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双生子

16980浏览    349参与
漫琳爱JZ

第十六章美人心计

  “二公子,失礼了”赫连翊看着周絮,眼中全是惊艳。

  周子舒也很美,但是他是个高冷的美人,整天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将很多追求者拒之门外。

  相反,不难看出周絮是可爱型的美人,双眼中时不时透露出的俏皮,十分的惹人心弦。

  赫连翊顿时觉得用天窗所有人服从周崇的命令去换周絮也值得了。

  “你就是他们口中的王爷?”周絮打量了一下赫连翊,唇角微微勾起,“长得也不怎么样嘛”

  赫连翊眼角一抽,心道,果然美人都是带刺的。

  “是我,我专门将美人请过来,认识认识”

  周絮听到赫连翊一口一个美人,忍不住心生嫌恶,面上却是一副纯良无害的样子。

  “那王爷想要怎么跟我认识?”周......

  “二公子,失礼了”赫连翊看着周絮,眼中全是惊艳。

  周子舒也很美,但是他是个高冷的美人,整天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将很多追求者拒之门外。

  相反,不难看出周絮是可爱型的美人,双眼中时不时透露出的俏皮,十分的惹人心弦。

  赫连翊顿时觉得用天窗所有人服从周崇的命令去换周絮也值得了。

  “你就是他们口中的王爷?”周絮打量了一下赫连翊,唇角微微勾起,“长得也不怎么样嘛”

  赫连翊眼角一抽,心道,果然美人都是带刺的。

  “是我,我专门将美人请过来,认识认识”

  周絮听到赫连翊一口一个美人,忍不住心生嫌恶,面上却是一副纯良无害的样子。

  “那王爷想要怎么跟我认识?”周絮轻轻扯住赫连翊的衣领,将他往前一扯,“还是有人将我买了呢?”

  “嗯?酒香”周絮一愣,只要想到昨晚是跟他在一块,内心就直泛恶心。

  赫连翊对周絮的聪慧很是赞赏,一点都不害怕周絮会对他不利,反而步步紧逼。

  “美人很聪明,不如留下来做我王妃如何?”

  周絮双目一寒,有一抹杀意一闪而过,随即是一脸的人畜无害。

  “可是,王爷可不是真心喜欢我呢”

  周絮心生一计,打算利用赫连翊来个一箭双雕。

  赫连翊一手摸上了周絮白嫩的小手,周絮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手抽回,赫连翊的衣领也随即松了开来。

  “那本王要怎样做,才算是真心喜欢美人呢?”

  “我听闻王爷手下不仅仅是那些御林军,有的是更加厉害的天窗,不如交与我如何?”

  赫连翊给周絮倒了杯酒,周絮自然的接了过来,连嘴唇都在发颤,最终一饮而尽。

  “美人野心有点大啊”赫连翊说着,就要伸手抚上周絮的脸。

  周絮神色一僵,将桌子一掀,特意做出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将桌子翻倒在地,桌子上的酒菜瓜果都洒落在了地上。

  间接的拒绝了赫连翊。

  赫连翊也生气了,左手怒指屋顶,怒火中烧,“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认为你今天还逃得掉吗?”

  “王爷,这样我可是要伤心的”周絮一手捂住自己的胸口,面上隐隐泛着红。

  “这可是四季山庄的引信香,今天你别想逃,你只要被我永久标记了,我才会放心”

  赫连翊说着,就将周絮压倒在了床上,周絮香肩半露,赫连翊嗅到了周絮身上隐隐残留的清酒香。

  “你被人临时标记了?”

  赫连翊情绪有些激动,自己的私有物被人强占般的难受,乾元都有强大的占有欲,不允许别的乾元染指自己的所有物。

  赫连翊感觉受到了欺骗,就伸手去撕扯周絮的衣服。

  “不过残花败柳也敢在我面前横”

  “嘭”

  传来了一声巨响,大殿的门倒了下来,甄衍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冷声道,“放开他!”

  赫连翊也是一惊,下意识的松开了周絮,眼中带着不屑,“你是谁?”

  甄衍径直向赫连翊飞去,一掌击向了赫连翊的胸口,赫连翊顿时喷洒出一囗血来,倒在了地上。

  “不要”周絮惊呼一声,见自己的计划泡了汤,愤懑的瞪了甄衍一眼,“多事”

  即使赫连翊没中他的美人计,他也有办法脱身

  周絮将手中的发簪藏进了袖子里,发簪上有毒,虽不致命,却可以暂时制住赫连翊,甚至将他变为傀儡,为他所控。

  “阿絮,原来这就是你拒绝我的原因啊……”

  甄衍红着眼眶,绝望的看着周絮,身体也往后退了几步。

  周絮顿时知道甄衍误会他了,可是那又如何?

  

漫琳爱JZ

第十五章夺夫之仇(删减版)

  “阿絮……”甄衍追上来,见势不妙,手中的折扇一挥,那人就倒在了地上,只有脖子上的一道红痕宣布他已经死亡。

  甄衍将周絮搂入了怀中,用手试探性的碰了一下他的额头,“好烫”

  甄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空气中流淌的信香却在隐隐勾着自己的信香。

  “唔~”周絮嘤咛一声,甄衍担忧的看着他,周絮双手勾上了甄衍的脖子,亲上了他的唇,甄衍瞳孔放大,唇上柔软的触感在一点点洗去他的理智。

  ……(老福特不给过)…………

  无论是哪一个都让甄衍无法把持住自己,他刻意收敛的信香,再也控制不住开始外溢。

  “酒香???”

  周絮脑海中无意识的想着,轻轻倚在甄衍的怀中,娇艳欲滴的看着甄衍...

