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双刘

9579浏览    84参与
这个PO主是沙雕

大统十年。


魏国天帝下令进军离镜天,巫族长老昔邪失踪,守护魏国百年的巫族因此覆灭,仅存的族人也被流放至关外。


从王公大臣到黎民百姓,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天帝突然对巫族痛下杀手,唯有近侍孙仕方猜出一二。


天帝元安不喜女色,后宫之中多为昔日旧人,素日也不见宠幸。日日夜夜,他总喜一人呆于致远殿,瞧着一画像发呆,直到......最近。


宫中谣言纷纷,无不是因为天帝自花灯会上带回了一个女子。


有人说她将要飞黄腾达马上封妃,有人赌她活不过数日。


可谁也没有想到,天帝就是把她放在那,养在那,供她随心所欲地活着,就连她与自己的青梅竹马谢家小侯爷藕断丝连,天帝也并不在乎。...


大统十年。


魏国天帝下令进军离镜天,巫族长老昔邪失踪,守护魏国百年的巫族因此覆灭,仅存的族人也被流放至关外。


从王公大臣到黎民百姓,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天帝突然对巫族痛下杀手,唯有近侍孙仕方猜出一二。


天帝元安不喜女色,后宫之中多为昔日旧人,素日也不见宠幸。日日夜夜,他总喜一人呆于致远殿,瞧着一画像发呆,直到......最近。


宫中谣言纷纷,无不是因为天帝自花灯会上带回了一个女子。


有人说她将要飞黄腾达马上封妃,有人赌她活不过数日。


可谁也没有想到,天帝就是把她放在那,养在那,供她随心所欲地活着,就连她与自己的青梅竹马谢家小侯爷藕断丝连,天帝也并不在乎。


允贤心里是感激天帝的。他从未强迫自己,还给与她一直奢望的自由天地。她也明白,她所有的得到都源自于这张脸,酷似某人的脸庞。


透过天帝的目光,她仿佛看到了不一样的自己,在天帝酒醉的恍惚间,听到了那个名字。


“卿卿”


这世上有种女子,看似温柔可人,实际上骨子里透着的决绝,不仅伤了自己,更是让爱人痛不欲生。


卿尘消失的那一夜,纵使已过数年,也如今日一般清晰。


元安素知这深宫内院是藏不住她,锁不住她,留不住她的,但是他从未想过,以巫族为掣肘,与她为敌。可......巫族向以穆帝后裔为正统,以凌王为明君,以元安为......逆贼。


他恨她的毅然决然,也更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满腔怒火尽对巫族,又有何用?


大统十年,元安到底失去了他唯一的卿卿。


B站 链接:当她走后 走过路过点个赞




这个PO主是沙雕

本日主题 大汉翁主和魏国亲王

参演人员:高圆圆-琴子翁主 徐海乔-湛王元湛 刘诗诗-凤卿尘

内含双刘 (划重点)

B站链接:当大汉翁主遇上魏国亲王

求三连 希望能破520

本日主题 大汉翁主和魏国亲王

参演人员:高圆圆-琴子翁主 徐海乔-湛王元湛 刘诗诗-凤卿尘

内含双刘 (划重点)

B站链接:当大汉翁主遇上魏国亲王

求三连 希望能破520

这个PO主是沙雕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兔羚

【双刘/刘亦菲×刘昊然】伪日系短片《无人知晓的暗恋》

【双刘/刘亦菲×刘昊然】伪日系短片《无人知晓的暗恋》

兔羚

双刘/刘亦菲&刘昊然♥伪预告混剪视频《暖夏》

(纯属脑洞,勿上升真人)

编剧\后期:兔羚

刘亦菲cv:粒粒

刘昊然cv:凉風

吴磊cv:秋实

旁白cv:企鹅

主持人cv:兔羚


双刘/刘亦菲&刘昊然♥伪预告混剪视频《暖夏》

(纯属脑洞,勿上升真人)

