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友人枫

289.6万浏览    4534参与
鱼子酱
怎么又来了赶快洗一洗

怎么又来了赶快洗一洗

怎么又来了赶快洗一洗

草草

【友人枫】 关于在雨夜被小男朋友调戏这件事

短打——

来点甜甜小故事洗洗tag(

是小情侣贴贴——


  雨夜。

  咖啡馆亮起了暖黄的光。


  店里没什么人,于是万叶只打开了吧台的吊灯和卡座的壁灯,随意从书架上抽了一本小说。

 .....书名是《痴男怨女闲话录》


  万叶一愣,又看了看扉页上画着的几个符号,突然想起是自家店刚开时隔壁行秋送的。

  行秋是个作家,笔名叫【枕玉】,是万叶在上届稻妻容彩祭上遇见的,回程时才发现就住在隔壁几条街。

  万叶莞尔,愈发发现缘分这......

短打——

来点甜甜小故事洗洗tag(

是小情侣贴贴——




  雨夜。

  咖啡馆亮起了暖黄的光。


  店里没什么人,于是万叶只打开了吧台的吊灯和卡座的壁灯,随意从书架上抽了一本小说。

 .....书名是《痴男怨女闲话录》



  万叶一愣,又看了看扉页上画着的几个符号,突然想起是自家店刚开时隔壁行秋送的。

  行秋是个作家,笔名叫【枕玉】,是万叶在上届稻妻容彩祭上遇见的,回程时才发现就住在隔壁几条街。

  万叶莞尔,愈发发现缘分这东西真是奇妙。

  ......奇妙的人送的东西也奇妙。



  万叶瞄了眼坐在吧台后,正忙着赶ddl的tomo。

  tomo是个摄影师,自由职业者。最近跟拍了一对新人,人小情侣着急出片,还动用了“钞能力”。

  tomo皱着眉头看着电脑,右手无意识的敲着桌面,左手还撑在了下颌上。紫色的眸子微微低着,闪着温和的光。



  桌面上摆着一杯万叶老板送的卡布奇诺,还拉花拉了一片枫叶。

  万叶越看越觉得自家男朋友可爱。



 雨声簌簌,万叶想起行秋还送了自己一套《沉秋拾剑录》,而自己还没看完。

 那就翻出来看看吧,万叶漫不经心的先翻了一遍手中的书,打算塞回去。

 余光瞄到了一段话。

 万叶蓦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也许可以试试?

万叶突然想。



咖啡香气醇厚而浓郁,屋内气氛安适而缱绻。

屋外夜还未深。

就像有雨点嗒嗒地敲击着tomo的鼠标。

“tomo—”



万叶轻轻叫了一声。

“诶,在这儿呢万叶殿下。”

tomo抬了抬眼,笑着应了几句。

  “都这么晚了啊......万叶殿下需要陪聊服务吗。”

  tomo按下保存键,理了下有些乱糟糟的头发,叼着皮筋含糊不清地问。



  这家伙,不按套路出牌啊。

  万叶在心中默默觉得这本书不靠谱。



  “嗯。”

  万叶嘴角含笑,身后看不见的狐狸尾巴顿了一下,又在摆来摆去了。

  这会轮到tomo梗住了。



  “那殿下给我开什么报酬呢?”

  tomo眯起了漂亮的眸子,忍不住继续口嗨道。



  万叶侧耳听了听风的动向,不禁笑出了声。

  提瓦特第一口嗨王。

  枫原万叶如此评价道。



   窗外雨声大了。



   “那.......”

   “报酬是我怎么样。”

   万叶清楚地听到tomo的心跳漏了半拍,然后小男朋友的脸就埋在他的围巾里,看不见了。

    嗯,肯定红透了。



    tomo在老脸丢尽前,脑子里的最后一个想法是:

    这也太tm犯规了!!!

爷就是叶子的狗!

