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双子星公主

204.4万浏览    11961参与
长海以希
约了二期演戏那集法音和某人拍的...

约了二期演戏那集法音和某人拍的合照。

约了二期演戏那集法音和某人拍的合照。

GreenTEAeinXian
一起向星星许愿 ❗约,禁

一起向星星许愿


❗约,禁

一起向星星许愿


❗约,禁

漫山遍月

【月莲】今晚是坦白局

这里也发下❤️

深夜发糖爱好者出没

来亿点月莲糖🍬

今晚好梦

🌹

内心os本来想写第一人称的,写着写着,哦豁,我变她他,也还行

[图片]

[图片]


这里也发下❤️

深夜发糖爱好者出没

来亿点月莲糖🍬

今晚好梦

🌹

内心os本来想写第一人称的,写着写着,哦豁,我变她他,也还行


Coffeeb

是哪位魔法师中奖了呢 04

阅读提示

*请看过01的阅读提示再决定要不要点进来哦!


04


“我是,你也知道塔楼?”

“光明魔法师的大本营嘛,我当然知道啦。”法音将帽檐盖在自己的膝盖上,换上了一幅闲聊的架势:“那你一定认识莱斯家的人吧,你觉得他们是好人吗?”

觉得他们是好人吗?

这是什么问法?希尔杜一时之间都来不及担心莱斯被红女巫注意到了,只是思考这个问法究竟是什么样的态度。

“哎,还是直接问你吧,”法音看着他茫然的表情叹了口气,似乎嘟囔了一些“光明法师就是复杂”这样的抱怨:“你觉得布莱德·莱斯这个人怎么样?”

啊?


“小时候有点完美主义,天真可笑,长大了是个......

阅读提示

*请看过01的阅读提示再决定要不要点进来哦!



04



“我是,你也知道塔楼?”

“光明魔法师的大本营嘛,我当然知道啦。”法音将帽檐盖在自己的膝盖上,换上了一幅闲聊的架势:“那你一定认识莱斯家的人吧,你觉得他们是好人吗?”

觉得他们是好人吗?

这是什么问法?希尔杜一时之间都来不及担心莱斯被红女巫注意到了,只是思考这个问法究竟是什么样的态度。

“哎,还是直接问你吧,”法音看着他茫然的表情叹了口气,似乎嘟囔了一些“光明法师就是复杂”这样的抱怨:“你觉得布莱德·莱斯这个人怎么样?”

啊?

 

“小时候有点完美主义,天真可笑,长大了是个还不错的土系魔法师但是比你略逊一筹,似乎被皇女殿下爱慕了,但完全搞不清楚他自己的心思。”

“原来是这样。”

希尔杜看着法音突然说出的一大堆话,震惊地抬头。

“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

法音歪头看着他:“红女巫都是会读心的,你不知道吗?”

 

“原来你不知道啊,怪不得你每个月都来呢。”

“是啊是啊,你每天在心里想的拯救大陆的计划我全都知道啦,你还想知道我是谁,那你直接问我不就好了,我都跟你说过我是法音了,我是第三百二十代红女巫。你看,只要你问的话,我不就都告诉你了嘛。”

法音跳下来,站在了希尔杜面前。

没有了宽大的帽檐,面前的女孩看上去似乎只是一个没长大的小姑娘,希尔杜可以看到她赤红色的发顶,在有些昏暗的森林中也带着火焰的颜色。

“现在你知道我是会读心的第三百二十代红女巫了,你还会再来吗?”

希尔杜看着那双赤红色的眼睛,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其实我让你留在这里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布莱德这个人啦,我以为总会在塔楼的魔法师心里知道点东西的,没想到你心里每天都是受伤的母亲年幼的妹妹大陆即将毁灭我到底可以怎么办,你也太焦虑了。”

--如果大陆毁灭了,我在意的一切就会消失。

希尔杜并不是很熟悉与读心者相处的方式,这种毫无隐私的状态让他毫无安全感,可是现在离开,似乎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你为什么想知道关于布莱德的事情?

他继续在心里问道。

“他好像是个很受欢迎的人,但我总有不好的预感,我得调查清楚才行。”

--调查什么?

“问那么多女孩子的事情,”法音蹭地站起来:“是隐私啦,是隐私。”

--…读心者也会在意隐私吗?

“森林生气了,你可以走了!”

