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双红

31.9万浏览    1125参与
排位网卡的屑(开学拖更版)

【双红】玫瑰之下(六)

刺眼的阳光照在美智子脸上本想在睡一会儿突然感觉好像有只手搂着自己,猛地睁开眼发现玛丽睡在旁边还一只手搂着自己,美智子瞬间大脑宕机。

“欸?!”昨天我不会干了什么吧

“嗯?美智子小姐醒了啊”玛丽面带笑意栗色头发在阳光下透出一股金色

“真是十分抱歉,本来我是准备睡客房的但是担心您出意外就回来了。”

“哦对了,还有那件衣服弄脏了我就丢掉了(笑)这件睡衣也很适合您。”

美智子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睡衣是一件款式很可爱的裙子(要是让美智子自己选的话,这种属于她绝对不可能会买的款式。)

既然这样的话,那衣服难道是玛丽小姐帮我换的吗?!想到这里美智子的脸变的通红

玛丽看出了美智子的想法“对了,睡衣...

刺眼的阳光照在美智子脸上本想在睡一会儿突然感觉好像有只手搂着自己,猛地睁开眼发现玛丽睡在旁边还一只手搂着自己,美智子瞬间大脑宕机。

“欸?!”昨天我不会干了什么吧

“嗯?美智子小姐醒了啊”玛丽面带笑意栗色头发在阳光下透出一股金色

“真是十分抱歉,本来我是准备睡客房的但是担心您出意外就回来了。”

“哦对了,还有那件衣服弄脏了我就丢掉了(笑)这件睡衣也很适合您。”

美智子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睡衣是一件款式很可爱的裙子(要是让美智子自己选的话,这种属于她绝对不可能会买的款式。)

既然这样的话,那衣服难道是玛丽小姐帮我换的吗?!想到这里美智子的脸变的通红

玛丽看出了美智子的想法“对了,睡衣也是我帮您换的哦~主要是觉得让侍女来不太放心呢”

“谢…谢谢玛丽小姐”

“那我就先去洗漱啦,您可以再睡一会我会找侍女来帮您洗漱的。”

“好的,待会见”

“小姐,待会见(笑)”



“喂克劳德,你伤好了没啊?你知道我每天在皇宫有多难受吗?”

“医生说要静养,呜呜呜呜我都不能喝酒了”

“……你还是少喝点吧”

“不过我觉得玛丽小姐挺好的啊,你在皇宫怎么了”

“你还记得上次那位美智子小姐吗?”

“记得啊,那位小姐看起来也挺好的啊”

“重点是她们两个天天秀恩爱我快受不了了”

克劳德:6



“美智子小姐早安”

“玛丽小姐也是,不过您确定要我穿这件衣服吗?”玛丽为美智子挑了一条白色蕾丝的泡泡袖连衣裙,红色束胸显出了美智子纤细的腰肢。

“我觉得很适合您呢,一起吃早餐吧”

“好的,不过昨晚发生什么事了吗?”

玛丽的笑容依旧灿烂“没什么,不过是有几只虫子混进来了而已。”

“好吧,不过我觉得您昨天对公爵大人还是有些过分了, 还是去赔礼比较好吧。”

“公爵?我为什么要给他赔礼?”玛丽的眼神冷了下来

“我…我只是觉得…”美智子开始后悔刚刚为什么要说这句话

“噗,美智子小姐还真是可爱啊”

“欸?您又在骗我吗?”

“小姐这么容易上当可不行啊,我已经给那位公爵赔过礼了”

“那就好,小姐过两天能陪我去烟火会吗?”

“烟火会?”玛丽略带疑惑的看着美智子

“玛丽小姐不知道吗?”

“从来没听说过呢”玛丽苦笑道

“嗯…也对您是贵族嘛,烟火会就是大家聚在一起放烟火赏花灯啦”

“嗯…类似于舞会吗?”

“也可以这么理解吧”

“玛丽小姐要和我一起吗?”

“小姐,这是我的荣幸”



七叶.

“怎么不算爱呢”

开学了想死🙄

“怎么不算爱呢”

开学了想死🙄

泠水月

【红冕】诸事不顺

元宵贺文

带双红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挽风曲眼神询问玄同。

什么?

玄同回以一脸不解。

没有人注意到他俩这边的小动作,因为这场饭局的焦点是坐在主位的正在互相阴阳怪气甩对方脸子的鬼方赤命和阎王。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这两互相看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这回主题分外与众不同,简而言之就是——

你家挽风曲嫁过来!

你家玄同嫁过来!

至于话题中心的主角为何会被遗忘在角落甚至没人问过两人意见这件事,没人注意到,包括这事件中心的小情侣——又不会听爱吵就吵呗。

没错,大家就是来看他俩热闹的,比放烟花有趣。

“我们结婚吧?”玄同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背景音一片嘈...

【红冕】诸事不顺

元宵贺文

带双红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挽风曲眼神询问玄同。

什么?

玄同回以一脸不解。

没有人注意到他俩这边的小动作,因为这场饭局的焦点是坐在主位的正在互相阴阳怪气甩对方脸子的鬼方赤命和阎王。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这两互相看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这回主题分外与众不同,简而言之就是——

你家挽风曲嫁过来!

