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去过东北再难有刮掉耳朵的寒风

127浏览    13参与
Yuuying Zhang
  1. 再来你麻痹啊摔!(其实只是当时爬到崩溃的精神表现╮( ̄▽ ̄")╭
  2. 从山顶下来,其实我那时候都意识模糊了根本没多少拍照片的意识了,挺佩服的。
  3. 上山路上,一个孤零零得破烂的写着中国雪谷的灯笼。
  4. 上山途中,一根树枝的积雪。其实不完全说明大雪和冷,因为有的地方也大雪,但是雪质没有这里的粘所以不会这样积到这么厚,这也是雪乡雪谷成为景点的原因。在雪谷的老板娘说,其实雪乡的雪还是比雪谷的好看的,是不一样的。不过我们没看到太大差别就是啦,而且雪谷原始得多,雪乡发展得很好已经很商业化了。
  5. 在山顶请人家帮忙拍的,我们书包顶上全是积雪
  6. 下山途中
  7. 刚过了山顶,一片白茫茫没有树没有天没有地只有雪

2015-01-26 穿越雪谷

在这个热得冒烟还要复习又不想复习的时节,来唠唠爬雪山这件艰苦的事儿。

爬的这山其实是小山,不过也足够让我们这些完全不专业的人爬个半死了,是一座隔绝了雪乡和雪谷的叫羊草山的山。去之前在做计划的时候是同行的小傻逼兴高采烈地说,一定要爬这个啊!!挑战自我!!!

好吧那咱就爬呗!

我们是在雪谷住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真的是一大早,坐马拉耙坐到山脚应该有3公里的样子,到了都没天亮!拉耙的汉子拿手机开手电筒照着地面的雪看了一会,肯定地说:“你们是今天第一个上山的!”(好像很厉害,但是后来就呵呵了)

说点前情提要,我们是从雾凇岛直接拼车来的雪谷,后排三人座坐了四个成...

2015-01-26 穿越雪谷

在这个热得冒烟还要复习又不想复习的时节,来唠唠爬雪山这件艰苦的事儿。

爬的这山其实是小山,不过也足够让我们这些完全不专业的人爬个半死了,是一座隔绝了雪乡和雪谷的叫羊草山的山。去之前在做计划的时候是同行的小傻逼兴高采烈地说,一定要爬这个啊!!挑战自我!!!

好吧那咱就爬呗!

我们是在雪谷住了一宿,第二天一大早,真的是一大早,坐马拉耙坐到山脚应该有3公里的样子,到了都没天亮!拉耙的汉子拿手机开手电筒照着地面的雪看了一会,肯定地说:“你们是今天第一个上山的!”(好像很厉害,但是后来就呵呵了)

说点前情提要,我们是从雾凇岛直接拼车来的雪谷,后排三人座坐了四个成年人!都穿着五六件衣服的成年人!挤扁了这么simple的形容词我都不好意思说!是我们每个人隔着衣服跟肉能感觉到隔壁的人的盆骨!!!!盆骨啊我了个大草!!中间一对情侣换了各种体位(哪里不对)试图坐舒服点,幸好我跟同学各自占了一边车门,起码只是感受一个盆骨:) 然而车费半毛钱都没便宜,情侣讲了一会价,说我们后边儿四个怎么怎么,试图从150讲到130,因为期间换过司机,还蒙他说之前那个答应了,最后也没什么卵用╮( ̄▽ ̄")╭  其实本来他们三个人是很舒服的,是我们俩昨晚很晚找车最后找到这个所以才这么挤,就没讲什么价了。

在雾凇岛我们是睡了一晚火炕,又是一早天未亮出来赶船上岛,在去雾凇岛之前又在师兄的带领下滑了六小时雪,我是已经冻伤喉咙不断在咳,每天行程还没好又加重,同学是滑雪那晚差点发烧,睡了一晚火炕好多了。

于是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就来穿越了。

我们浑身最专业的登山装备就是登山杖跟雪套(脚上那块绿的,防止雪倒灌进鞋子),我们俩鞋子都是雪地靴,我鞋底还有那么一点类似倒刺一样的但是是一大片的防滑的,傻逼同学那鞋真是滑溜溜,在雪谷玩的下午滑雪圈已经摔了好几次,其实花20块买个雪爪(是不是这名字来着?我都忘了),就是一个绑在鞋底的全部都是金属的尖,就像钉鞋,但是这抓地能力多强啊!为什么非得省这个钱!!!