  “阿絮……”甄衍追上来,见势不妙,手中的折扇一挥,那人就倒在了地上,只有脖子上的一道红痕宣布他已经死亡。

  甄衍将周絮搂入了怀中,用手试探性的碰了一下他的额头,“好烫”

  甄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空气中流淌的信香却在隐隐勾着自己的信香。

  “唔~”周絮嘤咛一声,甄衍担忧的看着他,周絮双手勾上了甄衍的脖子,亲上了他的唇,甄衍瞳孔放大,唇上柔软的触感在一点点洗去他的理智。

  ……(老福特不给过)…………

  无论是哪一个都让甄衍无法把持住自己,他刻意收敛的信香,再也控制不住开始外溢。

  “酒香???”

  周絮脑海中无意识的想着,轻轻倚在甄衍的怀中,娇艳欲滴的看着甄衍,一手俯上了他的腰间轻轻一扯,甄衍的衣裳也散了开来。

  “阿絮……”甄衍轻嗅着周絮的桃花香,一双好看的眸子染上了情欲,甄衍主动的抱住了周絮的腰身,去拥吻他,衣裳尽褪……

  温客行替周子舒将衣裳穿好,将已经睡着了的周子舒带回了客栈。

  温客行细细的端详着周子舒精致的面容,定了定心神,走出房门后,回头深深看了一眼周子舒,带着浓浓的依恋和不舍。

  子舒,衍儿还没有消息,你在多等等我,等我报完仇,我就和你归隐山林可好?

  温客行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后,没入了黑暗之中。

  “唔~”周絮睁开眼睛后,惊恐的看着衣裳凌乱的自己,他的头很疼,回忆定格在了自己刚进入山洞的那一幕。

  周絮看着自己身上欢爱后的痕迹,慌乱的整理好自己的衣裳,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阿絮呢?”甄衍手上捧着已经洗好的果子,疑惑的看着面前已经空无一人的山洞。

  甄衍本来打算给周絮吃果子的时候坦白自己的身份,顺便表明自己的心意,但是阿絮怎么就走了呢?

  周絮还没有走出多远,就被突然出现的段鹏举给拦住了,段鹏举身后还跟着一群人,将周絮给团团围住。

  “二公子,王爷有请”段鹏举随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周絮扫了眼周围,对方人多势众,也自知此行逃不了,便识趣的进入了囚笼。

  “真没想到,二公子竟然会束手就擒”段鹏举色眯眯的打量着周絮,擦去嘴角的口水,夸赞道,“不愧是绝世坤泽,真美!”

  周絮干脆闭上了眼睛,也省得段鹏举会污了自己的双眼。

  一路上,段鹏举都在喋喋不休,说个没完没了。

  段鹏举见周絮不理他,也不恼,反而神情中带着得意。

  “你落在我们天窗的手上,跑不了也正常,毕竟我们王爷与人做了交易,正好是用你去换,只要你好好的服侍王爷,定能吃香的喝辣的”

  “天窗???”周絮从未见过天窗之人,身边唯一的天窗暗桩也只是韩英,此番听到段鹏举说的话,拳头紧紧的攥着,指节发出嘎嘎的声响,眼中隐隐有恨意流露。

  “周子舒,你竟然也不放过我吗?”

  周絮的脑海中闪过了周子舒待自己的好,最终定格在了甄衍的身上。

  夺夫之仇,卖身之恨。

  

鱼秦..cn

【供梗】/⭕spc/双生子

【供梗】父子/严厉×叛逆期

#幼 #双生子 #小少年  # two

你实在受不了家庭的束缚与管制,当机立断离家出走了。你拿着弟弟的钱挥霍,在弟弟的包庇下过了一天。

民宿墙体斑驳,从生锈的栏杆到狭窄的楼梯,无不陈旧。而这一切对你来说都是新奇的。

床铺的味道很奇怪。令你的鼻子感到不舒服,于是你将窗户插销抽离,推开摇摇欲坠的窗玻璃。俯身去嗅空中花香。

赶来的父亲恰在这时抬起头来。

你顿在原地。

你咬着后槽牙打开房门,端肩闭眼,意料之中的掌掴。

你轻嘶一声。睫羽翕动。呛人地唤面前的男人:“...沈教授。”

他认真应了。 ...

【供梗】父子/严厉×叛逆期

#幼 #双生子 #小少年  # two

你实在受不了家庭的束缚与管制,当机立断离家出走了。你拿着弟弟的钱挥霍,在弟弟的包庇下过了一天。

民宿墙体斑驳,从生锈的栏杆到狭窄的楼梯,无不陈旧。而这一切对你来说都是新奇的。

床铺的味道很奇怪。令你的鼻子感到不舒服,于是你将窗户插销抽离,推开摇摇欲坠的窗玻璃。俯身去嗅空中花香。

赶来的父亲恰在这时抬起头来。

你顿在原地。

你咬着后槽牙打开房门,端肩闭眼,意料之中的掌掴。

你轻嘶一声。睫羽翕动。呛人地唤面前的男人:“...沈教授。”

他认真应了。 表情平淡。那是一种经历过丰富的应对经验而洗练出的从容。

他跨进房内,拽着身后的弟弟。

你与弟弟并排立在墙根。

父亲拾起你随意放在小矮凳上的手机把弄。“为什么挂电话?”