寄孤友

枫林飒飒人不见,凉月挂枝笑晤言。

惊雷幻灭无悔泪,天涯独自孤月怜。

秋夜寂寂无眠。寥落星辰似我念。


2.8万叶快出了,搞点文辞的话说不定叶宝会喜欢我。

这个词我想了很久,斟酌了很久,但还是觉得很多地方没写好。孤友是指万叶自己,是万叶旅途中偶然想起友人,觉得“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突然生发的刻骨的孤独,只好诉诸诗文来抒发心中的思念和孤独。可惜我没什么文采,写不好,那种感觉总是差了点。

枫林飒飒人不见,凉月挂枝笑晤言。

惊雷幻灭无悔泪,天涯独自孤月怜。

秋夜寂寂无眠。寥落星辰似我念。




2.8万叶快出了,搞点文辞的话说不定叶宝会喜欢我。

这个词我想了很久,斟酌了很久,但还是觉得很多地方没写好。孤友是指万叶自己,是万叶旅途中偶然想起友人,觉得“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突然生发的刻骨的孤独,只好诉诸诗文来抒发心中的思念和孤独。可惜我没什么文采,写不好,那种感觉总是差了点。

啥

天天都被内虫子创了eyes 烦诶

火速摸了来给各位洗眼

(对不起我不会指绘

天天都被内虫子创了eyes 烦诶

火速摸了来给各位洗眼

(对不起我不会指绘

星心

真是什么人都有!

发几张图

[图片]

[图片]

[图片]


发几张图



尼亚姐姐的修狗

有本事到官博下面舞去

在同人cptag里面表演杂技的那个,我也没见你在雷军的tag里面有多活跃呢😋万叶本质上来说是一个打扩散的辅助,你拿他去跟定位主c的雷军去比较你怕不是脑子里全是葡萄胎,我就好好的吃个粮你都要跟个g一样跳出来叫两下,你说万叶这不好那不好,你有本事去官博下面说去,自己有本事在tag里面低估提醒一个纸片人,还不如去提升一下你家雷军的伤害呢😇

在同人cptag里面表演杂技的那个,我也没见你在雷军的tag里面有多活跃呢😋万叶本质上来说是一个打扩散的辅助,你拿他去跟定位主c的雷军去比较你怕不是脑子里全是葡萄胎,我就好好的吃个粮你都要跟个g一样跳出来叫两下,你说万叶这不好那不好,你有本事去官博下面说去,自己有本事在tag里面低估提醒一个纸片人,还不如去提升一下你家雷军的伤害呢😇

参

【meme】稻妻人的相处方式


老梗了,原图p2(什么这已经算老梗了吗!)


我变秃了,也变强了✓


除了友人枫是刚确定关系的青涩的高中生小情侣(……)以外其余亲友向/cp向解读随意


至于⑥,我知道神子跟绫人不对付,但个人认为如果要搞事的话这俩绝对会一拍即合开心地凑一块去(


……最后关于台词,跟原图一个意思,只是为了更契合主题改成了亲切的家乡话而已,绝对不是因为我眉毛语渣(x)

【meme】稻妻人的相处方式


老梗了,原图p2(什么这已经算老梗了吗!)


我变秃了,也变强了✓


除了友人枫是刚确定关系的青涩的高中生小情侣(……)以外其余亲友向/cp向解读随意


至于⑥,我知道神子跟绫人不对付,但个人认为如果要搞事的话这俩绝对会一拍即合开心地凑一块去(


……最后关于台词,跟原图一个意思,只是为了更契合主题改成了亲切的家乡话而已,绝对不是因为我眉毛语渣(x)

只有我没有钟离

关于新坑需要拖一周

最近学校调休,周末不放,导致我还没摸完

接下去6号到9号会连着放四天,到时候没特殊情况的话我应该会更两篇

就这样(痛苦

先加一下合集里吧

真的不是我想拖(doge

开头我合集第一篇有发,可以看看(拒绝期待,是刀子!

或者看看孩子别的文(推销jpg.)

(占tag致歉

最近学校调休,周末不放,导致我还没摸完

接下去6号到9号会连着放四天,到时候没特殊情况的话我应该会更两篇

就这样(痛苦

先加一下合集里吧

真的不是我想拖(doge

开头我合集第一篇有发,可以看看(拒绝期待,是刀子!

或者看看孩子别的文(推销jpg.)

(占tag致歉

叶宝你快来呀!

