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双雄

11.9万浏览    1204参与
人可探影
严良骆闻双雄对决,谁能更胜一筹?(7)
严良骆闻双雄对决,谁能更胜一筹?(7)
小浪LOVE剪影
来自影帝的压迫感,卧底对决演技炸裂,双雄对决难分上下
来自影帝的压迫感,卧底对决演技炸裂,双雄对决难分上下
妙手剪辑吖
中华英雄浴火修罗:侠客双雄联手御敌,带你感受铁血兄弟情
中华英雄浴火修罗:侠客双雄联手御敌,带你感受铁血兄弟情
小珂睡不着觉.

考古官博 然后找到了当年的一些古早官方糖捏

别管我了 就是官配!!!

考古官博 然后找到了当年的一些古早官方糖捏

别管我了 就是官配!!!

晓歌看影视
浪子降魔:超燃卡点,双雄的巅峰对决,场面让你大饱眼福
浪子降魔:超燃卡点,双雄的巅峰对决,场面让你大饱眼福
小强LOVE剪影
一场双雄对决,把握一切机会,誓死阻挡罪恶
一场双雄对决,把握一切机会,誓死阻挡罪恶
哆余(合鸟)

愿望

*小心生贺,也许关系不大,双雄一点。

  

  

小心大约是很久没有这样过生日了。

  

蛋糕是必备的,不过有时候甜腻过了头,小心每次只吃一小点。彩带,气球……总之有着派对的气息一切都应该是必备的。

  

小心并不习惯笑,何况身上还缠着绷带。大家其实都受了一点伤,白花花的绷带染了点血,缠在身上像木乃伊。

  

开心拉着几个人忙活着,然后又让粗心把小心按下。他这个“寿星”便也只能无措地坐在椅子上,看面前交杂的人影晃动。

  

也许周围是一下子黑下来了吧,蜡烛上的焰荡着温热散出光亮,小心痴痴地盯着有点着了迷……

  

“许个愿吧。”

  

小心想起自己其实从来没有真正......

*小心生贺,也许关系不大,双雄一点。

  

  

小心大约是很久没有这样过生日了。

  

蛋糕是必备的,不过有时候甜腻过了头,小心每次只吃一小点。彩带,气球……总之有着派对的气息一切都应该是必备的。

  

小心并不习惯笑,何况身上还缠着绷带。大家其实都受了一点伤,白花花的绷带染了点血,缠在身上像木乃伊。

  

开心拉着几个人忙活着,然后又让粗心把小心按下。他这个“寿星”便也只能无措地坐在椅子上,看面前交杂的人影晃动。

  

也许周围是一下子黑下来了吧,蜡烛上的焰荡着温热散出光亮,小心痴痴地盯着有点着了迷……

  

“许个愿吧。”

  

小心想起自己其实从来没有真正有过什么愿望,即使是在伽罗离开的这段时间内。他从未想过伽罗能回来。

  

小心只是轻轻地抬眼,看向倚在门边的伽罗。黑夜遮了他半边脸,像云雾藏起月亮。

  

小心闭上眼睛。但他的心里依然什么也没有。空落落的一片。

  

蜡烛吹熄了,灯驱散了黑暗。礼物堆满了小心的眼睛,什么颜色的都有,直把小心看得有点眼花。

  

小心将礼物整齐地收好。过生日也挺累的,小心苦笑。

  

其实不需要什么礼物的,小心想。

  

足够了,毕竟那些所爱的还在眼前。

  

伽罗大概是从那夜中闪出来了,荧蓝色的一团火。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跟他的搭档撞一次拳,却感觉好像已经有点生疏了。

  

然后小心向他走来。伽罗突然感觉小心比之前大了一圈。一切都变了,不过当然是往好的方向。

  

拥抱,碰拳。可能就跟很多电影一样,老友见面总要有碰杯一下的仪式感。不过小心和伽罗都不喝酒。

  

其实一切也没变。伽罗感觉。

  

