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双卡

78948浏览    287参与
路边狗
靓 女 出 街 一些线稿双卡...

靓 女 出 街

一些线稿双卡

(等什么时候我把它上色了我在把它扔到大号上)

靓 女 出 街

一些线稿双卡

(等什么时候我把它上色了我在把它扔到大号上)

霉变大米
双卡🔅 (那个西装红眼白皮真...

双卡🔅

(那个西装红眼白皮真的很好看嘛为什么要说丑💢)

双卡🔅

(那个西装红眼白皮真的很好看嘛为什么要说丑💢)

雨果

【卡蜜拉X卡尔蜜拉】黑暗中温暖的怀抱

1.


    她是被恶魔遗弃的孩子。


   人们发现她时,她昏迷在一个昏暗的地下室里,脖子上的印记证实了她是被恶魔抛弃的孩子,人们虽然心疼这个少女,却无人敢领养,因为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


   她每日靠着在垃圾堆寻找食物,睡在阴暗潮湿的地下车库内存活,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也早就忘了,因为对她来说每一天都只是重复前一天的生活罢了。


   她也早就想好了自己的结局——孤独的死在这世界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



1.



    她是被恶魔遗弃的孩子。



   人们发现她时,她昏迷在一个昏暗的地下室里,脖子上的印记证实了她是被恶魔抛弃的孩子,人们虽然心疼这个少女,却无人敢领养,因为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



   她每日靠着在垃圾堆寻找食物,睡在阴暗潮湿的地下车库内存活,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也早就忘了,因为对她来说每一天都只是重复前一天的生活罢了。



   她也早就想好了自己的结局——孤独的死在这世界的某个不起眼的角落。



   可是她又做错了什么呢?



   没有人能回答!



   这天因为找不到食物!加上一天没吃东西的原因,一时冲动在就近的寿司店抢了几个寿司!却被追上来的几个大汉按在地上打!



   她满身狼狈的躺在地上,身上也一丝不挂,浑身撕裂般疼痛,她感觉自己就要死去,恍惚中,一个身穿黑衣的女人缓缓向她走来。



   女人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地上的少女,面貌隐藏在黑暗里,让人看不清。突然,少女感觉自己正在被抱起,缓缓向外走,在失去意识前,她听见女人开口道:


  

   “我叫卡蜜拉。”



   “以后,你就叫做卡尔蜜拉。”



   “从此刻起,你是我的。”






银星star
有点草率,后续写文会让大家认识...

有点草率,后续写文会让大家认识他们的!额滴宝贝

有点草率,后续写文会让大家认识他们的!额滴宝贝

菲尔特

虽然画的烂,但还是想画。

最近考试除了跑图只摸了这两个头像,是oc的现代。

我觉得我是第一个把卡子刘海画的和卷发一样的崽种/

虽然画的烂,但还是想画。

最近考试除了跑图只摸了这两个头像,是oc的现代。

我觉得我是第一个把卡子刘海画的和卷发一样的崽种/

_森也_

自家崽!

P1-3是皂片

P4-5是激情做饭(写文)

自家崽!

P1-3是皂片

P4-5是激情做饭(写文)

牧淮

扩互火好友

光遇扩点互火

有愿意扩列的小伙伴可以私我也可以留评——!

直接甩链接最好(?)

[图片]

占tag抱歉

光遇扩点互火

有愿意扩列的小伙伴可以私我也可以留评——!

直接甩链接最好(?)

占tag抱歉

禾
【双卡】卡卡X卡卡

【双卡】卡卡X卡卡

【双卡】卡卡X卡卡

廢話製造機器

【安卡列】【双卡】🐯比安卡×🐆卡列尼娜,猫科组好耶!奇怪的磕法增加了!说是东北虎和远东豹是因为她俩从名字上看都是毛子😂

我很喜欢这两个涂装!(以下含有个人喜好发言)虽然比安卡这个虎年皮肤在我心中依旧没法超越幽涧青卞,但是也很好看,不是这个不行,是幽涧太神了,幽涧有种无可比拟的优雅感,而这个只能算是个还挺好看的旗袍,仅此而已,不过我还是会买的。话说什么时候才能在剧情里再见到比安卡啊不会真的变成卖皮肤骗钱的工具人了吧啊啊啊啊啊同系列的神威虎年皮肤我也很喜欢,中国风yyds!