谢谢,有被恶心到

本来是想磕点粮,但是一点tαg,就碰到那一堆恶心的虫子p着万叶的头,一时火气都上来了,很好玩?有病吧,可以不爱,但请别伤害,真的有被恶心到,竟然打着cptag恶意恶搞角色,来恶心观众,关键是还不能屏蔽,气死。

本来是想磕点粮,但是一点tαg,就碰到那一堆恶心的虫子p着万叶的头,一时火气都上来了,很好玩?有病吧,可以不爱,但请别伤害,真的有被恶心到,竟然打着cptag恶意恶搞角色,来恶心观众,关键是还不能屏蔽,气死。

喜欢狗勾的小废物

[友人枫|高中AU] 夏夜

-ooc + 私设有

-微量(绫人没有出场的)绫托


万叶是在阵阵窸窣翻身声中醒过来的。


清醒几乎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眉头微蹙地从床上坐起来,本被他虚虚地搭在身上的被子已经被他在睡梦中踢到床角,缩成凌乱的一团。


盛夏在不息的蝉鸣中声势浩大地到来。夏日本就酷热难耐,宿舍的空调在这段时间里还要好巧不巧地坏掉。闷热的空气再加上睡得翻来覆去的室友,他自是睡得并不安稳。但当他一想到明天还得上整天的课时,便无奈地准备重新躺下,眼前却闪过了一团黑影。


宿舍门被黑影悄然拉开。正当那人准备溜出去的时候,却被从上铺扔来的不知名东西给精准地砸到脑瓜上。


黑影似乎...

-ooc + 私设有

-微量(绫人没有出场的)绫托



万叶是在阵阵窸窣翻身声中醒过来的。


清醒几乎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眉头微蹙地从床上坐起来,本被他虚虚地搭在身上的被子已经被他在睡梦中踢到床角,缩成凌乱的一团。


盛夏在不息的蝉鸣中声势浩大地到来。夏日本就酷热难耐,宿舍的空调在这段时间里还要好巧不巧地坏掉。闷热的空气再加上睡得翻来覆去的室友,他自是睡得并不安稳。但当他一想到明天还得上整天的课时,便无奈地准备重新躺下,眼前却闪过了一团黑影。


宿舍门被黑影悄然拉开。正当那人准备溜出去的时候,却被从上铺扔来的不知名东西给精准地砸到脑瓜上。


黑影似乎是疼得倒吸了一口气,刹那间就回头看向上铺。万叶的双眼这时候才终于适应了黑暗,看清楚那个黑影实则是托马。


托马显然是顶不住继续睡在这个大型烤箱里,打算直接到对面神里绫人他们的宿舍里去。反正绫人那家伙大概还在复习,再加上来人那张让人无法拒绝的笑脸,哪怕这是半夜里的不速之客,他也铁定会欢迎。


俐落的关门声低响在寂静的夜里,托马早就跟上铺那人扯完皮,跑去吹他的空调去了。


“万叶。”


这声叫唤夹杂在对面翻身的窸窣声里,轻轻划破了这热得黏稠的空气。万叶循声仰头,那个留着一头及肩长发的少年正半趴在床栏上。那人的脸隐在黑暗里,鬓边几缕发丝随着低头的动作垂下来。


比起校里那些留着一头俐落短发的男生们,他俩倒是少有的束着一条辫子。在白天打球的时候,那头亚麻色的头发总会被午后炽烈的阳光映照得发亮。束起来的辫子随着跑跳而晃动,恰恰将那泛着晶莹汗水的后颈给露了出来,总看得人心猿意马。


他又喊了一声。万叶这才将刚刚发散的思绪收拢好,弯下腰伸手去够那颗掉落在门口边的枕头。他的指尖凹陷入那颗柔软的枕头上,他拎起它并往上方递过去时,一阵熟悉的气息倏然掠过鼻间。


他都说不清这是因为友人朝自己俯下身来,还是因为自己手边上的那颗枕头。那股气息飘散在闷热的空气里,他看进去友人的双眼。


“出去吹风吗?”

友人接过枕头,在他松开手的瞬间问道。



他们悄然拉开门,来到狭小的阳台上。夜晚的校园安静得连蝉鸣都已然停息,纸笔相抵的沙沙声与少年少女的打鼾声也被一扇扇的木门给关进了房间。


万叶撩起额前的头发,掌心擦过满布细微汗珠的额头。

“好热。”


“你转个身。”

万叶疑惑地“嗯?”了一声,没想明白友人想做些什么,但却还是顺从地转过身。


然后他的头发便被人从身后抓起,散发着热意的指尖轻划过他的后颈,引起一阵搔痒,惹得他微微发怔。等他回过神来时,身后人已经给他束好头发,小巧的辫子就如同平日那般斜斜地歪在他的脖颈边上。


“这就凉爽多了吧。”听着对方的声音,万叶边点头边转身。友人正将长发抓起,一根发圈缠绕在他结实的手腕上。他以前还曾经被上面那微突的腕骨硌过手。


“你睡不着吗?”万叶问道,抢在对面这个脸上依然挂着一抹灿笑的人开口前又补充道,“除了热的原因。”