你家玄同嫁过来!

至于话题中心的主角为何会被遗忘在角落甚至没人问过两人意见这件事,没人注意到,包括这事件中心的小情侣——又不会听爱吵就吵呗。

没错,大家就是来看他俩热闹的,比放烟花有趣。

“我们结婚吧?”玄同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背景音一片嘈杂——谁让玄同家人多。

“输了大冒险?”挽风曲揶揄道。

“你知道不是。”

这不是玄同第一次问,之前挽风曲总会委婉的表示还没准备好,玄同也不逼他。那么几次后挽风曲都懒得想说辞了,直接都是“不行”,干脆利落两次。

大概是团圆的氛围感染,今天挽风曲没直接说不行,甚至脱口而出:“好啊。”

于是,阎王带着全家直接就杀了过来。

实在受不了这诡异气氛的玄同把挽风曲拉了出去。

赦天琴箕看了两人一眼,默念“这是异父异母的亲弟弟这是异父异母的亲弟弟”十遍,终是忍下了当面给他俩来一曲阎王三更响——自己是来看别人笑话的不能被人当笑话看了,所以鬼方赤命你怎么还没动手?

当然赦天琴箕想多了,她真的大展琴艺所有人要么蒙了要么慌了,没人得空笑话。

赦天琴箕的一闪而过的低气压显然没有旁边的赯子虚澹,他的视线一直看着旁边的氐首赨梦,而氐首赨梦看着鬼方赤命,鬼方赤命在和阎王大眼瞪小眼。氐首赨梦在等鬼方赤命动手赶紧帮一把,赯子虚澹在等鬼方赤命动手和氐首赨梦一起出手。

本来只是感觉到赦天琴箕低气压的千玉屑看了她这边一眼,无意看到了这一组单恋循环,觉得把阎王换成赑风隼就好了,看热闹的谁会嫌事大?阎王你破坏队形了,赤命你怎么还不出手?

对此,赮毕钵罗也深有同感。他刚和叔叔龙戬

电话里提起阎王一家的到来,龙戬就取消了过来这边的机票。用龙戬的话说就是:赤命总把自己当你们大哥,我插手会影响他的威信。

鬼方赤命没有这种东西。这是赮毕钵罗的第一个想法。

等等叔叔不来了!玛德阎王狗币!这是赮毕钵罗第二个想法,而后持续刷屏。怎么还没打起来啊?赮毕钵罗看着互瞪的鬼方赤命和阎王,觉得有点无聊了。

森狱这边,除阎王外,大家默契的当透明人,准备打起来就开溜,留阎王一个人挨打——最好打死这渣渣。

看起来人多势众的阎王,其实他们已经与红冕达成了共识——这两怎么还不打起来?

另一边,玄同和挽风曲走在热闹的大街上。

外面天气并不算好,灰蒙蒙的,还有微微细雨飘着,但这丝毫无法阻挡这个节日该有的氛围和活动。

因为是春节,人流量很大,挽风曲怕走散牵着玄同的手就没放开过,玄同对此没有任何反对。

既然都出来了,当然是玩到天黑再回去。

于是,套圈,丢沙包,游乐园都走了一遍玩了一遍,打气枪的时候玄同的枪法差的挽风曲都忍不住笑了他两句,于是玄同就和气枪杠上了,连续打了十来把,他终于拿到了一个三等奖——一只15cm愤怒的小鸟玩偶。

挽风曲笑了:“我说,打到第五把的时候,你就差了一枪命中,也还可以了,不太较真我们现在都可以去喝杯奶茶了。”

“你想去喝奶茶?”玄同把愤怒的小鸟塞到挽风曲的怀里,“走吧。”

一时不知道玄同这算接收到了重点还是没接收到重点的挽风曲无奈的跟了上去。

“所以,你觉得呢?”喝着奶茶的挽风曲含糊的声音传来,让玄同疑惑是否有信息卡在了吸管里呗他听漏了。

嚼了两口珍珠,挽风曲才慢悠悠的解释:“我嫁你?还是我嫁你?”

“有区别吗?”玄同一脸疑惑。

“住哪里的区别。”挽风曲一脸严肃的看着玄同。

起初玄同仍是迷茫的,接着是恍然明白了什么,然后似乎是不好意思的错开了挽风曲的目光:“其实我已经买好房子了,结婚后我们搬出去住。”语气与平时无异,但玄同耳朵渐渐红了起来,接着蔓延到了两颊,挽风曲把微凉的手掌贴上去,果然在发烫。于是挽风曲毫不客气的笑了出来,玄同眼神闪烁了几下,到底没有看挽风曲,只是轻轻把手附上了挽风曲的,“你手好冷。”

“哦,抱歉。”说着挽风曲就准备撤了手下去。

玄同却抓住了,终于,抬眼看着挽风曲,“这样就好。”

阎王终于和鬼方赤命打了起来,赤命终于出手了,因为阎王终于戳到了他的痛处:“你是挽风曲他大哥,我是玄同的爸,他俩结婚后我就是你长辈。”

我去尼玛的长辈!打他吖的!

