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双杰友情向

12672浏览    229参与
。

双杰双璧

第二天

零:"大家都休息好了吗。"

众人(除那四个受):"挺好的。"

零:"好,我们今天继续看图,看一些双杰和双璧的图。"

两队双杰和双璧(姑苏双璧,云梦双杰,姑苏双杰,云梦双璧):"为啥是我们的图啊。"

零:"哎呀,当娱乐嘛,好了,话不多说,看图。"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不知道顺序,随便乱发的,别在意这些细节哈)

夷陵老祖:"哇师妹,你怎么能这样呢。"

三毒圣手翻了个白眼,道:"关我什么事,你们这么光明正大的,想不看到......

第二天

零:"大家都休息好了吗。"

众人(除那四个受):"挺好的。"

零:"好,我们今天继续看图,看一些双杰和双璧的图。"

两队双杰和双璧(姑苏双璧,云梦双杰,姑苏双杰,云梦双璧):"为啥是我们的图啊。"

零:"哎呀,当娱乐嘛,好了,话不多说,看图。"

(不知道顺序,随便乱发的,别在意这些细节哈)

夷陵老祖:"哇师妹,你怎么能这样呢。"

三毒圣手翻了个白眼,道:"关我什么事,你们这么光明正大的,想不看到都难。"

蓝忘机:"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大哥。"

蓝曦臣:"这是那个世界的,关我什么事。"

含光君:'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兄长。'

蓝曦臣表示:'在媳妇面前,不需要雅正。'

零:"好了,继续。"

夷陵老祖看到这张图后,抱住了含光君,道:"蓝二哥哥,我可爱不?"

含光君:"嗯。"

夷陵老祖:"嘿嘿,二哥哥,你也可爱。"并在含光君脸上点了一下

含光君的耳朵红透了:"天天。"一把抱起了夷陵老祖往房间走(私设他们知道天天)

夷陵老祖:"哎,不要啊,我腰还没好呢。"

三毒圣手:"活该。"

零:"那个,含光君,能不能先把图看完再去啊。"

含光君把夷陵老祖放下了

含光君:'这个兄长坏了,能换吗"

泽芜君:'滴滴,你怎么能这样'

夷陵老祖:"师妹,你那个脾气也就大哥能接受吧。"

三毒圣手:"滚,还有别叫我师妹,师姐。"

夷陵老祖:"师妹,你学坏了啊。"

"滚。""好嘞"

零:"双璧和双杰女装图。"

夷陵老祖:"蓝二哥哥,你看羡羡好看吗。"

含光君:"嗯。"

夷陵老祖:"蓝湛,你也很可爱。"

泽芜君:"晚吟,很好看。"

三毒圣手:"谁......谁好看啊,我......我没穿过女装。"又小声说了句"你也是"

泽芜君顿时笑开了花

三毒圣手看到后脸更红了,想道:'没事笑这么好看干嘛啊,真的是。'

夷陵老祖:"哟,师妹,这么舍不得你师兄啊。"

三毒圣手脸微微红,嘴硬道:'谁舍不得你啊,真自恋。"

泽芜君:"晚吟,很可爱。"

三毒圣手霎时脸爆红:"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似乎又想到了啥,闭了嘴,低着头,红着脸

泽芜君:'真可爱。'

夷陵老祖:"哎,我真帅。"

三毒圣手:"真自恋。"

"师妹你怎么能这样说你丰神俊朗人见人爱的师兄呢,你师兄很伤心呢。"

含光君和泽芜君看着他们各自的小受,心里有点非常吃醋

夷陵老祖:"哎,师妹,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酸味呢?"

三毒圣手以对师妹这个词麻木:"没有。""哦"

零:"好了,今天就到这了,大家休息去吧。"

已在一起的cp的攻一把扛起自己的受就进了房

-------------------------------------

反转魔道的人我没写,他们跟主世界的人其实也相差不了多少吧主要是懒得写

下一章打算把小辈拉进来

下次见

审核让我过

让我过

让我过

拜托拜托拜托


。

曦澄

我是不是很久没更新了啊

算了

今天是曦澄

最喜欢这对cp了

话不多说

——————————————————————

众人早早的起了床,零正疑惑着为啥还没交就起了,夷陵老祖似乎看出了零的疑惑,道:"因为不想被你叫起来,声音太大他吓人了。"

零:'......'

零:"好了,既然大家都准备好了,就继续看cp了。"

(大家到知道cp的意思了,我有没有说过来着,我好像忘了)

[图片]

三毒圣手和江澄看到这张图后脸爆红

泽芜君和蓝曦臣看到这张图后笑容更大了,耳朵也有点微微红

夷陵老祖和蓝忘机看到这张图后大笑了起来

夷陵老祖:"......

我是不是很久没更新了啊

算了

今天是曦澄

最喜欢这对cp了

话不多说

——————————————————————

众人早早的起了床,零正疑惑着为啥还没交就起了,夷陵老祖似乎看出了零的疑惑,道:"因为不想被你叫起来,声音太大他吓人了。"

零:'......'

零:"好了,既然大家都准备好了,就继续看cp了。"

(大家到知道cp的意思了,我有没有说过来着,我好像忘了)

三毒圣手和江澄看到这张图后脸爆红

泽芜君和蓝曦臣看到这张图后笑容更大了,耳朵也有点微微红

夷陵老祖和蓝忘机看到这张图后大笑了起来

夷陵老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师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师妹你还说我,你也撑死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哥,你也断袖了啊哈哈哈哈哈。"

江夫人:"阿澄开心就好。"

江厌离:"阿澄阿羡你们嫁到蓝家别给我们江家丢脸啊。"

夷陵老祖,三毒圣手,魏无羡和江澄听到这句话后脸又红了起来

泽芜君:"晚吟。"

三毒圣手听到后,道:"谁......谁让你这么叫我的。"

泽芜君:"晚吟不喜欢吗。"

三毒圣手听到这句话,看着他像一条委屈的小狗一样,脸红着说道:"喜...喜欢的。"

泽芜君:"晚吟~"笑容更大了,像个芝麻汤圆,还把自己的抹额摘了下来绑到了三毒圣手手臂上,江澄把自己的清心铃摘了下来系到了泽芜君的腰带上(是腰带吗,忘了)看到泽芜君满脸笑意的看着他,说道:"看什么看,给你的回礼罢了

另一边,蓝曦臣看到泽芜君和三毒圣手已经成了

就到江澄身边对他道:"晚吟,你对我是什么感觉的呢?"

