会喜欢你的任何一种样子。

也会为你改变成任何一种样子。

 

六年级的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

德拉科枕着我的大腿。

那一瞬间我以为,

一切还可以完美如初地重新开始。

虽然成为食死徒会不一样,

但我不介意啊,我真的不介意。

 

后来波特满脸是血地冲进了大礼堂。

德拉科的脸色凝重到了极点。

那只杯子快被他捏碎了,

他就那样切割盘子里的牛排,

直到那块整的牛排成了碎碎的渣子。

 

我试图像从前一样揪他的头发,

说从前的笑话,

或是帮他怼别人。

但这没有一点用处。

现在他更加沉默了,除了吹嘘黑魔王给他的特殊任务的时候。

血液里似乎流动了我从未了解的更危险的东西。

或许是因为被黑魔王指派了任务吧。

他不愿意和我沟通,我便也就这样呆呆地沉默下去。

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再也没有笑了。

我也知道自己变得更加刻薄和挑剔。

我们是貌合神离的情侣。

还是会做同桌。

但是不一样了就是不一样了。

这种突然的改变让我猝不及防。

难道六年的时光不长吗?

还是改变不了命运吗?

 

可我还是不会哭。

没什么好哭的啊。

达芙妮察觉了我的异样,她来问我。

我回答,只是因为德拉科最近比较忙。

达芙妮和利亚都相信了。

 

我也有理由相信我自己的说辞。

因为他真的比较忙。

我没说谎。

 

六年级就在呆滞中过去。

六年级的期末,邓布利多校长去世了,非正常。

流言说是斯内普教授,那个波特似乎还愤愤不平地来攻击教授。

我惊讶于自己已经失去了全部的感觉。

从葬礼出来,我意识到,院长从此就是校长了。

我感到自己被一种不知名的力量推挤着,不知道将飘往何方。

而德拉科或许就是那个作用点。

利亚那天和我说,德拉科深夜在盥洗室里哭泣。她恰好路过。

“潘西,他没事吧?你不去问问?”

我摇摇头,内心却是汹涌的波涛。

我也很想去问啊,你当我不想去吗?

我想和他沟通,哪怕颠覆自己的价值观去理解他包容他支持他,告诉他他从来都不是孤独的。

我想的事情太多了,可是他根本就不愿意理我。

他躲避我。

我是潘西啊,是你的女朋友啊.......

所以果然还是没有喜欢过我吗?

你答应我的那一天,其实就说了理由。

你说我是一个帕金森。

我从来都不愿意相信。

你是因为我的家族而喜欢我。

但现在赤裸裸的被撕裂的不再是幻想的世界告诉我,

这是真的!

否则你为什么宁愿一个人哭泣都不愿与我分享,

否则你为什么现在再也不和我说话。

因为我们天生三观不同吗?

那你现在究竟是怎样的三观?

......

好吧,好吧。

我终究还是不愿意放弃我自己,

因为那也没有意义。

我潘西从来都不傻。

你再也不会看到傻乎乎的潘西了。

从此之后,我喜欢你,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了。

 

你身上的担子很重,我知道。

我不会妨碍你了。

我会帮你。

不会和你分手引起惊天的骇浪。

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利亚担忧地看着我。

“潘西,你发呆很久了。”

我扯出一个微笑。我没事。

 

那些你想要毁灭的帮助的信仰的,我会帮助你完成。

只是,换个方式。

我知道,你将引起轩然大波。

我了解你。

 

于是我做回了原来那个爱笑爱闹的潘西,

无视德拉科的眼光,

继续嘲笑穿着,声音和发型。

 

德拉科也继续和我保持这种不知该如何定义的关系。

Maybe,partner.

连朋友也许都不是了。

果然还是变了,那么的突然。

 

七年级的秋天如约而至。

格兰杰和韦斯莱,波特出逃了。

我不关心他们的计划。

这个学期更加黏黏糊糊,像是过期发霉的泡菜。

毫无兴趣。

可能是面对着性命的威胁吧。

 

卡罗兄妹把课程完全变了,

我也说不准到底喜不喜欢。

似乎太残忍了........

