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双花成哲

680浏览    14参与
我是青青子衿呀

小王子的玫瑰和狐狸

——锄头的种花笔记
《士兵突击》【双花成哲】

lofter:我是青青子衿呀
花坛:石榴

在某个星球,小王子的另一半,是玫瑰花与狐狸的结合体。

1

吴哲的书桌前上放着一本《小王子》,他一人住着双人寝,美其名曰“享受少校待遇”,其实心里放不下一个人——那个性格冷漠淡泊却向自己伸出援手,梦想遥不可及却努力地跑着追梦的人,那个笑容像花儿一样的他。

2

集训时和评估后的只言片语,让吴哲断断续续地拼凑出成才的剪影。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想起他的玫瑰花——有着四根刺的花儿一样的成才。

第一根刺生长在即将离家的火车上,用来自我保护,去往未知的未来。

第二根刺冒尖在告别七连的夜晚里,用来自我麻痹,通向...

——锄头的种花笔记
《士兵突击》【双花成哲】

lofter:我是青青子衿呀
花坛:石榴



在某个星球,小王子的另一半,是玫瑰花与狐狸的结合体。


1

吴哲的书桌前上放着一本《小王子》,他一人住着双人寝,美其名曰“享受少校待遇”,其实心里放不下一个人——那个性格冷漠淡泊却向自己伸出援手,梦想遥不可及却努力地跑着追梦的人,那个笑容像花儿一样的他。


2

集训时和评估后的只言片语,让吴哲断断续续地拼凑出成才的剪影。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想起他的玫瑰花——有着四根刺的花儿一样的成才。

第一根刺生长在即将离家的火车上,用来自我保护,去往未知的未来。

第二根刺冒尖在告别七连的夜晚里,用来自我麻痹,通向痛苦的现实。

第三根刺扎根在得知五班的调动时,用来自我封闭,面对苦涩的绝望。

第四根刺埋藏在毒气演习评估会中,用来自我反省,思考虚无的梦想。

玫瑰花美而带刺。很多人望而却步,只有吴哲这个真正的惜花人明白,带刺儿的花儿没有玻璃罩时是脆弱敏感的。而他不能,更不愿把他的花花永远放在玻璃罩里。


3

吴哲略施小计,就让许三多牌录像机把下榕树两兄弟的连续剧循环播放。于是他知道,成才是下榕树爱吃黄瓜的小霸王,是学校里呼风唤雨的孩子王,是想学吉他的狙击手。吴哲突然很羡慕许三多能和成才一起长大。

吴哲开始和炊事班一起照料菜地。然而A大队基地背后的黄瓜架上顶花带刺儿的黄瓜,最终都落入三中队一群馋猫的肚子。在齐妈的“菜农”调侃中,吴哲难得脸红脖子粗地分辩,“是花匠”。应该想到的,有这群吃货在,黄瓜哪能送到遥远的草原啊。

盼星星,盼月亮,吴哲终于等到外出机会,第一次进城就为成才选了一款原木吉他。纯色的,像那朵狙击花一样深沉而内敛。拜托老狐狸队长把吉他送到高副营长那里,再几经辗转送到草原五班,着实花了不少时间,距离成才返回五班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4

吴哲不知道,遥远草原上的那个少年,抱着心爱的吉他时有多么的欣喜若狂。

那些日子,除了拿没子弹的八一杠瞄准,成才就看教程自学吉他。他心里抱着渺茫的希望,也许有一天,可以弹首曲子给吴哲听。一定会再见的,即使不在A大队,也要和唯二的朋友们重逢!

成才躺在草原上仰面朝天,看着朵朵悠闲的白云,原来除了从小竹马竹马的许三多,还有吴哲这个平常心少校朋友。谢谢他的如此惦念,让成才多了一根茁壮的枝蔓。


5

未曾谋面的日子里,只有笔尖的文字能倾注万千思绪。于是吴哲向草原寄出一张又一张花花“妻妾”的照片。严格说来,那些花只是妾不是妻,因为后宫之首深深扎根在遥远的广袤草原上。

从含苞待放到万紫千红,每次寄往草原的照片背后只有短短的一两句话。是怕成才失落?还是怕成才难过?吴哲觉得都不是,他那样坚强,怎会自甘堕落?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梅花香自苦寒来。”
“草长莺飞二月天。我等你一起赏花。”