后来恶报来了,这个山它可真的不像白云山那种景区山有铺好的路,尼玛为什么收了这么多门票但是完全没有路就算了!树都乱长!越走路越窄!好像哪里都是路哪里都不对!完全没有指引!!!

开始爬的时候就开始下雪,从小雪开始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我爬着爬着热了,把冲锋衣脱了换薄羽绒,温度刚好但是它不防水啊!雪一直下,下到衣服上,我的热气热融了它,然后衣服都湿了,尤其是帽子,最后湿了一层,再上面铺了一层融了又硬了的冰,冰上面再铺雪。那酸爽!

马拉耙放下我们的地方是还很宽的路,宽的意思是两旁的树隔得比较开,是看得出来是一条路,往上走着走着越来越窄,窄到跟不是路的地方没有差别我们就蒙圈了。路的隔壁雪地下还有小溪,每一步都要先用登山杖戳一下,不然这天气掉水了基本上不死也好不到哪里去了,还前后都没人。路还越来越陡峭,我在前面走,每一步脚尖踩深一点,踩一个平实一点的坑给后面滑溜溜同学上,结果她还是溜溜地摔了五六七次吧:),整个趴地上的那种摔,这坡还要陡,鞋子又滑,雪因为是刚下的又松,这情况简直了!幸好啊幸好我们有滑雪的经验!学会了用雪杖!!!我只能保持住自己不摔(旁边的树连碗口粗都没有!扶都没得扶!)然后指挥她登山杖在自己身体侧边往后使劲插,固定好之后向后用力把自己撑起来,我再在前面把手给她拉她起来。

就这样摔啊摔起啊起,前面没有脚印指引,本来有的都被雪越下越大覆盖了,我们高兴地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走岔路了,越走越陡峭,走到已经坡度大于45°很多了!

在前面还遇到了今天第三个登山者的,小哥鞋子比我们好多了,走得快在前面还等我们一下,后来走着走着就不见了= =,然后又遇到这里当地人,提着东西上去提供物资之类的吧,看到我们俩这狼狈样,啧啧说,找这罪受干啥呢?

走岔了那段后来看到有雪地摩托车,那呼啸而过,路窄又陡就算了,我们能站稳在旁边让他们先过去吧,好几次差点铲飞了我们,它们走过了还把雪又他妈铲得更松了!更难走了!我真是醉到不行,后来发现原来走错了是因为正路上原来在雪底下有一级一级的石头!很不明显但是起码不会摔能站得稳!然而那些摩托也完全没有告诉我们走错路的打算!后来是怎么找路的呢?是靠看树枝上绑着的绿色小布条,什么野外营的小广告,每走一段就得看开有没有广告,有?那就没走错!

我们本来计划的时候爬这个山是三个小时左右的,是在住宿的时候老板娘说我们要是不想在雪乡住,马上要赶拼车去哈尔滨的话就肯定要一大早爬,因为拼车都是十二点左右就出发,一天就这么一趟,赶不上就一定得在雪乡住了。

在我们历尽艰苦爬到山顶的时候已经十点,光是上山就四小时了。

然后下山就是进入雪乡要门票学生票80,上山那块属雪谷的20(学生),里面有暖气有热水卖,五块一瓶,刚开始不想进去休息,因为我们俩全身都是雪,抖都抖不完,书包也是厚厚一层,如果进暖气房马上就融了浑身都湿了。然而最后还是进去了- -,因为总要买票的,进去了就想歇一会,她还跟小卖部的阿叔讲价让他多送了一瓶热水。我就把湿漉漉的羽绒脱下来换了冲锋衣,不过下山没这么大运动量也还好。

