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双绿

18279浏览    107参与
我逢人
“Those were the...

“Those were the best days of my life.”

“You represented the best part of his life.”

给永远的公路组

“Those were the best days of my life.”

“You represented the best part of his life.”

给永远的公路组

李保甜

【Hal Jordan/Oliver Queen】Renaissance

【Hal Jordan/Oliver Queen】Renaissance

雨磬

灯刊80th里的双绿,因为页数不多所以全部放了上来

谢谢Denny O'Neil最后的故事。

双绿szd

灯刊80th里的双绿,因为页数不多所以全部放了上来

谢谢Denny O'Neil最后的故事。

双绿szd

Rivulet

极速改图  改了双绿(凯尔和康纳)

我也太弱智了吧 

逃了

极速改图  改了双绿(凯尔和康纳)

我也太弱智了吧 

逃了

雨磬

因为之前的消息所以忍不住把这个故事先放了上来(。推荐一下GLv2的101这期,双绿各种甜。

放的这一段是因为哈尔之前从反派那边逃出来太累了直接累倒在奥利所在的宾馆,等到哈尔休息一会儿缓过来后,哈尔便直接邀请奥利一起去他弟弟家参加dinner date,并把奥利介绍给了弟弟吉姆一家人,然后四个人一起边聊天边吃饭(巧合的是吉姆刚好是漫画之前奥利去办事无意中撞见的一个人😂这期这段真的好有带男朋友见家属感wwww


因为之前的消息所以忍不住把这个故事先放了上来(。推荐一下GLv2的101这期,双绿各种甜。

放的这一段是因为哈尔之前从反派那边逃出来太累了直接累倒在奥利所在的宾馆,等到哈尔休息一会儿缓过来后,哈尔便直接邀请奥利一起去他弟弟家参加dinner date,并把奥利介绍给了弟弟吉姆一家人,然后四个人一起边聊天边吃饭(巧合的是吉姆刚好是漫画之前奥利去办事无意中撞见的一个人😂这期这段真的好有带男朋友见家属感wwww


雨磬

这里为什么会有绿箭.jpg(我悄悄嗑一下是家属了)

(以及编剧依然是Denny O'Neil🥺🥺)

这里为什么会有绿箭.jpg(我悄悄嗑一下是家属了)

(以及编剧依然是Denny O'Neil🥺🥺)

Vivienne

我绿蓝双厨属性是真的,双绿双蓝大法好!!!!双绿两个假笑腹黑怪,情商max的恋爱头脑战!!双蓝两个巨怂小天才,智商max的恋爱头脑战!!机器人篇绿×魔王绿,黑蓝×失忆蓝,救世绿×回忆绿,死对头蓝×驭风蓝……好像怎么组合都很好吃的样子🤤

我绿蓝双厨属性是真的,双绿双蓝大法好!!!!双绿两个假笑腹黑怪,情商max的恋爱头脑战!!双蓝两个巨怂小天才,智商max的恋爱头脑战!!机器人篇绿×魔王绿,黑蓝×失忆蓝,救世绿×回忆绿,死对头蓝×驭风蓝……好像怎么组合都很好吃的样子🤤

一粒姜糖吖

我的CP向

[图片]永乐 :所有人的老父亲

白亚 :白合年下也是极香的

双绿 :可👍

绿蓝、永灰、芒果 :🔒了

绿白 :像兄妹

蓝亚 :像姐弟…(有的时候磕恋人)

永乐 :所有人的老父亲

白亚 :白合年下也是极香的

双绿 :可👍

绿蓝、永灰、芒果 :🔒了

绿白 :像兄妹

蓝亚 :像姐弟…(有的时候磕恋人)

阿萨写点啥好

【双绿】日出

   HalOllie无差,一发完短篇,没什么剧情的意识流,文笔差。复健以及双绿tag100参与助攻。


    雪天在星城不太常见。这里可爱的、四季如春的气候总能让让绿箭常年穿着罗宾汉式的单薄制服而不觉寒冷。然而此时刺骨的严寒的确在渐渐麻木着奥利。眼前是被乌云覆盖的天空和披着银霜的高楼与大地,漫天的白色冻结了一切。

    奥利感觉自己的意识在因为低温而模糊。万恶的资本主义。他轻声咒骂着。竟然在偌大的星城中找不到一处容身之所,只能在房顶上挨冻。...


