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双夏

63362浏览    174参与
荒唐.

【柯学捡尸人】有关CP 江夏篇

*乱写的,见谅

*OOC预警


1.琴酒×江夏

琴酒:“收敛一点,我不希望在下一批暗杀名单上看到你的名字。”

江夏:“如果我的名字真的出现在暗杀名单上,我希望我的生命由你亲手终结。”


2.江夏×西图

江夏:“来,记住这个人的样子,你知道该怎么做吧。好孩子。”

西图:“我自愿成为您的工具,我永远忠心于您,我的生命永远掌握在您的手中,我将永远为您冲锋陷阵。至死不休。”


3.西图×江夏

西图:“主,请您相信,我会成为最好的引导者,引导他们走向您戏剧的舞台。”


4.安室透×江夏

安室透:“你想对我的部下做什么?……...

*乱写的,见谅

*OOC预警



1.琴酒×江夏

琴酒:“收敛一点,我不希望在下一批暗杀名单上看到你的名字。”

江夏:“如果我的名字真的出现在暗杀名单上,我希望我的生命由你亲手终结。”


2.江夏×西图

江夏:“来,记住这个人的样子,你知道该怎么做吧。好孩子。”

西图:“我自愿成为您的工具,我永远忠心于您,我的生命永远掌握在您的手中,我将永远为您冲锋陷阵。至死不休。”


3.西图×江夏

西图:“主,请您相信,我会成为最好的引导者,引导他们走向您戏剧的舞台。”


4.安室透×江夏

安室透:“你想对我的部下做什么?……趁我不在就想把他迷晕带走,你是觉得自己活够了吗?”


5.江夏×江夏桐志

江夏桐志:“我不想再在这漫无边际的黑暗里挣扎了,你愿意代替我活下去吗?”

江夏:“没有人能代替你活下去,除了你自己。生命在自己的手里才有意义,不是吗?……除非你要将灵魂出卖给我。”


TBC:

待加……

玻璃渣子

【双夏】嫉妒

·只是双子贴贴(并没有)的小短篇罢了。

·个人认为,现在的夏尔是一个由记忆里的执念操纵的怪物,少爷清楚这一点。


少年于午夜时分同白骷共舞,月明星稀,远方有晚钟响起。红茶渗着玫瑰碎了一地暗红,由记忆拼凑的灵魂担不起一丝爱恨刻骨,可氤氲缱绻,躯壳余温。


夏尔坐在窗台上,隔着玻璃仰望充斥阴霾的天空,伦敦大雾起了。葬仪屋简单束起了头发,松松垮垮,正坐在椅子上看书,桌上一杯红茶早已失了温度。


“伯爵,您在想什么?”他从不怎么引诱他的书中抬起头来看向少年,他能感觉到年幼的伯爵在思索着什么。


少年沉默了几秒钟,而后回应了死神的疑惑。


“我只...

·只是双子贴贴(并没有)的小短篇罢了。

·个人认为,现在的夏尔是一个由记忆里的执念操纵的怪物,少爷清楚这一点。



少年于午夜时分同白骷共舞,月明星稀,远方有晚钟响起。红茶渗着玫瑰碎了一地暗红,由记忆拼凑的灵魂担不起一丝爱恨刻骨,可氤氲缱绻,躯壳余温。



夏尔坐在窗台上,隔着玻璃仰望充斥阴霾的天空,伦敦大雾起了。葬仪屋简单束起了头发,松松垮垮,正坐在椅子上看书,桌上一杯红茶早已失了温度。


“伯爵,您在想什么?”他从不怎么引诱他的书中抬起头来看向少年,他能感觉到年幼的伯爵在思索着什么。


少年沉默了几秒钟,而后回应了死神的疑惑。


“我只是在想,我有些嫉妒。”夏尔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让葬仪屋微微有些诧异。


他偏着脑袋,似乎有些惊讶又似乎有些兴致高昂:“为什么呢?伯爵您才是应该被嫉妒的那一位不是吗?身份,地位,权财,还有未婚妻……您什么都有了,而那孩子,现在只剩下一条不怎么衷心的狗。”


葬仪屋直接无视了那些特殊的仆人和刘,毕竟人类很难在他眼中有太多存在感。


“因为他还活着,我却死了。”


夏尔哈出一口气,冬夜里在窗户上浮起一层浓郁白雾,但很快便消散了,不留下一丝痕迹。


“小生很好的将您复活了,您现在的外表与灵魂,和普通活人的区别已经微乎其微,所以请不用担心……”


葬仪屋絮絮叨叨地说着,脸上挂着笑,有些诡异。夏尔没有理他,只是同样自顾自地说着话,他并非在对死神诉苦,他只是在自言自语地确定自己的心情。


“可更多时候我也很庆幸,死的人是我……他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夏尔的嘴角勾勒起一抹微笑,有些僵硬古怪,但玻璃上映出的他的影像却和那孩子一模一样,甜美而可爱。


“我时常会想,那孩子幼年时是否也嫉妒过我呢?健康的身体,伯爵的袭位,美丽可爱的未婚妻……但仔细想想,并没有啊……那孩子从来都没有嫉妒过我。他是那么的善良,温柔,纯粹,蓝宝石般的眼眸中是清澈的星辰大海,宛如一片汪洋令人沉溺于其中……你说,我的弟弟如此美好,我怎么能容忍那个卑劣的恶魔触碰他的灵魂……”


“您说的对,那低贱的恶魔,不过是在痴心妄想。”


葬仪屋附和了夏尔的话,他无法再容忍失去任何一位凡多姆海恩,那孩子自然也是同样的。


夏尔嘴角扬起的笑容愈发古怪,记忆拼凑而成的灵魂让他无法像普通人类一样维持理智思考的能力,骨子里刻下的执念比爱恨更加厚重的操纵着他的所思所为。


让弟弟活下去,陪弟弟活下去,成为伯爵,永远保护弟弟,绝对不可以让他离开我,谁也不能从我身边夺走那孩子,恶魔也好,死神也好,那孩子是只属于我的……


他残缺的灵魂在渴望着那孩子鲜活的肉体。


夏尔抚摸着玻璃上映出的影子,就像是幼年玩闹时抚摸弟弟柔软的脸颊一样。


“我嫉妒的,我愤怒的……不是他还活着,而是我却死了。我死了就无法继续陪伴他了……真嫉妒啊……那个令人作呕的恶魔……”