江澄:"嗯......不讨厌。"

蓝曦臣:"那就是喜欢我咯。"

江澄红着脸,微微点了点头

蓝曦臣笑得更开心了

并交换了自己的信物

零:'好了,又凑成了一对,下次凑哪对好呢?'

零:"好了,今天就看到这,天色不早了,大家休息去吧。"

曦澄和忘羡这四队cp,cp和cp进了同一房间那啥

那啥都懂吧那啥

——————————————————————下一章写啥好啊

追凌

桑仪

聂瑶

还是哪对啊


治愈系(停更中)

后世之事 第四章

(写在前面的话)


*本篇cp:忘羡,温启,双杰(友情向)


*本人篇3k+


正文如下:


〈水镜再一次的亮了起来,这次屏幕上出现的是三个人,左边那位一身金色素净常服,看上去似乎与常人无甚差别,可若是有心人,则不难发现袖口处,衣领处,衣摆处均有着用银色丝线绣的金星雪浪,中间那位身着具有明显姑苏蓝氏特色的常服,只在前襟处秀有一些不同功效的符咒。右手边的那位一身玄色衣袍,右手拿着一把竹扇,看上去好不惬意,自在。〉


〈然后,才一一进行自我介绍。左边那位淡淡道:“我是金玥,你们应该认识我,上次讲到我前辈,名字被屏蔽的就是我。”


紧接着,中间的那位急不可耐道:“我是蓝霖...

(写在前面的话)


*本篇cp:忘羡,温启,双杰(友情向)


*本人篇3k+


正文如下:


〈水镜再一次的亮了起来,这次屏幕上出现的是三个人,左边那位一身金色素净常服,看上去似乎与常人无甚差别,可若是有心人,则不难发现袖口处,衣领处,衣摆处均有着用银色丝线绣的金星雪浪,中间那位身着具有明显姑苏蓝氏特色的常服,只在前襟处秀有一些不同功效的符咒。右手边的那位一身玄色衣袍,右手拿着一把竹扇,看上去好不惬意,自在。〉



〈然后,才一一进行自我介绍。左边那位淡淡道:“我是金玥,你们应该认识我,上次讲到我前辈,名字被屏蔽的就是我。”


紧接着,中间的那位急不可耐道:“我是蓝霖,如果你们认识他的话,就一定认识我,上次,就是我俩一起扒金凌前辈的剩余两件事的。”行了,我之前讲过一次课,只要是之前没缺过课的,应该都认识我,不过,还是要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聂熙字乔幽。〉



〔金玥小哥哥和蓝霖小哥哥你们这样扒前辈的秘事,我说句真心话“干得漂亮!”〕



〔别心虚啊,之前熙熙不是已经说了,是经过批准的。话说回来,上次金家还没讲完呢〕



〈只见水镜上中间的那位长的像极了魏无羡的男子清了清嗓子,正色道:“金凌前辈的简要生平上次已经说的差不多了,这次就先换个人讲,毕竟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要让你们对玄正有正确而又全面的了解。”



金玥有点不耐烦的用手肘怼了一下蓝霖,说:“少说两句吧,你以为你这人称‘云深不知处第三个魏无羡”的名头是怎么来的。蓝霖听后,反而笑嘻嘻的说道“那不是更好,魏前辈有多卓尔不群,你又不是不知道,荣幸之至。”〉



〈聂熙似乎是看不下去了,自顾自接上了未说完的话“这次我们讲云梦江氏的大长老魏无羡前辈。”〉



〔蓝霖小哥哥可太能说了,这不要脸的技能是不是遗传老祖的。〕



〔如果蓝启仁老先生没有飞升,而是还在云深不知处的话,云深不知处的家规怕是又要多上几千条。〕



〔终于讲老祖了,我的阿羡,羡羡。〕



仙门百家听见蓝启仁飞升之后,面上向蓝家众人道贺,实则都想和蓝启仁打好关系,能从他口中得知飞升之法。



蓝曦臣和蓝忘机听后十分高兴,均向蓝启仁拱手行礼说道:“恭喜叔父能得此机缘。”



蓝启仁欣慰的看着蓝曦臣和蓝忘机,心想:“这都是他养出来的好苗子啊。”说道:“曦臣,忘机,叔父相信,你二人也会如此。你们二人的能力毋庸置疑,人品也是世家典范。”



蓝氏双璧回道:“谢叔父夸奖,叔父谬赞了。”



温若寒看着蓝启仁心想“阿仁,恭喜你。既如此我也要加把劲,早日能成功飞升,然后和阿仁表明心意。”



魏无羡和江澄说:“江澄,你看见没,水镜上的人说这次讲我啊,不知道我能不能得个什么名号。而且,师妹,我答应过你的事,我也做到了。”



江澄说:“看见了,至于你什么名号,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接着,郑重的看着魏无羡,魏无羡见江澄一直看着他,却不说话,“江澄,你……”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江澄“师兄”,就没有下文了。


魏无羡听后愣了愣神,反应过来后,看似打趣,实则借此说出了心里话“师妹,终于肯承认我是你师兄了”。魏无羡虽然此刻内心并不平静,却还不忘损道“师妹,难得啊!”江澄感动的后劲过去后,就听见魏无羡损他,于是两人又开始了每日必行的活动——团建。



江厌离看见这番景象,已经见怪不怪了,就任由他二人去了。



〈魏婴字无羡,幼年时父母在夜猎中丧生,被父母故人江氏家主江枫眠带回云梦江氏莲花坞,收为大弟子,与其女江厌离、其子江澄一同生活修习。后与其师姐,师弟一同前往云深不知处进行蓝氏听学,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后来,因与金子轩起了冲突而被迫中断了求学,回到了莲花坞。后来遇上了玄正历史上的诸多大事--火烧云深不知处,血洗莲花坞;温氏借此逼迫世家子弟前往温氏听学,众世家子弟中至少有一名是嫡系,云梦江氏前去的是魏无羡前辈和江澄前辈,当时,在火烧云深不知处中伤了一条腿的含光君,也被强制带去了温氏教化司。当时四大家族都派了嫡系子弟前去,只有清河聂氏没有前去。〉