   HalOllie无差,一发完短篇,没什么剧情的意识流,文笔差。复健以及双绿tag100参与助攻。

 

    雪天在星城不太常见。这里可爱的、四季如春的气候总能让让绿箭常年穿着罗宾汉式的单薄制服而不觉寒冷。然而此时刺骨的严寒的确在渐渐麻木着奥利。眼前是被乌云覆盖的天空和披着银霜的高楼与大地,漫天的白色冻结了一切。

    奥利感觉自己的意识在因为低温而模糊。万恶的资本主义。他轻声咒骂着。竟然在偌大的星城中找不到一处容身之所,只能在房顶上挨冻。

    笼罩在城市上空的除去云之外更多是一种不详的寂静。连个街边混混都看不到,或许他们出来闹点事,我还能活动活动手脚。这个想法短暂的浮现,又旋即被抛在脑后。

    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不记得了。奥利仅存的体力只能勉强支持他睁开眼睛,看着要吞噬整个世界的雪花和自己呼出的白色水汽交融在一起。这雪仿佛是从自己诞生起就在下。他胡乱着想。不,不对。他记起了不久前和哈尔在雷尼尔山的草甸上露营,看日落后从天上冒出的星星,他还记得随着渐暗的天色和随之袭来的寒气,直到哈尔生起了篝火,自己拿出了自制辣酱和咖啡。

    火、辣酱、哈尔。都是我正需要的东西。哈尔肯定不会介意我在他那里借宿两晚的,可惜少一个能随时飞到海滨城的戒指。奥利试图保持意识清醒。

    那时哈尔添了柴,和他东一句西一句聊着小蓝人、史高维尔指标和某个遥远扇区的革命成果。

    “你穿这点不冷吗?”回忆中哈尔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时空中传来。

    “这个吗?还好——你一个去过外太空的难道还怕冷?”

    哈尔正披上那件很少离身的飞行员夹克。“那要归功于全宇宙最厉害的武器,以及我强大的意志力。”他不经意地抬了抬戴着戒指的右手,“不过有一次在外太空团战我的戒指刚好没电,我只穿着这个夹克在那里飘了几秒钟,相信我,这也够受的了。”

    “我能想象得出来。后来你怎么挺过去的?”

    “绿灯侠的本能,默念誓词。好在基洛沃格在我能通读一遍之前及时给我造了个仓鼠球,让我不至于成为大概第三千个读着它牺牲的灯侠。”

    “你取暖用这个?绿灯誓词?”

    “一般来讲,是的。不过下次我可以考虑一下随身携带你的辣酱。”

    奥利不太记得接下来的对话是怎样的,但想必是几声轻笑之后开始一边享用他最新研制的墨西哥胡辣汤,一边辨识着天空中到达过的星系。

    加大的风声让奥利意识到自己仍身处风雪交加的星城。他看着远处几乎识别不出的地平线,借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念出了似乎前几天还听过的句子:

    “白昼朗朗,黑夜茫茫,魑魅魍魉,无所遁藏...”接下来是什么来着?奥利正犹豫着该是“奸徒邪党”还是“恶徒奸党”时,忽然感觉到一丝预料之外的暖意。像是天上升起了一轮...

    绿色的太阳。

    “这个颜色还挺顺眼。”绿箭能感受到寒意正在消退,而星城的居民逐一来到室外,迎接着冰雪渐融的世界,“哈尔也会喜欢的。”

    然后他想起了哈尔总是坚信的誓词,他每次将戒指对准电源时会说的话。

    “绿灯长明,万世光芒。”

吸蓝

What are you shooting at?


(p3哈尔你的best friend又换回来了哈)

What are you shooting at?