但话又说回来,谁不残忍呢。

 

每个人都是一朵有毒的花。

当情感来临的时候,这朵花就向外放出毒素。

慢性毒药。

当这种情感消失的时候,

毒性的发作会让你痛不欲生。

而我硬是在这种痛不欲生中,

笑着挣扎了出来。

考验才刚刚开始。

 

那天晚上,所有的事情都发生了。

格兰杰的三人组回来了,

黑魔王也带着食死徒回来了。

战争已经开始。

黑魔王对全体人员说话,

让大家交出波特。

我立马站起来,情绪失控地大叫。

他在那儿!波特在那儿!

我那时认为,这是德拉科想要的。

他现在不在这里。

其他三个学院的人都把魔杖对向了我。

我的内心在狂笑。

有本事,对着我喊阿瓦达索命吧!

我不关心,一点都不关心!

前方有什么?什么都没有!

不是吗亲爱的们?

我跟着所有的斯莱特林一起出了礼堂。

在一个拥挤处,我悄悄地离开了队伍。

没有人发现我。

我必须和德拉科在一起,至少离的很近。

我知道他现在肯定在城堡里,所以我不能出城堡。

因为今天将会是一切的终结,我有预感。

我不知道自己下一秒是否将活着,我只是拼命地奔跑。

空气里满是血腥味,吵吵嚷嚷的,高亢和低沉的声音此起彼伏。

真像是一个噩梦。

我多想回到初见的柳树下,唯一的红色,就是那颗甜美的樱桃。

 

何时会结束?

 

我坐在一堆碎玻璃渣上,手握魔杖,呆呆地望着人群。

我看到了格兰杰。

有个食死徒将魔杖对准了她,我对准他,大喊一声“昏昏倒地”。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是我第一次做自己解释不了的事情。

也许我疯了。

我可能真的疯了。

格兰杰根本就不知道。韦斯莱忙着对付另一个食死徒,也没有看到。

我又露出了冷笑。

是蛇院的叛逆者吧。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了黑魔王的最后通牒。

也许他们会交出波特,

也许不会。

就让世界从此崩塌吧,我已身心俱疲。

我在碎玻璃渣上沉沉睡去。

会死吗?

我不知道。

都可以。

 

昏昏沉沉地,我感觉有人推我。

是利亚。她也留了下来。

她说,伏地魔死了。

她竟然直接称呼了黑魔王的名字。

她说,本来一直都是不公平的。

麻瓜出身的学生不应该受到歧视,因为麻瓜世界也很有趣。

纯血至上的观念本来就应该改了。

我只是听她说,完全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世界从此翻天覆地了。

 

庆祝的人群把波特扛起来在城堡里游行。我看着他们,发觉自己的腿竟然是这样的无力。

我叹了口气,那就这样吧。

利亚忽然看了看我,说,你等等,我帮你找护士来。对不起,刚才太激动了,我才发现你身上都是血。

我也才发现。手上身上全都是被玻璃渣扎出的血。脸上也被飞来的玻璃和石子划了几道痕迹。

我点点头,就莫名其妙地晕了过去。

窗外的天空竟然格外的蓝。蓝的透亮,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大战后,我在床上躺了三个星期。

德拉科来找过我,委婉地向我提出分手。

我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我们是没有未来的。

他说主要的原因,是我代表了他的过往。

而他不想要这些过往了。

我默默地把这个理由说给自己听,

假装这也是我的理由。

之前所谓的不爱了生活在一起,竟然一语成谶。

只不过说的不是我们,说的恐怕是我和我未来的丈夫。

最后他说,

潘西,你是永远绽放的三色堇,和草莓,和大雾。

为什么还要说这个,是怀念吗?

我的眼泪在他走后终于不争气地流出来。

如一条河,流经整个枕头,在昏黄的灯照耀下,熠熠生辉。

你要幸福,我曾经的金发少年。

所有的煽情在这里都不合适。

因为谁也不会把一段消逝的恋情拿来煽情。

那只是我的青春。

 

德拉科娶了利亚。我去了婚礼,去见他和利亚最后一面,从此再也不联系。

婚礼上,利亚告诉我,德拉科的思想变了许多。

从他被迫挑起担子加入食死徒就开始改变了。

他觉得我不会理解,因为我从小就是那样的思想。

因为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

我想他说对了一半。

 