刚从那屋里出来,鹅毛大雪啊我去,还铲了一大块平地,一片白茫茫的,完全没有方向感,真的天地都是白的只有自己在一片白里面走。又跟着摩托车的痕迹走,其实雪乡这半边山路很宽但是陡,往上走也是很艰难,但是这时候要是有雪兜(是不是这名?反正是兜着屁股就往下溜的)就很快可以下去了,简直就是小孩的天堂啊!!但是我们一把年纪不好意思- -,也就走一段小跑一段玩一段随手拍一下,赶在十二点到了山脚,司机也打电话来确认过了,我们感觉真是不迟不早肛肛好啊!

然后进了雪乡,到处是爸爸去哪儿的痕迹,又商业化,我们累得半死,我嗓子都感觉要烂了,看了很多传说中很牛逼的雪蘑菇,其实山上到处都是好吗!已经不会惊叹了。这时候,我们的路痴症又发作了,司机教我们往??的停车场方向走,基本上没听懂,两个都快瘸了,居然走了很久才问路,然后发现走反了,又往回走,结果去停车场还要搭交通车,还有一个团的人跟我们一起等,完全没有秩序,还有举着携程小旗子的导游我也完全不知道这是干嘛,整个人都累傻了也不知道要干嘛了,最大的信念是快点到哈尔滨买药吃。最后凭借我在大广州多年的挤车经验挤上了车甚至还有位置,司机已经不断催了好多次,最后到了被司机侃了一下也就上车了,竟然是12座的车……剩一个最里边的角落跟车门口的位,别人都等了一个小时了,其实很想跟他们道个歉啥的,不过我脑子里已经都是糊了。

后来到哈尔滨也就晚了一个小时,天都黑了,到了中央大街下车,我们穿了浑身的冲锋衣雪套登山杖……出现在哈尔滨虽然很冷但是完全没有积雪的步行街……感觉就真的是穿越来的。直奔了药店,后来拿行李(在雪谷直接50块送到哈尔滨来),找到住的地方跟同学的师姐汇合,我们俩就在那个充满色情感觉的还没有窗的地下的房间睡了一整天来养病。(哈尔滨的住的真的要么贵要么地下要么没独卫……)

我们就合计了一下,同学用了全身的钱退了后面的三张火车票,我给了她支付宝马上买机票第二天早上回广州,我就跟师姐们踏上了去伊春的下一站~

Yuuying Zhang
之前写的絮絮叨叨的话竟然也有人...

之前写的絮絮叨叨的话竟然也有人认真看,受到邀请受宠若惊。可我得想想我想写什么……

唔,还是伊春的照片。那个荒无人烟的红星地质公园。

之前写的絮絮叨叨的话竟然也有人认真看,受到邀请受宠若惊。可我得想想我想写什么……

唔,还是伊春的照片。那个荒无人烟的红星地质公园。

Yuuying Zhang
说起在伊春的跑,那真是看着太阳...

说起在伊春的跑,那真是看着太阳一下山整个世界都冷得发抖,寒气逼人。我又正值生理期,刚退烧依然感冒咳嗽,很怕再受凉会寒气入阴。不得已冒着呼吸都像吞刀子的北风,穿成一个球地跑起来。

那时候已经被北风冻伤喉咙,出门一刻不能离开口罩,于是那时候跑得口罩全是呼出来的水汽和流下来的鼻涕,一摘下来不到半分钟就结冰。

从水库到住的客栈有三四公里的路,不长不短,可是在五点已经渐渐黑透没有路灯的山间北风刮脸,雪被过往汽车压成滑溜溜的冰面的路上,就算不是寸步难行也不是什么舒服的事。另外,零下二十几度让索尼也撑不到回去,手机完全没了电开不了机,图是它2%电量的时候拍的,拍完就开跑了,越跑天越黑,除了偶尔呼啸而过的...