(p3哈尔你的best friend又换回来了哈)

迦太基

1992年和1993年,DC出版《绿灯侠/绿箭侠》合集的封面,这也是“苦旅英雄”这个词被第一次用来描述两个人当年的公路旅行。

1992年和1993年,DC出版《绿灯侠/绿箭侠》合集的封面,这也是“苦旅英雄”这个词被第一次用来描述两个人当年的公路旅行。

雨磬

本期新闻(故事)由克拉克肯特为您报道。


(不好意思我的资源手机看好像太不清晰了😢)

P1 “Make it the first  time in anyone's recollection that a justice league member......has endorsed any candidate for public office.”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名正联成员第一次(...

本期新闻(故事)由克拉克肯特为您报道。


(不好意思我的资源手机看好像太不清晰了😢)

P1 “Make it the first  time in anyone's recollection that a justice league member......has endorsed any candidate for public office.”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名正联成员第一次(没有考据),但既然编剧说是第一次那我就当做是第一次了,我默默嗑到。

P2居然同时出现了奥利和绿箭侠!这是什么情况?让我们揭开绿箭的真面目——

没错!不出意外众所周知的是绿箭侠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绿灯侠,平时双绿合作其实是绿灯侠用灯戒变出了另一个自己(开始胡诌),开玩笑的,其实是P3“The Batman says Superman's asked him to stand in for Clark Kent dozens of times......But I alwsys thought  I was  a better disguise artist”谢谢我有嗑到,以及某人用灯戒真实作弊了这样自夸真的好吗wwww而且是的,你们没看错,本期新闻真的由某位大记者报道wwww

P4“I'll shield Ollie invisibly even he won't know”这个心理描写我又好🉑了,哈尔真的又暖又温柔,男友力爆棚,双绿真好!


本期(wf刊255期第二个故事)双绿真的好甜,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雨磬

关于Denny O'Neil笔下双绿热爱chili的小故事

P1 chili是哈尔的favorite food!飞到中途还要跑去尝的可爱boy!

P2 哈尔野炊下锅用的是Ollie's chili,尝了后表示非常美味!

P3 前一晚上刚一起打完怪第二天留宿在奥利家里,奥利第二天敲门叫哈尔吃早餐(lots of chili)以及“No sense telling green arrow I'm leaving he'd only ...

关于Denny O'Neil笔下双绿热爱chili的小故事

P1 chili是哈尔的favorite food!飞到中途还要跑去尝的可爱boy!

P2 哈尔野炊下锅用的是Ollie's chili,尝了后表示非常美味!

P3 前一晚上刚一起打完怪第二天留宿在奥利家里,奥利第二天敲门叫哈尔吃早餐(lots of chili)以及“No sense telling green arrow I'm leaving he'd only worry more!”悄悄嗑一下。

P4 “I'm so happy I could even eat ollie's chili”这句我不太确定怎么翻比较合适?至少我个人感觉Denny的双绿都很爱吃chili的,我理解的是比较积极方向的语气,如果是其他编剧倒是倾向明显(比如P5)

P5 Len Wein的双绿这一段,哈尔就不太能吃下奥利的chili了,真实被辣到落泪(莫里森的the green lantern双绿那期有一段应该是致敬的这一段?),但我还是很怀念能吃下奥利的chili时的哈尔(不过也可以解释成奥利厨艺越来越辣了www)


一个彩蛋 ,关于在绿灯v2里存在感超强的奥利的chili(因为和双绿无关就单独放了)


吸蓝

传两张Otto Schmidt的雀箭灯。

(话说这种有头有脸的大画师就不用要授权了吧...?)

传两张Otto Schmidt的雀箭灯。

(话说这种有头有脸的大画师就不用要授权了吧...?)

叚的

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我对不起小蓝我今天就是要磕双绿邪教!!!!!!!!!!!!!!!!!!!!!!!!!!!!

父子哦!