编剧\后期:兔羚

刘亦菲cv:粒粒

刘昊然cv:凉風

吴磊cv:秋实

旁白cv:企鹅

主持人cv:兔羚


小董

为双刘应援✌✌✌

为双刘应援✌✌✌

安望

都是老糖🍬 回顾《国风美少年》里的苏点💎

【P1】丰丰一把拉过小宇太苏了

【P2】丰丰在舞台边边很认真的盯着小宇跳舞

【P3-5】丰丰发现两人票数一样的时候 跑了半个舞台去和小宇拥抱~

【P6-9】丰丰很由衷地表达对小宇舞蹈的喜欢啊~

【P10】小宇跳完舞 丰丰超级可爱地鼓掌 小手手超可爱了


我太太太喜欢这对神仙男孩了 都是又有实力又谦逊的那种美好的男孩子 真的是我心中的国风美少年✨ 坚持自己热爱的事情 他们互相欣赏 希望一直走下去💕


都是老糖🍬 回顾《国风美少年》里的苏点💎

【P1】丰丰一把拉过小宇太苏了

【P2】丰丰在舞台边边很认真的盯着小宇跳舞

【P3-5】丰丰发现两人票数一样的时候 跑了半个舞台去和小宇拥抱~

【P6-9】丰丰很由衷地表达对小宇舞蹈的喜欢啊~

【P10】小宇跳完舞 丰丰超级可爱地鼓掌 小手手超可爱了


我太太太喜欢这对神仙男孩了 都是又有实力又谦逊的那种美好的男孩子 真的是我心中的国风美少年✨ 坚持自己热爱的事情 他们互相欣赏 希望一直走下去💕


花逐斜川

尾声

关于我热爱的《暗战》这部电影,很多很多的意难平。

如果老何能在老张身边陪伴他最后的时光……

于是就有了这个脑洞。

OOC 双刘 不喜轻喷

【不知道刘德华叫啥就私心叫张华了】

何尚笙拖着不停叫嚣饥饿的身体回到家里,却懒得去冰箱里掏过期已久的速冻食品,只是把自己放空在沙发上,面对空气中的虚无发呆。

挥之不去的残影再次浮现。

那是他惊惶地抬起头,车玻璃上鲜血刺痛眼睛和内心的时候。他怔怔地盯了一会,这才反应迟钝地扭头看向张华。男人脸色苍白得几乎透明,素来一丝不苟的漂亮黑发也乱蓬蓬地垂在额头。他的黑眼睛倒是愈发亮了,却失去了原本机灵的神气。他的嘴角尚挂着血丝,点点殷红从下巴直徘徊到前胸,染...

关于我热爱的《暗战》这部电影,很多很多的意难平。

如果老何能在老张身边陪伴他最后的时光……

于是就有了这个脑洞。

OOC 双刘 不喜轻喷

【不知道刘德华叫啥就私心叫张华了】

何尚笙拖着不停叫嚣饥饿的身体回到家里,却懒得去冰箱里掏过期已久的速冻食品,只是把自己放空在沙发上,面对空气中的虚无发呆。

挥之不去的残影再次浮现。

那是他惊惶地抬起头,车玻璃上鲜血刺痛眼睛和内心的时候。他怔怔地盯了一会,这才反应迟钝地扭头看向张华。男人脸色苍白得几乎透明,素来一丝不苟的漂亮黑发也乱蓬蓬地垂在额头。他的黑眼睛倒是愈发亮了,却失去了原本机灵的神气。他的嘴角尚挂着血丝,点点殷红从下巴直徘徊到前胸,染的白衬衣上鲜血斑斑。

“不好意思。”他用手指擦去嘴角的血丝,笑容惨淡地转头来看他。

何尚笙内心一块水晶般的东西粉碎了。过往的线索浮上心头,他这才心痛地意识到,张华是真的命不久矣了。

可是上天又为什么将他赐给他,又无情夺走呢?

放走张华可以说是那一刹的决定。本来何尚笙都想好了,他没犯什么大罪,甚至在抓捕秃和尚上有功,或许关个一两个月的警示一下就放出来了。届时何尚笙一定会提着一壶酒,春风得意地去奚落这位曾玩弄自己的对手,玩够了,再劝他、甚至威逼他去当警察,陪他一起办公。靠张华那颗绝顶聪明的脑袋,一定能做的风生水起。

可是他没有时间。

和张华“玩游戏”的七十二小时,可以说是何尚笙度过最充实的日子。连轴转的案件,时时刻刻被追捕,玩弄于他人手中,看起来当真凄苦,但只有何尚笙,还有张华知道,何尚笙的眼睛这些天总是亮着光的。

