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双菇

57696浏览    412参与
海洋馆老板娘

友友们,快放假了,就浅浅的写个文吧

大概是光遇同人,平菇白枭双主角(纯友谊),绝对ooc,穿越时空之类的东西。cp可能就是“枭白”,“双菇”还有“卡龙”。

总之就是这样,为了区分我还给一个菇加了名字。

还有一些bt的设定。

注意避雷!!不喜欢请绕道qwq

本人小学生,不会写文(没有年龄歧视的吧?

oc可能也会画出来,我懒得取名,所以只有一个

好了,没有了


(看到的预祝中考高考顺利www)


大概是光遇同人,平菇白枭双主角(纯友谊),绝对ooc,穿越时空之类的东西。cp可能就是“枭白”,“双菇”还有“卡龙”。

总之就是这样,为了区分我还给一个菇加了名字。

还有一些bt的设定。

注意避雷!!不喜欢请绕道qwq

本人小学生,不会写文(没有年龄歧视的吧?

oc可能也会画出来,我懒得取名,所以只有一个

好了,没有了


(看到的预祝中考高考顺利www)


祁羽

生日礼物---双菇(无脑短文)

红狐狸菇(攻):雨熙,称对方为:锦鲤老婆

白猫菇(受):锦鲤,称对方为:熙


无脑短文


谨慎观看


“阿熙,生日快乐!”锦鲤开心的把礼物推到雨熙面前


雨熙拆开了礼物,“礼物不错,但是我不想要这个,锦鲤老婆要送我什么呢?”说完,还勾了勾嘴角


“啊…你不喜欢啊…那你想要什么?我现在可以去买,我跟你说噢,我的速度可快了…哎……?”雨熙凑到锦鲤面前,把刚才礼物用的绸带绑在平菇的眼前


“阿……阿熙,你在干什么啊……”锦鲤有点慌,因为他感......

红狐狸菇(攻):雨熙,称对方为:锦鲤老婆

白猫菇(受):锦鲤,称对方为:熙



无脑短文























谨慎观看














“阿熙,生日快乐!”锦鲤开心的把礼物推到雨熙面前


雨熙拆开了礼物,“礼物不错,但是我不想要这个,锦鲤老婆要送我什么呢?”说完,还勾了勾嘴角


“啊…你不喜欢啊…那你想要什么?我现在可以去买,我跟你说噢,我的速度可快了…哎……?”雨熙凑到锦鲤面前,把刚才礼物用的绸带绑在平菇的眼前


“阿……阿熙,你在干什么啊……”锦鲤有点慌,因为他感到自己的手脚也被绑了起来


随后,锦鲤突然被扛起,这让锦鲤不安的心越来越强


“阿……阿熙,别……不要……呜”锦鲤感到身上的衣服被褪去,求着雨熙停下


可雨熙并没有想放过他的意思


---------哔哔,付费内容


随着雨熙的东西越来越深,锦鲤的水也漏了出来


“哎呀,看来锦鲤老婆不乖啊,噗”


“我没!唔!”


没等锦鲤说完,雨熙就趁机插入



------滴滴,还是付费内容


随着锦鲤的小腹鼓起,雨熙才肯发过他,锦鲤被折腾得不省人事,直接睡着了


“哎呀,看来还是第一次,以后得好好教老婆怎么弄才行啊”说完,雨熙把锦鲤带去卫生间,帮锦鲤清洗身体

























bulabula

无脑短文,下周一考试,祝我加油吧

祁意言

阴谋家死于忠诚

:罪恶的源泉是本我。


  delath大抵是最清高的人了,他多擅长借用他们的刀挥向敌人呀,最终得了利,还能落个高尚的名声。

 虚伪又卑劣 。这些都是囚牢里最卑贱的犯人和我说描述的,语气激动愤慨,活像要把他生剐了一样。当然,他们也就这一次机会说了,那就由着他们去吧,反正delath也不会在乎这些无伤大雅的细枝末节,毕竟他只在乎自己的名声。

  名声,名声,要这虚伪又麻烦的东西有何用,我曾无数次倚靠在他的肩上偏过头去问,delath也不正面作答,只是用那双永远被忧郁盛满的蓝色眸子看着我。只是被......