〔据说当时聂导没去是因为温氏前去要人的时候,聂大直接用霸下的刀鞘把聂导的腿打断了。然后还说‘家弟现在这情况你也看到了,他腿断了,去不了了。’结果温氏的那几个人不死心说‘姑苏蓝氏的蓝二公子腿也断了,我们拉马车把他带去了教化司。’



聂大不容置疑道‘去不了就是去不了,怎么你们温氏还要强人所难,实在不行我去也行,我也是聂氏嫡系。’然后温氏的人连忙一溜烟跑了。〕



〔我说怎么大家都在,聂导却不见人影。〕



〔聂大说了那么多次要打断聂导的腿,都没有真的去实施,最后却为了保护聂导不去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然后公然那么做了。〕



蓝启仁看到 蓝忘机被打断了腿后,还被强硬的带去了温氏,;大声对仙门百家众人呵道‘究竟是我们姑苏蓝氏做了什么,让你岐山温氏下此毒手、我姑苏蓝氏记下了。’



蓝曦臣连忙劝道‘叔父,此时不宜轻举妄动,此事随后再议。’蓝忘机一如既往的清冷,但却对蓝启仁坚定地点点头,表明立场。



魏无羡打趣聂怀桑‘聂兄啊,聂兄,你可真是嚣张啊!’



江澄有些不可置信的对魏无羡说道‘魏无羡,你看;莲花坞未来怎么会……’魏无羡双手扶着江澄的肩膀,认真说道‘江澄,相信我,我们可是云梦双杰,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后来,前去教化的世家子弟们被温晁给缴了仙剑,赶鸭子上架般的带去了暮溪山,然后就出现了著名的‘暮溪山事变’,后来魏无羡前辈和含光君被困暮溪山,江澄前辈出来后,快马加鞭回云梦搬救兵,本来七天的路程,不眠不休四天就到了。然后把他们两救了出来,那时候魏前辈和含光君已经杀了谭中的屠戮玄武,并且得到了一把玄铁剑;同时,这也是后来阴铁被制成的原材料。〉



〔他们姑苏有双璧,我们云梦就有双杰〕



〔楼上公然发刀子〕



魏无羡对江澄说‘师妹,辛苦你了。不过,这个含光君应该就是蓝湛了吧’,江澄颇有些无语道‘你觉得是就是吧。’



蓝泫V:【这个温晁真的坏透了,什么事他都掺和一脚。后来魏无羡前辈被扔下乱葬岗也是他干的,不然后面姨姨和姨夫也不会死,阿凌哥也不会刚刚满月就没了父母,更不会从小被人戳着脊梁骨骂道‘有娘生没娘养’】



〔‘火烧云深不知处’,‘血洗莲花坞’,‘乱葬岗’这些著名的大事变都是他挑起来的,据说当时温总闭关修炼,修到走火入魔的程度了。这些事他都一概不知,交给了温家的长老心腹去处理。〕



〔温总也是倒霉,被他随手捡的两个孩子坑的基业全无。〕



〔姐夫和师姐的死也有那个金种马的手笔,也不知道金夫人知不知道这件事。〕



金夫人得知自己的儿子和看重的儿媳妇都被金光善这个老匹夫给害死了,怒道‘金光善,你竟敢害阿离和子轩,我和你没完。’



〈后来,魏无羡因江厌离之死而血洗不夜天,被仙门百家围剿,因恶鬼反噬死于乱葬岗。十三年后,莫玄羽使用禁术献舍,魏无羡得以重生。后与含光君蓝忘机结伴而行,一路追查被分尸之人的身份,在蓝忘机之兄蓝曦臣的帮助下知晓了含光君蓝忘机的心意,也明白了自己的心,两人终成眷属。〉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跪谢莫玄羽献舍之恩。〕


聂怀桑‘唰’的一声展开了手中的折扇,说‘魏兄,恭喜,恭喜。’



魏无羡跑向蓝忘机,‘蓝湛,原来以后我们在一起蓝大哥也帮了不少嘛,就是时间有点久,不过现在吗,时间我觉得就刚刚好。’蓝湛‘魏婴,我亦是。’



〈不过这样的日子还没过几年,就遇上北荒蛮夷之人入侵。其实这些人倒也不是那么难对付,真正让人头痛的是他们带来的蛮夷野兽,长的千奇百怪不说,体型还庞大无比,皮糙肉厚。


当时,四大家族的宗主们经常聚在一起商讨解决办法。后来,由于这些怪物攻入境内,百姓苦不堪言,民不聊生。


于是集结人马于蛮夷边境,接着在这蛮夷之地涌出了一群又一群人高马大,长相怪异,皮糙肉厚的蛮夷野兽,他们几乎有两丈高。


紧接着,战争肆无忌惮地在这片土地上蔓延开来,空气里弥漫着浓烈的硝烟气息,整个世界被战火笼罩着。〉



〈金玥截下了蓝霖的话,强制性的引回正题,‘好了,先到这了。接下来,老规矩。’



正当金玥拿出‘回溯球’想要接着往下讲的时候,突然聂熙脸色一变,拉着金玥和蓝霖消失在了水镜前。水镜再一次暗了下来。〉



〔救命,蓝霖小哥哥话好多啊,直接跑题了。〕



〔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下播了。〕



家长组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都在为这个神魔大战做打算,因此都聚在了一起,讨论了起来。




。

双杰

一天,魔道众人们正在做自己的事

突然有一道白光从眼前闪过(白光:没错就是我 老梗了)

众人被拉到了一个全白的空间里

众人都懵了:

这哪?我不是还在做事吗?我怎么过来的?

突然有一个声音喊到:这哪啊?那个妖怪干的!快放我们出去!

周围的人都应喝着

突然有一个女声响了起来:

“是我,怎么,想杀了我吗。”

又有一个声音喊到:“妖女,快放我们出去。”

那个女声又道:“我带你们来是为了让你们看另一个世界的你们的,不想看的话可以滚,我帮你。”

周围骂骂咧咧的声音都消失了,毕竟都想看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不过,只有一部分人。”那个女声又道

闲闷败家都在想着会不会有自己

(......

一天,魔道众人们正在做自己的事

突然有一道白光从眼前闪过(白光:没错就是我 老梗了)

众人被拉到了一个全白的空间里

众人都懵了:

这哪?我不是还在做事吗?我怎么过来的?