喉结紧涩滚动了一下。你强持冷静:“我已经十五岁了。你不能再这样管我。”

他好脾气地听着你讲话,点头同意。掂量掌中手机分量,倏地抡臂,一记乘风兜面抽来。

手机屏幕亮得反光。而你错愕地捂着伤痕累累的脸颊掉了眼泪。

他语气几逾沉冷。

“十五岁,长大了。”

弟弟站得笔直,臊眉耷眼。

父亲低头解下皮带,哼笑两声:“疼不疼?去。趴床上去,脱掉你的裤子,露出你已经挨过巴掌的红屁股。”

“不要哭。这里不比家里隔音。”

鱼秦..cn

【供梗】/⭕spc/双生子

【供梗】父子/严厉×叛逆期

#幼 #双生子 #小少年

哥哥又冷又倔,眉眼外梢皆向下,唇也刻薄抿得平直。

你抬眼看着壁上挂钟。哒哒。七点二十二分。

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

父亲从案前抬起头来。哥哥垂下眼去。

你沉默地坐在凳上。纤细的小腿被白袜包裹勾勒,在半空中不安地晃荡。瘦削的肩膀也在松垮的外衣下颤栗。衣领上有一股好闻的气味,清冽的,熟悉的。

衣摆长至地板,你拘泥地往衣里缩,却怎么也挡不住身下通红发紫的屁股蛋。

太疼了。你安分地坐住了。

父亲开口讲话:“也许让你顶着鲜红的巴掌印罚站才是有效的。”

心坎里禁不住突突地跳,才反应过来这话是对哥哥说的......

【供梗】父子/严厉×叛逆期

#幼 #双生子 #小少年

哥哥又冷又倔,眉眼外梢皆向下,唇也刻薄抿得平直。

你抬眼看着壁上挂钟。哒哒。七点二十二分。

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

父亲从案前抬起头来。哥哥垂下眼去。

你沉默地坐在凳上。纤细的小腿被白袜包裹勾勒,在半空中不安地晃荡。瘦削的肩膀也在松垮的外衣下颤栗。衣领上有一股好闻的气味,清冽的,熟悉的。

衣摆长至地板,你拘泥地往衣里缩,却怎么也挡不住身下通红发紫的屁股蛋。

太疼了。你安分地坐住了。

父亲开口讲话:“也许让你顶着鲜红的巴掌印罚站才是有效的。”

心坎里禁不住突突地跳,才反应过来这话是对哥哥说的。

“随便你。”一丝发抖的声音在空气中愈颤愈细,哥哥靠墙立着,低头瞪着地板有序纹路。左脸颊青紫肿痕经时间发酵越显惨烈。

父亲搁笔拎起紫檀沉尺,哥哥赌气地自己去解腰际抽绳了。你出声道:“...爸爸。”

两人视线一同投来。

你嘴唇动了动,欲说又无言。

在脑中把事件细细过了一遍。

哥哥迷上电子游戏,学业懈怠。你每日做双份作业包庇了去。

最终发展成替考。

露馅也正是在考场上。当班主任从你桌上抽出两张字迹相同而名不同的答卷时,邻座的哥哥睡眼惺忪。

毫无疑问被请了家长。

十四岁。正是叛逆期。

哥哥不服管教,顶撞、脏话、举止也粗鲁。

父亲遣你回家,戒尺无情,先挨满一顿再被勒令罚坐。

温柔的母亲好声好气领回哥哥时,哥哥大吵大闹,父亲一巴掌阻绝了他满口恶语。

“一次周测,没料想你们会准备这么大的惊喜。”

哥哥褪下短裤,奓起双肩,露出几分色厉内荏的凶相。

你缄默低头。

何必呢。

又冷又倔的哥哥哪一次不是趴在父亲腿上痛哭流涕,在戒尺威逼下,求饶又认错。

“孩子们。惩罚还没有开始。”父亲指着你说,“那只是热身。”

鱼秦..cn

【供梗】/⭕spc/双生子

【供梗】父子/严厉×叛逆期

#幼 #双生子 #小少年  # four

你是一位生物学博导。也是双子的父亲。

你的长子天资卓越,理科成绩格外突出。次子不得异禀,好在后生百折不回的韧性,张弛有度,举止又谦逊。

你的次子九岁学琴。

家中一隅的三角钢琴为他而立。

你想象乖巧的孩子在曙光中起奏,而现实却与其天壤之别。

你的孩子坐在方椅上,长袖挽至肘侧,颤抖的指尖在琴键上犹疑不动,纤细小臂已被数据线严厉惩罚过一番。

他抬头看着你。

他向来是个主意很正的孩子。

细微的嗡鸣声分拨开空气,手中数据线抖风一记。孩子喉间挤出哭腔。...

【供梗】父子/严厉×叛逆期

#幼 #双生子 #小少年  # four

你是一位生物学博导。也是双子的父亲。

你的长子天资卓越,理科成绩格外突出。次子不得异禀,好在后生百折不回的韧性,张弛有度,举止又谦逊。

你的次子九岁学琴。

家中一隅的三角钢琴为他而立。

你想象乖巧的孩子在曙光中起奏,而现实却与其天壤之别。

你的孩子坐在方椅上,长袖挽至肘侧,颤抖的指尖在琴键上犹疑不动,纤细小臂已被数据线严厉惩罚过一番。

他抬头看着你。

他向来是个主意很正的孩子。

细微的嗡鸣声分拨开空气,手中数据线抖风一记。孩子喉间挤出哭腔。

他缩回怀中的手臂红痕紫棱阡陌。

“爸爸我错了...”他的肩膀抖动着,泪水满框,再温驯地重新把手指搭回琴键。绵柔、软糯糯的童音带着抽泣,“我再也不敢了。”

你认真应了他的话。“我相信不会再有下次了。我不会容忍这种阳奉阴违的行为。”

你的稚子信誓旦旦地说每天都在认真练琴,这样的谎话却是不能够被去证实的。

他逃了所有的钢琴课,用每课的学费在电玩城挥霍。而又每晚,他驯良背着书包归家,取出崭新的琴谱坐在钢琴前做样子。

你无动于衷地看着他的眼泪。

这是他惯用的逃罚的伎俩。装哭、认错,佯乖与唤声撒娇意味十足“爸爸”,而不是“父亲”。

你的长子从中插嘴:“父亲太不讲理了!我们有自主选择喜欢和不喜欢的权利!”