我也去了达芙妮和西奥多的婚礼。

他们历经时光的考验。仍然没有支离破碎。

达芙妮她多幸运啊,和第一个爱上的人结婚了。

 

一切都平平淡淡地了。

院子里的三色堇还像我童年的时候一样盛开。

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

花又怎知我意呢。

 

回忆被勾连而起,如荆棘版在灵魂的深处留下刺痛的吻痕。

而今落下帷幕,留下了回忆里的你和我,还有我们。

 

我摸了摸头上的婚纱。

今天我就要成为潘西·扎比尼了。

我父亲安排的,我没有任何意见。

扎比尼从三年级就喜欢我,而我总是忽略他。

在我的记忆里都几乎没有他的存在。

也好啊,告别过去,彻底告别了。

 

在婚礼开始前,我觉得应当回顾我的青春。

因为我要告别它了。

我将要挽起头发,相夫教子。

和草莓,大雾,舞会裙子,莫吉托,叛逆者永远告别。

玻璃外的天空是那么澄澈的蓝,经过特意安上的绿色玻璃的折射,竟然有些像休息室外的湖水。

总是相似吗?也只是相似吧。

茶杯旁是我做的三色堇标本,宛若在它的梦里依旧开得鲜艳。

花的旁边写着:

你自山河林间过 惊鸿一现百花开.

 

 

 


乱码zzzzz

哈赫

【原著】魔法石

说起来真是幸运,哈利现在有了赫敏这样一位朋友。如果没有赫敏,他真不知道怎么完成那么多家庭作业,因为伍德强迫他们抓紧每分钟训练魁地奇。赫敏还借给他一本《魁地奇溯源》,他发现这本书读起来非常有趣。

——————————————————

知道啦知道啦你还真是离不开万事通小姐
[图片]

【原著】魔法石

说起来真是幸运,哈利现在有了赫敏这样一位朋友。如果没有赫敏,他真不知道怎么完成那么多家庭作业,因为伍德强迫他们抓紧每分钟训练魁地奇。赫敏还借给他一本《魁地奇溯源》,他发现这本书读起来非常有趣。

——————————————————

知道啦知道啦你还真是离不开万事通小姐

莫思玖.

(HP)【罗恩给赫敏的情书】

纯罗赫情节

想写篇小短文调剂调剂

时间线是霍格沃茨之战之后

-----------------------------

Dear Hermione,

你是光。我生命里的光。


从始至终,说你是耀眼的明亮的温暖的阳光真的,不过分。


你是我整个世界的美好。


我文笔不好,你知道,可是,我对你的爱是真的。


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穿上了霍格沃茨的长袍,鄙视了我蹩脚的咒语,还有我鼻子上的脏东西。


可是你对哈利崇拜得五体投地。


我完全被无视了,对,从小到大都被无视,又一次。


那时可以看出来,你是个优秀的女巫。说不准,十一岁的我到底对你是一种怎样的感情。是无...

纯罗赫情节

想写篇小短文调剂调剂

时间线是霍格沃茨之战之后

-----------------------------

Dear Hermione,

你是光。我生命里的光。


从始至终,说你是耀眼的明亮的温暖的阳光真的,不过分。


你是我整个世界的美好。


我文笔不好,你知道,可是,我对你的爱是真的。


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穿上了霍格沃茨的长袍,鄙视了我蹩脚的咒语,还有我鼻子上的脏东西。


可是你对哈利崇拜得五体投地。


我完全被无视了,对,从小到大都被无视,又一次。


那时可以看出来,你是个优秀的女巫。说不准,十一岁的我到底对你是一种怎样的感情。是无奈?嫉妒?也许是不甘心?