卡列这个新皮在我看来非常值得大夸特夸,在我眼里这算是战双第一个真正的兽耳涂装。接下来我要谈谈我作为一个...

【安卡列】【双卡】🐯比安卡×🐆卡列尼娜,猫科组好耶!奇怪的磕法增加了!说是东北虎和远东豹是因为她俩从名字上看都是毛子😂

我很喜欢这两个涂装!(以下含有个人喜好发言)虽然比安卡这个虎年皮肤在我心中依旧没法超越幽涧青卞,但是也很好看,不是这个不行,是幽涧太神了,幽涧有种无可比拟的优雅感,而这个只能算是个还挺好看的旗袍,仅此而已,不过我还是会买的。话说什么时候才能在剧情里再见到比安卡啊不会真的变成卖皮肤骗钱的工具人了吧啊啊啊啊啊同系列的神威虎年皮肤我也很喜欢,中国风yyds!

卡列这个新皮在我看来非常值得大夸特夸,在我眼里这算是战双第一个真正的兽耳涂装。接下来我要谈谈我作为一个兽耳控的看法了。之前勉强算是兽耳的有三个,一个是爆裂原皮,脱掉兜帽以后有近似猫耳的东西,一个是艾拉的紫苑跃兔,一个是常羽伴生皮,这仨都有个共同的毛病——不是毛茸茸!毛茸茸才是兽耳的精髓!不毛茸茸的兽耳毫无意义(暴言)!紫苑跃兔如果做成毛茸茸的我能爱死,会是非常可爱的胖兔兔,可惜了……这次的卡列新皮的耳朵看起来有点毛茸茸的感觉,起码不是以前那种明显的机械感了,这在我看来就是一大进步。而且这个皮并不是只加个兽耳,头发上的花纹非常棒👍比起简单的只加上兽耳,我更喜欢能在其他方面也体现原型动物特点的设计。还有就是这个皮的原画,我也非常喜欢,感觉气质很到位,真的有种豹豹的感觉,好耶!总体给我的感觉很有浮莲子内味,衣服也没什么违和感,如果我不玩战双的话,你告诉我这是新出的浮莲子我都信😂“是会使用火炮的浮莲子呢!”“是骂骂咧咧的浮莲子呢!”不过这个皮仍然有美中不足之处——没有尾巴啊啊啊啊啊!战双以前的兽耳皮肤也都没有尾巴,艾拉的就没有,常羽的勉强算是有吧,那还是原皮就有的尾巴,而且涂装说了原型是狼,尾巴也不是狼尾,还是原皮那个细长的尾巴……卡列这个要是能加上豹子的大尾巴就好了,kl你怎么总是顾头不顾腚啊!要是尾巴会像真正的尾巴那样动就更好了……不过我不太懂建模和动作这方面,那样的话是不是要增加工作量了😂总之战双终于做了一个不机械的兽耳了,有这个开头还是不错的,希望以后能有更多毛茸茸兽耳(爱好毛茸茸的指挥官的执念)

付费内容.

双卡|相册

是我自己的CPww

——————

搬进新家后,我看着眼前这位瘦瘦的老先生——他腰杆挺直,精神气好似青年般,风华正茂。这让我想起来之前他对我的承诺,不得不说,他做得好。


突然,玻璃破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下意识用手去捡——我从不担心会被划伤。他却打开我的手,严厉地说着:“不是说好的你休息吗?怎么,觉得我老了?”


“当然没有。”我起身,转头回去坐好,拿出那条他为我准备好的毯子盖住腿部。


我曾经也这么看着他忙碌的身影,在小院中忙碌着搭建葡萄架,却在夏天时颗粒无收。


那时他身着一件白色背心,阳光闯过繁枝茂叶在他身上栖息。我叫他不要动,快速地从屋里取出相机,为他留下了一张青春...