森狱众人不负众望的溜了,除了赮毕钵罗红冕众人都在和赤命一起打阎王。而赮毕钵罗在干什么?他在打电话。

“叔叔,阎王打了赤命,他一个人打我们所有人。”

“什么?我马上让盗天下准备直升机,你们撑住!我马上就过来!”

这边的鸡飞狗跳小情侣们并不知道,因为他们有属于自己的鸡飞狗跳。

“玄同,你房子买的哪里?”走回去的路上,挽风曲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玄同聊着天。

“琉璃仙境附近,这样以后找素还真也方便……”

“呵——”又是素还真。

玄同的回答还没说完,就被挽风曲一声冷哼打断。

“怎么了?”完全不知道哪句戳到了挽风曲的玄同开口询问。

“你和素还真过去吧!”说完一把甩开玄同的手,跑走了。

“咚咚咚——”正在和男友煲电话粥的疗灵师听到了敲门声,只好说了再见挂了电话,过去开门。

“医生,我病了,我失恋了。”挽风曲站在疗灵师的心理咨询室门前,一脸沮丧的看着给她开门的疗灵师。

疗灵师叹了口气,默念“他都觉得自己有病了多少有点大病不然怎么会说自己有病呢”,然后冷静道:“进来吧。”

“所以,你这是又失败了?”素还真给玄同递上一杯热牛奶,走到对面坐下。

“大概吧……他似乎不喜欢这里。”玄同吹了吹热牛奶,试了一下温度刚好,一口喝了下去。

“……打算怎么办?”知道症结的素还真但因为也算当事人也不好意思直接和玄同说“你对象觉得你我有一腿”这种话。

“还能怎么办?换个地方买新房。只是又要攒钱了。”

修海蜇
  想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想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想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東園不镹;

剪来玩玩(ง ˙ω˙)ว 元宵节快乐呀!

剪来玩玩(ง ˙ω˙)ว 元宵节快乐呀!

贺枕鸿

【双红】灼风|“我本是寸土中生出最微末火种,却无端恋上青空中最肆意狂风。”

挽风曲将魂识寄在了魔罗天章上,玄同复活了他,但是红啾有一点生气所以假装不记得玄同了,上来就打,打着打着就打到小客栈?去了。


【双红】灼风|“我本是寸土中生出最微末火种,却无端恋上青空中最肆意狂风。”

挽风曲将魂识寄在了魔罗天章上,玄同复活了他,但是红啾有一点生气所以假装不记得玄同了,上来就打,打着打着就打到小客栈?去了。


au秋

当你联合排不到人时

#沙雕小短文

 #双红

 #脑洞来自公屏 


我是血宴,

我现在慌的一批 

因为对面十三娘说,

再排不到人就要砸烂我的镜子 

以她的能力,

我想可以做到

但是她应该不会自己来 

会是镜中人吗 


我是十三娘 

初次来到庄园 

但是为什么这里排人这么慢 

如果还是排不到人

我就把对面血宴的镜子砸了 

当然这样的事不能自己亲自动手 

就让镜中人去吧 


我是仙鹤

我方的一批 

因为十三娘说再排不到人...

#沙雕小短文

 #双红

 #脑洞来自公屏 


我是血宴,

我现在慌的一批 

因为对面十三娘说,

再排不到人就要砸烂我的镜子 

以她的能力,

我想可以做到

但是她应该不会自己来 

会是镜中人吗 




我是十三娘 

初次来到庄园 

但是为什么这里排人这么慢 

如果还是排不到人

我就把对面血宴的镜子砸了 

当然这样的事不能自己亲自动手 

就让镜中人去吧 




我是仙鹤

我方的一批 

因为十三娘说再排不到人就要砸镜子 

所以,对面的最后一舞把镜子提前砸了 

还说,再排不到人

就要带走我 




我是最后一舞 

听到十三娘的话 

我就把镜子提前砸了 

镜子什么的 

有仙鹤香吗 




我是胭脂 

海棠来找我了

我慌得一批 

听说最后一舞已经把镜子砸了 

我的镜子是不是不保了 

不过海棠那么温柔 

应该不会 





我是海棠 

尽管我脾气很好 

但是排的实在太慢了 

去找胭脂聊聊天呗 

听说对面暴躁老姐红心 

想撕掉血扇的扇子 




我是红心皇后 

我现在只想砍掉庄园主的头! 

但是庄园主神出鬼没 

所以,我再排不上人 

就把血扇扇子撕掉 




我是血扇 

我现在丝毫不慌 

尽管联合时间长的想让人手撕庄园主 

但是我们还是要稳重一些 

不过对面红心的眼神 

为什么越来越不对劲了啊喂


19年写的,现在看真的好拉啊hhh

顺便问问各位想看个人向的乙女还是all向的

打算先开隐士的

  

锦鲤不怕冷

  吼吼吼 没有双红我怎么活呀?(ღ♡‿♡ღ)

  吼吼吼 没有双红我怎么活呀?(ღ♡‿♡ღ)

排位网卡的屑(开学拖更版)

【双红】玫瑰之下(五)

“美智子小姐请您等我一下”

“玛丽别走嘛~”

“放心,我待会就回来(笑)”狭长的眼眸里流露出的是止不住的温柔

“喂,约瑟夫刚刚那个人还活着吗?”玛丽刚刚温柔的神色荡然无存只透出一股冷冷的杀意

“我说亲爱的大小姐啊,你下手那么重怎么可能还活着”

“不过他是洛伦兹公爵派过来的吧?”