我不知道。


为什么要恶意地评价你,我想,是你触及了我内心最痛苦的一面吧。


被无视。一直被无视。我不想要再被无视了。


第一次见你的场景还是记得那么清楚啊,谁让你是Hermione呢,你生来就是咒语高手,和他们都不一样。


你替我和哈利圆了谎,那以后,我们就是很铁的三人组了。


所有熠熠生辉的故事都由此开始了。


你是那个带着在魔法棋盘里被击昏的我飞跑出去的女孩。


你是那个从密室的噩梦中醒来,只是和我握了握手的女孩。


你是和我一起去霍格莫德在三把扫帚喝黄油啤酒的女孩。


只是那时候,你还不是我的女孩。


火焰杯的舞会,我真的很想很想约你,可是又害怕你拒绝我。


你责怪我为什么才发现你是个女生。


我早就发现了啊。


虽然你不是霍格沃茨最美的女孩,可是你的棕色的卷发真的很漂亮,你说话的方式真的很有个性,你的脑子真的很聪明。


你一点也不庸俗,从不会发出咯咯的傻笑。


你是一个得力的助手,一个真心的勇敢的朋友。


我早就被你吸引了。


看见你和克鲁姆纠缠舞动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像是坠进了黑夜里,哪怕大厅里的灯光再耀眼,音乐再疯狂也无济于事。


我几乎没有跳舞,我的舞伴失望至极。


但那不重要。


那时我唯一感到安慰的是,你没有和我跳舞......才好,


不然我这身不知道哪个年代的衣服如何配得上你那么华美的容颜。


和魁地奇明星克鲁姆比起来,我又算什么呢?


我们总是吵架,好几次都是哈利在中间调和。


可怜的哈利!


我常常怀疑,你喜欢我吗?甚至,喜欢过我吗?


拉文德向我表白的时候,我几乎是立即接受了。


是啊,你和克鲁姆亲热!


拉文德是个有些疯狂的女孩,她太热情了,几乎从不倾听。


不像你,你是个冷静的女孩子,几乎是淡定地旁观着一切。


大多数时候。


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喜欢你。


和拉文德谈恋爱其实不那么好受,因为我满脑子都是你,快要错乱了。


我想气你,可是,气到你了吗?


所幸,后来的后来,我们还是在一起了。


你是我永远的受宠若惊,以至于,好久好久,我都不敢相信。


你真的是我的女孩了。


黑湖边的日子在记忆里是永远清澈的玻璃蓝。


那些被你强行带到图书馆里的日子回忆起来都宛若有你身上淡淡的香气。


所有夜半的冒险,哪怕溅上血污印记的,只要有你,我想我就没有害怕过。


你的吻原来也可以那么热烈,让我联想起南瓜饼和酒心巧克力。


其实,我一直是一个有些自卑的男孩。


相信你是懂我的。


你懂我的每一个表情和情绪。


在你那里,我真的是我,


也不会被无视。


因为你美丽的眼睛除了看向书,就是看向我。


所以啊......我真的很会吃醋。


我曾经认为,你应该做哈利波特的女朋友。


我配不上你。


所以,哪怕是在密林里,危险的场合,我也出走了。


我太任性了,还导致了你被莱斯特兰奇施钻心剜骨咒。


你的心有多痛我的心就有多痛啊,Hermione。


对不起,


我一直想在铁三角里有存在,被你看见。


只是哈利身上的光环太耀眼了。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我想是因为我俩同为哈利的助手吧,你太优秀,哈利也是,你俩也许只能是partner吧。


金妮才会是他的好伴侣。


至于原因,其实我也不知道......


总之我希望是这样。


也许你会笑吧,就像你无数次修改着我漏洞百出的作业时一样。


没关系,你要开心。一定要开心。


你是一个值得拥有欢笑春天和爱的好女孩。


我知道你懂我。


如果山野里有风,我就是那个努力追逐着你的风筝。


如果天空中有光,我就是那个义无反顾的追光者。


我努力让自己配得上你。


相信我,我会是你的好丈夫。


最后的最后......请你再说一次爱我吧,my sweet heart Hermione.


yours,

Ron

(欢迎提建议)


DSL

【授权搬运同人图】初见 by @shebsart


※授权搬运※


作者:Tumblr@shebsart

授权状态:已授权 

原贴地址:请点击此处

作者对原帖Tag:见lofter的tag

搬运者声明:本人严格按照原作者打的标签来添加tag,有任何疑虑可以去看原贴。


*******************************


He thought Ygritte might try to run, but she only stood there, waiting, looking at him...