那阵来自上铺的窸窣翻身声早在空调坏掉之前就开始了。只不过声音细微得没入了空调运作的声响里,其他人也睡得很熟,只有对声音额外敏感的他才觉察得到。


不知道是不是内心的想法被洞悉,友人敛起了笑意,抬手盖住双眼就往后靠上墙壁。


夜风徐徐袭来,吹起他的鬓边碎发,也稍稍将暑气吹散。夏日的夜风总是恰到好处的清凉,可往日能抚平他内心燥热的微风,此时此刻却不知为何的,只吹得他的心脏跳动得更快、更难以控制。


是因为风中传来了少年身上那股淡淡的洗衣粉味道吗?


友人甫挪开手,万叶离自己极近的脸庞便猝不及防地出现在眼前。那双火红如枫叶一般的眼眸正紧盯着他,他没有回避,直直看进了那双眼眸里。


万叶抬手凑近他的手腕处,似乎想要握住它,指尖最终却只是轻划过他腕上被发圈勒出来的红痕。那动作轻柔得就彷佛用一根羽毛划过他的腕侧。被对方划过的位置更像是被火烧起来似的,无法自抑地泛起热意,甚至不过一瞬间就透出来一抹薄红。


他不自觉地就伸手抓住那只纤细的手腕。在捕捉到对方眼瞳微缩的时候,他也没舍得松开手。哪怕那只手腕上散发着与他同样炽热的体温,在炎夏里只会让人唯恐不及。


后来吹风吹得久了,随风而来的似乎还多了几丝困意。万叶与他并肩靠在墙上,眼皮子不受控地在打架,最终靠着他的肩膀,沉沉入睡。


温热而平稳的呼吸轻洒在他的脖颈间。他低头细看万叶的睡颜,猜想对方大抵陷入了个安稳而美好的梦里。他伸手去理那头稍显凌乱的发丝,却被蹭了一下手心。他有些怔然,却发现那人只不过是在试图挪动到一个更加舒服的位置去。


在那个夏夜里,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关于喜欢,关于悸动,关于那一头随风飘逸的白发,他全都缄口不提。



第二天俩人是在刺眼的阳光与达达利亚的哀号声中醒来的。


“热死了热死了——”

这人昨晚翻来覆去了一整晚,起床后却见托马神清气爽地推门回来,还有两个躲到阳台外吹风的拉开门走进来。敢情整晚就只有他一个在房间里热得要命,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热醒,反反覆覆好几回。


刚醒过来的万叶还有些迷懵,抬手拆开辫子,随意理了几下头发,顶着一头散发便去拿校服。他拎着校服,鼻子却倏然传来一阵搔痒。


在这一声喷嚏里,却竟还夹杂了几声并不明显的咳嗽。万叶揉着鼻子看去,瞧见友人正偏开头,捂住了嘴。


他们大概是感冒了——据某位顶着两个巨大黑眼圈,甚至成为了蚊虫的大餐的“好室友”幸灾乐祸地说道。


可是为了教室里的空调,他俩自然还是强撑着上完了一天的课。在放学之前,万叶却被班主任给喊进办公室。而他刚从办公室离开,就迫不及待地直奔学校的小花园而去。甫进到花园里,他就看见友人扯着嘴角,正弯下腰逗小白玩。


他曾在高一那年的夏天里也见过这副画面。


一个跟自己一样束着长发的少年出现在花园里,脚边还被只小白猫一边缠绕着一边仰头用脸颊蹭着小腿。他毫不犹豫地蹲下来,伸手就抚上猫咪的脑袋。猫咪舒服得眯起眼,少年却像是感受到来自不远处的视线,抬头直直朝万叶看来。


倏然一阵轻风袭来,吹过附近的树荫时沙沙作响。嫩绿的叶片被吹落,自他面前落下,恰恰在他眼里划破了少年的身影。


“老班找你干什么?”友人笑着朝他招手。


这个迎着光的身影与脑海里的人重叠在一起,万叶扬起嘴角就往前走。他蹲下来抚摸小白的脑袋,指尖陷入到那毛茸茸的毛发里,让他想起昨夜里友人的指尖扫过自己发丝时的触感。


是特别⋯⋯温柔吗?


他抬起头,而友人还在耐心地等待他的答案。


“她说,以我的成绩,上省里最好的大学并不是问题。”他的声音大抵是因为感冒而有些沙哑,“你还是想考省外那所大学吗?”