说起在伊春的跑,那真是看着太阳一下山整个世界都冷得发抖,寒气逼人。我又正值生理期,刚退烧依然感冒咳嗽,很怕再受凉会寒气入阴。不得已冒着呼吸都像吞刀子的北风,穿成一个球地跑起来。

那时候已经被北风冻伤喉咙,出门一刻不能离开口罩,于是那时候跑得口罩全是呼出来的水汽和流下来的鼻涕,一摘下来不到半分钟就结冰。

从水库到住的客栈有三四公里的路,不长不短,可是在五点已经渐渐黑透没有路灯的山间北风刮脸,雪被过往汽车压成滑溜溜的冰面的路上,就算不是寸步难行也不是什么舒服的事。另外,零下二十几度让索尼也撑不到回去,手机完全没了电开不了机,图是它2%电量的时候拍的,拍完就开跑了,越跑天越黑,除了偶尔呼啸而过的汽车我几乎看不到前方。

可就是这样,我庆幸自己最近一两年的对跑步开始入门,最近半年对跑步的坚持,在那个略辛苦的环境我可以快速找到保持体力而不太伤害关节的可以量力而为的匀速跑姿。一动起来就很快找到熟悉的感觉,很快暖了起来甚至微微出汗,也很感谢有帮我把相机放背包里背起来的同伴,我们前前后后互相照应着慢跑起来,甚至有心情看暮色四合的落日余晖,从橙红到深蓝到漆黑的天空的转变。那时候确实是有些感动,从没想过会有一天我会在这个北方不出名的小县城的一个小乡村,在随时可能滑到的冰雪路上,慢跑着暖起身体,看着落日和黄昏。

不由得感叹太浪漫了!即使同伴说可惜我们都是女的(#‵′) !可其实一点都不减那种惊喜,难以言喻,但是从四肢暖到了心里。

Yuuying Zhang
这次旅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到了相...

这次旅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到了相对豪爽直率的地方去的原因,觉得自己交友态度好像也变得开阔了。

我一直不是个很乐于结识各式各样朋友的人,「人来疯」这仨字儿基本上跟我没关系。即使内心很想自己活泼开朗健谈点,我还是控制不住那种天然的膈膜和戒心。也就是闷骚。

这次努力控制了一下这种闷骚,自我感觉还不错,难得没有造成郁闷的气氛,因为这次的问题是跟同伴的师兄师姐分别有几天结伴,我却切切实实是个局外陌生人。

可是认识下来觉得,师兄A是个很有耐心而且好客热忱而且可以说是学富五车的人,师兄B是个外在条件挺好而且善于活跃气氛的人,师姐C是个执行力很强而且勇敢自我的人,师姐D是个能在学习中找到乐趣,很乐于沉溺在...

这次旅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到了相对豪爽直率的地方去的原因,觉得自己交友态度好像也变得开阔了。

我一直不是个很乐于结识各式各样朋友的人,「人来疯」这仨字儿基本上跟我没关系。即使内心很想自己活泼开朗健谈点,我还是控制不住那种天然的膈膜和戒心。也就是闷骚。

这次努力控制了一下这种闷骚,自我感觉还不错,难得没有造成郁闷的气氛,因为这次的问题是跟同伴的师兄师姐分别有几天结伴,我却切切实实是个局外陌生人。

可是认识下来觉得,师兄A是个很有耐心而且好客热忱而且可以说是学富五车的人,师兄B是个外在条件挺好而且善于活跃气氛的人,师姐C是个执行力很强而且勇敢自我的人,师姐D是个能在学习中找到乐趣,很乐于沉溺在知识的海洋而且不断想学习所有的未知的知识,感觉就像块很想吸收知识的海绵,是个很积极正面又乐于跟所有人结识交往说话很乖巧的人。