:罪恶的源泉是本我。

   

  delath大抵是最清高的人了,他多擅长借用他们的刀挥向敌人呀,最终得了利,还能落个高尚的名声。

 虚伪又卑劣 。这些都是囚牢里最卑贱的犯人和我说描述的,语气激动愤慨,活像要把他生剐了一样。当然,他们也就这一次机会说了,那就由着他们去吧,反正delath也不会在乎这些无伤大雅的细枝末节,毕竟他只在乎自己的名声。

  名声,名声,要这虚伪又麻烦的东西有何用,我曾无数次倚靠在他的肩上偏过头去问,delath也不正面作答,只是用那双永远被忧郁盛满的蓝色眸子看着我。只是被这么无声的盯着,我便自举败旗向他缴械了。

  退让,不断的退让。最终我还是退下了权力的山顶,delath头一次那么开心,总写满忧郁的眼睛里也第一次有了光。

  沉默。沉默,他总是缄默的,或许只有我欲抄刀挥向他们的时候,他才会回头用悲伤的眼神无言的看着我。他好像不屑于和我说话一样,连一声失望的叹息都不曾给予我。

  规则。delath永远游离在规则之外,我既艳羡他的洒脱,又暗嘲他身在局中但自持清高的虚伪模样。但同时我又是他手中最锋利也最忠诚的一把刀。

 矛盾。delath是利益和忠诚的矛盾体,明明他是个天生的阴谋家,却偏偏看中那些虚无的名头和声誉。

  望不穿的月亮是看不厌的。

  delath对于我来说便是那轮永远看起来触手可及却始终遥遥无期的圆月。但我依旧乐此不疲的追逐。

  我想我会永远忠诚于他。

英语和我有仇!

【all菇?】谁才是真正的疯子

   all菇中会有双菇    另一个名Daleth  

    从一部电影获得的灵感

    大家也可以猜猜谁才是真正的疯子


     当平菇睁眼醒来时,身边多了许多不认识的人。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醒来,大家都很迷惑,相互对视着,上下打量着别人。


     有的人则是拿出手机,想联系外边的人,却发现没有信号。...

   all菇中会有双菇    另一个名Daleth  

    从一部电影获得的灵感

    大家也可以猜猜谁才是真正的疯子



     当平菇睁眼醒来时,身边多了许多不认识的人。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醒来,大家都很迷惑,相互对视着,上下打量着别人。


     有的人则是拿出手机,想联系外边的人,却发现没有信号。这里似乎像一所监狱。这时一个人开口,打破了片寂静“你们好?我是白鸟”


     “大家应该都是不知所以被抓来这的吧?不互相介绍一下彼此吗?”白鸟率先打开了话题。“我叫平菇是个画家。”


     大家也一个个介绍起了自己:那边那个穿西装扎着麻花辫高大的男人叫龙骨,是家上市公司的经理,今天是要去参加公司宴会的。  那边头上有两个羽翼的两个高中生少年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刚才那个率先开话题的是哥哥白鸟,另一个则是弟弟白枭,他们两个就是要回家,走的是他们之前一直走的梧桐路。   还有一个是个新时代的独立女性,雨林,一位职场白领,今天是她的生日。


     大家都互相介绍完彼此后,便开始观察周围。四周密不透风,很大。唯一的突破口只是面前的铁门,看了铁门一会儿,只发现门上有一个小口子,并没有什么线索了。


     正当众人思索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道声音。那声音清冷“在你们五个人当中,有一个人是疯子。我们会每天按时给你们送饭送药,直到你们找到那个疯子,你们自然会平安无事的出去。”话落,变没了声响,现场安静的诡异,这时从小窗口送来了饭菜和治疗精神病的药物。


    “这真的把我们当精神病了吗?!”白枭还是一个高中生正是叛逆期性情暴躁,听了刚才那人的一番话本就烦躁,看到送来的饭菜和药物,变成了导火索。


     “好啦 弟弟,现在情况不明,不要鲁莽行事”白鸟轻声安慰着,白枭情绪也渐渐稳定下来。


     “各位,我提议不要吃这里的任何东西”沉默许久的雨林终于发话了。大家都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毕竟如果吃了这里的东西真的就是默认自己是精神病了。