“看样子应该是的,你对你的小娇妻还挺上心的嘛”

“看来要让我们亲爱的公爵大人长长记性了”

“你这个赤字夫人的头衔看来是改不掉了”

“哼,少贫嘴了”


“公爵大人,那位皇后来了”

“哦?来的这么快,让她进来吧”

“安托瓦内特小姐来找我有何……?”话还没说完一把利刃就直直的刺入了公爵的胸膛...

“美智子小姐请您等我一下”

“玛丽别走嘛~”

“放心,我待会就回来(笑)”狭长的眼眸里流露出的是止不住的温柔

“喂,约瑟夫刚刚那个人还活着吗?”玛丽刚刚温柔的神色荡然无存只透出一股冷冷的杀意

“我说亲爱的大小姐啊,你下手那么重怎么可能还活着”

“不过他是洛伦兹公爵派过来的吧?”

“看样子应该是的,你对你的小娇妻还挺上心的嘛”

“看来要让我们亲爱的公爵大人长长记性了”

“你这个赤字夫人的头衔看来是改不掉了”

“哼,少贫嘴了”



“公爵大人,那位皇后来了”

“哦?来的这么快,让她进来吧”

“安托瓦内特小姐来找我有何……?”话还没说完一把利刃就直直的刺入了公爵的胸膛

“你……”

“我想我应该警告过您了,不要碰不该碰的人。”

“喂,玛丽你怎么直接把他杀了啊?唉,事情变得复杂起来了啊”

“他不听我的话,我把他杀了很合理吧?”

“…………先不说这个了,伯爵大人待会应该会过来的”

“他来干什么?”

“洛伦兹公爵毕竟是你父亲的好友吧?”

“哼,和我有什么关系”

“玛丽!”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男性,看起来很严肃并且很生气

“父亲有什么事吗?”玛丽脸上还有刚刚贱出的血迹,戏谑的神情让这张美丽的脸庞变得有些疯癫

“公爵大人可以这么愉快的死去应该感谢我吧?”

“疯子,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谢谢您的夸奖(笑)”

啪——响亮的巴掌落在玛丽的脸上

“你……你简直是太不像话了!”

玛丽却往伯爵大人的手臂上捅了一刀“不用客气,这是还给您的(笑)”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玛丽丢下恼怒的伯爵离开了

“美智子小姐我回来了哦~”

“欸?睡着了吗?那就祝小姐晚安哦。”玛丽轻轻关上了房门,美智子把头伸出被子“玛丽小姐我爱你,晚安。”

玛丽在门外小声回应着“小姐我也爱你,真希望您明天清醒之后也是这么想的。”

-椰-

茶馆(三)

之后的两人竟是没在能说上一句话,十三娘偷偷瞄了一眼玛丽,觉得这女人实在风华绝代,没人勾搭无非就是在平日冷静毫无表情的面具给别人一种不可一世,高冷不可攀的感觉,可是这个女人或许是个养在深闺的小小姐,从刚才十三娘仅一小会儿的试探就从她抿唇的动作看出她脸红的预兆。

还真是好可爱。十三娘想着,情不自禁弯了嘴角,顺手又倒了一杯茶水,牵出一个话题:“眼看小姐面生,小姐是最近才来小店的么?”

“嗯。”玛丽点点头,清清淡淡地回应。

“生活很忙碌吗?”

忙碌吗?玛丽在心里又问了自己一遍,为了国家的婚姻其实不需要多有才华的皇后,她只需要做一只完美的花瓶就足够了,但是迫于风评的压力 她还是在尽责地...

之后的两人竟是没在能说上一句话,十三娘偷偷瞄了一眼玛丽,觉得这女人实在风华绝代,没人勾搭无非就是在平日冷静毫无表情的面具给别人一种不可一世,高冷不可攀的感觉,可是这个女人或许是个养在深闺的小小姐,从刚才十三娘仅一小会儿的试探就从她抿唇的动作看出她脸红的预兆。

还真是好可爱。十三娘想着,情不自禁弯了嘴角,顺手又倒了一杯茶水,牵出一个话题:“眼看小姐面生,小姐是最近才来小店的么?”

“嗯。”玛丽点点头,清清淡淡地回应。

“生活很忙碌吗?”