吴哲这样想,这样写。


6

每次成才给吴哲的回信是薄薄的一张信纸,说说训练和带班的近况,练习吉他的心得,落款永远是祝安。信背面是寥寥几笔勾勒的草原速写。成才没说出口的话都藏在那辽阔壮丽的风光里,也许他会懂。希望他懂,又怕他懂。

最不吝笔墨的一次,是任务后许三多跟着高城去往草原之后。

找到枝枝蔓蔓的成才对五班众人的情况如数家珍。最像许三多的王强五公里越野又快了,最久的五班战士薛林补给工作更好了,来自大城市的李东开始做后勤保障计划了,喜欢射击的赵一波技术不断精进了。

成才只有最后一句谈到自己,“我很好,我很想你。你呢?吴哲,我们的距离很远,但我知道我们都在坚持梦想、履行责任。”

那样聪明的成才早已从许三多的反常里猜出一二,不过他相信吴哲能迈过心里的坎儿。这封信,是对吴哲的关心,也是对成才自己的勉励。吴哲那么聪明,那么厉害,那么平常心,对他的关心、爱怜与不舍尽在不言中。爱是你我。


7

吴哲看到这封信心跳立刻180,原来玫瑰花也在念念不忘地想着小王子啊。

春天真的来了,吴哲想了又想,鼓起勇气在“妻妾”争艳的照片上轻轻落下一吻,背面写到“小生后宫之首的位置悬空已久。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把那个隐秘的青涩一吻附在照片上寄出,他久久未收到回复,一颗心又扑通扑通地七上八下。小王子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重新绽放的玫瑰花?


8

直到听到射击场不紧不慢的单发的八一杠的声音,以及烂人队长暴躁的怒吼“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吴哲激动又兴奋地想“虽然我不是小王子,但是我的玫瑰花来找我了”。

然而,小王子和玫瑰花被棒打鸳鸯的烂人队长强行划分到两个“星球”,距离虽变短,思念仍很长。

“唯有意志!”
“老A和步兵没有区别。”
“战争的根本,还是人和人的对抗、人和人的战争。”
“我只是草原上一个跑丢的兵。现在我来跑完全程。”

吴哲远远看着听着,默默想着,骄傲的神情怎么也藏不住。

“这就是我的花啊,再次相遇又好像我的狐狸。来往的只言片语好像让我懂你更多了那么一点点。你是我一生精读的书。”


9

silence行动。背后有安心的感觉。不抛弃,不放弃。花花和锄头并肩作战,此心安处是吾乡。

听到袁朗的邀请,两人心里的巨石落地。年少轻狂,幸福时光,尽可能地圆满了一点点。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即使很多事情很多人回不到过去,虽然也不想再回去,但能和知己一起告别青春年华便已知足。有遗憾的,不圆满的,才是鲜活而生动的青春。


10

成才建设五班改造训练场荣立集体二等功,军区射击比武第一和见义勇为获得两个三等功,早已被老部队保送军校深造。

吴哲明白,成才第二次参加老A集训只是想重新走士兵路,努力跑完全程。船上几人都明白,曾经迷路的成才,会走上一条最绚烂夺目的星光大道。


11

这三个月,吴哲空闲一半的宿舍终于迎来了另一个主人,多彩缤纷的花坛终于等到了“后宫之首”。两人的生活除了日常训练,就是练习英语,日子如同叮咚作响的清泉。

泉水终将汇入波澜壮阔的大海。八月到来,三中队集体奔赴爱沙尼亚参加爱尔纳突击。初来乍到的成才在没有面对真实的战场前,就体验了战争的残酷。人总是在潮起潮落,风起云涌时快速长大。


12

载誉而归后,吴哲和成才两人闹中取静,偷得浮生半日闲,会一起去375谛听星辰,共同拥有五亿个小铃铛和五亿个喷泉。双花旁时不时出现狗尾草许三多,被队友们调侃说A大队和谐一景。成才在五班找回枝枝蔓蔓不再是光秃秃的电线杆,又在A大队长出了新的枝枝蔓蔓成为郁郁葱葱的一棵树。

梦想、责任与爱,都藏在满天繁星里,一闪一闪亮晶晶。在山坡上宁静的夜里,成才会为吴哲弹一曲吉他《献给爱丽丝》,两人不说话,静静地坐着就很美好。音符在从容的风声里缓缓流淌。