他找到了自己的快感。

他也找到了一个英俊绝伦的对手和朋友。

然而现在一切都空了。

何尚笙怀着这样的心情,歪倒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早,浅金色的晨光照进何尚笙家里,不依不饶地将他唤醒。他强忍浑身的疲乏,迷瞪地睁开眼睛——这才惊觉自己身上盖了条毯子。

何尚笙周身一震,狠命一揉太阳穴,才强迫自己清醒过来。细细一想,若有人想要自己的命,昨晚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了,让他做个梦里孤鬼,不用留到今早再杀。

于是何尚笙松了口气,疲惫感又从身体的各个方向袭来。他承受不住,立马栽回了沙发。

“我说,也不知道给人家道个谢啊。”轻飘飘的声音落在何尚笙耳中却重如千钧。他一个激灵跳了起来,猛然看到站在卧室门口、扶着门框笑容满面的张华,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别惊讶,我还没死,不是幽灵。”张华满面春风地走到厅内,何尚笙愣愣地打量着他。除了脸色愈发苍白之外,他的确踏踏实实地站在面前。昨晚染血的衬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何尚笙的灰色睡衣,套在他瘦削的身上显得松松垮垮。不过他脸上还是带着欠揍的笑容,让这副清瘦病弱的身体有了点活力,“何督察,很意外吗?”

“的确。”何尚笙老老实实道。

张华闻言大笑,笑的胸脯起起伏伏:“我就喜欢何督察说实话的样子!”

他轻佻地坐到何尚笙身边,拍着他的肩膀笑道:“是这样,我的事呢,都已经做完了。接下来无非是躺在医院等死了。既然如此,还不如到你家等着,这样你才更不会忘记我。

肩膀上传来真实的触感,何尚笙这才敢相信,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人,不是他幻想出来的虚影,而是真正存在、有血有肉的张华。

何尚笙第一百次拍掉张华去拿维C饮料的手,后者吃痛地缩了回去,忿忿瞪他一眼。何尚笙正色道:“给你熬好的营养粥你不喝,偏要这些冷饮,不想活了早说!”

“不甜。”张华翻身面朝沙发,不理他。

何尚笙气得原地愣了几秒,反复在心底劝说自己要冷静,不能对绝症病人发火等等。然后挂上一番笑容,好声好气地把张华拨了过来,词色温柔道:“听话,好好吃饭,多陪我一会。”

张华知趣地没有顶嘴,而是用那双黑宝石般的眸子安静地凝视着他,徐徐道:“不要忘记我。”

“我怎会。”看见他这个样子,何尚笙内心的火全消了。他抚摸着张华的头发,像之前一样,对他表示出最大的耐心和安抚。

“给你找个警匪片看看?”何尚笙有意打开电视,揶揄着张华。后者果然愤怒地转过身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警匪片最后的结局总是一成不变的警察胜利!”

何尚笙挠挠头装傻:“也不一定吧。”比如现在他就不知道这场游戏胜的是谁。

现在张华端坐在沙发上,肩上披着条毛毯,正有滋有味地喝着营养粥,电视里播放着动画片。何尚笙在另一片沙发上用电脑工作,不时嫌恶地抬头看一眼动画片场景。这时张华就扭头冲他粲然一笑,有时却是瞪他一眼。

看,这就是警官和小偷的生活日常。

温水煦日一般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没几天,止痛药开始不起作用了。

即使在何尚笙百分之二百的照料下,张华的病情也迅速恶化了。起初他总是把脸转向墙壁,浑身蜷缩,不停地颤抖着。后来他的手便常握着一块硬物,久而久之硬物边缘都被他攥软了。

张华一直没有叫。

“疼就叫出来。”何尚笙拍着他的背,心知这个病人的心性高傲,不到必须不会给别人展示自己的伤痛。于是他轻缓地揉着他的肩膀,“我不是别人,对吧?”