是我自己的CPww

——————

搬进新家后,我看着眼前这位瘦瘦的老先生——他腰杆挺直,精神气好似青年般,风华正茂。这让我想起来之前他对我的承诺,不得不说,他做得好。


突然,玻璃破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下意识用手去捡——我从不担心会被划伤。他却打开我的手,严厉地说着:“不是说好的你休息吗?怎么,觉得我老了?”


“当然没有。”我起身,转头回去坐好,拿出那条他为我准备好的毯子盖住腿部。


我曾经也这么看着他忙碌的身影,在小院中忙碌着搭建葡萄架,却在夏天时颗粒无收。


那时他身着一件白色背心,阳光闯过繁枝茂叶在他身上栖息。我叫他不要动,快速地从屋里取出相机,为他留下了一张青春。


“不好看。”

他摩挲着下巴说到。我觉得他是在怀疑我的技术,便抢过照片赌气着愤愤撇了他一眼。

他却进了里屋,再出来时,身上已经换了副模样。

“现在可以拍了,走吧。”他眼中的笑意弥漫至身边空气,我被他牵着手来到葡萄架下。


宽松的衣服被那双手无意地扯住,露出一小块肚皮,他笑着看向我。

挥手。

“这样才好看嘛。”


“一鹿?来,会按的对不对?”

他匆匆把相机放在一鹿的手上,那时儿子已经11岁。

我和他再次站在葡萄树下,我望向他时,落下了一颗绿色的,看起来涩苦的葡萄。

这颗葡萄借此机会,成为了照片中的亮点。


一鹿站在太阳底下已经有些烦闷了,我从他手中拿回相机时,好像听他嘀咕了一句:“以后我也让我儿子给我和我老婆这么拍。”


那种一鹿帮拍的照片与江挽鲤帮拍被放在一起。别人在场,能看出来青涩而紧张的我立正站好,小手指被他悄悄握入手心。扯着不自然的笑容,被记录于回忆。


金黄的麦田,总是与金秋相伴。看着镇上的人们开始收割稻米,我也意识到这次快要结束的假期确实没几天了。


“还在想着年轻的帅哥?”

他擦拭着餐具,开玩笑的跟我说。

“你年轻的时候多么好看?”

我反问着他。

“你等着,我擦完我给你找去,让你看看真正的帅哥。”

我们笑着,随后我就睡着了,在冬日午后的阳光下睡着了。

“醒醒宝贝,”有人推着我,“你要的帅哥。”


他真的找来了。

那本厚厚的相册。

因为我们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放进去照片,所以我们的相册从来没有积过灰——我爱好记录生活。

这里面记载着我们的青春时刻,以及新婚到四口之家的某个幸福时刻。



纸上尘

那是很久之前的故事…那时我的旅途还不叫流浪……

那是很久之前的故事…那时我的旅途还不叫流浪……

廢話製造機器

【安卡列】【双卡】抠的糖+自己写的小作文(算是吧)

此处应有贴吧著名表情包“比安卡火星救援”

今天本来是想重新复习一下老婆们的资料和秘闻的,突然意识到比安卡的秘密里有不少安卡列糖(我太迟钝了😂🆘),就把能找出来的都整理了一下,p1是比安卡的,p2是卡列尼娜的,卡列的可能不全,因为我的卡列好感度没满8级😐

我个人对“真理的秘密11”表示非常惊讶,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很惊讶,现在还是……因为每个角色的秘密11和12应该是好感度7级和8级解锁的,我记得出这个的时候战双已经ml倾向非常重了吧,还能有这种疑似cp擦边球的东西我是没想到的……不过没关系,反正我喜欢

感觉比安卡好宠卡列哦😗现在...