突然有一个声音喊到:这哪啊?那个妖怪干的!快放我们出去!

周围的人都应喝着

突然有一个女声响了起来:

“是我,怎么,想杀了我吗。”

又有一个声音喊到:“妖女,快放我们出去。”

那个女声又道:“我带你们来是为了让你们看另一个世界的你们的,不想看的话可以滚,我帮你。”

周围骂骂咧咧的声音都消失了,毕竟都想看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不过,只有一部分人。”那个女声又道

闲闷败家都在想着会不会有自己

(呵呵,想屁吃)

江澄道:“这位姑娘,请问你在哪,叫什么名字?”

那个女声道:“你们可以叫我零(取名废,不会取名,随便说一个),还有我连我自己都看不见我自己在哪。”

内心:'啊啊啊还激动啊!舅舅跟我说话了!!!这个舅舅好温柔啊啊啊啊啊!!!'

之后一张图呈现在众人眼前

(图我换了,不想找)

江澄道:“哎?这是我吗?我没这样过啊”

零说:“这是另一个世界的你,另一个世界的你被众人评价为“阴狠冷厉”(应该是这样的吧,有点忘了)

江厌离:“阿澄,以后别这样啊。”

江澄回道:“是,阿姐。”

零说:“要不要我吧另一世界的江澄传过来啊?”

没等到这个世界的众人回话,一道白光闪过,白光里出来了个人———江澄

(魔道世界的江澄叫三毒圣手吧)

三毒圣手看了看四周,目光锁定了江夫人,江宗主和江厌离身上,眼眶通红,跑了过去,喊道:“阿爹,阿娘,阿姐。”并抱住了江厌离

江厌离说到:“都多大人了,还哭,像什么样子啊。”但没有松手,拍了拍他的背。

江澄听到了这句话,松开了江厌离,问到,这哪啊

零说:“这是我建的一个空间,你可以叫我零。”

“嗯。”江澄回到

零“好啦,下一个”

(忽略下面的字)

蓝忘机凑到了魏无羡身边,说到:“哎,魏兄,这是你哎。”

魏无羡“嗯”了一声

蓝忘机继续撩拨着魏无羡,终于他哥蓝曦臣看不下去了,对他说道:“没看到人家不喜欢你吗,你给我过来。”

江澄(私设读兄机)道:“无事,我师兄并不讨厌他。”

蓝忘机说:“看吧,哥,我就知道魏兄不讨厌我。”

他们不知道的是魏无羡的耳朵已经红了

江澄温柔地笑了笑,心想:‘要是师兄活泼点,话再多点就好了。’

“这人是魏无羡?”

“魏无羡竟然会修鬼道。”

“江家竟然出了个修鬼道的人。”

“快,快杀了他。”

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

突然两道紫光被摔了出来,砸到了地上,地上两道焦痕

江厌离:“闭嘴,这是我江家弟子,也是我弟弟,而且是另一个世界的,岂是你们能说的!”

三毒圣手:“魏无羡又没惹你们,在背后嚼舌根好意思吗。”(私设还没决裂)

零:“我把他传过来。”

一道白光闪过,魏无羡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这个魏无羡叫他夷陵老祖好了)

夷陵老祖:“哎,这是哪,我不是在乱葬岗吗?”

零:“我是零,这是我的空间。”

夷陵老祖:“哦哦,好的。”

他看了看周围,突然看到了江厌离他们,走了过去,抱住了她,道:“江叔叔,虞夫人,师姐我好想你们啊。”江厌离拍了拍他的背

夷陵老祖松开了江厌离,突然看到了两个江澄,道:“哎?怎么有两个师妹啊?”

三毒圣手听到后脸立马黑了,道:“魏无羡!别叫我师妹!”

“师妹师妹师妹师妹”

“魏无羡,死来。”

旁边雅正的江家看了后产生了羡慕的情感

夷陵老祖看到了魏无羡后停下了脚步,围着他看了看

“哎,师妹,这就是另一个世界的我啊,看起来好古板啊。”

“嗯,还有别叫我师妹。”

夷陵老祖又看了看站在他旁边的蓝忘机,“你是这个世界的蓝湛吗,和我们那个世界的蓝湛性格看起来完全不一样哎。”

夷陵老祖就这样和蓝忘机聊了起来

——————————————————————

今天就写到这吧

明天写双璧

感觉写的好那个

算了就这样吧

不管了

第一次写

ooc严重

不喜勿喷

改了一点



肉肉你别跑

假如蓝夫人死后看完魔道祖师正文之后被传送到云深不知处听学时期11

亥时未至,静室,檀香冉起,蓝忘机退下繁琐的家袍,身着素衣,披散着长发,抚弄着忘机琴。

脑海中描绘着那人的音容笑貌,手下一段旋律油然而生。

回想白日母亲所讲的种种,那人的一些行为实在可恨,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可恨的人,却让自己深陷其中。

蓝忘机手下一顿,眼眸低垂,那样耀眼的人不应该失去笑容。

……

第二日清晨,蓝曦臣来找蓝忘机时,却发现蓝忘机早已开始练剑。

“忘机。”

蓝忘机执剑的手一顿,停下来道:“兄长。”

蓝曦臣道:“忘机今日为何如此之早?”

蓝忘机不知该如何开口。

“是因为魏公子?”

蓝忘机道:“还有蓝家。”

蓝曦臣一愣,而后欣慰一笑,道:“忘机,我们会一起守护蓝家,不......

亥时未至,静室,檀香冉起,蓝忘机退下繁琐的家袍,身着素衣,披散着长发,抚弄着忘机琴。

脑海中描绘着那人的音容笑貌,手下一段旋律油然而生。

回想白日母亲所讲的种种,那人的一些行为实在可恨,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可恨的人,却让自己深陷其中。

蓝忘机手下一顿,眼眸低垂,那样耀眼的人不应该失去笑容。

……

第二日清晨,蓝曦臣来找蓝忘机时,却发现蓝忘机早已开始练剑。

“忘机。”

蓝忘机执剑的手一顿,停下来道:“兄长。”

蓝曦臣道:“忘机今日为何如此之早?”

蓝忘机不知该如何开口。

“是因为魏公子?”