刹那间张华闷哼,然后就无比压抑地大叫了起来。那声音不复往日清朗,痛楚全饱含在丝丝沙哑中。

他叫的实在惨了,何尚笙就使劲把他翻过来,轻柔地亲吻他的额头。他的脸庞布满冷汗,额前的黑发被汗水浸润,黏糊糊地沾在额头。他浓黑的长眉总是紧紧地拧在一起,眉间形成一道深深的沟渠。最让何尚笙心疼的还是那双眼睛,那双昔日清澈明丽的黑眼睛,此刻布满了红血丝,眼前似乎蒙着一层血雾。他的目光总是竭力避开何尚笙的脸庞,却又忍不住去依恋他。这小心翼翼的神情简直让何尚笙心如刀绞。于是他紧紧抱住张华,用行动告诉他,尽管来依赖自己吧。

不过以他的秉性,彻底倚靠何尚笙是完全不可能的。但何尚笙察觉到他身体潜在的依恋,比方说睡熟后无意识抓紧何尚笙——这对他也就足够了。

在张华病情稳定的时候,何尚笙还去警察局。他不是超人,能变出无尽的银子来照顾好张华。如果有时解决案子拖的时间长了,他就心急如焚地往家跑,反而还要被悠哉悠哉看电视的张华嘲弄一番。长此以往,何尚笙也暂时放下了心,尽量控制工作的时间,不让张华等久了。

直到那一个下午。

那天下着瓢泼大雨。何尚笙看着外面的昏暗天色就有些急了,忙完工作就已经大雨淋漓。越着急越急,偏偏madam又找他办了个事,一下子窗外就漆黑一片了。

匆匆告辞,何尚笙没命地往家赶。推开家门的刹那,他浑身僵硬,立在了门口。张华脸朝下趴在地上,胳膊上方是放在桌上的电话,他显然是没有气力去够了,胳膊软绵绵地耷拉着。他颤抖着一探,尚还有温热的气息。于是心里微微一松,将他扶起抱在怀里,刚刚松气的心又凉了半截——满地是被他压住的鲜血,干的和湿的交杂,鲜红点缀着暗红,凄惨一片。

那个晚上何尚笙彻夜抱着张华不眠。他无法想象,那时的张华是处在一种怎样的惶境里。身体骤然发作,不停咳血,又怕耽误何尚笙工作,坚持不说。他是个爱干净的人,拼着最后一口气也要把自己吐的血收拾干净,怎料越积越多,直到他再也没有力气了。望望窗外黑漆漆天空,听着哗啦啦倾盆雨声,总算下定决心去打电话。无奈刚刚下床就支撑不住身体,一点一点艰难地往电话爬,最后却没有那力量把电话够下来……

张华转醒时何尚笙正凝视着他,恰好能压着声音嗔骂他:“怎么不早给我电话!”

他深呼吸一下,淡淡笑道:“我认为没有必要的……”

“怎么能没有!”何尚笙提高了音调,对张华怒目而视。后者显然有些愧疚,呐呐道:“对不起……”

“啪。”泪珠打在张华脸庞上,他怔怔地看着面前热泪纵横的警察,不自觉地热泪盈眶了。

你是我最重要的工作。”何尚笙搂紧张华,毫不迟疑地对着他的嘴唇深吻下去——两人的脸庞交摩着,热泪混进了唇吻,腥苦一片……

登上山顶后,何尚笙第一个瘫倒在草地上呼呼喘气。张华拄着拐杖面白气喘,喘息片刻后也并肩坐了过来。

真的是太疯狂了。两人被山风呼啸地吹着,望着一望无际碧蓝的天空,起起伏伏垄断的山脉,郁郁葱葱连成绿色海洋的树林,心里同时想到。

无非就是带着个癌症病人登山,何尚笙这一路可是受尽艰难险阻。张华骄傲地不肯坐轮椅,硬是拄着双拐步履蹒跚。而他呢,只能跑前跑后照料着他,不时还得把他打横抱起来越过沟壑。三千多米的山本不算高,可是在两人的折腾下硬是爬了一上午。中午头才坐在山顶,呼哧呼哧地喘气休息。

起因无非是张华嫌闷,想出来透透气,运动一下。于是他就瞄上了这座山——何尚笙好说歹说就是不听,反而被他可怜兮兮的样子搅得心潮起伏。

“以后我是再也不听你的话了。”何尚笙愤慨地转头对张华说。后者仰着脸吹风舒服着,也赏脸出了个“切”的声音。

切切切,等你死了,老子……

何尚笙突然愣住了。他死了,张华死了,他又能怎样呢?还不是在墓前痛哭流涕。或许他能到儿童癌症基金会转转,对他们说——你们的救星不是我,是一个过世的小偷?