忙碌吗?玛丽在心里又问了自己一遍,为了国家的婚姻其实不需要多有才华的皇后,她只需要做一只完美的花瓶就足够了,但是迫于风评的压力 她还是在尽责地做好格外的任务。

“一般很清闲,也是这段时间忙了才会想体验体验的。”漂亮的小瓷杯里有添满了浓茶,茶水是有反射的,玛丽的眸色很深,看不出什么情绪。

十三娘又笑,给玛丽添完茶,她才缓缓说:“妾身以为忙碌是这里的常态,来到这里的人们大概都只坐一枝香的时间,之后一天都不会再见了。”

是啊,玛丽想,自己这样的人一般不会很忙碌。

她不用为家庭和自己谋生,不用奔波在充满欺诈的下层社会里,不用肯干涩无味的面包,她只用拥有一把舒适的座椅,拥有一块甜腻的蛋糕,一杯浓郁的酒,就能拥有完美的午后。


大概是考虑到人们的辛勤,茶馆里的茶不会有很大分量,新上的茶也很快在两个人的交谈之间享用完毕。

“这是我请小姐您的。”十三娘最后说,“希望您以后还会再来。”

如果是为了小馆的生意的话,她倒也不必真挚地挽留每一位来客,十三娘的这一举动在玛丽眼里颇有几分耐人咀嚼的意思,但她只是点头应下,她们应该是还会再见的,在不长的时间里。

千影小姐.(开学停更)

【多cp,主摄殓】当庄园里流行起了玩偶

  摄殓向,也含隐囚,勘昆,心患,双红,杰佣,注意避雷

  ooc致歉,小女孩和小说家属于友好关系,无CP向。

  灵感来源于我买了个真相小姐玩偶(狗头)。

  阿丁好可爱,抄了。

  

  最近欧莉蒂斯庄园流行起了一个叫玩偶的东西。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爱丽丝哭着来安妮的玩具店找她。

  “怎么了爱丽丝?”安妮帮爱丽丝抹掉眼泪。

  “呜呜呜安妮姐姐…”爱丽丝把手里破损的玩偶递给安妮,“这是奥菲给我的玩偶,被我不小心摔坏了,他现在在排位呢…能帮我修一下吗?”

  “好好好,别哭了,我帮你修。”

  安妮不愧是玩具商,她娴熟地拿出针线,很快就帮爱丽丝缝好了玩偶。

  ...

  摄殓向,也含隐囚,勘昆,心患,双红,杰佣,注意避雷

  ooc致歉,小女孩和小说家属于友好关系,无CP向。

  灵感来源于我买了个真相小姐玩偶(狗头)。

  阿丁好可爱,抄了。

  

  最近欧莉蒂斯庄园流行起了一个叫玩偶的东西。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爱丽丝哭着来安妮的玩具店找她。

  “怎么了爱丽丝?”安妮帮爱丽丝抹掉眼泪。

  “呜呜呜安妮姐姐…”爱丽丝把手里破损的玩偶递给安妮,“这是奥菲给我的玩偶,被我不小心摔坏了,他现在在排位呢…能帮我修一下吗?”

  “好好好,别哭了,我帮你修。”

  安妮不愧是玩具商,她娴熟地拿出针线,很快就帮爱丽丝缝好了玩偶。

  爱丽丝破涕为笑。

  “谢谢你安妮姐姐!”爱丽丝看向安妮身后的一堆玩偶,“这都是安妮姐姐做的吗?”

  “对呀,怎么了?”

  爱丽丝从口袋里掏出一袋子回声塞进安妮手里。

  “可以给我做一个奥菲玩偶吗?这是奥菲给我的零花钱,我可以买的!”

  安妮看着面前可爱的爱丽丝,把回声还给了她。

  “不用给钱,我给你做。”

  “谢谢安妮姐姐!”

  第二天,爱丽丝抱着两个玩偶开心地坐在准备大厅。

  奥尔菲斯看着爱丽丝手里自己模样的玩偶。

  “爱丽丝,这谁给你的?”

  “安妮姐姐!她做的是奥菲!”

  这时候坐在桌子一端的埃米尔也凑过来看了看。

  “好可爱…我也去找安妮小姐做一个艾达玩偶。”

  另一端的伊索却沉默不语。

  他们说笑的内容被对面的约瑟夫听的一清二楚。

  这局约瑟夫佛了,代价是伊索的腰。

  就这样,玩偶便在庄园流行了起来。

  安妮收到了很多订单,她一点都不觉得烦躁,一想到这些玩偶能让朋友们露出笑容,便有动力了。

  埃米尔拿到玩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艾达。

  “艾达艾达!”埃米尔举起手里的玩偶,“安妮小姐做的!是你的样子!”

  “哎?”艾达看看埃米尔,又看看自己手里的埃米尔玩偶。

  “艾达也做了我的样子的玩偶吗?”埃米尔扑进艾达怀里,“嘿嘿,我们的玩偶是一对!”

  

  诺顿和梅莉也定制了对方模样的玩偶,原因竟是:

  梅莉:“庄园主不让我们对局外互相伤害,这游戏也不能打队友,不能打队友就打娃娃!”

  诺顿:“亖虫子!这是我的台词!”