有点棒

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我对不起小蓝我今天就是要磕双绿邪教!!!!!!!!!!!!!!!!!!!!!!!!!!!!

父子哦!

有点棒

受益非浅

emm,看文时突然来的灵感:绿茶x绿箭,有点意思(bushi)话说这个cp名应该叫什么?双绿吗?

在这存个梗好了,不知道应该放哪个tag

顺便说一句:我是熬夜冠军(

占tag致歉

emm,看文时突然来的灵感:绿茶x绿箭,有点意思(bushi)话说这个cp名应该叫什么?双绿吗?

在这存个梗好了,不知道应该放哪个tag

顺便说一句:我是熬夜冠军(

占tag致歉

藍灀泠彼諾 🌨(紧急停更,十分抱歉!!)

【小绿生贺】Timeline and memorial music

   ♪ 绿先生要生快啊—— 个人向,和小小绿童话图有关联(大概)

   ♪ 游戏设定,驭风者背景。

   ♪ 最近迷上空间/梦境/虚构世界梗救不回来了(什)容我现在又“沾污”一下生贺文ww

   ♪ 有参考。十分邪恶,几乎把所有梗都试了一遍x

—————————————————————


21 71 73 43 53 33 63 63 ...

   ♪ 绿先生要生快啊—— 个人向,和小小绿童话图有关联(大概)

   ♪ 游戏设定,驭风者背景。

   ♪ 最近迷上空间/梦境/虚构世界梗救不回来了(什)容我现在又“沾污”一下生贺文ww

   ♪ 有参考。十分邪恶,几乎把所有梗都试了一遍x

—————————————————————


21 71 73 43 53 33 63 63 53'73 31 21

                          401

                        42 22

♡♤♧♢♤♧♢♡♧♢♡♤♢♡♤♧♡♤♧♢… .  .


      一个平凡淡静的清晨,轮椅上的青年一如往昔地摆弄着飞行器,不,是小型飞行器。他动作轻柔地拍拍机构腿,接着就把飞行器小心地安装在腿上。

      “好了…!”

      “做得好嘛小绿先生,你又在趁我们不在偷偷摸摸弄飞行器了!真是不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 ”

      句句透露着责怪和关心。

      小绿还来不及再好好体验一下新发明的威力,就一脸后怕地被抓住了。

      “呃那个…哈哈,抱歉… ”

      呃啊太尴尬了……干笑着给谁看呐…

      护士瞪了那认命的猫咪一眼然后也忍不住笑了,无奈的把人连轮椅一起推出病房,说:“行了行了。下次不许这样了。你自己身体也不好好照顾又怎么能出去找你那位,呃…朋友?”

      “知道了知道了…谢谢。”


        

 【游戏载入中…】

 【401号,欢迎来到时间钟——】


       “…………??”

       啊…时间钟以游戏方式开始了?

       自从三小时前小绿莫名其妙出现在时间钟里,他现在还懵懵懂懂的。

       我刚还在病房里谋划该怎么做飞行器,还被护士命令要休息的……

       …………

       他望着空无一人的时间钟,一丝丝尴尬幽幽地飘上心头……

       还有些恐怖。

       “…待着也不是办法吧,走走看?”

     

 【提醒:时空世界即将崩落,要退出吗】

       “好…嗯?!”

 【请选择退出方式】

       崩落??怎么回事?!我,我做了什么吗?不过这样就能离开这里了?

       小绿脑子转得飞快,当他心里有一丝如释重负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一双手化成了数据状,正在渐渐消散。

       他慌忙又望向时间钟,不料那儿已经残旧不堪,甚至开始被空气腐蚀。


 

       原来,那一切的一切,那些都是时间钟虚构出来的尽兴的表演。原来,这些人物,包括我与我,小蓝,大家,都是被虚拟出来的,提线玩偶。

       原来,我只是个被掌控在手的棋子罢了。

       这个世界要崩塌了,今天就是世界末路,所有一切将会随之而去。

       我该怎么做?坐以待毙?任由时间钟除去记忆,坠入时空深渊的缝隙,万劫不复?