蓝忘机道:“还有蓝家。”

蓝曦臣一愣,而后欣慰一笑,道:“忘机,我们会一起守护蓝家,不会再让母亲所说的未来发生。”

蓝忘机略一颔首。

“忘机,我们已许久未一起练功,不如今日一起吧。”

蓝忘机道:“好。”

这边两兄弟早已开始练功,而另一边。

“砰砰砰——”

“魏无羡!快给老子起床!!!”江澄砸着床铺声嘶力竭地喊着。

可惜却丝毫没有撼动床上的那坨人型物体。

江澄脑袋上快蹦出“井”字来了,他深吸一口气,猛的俯身抓起魏无羡的肩膀,死命地晃动,“魏无羡!你再不给老子起床!老子就把莲藕排骨汤全喝光!连一个莲藕都不给你留——!!!”

语毕,江澄把手一松,手上的魏无羡“啪”的一声砸在床板上。

“咳咳,江澄,你好狠啊……”床上的人颤巍巍地举起一根手指指着江澄,虚弱地说道。

江澄整理了一下刚刚弄乱的衣服,冷嗤一声,“因为你不配让我温柔地叫你。”

魏无羡倒在床上把自己蒙在被窝里,哀嚎地翻滚叫嚷着:“师弟,你变了,你不再是我以前那个亲亲师弟了。”

“哼,对你我向来心狠手辣,手下无情。”

“啊——,我要去告诉师姐,你欺负我,我要把你的那份排骨全部抢过来。”说完,趁江澄不注意,一把掀开被子,冲向外面,只见魏无羡早已衣着完整,想来是刚刚在被窝里就换好的。

“艹,魏无羡你给我滚边去!!!”江澄怒吼着追了出去。

今日的云深不知处也是如此的热闹啊。

早饭吃完,众人也陆续前往昨日的小院。

只见江氏夫妇在前面走着,两人之间的气氛缓和了许多,可是后面跟着的三个小辈却不太和谐了。

魏无羡叽叽喳喳的满脸笑意,江澄怀抱着手周身低气压,江厌离一脸无奈地调解着二人,要不是此处是云深不知处,估计江澄早已提剑冲向魏无羡了。

“好啦,阿澄,阿羡也不是故意的,下一次我再多放几块排骨吧。”

“姐,魏无羡他就是故意的。”

听到江澄提自己的名字,魏无羡快步走过去,一把搭在江澄肩上,“好了,江澄,大不了下次我让让你呗。”

江澄白了一眼魏无羡,“我用得着你让吗?我就不应该好心去叫你,下次我吃完所有排骨再去喊你,哼。”

“还有,我不是让你昨天早点睡的吗,你是不是昨晚又熬夜了。”

魏无羡笑了笑,道:“这不是睡不着吗,所以我去后山转了转。”

“你去后山干嘛。”

“抓野鸡啊。”

“云深不知处有野鸡?”

“这不是没有嘛,但是我昨晚看到了其他小东西,待我找个时间把它们逮来。”

江澄翻了个白眼,也不知是哪个可怜的家伙被自家这糟心师兄给盯上了,真是惨。

——————————————————————

众人到齐,蓝夫人看着江家明显和睦了不少的氛围,明白事情解决地差不多了。

“上次说到屠戮玄武,那我们就接着说,温家人想把绵绵姑娘当诱饵,却遭到阻止,魏公子劫持了温晁想以此解救大家,却不想惊扰了在谭底沉睡的屠戮玄武。”

在座的长辈心里一惊,虽知小辈们能安全退出,但心里还是捏了一把汗。

聂怀桑默默靠近了自家大哥,有大哥在,安全。

“屠戮玄武惊醒后,开始大开杀戒,在场的所有人乱做一团,而此时王灵娇却命令温家人捉住绵绵,欲用手中的烙铁毁绵绵姑娘的容颜。”

说到这里,蓝夫人眼里全是厌恶。

在场众人皆是满面憎恶,虞夫人的紫电早已冒着紫光。

虞紫鸢道:“这王灵娇是哪儿人?”

“颍川王氏。”

聂明玦道:“颍川王氏是近几年才欣起,是温家的附属家族,这个家族全是小人行径,无恶不作,令人作呕。”

魏无羡和江澄对视一眼:想套麻袋了。

金子轩满面愤恨,绵绵是自家门生,可自己却护不住她,先是被父亲欺瞒,自己对金家一概不知,再是护不住自己的门生,自己真的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吗?

“幸好魏公子及时发现,自己替绵绵姑娘挡了一下,只可惜那烙铁落在了魏公子的胸膛上。”

“啪——”

“卧槽,江澄,你干什么!”魏无羡捂着脑袋,对江澄怒吼道。

“你还知道疼啊,那你干嘛用身体去挡啊,那东西打飞它不就完了吗?”

“情况那么紧急,我就只能想到这里嘛。”

“师姐,你看江澄,他走到我身后就是为了打我,打得可疼了。”

江厌离无奈地替魏无羡揉了揉脑袋,“羡羡,阿澄说得也有道理,下次救人的时候也要注意保护自己的安全,知道吗?”

魏无羡对着江厌离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乖乖道:“我知道了。”

江澄对此表示,没眼看。

蓝忘机在一开始便看着魏无羡的方向,但每当魏无羡的视线扫过来时,便若无其事地离开。

“忘机,你不开心吗?”

蓝忘机一顿,随即道:“否。”

蓝曦臣顺着蓝忘机的视线望去,果然是江家三姐弟,他无奈地摇摇头。

“之后温晁威胁让没带仙剑的小辈们断后路,自己则带着温家众人离开,并用石头封死了出路。”

“啪——”聂明玦一掌拍在桌上,“温晁!!!”

江厌离紧紧攥着两个弟弟的手。

蓝启仁怒道:“绝不能再如此放任他们!兄长。”

蓝青蘅点头:“启仁,训练弟子之事就要麻烦你了。”

蓝启仁应声。

江枫眠道:“三娘,回去我们就开始准备吧。”

虞紫鸢点头,这次我们要护好孩子们。

“江宗主,”蓝夫人道,“我想你们江家的禁制最好是加强或者换一个,蓝家也是。”

江枫眠道:“这是为何?”