你撂下眼皮予他一眼。张牙舞爪的小孩儿还不及你的胸膛高。“别急着找打。你这次月考成绩很差。戒尺自然是少不了你的。”

他怏怏地努了嘴站着,耳尖红扑扑的。你直白的口吻令他难堪。

“我跟你讲过很多次了。世界上有很多很多聪明的人,而真正立得住、上得了台面的,是勤奋刻苦、百折不屈的人。”

数据线折圈收回矮柜。

你对长子说:“去书房拿戒尺过来。”

再对哭唧唧的次子开口:“脱掉裤子,趴到钢琴上去。红肿的屁股能让你静下来好好学钢琴。”

┉┉┉┉┉┉┉┉┉┉┉┉┉┉┉┉┉┉┉

漫琳爱JZ

集美们想让我先更哪个,最近开的坑有点多😂

1.温乾舒泽

2.葬归

3.客思归

4.这只坤泽有点甜

5.拯救落魄男主

6.人间尤物

7.各位请留言评论区

集美们想让我先更哪个,最近开的坑有点多😂

1.温乾舒泽

2.葬归

3.客思归

4.这只坤泽有点甜

5.拯救落魄男主

6.人间尤物

7.各位请留言评论区

漫琳爱JZ

第十四章迷迷糊糊

  “温大哥,是这两只臭蝎子”周成岭愤懑的盯着毒菩萨和俏罗汉。

  毒菩萨和俏罗汉见势不妙,一闪身就从偏门跑了。

  甄衍见此正要去追,却被周絮给拉住了,周絮摇了摇头,示意甄衍不要去追,“恐怕有诈”

  “阿絮……”甄衍心疼的看着周絮,周絮察觉到了不妙,“我们先走”

  三人来到了小树林,甄衍架起了火堆,双手抱住自己的腿坐着,怂怂的不敢去看周絮。

  “我就没指望你来救我”周絮率先打破了平静,他的人应该也到了附近。

  “阿絮见到我一点也不意外?”甄衍的目光透着些许希冀,美汁汁的道“果然阿絮还是舍不得杀我的”

  说着甄衍还不忘偷偷瞧周絮的表情。

  “你好好去跟我哥过日子”周......

  “温大哥,是这两只臭蝎子”周成岭愤懑的盯着毒菩萨和俏罗汉。

  毒菩萨和俏罗汉见势不妙,一闪身就从偏门跑了。

  甄衍见此正要去追,却被周絮给拉住了,周絮摇了摇头,示意甄衍不要去追,“恐怕有诈”

  “阿絮……”甄衍心疼的看着周絮,周絮察觉到了不妙,“我们先走”

  三人来到了小树林,甄衍架起了火堆,双手抱住自己的腿坐着,怂怂的不敢去看周絮。

  “我就没指望你来救我”周絮率先打破了平静,他的人应该也到了附近。

  “阿絮见到我一点也不意外?”甄衍的目光透着些许希冀,美汁汁的道“果然阿絮还是舍不得杀我的”

  说着甄衍还不忘偷偷瞧周絮的表情。

  “你好好去跟我哥过日子”周絮嘲讽似的说道,目光中透露着不甘心。

  周絮不喜欢背叛,即使‘温客行’是他喜欢的人,哪怕是从小护着自己长大的哥哥。一但背叛,他也不会待他们如初,没杀了他们都算好的了。

  

  周成岭好奇的道,“二哥哥,你跟温大哥吵架啦,你们别吵架,我们都是一家人”

  周絮不小心牵扯到了伤口,闷哼一声,开始给自己运功疗伤。

  甄衍起身,来到周絮的身后,运转内息帮忙疗伤。

  “好啦,别碰我”周絮打断了甄衍,不想跟他在扯上任何关系。

  引信香

  周絮撇了撇嘴,他就不信没有乾元,自己还搞不定这玩意儿。

  看来得让四季山庄销声匿迹一段时间了,尽做这些什么勾当。

  甄衍默默的走开,有些委屈的缩成一团。

  周絮面色泛出隐隐潮红,依然强撑着不发出声音,他站起身来,身形晃了晃。

  周成岭虽然面色也透出了一抹别样的红,但因为分化成坤泽不久,引信香的作用不能发挥到极致,还能安然无恙的坐着。

  甄衍察觉到了周絮的异样,灵敏的嗅到了空气中飘浮着的信香,甄衍一时间方寸大乱,过去刚刚轻碰了一下周絮,就触电般的收回了手。

  “好烫”甄衍轻皱着眉,轻扶着周絮,将他额前凌乱的发丝别到了耳后,

  周絮微微别过脸去,不想让甄衍碰他。

  一抹黑色的身影在黑暗中乍现,韩英出现在了周絮的面前。

  “二公子”

  韩英看见甄衍,双目中含着警惕,一副随时攻击的架势。

  甄衍自然知道韩英是周家的人,却没想到他对周絮如此忠心。

  “带你们的小公子回去”甄衍淡淡的说道,轻轻揽住了周絮的腰,来展示自己的主权。

  韩英没有动,只是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周絮。

  周絮眼角的余光落在了甄衍那只并不安分的手上,冲着韩英轻点了下头。

  韩英才一把拉住了周成岭,消失在了黑暗中。

  周絮一把推开了甄衍,语气强硬,“温公子请自重”

  随即身形一闪,人已经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周絮气息凌乱,脚踩在地上都软绵绵的,根本没有力气。

  周絮看着面前的山洞,打算在这里捱过去,凑合过今睌。

  一个猥琐的面容在黑暗之中隐现,在周絮进入山洞后,直接摁住了他的双手,他拼命挣扎着,意识陷入了模糊。

  

顾凉宴

明明是双生子,一个生在天堂,一个却活在地狱

明明是双生子,一个生在天堂,一个却活在地狱

苓蔺

耽美推文(np,高h,肉文,双性)