他的眼睛里有着与活人不同的痴迷和癫狂,被强行增加后续的走马灯令他的眼前不断重复着那些过去的画面。


满屋的鲜花,男孩的笑容,手牵着手入睡的画面,因为未来而小小闹别扭的景象……还有那大火,尸体,以及最后那双紧握的手被强行拉开时,那孩子绝望的眼神。


“明明我们才是,本应当从出生前到死亡后,都永远不会分开的双子啊……”


夏尔叹息一声。


他的弟弟那么瘦弱,应该待在美好的温室里,被玩具兔子和鲜花簇拥,享受着所有人的爱与保护。复仇这种事情不适合那孩子,他没有那么坚强,女王走狗的肮脏工作他来做就好,恶魔迟早会被驱逐灭杀,那孩子自然也早晚会回到他的怀抱。


双生子是注定了会永远在一起的。


远方的男孩突然打了个喷嚏,身旁漆黑的执事尽职尽责地关切着问到:“少爷?是感到冷了吗?”


“不是,只是感觉……”男孩斟酌了一下形容词,他很难精准的描述这种感觉,“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有些温暖,但又有些让人不寒而栗,很古怪,但也不讨厌。”


“人类的情感真是奇怪。”执事歪了歪脑袋,显然也没有办法理解这种形容。


“是啊,很奇怪……”


男孩眨了眨眼睛,奇怪的感觉已经褪去。他们正在前往集血的工厂,天快亮了。


死去的人就该老老实实死去,那个被记忆拼凑的灵魂强行驱动的躯体,肮脏而低劣……他不是他的哥哥,也不是那个夏尔。


现在,他才是夏尔·凡多姆海恩伯爵,属于他的他迟早要拿回来!


兄弟战争的胜利者,只会是唯一的那个夏尔。


姜已墓_
开始着手准备两位少爷的生贺

开始着手准备两位少爷的生贺

开始着手准备两位少爷的生贺

绿色健康安全食品

【双夏】邂逅(0—5合集)

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白色,在这场漫天飞舞的空中正在缓缓下落的雪上,也不知何时会停。


据说,在这场雪刚刚迎来的时候,到现在为止都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土地上的雪堆到很厚一层,仿佛能随时堆出一个超大型的雪人出来。在这里,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将近被雪的颜色所包囊着,尤其是那些细小有很多树枝的树,它们仿佛就像是穿上了新的衣服一样,变成了白色的雪树。还有时不时做乱吹过来的冷风,风的声音就像风铃一样清澈,又带着十分亲切的幽静与毫无波澜的寂静之外。仿佛在这个世上,它们是唯一的声响,又好似在唱着什么歌。可是,那些风也会把那些正下着的雪吹散别处,就宛如在跳舞,给那些正在窗外观看着风景打发时间的观望者们一...

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白色,在这场漫天飞舞的空中正在缓缓下落的雪上,也不知何时会停。


据说,在这场雪刚刚迎来的时候,到现在为止都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土地上的雪堆到很厚一层,仿佛能随时堆出一个超大型的雪人出来。在这里,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将近被雪的颜色所包囊着,尤其是那些细小有很多树枝的树,它们仿佛就像是穿上了新的衣服一样,变成了白色的雪树。还有时不时做乱吹过来的冷风,风的声音就像风铃一样清澈,又带着十分亲切的幽静与毫无波澜的寂静之外。仿佛在这个世上,它们是唯一的声响,又好似在唱着什么歌。可是,那些风也会把那些正下着的雪吹散别处,就宛如在跳舞,给那些正在窗外观看着风景打发时间的观望者们一些表演。


在那些人的眼里,这些雪就像是外在的素雅不失的高洁,令人美不胜收的圣美感。飞舞,旋转,飘落,落地……即便冷风不停地在对那些雪进行随意的咆哮,也不会对雪抱有任何影响。因为在这里,雪才是这个世界舞台中的正中央,只有它,它现在才是这个世上最引人注目的存在。而冷风,别人却看不见它,只有通过把雪吹散别处和发出声音之外,别人根本不是很在意。因为现在的它对于人们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存在感,顶多也只有特别的声音和维持着表面上没有污点的雪之外,跟本就没有什么令人讨喜的地方。


——即史是展开想象,当观望者观看那些雪时,心里会有着什么真心的感想和心情呢?是否会有抱怨和偏见,又是否会对天气抱有喜爱,或者思索跟回味。在这些无法得知的情况下,谁都没有知情,尤其是在毫无寂静地盯着,发着呆不善于表达出任何情感的人们,可能是在想着不能让人知情的回忆或者是秘密的人情世故吧。


虽然外面风的声音不大也不小,白色的世界里看似满是洁白。但是除了那些——还有在外面玩耍的孩子们。


这片场景也足够的诱惑到了喜欢玩耍的孩子们的心。那些成群结伴的孩子笑的很灿烂,活泼开朗的到处跑着,把完完整整的雪地踩成了一个留下记忆的鞋印,欢笑声的传开倒是给这里添加了一丝光彩,这下也不只有风在微微作响。


随说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喜欢玩耍的孩子们喜欢在出来玩之后在观察外面下雪的景色,跟有些人倒是不同。尤其是在天气不是很冷的前提下,并没有像一开始下的很大,反而到后面的时候更是逐渐的小了很多——但是在那些孩子中,也有比他们更耀眼一些的存在。


他们分别是伊丽莎白、夏尔、在旁边看着孩子的家人们,仿佛永远祥和安宁,永远幸福。


——夏尔和伊丽莎白,在这场大雪中,屋子的外面中玩耍着,随时伴随着各种悦耳的声音传来了天真无邪的一片悸动。


“夏尔!快来看我做的雪人,是不是很漂亮?”


伊丽莎白很高兴地把自己做的雪人放在手掌心里,手的外面有热乎乎暖暖的粉色手套,看上去十分可爱。她正一脸笑着,总是很开心的样子,因为面对伊丽莎白和自己一起玩的人,是自己最喜欢的人。


“真厉害啊。”夏尔说完,对自己的未婚妻轻声赞叹道。


“嘿嘿嘿……是嘛。”伊丽莎白听到自己的可爱玩伴赞叹自己的时候,更加高兴了起来“那,夏尔要不要也来做一个?我相信夏尔做完雪人的时候,说不定会比我的还要厉害呢!”