【授权搬运同人图】初见 by @shebsart

 

 

※授权搬运※

 

作者:Tumblr@shebsart

授权状态:已授权 

原贴地址:请点击此处

作者对原帖Tag:见lofter的tag

搬运者声明:本人严格按照原作者打的标签来添加tag,有任何疑虑可以去看原贴。

 

*******************************


He thought Ygritte might try to run, but she only stood there, waiting, looking at him.
“You never killed a woman before, did you?” When he shook his head, she said, “We die the same as men. But you don’t need to do it. Mance would take you, I know he would. There’s secret ways. Them crows would never catch us.”
“I’m as much a crow as they are,” Jon said.
She nodded, resigned. “Will you burn me, after?”
“I can’t. The smoke might be seen.”
“That’s so.” She shrugged. “Well, there’s worse places to end up than the belly of a shadowcat.”
He pulled Longclaw over a shoulder. “Aren’t you afraid?”
“Last night I was,” she admitted. “But now the sun’s up.” She pushed her hair aside to  bare her neck, and knelt before him. “Strike hard and true, crow, or I’ll come back and haunt you.”
Longclaw was not so long or heavy a sword as his father’s Ice, but it was Valyrian steel all the same. He touched the edge of the blade to mark where the blow must fall, and Ygritte shivered. “That’s cold,” she said. “Go on, be quick about it.”
He raised Longclaw over his head, both hands tight around the grip. One cut, with all my weight behind it. He could give her a quick clean death, at least. He was his father’s son. Wasn’t he? Wasn’t he?
“Do it,” she urged him after a moment. “Bastard. Do it. I can’t stay brave forever.” When the blow did not fall she turned her head to look at him. Jon lowered his sword. 

“Go,” he muttered. Ygritte stared.
“Now,” he said, “before my wits return. Go.”
She went.


(懒得翻译了,就是琼恩放走耶哥蕊特那段)

晏聃

史昂,原著

#冥王12篇ss

#史昂

我不知道我还剩多少时间;但我的手似乎是渐渐空虚了。在默默的算着,12时辰已经从我手中走到了尽头;那些死去的圣斗士陨落在星海,他们的时间滴在宇宙的汪洋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不禁有些伤感。

牺牲的人已经太多了,复生的人生命也即将到了尽头;可是这中间,又有多少不明真相的牺牲!

我能仰望他们的英灵,但我看见了不止陨落的星辰,还有入口。

自己身体下碎裂的星光正随风飘散。“都结束了。沙加已经向雅典娜传达了辞世的话,然后毫不犹豫去了冥界。他们已经明白,不被束缚着,是活着去往冥界的唯一手段。”可是再次仰望圣域,就在12时辰的黑夜里,他们被射进两行斜斜的光芒,大地被刺破...

#冥王12篇ss

#史昂

我不知道我还剩多少时间;但我的手似乎是渐渐空虚了。在默默的算着,12时辰已经从我手中走到了尽头;那些死去的圣斗士陨落在星海,他们的时间滴在宇宙的汪洋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不禁有些伤感。

牺牲的人已经太多了,复生的人生命也即将到了尽头;可是这中间,又有多少不明真相的牺牲!

我能仰望他们的英灵,但我看见了不止陨落的星辰,还有入口。

自己身体下碎裂的星光正随风飘散。“都结束了。沙加已经向雅典娜传达了辞世的话,然后毫不犹豫去了冥界。他们已经明白,不被束缚着,是活着去往冥界的唯一手段。”可是再次仰望圣域,就在12时辰的黑夜里,他们被射进两行斜斜的光芒,大地被刺破了,就像永远消失的生命,就像即将逝去的我们。黑夜他有意愿,也有我的遗愿。即便圣域在失去雅典娜的小宇宙后,已经分崩离析即将不再了,但我终究有未了的心愿。

夜仿佛被挚友感染,被拖慢了,正无私的怜悯我,从我身上跨过,我消失的手足正渐渐变成星光,穿越我的身边飞过。望着大地的一切,如果可以,“童虎,可能的话,现在就想和你好好叙叙。”

他从身后走来,“说什么,马上还能再见的。”