无法熄灭的火焰再次燃烧起来,在炫目的红色图腾中,红女巫不见了。

 

这是布莱德留在塔楼的第二年。

在这之前,他并没有想象过希尔杜时常出现在他身边是一件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毕竟身为塔楼的领袖,希尔杜·斐珈一向是忙碌的代名词,怎么会花很多精力在他身上?

直到最近,这件事真的发生了。

 

“所以,希尔杜,你究竟要做什么?”

在希尔杜本周第8次邀请他一起共进晚餐之后,布莱德有些崩溃了。众所周知,塔楼的见习法师最喜欢的事就是邀请布莱德阁下共进晚餐,因为他作为塔楼最具人气魔法师,不仅英俊非凡,在各项魔法的教导上更是精通。

但布莱德阁下最近似乎很繁忙,希尔杜阁下每一天都紧锁眉头准时出现在他的餐桌对面,见习法师们想,或许要出大事了。

“没什么,”希尔杜优雅地放下了餐刀:“你去过黑森林吗?”

“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黑森林,布莱德立马恢复正色。

“哦,没什么,只是想考究一下莱斯公爵的魅力传播度。”

希尔杜依旧在慢悠悠地擦拭餐具。

布莱德感到很荒谬,凭他对希尔杜的了解,这个忧心忡忡整片大陆的领袖好像不是这种没事找事的性格——在他成年之后。

“我记得我说过,发生了什么事,是可以告诉同伴的。”布莱德继续正色道。

“没什么,布莱德,我先走了,”希尔杜端起纹丝未动的餐盘:“你的通讯石又在闪了,我确实不应该向一顿饭闪八百次通讯石的人了解他的生活。”

 

布莱德隐隐约约觉得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在这样的交流中又渐渐挖掘出了另一种可能性:希尔杜可能确实是来挖苦他的。

在希尔杜·斐珈没有接手塔楼的十年来,他一直是这么对自己的。

“我这莫名其妙的同情心。”

布莱德笑道。

而且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希尔杜的忙,他就算想帮也帮不上嘛。

他按下了通讯石的接听键。

 

希尔杜回到了自己的炼金工作室。

据他这些天的观察,布莱德虽然出游广泛,但对黑森林那种完全没开发的区域的兴趣完全没有,确实没机会涉足。

那么在黑森林中的红女巫又是怎么知道布莱德的呢?

难道红女巫可以离开黑森林吗?

没这个可能,那样强烈的火焰,如果出现在了没有魔力屏障的边界,将是难以忽视的大火。如果是这样,塔楼和皇城都不可能察觉不到。

书籍吗?

印着布莱德·莱斯这样年轻名字的刊物,只能是近几年发行的。布莱德前几年发行的《土系魔法推论》?或是莱斯家族的《宝石收藏图鉴》?布莱德还会出现在哪里,八卦杂志?

红女巫如果无法走出森林,那只能是别人告诉她的。

除了自己,还有别人见过法音?

即使在读心者的阴影下,希尔杜依旧决定再一次进入森林。

 

而在他决定再次前往黑森林的前一天,塔楼收到了来自光明使的召唤。

皇城的公主殿下失踪了。



-04 END-

在这种不多人见的地方发一点牢骚

实际上我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大学这种最精力充沛的时间里停止做我最喜欢的事情的,停止创作同人对我来说其实很痛苦,这两天恢复了一下打字的习惯之后发现自己还有无法抑制住的幻想,确实非常喜悦。

但是随之而来另一种痛苦开始笼罩我,这种毫无个人隐私性的学生宿舍真的对同人女来说太过于痛苦了,感觉这两年确实是因为这种原因才停止创作的。

刚刚大哭了一下,为我重新开始的文字生活。

鳕鱼

Chapter 44 「Sealing of Love」封藏的爱(1)

莲音摸了摸脖子上昨晚被希尔杜咬出来的印记,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不是小孩子,在决定嫁给希尔杜的那一刻起,就知道着意味着将来要成为他的王后,为他生儿育女。

但是她没有怎么往这方面去想,一方面是和魔族的战争即将来临、加上各国的政治形势是目前最重要的事,占据了她许多精神力。

另一方面,她始终感觉希尔杜是她最熟悉的好友,在他身边感到很安心,不会任何的压力,所以自然就把其他问题押后再想。

毕竟大家能不能挺过魔族战争这一关都很难说,其余未来的烦恼不都显得很没必要吗?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看着镜子里自己脖子上明显的吻痕,她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从首饰盒里抽了一根绿色的蕾丝带子,...