但小心却突然在心底有了一点愿望了——

  

如果可以每次都像这样就好了。

尤里有剧电影解说
《双雄》黎明翻身之作,上演开挂催眠师开挂掌控全局
《双雄》黎明翻身之作,上演开挂催眠师开挂掌控全局
ALAN.B

多余的仁慈

  正午的太阳悬在天顶,给视线所及几乎一切披上了一层白的刺眼的轮廓。在这条只有几间无人的破旧店铺的小道上,一条毛发发白的流浪狗趴在晒得热乎乎的地面上,怡然自得地伸着懒腰——就像旁边没有坐着人一样随意。

  在三五步远的地方,刚刚恢复元气的战神蹲坐在马路边,蓝色火焰在太阳光辉下也显得黯然失色。

  一言不发的亡国者,无人的破马路,一条懒洋洋地晒太阳的老狗。

  多么荒谬的场景。

  正今天的战斗一般。


  想想吧,背弃职责的守护者在侵略过程中被打败,却因为对手的治......

  正午的太阳悬在天顶,给视线所及几乎一切披上了一层白的刺眼的轮廓。在这条只有几间无人的破旧店铺的小道上,一条毛发发白的流浪狗趴在晒得热乎乎的地面上,怡然自得地伸着懒腰——就像旁边没有坐着人一样随意。

  在三五步远的地方,刚刚恢复元气的战神蹲坐在马路边,蓝色火焰在太阳光辉下也显得黯然失色。

  一言不发的亡国者,无人的破马路,一条懒洋洋地晒太阳的老狗。

  多么荒谬的场景。

  正今天的战斗一般。


  想想吧,背弃职责的守护者在侵略过程中被打败,却因为对手的治疗留下了一条命。

  而那对手虽年纪轻轻,却出手迅速,招招狠辣,无论如何都不像是盲目仁慈之辈。

  他本不该大费周章地救一个侵略者。

  到底还是个孩子……这份可笑的义气可让他犯下了致命的大错!

  会救人的侵略者仍然是敌人,事情本该如此。

  伽罗脑海中残存的前守护者本能不住地咆哮:

  那孩子真的理解,要是下一次他没能战胜伽罗,这个星球要面对什么吗?

   无数城市将在铁蹄下陨落。

   就连夜空也将被炮火染红。

   而星星球仅仅是只顽固的贝壳,一旦被敲开了坚实的盔甲,丰美的能源土地就会被蓄谋已久的灰心风卷残云般吃干抹净。

   像阿德里星一样……

   一旦事情发展但那个地步,天文数字般的巨大伤亡就不是他伽罗心软之余放过的一两个平民足以弥补的了。

  这一切只是因为无用的仁慈。

  话说回来,这份孽缘还是伽罗自己种下的。

   一时间,伽罗竟不知自己为何生气。

  是为自己自欺欺人的所谓“妇人之仁”呢,还是那孩子的“无知”?



  蓝色火焰暴戾地翻腾起来,而一旁的老狗只是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注视他片刻,就悠闲地躺了回去 。

  直到地上的影子开始拉长,火焰才重新平静下来。

  

  这次的交手以失败收场,那个司令留给他的时间不会太多——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他那无意义的软弱也必须在此终结。


   睡眼惺忪的老狗醒了,打了个大哈欠,全然没注意变形的蓝光一闪而过,更没看到上空的灰色飞船高高地掠过星星球的天空。

/
“……小心超人?”

“……小心超人?”

“……小心超人?”

奔雷手文泰

漩涡

*预警:一辆脏脏抹布车,为此黎教授毫无理由的长了批。因为我看出欧阳海对黎上正有点真感情,所以特地安排他电话传情,无他。带下乌鸦哥,因为他性感。


——0709号,出来。
今天是探监的日子,他的狱友都不在。
一向是广播通知被探视的囚犯,这还是头一次听到他的名字,而且也不是广播。看守一行通知,他条件反射地把双手平伸出来加手铐,定睛观察着对方脸上的表情——没有不耐烦。
看守努努嘴,他亦步亦趋的跟出囚室,去哪里?走过一方小窗,外面的天色是蓝紫色的,没有云,乍一瞥甚至觉得只是蒙了一块布在那里,不是真的天空。回忆起过去,街头巷尾的广告灯牌层峦叠嶂似的,各个犯冲的色素挤破头地抢着要刺激眼球,杀得一片热闹——是......