接触下来甚少发现缺点,即使是有我可能也记不得了。要是对我身边的朋友都这样多好啊,可惜越接近越要挑刺,这犯贱的人性。

可是我不知道是不是对知识丰富的人的天然崇拜,还是对自己学历学习的自卑。我觉得他们真的都是很好给了我一点动力的人,不知道是我身边没有还是我只是没有发现过,看到他们我特别特别觉得自己太需要学习了。那种学习到新的知识的乐趣,我好久好久没有尝到过,是甘甜的。过程是要啃,可是学习到,是真的快乐的。

我有点语无伦次,也有点理不清,可是看到那种天然的乖巧的单纯的学习的劲头,不受到外面的无聊的困扰。我觉得太难了,怪不得是拿国奖的人。不是拿国奖说事儿,但是觉得这起码证明了一些什么。我想学到那种回归到单纯的专注力,很想很想,觉得这种刺激给我带来很大的感想。

----------

还有在漫长火车途上遇到的很喜欢拉着人唠叨的大叔,破破碎碎的没有主题。可是应该是让人觉得没有恶意的脸吧,听他说说他儿子的事情,多多少少的一点感慨,让旅途稍微变得没那么无聊漫长,也让我觉得我确实是应该open-minded一点,多认识人,多和各种人聊天,其实没有我想的那么困难。

还有昨天在same上面发了哈工大地铁站的照片,认识了一个工大毕业多年的人,照片都抓得很好,忍不住深挖了起来。很喜欢那种生活的劲头,对光影的敏感捕捉,对it行业的喜爱和乐在其中,善于分析,颇喜欢咬文嚼字,很觉得这才是活下去的样子,平凡不平庸,有自己的乐趣。我很欣赏这样的人。好感度max。

感恩我遇到的所有给过我力量的人,想遇到更多,还是想说一句即使略嫌装逼的话,我真的好想,一直,在路上。

Yuuying Zhang
会很容易被笑脸感动,没有故事,...

会很容易被笑脸感动,没有故事,只是一个善意的可爱大爷看到我追着他的镜头的简单笑容。可是一个人能够这么坦率可爱对陌生人笑,我就觉得高兴得不得了。

会很容易被笑脸感动,没有故事,只是一个善意的可爱大爷看到我追着他的镜头的简单笑容。可是一个人能够这么坦率可爱对陌生人笑,我就觉得高兴得不得了。

Yuuying Zhang
在伊春红星大平台乡的早晨,赶早...

在伊春红星大平台乡的早晨,赶早去看日出看雾凇。平台村的游客加起来也就十几人,听村里大叔说这儿有一百五十多户呢。特别喜欢这些安静的小乡村,我们都赶着雾凇来,村里还有大姐说她天天在这儿都没去看过,太冷了!拍这照片的时候隐约的炊烟升起,很平常但是很美的东北小乡村的早晨。

在伊春红星大平台乡的早晨,赶早去看日出看雾凇。平台村的游客加起来也就十几人,听村里大叔说这儿有一百五十多户呢。特别喜欢这些安静的小乡村,我们都赶着雾凇来,村里还有大姐说她天天在这儿都没去看过,太冷了!拍这照片的时候隐约的炊烟升起,很平常但是很美的东北小乡村的早晨。

Yuuying Zhang
感觉得了一种「怎么修都没有原图...

感觉得了一种「怎么修都没有原图好看」的怪病_(:з」∠)_ 哦多茄~~

感觉得了一种「怎么修都没有原图好看」的怪病_(:з」∠)_ 哦多茄~~

Yuuying Zhang
冬天的大连没什么景点好玩,但是...

冬天的大连没什么景点好玩,但是不阻碍对它的一见钟情,这里的人热情而不喧嚣,繁华而生活节奏不会太快,气候宜人且有暖气,还有东北的魁梧和可爱的儿化音。在这里没看到「生活逼人」的痛苦茫然麻木的脸庞。对这里确实是喜欢得不得了。

冬天的大连没什么景点好玩,但是不阻碍对它的一见钟情,这里的人热情而不喧嚣,繁华而生活节奏不会太快,气候宜人且有暖气,还有东北的魁梧和可爱的儿化音。在这里没看到「生活逼人」的痛苦茫然麻木的脸庞。对这里确实是喜欢得不得了。


Yuuying Zhang
做了一个梦 醒来只记得片段 却...