友人似乎是怔愣了一下,随即又轻轻点头。


万叶没有再说什么,一只手却搭到他的手背上。不知道是有点小发烧还是这夏日炽热的气温的缘故,总之炙热的体温从那人的掌心传来,甚至惹得他的指尖都发了红。


那人的指尖微微动了动,几乎就要与他十指相扣。


“我必须考上那所。”他甫偏头,便对上了对方坚定的目光。


“嗯。”聒噪的蝉鸣掩盖住了他的声音。小白从他们的手下逃离,他的手蓦然往下一坠,彼此的指尖就此错开。


“去吧。”



一直到站在火车站里的那一天,万叶才真正意识到他们二人的距离再也不只是上下铺之间,而是隔着数不来多少个小时的火车。


友人拖着行李箱,站在他的面前。川流不息的人群自他们身边穿行而过,鼎沸人声里夹杂着隐约的哭泣声与道别的说话,还有火车缓缓到站的刹车声。


可偏偏,他在这一堆嘈杂而毫无意义的声音里,只听得到对面少年的嗓音。


那个人说:“我有句话一直没有跟你讲。”


在那个空气里弥漫着少年身上的洗衣粉味道的夏夜里,在那间电风扇吱阿作响的教室里,在那个俩人因为感冒而脸颊通红而糊里糊涂地窝到一起的夜里。有人一直都没有将埋藏在心底的悸动与情愫悉数讲出口。


万叶静默地看着他,不知道是在等待他开口,还是在试图拨停脑海里的那个走马灯。走马灯在放映着过去,那个满载着欢声笑语和急促心跳声的过去。


这里的人声实在是太过纷乱吵杂了,火车也正开始鸣笛,彷佛在急切地催促人离开。他们剩下的时间不多,可他们又都拥有着余生那么长的时间。


友人最终还是没有将话讲出口。


他坐在行驶的火车上,微愣着轻抚上刚被吻过的嘴唇,彷若还能感受到刚才对方唇瓣的柔软与温热。


万叶闭上眼睛,踮起脚吻住自己的那副模样,深深地印刻在他的脑海里。当对方睁开眼,羽睫微颤时,他便再也忍不住这些年来的冲动,伸手一把将人拉进怀里。急促而不可控的心跳在耳畔疯狂跃动,甚至在某一瞬间似乎还盖过了那刺耳的鸣笛声。


他知道的。总有一天,他们会再次相逢。夏日的骄阳会再度洒落在他们身上,他们之间还会有数不清的日夜。



他还记得那个充斥着蝉鸣与鸟啼的夏夜。


他俩的身体都因为感冒而发热,可就在各自吃完感冒药后,他却爬上了万叶的床,死皮赖脸地赖着不肯走。万叶拿他没辙,只得跟他两个人一起挤在那张狭窄的小床上。


宿舍里经已熄了灯。他们在这漆黑一片的空间里边聊着些琐碎的话边愈靠愈近,一直到他因为汗水而变得黏腻的手臂碰上了旁边万叶那热得滚烫的臂膀,才终结了这场充满着私心的靠近。他却意外地发现对方并没有往回缩的打算。


宿舍里本就闷热焗促,此刻的他更是觉得有些喘不过来气。身边的讲话声逐渐微弱,甚至很快就被平稳的呼吸声所取代。


他偏过头,仅能借助窗外淡淡的月光勉强看清万叶脸庞的轮廓。他咽下口水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从喉间传来的刺痛,在这个寂静的夜里额外明晰。


他的指尖轻划过那个陷入熟睡的人的眉眼,从眼睛到鼻尖,最终停在唇瓣上。他微不可闻地吸了一大口气,而后他低下了头。


却在鼻尖相触的那一刹那猛然止住动作。


他彷若倏然清醒过来一般,一下子就重新靠回床头。他的胸口急促地起伏着,脸颊发烫得吓人。


可他却从未发现或是回想起那天晚上,旁边人微微抿紧的嘴唇。

玖尾丷猫Yuki

既然手边有树叶,我可以为你吹奏一曲。

既然手边有树叶,我可以为你吹奏一曲。

猫氿氿氿氿

万叶不小心打翻了你的水杯,他怕你生气所以给你展示了一下他的友人,快说“谢谢万叶”()

万叶不小心打翻了你的水杯,他怕你生气所以给你展示了一下他的友人,快说“谢谢万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