“开启禁制门生无数的江蓝两家居然被一个温家小队轻而易举地突破,”说完蓝夫人顿了一下,接着道:“我从不相信巧合。”

语毕,众人也明白了。

江枫眠虞紫鸢道:“多谢蓝夫人提醒。”

金子轩道:“我愿意在伐温之战中出力,可是金家……”

蓝夫人道:“金公子,你可以去寻找你母亲的帮助,你母亲早已知道金光善的为人,这些年早就在金陵台有了自己人为你做准备,只可惜她不知道金光善能狠到对亲子下手,不然现在金家家主是谁还未尝可知。”

虞紫鸢对自己的闺蜜十分了解,金夫人的手段可不比自己差,道:“如果需要什么帮助,可以来莲花坞。”

蓝夫人道:“蓝家也可以。”

聂明玦在昨天就被金光善恶心坏了,道:“聂家也可助你一臂之力。”

金子轩起身向众人行了一礼,“子轩多谢诸位。”

——————————————————————————

对不起大家,我迟到了一个多月,最近三次元生活过于丰富,导致我把《蓝夫人》给忘了,对不起大家…(。º̩̩́⌓º̩̩̀).゜

感谢大家这么长时间的不断支持,我在这里就不立Flag了,每一次立的Flag无一例外都倒了…(。º̩̩́⌓º̩̩̀).゜

谢谢大家的支持,再次说声对不起


wxsyQ

重回(双重生)二.

自娱自乐产物,假如魏无羡和江澄重生到听学前。

官配不拆不逆,双杰友情向,不怼金江(除了金光善嗯),对江家友好,注意避雷。

写个连载练练手,更新随缘。


魏无羡这次倒是起的比上上辈子听学早,甚至早了一个时辰,醒来便躺在床上乱想,想完找张纸便画,弄得房间里到处都是纸团子。

  待江澄来到魏无羡房中时,地上已经堆满了纸团。随意捡起一个纸团摊开随意一看,便黑了脸。

  “魏无羡!你画小人书画上瘾了吗?你真当自己十五岁?”

   魏无羡笑嘻嘻转过头,道:“这不是无聊吗?云深这个地方我比你熟,家规可没有说不让画小人...

自娱自乐产物,假如魏无羡和江澄重生到听学前。

官配不拆不逆,双杰友情向,不怼金江(除了金光善嗯),对江家友好,注意避雷。

写个连载练练手,更新随缘。




魏无羡这次倒是起的比上上辈子听学早,甚至早了一个时辰,醒来便躺在床上乱想,想完找张纸便画,弄得房间里到处都是纸团子。

  待江澄来到魏无羡房中时,地上已经堆满了纸团。随意捡起一个纸团摊开随意一看,便黑了脸。

  “魏无羡!你画小人书画上瘾了吗?你真当自己十五岁?”

   魏无羡笑嘻嘻转过头,道:“这不是无聊吗?云深这个地方我比你熟,家规可没有说不让画小人书。”

  江澄懒得和他废话,整理了表情,正经道:“我们这次重生,很多事都不一样了,你可别向前世那般胡扯,也别去修那鬼道,我们就算不走那独木桥,也一样能保护好江家。”

  要是前世,江澄定是说不出这样的话的。

  重活一世,他倒是更看得开了些,有些话不说有些人永远不会懂,冤冤相报何时了,互相为对方好最后落的一个分道扬镳,何必。

   魏无羡只愣了一下,便重重点头。

  走到半路便见上几人聚在一起窸窸窣窣讨论,为首的自然是那聂怀桑,上辈子最大的幕后手。

  虽说有恩报恩有怨抱怨,但是凭着上辈子那不输金光瑶的演技便可知道,聂怀桑,不是善茬。

   魏无羡并不想惹他。

   江澄心中倒是有种诡异的感谢欲,上辈子让他师兄复活,并且道清了真相,让真正凶手绳之以法,虽说也是为了报他大哥的仇阴差阳错,但毕竟做了便做了。

  正好围着的几人讨论着江家如何,其中就有一句:“那魏无羡世家排名第四,看起来也是个不好惹的主……”

   魏无羡上去就搭上一人的肩:“你们再说我?”

   那人吓了一哆嗦,僵硬转身,却见笑颜。

  聂怀桑倒是来劲了,扇子一合拢便行了一礼:“清河聂怀桑,想必这就是江兄和魏兄?”

  魏无羡愣着,江澄先上前行了一礼:“云梦江晚吟。”说罢拍了魏无羡一掌。

  魏无羡回过神来,也跟着笑嘻嘻道:“云梦魏无羡。”

  几人自我介绍后渐渐熟络起来,几人也渐渐看出魏无羡并非传言中那么可怕,特别是魏无羡讲的云梦故事尤其受欢迎,正待再讲,迎面走来一人,却是金子轩。

  聂怀桑再次行礼:“金兄。”

  对方却是径直走过对方身侧,一个眼神都没给人家。

  当真是比前前世还要狂妄。

  魏无羡和江澄一想到这将是自己未来姐夫,都在心里怒翻白眼。

  聂怀桑则感慨道:“世家公子排行第三,不愧是第三。”

  第三,我呸。

  江澄面色也不太好看,却也瞪了一眼魏无羡,转头继续聊天去了。

  魏无羡总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抬头一看,果真是蓝忘机。

  别人在一旁提醒他这是姑苏的二公子蓝忘机,魏无羡一点也没听进去,开口便是:“蓝二哥哥!”

  这下周围的人除了江澄全都惊悚了。

  蓝忘机瞪了一眼魏无羡转头便离开了窗边,聂怀桑展开扇子遮住半边脸,道:“魏兄难道和蓝二公子认识?怎的叫的如此……”

  如此亲密。

  魏无羡得意道:“不认识,一见如故。”

  人家的样子可不想跟你一见如故。众人如此想,却也是跟着附和的点点头。

   江澄的白眼都要飞到天上去了,正好听学的时辰也到了,便都止住话头,众人陆续进去,各自找了个坐位坐好。

  蓝忘机目不斜视,却还是瞥见魏无羡一片衣角,他竟是坐在自己后头。

  蓝启仁的课一贯的无趣,魏无羡前世随意惯了——或者说他这个人从头到尾都很随意,不一会便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果然,蓝启仁看到魏无羡便像前世那般摔了卷轴,道:“刻在石壁上没有人看,我才一遍一遍复述一次,看看还有谁借口不知道而犯禁,既然这样都有人心不在焉,那好,我便讲些别的。”

  随后蓝启仁便道:“魏婴。”

  魏无羡抬起头:“在!”

