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双河

328浏览    7参与
今天的凛晨依然在沉迷双河

「雙江企劃」

關於四中的校徽

原型由校內人士設計(p4)

此處做了一些調整(p2)

以及2D轉3D(p1,3)

校徽由「四中」二字組成

為上下結構  火炬形  寓意「點燃教育之火」

改動:

「四」字轉為六邊形盒狀  上端略大  火焰部分底部位於盒中  拐角處添加凸起物

「四」與「中」之間由一根連結體改為五根

「中」為圓台狀  周圍添加四處凸起  底部改為錐形  增加穩定性與美觀

(具體可參照圖片)


(預告 ...

「雙江企劃」

關於四中的校徽

原型由校內人士設計(p4)

此處做了一些調整(p2)

以及2D轉3D(p1,3)

校徽由「四中」二字組成

為上下結構  火炬形  寓意「點燃教育之火」

改動:

「四」字轉為六邊形盒狀  上端略大  火焰部分底部位於盒中  拐角處添加凸起物

「四」與「中」之間由一根連結體改為五根

「中」為圓台狀  周圍添加四處凸起  底部改為錐形  增加穩定性與美觀

(具體可參照圖片)


(預告  企劃  校歌部分  正在進行)

今天的凛晨依然在沉迷双河

《無言》

By.hemophilia


之前發的圖片糊掉了qaq

老福特吃我畫質我死了)


  「那個地方啊,以前是一片戰場。」

  「戰場⋯⋯有鬼魂的吧,好可怕,我不要去!」小孩子望著不遠處的學校,臉上帶著恐懼。

  「沒事,不會有鬼的,男孩子要勇敢。」老人撫摸著孩子的頭。

  「但,但是,死掉的人都去哪裡了?」小孩子突然想到了什麼。

  「他們在那一邊。」老人的手指向遠方,穿過圍牆和行道樹,穿過時間與空間的界線,飄向遙遠的過去。

  「二小是戰場,八小是墳場...

By.hemophilia


之前發的圖片糊掉了qaq

老福特吃我畫質我死了)



  「那個地方啊,以前是一片戰場。」

  「戰場⋯⋯有鬼魂的吧,好可怕,我不要去!」小孩子望著不遠處的學校,臉上帶著恐懼。

  「沒事,不會有鬼的,男孩子要勇敢。」老人撫摸著孩子的頭。

  「但,但是,死掉的人都去哪裡了?」小孩子突然想到了什麼。

  「他們在那一邊。」老人的手指向遠方,穿過圍牆和行道樹,穿過時間與空間的界線,飄向遙遠的過去。

  「二小是戰場,八小是墳場。」

  那裡的人都這樣講。


  行軍的腳步聲漸漸遠去,他不知從何處來,踏入這片曾經的戰場。自日軍進入豫州以來,戰爭總是在這裡發生,日军投降後又變成內戰之地。戰爭並無分別,只是曾經的戰友變為仇敵。

  「角聲漫天秋色裡,塞上燕脂凝夜紫。」

  江希湛想起這句古詩。

  暗紅的土地上,鮮血還未凝固,失去身體的頭顱仰望著天空,似在吶喊,眼中帶著悲憤。持久的戰爭使這裡荒無人烟,使江希湛看著這個地方從麥田變為荒地,再變為無碑的墳場。

  戰場之外,皆為墳場。

  「此古戰場也,常覆三軍,往往鬼哭,天陰則聞。」

  提著帽子拿起頭顱,另一隻手拖著他的身體,向戰場之外走去。


  破舊的行軍鏟撞擊著土地,沾滿土壤和鮮血,尖端卻依然鋒利。男人抬頭望著天空,抹去額頭的汗,又彎下腰,製造新的墳墓。戰爭中自然沒有單人之位,說是埋葬,也只是讓屍體不至於裸露在外,為夜路之人平添恐懼。

  離開靈位,走向墳場之外。夕陽中熟悉的人影走來,左手拎著頭顱,右手拖著身體。江默汶接過屍體,向靈位走去。他們從未有過交流,但江希湛這個名字,似是伊始時便記得,從未被忘記。自戰爭開始,他們便做著戰場的清理工作,無人接替,也未見過軍隊之外的他人。軍隊幾天之後才會再來,他們總有時間將屍體清理乾淨,安如最初。