成才也在五班和中队众人面前弹过吉他,弹唱过《老男孩》,弹唱过《海阔天空》,那些都是大家的不朽青春。只有清丽明快的指弹《献给爱丽丝》,是专属于吴哲的。

回到双人寝,两人会举着手电,头碰头地读《小王子》。一个是下榕树小霸王,一个是名校的跳级生,从小到大没有思想上真正契合的同龄伙伴,他们两个都是独自长大的孩子。但是他们现在在一起,重温那些漫长的时光,珍爱现在与未来的日子。长夜里的温馨童话,让双花重新拥有了一份专属两人的童年。

沉稳内敛的成才偶尔会调笑,吴哲像是B612来的小王子,是纯洁而美好的理想主义者。吴哲也会不甘示弱地回击,原以为成才是年少时怦然心动的玫瑰花,结果不仅是带刺儿的玫瑰,还是最懂自己的聪明狐狸。


13

成才去军校的日子近了近了,吴哲却没有丝毫分别的伤感。因为无论花花和锄头距离多远,吴哲都会记得“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有自己的一朵花”。

那朵花,在分别的日子里已经独自长大,披上了坚韧刚强的铠甲。这次见面,心爱的花变成了驯养的解语狐狸。他们的每次相遇都有不一样的惊喜。


14

一个晴朗的夜晚,两人并肩躺在375的草地上,吴哲看着成才的梨涡,天马行空地想着——“我的花花,天真又勇敢啊,用四根刺来保护自己,去对抗世界。我能做的不是把你放入玻璃罩,而是为你除去身边的杂草,我是你的锄头啊。”

吴哲觉得自己无比幸运,成才真真是玫瑰与狐狸的结合体——年少的欢喜,成长的守护,相爱的默契——喜欢的那个少年拥有一切美好的东西。成才眨眼的刹那,好像所有星星都在闪烁。吴哲真切感受到自己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小王子呐!两人拥有共同的梦想,奔赴灿烂的前程,在一起真好。



原来,世间的一切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有一个童话故事的结局,是小王子和他驯养的玫瑰狐狸一起守护娇艳欲滴的花坛——他们玫瑰色的年华。花开朵朵,芬芳馥郁。



(全文完)

—————————————

备注

五班人物借鉴英国短毛大大《成才在五班》
双花小王子借鉴lanjiewen大大《潮汐》的番外《岁月流金》

花与锄头,拥有最好的时光。
最后我想说,成才的路会很远。
祝福我们所有人走得更远。



小茶杯

观看顺序从下到上

没兴趣做,但把做了的删了又觉得可惜

观看顺序从下到上

没兴趣做,但把做了的删了又觉得可惜

小茶杯

七夕快乐,分手快乐。
之前做的,感觉还挺符合题意

七夕快乐,分手快乐。
之前做的,感觉还挺符合题意

小茶杯

双花锁了🔒,妥妥的,成哲我站得很稳。

双花锁了🔒,妥妥的,成哲我站得很稳。

小茶杯

来一发土味情话,但是貌似把大家都弄成了注孤生的直男癌

我的刀,我可能做不了土味情话,我是个假甜甜😔

来一发土味情话,但是貌似把大家都弄成了注孤生的直男癌

我的刀,我可能做不了土味情话,我是个假甜甜😔

小茶杯

狙击手和他的好基友

伞兵:我基友敢违反规定帮我
成才:我基友也敢
伞兵:我基友敢做我身下受【大声逼逼】
成才:我基友也敢
吴哲:我不敢【超大声逼逼】

伞兵:我基友敢违反规定帮我
成才:我基友也敢
伞兵:我基友敢做我身下受【大声逼逼】
成才:我基友也敢
吴哲:我不敢【超大声逼逼】

小茶杯
又重新扣了一下图,完了,肩膀蹭...

又重新扣了一下图,完了,肩膀蹭着肩膀,大腿挨着大腿,啧,这个钙钙的气氛,感觉主持人的位置一下子有点尴尬了呢👀

又重新扣了一下图,完了,肩膀蹭着肩膀,大腿挨着大腿,啧,这个钙钙的气氛,感觉主持人的位置一下子有点尴尬了呢👀

小茶杯

想法设法给自己扣糖吃,对不住了,木木😂但是扣完怎么感觉是高成多一点

想法设法给自己扣糖吃,对不住了,木木😂但是扣完怎么感觉是高成多一点

小茶杯

今天微博看到的,双花版本的西厢记,简直抑制不住自己磕双花的心,嘴角疯狂乱tm上扬.JPG.