     可是没过一会儿,一群人冲了进来,把他们强制带走了。平菇等人奋起反抗,可在反馈无故后被强制拉上了电椅。


     平菇抬起头,发现是精神病院的院长Daleth。双方谁都没有说话,但好像什么都说了。“开始给各位病人们进行电疗。”


     经过两个小时的“治疗”,大家终于意识到了,这家精神病院,说的都是真的他们五个人中真的有一个疯子,只要找到他就可以免受苦难。


     五个人各怀鬼胎被那群人送了回来,大家都沉默不语,白鸟和白枭从小到大都在一起,彼此之间也产生了特殊的交流方式,只需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看他俩挤眉弄眼的,大家都在揣摩着对方的想法。

     信任,在这里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


     “大家尝过电击之后应该都不好受,自己好好休整一顿吧”龙骨说完就走向了一间房间,众人也纷纷找好房间休息整顿。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大家都听到了怪异的响声,手中拿着趁手的武器出去查看。到了客厅,却发现平菇在沙发上吃着精神病院的人送来的饭菜。


     “平菇!”平菇转过身去,发现大家都在他身后,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他。“怎么了?饿了还不用吃饭吗?”平菇疑惑。


     “……”大家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都心照不宣地觉得平菇是那个疯子。怀疑一旦产生,隔阂就会越来越大。


     没过一会儿,平菇行迹突然变得诡异,从桌上抢过那瓶控制精神的药物,狼吞虎咽起来。众人见此举动,便一把上前把他控制住,不知谁拿来的绳子,把平菇绑在了椅子上。


     众人都觉得找到了真正的疯子,可大门并没有打开,怀疑又开始了。“龙骨一定是那个疯子,从电击回来之后,就是他提议让大家分开,谁能保证他在房间里不干点什么?”白鸟提出了这句话,看起来毫无逻辑却又很有道理。


     “那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疯子从来不会认为自己是疯子,刚开始让大家互相介绍的是你,来到这里却一点都不见你的惊惶,反而非常冷静。”龙骨反驳了白鸟,也把矛头转向了白鸟。


     被别人这样质疑白鸟当然不能忍,直接上去就是一拳。龙骨也不甘示弱,还击了回去,白枭上前拉住了龙骨,雨林则拉住了白鸟。可渐渐的双方打斗演变成了四人混战。


     这时大门打开了,一束强烈的亮光照了进来,光中站着一个人Daleth。大家都冷静了下来,然而平菇也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束缚。


     Daleth不急不慢地走了过来,乍一看发现他和平菇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他的瞳色是红的,平菇则是在湛蓝的,Daleth的嘴角下有颗痣,平菇没有。


     “大家好啊,我可爱的患者们”又是那清冷的声音,也正是因为这声音,让大家互相猜忌。


     听到Daleth把他们叫做患者,怒气时直接飙到极点。还没等他们开口,Daleth就率先发问了“好啊,你们都说自己不是精神病患者,你们先回答我一个问题:龙骨,你为什么偏偏是今天要参加宴会?白鸟白枭,你们为什么偏偏只走梧桐路回家?还有雨林,你说今天是你自己的生日,你记得你的生日是几月几号吗?”


     大家都沉默了,然而Daleth还在夺命连问“龙骨,你记得你所在的公司名字吗?白鸟白枭,你们真的是高中生吗?那是在哪所学校?雨林啊,你说你着急回家过生日,可你为什么连蛋糕都没买呢?”