       不,我不甘心。

       明明和大家一起度过那么多快乐的日子,明明我以为自己已经是全新的,拥有独立个性的自己。

       为什么?

【二次提醒:时空世界开始崩落,确定退出吗】

       “…… ”

       小绿现在的心情很乱,当系统提示响起的时侯他还狠狠地颤栗了一下。可是他的嘴紧闭着,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

        崩裂的响声汹涌澎湃,不绝于耳的碎裂声,更是引来浓密黑云,它们密布在纯白空中,下一秒,倾盆大雨肆意滂沱,天地间一片晦暗。

        雨滴重重地打在青年身上,他没有感觉似的,低垂着头让人看不透他的表情。然后,裂痕冷冽无情地漫步于小绿脚边,见他没有反应,舞曲贪婪地在他脚底猛然炸开。

      

        这里很安静,静谧包围着他。小绿感觉自己彷彿沉溺于万丈深水,气压迫使耳朵几近失灵似的,氧气在周围环绕着他,但他吸不进一口,四周只充满了逆流直上的水流声。

       他伸出双臂划动着想向上游,水流匆匆划过了指缝,抓住的也不过是水丝。被水源热烈抱怀着的感觉很舒服,但方才的世界崩溃让他笑不出来——时间钟以最残忍的方式告诉他:过去的所有都是虚假的。

        身体欲渐下沉,双目无光地看着水面最后一丝光亮消失殆尽。脑海中浮现出,不知何时,哪个人对他说:      

        “不再反抗,任由未来发生,或许会好受一些。”

        既然已经无法挽回,

        那么,就这样吧。

        

【系统提示:复活失败,您将在一小时后强制退出游戏】

         


         目睹着这一切的绿发少年静静的坐在水晶球上,怀里的蓝雪花随着不知从何处刮来的微风轻轻摆动。若是这么做,就彷佛默默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承受埋葬于心底的痛苦,无视外界的警示然后被降下最严峻的惩罚。

         这种感觉,好痛苦。

         无意瞥见那个成年的自己坠入空海无力抵抗的样子,在眼眶被迫沉睡已久的泪滴终于从故乡迁移,从脸颊徐徐划落。可是在斑驳陆离的脸庞上,还是有那个甜甜的笑的存在,尽管他浑身都在颤抖着。

        掉落了泪也要维持嘴角弯弯的孤度,好痛苦。

        无论于否,此时乖乖坐等着最终也只能迎来无情的消亡。最后的最后,指尖抚上脸颊都只能和那冰凉的液体碰撞在一起。

        今天就是这个世界崩落的日子,尽管我们有多不情愿,统统会随着暴雨分解成数据。我该去恨?或将微笑狠狠地踩在脚下,大喊着诠释自己压抑已久的不甘和愤恨?

        不,我不会甘心。

        选择题吗?我很擅长啊。

        从小他就不太识路,让他在一间几百呎的店铺都能大半天都在迷路。因此能见父母时常在责备他,有时更是会被同学捉弄,就差申请全年度最佳迷路大奖了。

        然后啊他面对岔路口的时候,通常会选择最隐蔽的那一条。

        因为,那也是最安全,最隐秘的一条路。

        他有时会习惯性选择承受,同时也回避着对方的感情。这样会更安全,但同时也阻断了与对方的交流和心理的深入慰问。

        选择题吗?很简单的吧。

        那么,此刻的我就要做出选择。

        少年缓缓推开了一扇门,瘦小身躯消散在门的另一端。



        我,还活着……?

        “小绿,小绿?”

        谁叫我?这是谁的怀抱?

        好暖和。

        时间钟损毁了,时空世界崩塌了,我,还没被分解?

 【系统提示:即将退出游戏】

        果然呢……

        “小小绿,是你吗?”

       糟糕,身体还是比大脑先做出了反应。不过事到如今…也没关系了。

        “嗯嗯。是我。”

        你知道吗?我们马上就要被分解了。你和我将不复存在。

        “我知道…我还没试过死亡的感觉呢,那是怎样的?”