今天微博看到的,双花版本的西厢记,简直抑制不住自己磕双花的心,嘴角疯狂乱tm上扬.JPG.

小茶杯

【双花】醉酒

#ooc预警#
#瞎jb乱写#

在陪队长去师侦营“舍命”时,其实成才是拒绝的,一是狙击手最好戒烟戒酒,二是他自己也不敢保证最后不会倒戈到连长那边。所以拒绝无效后,回了寝室,端坐在椅子上就开始皱着眉头纠结。吴哲拿手往他面前晃,试图吸引他注意力,面无表情的狙击手直直拿眼瞅他,意思“啥事?没看到我在沉思吗?”。“干嘛闷闷不乐的啊?”得知他纠结的理由,吴哲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拉过一位妻妾随意逗弄“这有什么好纠结的,你又不喝,何来倒戈?再说了,狙击手不能喝,都是部队的,你们连长铁定理解。再说了”细心把枯叶摘下,冲抿着嘴,一脸严肃的人眨了眨眼“这不还有我吗?小生这强健的体魄可以帮你挡酒啊”,“噗”绷不住,声...

#ooc预警#
#瞎jb乱写#

在陪队长去师侦营“舍命”时,其实成才是拒绝的,一是狙击手最好戒烟戒酒,二是他自己也不敢保证最后不会倒戈到连长那边。所以拒绝无效后,回了寝室,端坐在椅子上就开始皱着眉头纠结。吴哲拿手往他面前晃,试图吸引他注意力,面无表情的狙击手直直拿眼瞅他,意思“啥事?没看到我在沉思吗?”。“干嘛闷闷不乐的啊?”得知他纠结的理由,吴哲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拉过一位妻妾随意逗弄“这有什么好纠结的,你又不喝,何来倒戈?再说了,狙击手不能喝,都是部队的,你们连长铁定理解。再说了”细心把枯叶摘下,冲抿着嘴,一脸严肃的人眨了眨眼“这不还有我吗?小生这强健的体魄可以帮你挡酒啊”,“噗”绷不住,声音带了笑意“强健?体魄和酒量有关?”。
“少瞧不起人,当年我们大班就我最能喝”神气活现的抖抖身体“毕业晚会那天,我一个人喝趴了一大片”
“真的?”惊奇的挑眉。
“当然”谦虚的表情简直作假。
然而成才信了他的邪。
“那好,那天就靠你了”
“没问题”
达成共识
然而……

“没事儿没事儿,我不头晕”两杯下肚就上脸的人毫无自知之明的开始倒第三杯。
成才铁青着脸伸手把他扒拉到身后,接过酒杯和甘小宁们拼起来。
大概他们大班都是一杯倒才能让这两杯上脸的货喝倒一大片吧,成才仰头一口干的时候这样想。
他酒量不好不坏,从没彻底醉过,也不知道自己酒品好不好,所以很节制的喝到以前的量就不喝了。只是不知道是很久不喝了还是今天的酒后劲儿大,喝完没多久,尽管他表面上还是平静无波的,意识其实已经开始恍惚了。
吴哲看他喝完酒就坐椅子上发呆,担心他喝醉了,伸手拉了拉他。成才回头看他,脸有点发红,漆黑的眼睛亮晶晶的,看起来很清明,带了几分平时不常见的神采,一点都不像醉了的样子,吴哲放心的收回了手。没想到,成才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笑得一脸不怀好意“抓到你了吧,三呆子,跑得真够快的嘞,我又不打你,只是让你去摘两根田家的黄瓜”带着乡音的玩笑话,显然是糊涂了认错人。
吴哲一脸懵逼的看着他,试图从他脸上看到开玩笑的痕迹,但是没有,成才还是一副很清明的样子,除了那个很不合时宜的酒嗝暴露了他喝醉的事实。
吴哲突然恶趣味上来“不行,那是偷,偷黄瓜没意义”俨然一副许三多的口气。成才也不回话,就盯着他,笑得一脸高深莫测,突然低头狠狠咬了一口手中的“东西”,“嘴上说着不偷,还不是给我摘来了,呸,啥玩意儿?难吃”“嗷……”吴哲猝不及防之间被咬了个结实痛得差点嚎出来,急急抽回手后不停的甩,活像被蜜蜂蛰了的熊瞎子,酒桌上多的是鬼哭狼嚎,这里的骚动并没有引起别人注意。
“成小花,你属狗的啊?”吴哲忿忿,突然又不确定他是不是醉了,这货看起来故意A人的成分很大。
成才伸手搂过,俨然一副大佬教小弟的姿态“三呆子,我跟你说,这小黄瓜要头顶有朵小黄花的才好吃嘞,又嫩又甜,你记住喽,下次别摘这种半老不嫩没人要的”吴哲一口老血险些直接喷他脸上,不仅被当成别人,还无缘无故被当成黄瓜咬,咬完还要被吐槽半老不嫩没人要,成才现在要是清醒的,绝对会被他打爆狗头(醒醒,你打不过他)
成才觉得三呆子很奇怪,以往不管他说什么他都会捧场的,今天却一直没回应他。不过他很快忘了这个问题,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正打算把他往别处拖。成才利落的从他手上脱身,再反手架着他往他那个方向拖,在他心里,就算要去哪儿也应该是他主导。
妈蛋,还有天理吗?这家伙喝醉了身手还这么好?开挂过分了啊兄弟。拖人不成反被拖的吴哲内心小人在不停流着宽面条,外表却还是得体的尽量维持自己的风度。