  梅莉:“我管你呢,你个亖老鼠!话说你怎么还没被奥尔菲斯弄亖。”

  诺顿:“你****”

  奥尔菲斯:“6”

  

  卢卡定制了一个自己,穿的是灵犀妙探那套衣服。

  “我可真帅,研究永动机都有精神了。”

  而阿尔瓦定制了两个,一个是自己的典狱长,一个是卢卡的冬蝉。他还很细节地让安妮加上了猫耳和猫尾巴。

  “卢卡斯真可爱。”

  “老沙蝗你在看什么?”

  阿尔瓦慌忙把冬蝉藏了起来,还是被眼尖的卢卡看到了。

  “老沙蝗你****!”

  “卢卡斯不能说脏话…”

  

  美智子和玛丽各定制了一个对方的玩偶,她们在一起喝下午茶的时候也会把玩偶拿出来陪她们;杰克定制了一个奈布玩偶,而奈布…定制的却是他爱吃的东西。

  “有迷你杰克随从就行了,还要玩偶干啥。”

  约瑟夫也定制了一个伊索的玩偶,但伊索却迟迟不肯告诉约瑟夫他定制的是什么。

  每当约瑟夫问起来,伊索总是说:

  “晚上你就知道了。”

  但晚上伊索为了自己的腰,宁愿自己睡客厅也不愿意跟约瑟夫睡在一起。

  所以一个星期过去了,约瑟夫还是不知道伊索的玩偶是什么样的。

  他去找安妮问:

  “伊索就知道你会来,他特地让我不要告诉你。”

  他去找维克多问:

  “我知道是什么样的,但伊索不让我往外说。”

  他又去拜托奈布帮他问:

  “他给我看了,挺…震惊的。”

  “什么样的?”

  “他不让我跟你说,你俩不是住一起的吗?你半夜偷溜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空气凝固了。

  “对哦。”不太聪明的六十岁糟老头子。

  深夜,约瑟夫悄悄溜到客厅,发现伊索没在沙发上。

  “伊索呢?”

  他转移视线,发现地上有个跟灵柩形状一样的东西,约瑟夫蹲下轻轻摸了摸,软软的,这就是伊索的“玩偶”吗?真挺让人震惊的。

  当他把视线转进“灵柩”里,伊索可爱的脸庞映入眼帘,他在这里面睡的很熟,怀里紧紧抱着一个约瑟夫玩偶。

  原来伊索定制了两个。

  不得不说伊索的爱好是真特别。

  约瑟夫心满意足地起身准备回房间,睡梦中的伊索突然皱了皱眉,把怀里的玩偶抱的更紧了。

  “不要抢走约约…约约是我的…”

  约瑟夫笑了,蹲下轻轻在伊索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我是你的,永远都是。”

  

  

舟

  画了双红,眼睛不想再画了于是草率结束(

  画了双红,眼睛不想再画了于是草率结束(

江鸟不飞.

  震惊!校长鸢尾竟对美术系班主任D.M老师低声下气!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校长?!美术系谎言同学偷走了表演系坎贝尔老师的苦茶!D.M老师表示:“我会赔坎贝尔老师一条未拆封的苦茶,可以到我宿舍去取。拿到苦茶后卖出去,得到的钱就是我赔偿的费用。^”

试运者副校:“坎贝尔老师还是没有苦茶穿(?”

D.M老师:“得到的钱还可以再买一条苦茶,这样我既赔偿了费用,坎贝尔老师也能拥有新的苦茶。”

坎贝尔老师:“你在讲一种很新的概念”

(占tag致歉)

  震惊!校长鸢尾竟对美术系班主任D.M老师低声下气!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校长?!美术系谎言同学偷走了表演系坎贝尔老师的苦茶!D.M老师表示:“我会赔坎贝尔老师一条未拆封的苦茶,可以到我宿舍去取。拿到苦茶后卖出去,得到的钱就是我赔偿的费用。^”

试运者副校:“坎贝尔老师还是没有苦茶穿(?”

D.M老师:“得到的钱还可以再买一条苦茶,这样我既赔偿了费用,坎贝尔老师也能拥有新的苦茶。”

坎贝尔老师:“你在讲一种很新的概念”

(占tag致歉)

千影小姐.(开学停更)

【多cp】当cp的道具互换

  含摄殓,隐囚,蜥勘,杰佣,双红,注意避雷

  ooc致歉

  

  继上一次的性转bug后,庄园主更加注重对bug的发现和修复,但今天新的bug又出现了——cp的道具互换,果然bug庄园名不虚传啊。

  

  摄殓

  刚进入对局,伊索就发现自己的灵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约瑟夫的西洋剑。

  “灵柩呢?”

  伊索以为是约瑟夫那个糟老头子拿走了自己的灵柩,因为开局他就看见了场上的摄像机。

  密码机都不想修,他按照奈布发的信号找到了约瑟夫,正想跟他理论,就发现约瑟夫扛着自己的灵柩走都走不动。

  “伊索…你这个…灵柩…怎么这么重!”

  约瑟夫话音刚落,就被灵柩压趴在......