莲音摸了摸脖子上昨晚被希尔杜咬出来的印记,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不是小孩子,在决定嫁给希尔杜的那一刻起,就知道着意味着将来要成为他的王后,为他生儿育女。

但是她没有怎么往这方面去想,一方面是和魔族的战争即将来临、加上各国的政治形势是目前最重要的事,占据了她许多精神力。

另一方面,她始终感觉希尔杜是她最熟悉的好友,在他身边感到很安心,不会任何的压力,所以自然就把其他问题押后再想。

毕竟大家能不能挺过魔族战争这一关都很难说,其余未来的烦恼不都显得很没必要吗?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看着镜子里自己脖子上明显的吻痕,她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从首饰盒里抽了一根绿色的蕾丝带子,绕在脖子上,这样可以刚好挡住了吧?

 

咚咚咚——!

突然的敲门声把她吓了一跳。

她走到门口打开门,是法格。

“发生什么事了?”

莲音微微颦眉,如果不是紧急的事,法格是不会在她休息时间来打扰她的。

“是希尔杜王子和莱特王子,他们在城堡前的广场里打起来了。” 

“打起来?”

——莱特王子这么快就到了吗?

莲音的心猛地一颤,身体僵住了。

 “名义上是对练。”

法格答道,虽然回想起那个场面,他感觉那两个人互相想杀了对方更为确切。

“莱特王子向希尔杜王子提出了挑战,开玩笑说他已经没有练习了,现在未必能战胜他,大家都以为只是一场友谊赛,但是——”

一股冷气从莲音的身体深处升起。

她急忙套上了斗篷,现在的她没有仔细挑选衣服的空闲了,“走吧,法格!”

 

 

在守卫打开校场的大门之前,她就听到了一阵阵的欢呼声和呐喊声。

广场上全是骑士、守卫、士兵,围成一圈圈,说不定王宫里的所有战士都来围观了,毕竟王子间的对决十分罕见。

而圈子中心,莲音只能看到的只是刀剑碰撞的闪光。

“让王妃过去!”

法格在前面为她开路,而士兵们听到她的名字便立刻停止了呐喊,低头恭敬的行礼。 

莲音脚步有些虚浮地走进中心,刚好看到两把剑“砰——”地砸到一起,希尔杜和莱特都没有穿防护服,就这样在蒙蒙的晨雾中互相攻击对方。

他们两个都还没有看到她,他们似乎什么都看不见,只想置对方于死地。

被挡住攻击后,莱特再次挥出一剑,脸色凝重而肃杀,莲音从没见过他这样的眼神,希尔杜也是,他们两个到底——

一股恐惧突然涌了上来,莲音立刻大喊:

“停下,不要再打了!”

希尔杜认出了她的声音,动作顿了一下,这个空隙足够让莱特发出了致命的攻击,镶着宝石的金色长剑狠狠地俯冲下来,希尔杜迅速地反应过来,亦抬起剑挡出他的攻击。

铛——!

广场上回荡着刺耳的金属撞击声。

不知道是不是莲音的出现影响了希尔杜,他的动作失去了方才的狠厉,变得趋向防守,然而莱特的攻击是一如既往地狂野猛烈,很快在十招之内就打掉了希尔杜的武器,并把他推倒在地,长剑居高临下地直指着他的颈脖。

莲音吓得心脏都快停止了,想也不想地跑到了希尔杜身边,下意识地挡在他身前不让他被伤害,哀求般地看向莱特。

“够了,不要再打了。”

 

看到她,莱特的动作僵住了,神情在一瞬间苍白。

那样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什么幽灵一般,只是呆呆地看着她和希尔杜。

“你输了。”

或许是怕伤害到莲音,莱特终于挪开了剑,他低声地朝希尔杜说道。

虽然在宣布胜利,但他脸色没有丝毫愉快的表情。

“这次,是我赢了你。”

“是,你赢了。”

希尔杜十分干脆地认输,他的目光直直地看向对手。

“你从来都不在乎她的感受,但我在乎——这就是我跟你的区别。”

莲音茫然地眨着眼,方才的恐惧感还没有完全消失,希尔杜的话让她一时没听明白。

“你说得对。”

莱特扯出了一个自嘲的笑。

“大概就是因为如此,我才输掉了更加重要的东西……”