成才一直把人拖去很远才停下来,随地坐下,又把吴哲按怀里,神情很是温柔的给他撸毛。是可忍孰不可忍,男不摸头女不摸腰这家伙是不懂吗?吴哲开始挣扎,本来以为会很费力,但是没想到一下就挣开了,甚至还因为用力过猛把成才整个人都弄倒在草地上。
说实话,这么容易他有点懵。
成才摸着撞到地面的后脑勺也有点懵。“怎么了,不舒服吗?”他用一种很真诚疑惑的语气问他,仿佛对自己被反抗了感到很不解。然后他用一只手向后撑起身子,另一只手又抓过呆滞的吴哲,开始给他撸毛,撸狗那种手法。
力度适中,神情温柔,专注的目光都投注在手下人身上,略松了紧绷的肩背,和平时相比简直放松得不像话。
吴哲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越是显得清醒这种做法在吴哲眼里就越是显得恶劣,但偏偏他还毫无自觉,一派理直气壮的无辜。
吴哲一下子没了脾气,算了算了,莫生气,何必跟个喝醉的人计较,反正也损失不了什么。抱着享受狙击手变相“马杀鸡”的想法,舒舒服服的枕着成才大腿,任由他撸毛。
其实这样摸(撸)头(毛)还挺舒服,闭着眼睛时,突然闪过这个想法,又被团吧团吧丢掉。
成才的神色很温柔,这种温柔吴哲只在他擦拭自己的枪时看到过。
明明只是个简单的动作硬是擦出一种婵娟的感觉,仿佛那不是一把枪而是他的爱人。吴哲摇摇头,成小花这辈子估计脱不了单了,狙击手和他的狙击枪简直是天生绝配,没有哪个人能插进来。
成才没想那么多,他恍惚中只觉得自己回到了下榕树,就蹲在村口大树下,逗着自家大黄,再指使三呆子去那户女主人很凶,家里也有只土狗的田家地里偷小黄瓜,很是轻松惬意。
腿上的“大黄”翻了个身,成才又顺手去揉了两把他的肚皮,下一秒就被肘击扑倒在地。成才拧了眉,死命扑回来,这大黄反了天了。
吴哲猝不及防被揉了肚子,一个人体弱点,身体本能发动反击使自己免于危险。下意识肘击了之后才想起来这是自己的战友,不是敌人,晃个神又被扑倒在地。
靠,成小花你给我等着。吴哲满脸杀气的瞪着上方的成才,成才仍然很温柔的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微眯了眼,嘴角上扬,很狡黠又很单纯的样子,带着他从来没见过的小得意。吴哲突然气不下去了,翻了个白眼,干脆躺着不动,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随他“蹂躏”。成才看他消停了,这才满意的跟着躺在一边,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他的头,闭上眼睛开始睡觉。起初吴哲还觉得有点别扭,后来一起躺得舒服了,就随他了。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躺草地上睡着了
“下次绝对绝对不能让他喝醉了”这是吴哲睡过去前最后的念头“太恶劣了”