“好啊,竟然这么相信我的话,那我也做一个好了。”


夏尔抓起了地上还没有下完的雪,紧接着,夏尔抓起了雪之后就开始了下一步的行动,动作十分轻快,又十分熟练。因为做的是小型雪人,所以并费不了多大的时间。


“嗯……还差了点装饰。”


他望着自己的雪人,外形上的确是快做完了,但是缺了脸部的很多东西。眼睛、鼻子、嘴巴——还包括那两只手。


“我这里有一些!先把这些放到雪人身上吧。”她把可以装饰雪人的东西拿了起来,放到了夏尔的手里。


“谢谢你。”


夏尔拿起了伊丽莎白的那些装饰,然后将注意力全放到雪人身上。


如果我做的这个雪人,装饰到将近几乎完美的地步,那指不定也会更加漂亮,正如伊丽莎白所说。


——到时候伊丽莎白可能也会夸奖我,还有……说不定我还能拿给那个人看。


不过……他现在还没有打开窗户探出头过来看着我们,那他现在一个人在屋子里 ,始终都没有出来,到底在做着什么呢?

……是在玩着玩具吗?还是在看着书或者是吃着甜点之类的?我想,在我做完这个雪人之后,我有必要回到屋子一趟。


如果要是出现了什么事情的话,我得必须快点回去才是。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总是有一种东西永远也放不下……难道是过度担心的造成吗?还是说照顾他已经成为了本能的习惯,可是我觉得答案在这两个方面的其中都是全部包括的吧。


毕竟所有的家人也都看过我们之间的玩耍了,但只有他一个人没有。虽然我很理解现在的状况,但还是感觉缺少了什么…如果他现在的目光,能一直停在我的身上就好了,这种想法也渐渐的被渴望实现一般。明明他之前…可是一直都看着我的呀…但是现在…却为什么没有出来?


从不被弟弟注意的时候,和被大家注视的自己。就像填补一样,仅仅出现了一条被忽视的小小裂缝——


可是,半天没有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的他,在这么好的空气下却没有得到这么好的吸收,那这样,岂不是很可惜?即便是单纯的下雪,也应该会起到净化空气的作用。弟弟的话,是不知道这一点的吧?等我回去的时候,我一定要快点告诉他才行,让他知道呼吸空气是有很多好处的,也必须让他每天养成多呼吸几次空气的习惯,能让他感觉到呼吸其实是对他的身体是有缓解的作用的。这一点,连父亲大人和田中也没有对他详细说明过呢,平时都是靠着他自己的自觉而选择打开窗户……


不过在此之前,这个雪人,要是在我装饰完之后。我要打算……把自己做的雪人送给自己的弟弟,这样,也不知道会不会喜欢。如果只是当做一个惊喜送给他的话…那他也会喜欢吗?如果要是不喜欢的话、那我……该怎么办?


……只是单纯地把雪人当做惊喜啊。不过仔细想想看的话,只要是他,在我说出来之前他肯定应该也会察觉出来什么才是。我们双方之间,连互相理解也形成了一个体。假如他不喜欢的话,到时候……也会说喜欢的吧?……毕竟他总是一如既往的懂事,那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孩子。


现在的我正认真的装饰着,仿佛就像是连半点分神的时机也不会让他出现似的。伊丽莎白好像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便注意到我弄得这么认真便不好意思去打扰,直接把话吞了回去。会觉得我很喜欢“做雪人”的这个游戏,竟然这么喜欢……那还不如……安安静静的在这里陪着他做完,并且也永远地记录下来这一天美好的回忆。和夏尔一起做雪人,很开心……原来,这也是夏尔体闲游戏的喜好之一吗?这也是我第一次看见,玩游戏这么认真起来的夏尔了。


当夏尔装饰起来到一半的时候,却发现了哪里有着不对劲的地方,看上去心里所想着的样貌却完全不一致,甚至是搭不上边。甚至除了外貌以外还缺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到底是哪里呢?可是无论怎么看都好像发觉不出。在那一瞬间,夏尔顿了顿,细细地观察,寻找着这个不一致的疑问中的答案,在脑袋里进行反复寻思的过程时,却偶尔跳出了这个“感觉”时的看法。


那么关于感觉要来源于什么?自己想要的外貌时的感觉,和从心里最渴望时的那种感觉……我想要做的雪人,才不是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雪人才是。我要做的,就是把雪人的样子,变得和弟弟一样,至少看上去像是一样的……但伊丽莎白给的这些……也没有什么不适合的地方,唯一的缺陷也就只有一些感觉掺和在里面,那么关于感觉……和这些样貌也是同步之处的吗?


伊丽莎白看着停下来的我时,这下她也终于好发话,只是装饰到一半而已,难道是在思考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吗?伊丽莎白心想。


“怎么了,夏尔?是不明白要把这个放在哪里吗?”


“……可能是吧。”夏尔露出了点困惑的表情,并没有望向伊丽莎白。


“那,我也帮你想想看吧……”


“诶?”


伊丽莎白听到这个感叹的声音之后,轻轻地笑着。


“总会有办法装饰完的。我认为即使是没有装饰完,但也仍然超可爱的哦!我们两个人做的雪人,就让我想起了我们上一次在这里一起玩过家家的时候一样……”


“一个扮演的是妈妈,另一个、扮演的是爸爸……但是这么看起来的话,我们的雪人之间……也好像有那么多点的相似之处呢。夏尔做的雪人,是、是自己吧?我只是凭感觉得,夏尔做的这个雪人的样子,很像你自己。”


“……”


夏尔听见这句话时,隐隐约约的看见了伊丽莎白的脸有点红红的,但其实心底并没有产生什么太大的波动。因为这个雪人,其实就是凭着自己想象中弟弟的样貌而做出来的,哪怕伊丽莎白已经认出了这个雪人很像。即使是认错明明都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明明我们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但,没有任何人一方会觉得这个是自己的弟弟吗?除了伊丽莎白以外,可能连在一旁观看的家人们也都会觉得,这个雪人,做的其实就是我自己吧?