【安卡列】【双卡】抠的糖+自己写的小作文(算是吧)

此处应有贴吧著名表情包“比安卡火星救援”

今天本来是想重新复习一下老婆们的资料和秘闻的,突然意识到比安卡的秘密里有不少安卡列糖(我太迟钝了😂🆘),就把能找出来的都整理了一下,p1是比安卡的,p2是卡列尼娜的,卡列的可能不全,因为我的卡列好感度没满8级😐

我个人对“真理的秘密11”表示非常惊讶,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很惊讶,现在还是……因为每个角色的秘密11和12应该是好感度7级和8级解锁的,我记得出这个的时候战双已经ml倾向非常重了吧,还能有这种疑似cp擦边球的东西我是没想到的……不过没关系,反正我喜欢

感觉比安卡好宠卡列哦😗现在很想看暴躁小老妹卡列气鼓鼓,然后温柔大姐姐比安卡很有耐心的哄她٩(๑•ㅂ•)۶

烬燃的秘密7和8有狠狠的可爱到我……!我觉得卡列亲应该是在孤芳自赏,小声嘀咕,“什么嘛,原来我穿这个裙子还是蛮好看的嘛”(ps:我指的是烬燃机体原皮的裙子),不小心被突然路过的比安卡看到了,我觉得她应该会红着脸、语无伦次的解释,没想到比安卡微微一笑:“确实很漂亮哦!”卡列的脸更红了…….・゚゚・(/ω\)・゚゚・.

↑写的不怎么样,将就看吧

唉,这对其实挺香的,没火起来我觉得有点可惜了🙁

豆腐麻婆

虽然没人看

但我还是想画

因为自己想看─=≡Σ((( つ•̀ 3 •́)つ

虽然没人看

但我还是想画

因为自己想看─=≡Σ((( つ•̀ 3 •́)つ

廢話製造機器
【安卡列】【双卡】 新CP名g...

【安卡列】【双卡】

新CP名get✓

用的是一个起CP名的网站,我把喜欢的全都试了个遍,结果就只有这一个“等比数列”还算是能看。这东西简直就是个人工智障,还给我弄出来了不少乐子😂不多吐槽了。

【安卡列】【双卡】

新CP名get✓

用的是一个起CP名的网站,我把喜欢的全都试了个遍,结果就只有这一个“等比数列”还算是能看。这东西简直就是个人工智障,还给我弄出来了不少乐子😂不多吐槽了。

爱吃的小醋饼

【双卡】专属于你

是双卡,是我菇卡文的一个小前传,一个依旧是Alef,另一个叫Alan,因为我也不会取其他名字了,注意避雷。

正文已经在写了,在写了,肯定很长,开玩笑,我这次正文超长的好不好,正文是菇卡。


    每个人出生都是和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起诞生在这个世界,每一个人生来就有人陪伴,陪伴你这一生。


    然而,还是是例外的,Alef就是其中一个,他没有所谓的哥哥,没有所谓的菇菇陪着他,他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人。


   大家都把这类人归为怪物。...


是双卡,是我菇卡文的一个小前传,一个依旧是Alef,另一个叫Alan,因为我也不会取其他名字了,注意避雷。

正文已经在写了,在写了,肯定很长,开玩笑,我这次正文超长的好不好,正文是菇卡。





    每个人出生都是和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起诞生在这个世界,每一个人生来就有人陪伴,陪伴你这一生。


    然而,还是是例外的,Alef就是其中一个,他没有所谓的哥哥,没有所谓的菇菇陪着他,他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人。


   大家都把这类人归为怪物。


  Alef不明白,他明明什么也没做错,就已经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算了,不拿了。”Alef一直有一个图没跑过,那就是雨林隐藏图,他自己飞行飞不好,经常失败,以至于他现在一直保持着八翼。


    他停在雨林隐藏图面前,一直犹豫着,这时突然有人和他点火。


  “……?!”一个和他长得八分相似的人。


 “要一起吗?”对方发出了邀请。


    Alef一下子跳开拒绝了,通常邀请他的人都把他扔掉了,他可不会再上当了。


  对方似乎被他的反应笑到了,一直捧腹大笑。


 “哈哈,你干嘛这么紧张?我也是一个人的,不如找个伴而已。”


   Alef有些气恼,就和他牵了手,进了隐藏图,跑了一段时间,见对方好像确实没有耍他的意思,才稍稍放了松。


   来到山顶的时候,对方突然停下了。


  “我叫Alan,你呢?”这还是有人第一次对他自我介绍。


  “Alef。”Alef不敢多说话,也许,一不小心就惹人家生气了。


   对方不动了,不知道为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他缓缓走近悬崖。


   Alef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想要挣脱,却怎么也松不开。


   一瞬间,他掉了下来,果然,他真是个傻瓜,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Alef躺在雨里,雨水打湿他的斗篷,模糊他的眼。