  頭顱與身體在靈位中緊靠,江默汶坐在破損的石碑之上,看著墜落的夕陽,直至夜幕降臨。磷火在墳場中閃爍著微光,隨著風的吹動,漂浮不定。抬手帶出微風,引來幾朵鬼火,在掌中漂浮。

  「古人說,鬼火是死人的靈魂。」

  「其實只是骨骼中的磷在空氣中燃燒而已。」

  江默汶想了想,又改口說道。

  「不論是磷火還是鬼火,願戰爭終有停息之日。」


  不知幾多年月,戰爭終於落下帷幕。

  紅旗從廣場上緩緩升起,新生的政府應得了人民的愛戴。一片歡呼聲中,沒人記得這裡的戰場與墳場,就像戰爭中死去的人。

  江默汶坐在無字的石碑上,看著遠方飄揚的旗幟。揮舞紅旗的人拿著喇叭向群眾高呼著什麼,站上鮮血未乾的土地。

  「欸,你能聽清他在說什麼嗎?」站在江默汶的身邊,一身戎裝的男人發出詢問。戎裝之上沒有任何標識,破碎的衣角隱述著年月。墳場的風帶起塵埃向他飛來,戎裝卻依舊一塵不染。

  「就算可以聽清,又關我二人何事?不過是在鼓吹又一個政府罷了。」

  「上次見到他,他手裡也是這樣拿著白日旗。」江希湛發出回應,「朝秦暮楚的人而已,確實沒必要聽他講話。」

  待到天色將暗,紅旗終於放下,喇叭的聲音也漸漸遠去。

  「走了。」江默汶向他挥手告别,走向戰場的方向。

  「等一下。」

  江默汶回頭看著他。

  「你的軍衣該換了。」江希湛打量著他的舊戎裝。

  江默汶沒有回應,向遠處走去,直到消失。


  人說,在月明的夜晚,可以看到戰士的靈魂。

  他們穿著破舊的長袍,坐在石碑上遙望遠方。

  曾經是教書先生,或是商人,本不應捲入戰爭,卻不遠萬里,從家鄉來到此地,報效國家。

  戰爭停止,卻永遠無法歸還。

  遙遠的南方,水鄉,小船和吳語的地方,有人等待著。

  等著那出征的歸人。


  「後來啊,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老人搖著扇子,和著晚風,繼續講著故事。

  「據說這二位,那場反迷信運動鬧了那麼久,該搞的不該搞的都收拾了一遍,卻沒有找他們的麻煩。」

  「接著,這裡發現了石油,政府就出資開發,先在那邊建立了中學,又陸續建立了兩所小學,這小鎮就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至於學校的選址工作,據說有人指點。」


  「此地曾歷經戰爭,烈士的靈魂會給予庇佑。」男人雙手捧著羅盤,似在講述,又似喃喃自語。

  「在此建立學校,以浩然正氣相輔,可保此域永安。」

  「⋯⋯」

  青翠的麥苗被碾成碎片,無字之碑傾倒於泥土,其下埋藏的屍骨與石碑一起離開,不知去了何方。之後,機械的轟鳴在田野中迴響,建築工人推著獨輪車,運載磚塊與沙土來往。

  「你聽說什麼了嗎?」江默汶的目光向著遠處的建築工地。

  「那裡要建成學校。」江希湛的聲音低沈而清晰,在夜空中迴響。

  他們站在月亮湖邊,看著樓房逐漸有了輪廓,刷上黃色的牆漆,牆根貼著粗糙的牆磚,又裝上正紅的木門。

  也曾遙望天際,看著墳場上建起的樓房,回想戰爭的年代。

  無論是殺敵衛國的戰爭,或是自相殘殺的戰爭。

  無論消亡的,是脆弱的身驅,還是無畏的思想。


  「學校裏的江老師,他會為我們講故事。」

  「雖然有點恐怖,但我們都很開心。」

  放學回來的小孩子,向大人講述在校的見聞。

  大人們聽見,都沒有留意,笑著應和。

  直到有人變了臉色。

  「學校裏從來沒有甚麼江老師。」

  「會不會是剛剛畢業的實習老師?」

  「說不定是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信仰神鬼,又相信科學的人們這樣討論著。

  那個晚上,他們向著學校的方向走去。瀝青的氣味還未完全散去,在夏日的夜空中飄蕩,與悶熱的空氣一起令人煩躁不安。老人抱著小孩坐在腿上,手搖著扇子納涼,轉首望著那些進入學校的人,待到人影消失又收回目光。