做了一个梦 醒来只记得片段 却再三咀嚼觉得甚有回甘,特记录之。

梦里我爸爸有一好友,知识渊博,说话高妙,十分有趣。有一天我爸正郁闷着一件不知道什么事儿,结果收到他的宴请,请柬上书:請 鬱煩苦張。(我梦里都记得是繁体= =)

我爸去了,我很喜欢这个人说话,我也臭不要脸的跟着去了,我想啊,要是他问我干嘛来,我就说,不是请郁烦苦张嘛,我也是啊!

结果他也没问,席间谈笑风生。

宴毕,我爸没开车,他打算送我们回去,可是外面有一堆相同目的地的(梦里的设定好像是去学校考试还是什么之类很着急的但又不是考试),我们的车八人座仍有些空位,那友人下车了解询问去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干嘛去了反正没在车上也没跟着急的人聊天。

过了一...

做了一个梦 醒来只记得片段 却再三咀嚼觉得甚有回甘,特记录之。

梦里我爸爸有一好友,知识渊博,说话高妙,十分有趣。有一天我爸正郁闷着一件不知道什么事儿,结果收到他的宴请,请柬上书:請 鬱煩苦張。(我梦里都记得是繁体= =)

我爸去了,我很喜欢这个人说话,我也臭不要脸的跟着去了,我想啊,要是他问我干嘛来,我就说,不是请郁烦苦张嘛,我也是啊!

结果他也没问,席间谈笑风生。

宴毕,我爸没开车,他打算送我们回去,可是外面有一堆相同目的地的(梦里的设定好像是去学校考试还是什么之类很着急的但又不是考试),我们的车八人座仍有些空位,那友人下车了解询问去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干嘛去了反正没在车上也没跟着急的人聊天。

过了一会儿,友人回来打算开车走,我看到我爸已经出于好心让一堆人都上车了。情景就像普通拼车一样,我从车门看,面前还有仨小孩儿,倒是坐得不挤。

情景里我也着急那场考试,结果还没我的地儿了,我就灵机一动说要么我抱着个小孩儿吧,那我也能坐上去小孩儿也能去,仨小孩儿是五岁左右的样子。结果前面小女孩儿转过来,表情看起来是思考了一下,说:不可以哦。

说是会超载什么的,但是她的表情显然只是因为,我上去了她就坐得不舒服了,我不去她也没啥损失。

我就愣了下,没想到还会被拒绝,可我也着急去啊!

然后我歇斯底里地说,我刚才为了你们,才下车奔忙!没想过是不是自己的利益!而你呢?你却为了自己坐得不舒服的利益而拒绝再捎上一个着急的人!!!(之类的义正言辞的话)

我的策略是,从道德高地把她削成傻逼她就只好让我上去了,可我觉得我爸跟他朋友是知道我干嘛去了的,我这么说,是能达成目的,却让自己面对他们无比羞愧。

最终我们还是回去了,友人也没有多质问我任何。我看向他,他也只是笑笑。

后来我爸说起,他在某个什么皇上赐给某大臣的字「白玉萧下无君恩」(大概是个我自己臆造的典故,是说皇上很喜欢这个臣子的箫声,每晚去听,臣子却很客气,于是君主赐下这副字)前面加了「再」字。

其实我记不清了自己梦里的这一段了,反正是很高妙的解拆了皇上的话,变成了「无论再怎么动人的箫声在君恩下,也是白费」的意思。

当时再次觉得果然是妙人啊!

然后太羞愧自己所做而醒了……五点多其实很困,可是觉得这个梦基本上结构很精妙而且足够冲突,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什么君恩的,故明知自己写完这一段一定睡不回去还是义无反顾写下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