*预警:一辆脏脏抹布车,为此黎教授毫无理由的长了批。因为我看出欧阳海对黎上正有点真感情,所以特地安排他电话传情,无他。带下乌鸦哥,因为他性感。


——0709号,出来。
今天是探监的日子,他的狱友都不在。
一向是广播通知被探视的囚犯,这还是头一次听到他的名字,而且也不是广播。看守一行通知,他条件反射地把双手平伸出来加手铐,定睛观察着对方脸上的表情——没有不耐烦。
看守努努嘴,他亦步亦趋的跟出囚室,去哪里?走过一方小窗,外面的天色是蓝紫色的,没有云,乍一瞥甚至觉得只是蒙了一块布在那里,不是真的天空。回忆起过去,街头巷尾的广告灯牌层峦叠嶂似的,各个犯冲的色素挤破头地抢着要刺激眼球,杀得一片热闹——是他曾习惯的生活。如今举目只有一篇无穷尽的灰色,地板是灰色,餐盘是灰色,囚服像调和的水泥,看久了都要发疯,那种神经上的辖制像钝刀子割肉,没完没了。他逐渐对颜色变得贪婪起来,那方蓝紫色恨不得能折进口袋带回囚室里去。
最后走进探视间,玻璃隔板外空无一人。
他反正挨过几顿教训就知道,长官不问他就别说话,站着等就行了,这跟他用不用礼貌的“请问”无关。
看守看了看表,让他在第一个隔间坐下等电话。
铃声响起后他咽了口口水,接起听筒。
“黎上正——。”对方拖长了音,一唱三叹,月明千里故人稀呵,“找到你了,真不容易。”
也是奇了,不需要多加回忆,他便听出这是欧阳海,陌生的并不是男人的声音,而是他的名字。
“就剩你了,”欧阳海几乎是自言自语。“能把你彻底消灭就好了。”
黎上正听起来第一反应是联想起一些语录式的大标题,彻底消灭敌人的肉体那套。但欧阳海也不是在房间里贴左派海报的人,他就是那种搭台子唱戏的业余票友,因为隔着一层舞台,生怕不能感染观众,所以拿腔拿调,宁多不少,越是烈火烹油他越兴头。接到这只电话,他虽然不觉得他是要他立即就死,脊背也像是被一道炸雷滚过,神经质地一颤,忍不住回头张望了下——仿佛趁他恍惚的时候背心处就会顶一条枪上来,把他无声无息地了结在这里。
身陷囹圄这两年,深知此地乃是一个小社会,关上门独自运作。他现在是底层,外面那套不管用,过去体面的工作,优越的背景,乃至一张雅正俊秀的脸,都只有让他日子难过。
杀他太容易,反正他被拖去监狱的附属医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治的差不多了再领回来,过不多时又要去,这个流程他都走烦了他们也不烦,大概囚犯看病是人道主义,又近,报告都不用打。死了的话怎么说?也许赖在某次给他治伤终于没治好就行了。这边就怕暴动,逃狱,别的他们都不管——这属于囚犯中自然建立阶级和秩序,怨恨和无处发泄的暴力都自动消化掉了,看守跟囚犯一样困在此地不得动弹,乐得在无聊的日子里找到一丝乐趣。
他这头长久地不声不响,欧阳海清清喉咙,提醒他再不说话,只好来拜访他。
五年不见,欧阳海长本事了,手眼通天,既然能打电话,探监想必也不成问题。其实黎上正也猜到好友那边八成遭难了,当时和张国亮费心把欧阳海送进去。结果现在他在外面,他倒在里面坐牢——还是望不到头的十五年。
上帝的幽默感比正义感强烈。
“你想要什么。”他尽量平静地说,对精神病他一般都不主动刺激,也习惯用心理医生那种循循善诱的温柔口吻。
欧阳海嗤嗤一笑,嫌这种俗之又俗的对白严重破坏了久别重逢的美感,于是闲闲得谈起他最近邀到家里小住的几位朋友,大朋友和小朋友都有,非常热闹,无怪乎黎教授早早就组织家庭,人多好,有一番温情,对照着以前孤家寡人的日子没滋没味的。不出意外地听到对方急促起来的呼吸声,欧阳海想到他对这位太太用情之专,一阵恶寒,不过这招既然有用,只好耐着性子解释他招待客人如何诚恳:三菜一汤,晚上还送甜汤夜宵。不过——
黎上正急切道,“她怎么了?”
欧阳海徐徐道,“你老婆吃的太少,憔悴了。也许是怕胖,也许是认床,女人心思难猜。总而言之,你还是想个办法出来陪她的好,正好跟着我做生意,一起赚点养老钱。”
“欧阳,如果雪崩的时候,一个人被埋在雪里,他想努力的把自己挖出来,可是……”
“如果不知道方向,很可能会把自己挖进死路。”
欧阳海沉默了一会,挂上了电话。