         食用指南:修真界的顶级大佬体内一直养着两条蛇,他靠着体内的灵气与y液把两条蛇养的通体发亮。

         后来他们fq期来了。原本乖巧的一对孪生徒弟,也闯进他的洞府中开始了以下犯上。

         双蛇就是双子本体,本体与人形分开,但是能够感受到本体身上发生的一切。


         食用指南:修真界的顶级大佬体内一直养着两条蛇,他靠着体内的灵气与y液把两条蛇养的通体发亮。

         后来他们fq期来了。原本乖巧的一对孪生徒弟,也闯进他的洞府中开始了以下犯上。

         双蛇就是双子本体,本体与人形分开,但是能够感受到本体身上发生的一切。

         

上邪skyone

绘本作业《ANOTHER》

一个双生的故事。

下:https://shangyeskyone.lofter.com/post/1f3377cd_2b55fbfc7


快两个月没画同人跑去赶选修课作业了orz时间有点赶,画封面画太久了导致内容有一点粗糙。

绘本作业《ANOTHER》

一个双生的故事。

下:https://shangyeskyone.lofter.com/post/1f3377cd_2b55fbfc7



快两个月没画同人跑去赶选修课作业了orz时间有点赶,画封面画太久了导致内容有一点粗糙。

漫琳爱JZ

第十三章引信香

  毒菩萨深情款款的看着已经被铁链锁在椅子上的周成岭,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脸。

  “小哥哥,听说你已经分化成了坤泽”毒菩萨的手不老实的摸着,周成岭则痛苦的看着毒菩萨,似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毒菩萨的手摸索着往下移,停在了周成岭的胸口。

  俏罗汉见着这一幕,骂道,“小浪蹄子”

  “若不是任务失败,我们也不会让这个俊俏的小郎君替他哥哥嫁给赵敬”毒菩萨说着,手还在周成岭的脸上捏了一下,“瞧这细皮嫩肉的”

  “哼!”俏罗汉一脚踩在了周成岭的手臂上,周成岭惨叫一声,俏罗汉却觉得刚刚这一幕非常的刺眼,“你一个有家室的人,还在外面乱搞”

  “好啦好啦,我不过是逗他玩玩而已”毒菩萨收回了...

  毒菩萨深情款款的看着已经被铁链锁在椅子上的周成岭,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脸。

  “小哥哥,听说你已经分化成了坤泽”毒菩萨的手不老实的摸着,周成岭则痛苦的看着毒菩萨,似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毒菩萨的手摸索着往下移,停在了周成岭的胸口。

  俏罗汉见着这一幕,骂道,“小浪蹄子”

  “若不是任务失败,我们也不会让这个俊俏的小郎君替他哥哥嫁给赵敬”毒菩萨说着,手还在周成岭的脸上捏了一下,“瞧这细皮嫩肉的”

  “哼!”俏罗汉一脚踩在了周成岭的手臂上,周成岭惨叫一声,俏罗汉却觉得刚刚这一幕非常的刺眼,“你一个有家室的人,还在外面乱搞”

  “好啦好啦,我不过是逗他玩玩而已”毒菩萨收回了自己的手,默默的看了俏罗汉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个中庸,坤泽又对我没什么吸引力”

  俏罗汉理都懒得理她,看着周成岭咬了咬唇,威胁道,“小子,乖乖回去嫁人,不然,有你好受的!”

  “我呸”周成岭冲眷俏罗汉吐口水,俏罗汉直接一耳光甩了上去,周成岭的那半边脸顿时肿起老高,吐出来了一口血水,还混杂着一颗牙齿。

  “誓可杀不可辱”周成岭瞪着俏罗汉,“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想死,你想得美”俏罗汉一脚踢翻了绑着周成岭的椅子,恶狠狠的盯着他,拿出一根长香,放到了香壶内,在空气中若有若无飘浮着烟雾。

  周成岭面色潮红,压抑着自己的信香,咬紧牙关,却忍不住发出了嘤咛。

  周絮提着剑闯了进来。

  “来着何人?”毒菩萨和俏罗汉背靠着背,毒菩萨看着面前的美人挑眉道。

  “老子是你祖宗”周絮说着,挥舞着剑,向两人冲去。

  “周絮,你不认得了?”俏罗汉没好气道,举起双刀,向前去迎战。

  “这不看到美人了嘛”毒菩萨看了眼俏罗汉,嘴角含笑,紧了紧手中的峨眉刺,出手亳不含糊。

  “哼,不过区区几个臭蝎子”周絮冷笑道,突破二人的攻击,将团着周成岭的铁链斩断。

  “二哥哥”周成岭像遇到救星一样的看着周絮,在铁链被周絮斩断后,站在一旁观战。

  周絮见毒菩萨和俏罗汉袭来,闪身迎了上去,从门后面又进来了一个金毛蒋怪,周絮躲过金毛蒋怪铁棍的袭击,腾空一跃,挡开了毒菩萨和俏罗汉的攻击,却感内息一窒,落地的时候没有站稳,以软剑撑地,嘴角流出了一抹血痕。

  “果然还是引信香有效,且看我今天怎么好好让你生不如死”毒菩萨残忍的笑着。

  “想不到你研究的这些玩意儿还有点用”俏罗汉和毒菩萨对视了一眼。

  周絮手一挥,出现许多细针向她们飞去,毒菩萨和俏罗汉快速闪躲来,只有金毛蒋怪躲闪不及,倒地身亡。

  “老蒋”毒菩萨见到金毛蒋怪死亡,唤道,她凶狠的盯着周絮,“我要你死!”