  「來了。」江默汶站在教學樓頂,看著光線由遠及近,神色一凜。

  「你能應付來嗎?」他望向身邊的人,「要不要幫你?」

  「不用,我自己處理。」江希湛的臉上看不出喜怒。

  「雖是無罪,但為非人之軀,本就為人不容。」江默汶轉身,身影便於夜色中隱沒,只留下最後一句。

  「你想去,我便不攔你。」

  進入學校大門已沒有路燈,他們打開手電,光線從校門直射入教學樓,照進每一間教室,亮如白晝。

  江希湛傾聽著腳步聲,矗立不動,長袍隨著風聲飛舞。腳步在天台門前停止,生鏽的鐵門在吱呀作響中開啟,手電光柱在黑暗中掃射,最後集中在江希湛身上。

  「各位遠道而來,恕在下有失遠迎。」

  他目視著來人,眼中似有水霧瀰漫。


  之後發生了什麼,早已無人憶起。沒人在意那晚的事件,小孩子沒見了江老師,詢問他人而得不到回應,在遊戲與夥伴中漸漸忘卻。生活一切如常,也將永遠如常。另一所小學的建立也在籌劃之中,更大的校園和更高的教學樓,甚至建造了校舍,提供給沒有住所的年輕教師。建成後的八小位於埠江鎮西南角,橫跨整個小鎮,與二小遙遙對望。

  「有什麼意義嗎?」江默汶站在二小的樓頂。

  「我依舊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冰冷的氣流順著領口划過衣尾,桌板和木條堆積如山,廢墟的深處遺留著粉筆和顏料,隨著風雨,顏色逐漸退去。

  「給小孩子講故事,他們難道能聽懂?」

  他似乎在向某處說話,又似對天空發出質問。

  「就算長大了就能理解,誰還記得這個故事?現在他們可能連你都忘了吧。」

  他說出這些話後,似乎意識到自己的情緒,良久都不再發聲,直到東方見白。

  「這次,就當為了你。」

  江默汶發出一聲嘆息,凝望著漸明的天空。

  「這些故事,我會繼續講下去。」


  埠江西南處的學校,流傳著神秘的傳說。

  平息的戰火,掩沒的墳墓。

  勇士與烈士,戰場與墳場。

  戰場之中,墳場的魂靈日夜飄蕩,懷念著他的戰友。

  月明的夜晚進入古戰場,講出傳說,二人即得短暫相見。

  傳說的源頭無人得知,卻曾目睹戰場之中的靈魂。

  端坐亭台前,肅立明月旁。


  「到了這幾年,地下的石油不多了,打進去是水,抽上來還是水。」

  「磕頭機少了,工廠關門了,考上沒考上的也都走了。」

  「這地方就衰落了,變成現在這樣。」

  老人依舊搖著蒲扇,給膝上的孩子講著故事。

  「所以你也要努力學習,考上好大學,和哥哥姊姊們一樣離開這裡。」

  年輕的女人不知何時走上前,孩子跳下老人的膝頭,拉著女人的手。

  「不早了,我先帶他回去,您想坐再坐一會兒。」

  「爺爺明天還要給我講故事!」女人帶著孩子向遠方走去,聲音猶在耳畔。

  老人沒有聽到,手中的蒲扇已經停下,身邊男子的長袍無風自動。

  「辛苦你了。」

  江默汶凝視著他,又望向二人離去的身影。

  「這裡的故事,終究流傳下來了。」

  「就算哪一天沒有了小學,也沒人會忘記。」

  他仰首望向那一輪明月。

  「所以,你聽到了嗎⋯⋯」

今天的凛晨依然在沉迷双河
兩個小學之間的故事。 其實是兩...

兩個小學之間的故事。

其實是兩個超小的區域擬人。

文中涉及真實地名與校名

人物與現實無關

兩個小學之間的故事。

其實是兩個超小的區域擬人。

文中涉及真實地名與校名

人物與現實無關

璐小灰

老福特也发发,b站有视频的是AV87631609

求个三连!!

老福特也发发,b站有视频的是AV87631609

求个三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