        面对比自己小很多的自己,这个问题他从未好好正经地思虑过,也很难十分想象化、正面化地去描绘。

        他只是听父母说过,那是非常可怕、又令世人闻风丧胆的顽疾。

        他们,只是一堆被时间钟捏造出来的数据。想分解就分解,任人宰割。

        “我们只是闭上眼睛,睡一觉。醒来的时候就能望上一片美丽的、五彩斑斓的花海,然后啊,又能快乐地生活下去。”

    

 【系统提示:开始分解数据


        “小绿小绿!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我愣了一下。眼前的你,不,眼前的自己的眼睛是多么明亮,稚嫩的皮肤上挂着似曾相识的、甜甜的笑。

        “会的。”

        我们会永远记得彼此。


【系统提示:分解完毕】  


        

        这一切,结束了。

        青年任由护士帮他推着轮椅,此时,他能做的,就是尽快想办法能让自己自由行动起来。到达了那片沙漠,他离死亡仅是一墙之隔的距离。但他并不畏惧,因为那个未来,是无论如何都只能发生的。

        那一墙的蓝色在视野愈渐增大,眼眸也不慎染上了笑意。小绿缓缓伸出了手,挑逗似地抚了抚那一朵朵蓝紫色的小花。

        并没有被高墙的阴影覆盖,亮丽的阳光轻轻披散在青年的身上,柔顺的发丝随着微风飘散,然后又被逆风抚平。他闭上眼睛,嘴角却止不住地上扬,形成一个好看的孤度。这一刻恍如时间流逝,那个年幼的小少年坐在水晶球上,抱着蓝雪花,期盼着关怀的救赎一般。

        泪水不动声色地掉落。这一次,他的身体没有颤抖,这一次,他嘴角的那抹笑再也不是强撑的了。

        我和我,会从阴霾中走出来,过去便是过去,选择也选择过了,该去恨,不该去恨,这个选择,已成定局。             

        现在,我要寻找我的幸福。现在,很安静,很安全。

        现在的我,很开心。



        山木蓝的花语是,

        “已知且浩大的变革。”



♢♧♤♡♧♤♡♢♤♡♢♧♡♢♧♤♢♧♤♡… .  .


【系统提示:游戏终结】


        

END.


        

      

吸蓝

用DC Super Hero Girls的图改了个双绿。自恋哈尔和抓马奥利也很戳我萌点。

P2原图。不要停下来啊(指迫害Garth)。


用DC Super Hero Girls的图改了个双绿。自恋哈尔和抓马奥利也很戳我萌点。

P2原图。不要停下来啊(指迫害Garth)。


岑白

“对不起,无极……”

对不起,夜无极,你再等等我好不好……等我,找到我的儿子,我一定回来救你!

“没事的,”那个身受数箭被五花大绑吊在城墙上的男子勉强睁开眼,“去吧。”

我早已猜到的……你的第一选择,永远都不是我……即便那个儿子,只是个莫须有的死物。

他笑了。似是世间最后一抹绝色消逝那般,却又风轻云淡。

“无极……珍重。”回不去了,那个本该游戏人间的少年郎,他也有了自己的责任。他想,他该上路了。

无极,珍重……

“打断一下,男主他至今还没有出现感情线……”绿沉突然停止了表演,本该是隐忍悲痛的表情恢复了平日里的平和沉稳。他坐了下来。

不太好直接指出错误,还是委婉提醒他一下吧。毕竟...

“对不起,无极……”

对不起,夜无极,你再等等我好不好……等我,找到我的儿子,我一定回来救你!