这还真是……不得不解释起来了啊。


“莉兹。其实这个雪人,做的并不是我自己啦。”


伊丽莎白听见夏尔做的雪人不是他自己时,微微睁大了眼睛,连在旁边观看的人听见之后都觉得有点微微惊讶。竟然……没有说对吗?虽然有点不相信,但毕竟是未婚夫说的话,即使是相信心中难免会有些失落,但是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刚才明明还很高兴。


“……不是吗?”


她的声音在突然之间说出这句话时,声音变小了很多。没有像刚才一样说出活跃的话语,但还是认为很好奇而又奇怪。竟然夏尔做的不是自己,那又为什么看上去会如此相象呢?先把这些可爱的装饰暂且先不提并论而忽略掉的话,但还是看上去很像…


“如果夏尔做的不是自己的话,那会是谁?”我发出了疑问,寻求着真实的答案,冒出些许的冷汗来。


“是我的弟弟。”


他的,弟弟……?


我,没有说对……怪不得我会把这个雪人认成是夏尔自己,原来是那个一直不能出来的弟弟吗。


可是当他说出不是自己时,我的脑袋里想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是他。估计是对他没有什么接触的印象,所以……我才会在心里面一时着急到胡乱猜测的把他忘却的排除在外了吧?


想到这伊丽莎白抿了抿唇,看着雪人,再次发起了话。


“……难怪我看上去会觉得这么像啊,夏尔为什么会用自己的雪人做自己的弟弟呢?”


夏尔这时已经注意到伊丽莎白的情绪是有点不对劲的,哪怕现在伊丽莎白面对我时,我隐隐约约地发现,那个笑意,或许不是真的。


但对于少女的那些心思而言,夏尔是知道的。毕竟家人在一旁观看,所以我要对伊丽莎白的表现,要更加真实一些,把更多的感情投入到里面,要不然的话……可是无法做到看上去像是个一个真正的小绅士一样。绅士的话,只要像平时爸爸那样说的去做就好了——


给予对方关心……把互相想要说的话完完整整说出来,为对方着想的这些所有的事情。还有……也要让他们知道,我已经是个成长许多的孩子了。


“这个啊,我想要把这个雪人送给他当做一个惊喜哦!”


“……当做惊喜吗?”


“等我做完弟弟的这个雪人送给他之后,我在打算做自己的。这样的话,把所有的雪人做完之后我们还像上次一样来一次某种意义上的过家家吧!”


“好啊!”伊丽莎白听见过家家的时候更加精神起来,又要像上次那样,好开心。


“可是当做惊喜送给你弟弟的话,要怎么送过去呢?是要把雪人拿到屋子里吗?可这样……雪是非常容易化的吧?况且……”


还没有等伊丽莎白说完,他的弟弟却突然打开了窗户,探出头来。


听见窗户被打开的声音,伊丽莎白和夏尔一起连忙的望过去,看见了已经出来的他。


就这样,我们之间的对视,停留在这一秒,然后又看见夏尔跟伊丽莎白的头发上掉落下来的雪花,还有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们的笑容。


下雪……啊。


到底过了多久?


外面的空气,在呼吸进去之后就会有一种将所有的烦恼都已经排除在外的感觉。


仿佛就像是什么都不用在想了,忘掉这一切,但是又有点类似于痛痛飞走之类的。


刚刚被打开窗户时,外面的风以及空气就全部侵蚀地一点点的进入到这间屋子里来,虽然有点微微凉凉的,但是却又很舒服。


风不断的吹着不知名男孩的脸,又同时吹起了头发,慢慢的随着风的方向来来回回的飘动起来,就宛如雪一样。


看着这片所有都已经被雪染白的地方,更是擦亮了眼睛,深深地观察着,努力的看清周围所有的一切事物。


不过,这下的旁观者,看来又要增多了一位——不是吗?


当他们的目光全部看向我时,我的第一想法是觉得有点打扰到他们了。而且他们的目光注视着我的原因全都是因为我打开了窗户,全部都朝向我这边看了过来……为什么?


明明他们可以选择忽视我,但是为什么就因为打开了窗户的原因而选择同时看向我呢?


这时我挥了挥手,勉强的笑着,在示意不用注意我了,你们继续玩吧那种感觉。


在下一个瞬间,我的目光瞬间就被夏尔和伊丽莎白手中的雪人吸引起来,应该是做着什么愉快的雪人游戏吧?


不过,雪的颜色,真干净啊。像天使一般洁白的颜色,没有任何玷污,真漂亮。


夏尔分明注意到弟弟的视线已经从自己和伊丽莎白两个人之间中移开,看向了手中没有装饰完的雪人。


这下夏尔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去迎接已经出来的他,对于弟弟的示意,夏尔是知道的。


对于过于勉强的这种笑容而言,就简直跟伊丽莎白的一样嘛。


比起这种勉强的笑容,还不如按照自己的意愿去选择发自内心。但是内心的话,弟弟他……能真真正正的把笑容挂在脸上吗?


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看到弟弟为了我能露出我想要的表情出来,那种表情是发自弟弟内心的……


一想到那种笑容的画面,我的心里便会产生一种让任何人都不能知道的想法——


弟弟的笑容,那是我见过世界上最温柔的笑容了。


所以,你不需要勉强的笑出来,只要按照自己的真心就好。


看到你每天在自己的房间里度过,但是那种快乐是无法再屋子里永远保持的下去的吧?那种可爱的表情,有时候也会带来一些纠结与麻烦呢。


因为屋子里面的东西,没有外面想要拥有的东西。而且外面的世界,往往比房间里的东西还要多上很多倍,甚至是无法预料。


我很理解。


但是,我也好想……与你共同分担,给予你幸福啊。


但即使是这样,也仍然要故意的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和不知情的样子和他高兴的搭起了话。因为我想看到弟弟最真实的一面,仅此而已。


“啊,你出来了啊。”


“我本来想要把雪人做完送给你当做惊喜的……没想到被你提前发现了。”


而且……还是个没有做完的雪人。


被弟弟看见了……这个都已经不能称得上惊喜了吧?


夏尔在内心中抱怨着,对于装饰,恨不得自己没有早点完成。而且连莉兹看到我这个模样时都想过来帮上我点什么。


……没有做到完美的地步,看来我已经确确实实的明白了不能输给时间的这个道理。


伊丽莎白见夏尔跟他的弟弟说话时,也不由自主的开始说起来。


“夏尔可是很认真地在做这个雪人呢!而且,这个雪人做的可是你哦,有没有感觉很像?”