     又是一片沉默,Daleth继续说“你们其实连人都算不上。”说完这句话后,他们愣住了,他们看向了在他们身后的平菇。Daleth默默地走到了平菇身后,在平菇手里放了把枪,扣动扳机,所有人都烟消云散。这一切都是他的幻觉。独属于平菇的幻觉


    平菇,一个精神分裂症的患者。从小就没有朋友,在高中时实在受不了独处,幻想出了两个特别要好的兄弟。因为自小没有父母,没有人陪伴他过生日,他又想象出了一个姐姐。龙骨,只是他想象中他未来的样子。


     刚开始,这些人格还能好好相处,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矛盾逐渐的产生,这些人格都不和谐,以及引发的一系列争吵,都会对平菇精神上造成损失。


    所以他找到了 Daleth,作为他的心理疏导员。



     可是,至始至终只有平菇一人,就连Daleth都是他幻想出来的。Daleth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保护他,保护他不会因为其他人格的争吵受到伤害,从刚开始的调节到现在都抹杀,这到底是为了保护平菇,还是为了争夺身体的控制权呢?...

     


     


谁是疯子是不是有点过于明显了?


所以各位观众老爷给个赞吧!

     


     

竹湫拾

一些和自家菇菇的旧图拼拼

菇美人的萍水相逢亦是旧雨重逢❤ (ɔˆз(ˆ⌣ˆc)

从新的相遇;

回忆相伴、共赴毁灭、重生;

到恢复记忆归来🥰

一些和自家菇菇的旧图拼拼

菇美人的萍水相逢亦是旧雨重逢❤ (ɔˆз(ˆ⌣ˆc)

从新的相遇;

回忆相伴、共赴毁灭、重生;

到恢复记忆归来🥰

李显卡不会大喊大叫

“和你一起的话,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了。”

“和你一起的话,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了。”

山林不向四季起誓

双菇。。

或者说平呆?第一张是互关画的 很喜欢!

双菇。。

或者说平呆?第一张是互关画的 很喜欢!

笙招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混蛋……离我远点……”


咳嗯。咱不会写文案。将就着看叭。


p1p2是我拍的,其他是朋友拍的【咱手速慢】


我——呆毛菇 朋友【@玖榭灼 】——平菇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混蛋……离我远点……”


咳嗯。咱不会写文案。将就着看叭。


p1p2是我拍的,其他是朋友拍的【咱手速慢】


我——呆毛菇 朋友【@玖榭灼 】——平菇

青瓜子

分享一些快乐的六一截图!

分享一些快乐的六一截图!

非人間的

占个tag,好多文石墨都给我p了,宝子们要是没搜到就去我置顶进qun看!顺便给我推推什么软件不会p呜呜

占个tag,好多文石墨都给我p了,宝子们要是没搜到就去我置顶进qun看!顺便给我推推什么软件不会p呜呜

gsly

。三月的画

话说平切真的好冷。(|||❛︵❛.)

。三月的画

话说平切真的好冷。(|||❛︵❛.)

鱼锦

头一回发布自已画的双菇,画技摆烂

头一回发布自已画的双菇,画技摆烂

山栖sangx

画点小日常(没错是双菇


是自己和老婆w

画点小日常(没错是双菇





是自己和老婆w

青天入眠

生命只是时间中的一个停顿,

一切的意义都只在它发生的那一刻。

    不要等。

                  ——珍妮特.温特林《守望灯塔》

溯隐对大部分的情感无法共情无法做出回应,这种痛苦的感觉很难言喻,仿佛解释起来像无病而呻,很苍白无力,渐渐的他放任着成了流言中的没情的怪物,但并非不受影响,他经常会陷入严重的自我谴责中。虽然何溪(溯隐的师父)在此间有不断尝试引......

生命只是时间中的一个停顿,

一切的意义都只在它发生的那一刻。

    不要等。

                  ——珍妮特.温特林《守望灯塔》

溯隐对大部分的情感无法共情无法做出回应,这种痛苦的感觉很难言喻,仿佛解释起来像无病而呻,很苍白无力,渐渐的他放任着成了流言中的没情的怪物,但并非不受影响,他经常会陷入严重的自我谴责中。虽然何溪(溯隐的师父)在此间有不断尝试引导控制住了一些情绪失控。

漱隐时常会在雨林做一些采集任务,偶尔会躲在暗处帮助一些新生的迷路光之子指明方向。

青天入眠

分镜会使我掉头发,补充了关系图(*´ω`*)嘿嘿~画了一点点事件线

分镜会使我掉头发,补充了关系图(*´ω`*)嘿嘿~画了一点点事件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