鬼知道我写了什么,反正我喜欢那种表面清明,内里混沌,做出莫名其妙举动的反差感。嗷嗷嗷我写不出来,好想勾搭个文手小姐姐啊啊啊啊啊

小茶杯

【双花】骨骼与肌肉(二)

第二天是周日,不用训练,但是强大的生物钟还是让他们几乎同时醒来。成才整理好内务以后,吴哲还睁着眼坐在床上犹豫是再睡一会儿还是继续每天早上的五公里,昨晚上成才给他按摩后他其实没那么累了。
“要不你再睡会儿,我跑完给你带早餐?”成才站门口问他。
“算了,你等等我,我马上好,寝食同步不是说着玩的。”犹豫了没多久,吴哲还是决定和成才一起去跑早操,大不了中午再补觉。
“好”成才也不介意多等几分钟,拉出椅子又坐书桌前,翻到昨天看到的地方,他不喜欢拖延,决定自修就几乎是争分夺秒的学习。
等吴哲洗漱完毕以后,他已经过了一遍手部骨骼组成的理论知识,没有完全记住,但也记得七七八八了。
虽然是周日,但操场上人并不少,成才和吴...

第二天是周日,不用训练,但是强大的生物钟还是让他们几乎同时醒来。成才整理好内务以后,吴哲还睁着眼坐在床上犹豫是再睡一会儿还是继续每天早上的五公里,昨晚上成才给他按摩后他其实没那么累了。
“要不你再睡会儿,我跑完给你带早餐?”成才站门口问他。
“算了,你等等我,我马上好,寝食同步不是说着玩的。”犹豫了没多久,吴哲还是决定和成才一起去跑早操,大不了中午再补觉。
“好”成才也不介意多等几分钟,拉出椅子又坐书桌前,翻到昨天看到的地方,他不喜欢拖延,决定自修就几乎是争分夺秒的学习。
等吴哲洗漱完毕以后,他已经过了一遍手部骨骼组成的理论知识,没有完全记住,但也记得七七八八了。
虽然是周日,但操场上人并不少,成才和吴哲出来的时候正看到齐桓和许三多围着操场一圈圈的跑。远远的完毕同志看到他成才哥就忍不住笑得见牙不见眼,也不说话只是抬手比了个他们之间特有的动作,成才心情很好的回了过去,以狙击手特有的好视力,他保证他看到齐桓黑了脸低吼了一句,大概是让他调整呼吸,集中注意力,三多委委屈屈的拿三角眼看他。成才光想一下齐桓的反应就觉得好笑。吴哲没注意到这些,他一下来就在感叹今天的霞光多么多么的美丽,恨不得拿他512m的相机全照下来,尽管他已经见过很多次了,还是忍不住为山里的晨曦而惊叹。
“吴哲,375去吗?”成才收回在齐许二人组的目光,他并不打算跑操场。
“当然,我昨天认识的那位小姐今天估计要开了,美人的华丽出场不能没有观众的惊叹赞美”吴哲的表情看起来很认真。
成才不理解他这种浪漫,但他尊重他这种爱好,老A的生活枯燥,有点爱好总比拿训练做业余活动好。
A大队修在没有老百姓居住的山里,没有人打扰的野地自然是想怎么修怎么修,大得离谱,很多地方都保留了大自然的原貌,没有修筑工事,所以每天早上他们武装越野的时候都会伴着鸟叫声被375过于枝繁叶茂的植物打湿衣服装备。
因为不是正式训练,所以他们没带装备,只是单纯的双人成列跑向375。才六点,树林里还笼罩着一层朦朦胧胧的雾,空气里的水分多得似乎要滴出来。成才和吴哲每跑过一处似乎都带着被搅动的空气,刚开始还是匀速跑动,不知怎的跑到半路两人似乎莫名的较上了劲,越跑越快,最后几乎是在冲刺,吴哲体力虽然比不上成才,但是这刻的速度居然与他不相上下。成才有些惊奇的看他,他略带得意的回望了过去,可惜这个状况并没有持续多久,他还是个体力废,中途突然发力,后继无力,到了峰顶的时候几乎是拖着脚步上去的。成才游刃有余,看他那有气无力的样,有些好奇他中途的冲劲儿。
“你跑那么快干嘛?”
“那你跑那么快干嘛?”吴哲倚着棵粗壮的松树调整呼吸,男人嘛,总有些好胜心,吴哲再被嘲娘们唧唧的也是个大男人,更何况,面对成才他莫名的不想落在他后面。