做的是我?


我开始细细的打量,发现他做的雪人的确有点像我,忽视掉它身上的东西的话,就会发现那个小型雪人的体型也有点跟自己一模一样,但是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将视线移向了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他们在盯着我,脸上似乎也没有什么表情。我打算做出解释,总不能一直让我保持着不能呼吸空气的状态吧?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我......想打开窗户呼吸下新鲜空气,总觉得房间里有点闷闷的。”


“可以哦,呼吸空气确实是有好处的。但是注意也要保护好自己,如果觉得冷的话一定要说出来。”


见母亲大人这样说,我也给她做了保证。在随后的这段时间里,我也一直站在窗户旁边伸出了手,雪落在了我的手心上,总感觉这场雪给我的感觉有些温柔。


“等夏尔他们一起玩完之后,要不要决定吃热乎乎的粥呢?”


“粥的话,我认为是可以的。况且还可以提高人体的营养物质。”


我听见他们说的话,也开始有点开心起来。


今天……要吃粥啊……最近正好我也一直想吃。


只不过——


“快看这个!”


“好漂亮啊!这个做的真的是我吗!?”


“当然是了。”


夏尔活泼的性格就像太阳一样,什么都很厉害。


伊丽莎白也很爱他。


我憧憬着外面,如果有一天……不,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有那种时候的。


而这场雪,直到后来也一直下的很平静,甚至结束,迎来了终结。


在夏尔玩完之后,我足够呼吸了将近有三十分钟左右。听着欢悦声,看着他们玩耍,听着父母之间的谈话,看着下雪的一片风景,都会让自己此时此刻产生浓厚的吸引力。


到了吃饭时间,我们一家人围着,自己的碗里是母亲大人所说的热乎乎的粥。在进入到自己的肚子里时,就连身体都开始变得暖暖的。


我开始留恋着刚才我在窗外的那片雪,回忆着,将所有的思绪都已经被放空。


雪白的,白茫茫的天。银装素裹的世界,就像美丽的白珊瑚,纯洁无瑕。夏尔手里的雪人,他一开始还示意的问了问我这个怎么样,会不会不好看之类的,我笑着回应他说没有的事,很好看。


在我的眼里,我的哥哥,夏尔。是跟自己不一样,是被大家所爱的孩子。等他长大之后就会担任起这个伯爵的身份,就跟自己的父亲大人一样,成为一个十分了不起的大人,他要背负的东西,有很多。


而我却与他相反,等以后我就会打算离开这里,不在打扰夏尔。我想,等我变的坚强起来,我就会选择离开他,不会在因为我而麻烦到他。


我慢慢地把粥全都吃掉,能尽量的话我也会多补充下营养,剩余的我就只能听着他们之间的谈话了。


过了一段时间,彻底吃完之后,我发了一会呆,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随便抓起了一个玩偶,把它当成自己唯一的朋友,眼神充满着憧憬,额头互对着,低下了头,说的是“这样的愿望,会实现吧?如果有一天圣诞老人来了,听到了我的愿望,它一定会赶过来回应我的。”


我这么想,认为这就是最好的。


把这段话说出来时,门外就传来一阵声音,这个声音好像是夏尔的。


“我可以进来吗?”


听见这句话,我把手上的玩偶放了下来,转过头把视线放到了门上。


“夏尔?进来吧。”


得到了同意之后,夏尔打开了门,看到我走了进去,心情一副十分不错的样子挂在脸上。


夏尔看上去总是很开心呢,就像那个总是挂在天上十分耀眼的太阳。


不过进来之后他也坐了下来,暖乎乎的一直盯着我的脸看,虽然我不喜欢被人盯着,但是除了他之外。


“是发生什么了吗?这副表情好像跟伊丽莎白一起玩耍的时候还要开心呢。”


虽然凭着直觉就察觉出来了,难道他还有比玩耍更要高兴的事情吗?那会是什么呢?


“什么都没有哦,就是今天跟伊丽莎白玩完了之后,看到你把粥全部吃掉的时候,不知为何心情总是会很好呢,虽然我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啊……人的情绪,真的是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变化。


“对了,我们来下一次象棋吧。”


“象棋?可是我们已经下了很多次了啊……”


“正是因为每次分不出胜负,所以我才想接着跟你下下去嘛。但是如果你不想下的话,也是没有关系的哦。毕竟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又没有时间玩了,过一会我还要去学习……”


听见这句话,我点了点头,虽然我不知道要玩什么,但是他这么说了。居然想要跟我下象棋的话,那就下下去吧。


毕竟每一次跟我主动玩耍的,他一直也是第一位啊。

绿色健康安全食品

【双夏】邂逅(五)

在夏尔玩完之后,我足够呼吸了将近有三十分钟左右。听着欢悦声,看着他们玩耍,听着父母之间的谈话,看着下雪的一片风景,都会让自己此时此刻产生浓厚的吸引力。


到了吃饭时间,我们一家人围着,自己的碗里是母亲大人所说的热乎乎的粥。在进入到自己的肚子里时,就连身体都开始变得暖暖的。


我开始留恋着刚才我在窗外的那片雪,回忆着,将所有的思绪都已经被放空。


雪白的,白茫茫的天。银装素裹的世界,就像美丽的白珊瑚,纯洁无瑕。夏尔手里的雪人,他一开始还示意的问了问我这个怎么样,会不会不好看之类的,我笑着回应他说没有的事,很好看。


在我的眼里,我的哥哥,夏尔。是跟自己不一样,是被大家所爱的孩子。...