“没事的,”那个身受数箭被五花大绑吊在城墙上的男子勉强睁开眼,“去吧。”

我早已猜到的……你的第一选择,永远都不是我……即便那个儿子,只是个莫须有的死物。

他笑了。似是世间最后一抹绝色消逝那般,却又风轻云淡。

“无极……珍重。”回不去了,那个本该游戏人间的少年郎,他也有了自己的责任。他想,他该上路了。

无极,珍重……

“打断一下,男主他至今还没有出现感情线……”绿沉突然停止了表演,本该是隐忍悲痛的表情恢复了平日里的平和沉稳。他坐了下来。

不太好直接指出错误,还是委婉提醒他一下吧。毕竟小朋友还是爱面子的。

“别吵吵我正酝酿感情呢!”翡翠本不想理他,但看见绿沉恢复了属于老干部的表情并且坐了下来的时候,他炸了。

咋,母胎solo不配有儿子?我说他有就是有!

“害都是你,打断了我,你破坏了一场旷世奇恋的精华部分啊!”

绿沉沉默,嗯,旷世奇恋……

“所以男主,哪里来的儿子?”

“额其实吧,你看男主一直一个人,多可怜啊,是吧。”翡翠被打断了也没怎么不开心反而平复了心情开始解(胡编)释(乱造),毕竟他习惯了。

“嗯。”绿沉抿了口茶,敷衍地点点头。开始了。

“然后吧,他一个直男,我想想也不能给他安排个对象吧,太委屈了!这种直男到令人发指的人怎么配找到对象!”翡翠猛得拍了下桌子以表示自己的愤懑之情,“但是吧后来又想想好像有点可怜,毕竟是个男主啊怎么能身边没人呢。思来想去干脆给他个儿子吧,好歹给他玩。”

“……所以,他自我繁衍?”绿沉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他的心情,只好又抿了一口茶。

“不不不怎么会你太小看男主了!他不是制瓷手艺好吗,他给自己做了个缸,又去玄天讨了点往生土把自个儿种了进去。他在缸里呆了九九八一十天,终于头上长出了草,那草抽芽吐绿慢慢长大开花结果,那果子抛开来在里面睡着的就是他儿子……”翡翠滔滔不绝地讲着,口若悬河。

“那夜无极呢,他只是来打酱油的?”

“不不不,他可是贯穿全文的重要男二!”

“……你的贯穿全文就是从开头到结尾一直身受数箭被吊在城墙上奄奄一息?”

“额,这个嘛,我也不想的。谁叫男主在外面玩太嗨呢!对都是他的错人家快死了还叫人家珍重!”

“嗯?然后呢?”绿沉的茶快喝完了他打算续杯,准备听完这段再去接水。

“没了没了,您老快去接水吧。”翡翠在脑海中享受了完了整个故事有点兴趣缺缺,自己过完瘾就好啦写那么多干嘛!

“我老不老,你今晚会知道的。”绿沉抿完最后一口茶,起身极为自然地亲了一口翡翠,打算去接水。

“你!”翡翠憋红了脸,“你以后别往龙井里加枸杞了!”

闻言,接完水正准备翻找枸杞的绿沉停下了动作……嗯,不喜欢枸杞么?

那泡点菊花吧,清热解火。挺好的。

他应了一声:“好的。”然后继续翻找。

而翡翠匆匆回房,害怎么突然感觉被撩了都多大的人了,他猛地关上门靠在门板上。

啊啊。不行!

他扑上了床卷着被子开始滚来滚去。

过了好一阵他从被子里冒出来,拍拍自己仍旧泛着红晕的脸。

啊,写点什么冷静一下吧。

从那堆得跟小山似的的层层叠叠中抽出一张,铺张开,一遍又一遍抚压着边角,让它与垫板契合妥帖。

他咬着笔尖,望着窗轩外。

絮云,飞鸟,堤柳……哪里有芳兰香草吗?藑茅作笔,鳞鸿代寄……那时候……

有了!

比起作诗一字一句推敲斟酌,果然还是杂文舒服!

笔杆飞快颤动着,不一会儿便洋洋洒洒写了半张。当然上面的字龙飞凤舞的大概只有他自己看得懂。

不经意间,笔尾掠过他的唇。

翡翠一怔,放下笔,左手渐渐抚上自己的唇。

今晚的吻,是什么味道的呢?

星河烂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