成才不接他的话,转而问道他之前提的那株植物。提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吴哲立马来了精神,拉着成才的手就往草丛里钻。在不知道被多少树枝扫过没有护具的脸后,狙击手冷着脸把吴哲拉到身后,让他指路,自己开路。吴哲瞅着他脸上的红痕,心虚的摸摸鼻子,太兴奋了有点忘形了。
等他们披荆斩棘来到美人面前时,美人还是犹抱琵笆半遮面将开未开的样子。吴哲取出腿上的匕首清理着美人周围的杂草。成才发现这株植物在的地方其实挺荒僻的,周围都是生命力旺盛的杂草,几乎把它都掩埋住了,不远处就是一处近乎90度的悬崖,训练的时候几乎都不经过这里,也不知道吴哲是怎么在训练空隙寻芳到这里的。
“你站着干嘛?搭把手啊”吴哲忙活半天,发现成才正抱手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神情有点疑惑。他才不管这么多呢,伸手把人拉蹲下,果然,平等对视才舒服。
相顾无言,气氛一时有点尴尬,成才把衣服从他手里拽出来,面无表情的抽出腿上的匕首开始清理。吴哲拿匕首戳了戳地,嘟嘟囔囔“要不要这么酷啊”然后被成才大刀阔斧的削地皮动作给惊到,唯恐他唐突了美人,扑过去就嚎“小花,别动别动,还是我来吧,你歇着。”成才其实挺小心的避开了那株草(?),刮得都是较远的,自然动作大了点,冷不防被这么一扑,身体条件反射就给他来了个过肩摔,把人按住,匕首直接压脖子上。
等反应过来,就见身下压了个泪眼汪汪的吴哲委屈的瞪着他。眼也不见红,就汪着一泡水,晃晃悠悠的也不见掉,不知道怎的,心里突然就痒了一下。吴哲可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他刚才正好被磕到石头上,疼得都快哭了,脑中第一个念头“卧槽,报应”第二个念头“这么敏捷,估计没磕着他尾椎骨”
成才撤掉匕首把他拉起来“下次别这么突然的扑过来,你知道特种兵的条件反射有多危险”“抱歉,不过你以后可能得适应我这么突然的扑过来了”成才眼带疑惑“因为队长说了战友就是用来扑的”吴哲揉着背意外的笑得有些无赖(袁朗:放屁,这话我没说过)
狙击手想象了一下和战友扑来扑去的队长,脸扭曲了一下,想象无能。
“嗷,我的美人开了”吴哲突然欢呼一声两眼放光的凑到他的美人跟前。
那是一株蓝白相间的鸢尾花,在成才的家乡很常见,不过在下榕树这叫鸭子花,一个并不雅的名字。因为太常见,成才和许三多小时候没少辣手摧花。通常是成才指使许三多去摘花,然后自己捧着花送比自己大的女孩子卖乖,通常哄她们开心了,她们会很大方的贡献出她们的糖果。然后成才会从一大堆糖里面扒拉出几颗自己不喜欢的口味给许家老三。想起往事成才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以前确实是很欺负三呆子。
“花花,你快来看我的美人是不是特别好看”吴哲被这朵尽态极妍的野花征服了,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他忍不住想找个人分享。
“嗯,确实很好看”狙击手总是冷冷淡淡的,很少笑,让人不免有些距离感。只是此时晨光熹微,他微眯了眼笑出两个梨涡,说着肯定你的话,任谁也不能否认他让人想亲近。吴哲也不能否认,何况他本来就对成才这个战友很有好感,此时更是想再亲近几分。
狙击手看着他们A大队的人形电脑笑得心满意足的守在那朵鸢尾旁,比他长的头发被晨光照得充满暖意,毛茸茸的让他有点想揉,但他到底没揉,任何时候一个男人去揉另一个同龄男人的头都不是能轻易解释的。

小茶杯

A大队日常【12】
然而我花花和齐妈做错了什么😒

A大队日常【12】
然而我花花和齐妈做错了什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