在夏尔玩完之后,我足够呼吸了将近有三十分钟左右。听着欢悦声,看着他们玩耍,听着父母之间的谈话,看着下雪的一片风景,都会让自己此时此刻产生浓厚的吸引力。


到了吃饭时间,我们一家人围着,自己的碗里是母亲大人所说的热乎乎的粥。在进入到自己的肚子里时,就连身体都开始变得暖暖的。


我开始留恋着刚才我在窗外的那片雪,回忆着,将所有的思绪都已经被放空。


雪白的,白茫茫的天。银装素裹的世界,就像美丽的白珊瑚,纯洁无瑕。夏尔手里的雪人,他一开始还示意的问了问我这个怎么样,会不会不好看之类的,我笑着回应他说没有的事,很好看。


在我的眼里,我的哥哥,夏尔。是跟自己不一样,是被大家所爱的孩子。等他长大之后就会担任起这个伯爵的身份,就跟自己的父亲大人一样,成为一个十分了不起的大人,他要背负的东西,有很多。


而我却与他相反,等以后我就会打算离开这里,不在打扰夏尔。我想,等我变的坚强起来,我就会选择离开他,不会在因为我而麻烦到他。


我慢慢地把粥全都吃掉,能尽量的话我也会多补充下营养,剩余的我就只能听着他们之间的谈话了。


过了一段时间,彻底吃完之后,我发了一会呆,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随便抓起了一个玩偶,把它当成自己唯一的朋友,眼神充满着憧憬,额头互对着,低下了头,说的是“这样的愿望,会实现吧?如果有一天圣诞老人来了,听到了我的愿望,它一定会赶过来回应我的。”


我这么想,认为这就是最好的。


把这段话说出来时,门外就传来一阵声音,这个声音好像是夏尔的。


“我可以进来吗?”


听见这句话,我把手上的玩偶放了下来,转过头把视线放到了门上。


“夏尔?进来吧。”


得到了同意之后,夏尔打开了门,看到我走了进去,心情一副十分不错的样子挂在脸上。


夏尔看上去总是很开心呢,就像那个总是挂在天上十分耀眼的太阳。


不过进来之后他也坐了下来,暖乎乎的一直盯着我的脸看,虽然我不喜欢被人盯着,但是除了他之外。


“是发生什么了吗?这副表情好像跟伊丽莎白一起玩耍的时候还要开心呢。”


虽然凭着直觉就察觉出来了,难道他还有比玩耍更要高兴的事情吗?那会是什么呢?


“什么都没有哦,就是今天跟伊丽莎白玩完了之后,看到你把粥全部吃掉的时候,不知为何心情总是会很好呢,虽然我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啊……人的情绪,真的是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变化。


“对了,我们来下一次象棋吧。”


“象棋?可是我们已经下了很多次了啊……”


“正是因为每次分不出胜负,所以我才想接着跟你下下去嘛。但是如果你不想下的话,也是没有关系的哦。毕竟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又没有时间玩了,过一会我还要去学习……”


听见这句话,我点了点头,虽然我不知道要玩什么,但是他这么说了。居然想要跟我下象棋的话,那就下下去吧。


毕竟每一次跟我主动玩耍的,他一直也是第一位啊。



盛鸽子日常爱啵酱

又是爱啵酱的美好一天,夏尔的表情有点怪但是改了更怪,衣服画的是p2的但是蓝色的那件画错了[失败]

又是爱啵酱的美好一天,夏尔的表情有点怪但是改了更怪,衣服画的是p2的但是蓝色的那件画错了[失败]

盛鸽子日常爱啵酱

发发之前摸的双夏,www啵酱是我的

发发之前摸的双夏,www啵酱是我的

依子yoriko

【夏尔双子】Eternal(完结)

第九章,预警详情请看第一章

[图片]


(完)

第九章,预警详情请看第一章


(完)

依子yoriko

【夏尔双子】Eternal(第八章)

第八章,预警详情请看第一章

[图片]


第八章,预警详情请看第一章



依子yoriko

【夏尔双子】Eternal(第七章)

第七章,预警详情请看第一章

[图片]


第七章,预警详情请看第一章



依子yoriko

【夏尔双子】Eternal(第六章)

第六章,预警详情请看第一章

[图片]


第六章,预警详情请看第一章


依子yoriko

【夏尔双子】Eternal(第五章)

第五章,预警详情请看第一章

[图片]


第五章,预警详情请看第一章


依子yoriko

【夏尔双子】Eternal(第四章)

第四章,预警详情请看第一章

[图片]


第四章,预警详情请看第一章


绿色健康安全食品

【双夏】邂逅(四)

伊丽莎白见夏尔跟他的弟弟说话时,也不由自主的开始说起来。


“夏尔可是很认真地在做这个雪人呢!而且,这个雪人做的可是你哦,有没有感觉很像?”


做的是我?


我开始细细的打量,发现他做的雪人的确有点像我,忽视掉它身上的东西的话,就会发现那个小型雪人的体型也有点跟自己一模一样,但是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将视线移向了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他们在盯着我,脸上似乎也没有什么表情。我打算做出解释,总不能一直让我保持着不能呼吸空气的状态吧?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我......想打开窗户呼吸下新鲜空气,总觉得房间里有点闷闷的。”


“可以哦,呼...

伊丽莎白见夏尔跟他的弟弟说话时,也不由自主的开始说起来。


“夏尔可是很认真地在做这个雪人呢!而且,这个雪人做的可是你哦,有没有感觉很像?”


做的是我?


我开始细细的打量,发现他做的雪人的确有点像我,忽视掉它身上的东西的话,就会发现那个小型雪人的体型也有点跟自己一模一样,但是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将视线移向了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他们在盯着我,脸上似乎也没有什么表情。我打算做出解释,总不能一直让我保持着不能呼吸空气的状态吧?


“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我......想打开窗户呼吸下新鲜空气,总觉得房间里有点闷闷的。”


“可以哦,呼吸空气确实是有好处的。但是注意也要保护好自己,如果觉得冷的话一定要说出来。”


见母亲大人这样说,我也给她做了保证。在随后的这段时间里,我也一直站在窗户旁边伸出了手,雪落在了我的手心上,总感觉这场雪给我的感觉有些温柔。


“等夏尔他们一起玩完之后,要不要决定吃热乎乎的粥呢?”


“粥的话,我认为是可以的。况且还可以提高人体的营养物质。”


我听见他们说的话,也开始有点开心起来。


今天……要吃粥啊……最近正好我也一直想吃。


只不过——


“快看这个!”


“好漂亮啊!这个做的真的是我吗!?”