  “我且问你,妖魔鬼怪,是不是同一种东西?”

   “如何区分?”

   “妖着非人之活物所化,魔者生人所化,鬼者死者所化,怪者非人之死物所化。”

   接下来几个问题魏无羡都和前世那般对答如流,江澄却捏紧了心,生怕人再次讲出那大逆不道的话。

  这次魏无羡也了解,问到最后一个问题时也老老实实答了原来的答案。

  蓝启仁见为难不到人,便也让对方坐下,继续讲那无趣的家规。

  一节课便这么过去。

  下了学,由魏无羡带头,几人相约去后山打山鸡,江澄一边骂他但还是跟着去了。

  几人嘻嘻闹闹勾肩搭背进了后山,却见熟悉一人,正是蓝忘机。

  魏无羡心下奇怪,蓝忘机怎会在这里,面上不显,继续笑嘻嘻打招呼:“忘机兄!”

  毫不意外,蓝忘机瞪了他一眼,开了金口:“你们为何来这。”

  几人讪讪笑了笑,四下哄作鸟兽散。

  江澄看了一眼魏无羡,也退了出去,留下两人。

  魏无羡倒是不怕,上去勾肩搭背:“忘机兄,我还没有问你来这里干嘛呢。”

   蓝忘机不答,与对方擦肩而过。

  魏无羡跟在对方后面,道:“忘机兄,你理理我嘛。”

  蓝忘机一眼都没有给对方。

  魏无羡锲而不舍:“忘机兄,我那天真不是故意犯禁,我真没看到石壁上的规矩。”

   “以后不再犯便是。”

   魏无羡没想到蓝忘机竟是回了这句话,心下大笑。

  这人不管是上辈子上上辈子这辈子,都还是没变。

堇姬

⭐魔道阅读体-业火罚罪【完结】

链接:魔道阅读体-业火罚罪【完结】 

作者:柃霖(半退不约) 

虽然被无羡的放低姿态气到了,但太太文笔脑洞是真的不错

双杰友情向,不喜勿入

伪阅读体,评判魔道众人善恶,瞎写,不喜勿入

魔道阅读体一业火罚罪

瞎写

人物是秀秀的

ooc私设

纯粹自娱自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奇怪脑洞

不定时更

不知道会不会坑

第一章

时间线:原著观音庙事件三年后

阅读体

原创人物

cp:忘羡 轩离 双杰友情向

金陵台.

观音庙事件结束后,金凌当上家主,一路上有江澄护持,魏无羡暗地里帮忙,倒也是磕磕绊绊成长起来,也越来越有当家主的威严与风...

链接:魔道阅读体-业火罚罪【完结】 

作者:柃霖(半退不约) 

虽然被无羡的放低姿态气到了,但太太文笔脑洞是真的不错

双杰友情向,不喜勿入

伪阅读体,评判魔道众人善恶,瞎写,不喜勿入

魔道阅读体一业火罚罪

瞎写

人物是秀秀的

ooc私设

纯粹自娱自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奇怪脑洞

不定时更

不知道会不会坑

第一章

时间线:原著观音庙事件三年后

阅读体

原创人物

cp:忘羡 轩离 双杰友情向

金陵台.

观音庙事件结束后,金凌当上家主,一路上有江澄护持,魏无羡暗地里帮忙,倒也是磕磕绊绊成长起来,也越来越有当家主的威严与风范。

如此过了三年,金凌第一次在金陵台举行了清谈会.

当天早上,魏无羡破天荒的早起,和蓝忘机梳洗-番便来到了金陵台,与蓝家众人坐在了一起。

为了给金凌壮声势,可是纠缠蓝忘机,一并将经常闭关不出的蓝曦臣,忙于家族事务的蓝启仁,一些尚未退隐的长辈都给拖了来。

而其他仙门百家也是能来的都来了,还有许多敬修,但凡知道消息,有能力混进来的都来了,为的却是七日后百凤山国猎。这次国猎据说是魏无羡驱动万千走尸为金凌猎来不计其数鬼物怪类,凶猛野兽,如此,多少修道之人纷纷跃跃欲试,期望拔得头筹,一时间,金陵台真正是人头攒动,络绎不绝。

正当金凌僵着一张快要麻木的笑脸,快要顶不住时,外面突然传来惊怒的喊叫,江澄和魏无羡立刻从位子上站起,其他人也是一时间没了声响,只听得外面喧哗声愈来愈近,金凌一脸恼怒,刚要说什么,就见门外飞进来数人,却是被人给打进来的,倒飞着摔倒在地,竟是不能立即起身,可见来人不好对付。

魏无羡手持鬼笛敛了笑脸,蓝忘机静静站在旁边,手握避尘剑柄,对面江澄也是脸色难看,左手有意无意摩挲右手食指那放指环,其他江氏弟子也纷纷站在家主身后,还未及动作,又有人摔了进来,一名全身血红衣裙,眸色同样血红,手持-柄镰刃(死神镰刀)兵器,长发披散至脚踝,约有十五六岁,长相精致如瓷娃娃的少女,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众人只觉此女一身邪气凛然,不由得在她与魏无羡两人之间偷偷来回打量,窃窃私语。

魏无羡眉头一皱,按奈下情绪,不动声色的问道:“不知这位姑娘如何称呼,因何到此,无故伤人可是不太好吧。”

来人依然冷着个脸,环视一圈后,慢吞吞的从怀里掏出一本有着奇怪花纹文字的黑皮书来,随手翻到一页,看了看,张口,竟是有些稚嫩的童音,“云梦江澄,云梦魏无羡,兰陵金凌……”

念完这三个名字,抬头看向魏无羡,再次说道:“我找这三人,具为修真人士,可在此殿中?”

这下江澄和金陵也是一脸诧异,对视一眼,魏无羡说道:“我就是魏无羡,不知姑娘找寻在下所为何事?”

红衣少女也是聪慧异常,也看出另外两人,看看他们,道:“我家尊上有请,三位随我走一趟吧。”

金凌最先沉不住气,叫到:“你是什么人,你家尊上又是谁,不管是谁,竟然打上金陵台,是欺我兰陵金氏无人吗?”