他简直无法想象张华离开自己身边的样子了。

察觉到他很久不说话,张华主动凑过来,蹭着他的肩膀笑嘻嘻道:“生气了?不瞒你说,我计划明天去游泳呢。”

“找死!”何尚笙猛地站了起来,对着张华怒目圆睁。这个可耻的家伙,这个混蛋,怎么能在他最痛苦最悲伤最心如刀绞的时候,来刺激他呢?

张华显然吓了一跳,抱着屈起的双膝一脸茫然地看着勃然大怒的他,然后低头轻叹了一口气,一手扶着草地一手撑住拐杖,摇摇晃晃无比艰难地站了起来——跟当初那个动作敏捷的小偷可谓天壤之别。何尚笙怔怔地看着他,不觉红了眼眶。

“何sir.”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称呼来叫他,“我最亲爱的何sir.”

何尚笙别过脸去。

张华不依不挠,追逐着他的眼睛转过身子。

“何sir.”声音温软而柔和,浸润着何尚笙的耳膜。

然后何尚笙身子一暖,是张华伸臂抱住了他。 他比何尚笙稍矮一点,头发梢刚好蹭过前额,柔软的触感一下子撩动了何尚笙的心。何尚笙微微低头,亲吻他修长的睫毛,然后嘴唇触到了一点湿润。

何尚笙心里一震,他动作轻缓地把张华放倒在草地上,慢慢解开了他衬衣的纽扣……

自从上次吃力的爬山后,张华再也没有提什么不自量力的行动。他懒洋洋地窝在家里,一副混吃等死的熊样。

正好到了夏天,阳光暖煦舒服,院子里绿树轻摇。何尚笙把舒适的太师椅搬到绿树下,再把张华抱到椅子上——他现在几乎走不动路了。

张华显然很喜欢这个能沐浴阳光与清风的位置。他来了就不想回家,除了和何尚笙一起睡觉外,几乎是整日歪在太师椅上,悠闲地敲着椅子,看着叶子,当然还有终日陪伴着他的何尚笙。

为了消乏,何尚笙把电脑搬来,给他放动画片,有时还有一半去了籽的西瓜。

张华现在已经度过了最痛苦的阶段,只需要平静地等待着。何尚笙时常想着,或许上天垂怜这个男人,让他在生命末期不遭受疼痛,能享受一段温情安宁的时光。

张华似乎爱上了甘甜的西瓜。有时他几口就能吃掉半个。当然他最爱的还是放了糖的营养粥。所以何尚笙每天的工作就是熬粥,买西瓜,陪张华。

那个午后何尚笙去买西瓜,同坐在树下的张华告别。素来不搭理他的张华难得挥了挥手,笑着说多买几个,要甜的。

张华在树影斑驳下穿着花色衬衫,苍白的脸庞似乎也有了点颜色。他冲这边笑着,眨着眼睛,姿态如画。

何尚笙走出几步远,猛然回头,看见张华仍坐在那里。他浑身一抖,还是毅然转过头,走了出去。

回来时,张华仿佛睡着了,头微微垂下,嘴角上扬,笑意盈盈。动画片还在放着,主人公义正辞严地说着: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何尚笙不由得笑了,他摁掉动画片,喃喃道:“还不忘算计算计我。”

你是死了,但你永远活着。

模糊的视野里,何尚笙看到电脑下压着一张小纸条。轻轻抽出,展开:

36天,何sir,谢谢。有你的每一天,我都活的非常惬意。为我这个讨厌鬼的行为而道歉。

不过,这样你就更没办法忘记我了吧。

我只是个辣鸡

“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这一生都不负你?”

“有的……”

苍姜:

那个在桂花树下同我说幸甚至哉的人,教我亲手杀了他。

让我明白,一个剑客最大的痛苦不是断情而是有情。

夜有多黑,路便有多长……

独活罢了……

双刘:

就算他是昏君,是暴君,是无道之君,就算在史书上受尽唾骂,我也爱他。

只是,我找不到他了……

言甄:

他这一生所爱有很多,唯独没有我。

我……不是他的心上人,只是他的妻子而已。

如果人有来生,我不想再见到他了。

克若:

我这一生都由不得自己做主,师父师门师命……就像是我今生该还的债……

我……我对不起他。

还盼来生可偿还……

药愁:

他对他...