看守把他带回囚室里,回去时明显步伐松快,他尽可能地放慢脚步,看守也并不催促。这样带他出来一次,对方显然也感到压力……欧阳到底是通缉犯,打电话也不是毫无行迹的事情,从这个角度看,他也可以找到机会再检举一次欧阳,但不,不光为了他太太的安危。

  

走凹三

白羽看动漫
双雄大战尸鬼一触即发,一波火力比拼之下还是处于劣势
双雄大战尸鬼一触即发,一波火力比拼之下还是处于劣势
尖尖角儿

(六)绝无仅有

       “是你?”景清的声音蓦的响起,虽然不明显,但风意听出了他的焦急。

       疾步走来护在风意身前,才道:“崖下那毒是你放的?”一语中的。

       叶乾看看他,又看了看风意,抓了抓头发才道:“不是我放的,但……也算是我放的吧。”

       景清听他话意便要伸手抓他起来,叶乾连忙又道:“我...

       “是你?”景清的声音蓦的响起,虽然不明显,但风意听出了他的焦急。

       疾步走来护在风意身前,才道:“崖下那毒是你放的?”一语中的。

       叶乾看看他,又看了看风意,抓了抓头发才道:“不是我放的,但……也算是我放的吧。”

       景清听他话意便要伸手抓他起来,叶乾连忙又道:“我是真没有解药了,解药被我全给了那水城的老大爷,要寻解药就,就去水城吧。”

       景清手一转,拉着风意的手臂。

       “还能不能走?”

       “能。”

       “靠着我借力。”景清换了个方向扶着他,“你是土匪吧,去前面带路。”

       “喂,我是这土匪山的老大,一个叫我土匪一个叫我头子,我还要不要面子啊!”

       “下次”景清顿了顿。

       叶乾疑惑地回头看他。

       风意扯了扯嘴角,这家伙果然要教训他了。

       “带上我。”

       风意霎时愣住,怔了一瞬,转过头看景清。

       土匪山上虽然没有毓秀的景致,但山间清风拂面,给人无限依恋。

       风意与我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面上不是往常一提到景清就有的笑意,而是一种,怅然吧。他不是没有好友,但纵然是我与他自小的交情,也不会这样待他。换做是我,大概会告诫他多加小心不要大意,但景清没有,虽然也不是一味顺着他的心意,但却最大程度保护着他,对于风意来说,绝无仅有。