  毒菩萨和俏罗汉身形微动,就在要扑向周絮的一瞬间,身后的门砸了下来,魅曲秦松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我的人,你们也敢动”甄衍看到了受伤的周絮,扇子一挥,毒菩萨和俏罗汉往两旁一闪,甄衍腾空而起,来到了周絮的身边。

  “何人伤你,我定将他碎尸万段”甄衍扶住了周絮摇摇欲坠的身体,周絮身子一软,微微靠着他。

梧轩

双生子设定的设

毫无疑问,翻车了

尝试整点花里胡哨的东西拯救一下

双生子设定的设

毫无疑问,翻车了

尝试整点花里胡哨的东西拯救一下

漫琳爱JZ

第十二章让我帮你

  周子舒面对突然变幻的景象,先是一愣,然后看着向他缓缓走过来的母亲,十分开心的笑了。

  “小舒”母亲向以往一样亲昵的叫着他,“过来”

  周子舒的笑容一滞,察觉到了不对劲,“这好像是小絮的醉生梦死”

  周子舒抽出白衣剑对着自己的手掌心就是一划,用疼痛刺激自己清醒过来,然后剑尖直接刺向自己的母亲。

  画面一转,刺到的哪是母亲,分明是一个药人。

  周子舒剑锋一转,卸下药人一条手臂来,他看向温客行,只见一个药人正袭向温客行,忙闪身替他挡开,“温客行,快醒醒,是幻觉”

  话音刚落,周围的药人也纷纷扑向周子舒。

  周子舒忽视了温客行眼底出现的狡黠,在周子舒打斗的时候,突然从周...

  周子舒面对突然变幻的景象,先是一愣,然后看着向他缓缓走过来的母亲,十分开心的笑了。

  “小舒”母亲向以往一样亲昵的叫着他,“过来”

  周子舒的笑容一滞,察觉到了不对劲,“这好像是小絮的醉生梦死”

  周子舒抽出白衣剑对着自己的手掌心就是一划,用疼痛刺激自己清醒过来,然后剑尖直接刺向自己的母亲。

  画面一转,刺到的哪是母亲,分明是一个药人。

  周子舒剑锋一转,卸下药人一条手臂来,他看向温客行,只见一个药人正袭向温客行,忙闪身替他挡开,“温客行,快醒醒,是幻觉”

  话音刚落,周围的药人也纷纷扑向周子舒。

  周子舒忽视了温客行眼底出现的狡黠,在周子舒打斗的时候,突然从周子舒的背后抱住了他,俏皮道,“子舒,我喜欢你”

  周子舒一顿,只当温客行说的是糊话,见又有药人扑过来,就用剑尖刺向温客行的肩头。

  温客行吃痛,立马收回了手,委屈道,“好痛”

  温客行见周子舒残杀着药人,害怕的用扇子挡着自己的脸。

  周子舒解决完这些药人,瞥见自己的衣摆染上了几许血渍,白衣剑一挥,沾染了血渍的衣摆就落到了地上。

  “哈,你怕血”温客行欢快的鼓着掌。

  周子舒见此,笑着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白玉瓶子,示意温客行吃掉。

  “糖,甜的”温客行见周子舒点了头,接过瓶子就是一口闷,察觉到口中的苦味就要吐出来,周子舒忙用一只手堵住了周子舒的嘴,温客行吞下后,气愤的叉着腰走人“周子舒,你骗人,我再也不喜欢你了”

  周子舒一愣,“他几时知道了我的名字?”

  温客行出了门来到了放棺材的空地,好奇的看着棺材在抖动着,棺材盖也在一上一下的移动着,笑道,“棺材板真的压不住了耶”

  周子舒看着这些棺材,下意识的将温客行护在了身后。

  所有棺材盖被掀开,爬出来几十个药人,其中飞出一个恶鬼,落在棺材上,手持铃铛,看到温客行的一瞬间,充满了惧意,但注意到温客行迷茫的眼神时,得意的笑了,那恶鬼晃了晃手中的铃铛,“小的们,开饭了”

  一群药人扑向两人,周子舒全力抵挡药人,手突然一软,倒在了地上,苦苦的支撑着。

  “娘的,好死不死,雨露期来了”

  温客行本来就一直在装傻,嗅到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墨梅香,神色一沉,折扇一出,打飞了压制周子舒的药人,折扇飞回来后,温客行亳不犹豫的甩向那个恶鬼,那个恶鬼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摔到地上断了气。

  “温客行”周子舒躺在地上,没好气的叫着他。

  温客行满面春风,“哎呀,你叫我名字怎么叫这么好听啊”

  “拉老子起来”周子舒使唤道,温客行伸手将周子舒拉了起来,见药人再次向他们扑过来,忙揽着周子舒的腰飞走了。

  两人落在河边的大石头上,周子舒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倒出一粒药丸就要吃,却被温客行给点住了穴。

  “子舒,避露丹吃多了对身体不好,让我帮你”温客行说着,慢慢的揭开了周子舒的衣服,吻了上去。

  周子舒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温客行,面色羞红,空气中的墨梅香愈发浓郁,还隐隐混着清竹香,两种香味渐渐融合在了一起。

  “子舒,为夫没想到我们竟然会在这里圆房呢”温客行在周子舒的耳边轻轻昵喃着。

  周子舒耳根隐隐泛着红,两只手都附上了温客行的腰身,娇嗔着“你个不正经的”

  两人的喘息声在暗夜中回荡着,久久末曾散去,一声大叫惊走了飞鸟。

  “温客行,你给老子轻点!!!”

 

梧桐树

【百合】不可言说

      是双生子设定,接受不了的千万不要进哦


      文中历史架空


   超级短,不过估计是个大长篇


                           ...