似乎是不经意地,他把视线落到了莲音身上,只有嘴角在笑。

看到他这个表情,不知为何莲音突然感到胸口似乎被什么东西紧紧绞住,如同窒息般痛苦。

 

他可真傻啊。

莱特自嘲地想,当初第一次和希尔杜对决的时候,他所拥有的的东西,为什么就没能发现呢。

“现在,我已经永远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

他居高临下地望着紫发王子。

“你要替我好好地守护,否则我一定会重新夺回来的。”

“你不会有机会的。”

希尔杜只是冷冷地回应。


一个柚

老婆🥺😘

p2有微量月莲要素)被动画组创死了来老福特找找安慰😌

(兜兜忘记画了 就这样吧)

老婆🥺😘

p2有微量月莲要素)被动画组创死了来老福特找找安慰😌

(兜兜忘记画了 就这样吧)

树树鼠睡睡睡

要好的双子日投个年初的双子生贺呀

要好的双子日投个年初的双子生贺呀

Coffeeb

是哪位魔法师中奖了呢 03

阅读提示

*请看过01的阅读提示再判断要不要继续往下看哦!

*本篇法x希互动涵盖量90%


03


“不是只能维持七天吗?你怎么又提前喝了?”

“布莱德,”希尔杜转过头去:“你是不是太高估我了?这只是适应剂。”

“也不是没有直接喝化形剂的先例...”

“布莱德,拖住皇女的事,就拜托你了。”

“好吧,”布莱德盯着面前神情有些严肃的魔法师,希尔杜·斐珈是温和与严厉结合的导师,却在一些少有的时刻拥有男孩的别扭与倔强,而这样的性格在他带回皇次女后更加明显了起来:“再相信你一次,希尔杜。”


希尔杜突然带回了一位陌生的魔法师,是在三个月前。

他...

阅读提示

*请看过01的阅读提示再判断要不要继续往下看哦!

*本篇法x希互动涵盖量90%



03



“不是只能维持七天吗?你怎么又提前喝了?”

“布莱德,”希尔杜转过头去:“你是不是太高估我了?这只是适应剂。”

“也不是没有直接喝化形剂的先例...”

“布莱德,拖住皇女的事,就拜托你了。”

“好吧,”布莱德盯着面前神情有些严肃的魔法师,希尔杜·斐珈是温和与严厉结合的导师,却在一些少有的时刻拥有男孩的别扭与倔强,而这样的性格在他带回皇次女后更加明显了起来:“再相信你一次,希尔杜。”

 

希尔杜突然带回了一位陌生的魔法师,是在三个月前。

他们一同回到塔楼,希尔杜这位塔楼领袖对外官方的解释是,这位早早收到修习通知而却没有来到塔楼报道的女孩法音来自黑森林旁的一个名为“莱尔”的村庄,因为路途过于遥远,她并没有找到来自塔楼的路,所以仁慈的斐珈阁下就在任务归来的途中,友善地带上了这个无知的女孩。

而这件故事真正的起源,或许要从斐珈阁下的第一次冒险说起。

 

作为斐珈的魔法师,年轻的希尔杜·斐珈阁下承担的重担或许比人们以为的要更多。

盛产精神力极盛却体弱多病的预言家的斐珈家族,每一代只会出现一位魔法师。因此,与别的检测出魔法师属性便必须进入塔楼修习的魔法师不同,希尔杜与所有皇族一样,有权在自己的家族中修习魔法。

在月亮的国度诞生的斐珈,与太阳的后裔托尔斯皇族一样,拥有自己独特的魔法。

按照惯例,继承了光明魔法的皇族将成为塔楼的新一任领袖,但在皇城诞生了光明使这样特殊的皇储时,斐珈的魔法师将成为塔楼的领袖。

而凑巧的是,在希尔杜三岁那一年,皇长女莲音·托尔斯殿下,在光明魔法的沐浴中降生了。

作为皇城中唯一的光明使,她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将带领塔楼的使命,托付于给了年轻的希尔杜·斐珈。

 