   我不该相信他们的,我真是个傻瓜。


  眼中突然出现一个黑影,降落下来。


  “对不起!!!我刚刚隐形眼镜掉了,所以没看清就不小心把你扔下来了!”Alef身上的心火被点亮,看着眼前的人不禁嗤笑。


 “好歹换个谎吧,隐形眼镜怎么掉?”对方猜到他不会信,用手扶了扶鼻梁。


    一副银白色眼镜显现出来。


  “?!!”真的有啊?这里还会有人带眼镜。

 

   Alef别提有多震惊了,但是即使如此,他不想和这个扔了他一次的人有多交流,转身离开。


   “你生气了?”对方跑到他面前,还笑嘻嘻的。


   “我没有,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Alef自然不会承认,他怎么会生一个陌生人的气呢。


   “别生气了,给你看。”Alan双手合拢,随即很快打开,一些细碎的纸片飘散在其间,想小星星一样藏在他的手里。


   这个魔法基本上大家都会,Alef也会,但是他发现自己学了也没用,他学给谁看呢?


  “学这个我可是花费了好长时间的,你可是第一个观看的。”明明是在下雨啊?为什么会这么耀眼?


   Alef一瞬间,发现了他眼中的光,他找到了一颗属于自己的星星。


   “无聊,谁要看这个。”Alef耳朵微红,撇过头去,他才不会承认,他有被感动到。


  “别走呀,我们一起跑图!!”

  “我跑完了,再见!!”



  自那以后,Alef不再是孤独一人,他身边总会出现一个Alan。


   Alef嘴上说着不要Alan来找他,却总是偷偷放慢速度,让Alan找到他追上他。


   但是,在这个世界,他们两个人,可是异类。


   生来没有兄弟姐妹的人,都是被诅咒的。


   他们不能再开开心心地肆无忌惮地出现在任何地方。

   众人对他们的争议越来越大,甚至有人要求将他们火刑。



     Alef找不到Alan,他们现在在暮土偷偷地生活着,这里人少,且人们不敢来这,因为这里没有多少食物。


    长期以来,Alef和Alan每天靠烤螃蟹生活。

今天,是轮到Alan出去找螃蟹,虽然基本都是他去。


    已经很晚了,面前的篝火火星微弱,Alef抱着膝盖,静静等待Alan的回来。


   Alan没有按时回来,Alan回不来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Alef出门寻找Alan,却看见一群人围在螃蟹窝,突然发出巨大声响,人群散去。


    一个符号在天空散开,他知道,那是Alan的星星符号。


    一旦星星符号在天空炸开,就说明,此人已死,再也不会回来了。



     Alef发了疯一样地跑过去,他看见Alan躺在黑水里,鲜血漫开,翅膀破碎,心火毁灭。


    “Alan?”Alef颤抖着手摸着他的脸,Alan的身体在慢慢消散。


    “Alef,很抱歉,我最幸运的事情就是在雨林遇见你,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能成为专属于你的……”

 

   Alef说不出话了,眼泪只会一个劲涌出,他狠透了自己,他狠透了自己现在束手无策的样子,除了流泪什么也做不了。


   “Daleth。”那是他们曾经在一起想出来的名字,Alan说自己想改名,就改成这个,把Alef抱在里面,这样他们永远在一起。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走,求求你,我只有你了啊!”已经品尝过光明的滋味,怎么又肯回到黑暗?


他明明获得了救赎,为什么又要摧毁掉?

难道他,真的只有一个人?


   “我不能失去你。”Alan彻底消散了,只留下一副眼镜,Alef拿起眼镜,哭了许久。



   半月之后,Alef来到伊甸,紧紧攥着眼镜,他被红石雨击倒,他好像看见各种各样的人在嘲笑他,让他快点去死。


    Alef躺在黑水里,眼镜依旧是那银白色的闪耀。

  “这一次,再也不会有人把我拉出黑暗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