“是啊,都等了243年,现在多等一会儿又何妨呢。”那么多次的战争,我们已经目睹了太多的牺牲。接下来的战争,雅典娜就托付给你们了。

希望直到下次重逢之前,我们还会相见。即便眼睛已经辨析不出战友的身影,但我仿佛看见了沙罗双树的生长,就在那入口。

所到之处,圣域在失去雅典娜小宇宙之后,而逐渐崩塌。昔日在前圣域无数的战斗记忆仿佛冒着悲鸣的乐章,他们的英灵覆盖在圣域的大地。是生是死,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修罗、卡妙、撒加,他们现在恐怕与我一样,即将随着体内小宇宙与清晨一起消逝。而圣域和大地未来托付给希望的圣斗士,我想他们的英灵也可以安息了。

AR的忠实支持者

[图片]所以,单恋是不算官配的。有人说错了。

还是那样,具体多好磕我不管,你是官配我就支持。非官配的话......一般不会磕。

结婚了的我真的磕不下去,那种就是磕cb了。

(结婚了还那样......好那啥啊……我也不能想象,一想喜欢的人物立马不喜欢了)

绝对支持原著,我必须支持原著。


(之前貌似还说过关于同人的问题,可能有点不清楚。在我心里那些地位高,但是比不上原著。)

5.26

彻底无语。

拉郎和邪教在下面嚷嚷,热度高还真以为自己是官配了?

呵呵




所以,单恋是不算官配的。有人说错了。

还是那样,具体多好磕我不管,你是官配我就支持。非官配的话......一般不会磕。

结婚了的我真的磕不下去,那种就是磕cb了。

(结婚了还那样......好那啥啊……我也不能想象,一想喜欢的人物立马不喜欢了)

绝对支持原著,我必须支持原著。


(之前貌似还说过关于同人的问题,可能有点不清楚。在我心里那些地位高,但是比不上原著。)

5.26

彻底无语。

拉郎和邪教在下面嚷嚷,热度高还真以为自己是官配了?

呵呵


DSL
【授权搬运同人图】母亲与孩子...

【授权搬运同人图】母亲与孩子 by @shebsart


※授权搬运※


作者:Tumblr@shebsart

授权状态:已授权

原贴地址:请点击此处

作者对原帖Tag:见lofter的tag

搬运者声明:本人严格按照原作者打的标签来添加tag,有任何疑虑可以去看原贴。


*******************************


Alannys Harlaw and her kids requested by anon :]

亚拉妮斯·哈尔洛和她的孩子们

【授权搬运同人图】母亲与孩子 by @shebsart

 

 

※授权搬运※

 

作者:Tumblr@shebsart

授权状态:已授权

原贴地址:请点击此处

作者对原帖Tag:见lofter的tag

搬运者声明:本人严格按照原作者打的标签来添加tag,有任何疑虑可以去看原贴。

 

*******************************


Alannys Harlaw and her kids requested by anon :]

亚拉妮斯·哈尔洛和她的孩子们

DSL

【授权搬运同人图】海怪姐弟 by @shebsart


※授权搬运※


作者:Tumblr@shebsart

授权状态:已授权

原贴地址:请点击此处

作者对原帖Tag:见lofter的tag

搬运者声明:本人严格按照原作者打的标签来添加tag,有任何疑虑可以去看原贴。


*******************************


Asha knew how it went with little brothers. She remembered Theon as a boy, a shy child who...

【授权搬运同人图】海怪姐弟 by @shebsart

 

 

※授权搬运※

 

作者:Tumblr@shebsart

授权状态:已授权

原贴地址:请点击此处

作者对原帖Tag:见lofter的tag

搬运者声明:本人严格按照原作者打的标签来添加tag,有任何疑虑可以去看原贴。

 

*******************************


Asha knew how it went with little brothers. She remembered Theon as a boy, a shy child who lived in awe, and fear, of Rodrik and Maron. They never grow out of it, she decided. A little brother may live to be a hundred, but he will always be a little brother.

米ao

《六昧死苦》 -正文- 3.

  • TIP:原著向,长篇解密,接十年。


欢迎光临。
闲来得空,以文相逢


-正文-


3.

胖子抬手摸了一把他那已经有谢顶趋势的脑袋,诶呦了一声,把闷油瓶拽到一角,背过豁牙老汉说了什么。他声音太小,我竖着耳朵也愣是没听清。


豁牙老汉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我,有点不知所措。我心里有一点烦躁,索性不理他,吸了两口剩下的半截烟头,摁灭在桌角,然后走到偏屋去换衣服。


我思绪杂乱。随着我对陈旧秘事了解得越多,我越觉得我身上缠绕着越来越多的因果线。很多事因我而起,很多事也将因我而终,人们称之为“宿命”。


我们与这个豁牙老汉相逢,或许正...