希尔杜曾遇见过传闻中的红女巫,这件事发生在他继任塔楼领袖的前三个月,但他连母亲也没有告知。

斐珈的这一代的族长,希尔杜的母亲玛利亚阁下,为了大陆未来的预言耗费了几乎所有的精神力,这位现大陆最伟大的预言家也因此拥有了比普通人还要脆弱的灵魂。

年纪轻轻却已经能够独当一面的希尔杜阁下,正是在此时通过与天赋异禀的妹妹咪露琪的交谈,得知了这片大陆即将面临着一场浩劫。

他的母亲如今常常因为测算耗费了太多精神力而陷入沉睡的母亲,希尔杜最终决定利用化形魔法,成为游侠艾克力帕斯,在大陆的多个城镇中调查这场浩劫的解决之法。

而最终,所有的变数都指向了黑森林。

——那片因为树木是黑色而得名的古怪森林。

而也正是在黑森林的深处,那个女孩,从天而降了。

 

在法音出现的时候,希尔杜正在进行对黑森林的第三次探索。他一向是个很谨慎的人,他知道这片森林有着未知的魔力波动,因此他每次进入时都会收敛属于自己的魔法气息——换句话说,伪装成一个误入森林的普通人。

“如果你继续留在这里,森林会不高兴的。”

在女孩出现的时候,空气中带着试探的魔力波动似乎消失了,希尔杜迅速地抬起头看向发声源——一个看不清脸的女孩,宽大帽檐上,无法直视的图腾散发出未知的魔法气息。

“快走吧,森林要是不高兴了,我也没办法。”

“你是谁?”

他谨慎地开口了。作为塔楼未来的领袖,希尔杜对魔法的掌控程度已经是年轻一辈中仅次于光明使的存在。可面前的女孩出现时,他没有察觉到任何的痕迹。

她就这样凭空出现了。

“问别人名字之前,还是先说自己的名字比较好吧?让森林即将生气的魔法师?”

“艾克力普斯,”希尔杜快速地回答了,他作为预言家族一员精准的第六感似乎在告诉他,如果不继续配合谈话,会有一些危险。

“为什么到这里来?”坐在树上的女孩晃动着双腿,虽然看不清脸,希尔杜却还是看到了疑惑的神情:“森林好像感受不到你的恶意,但你不是迷路的旅人。”

“你是谁?”

“我是法音,”她顿了顿,还是摘下了帽子,希尔杜望进那双红色的眼睛里,毫无防备地被燃烧魔法狠狠地灼烧了:“这里是红魔法的属地,外界的魔法师,为什么要三次擅闯红女巫的领地?”

 

“浩劫?”

“森林从来没有想到扩张自己的领地,外界的魔法师真喜欢自己给自己制造紧张的末世呢。”

“红女巫不会毁灭世界的,你回去吧。”

法音听完希尔杜漫长地叙述,大笑起来。

她缓慢地站起来,身体从底部开始燃烧起来。

“快离开这里吧,森林困了。”

 

而在这之后,“艾克力普斯”每个月得到了携带光明魔法进入黑森林几小时的“特权”。

他不再会因为是一名魔法师而受到黑森林的攻击,同时,也会偶尔碰巧遇见坐在树上不知在干什么的法音。

按法音的话说:“森林被你逗笑了,所以你勉强成为了我的朋友,如果你想要到这里来,我愿意分出一些时间来交给朋友。”

 

“这个月你又做了些什么呢?”

法音趴在距离他很远的枝头上突然开腔。

希尔杜从树木的年轮调查中慢慢地分出了一些心神回答道:“做了一些塔楼的工作交接。”

“你是塔楼的魔法师?”

法音突然惊讶起来。

希尔杜被她突然的惊叹吓了一跳,第一次见面回去之后,他翻阅了几乎所有的塔楼关于图腾的收藏,都没有找到那顶帽檐上的图腾。他确实开始相信黑森林确实是红女巫的属地,因为光明系魔法中不存在而却蕴含着无比强大能量的图腾,似乎只有他们目前根本不了解的红魔法才能办到。

他也完全不相信法音所说的“红女巫不会毁灭世界”这一说法,如此强大的能力,世界的未来可不能交给“想不想”这种毫无理由的思考。

如果预言的那一年到来,她突然“想”了呢?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勉强借着红女巫不知名的允许继续调查黑森林,而这些时间,比起在森林中调查一片茫然的生长环境,他更多的时间放在了观察那位奇怪的女孩上。

她就是红女巫吗?

而在他的调查毫无进展时,这位奇怪的女孩却再次摘下了宽大的帽檐,和他进行了交流。

为什么她知道塔楼?

希尔杜·斐珈一向是这样过度谨慎的个性,他对大陆未来的担心再一次加剧了。


-03 END-

吃饭天才

是谁还在画双子星公主捏😋

是谁还在画双子星公主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