  含摄殓,隐囚,蜥勘,杰佣,双红,注意避雷

  ooc致歉

  

  继上一次的性转bug后,庄园主更加注重对bug的发现和修复,但今天新的bug又出现了——cp的道具互换,果然bug庄园名不虚传啊。

  

  摄殓

  刚进入对局,伊索就发现自己的灵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约瑟夫的西洋剑。

  “灵柩呢?”

  伊索以为是约瑟夫那个糟老头子拿走了自己的灵柩,因为开局他就看见了场上的摄像机。

  密码机都不想修,他按照奈布发的信号找到了约瑟夫,正想跟他理论,就发现约瑟夫扛着自己的灵柩走都走不动。

  “伊索…你这个…灵柩…怎么这么重!”

  约瑟夫话音刚落,就被灵柩压趴在了地上。

  真不愧是六十岁老头子,连个灵柩都扛不动。

  “我的灵柩怎么在你那?”

  “不知道,肯定又是庄园bug。”

  伊索把西洋剑还给约瑟夫:“灵柩给我吧。”

  约瑟夫接过西洋剑,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倒了伊索。

  “抱歉了宝贝,这是排位,晚上好好补偿你好不好?”

  伊索慢慢举起灵柩,砸向了约瑟夫的天灵盖。

  “你想的挺美!棺材碎颅杀!”

  

  隐囚

  开局,卢卡发现手里多了个阿尔瓦的法杖。

  “啊哈哈哈哈哈…这是庄园主对我的恩赐吗?”

  毕竟阿尔瓦是可以连五台机的!

  “老沙蝗!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

  卢卡美滋滋地连了五台电机,开启疯狂修机模式。

  此时此刻的阿尔瓦看着场上同时连的五台电机陷入沉思。

  他拿着卢卡的电球,而且只能连两台机。

  卢卡的电球攻击范围还贼短,阿尔瓦连面前的特蕾西都打不到。

  阿尔瓦不干了,他要去找卢卡要回法杖。

  “我不!”卢卡把法杖藏在身后,“这是庄园bug!你去找庄园主!”

  “卢卡斯,bug庄园主会修的,先还给我好不好?”

  “不行!你这个可以连五台机!”

  “……卢卡斯,你是不是忘了我这个连五台机是传递伤害的而不是传输修机进度?”

  “啊?”

  这么一想,卢卡确实发现修了半天也没有修开。

  “还给你。”卢卡闷闷不乐地把法杖还给阿尔瓦。

  “卢卡斯,你身为我的学生兼爱人居然连我的技能都不知道?看来是时候给你点教训了。”

  “什么?”

  阿尔瓦用法杖指着地下室的方向。

  “自己过去,别逼我把你扛过去。”

  

  蜥勘

  “这*****是什么鬼东西。”

  诺顿拿着卢基诺的道具一顿骂。(我不知道孽蜥的道具叫啥)

  “煞笔的庄园主,不给钱就换道具。”

  他无比想念自己的磁铁,虽然经常会解擦。

  诺顿一边修机一边骂,他已经开始想赛后去找庄园主要多少回声了。

  “要1000?不行连个衣服都买不到,2000起步,对…哇啊!”

  诺顿在盘算的时候突然被一种熟悉的感觉吸了过去。

  是自己的磁铁!

  磁铁把诺顿吸到了身后人的怀里。

  “诺顿…你的磁铁真好玩…”

  “好玩玩够了没,玩够了就还给我。”

  “没,你陪我去地下室玩游戏。”

  卢基诺抱着诺顿就要往地下室跑。

  诺顿趁机夺回了磁铁,把卢基诺的道具扔到了他头上。

  “玩你的道具去吧!”

  

  杰佣

  “小先生别追了!!!”

  奈布拿到利爪后第一件事就是追着杰克打。

  “谁叫你晚上折磨我!!!吃我一个雾刃!”

  雾刃马上就要打出来了,杰克慌张地摆弄护腕。

  “这玩意怎么用啊,小先生平常怎么用的这么溜。”

  当雾刃马上就要打到杰克身上时,他不知按住了什么顺利打开了护腕。

  “嗖——”杰克消失在了奈布的视线里。

  “这个伪绅士去哪了?”

  

  双红

  对于互换道具,玛丽和美智子并不觉得多吃惊,因为只是换个手持物,所以她俩在联合里照样时尚芭莎,完全不受手持物的影响。

  只是玛丽的玻璃刀的边缘有点锋利,把美智子的手划伤了。

  赛后,玛丽心疼地帮美智子上药。

  “蝶蝶疼不疼啊…”

  “嗯…”

  “乖,咱们去找庄园主。”

  

  第二天,庄园公告栏贴着一张bug修复的公告。

  伊索:“修复了真好。”

  卢卡和诺顿揉着腰在一旁点头。

  奈布:“那爪子真好用。”

  玛丽:“真是的,把蝶蝶的手都划破了。”

  

秋南.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想搞同框  但是朋友不愿意陪我一起录呜呜呜

“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想搞同框  但是朋友不愿意陪我一起录呜呜呜

可爱小鸟
超级喜欢的一张哈哈

超级喜欢的一张哈哈

超级喜欢的一张哈哈

排位网卡的屑(开学拖更版)

【双红】玫瑰之下(四)

“美智子小姐,我还有点小事要处理一下。请您先跟约瑟夫先生熟悉一下宴会吧。”

“好的玛丽小姐,那您先忙吧”

“约瑟夫好好替我照顾美智子小姐,出了意外你就等着吧(小声)”

“啊?玛丽小姐说什么?(大声)”

“你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吗?(笑)”

“咳咳,怎么会呢”

“你们在说什么?”哈哈哈没什么,美智子小姐请跟我来吧。

“好的,玛丽小姐请快点回来哦”

“遵命~,我亲爱的小姐”


“洛伦兹公爵,您近来可好?”