  • TIP:原著向,长篇解密,接十年。


欢迎光临。
闲来得空,以文相逢


-正文-


3.

胖子抬手摸了一把他那已经有谢顶趋势的脑袋,诶呦了一声,把闷油瓶拽到一角,背过豁牙老汉说了什么。他声音太小,我竖着耳朵也愣是没听清。

 

豁牙老汉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我,有点不知所措。我心里有一点烦躁,索性不理他,吸了两口剩下的半截烟头,摁灭在桌角,然后走到偏屋去换衣服。

 

我思绪杂乱。随着我对陈旧秘事了解得越多,我越觉得我身上缠绕着越来越多的因果线。很多事因我而起,很多事也将因我而终,人们称之为“宿命”。

 

我们与这个豁牙老汉相逢,或许正是所谓的“宿命”。我无从知晓张起灵是为了什么要找阴阳龙纹鱼,又是怎么认识这个老汉的。但我很清楚,这一次他可能又要踏上一段危险的征途。

 

我私心不愿意再失去任何人,当然也就不想让他去做什么冒险的事。胖子年纪也大了,经不起折腾,我和张起灵不能再让他不省心了。

 

我默默脱下衣服,拿毛巾擦干了身体,套上干燥的衬衫。或许我一直跟十年前一样是个怂逼,面对着不确定的事物总还是想着往后退。在古潼京的时候,外人看来我很老练成熟。其实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只是被逼得无路可退才硬着头皮上而已。

 

虚掩着的屋门被轻轻推开,我抬头看了一眼,是闷油瓶。他看了看我换下的湿衣服,眼神里流露出放心了的意味。

 

我还没说什么,他倒是先开口了:“这次,我自己去就可以。”

 

果然,他果然是要去做些什么。他这么对我说,应该是非常危险的事。不让我去,很可能是怕我拖累他,或者是怕我因此丧命。

 

我一时间无话可说,他还是跟以前一样什么都不跟我们说明白。“先出去吧,这件事再说。你总得先让我们知道你究竟要去做什么。”我有一丝不耐烦,拎起换下来的衣服扔到洗衣机里。

 

他淡淡地嗯了一声没再说话,跟在我身后一起出了门。

 

还没等我脚踏进前屋,胖子就冲我嚷嚷道:“这天可黑了啊,到饭点了。天真啊,你胖爷胃里缺点东西脑子就转不快。四大老爷们老搁这儿呆棍儿似的杵着像什么话。我寻思这事一两句也说不明白,不如咱坐下来边吃边聊呗。”

 

我想想也是,就让胖子打下手,快速炒了几道小菜,连着中午剩下的馒头一起端上了桌。闷油瓶早已招呼豁牙老汉在饭桌旁坐下。大家都有些饿了,一时也没什么交流,一人拿过一个馒头就着菜开吃了起来。

 

几口饭菜下肚,胖子元气立马就恢复大半,率先打破了沉默:“小哥,不说说?”说罢他拿下巴冲了冲我,“天真还等着你给他一个合理解释呢。”

 

我捯了一筷子菜到嘴里,边吃边等着闷油瓶发话。一旁的豁牙老汉似乎想帮他解释,又发觉自己与我们难以沟通,边悻悻作罢。闷油瓶把视线从饭菜上移开,看着我道:“我需要下墓找一个东西,阴阳龙纹鱼就是打开墓门的钥匙。”

 

我皱眉:“不是说好金盆洗手了吗?”胖子见我表情有异,立刻打圆场跟了一句:“别急啊,小哥这么做肯定是有他自己的理由,你先听人把话说完。”

 

我气不打一处来:“他之前早出晚归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也没个说法,你以为他现在就会说原因了?”


胖子翻了个白眼:“天真你是智商出走了吗?”他指着豁牙老汉道:“那你说说,小哥要是想一直瞒着我们会让他先把鸡送回来?再说了再怎么瞒能瞒得住你吗?”