“当然是了。”


夏尔活泼的性格就像太阳一样,什么都很厉害。


伊丽莎白也很爱他。


我憧憬着外面,如果有一天……不,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有那种时候的。


而这场雪,直到后来也一直下的很平静,甚至结束,迎来了终结。

依子yoriko

【夏尔双子】Eternal(第三章)

第三章,预警详情请看第一章

[图片]


第三章,预警详情请看第一章


依子yoriko

【夏尔双子】Eternal(第二章)

第二章,预警详情请看第一章

[图片]


第二章,预警详情请看第一章


依子yoriko

【夏尔双子】Eternal(第一章)

标题意为:永恒、永远


涉及到平行世界的设定

如果有学术上不对的地方请轻喷(鞠躬)


全文哥哥是夏尔,弟弟是西雅尔

折翼天使夏尔X恶魔天使混血西雅尔

有微量战争描述,有一些剧情和设定会沿用原作

人物是枢娘的,OOC是我的

哥哥后期腹黑还有点病

只求亲妈枢娘能轻点虐

会偶尔有原创人物出现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被虐到失智)

被枢娘刀傻了的激情产物

就随便看看吧……

[图片]


标题意为:永恒、永远


涉及到平行世界的设定

如果有学术上不对的地方请轻喷(鞠躬)


全文哥哥是夏尔,弟弟是西雅尔

折翼天使夏尔X恶魔天使混血西雅尔

有微量战争描述,有一些剧情和设定会沿用原作

人物是枢娘的,OOC是我的

哥哥后期腹黑还有点病

只求亲妈枢娘能轻点虐

会偶尔有原创人物出现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被虐到失智)

被枢娘刀傻了的激情产物

就随便看看吧……


森林木十
本来想梦回初中磕磕塞夏,结果补...

本来想梦回初中磕磕塞夏,结果补了漫画发现双子好香,磕晕了

本来想梦回初中磕磕塞夏,结果补了漫画发现双子好香,磕晕了

一窝蛇蛋(联考后回归)

(双夏)避光海底7

消失这么长时间很抱歉,卑微高三美术生因为集训瑟瑟发抖,但是文都是手稿已完工的一定会更完,避光海底之后还会有《疯魔》和《第三重梦魇》献上。


本文o权低下背景,啵酱名私设为克莱尔

私设居多

有怀孕情节但正文不会生子

人物属于枢娘ooc属于我

最后食用愉快


卡特被安葬离瑞秋很近的一块地方,这里属于皇室,也属于曾经存在又被迫消逝在族谱上的克莱尔公爵。

  沾着露水的白蔷薇在瑞秋与卡特漆黑的墓碑前显得格外分明,他站着母亲的墓前,浸染了太多咸涩泪水与花香的风将omega宽松的衣物吹的紧贴,显出微凸点小腹。

  “我做错了一件事,妈妈。”克莱尔用手抚上小腹:“我本来只敢在...

消失这么长时间很抱歉,卑微高三美术生因为集训瑟瑟发抖,但是文都是手稿已完工的一定会更完,避光海底之后还会有《疯魔》和《第三重梦魇》献上。


本文o权低下背景,啵酱名私设为克莱尔

私设居多

有怀孕情节但正文不会生子

人物属于枢娘ooc属于我

最后食用愉快





卡特被安葬离瑞秋很近的一块地方,这里属于皇室,也属于曾经存在又被迫消逝在族谱上的克莱尔公爵。

  沾着露水的白蔷薇在瑞秋与卡特漆黑的墓碑前显得格外分明,他站着母亲的墓前,浸染了太多咸涩泪水与花香的风将omega宽松的衣物吹的紧贴,显出微凸点小腹。

  “我做错了一件事,妈妈。”克莱尔用手抚上小腹:“我本来只敢在梦中见你,可我,有似乎要做一件正确的事了,即使有人喋喋不休的在说着,是我们错了。”

  他低下头轻笑:“但你,会认为它是对的吧。”他用指腹触摸那些墓志铭良久,也在冷风里站了良久。

  终于,他收回了手,曲下双膝跪在墓前用额头与墓碑相抵:“谢谢你,妈妈,谢谢你在离去后依然还想要保护我。”

  他站了起来,视线跳跃至另一座相隔不远的墓碑,克莱尔轻轻勾起唇角:“也谢谢你,小卡特。”

  克莱尔逆着风一步步走出墓园,席卷的风将他的发丝弄得有些凌乱。而夏尔站在墓园入口处等待,风同样将他的发吹的飞扬,Alpha却全然不在乎,只是在看见克莱尔后匆忙上前为他披上一件衣服,又紧拥着omega登上标有凡多姆海威家族族徽的车。

  omega疲倦的依偎着他,窗外的景色从瞳孔中飞逝,他们却离最初的目的地渐行渐远。

  等到车驶进了宫殿群,克莱尔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开口询问夏尔:“不是去医院吗?”

  夏尔却轻柔的将他额前凌乱的碎发拨到两边,用唇印下一个吻,他注视着神色恹恹的爱人,声音放的很轻,却清晰:“是父亲想要见你。”

  omega的神色瞬间有些紧绷,他看着夏尔的眼睛却又渐渐放松下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那哥哥知道是什么事吗?”

  夏尔没有在意爱人的小动作,而是顾左右而言他。他捻着克莱尔的衬衣,口吻间的情绪有些莫名:“怎么就偷偷穿上哥哥的衣服了呢,坏孩子。”他轻笑着,却没有给克莱尔回答这个问题的时间,Alpha紧接着打开了车门,在自己下去后,又绕到另一边把爱人抱了下来。

  随侍乌泱泱将两人簇拥。克莱尔在夏尔怀里挣扎着要下来,这次Alpha没有过多阻拦,只是牵起他的手十指相扣。

  文森特的寝宫近在咫尺,夏尔也只是把克莱尔送到了门口,他在omega唇边落下一吻,深海般的眸中栽满深情:“父亲说的东西不必当真,他也只是个被思念折磨得喘不过气来的可怜虫。”

  夏尔又捧起孪生弟弟的手亲了亲指尖,纤细雪白的手指像是被烫到一般无意识蜷缩了一下,夏尔又轻笑起来:”我在外边守着你。”

  克莱尔点了点头,主动与孪生哥哥交换了一个深吻,omega缩在还沾有Alpha信息素的外套里,对Alpha予取予求,乖顺的不得了,最终,他弯下了眉眼,用曾纠缠过的唇舌道:“那么会见了,哥哥。”

  他踩着昂贵柔软的地毯向宫殿深处走去。

  关于父亲的记忆其实早已在时间里模糊风化的看不清,最浓墨重彩的也不过是那天决定了的宣判,他深吸了一口气,站在门前轻轻敲响了门:“父亲,我是克莱尔。”