“近来过的还不错,感谢安托瓦内特小姐的关心或者该叫您扎哈雷奇夫人?”注:国王名为德米特里.扎哈雷奇

下一秒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个宴会厅“我记得我说过我不喜欢扎哈雷奇夫人这...

“美智子小姐,我还有点小事要处理一下。请您先跟约瑟夫先生熟悉一下宴会吧。”

“好的玛丽小姐,那您先忙吧”

“约瑟夫好好替我照顾美智子小姐,出了意外你就等着吧(小声)”

“啊?玛丽小姐说什么?(大声)”

“你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吗?(笑)”

“咳咳,怎么会呢”

“你们在说什么?”哈哈哈没什么,美智子小姐请跟我来吧。

“好的,玛丽小姐请快点回来哦”

“遵命~,我亲爱的小姐”



“洛伦兹公爵,您近来可好?”

“近来过的还不错,感谢安托瓦内特小姐的关心或者该叫您扎哈雷奇夫人?”注:国王名为德米特里.扎哈雷奇

下一秒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个宴会厅“我记得我说过我不喜欢扎哈雷奇夫人这个称呼,这一耳光就当给您长长记性。”

“还有,不该碰的人最好别碰”公爵愣在了原地

“您还没听明白吗?”玛丽又露出了她标志性的甜美微笑

“知……知道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那么下次再见”

“美智子小姐,我回来了”

“玛丽小姐您那么对公爵大人不太好吧?”

“嗯?什么公爵啊?”玛丽的眼神冷冷的看向美智子

“欸?我……”美智子突然紧张起来,这位皇后居然这么喜怒无常

“得了,玛丽小姐还是少吓唬你的小娇妻吧?”约瑟夫带着鄙视的目光看向玛丽

“我……我吗?!”

“噗,那不是看美智子小姐太认真了嘛,就想逗一逗。”美智子的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一样

“对了,克劳德没来吗?”

“唉,他昨天喝大了摔沟里了,现在在家养伤呢”

“那好吧”

“不过美智子小姐看起来还真是可爱呢”

“我……玛丽小姐也是”

约瑟夫:呵呵,我恨小情侣。现在回去找克劳德还来的及吗?



与此同时气急败坏的公爵大人正在思考任何报复玛丽

“内森,帮我查查今天站在约瑟夫旁边的那个女人”

“好的,老爷”

“玛丽到底也就是个丫头片子竟敢对我动手,既然治不了她那就别怪我对她的朋友动手了”

“老爷,查到了。那位美智子小姐是一位富商的女儿,那个富商是因为发现了沉船的宝藏才起家的,不过前两年意外死亡了,美智子小姐继承了所有遗产”

“不过就是个靠遗产混日子的丫头片子而已,长的倒是挺漂亮”

“内森你那个远房亲戚的儿子好像还没有娶妻吧?”

“确实是,但是……”

“你不用说了,帮我找个下人来”

“好的,老爷”

“老爷有什么吩咐吗?”

“你待会………”

“好的,老爷”



与此同时侍从端了一杯酒来给美智子,美智子没有多想就喝了下去

“美智子小姐,我看您脸色不太好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我感觉头有点晕先去休息一下吧”

“客房在左边哦~”

美智子正在寻找客房,突然被侍从叫住了

“小姐,您在找客房吗?”

“唔,是的”

“我带您去吧”

“好的,谢谢您的帮助”

美智子刚躺下就感觉好像有人进来了,那个人好像再摸她的脸但是脑袋昏昏沉沉的看不见东西

“美智子小姐我来看看……”玛丽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用柜子旁的餐刀刺入了那个男人的心脏

“玛丽,美智子小姐还好……”

“地上这个人麻烦你帮我处理一下”玛丽冷冷地对约瑟夫说道

“美智子小姐真是十分抱歉啊”玛丽自责道随即将美智子带回了自己的卧室

“玛丽小姐……我好喜欢你啊”说着美智子便一口亲上了玛丽的脸庞

“欸?”望着怀中可人儿娇媚的表情,玛丽没忍住一口亲了上去直到美智子因为喘不过气把玛丽推开才罢休

“不对,我在干什么啊?美智子小姐要是清醒了会怪我的吧?”

恰巧此时约瑟夫进来了,约瑟夫望着玛丽通红的脸蛋以及美智子娇媚的表情。

“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啊,哈哈各位再见”

约瑟夫:我上辈子到底欠了玛丽多少啊?为什么要让我当电灯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