      是双生子设定,接受不了的千万不要进哦


      文中历史架空


   超级短,不过估计是个大长篇


                             


       圣安丽娜莎庄园是荒废了一个世纪的庄园,相传这个庄园最初的主人是一对双生子,但在当时,双生子的存在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安丽娜!来看看这个。”对于生在贵族的孩子来说,大自然可远远比财富与权利有魅力多了。至少对于安丽娜和安丽莎来说是这样的。


       “亲爱的,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对你每天都能看见的红玫瑰心动了。”安丽莎回答,提着裙摆走到了安丽娜旁边 。


        安丽娜抓住安丽莎的手把她拽过来狠狠地亲了一口(没错,就是嘴唇),“亲爱的,我说的不是这个。”她指指庄园外正打量着这儿的一行人,“是他们,我不知道我们的庄园都荒废了这么久了,还有什么让他们这么感兴趣。”


         安丽娜回亲回去,抬起头看向外面。外面有三男两女共五人,背着大背包,看起来是来探险的。不过来废弃的庄园探险,只能是祝他们好运。


          这庄园在她们两个之后还有五位男主人和四位女主人,以及许多过去死在这里的家仆,里面有相当一部分死了的人不待见活人,平常有人活人进入的话安丽娜和安丽莎一般都看不见,因为早就被他们吓走了。


        “他们手里拿的方方正正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安丽莎问,旁边的安丽娜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什么新鲜东西,毕竟我们都不知道现在人类的科技发展成了什么模样,如果可以,也许我们应该出去看看。”


         安丽莎挑挑眉,“亲爱的,我们可是死了哦,你应该想的是我们怎么去天堂或地狱,而不是被困在这里说我们应该去外面走走。”说完她又翻了翻自己的日记,准备把这第十三次非法进入民宅的可耻行为记下来,还没动笔写呢就被安丽娜一把拽进了怀里,随后,那一行人从他们旁边走了过去。


         “奇怪,刚刚这里是不是有阵风?”一个金发的男人打量了下四周,但没发现什么。


         “啊哈哈,我还要把他们差点从本小姐的身体穿过去这件不尊重鬼的事记下来。”安丽莎从安丽娜的怀里出来,理了理发型整了整裙子,颇有些发牢骚似的冲安丽娜说。


        安丽娜叹了口气,压住了她想要写日记的手,安丽莎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看她,“亲爱的,你不应该先跟上去看看吗?亚斯拓什伯爵见到他们又该发脾气了,到时候我想我们应该见不到现在这么好的玫瑰了。”


        亚斯拓什伯爵是庄园第三任主人,出了名的爱清净,每次圣安丽娜莎庄园被活人打搅了清净,他就会异常的愤怒,把活人吓走了以后就去嚯嚯庄园铁围栏上的玫瑰花,为此,他的夫人阿尔诺雅骂过他很多次,但他依旧控制不住自己的毛病。


        “对对对,被他发现了不好。亲爱的,咱们把他们吓走吧!”说完安丽莎就拉着安丽娜往刚刚那群人去的地方走。


     


    


    


   


   

漫琳爱JZ

第十一章前尘旧恨

  周子舒解决掉连夜摸过来的鬼谷小鬼,安抚好周成岭,怕周成岭再遇到危险,于是趁夜打算去把鬼谷的分舵给剿了。

  周子舒一出来就看见温客行坐在月下品酒,似乎早就在那里等他。

  “你怎么在这?”周子舒问道

  “这就是缘分不是”温客行起身将一瓶美酒递与周子舒,“十年的黄丰,就应该月下赠美人”

  “公子可有眼疾?”周子舒挑眉笑道,在伸手接过酒的时候还顺手在温客行手上摸了一把,周子舒扬了扬头,张开了粉嫩的唇,酒水缓缓地流入性感的薄唇消失不见,喉结上下滑动着,咕咚咕咚的声响着,十分的诱色可餐,看着让人很想扑上去咬一口。

  温客行见到,不自主的吞了口水,温柔的看着周子舒,“这么晚了,你想干...

  周子舒解决掉连夜摸过来的鬼谷小鬼,安抚好周成岭,怕周成岭再遇到危险,于是趁夜打算去把鬼谷的分舵给剿了。

  周子舒一出来就看见温客行坐在月下品酒,似乎早就在那里等他。

  “你怎么在这?”周子舒问道

  “这就是缘分不是”温客行起身将一瓶美酒递与周子舒,“十年的黄丰,就应该月下赠美人”

  “公子可有眼疾?”周子舒挑眉笑道,在伸手接过酒的时候还顺手在温客行手上摸了一把,周子舒扬了扬头,张开了粉嫩的唇,酒水缓缓地流入性感的薄唇消失不见,喉结上下滑动着,咕咚咕咚的声响着,十分的诱色可餐,看着让人很想扑上去咬一口。

  温客行见到,不自主的吞了口水,温柔的看着周子舒,“这么晚了,你想干什么去?”

  “去剿了鬼谷的分舵”周子舒笑道,将已经空了的酒瓶扔到了一边。

  周子舒别有深意的看着温客行,“不知这位兄台可否一起呢?”

  温客行双手作揖,“温,温客行”

  周子舒见温客行这样,自知他是同意了。

  且看你如何装模作样。

  周子舒和温客行一前一后的来到了破庙外,大门是敞开着的,仿佛是在请君入瓮。

  两人警惕的向前走,进入了这个阴气沉沉的院子,目光扫向两旁的棺材,两人走到了门口,温客行轻轻推开了门。

  “小心!”周子舒眼底手快的拉过温客行,一起弯腰躲过向他们飞来的缠魂丝,纸钱纷纷落下,落在缠魂丝上时却被切割成了碎片,四下飞舞。

  温客行后怕的看着已经上移到半空中的缠魂丝,调笑道,“你可是救了我一命啊,你要我怎么报恩呢,以身相许如何?”