 

我愣了一下。确实,按我这个想把什么都弄明白的性子,闷油瓶确实瞒不过我。胖子的话句句在理,我无法反驳。


“从刚刚开始你就心神不宁,脾气这么大,你想什么呢?”胖子给我夹了点菜:“边吃边聊。”

 

我没再说话。闷油瓶见我情绪稍稍平复,就接着说:“离这里不远的山里有个小村,很偏僻,很少人知道。”他指了指豁牙老汉:“他家在那个小村里。我是在二手市场上碰到他的。他认识我,但我不记得他了。后来我跟着他去了那个小村,见到了张家留下来的东西。”

 

我思绪一下子被拉回前两天在二手市场的情境。我和胖子打算搬旧书箱子的时候想喊闷油瓶过来搭把手,但怎么找都找不到他人,感情是被这豁牙老汉叫过去了。


我心下生了疑。这老汉说话一口不知哪来的乡音,写的字也不怎么样,跟我们都几乎没法交流,还能在二手市场里跟其他人攀谈生意?这老汉是卖家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是买家的可能性比较大。


但我越想越觉得奇怪。在我们去二手市场的同一天,这豁牙老汉也大老远从偏僻小村来到了同样的地方买东西。好巧不巧,还认识闷油瓶。甚至所在的小村还有张家留下来的东西。


太巧合了。就像是被人安排好了一样。这豁牙老汉就是其中的一颗棋子。希望是我想多了。


“所以,你要去取的东西是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去取?”我不想被豁牙老汉看出什么端倪,紧接着问了一句。以不变应万变,若是豁牙老汉真有问题,我也好先发制人。

 

胖子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闷油瓶看了他一眼,对我说道:“我也不能确定。张家给我留下来的讯息说是一种药,能够治疗我的失忆症。”

 

我扶额:“但这……不值得冒险。”

 

这么多年了,我和胖子时刻都准备应对他失忆的情况。从青铜门出来的时候他没有失忆已经足够令我惊讶,但是凭借着他的精神力或许不能支撑一辈子。但就像胖子说的,大不了再认识一次,大老爷们不能为感情所累。

 

相比于免除失忆痛苦,我认为活下来更为重要。

 

闷油瓶摇摇头:“不,我认为有必要保留我这一次的记忆。”

 

我愣住了。一时间心绪如山倒。

 

我突然明白了,我和胖子无惧他失忆,愿意费尽心思再次相识,而他也愿意为了保留与我们结伴而行的经历与记忆豁出性命。我原以为我们三人的羁绊大部分是我和胖子对闷油瓶的单向,却忽视了他默默的回应。

 

我烦躁的心情霎时如水静,“那我必须和你一起去。”我盯着闷油瓶的眼睛认真道。

 

我不像黑瞎子那样身手矫捷,我也不像小花那样能够运筹帷幄、统领大局。跟我周围的人相比,我觉得我只是个普通到极点的人。我其实挺怕死的,甚至半小时之前我还在心里骂自己是怂逼。人到中年,没了年少心气,容易变得畏手畏脚起来。


但我刚刚突然就觉得没什么好怕的了。墓里能有的不就是牛鬼蛇神,小爷我活到现在什么没见过?只要你闷油瓶一句话,刀山火海我都陪你趟这一遭。


-TBC-


DSL

【授权搬运同人图】身高问题 by @shebsart


※授权搬运※


作者:Tumblr@shebsart

授权状态:已授权 

原贴地址:请点击此处

作者对原帖Tag:见lofter的tag

搬运者声明:本人严格按照原作者打的标签来添加tag,有任何疑虑可以去看原贴。


*******************************


jon is like…whatever the average 16 year old boy height is

琼恩就像…任何一个16岁男...

【授权搬运同人图】身高问题 by @shebsart

 

 

※授权搬运※

 

作者:Tumblr@shebsart

授权状态:已授权 

原贴地址:请点击此处

作者对原帖Tag:见lofter的tag

搬运者声明:本人严格按照原作者打的标签来添加tag,有任何疑虑可以去看原贴。

 

 

*******************************

 

jon is like…whatever the average 16 year old boy height is

琼恩就像…任何一个16岁男孩儿的身高那样


      there are 8 towers in Castle Black  

黑城堡有八座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