  里面没有回答,侍从却打开了门。

  omega垂着头走进去,他感知到文森特的时间如影随形,于是又在主座前站立,轻声唤了一声父亲,便没有了动作。

  文森特似乎对小儿子的举动并不意外,也不计较克莱尔的失礼,他轻轻叹了口气,语气似感似叹:“你越来越像她了。”君王同长子如出一辙的眸中凝聚着温存与狰狞:“但你让她失望了。”

  “从你让夏尔知道你是一个omega开始就满盘皆输。”

  克莱尔听见了茶杯被轻轻放在瓷盘上的声音,他听着父亲无端的叹喟与说教,沉默了良久,又蓦然嗤笑了一声,抬起头来直视这个他从泥潭中挣扎末了又指手画脚的人:“那您和哥哥不是比我和妈妈输得还惨吗,父亲?”

  “如果把这种求而不得的爱比作深海,比我们先溺死的分明是你们啊父亲。”他掩着唇轻笑,将眸光中毫不掩饰的恶意暴露给文森特:“到底是满盘皆输呢?”

  君主又眯着眼睛看了克莱尔一会,再一次喟叹道:“克莱尔,你真的很像你的母亲。”他似乎在从记忆里寻找着什么:“她当年也是像你一样,可我亲手扼杀了她。”

  “我常常想,是不是因为我把她逼得太紧,她才会以保护你为由,毫不犹豫的离去。”

  “不就是这样吗?”omega再次嗤笑,他甚至满怀恶意的想:这么觉得对不起她你就应该去墓前跪着。

  可你应该不敢去她的母亲,你比我还不敢见她。

  同样,她也不想再看见你。

  他讽刺道:“文森特凡多姆海威,你也不过是个胆小鬼。”

  被戳了痛脚的君主垂着眸饮了一口茶,又轻描淡写地提起另一件事:“你还是坐下吧,支撑着两个人的重量的身体并不容易。”

  omega的眸光剧烈波动了一瞬,又很快恢复平静,还没等克莱尔张口说些什么,文森特又自顾自开了口:”我知道你想问些什么,可我也想问问你,克莱尔,等那一天真正到来。”

  “你下得了手吗?”

  克莱尔僵硬的扯开了唇角,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足够平静:“难为父亲还记挂着我的事。”他说:“郁莺都对孪生哥哥下得了手,我为什么下不去手?”他走到软椅前坐下,双手自然的覆上小腹,有些好笑的看着他的父亲。

  文森特却笑了起来:“郁莺同阿龙纳斯只是阿龙纳斯的一厢情愿,更何况还有被迫成为omega的的恨意,你和郁莺可不一样。”君主轻轻的咳了两声,又用红茶压下了喉间的痒意:“先不说孕期omega对Alpha的依赖性。“

  “就凭你爱他,你就下不了手。”

  “你以为自己做的事情一直很隐蔽吗,那最开始郁莺又是怎么发现秘密的?”身为父亲的人充斥着恶意扬起了唇角:“夏尔从一开始就知道,他只不过是一直再等你告诉他。”

  “从以前到现在,一直如此。”

  克莱尔蓦然站了起来,他神色晦暗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光与影从他的侧脸上明灭跳跃,他沉着声音冷漠甚至抱以敌视地看向自己的父亲,声线干涩:“不劳您挂心。”

  omega扶着小腹出了那扇门,门也在他身后紧紧的关闭,他没有立刻向出口走去,却挥退了所有侍从,咬着牙冒险打通了郁莺的通讯,克莱尔靠在墙上半眯着眼睛,讲声音尽可能压制到最低:“这件事能不能在快一些?”

  “怎么了?”郁莺那边的声音泛着紧绷:“出什么事了?”

  克莱尔透过对面彩绘的玻璃窗望向被床上的色彩染的乱七八糟的天空,平稳呼吸后闭着眼睛答话:“我怀疑夏尔已经知道了。”他没等对面再询问些什么便挂掉了通讯,转身按来时的路一步一步返回。

  夏尔正站在殿门前等他,克莱尔则很缓缓的向他走去,一起像是当年的好风光,宫殿里却传来一声木     \仓响,惊碎了他沉醉的梦。

  两个人的脸色同时一变,匆忙的又向文森特那里奔去。

  曾来过的那扇门紧闭着,隔绝了里面血\\液的腥香。

  夏尔推开了门,把克莱尔挡在身后,被呵护的人只能从一角露出的缝隙中隐约看见血\\液然后了地毯,曾不可一世的王倒在王座上,一只无力垂落的手下面散落着冰冷的木\\\仓,另一只手却紧攥着一张照片,上面的姑娘正笑的恬淡而温柔。

  身为继承人的夏尔不免要去收拾残局,他刚向房间内走了两步,袖口却被人紧紧的拽住,Alpha看向脸色苍白的爱人,脸上的神色不可避免的柔和了几分:“怎么了。”他低声询问。

  克莱尔压抑着由血\\腥气息带来的挥之不去的恶心感,问出了那个从出了这扇门开始种下的疑问,他问:“夏尔,你有什么事想要问我吗?”

  夏尔做了沉思的模样,克莱尔看得见他侧脸唇角上扬的弧度:“有啊。”他说:“有好多事知道却并不理解,也有好多知道也明白,更有一些不知道也不明白。”

  “但我都想亲口听你对我说。”

  他不再停留,直直跟着法医走进了那个充满血腥与污秽的房间,只剩下他惊疑不定的爱人扶着小腹,在背对他角度拿出了通讯器,迅速发出了两条信息。

  我…还能…对他下得去手…的吧。

  克莱尔神色莫测的看着倒在血泊里,与夏尔有几分相似的,父亲的尸体。

  他闭上了眼睛,却又在下一刻追上孪生哥哥的脚步,指节泛白的攥住夏尔的手。

  可当他面对夏尔的视线时,那些准备好的说辞就又落回脑海里,一个字也说不出。

  最终,omega在良久的寂静里低下了头,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他的神色。

  “别把他和妈妈葬在一起。”

  他说,带着几分示弱与请求。

  “算我求你,哥哥。”

  夏尔没有回答,但是他却知道孪生哥哥答应了下来。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