  周子舒赏了温客行一个大大的白眼,“早知道我就不救你了”

  温客行看向前方,表情却是凝滞了。

  屋内的香炉正冒着缕缕烟雾,悬浮在半空。

  ”送衍儿去长明山,留阿行去鬼谷,反正去鬼谷,也不一定会死啊”谷妙妙慈爱的抚摸着甄衍的小脑袋,对甄如玉说道。

  甄如玉迟疑着,终是点了点头。

  孰不知温客行正好要进来,闻言,却顿住了。

  鬼谷是个食人之地,有进无出,隔一段时间那些恶鬼们就会出来抓小孩,而现在恶鬼们盯上的正是甄家小孩。

  唯一幸运的是恶鬼们不知道甄家有一对双胞胎。

  甄如玉将甄衍送走后,看着温客行,犹为不忍,就将温客行藏进了柜子里,自己和谷妙妙跟恶鬼们硬拼,不敌恶鬼们,最终含泪倒了下去。一柄巨大的钢叉贯穿了谷妙妙的琵琶骨,两人的手都艰难的伸向对方,看似很近,却十分的遥远。

  年幼的温客行看着这一幕,冲了出去,叫道,“爹娘”

  温客行跪在地上轻摇着甄如玉和谷妙妙的尸体,眼底隐隐有血色翻滚。

  他恨,父母抛弃了他。他恨,鬼谷的恶鬼们害死了父母,他恨,甄衍……

  直到了,温客行被恶鬼们带走……

  温客行的眼中才恢复几许清明,却是隐隐浮现出难掩的恨意。

 

中考完再回来
一些可爱黑皮妹妹(๑•.•๑)...

一些可爱黑皮妹妹(๑•.•๑)


一些可爱黑皮妹妹(๑•.•๑)


漫琳爱JZ

第十章来看看甄疯子叭

  “魅曲秦松”甄衍的神情阴沉的可怕,扫向正在弹琴的秦松,让秦松内心一颤。

  “怕什么,他受了重伤,打不过我的”秦松定了定心神,继续弹奏魔音,想杀了甄衍立大功,来弥补没有堵到周絮的遗憾。

  甄衍冷笑一声,眸中有着血色晕染,薄唇轻启,“找死!”

  甄衍纵身跃起,向秦松扑去,丝亳不受魔音影响。

  秦松看到甄衍向他靠近,忙带着琴施展轻功就要跑。

  “你跑得掉吗?”甄衍带着嗜血的笑容,手中骨扇飞出,秦松当场被击中,摔了下去。

  甄衍落在了秦松摔下去的位置,却只见一摊血迹。

  “算他命大”甄衍收回手中的扇子,看着已经染血的折扇,小声道,“如今我已经完全和温客行以假乱真,真假难...

  “魅曲秦松”甄衍的神情阴沉的可怕,扫向正在弹琴的秦松,让秦松内心一颤。

  “怕什么,他受了重伤,打不过我的”秦松定了定心神,继续弹奏魔音,想杀了甄衍立大功,来弥补没有堵到周絮的遗憾。

  甄衍冷笑一声,眸中有着血色晕染,薄唇轻启,“找死!”

  甄衍纵身跃起,向秦松扑去,丝亳不受魔音影响。

  秦松看到甄衍向他靠近,忙带着琴施展轻功就要跑。

  “你跑得掉吗?”甄衍带着嗜血的笑容,手中骨扇飞出,秦松当场被击中,摔了下去。

  甄衍落在了秦松摔下去的位置,却只见一摊血迹。

  “算他命大”甄衍收回手中的扇子,看着已经染血的折扇,小声道,“如今我已经完全和温客行以假乱真,真假难辨了呢,呵!”

  “温客行,我欠你的,我终究会还你,而我,只想得到自由”甄衍的目光在夜空中极亮,带有万千愁绪,又有着一丝丝的无助。

  甄衍仰望星空,隐去眼底的万千愁绪,只见对面房顶上一袭黑色身影疾驰,甄衍来不及多想,便追了过去。

  那黑影看了甄衍一眼,见自己的轻功比不上甄衍,就瞅准机会跃入了一间花园。

  那人被追得气喘吁吁,躲在了一堵墙后,小声骂道“他娘的,这鬼运气”

  原是秦松心怀愤懑,意欲偷袭甄衍,却不小心被甄衍看了个正着。

  秦松还没有骂几句,就听见一道低沉阴冷的声音响起,“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闯。说吧,你打算怎么死!”

  秦松一惊,抬头一看,只见甄衍从对面阴影中走了出来,手中还持着一把白玉骨扇,一派翩翩公子的形象。

  “还是你们有什么计划”甄衍笑了起来,拿着扇子轻轻拍打着自己的手掌心。

  甄衍自认为温文尔雅的笑容在秦松看来,却是渗的慌。

  秦松知道,眼前这人可是没那么好惹的,今儿怕是哉了。

  一道掌风闪过,甄衍轻松躲过,神情中隐隐约约有杀意闪现“看来,我今天是要把答案给慢慢榨出来了”

  甄衍将骨扇运足了内力,自下向上一挑,伴随着秦松的惨叫声,他的一条手臂便无力的垂了下来。

  “哎呀,一不小心劲使大了”甄衍捂住自己的嘴作惊呼状,继而又放下手道,“很痛吧,我可不像我哥一样残暴,你如果落在他手里,他可是会一寸一寸捏碎你全身的骨头呢”

  秦松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鲜血顺着他的手臂落下,一双眼睛充满了恐惧。

  几声惨叫响彻夜空,惊走了无数飞鸟。

  周絮一人靠在树边喝着酒,神色迷茫“无能谓我心忧,无能谓我何求?”

  他苦笑一声,面色因酒精的作用而染上了一缕绯红“世间情侣千千万,我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况且那还是一棵有主的树,我担心他作甚”

  “救命啊”一声大叫唤回了周絮的思绪,周絮定睛一看,两个人影闪过。

  “成岭?”周絮有些惊讶,当即也顾不上喝酒了,径直追了出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