红衣少女依旧面无表情,左手轻抬,金凌顿觉身子一僵,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牵引,瞬间飞略到少女眼前.

“阿凌……”

“金凌……”

两声大吼,魏无羡和江澄同时飞身上前,魏无羡抓住金凌,江澄紫电比身形更快的甩了过来,红衣少女却是动也不动,只是将镰刃微微转了方向,轻易的阻挡了紫电的攻击,侧头看了江澄一眼,却并未攻击。

此时魏无羡也发现金凌没事,但却无论如何也拉不动,像是生生定在地上,江澄一击不中,又挂心金凌安慰,急急走到金凌身边,也看出金凌有异,冷声喝道,“阁下到底何人,究竟想作甚?”

红衣少女依旧面无表情,淡淡说道:“应江厌离所托,寻其两位弟弟和儿子见个面。”

“什么,师姐?你认识我师姐……”魏无羡瞬间变了脸色,激动的一个跟跑,身旁的蓝忘机急忙扶住他.

江澄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你怎么会认识阿姐,不可能的,我阿姐她……”魏无羡听到他的话,脸色更加苍白。

金凌突然听到阿娘也是心头一跳,奈何浑身动弹不得,嘴上犹如被施了蓝家禁言咒,心里很是焦急。

蓝忘机看他们三人已是方寸大乱,便接过话题,沉稳的问道:“不知姑娘怎会见过江姑娘,现在身在何处?”

红衣少女看看蓝忘机,也不多言,向前一步,站在几人近前手中镰刃顺手劈下,竟是在半空撕裂了空间,一股强大的吸力瞬间传来。少女直接抓过金凌,只淡淡说了一个字,带着金凌就进入其中.

江澄毫不犹豫的紧跟着也进入,魏无羡抬脚正要进入,手臂一紧.

“蓝湛·……”

蓝忘机紧紧抓住他的手腕,坚定的道:“一起.”

魏无羡与其心灵相通,自然知道自家道侣绝不肯放他一人,展颜一笑,一起走进裂缝。

裂缝渐渐缩小,再过一会儿或许就会消失……

“忘机---”

“宗主----”

蓝曦臣见弟弟尽然也进入其中,顾不得其他,飞身而入,似是想要将其抓回。莲花坞众弟子也是不假思索上前来。

而原本将要消失的裂缝因为这些人的接近竟然再次扩大,吸力也跟着变强,近前的众人一时不察,接连被吸入其中。

“曦臣----”蓝启仁一看两个侄子都被吸入其中,连忙起身奔上前去,还未走进,也被逐渐变强的吸力吸了进去.

然后众人就看到裂缝越来越大,吸力越来越强,先是离得近的那几个躺倒在地的,然后他们旁边的,旁边的旁边的,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入,人群开始惊慌失措,可惜未等他们逃离,就一个个的被越来越强的吸力逐个吸入,形成恶性循环,再然后,短短时间内整个金陵台只要是活着的,不管是人是物,是世家子弟或是奴婢仆从无一例外全部卷入其中,只须臾间,整个金陵台便宛如空城,再无活物。

洛云奈

余生有你

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奇奇怪怪的小脑洞!牛都吹出去了,哪有不写的道理?很好,咱们放图

[图片]

没错,我又双叒叕去吹牛了,很好,接下来看文吧!

------------------------------------------------------------------------------我是分割线

私设

莫玄羽的年龄与众小辈相等

金凌和魏无羡解除误会

观音庙欧阳子真也在

蓝曦臣没有告诉魏无羡蓝忘机的心意

小辈羡,忘羡单箭头暗恋

双杰友情向,在金麟台时就和好了

在驿站那里,蓝忘机没有喝酒,忘羡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


别名《我把灵魂年龄比我大20岁的前辈上了》

又...

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奇奇怪怪的小脑洞!牛都吹出去了,哪有不写的道理?很好,咱们放图

没错,我又双叒叕去吹牛了,很好,接下来看文吧!

------------------------------------------------------------------------------我是分割线

私设

莫玄羽的年龄与众小辈相等

金凌和魏无羡解除误会

观音庙欧阳子真也在

蓝曦臣没有告诉魏无羡蓝忘机的心意

小辈羡,忘羡单箭头暗恋

双杰友情向,在金麟台时就和好了

在驿站那里,蓝忘机没有喝酒,忘羡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


别名《我把灵魂年龄比我大20岁的前辈上了》

又名《关于我被自己夸大情种的弟子上了这件事》



------------------------------------------------------------------------------我是分割线

时间线:观音庙




“莫…魏前辈!我…我有话跟你说!”欧阳子真喊到

魏无羡转过头去,看见欧阳子真那充满激动的眼眸,薄唇轻轻吐出几个字:“怎了?‘大情种’”字里行里都透露一股调侃的味道

欧阳子真顿时被魏无羡这顿撩拨红了脸

“您出来一下,我有事跟您说”

“行!”魏无羡说罢,便扭头看向了身后的蓝湛,“蓝湛,我跟小子真去那聊一下”

只见蓝湛轻轻昂头,魏无羡便知他同意了





“魏前辈”

“怎的了,小子真,有事直说吧”

“我…我心悦于你!”

欧阳子真,像使用了全身力气才说出这话一般,说完便跑走了,留魏无羡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噗呲”魏无羡轻笑了一下



“是我表白,还是他表白?”魏无羡自顾自的说道“怎么他先跑了?搞得我欺负他一样”

魏无羡走到欧阳子真身边,俯下身,在欧阳子真方便,低语了几句:“小子真才这么大,就开始肖想长辈了?”

欧阳子真瞬间脸红,害羞的跑开,留魏无羡在那边轻笑




“魏婴,跟我回姑苏可好?”蓝忘机问到


“不要!云深好无聊的,3000多条家规谁受得了哇?”


蓝忘机眼底下明显的有一丝失望划过,但魏无羡这个榆木脑袋,哪能懂?


 “我准备云游四方,有空的话就去师妹那帮忙处理宗务”魏无羡漫不经心的说道“当然,有空也会去云深找你玩”



“嗯…我知晓了…”蓝湛说道


魏无羡刚扭过头蓝湛便委屈耷拉下脑袋


“羡哥哥!”


“阿苑”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