“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这一生都不负你?”

“有的……”

苍姜:

那个在桂花树下同我说幸甚至哉的人,教我亲手杀了他。

让我明白,一个剑客最大的痛苦不是断情而是有情。

夜有多黑,路便有多长……

独活罢了……

双刘:

就算他是昏君,是暴君,是无道之君,就算在史书上受尽唾骂,我也爱他。

只是,我找不到他了……

言甄:

他这一生所爱有很多,唯独没有我。

我……不是他的心上人,只是他的妻子而已。

如果人有来生,我不想再见到他了。

克若:

我这一生都由不得自己做主,师父师门师命……就像是我今生该还的债……

我……我对不起他。

还盼来生可偿还……

药愁:

他对他妻子重诺,便辜负于我!

这天下的男人……没有一个再值得相信了……

都该杀!

瘟壁:

我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我也知道他对我并非出自真心所爱!

可我爱他……

跟他在一起要下地狱吗?

我跳。

嘉君:

他骗我……

他骗我……

他就是个大骗子……

不过没关系,等我做了皇后,就没人能骗我了……

互生

Proverbs

https://shimo.im/docs/jwv0XnCrmNoYdfFa/ 

第二次爬墙,再掉到地上我就不发了

https://shimo.im/docs/jwv0XnCrmNoYdfFa/ 

第二次爬墙,再掉到地上我就不发了

蜜糖霓虹

【丰宇归舟】琴瑟和谐

一篇极速短打
架空古代设定,弦师丰x舞者宇

————————————————

        那日,府上来了一个新的舞者,鲜艳的红色从靠近扇骨处雪白的绢布燃烧出去。火焰在他纤细的腰身打转,在上挑的眼角跃动。他足尖轻点之处的大地迅速沸腾,热浪滚起撩到了坐在一旁伴奏的年轻弦师。

        从未失误过的乐师竟“当!”的一声,断了一个音。

        三弦音色亮丽突出,尤其...

一篇极速短打
架空古代设定,弦师丰x舞者宇

————————————————

        那日,府上来了一个新的舞者,鲜艳的红色从靠近扇骨处雪白的绢布燃烧出去。火焰在他纤细的腰身打转,在上挑的眼角跃动。他足尖轻点之处的大地迅速沸腾,热浪滚起撩到了坐在一旁伴奏的年轻弦师。

        从未失误过的乐师竟“当!”的一声,断了一个音。

        三弦音色亮丽突出,尤其是在这一曲节奏激烈的舞蹈中充当着主旋律,这一个高音显得格外刺耳。身后乐队哗然,琵琶和古琴的领奏不安地抬了抬眼。



        再看那舞者,却似全然未闻,只踩住了那个弦外的泛音,整个身体猛地震颤,仿佛情到深处的崩溃,一个安排之中的破裂。

        刘丰一晃神,及时抓住了自己躁动不安的心神,他惊异于舞扇庭前的男孩处理意外的自然。弦师颔首垂眸,一缕发丝从肩头滑落隐约遮掩着勾起的嘴角,他又回了到那个阳光静好波澜不惊的少年。

        至少他看起来是这样,而且看上去还挺让人信服的。

        但刘宇看到了。刘丰眼底的风起云涌。像是有一条沉睡的巨龙隐藏在他安静的外表之下。只转身的那一眼,他就看见刘丰全部的蓄势待发和温润隐没住的锐气锋芒。他为此沉沦,为那一身拂衣生风的深蓝长袍心醉神迷。刘丰绝对不止天才弦师那么简单。

        刘丰的眼里燃着一丛烈火,焰心处舞蹈着红衣的男孩。那火烧的是他的理智,是他满腔的心猿意马。

        一曲终了。掌声雷动。

——————————
或许有后续。太冷了555

尧家菀菀

有没有看过良陈美锦的剪刀手太太?可以用双刘剪一个良陈美锦啊。

有没有看过良陈美锦的剪刀手太太?可以用双刘剪一个良陈美锦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