       是的,当时他的原话,绝无仅有。

       上天入地就只有一个,纵然因缘相会,淡若萍水,却如镜湖波澜,久久难歇。

       我仔细思索过,风意向来自信自傲,又不爱转圜,就我所见过的,他受了不少苦,但始终少年意气,即使再苦,有再多人阻,也咬着牙往前冲。而景清的存在,给了他一往无前的支持,他不会像我、我们一样去劝,他只是默默陪着风意,一起向前。

       我很佩服风意无限的勇气,更佩服景清坚定的信赖。

       当时风意中了思绝,一时间想不了太多,但就是一瞬间想到了那四个字,大概就这四个字,在脑海中回响了很久,久到土匪山的清风,都换了味道。

       ……

       “什么?!没有了??”叶乾喊完就讪讪看着景清,“那个……我本来留给他们好多的……”

       在经过半条街人的注目后,他们成功寻到了那位老大爷,却被告之那些解药都被家里孙儿拿去当弹珠玩了,而老大爷的儿子也只是一时弱症,调养许久早好得差不多了。

       “唉,当时家里人见这筐就厌烦,我便在角落随意安置了,被孙儿”说着还看了一眼院里玩闹的小孙儿,“被这孩子拿着玩了许久,我才发现,看也没什么重要的,也就随他去了。”

       “这这,这,这思绝可怎么解,祖父可没留下解药的方子啊。”叶乾在屋内转了一圈,将自己的发髻抓了又抓。

       景清未发一言,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自己去寻解药的时候该怎么安置风意了。

       风意倒也面色未变,这毒顶多不好受些,反正……这些年也都这样过来了。

       “这毒,可是崖下的?”老大爷看他们一筹莫展,叹了口气问道。

       “正是。”叶乾叹道。

       “昔年……一位侠士在此借住过一段时间,当时嘱我给他抓药解毒,说是中了崖下的毒,我记得那毒依稀是叫思绝,我怕记不住,便记了张药方,后来侠士走后,落了些东西,我便都置于一处了。”

       “一时不好翻找,但那毒太过特殊,虽不害人性命,但那位侠士每日却痛得死去活来,后来与我解释道,这原是因为思绝本就是让人思虑断绝的良药,但他断不了,才会如此痛苦。是以这么多年过去,还是记忆犹新。其他的配药都好找,只一味发草,又叫发藤,状似青丝墨发,缠绕攀附,唯北行百里寻一处云谷,崖壁劲木之上方得,云谷多瘴气毒物,崖壁更危险重重。”老大爷许是不忍心,又补充道,“这草相当难取,当初那位侠士九死一生才采了回来,思绝此毒……尚不致命,得风侠士多忍耐些,少思少虑,情念也暂须断绝,想来慢慢寻这发草也未必不可。”

       叶乾闻得此言,连忙对风意嘘寒问暖。

       景清没有犹豫,直起身来,只道:“我去云谷,你等我。”随后又偏过头,“你且替我,顾好他。”

       言罢俯下身子,轻轻解开两人手腕上系着的红蝴蝶,把两根叠在一起的长长发带分开,一根在风意手腕上又系成蝴蝶,另一根束起自己如墨的长发。

       “等我回来,你帮我系。”

       风意点点头,景清唇角微勾,转身离开。

       风意看着他的背影,知他是因为自己的脉象不敢冒一点的风险,宁愿急吼吼地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看着手腕上栩栩如生的蝴蝶,心中突然涌起层层炙热得发烫的暖意,虽然随之而来的也有思绝所致的钝痛,但真的好久没有人为他做过这么多事了,他想在这片疼痛的温暖中沉溺,越久,越好。

       耳边已经听不到叶乾的呼喊,他模糊的视线中全是景清勾起的微笑,和那个与他曾经同样孤单的背影。

       现在,你已经不孤单了,阿清。

       他在心里这样说道。

       ……

       祈思终绝断,止复百丝牵。

       离乱如秋剪,不肯不彻念。

       再次醒来的时候,老大爷念着这几句话,声音掩不住的沧桑。

       “思绝,思绝,就是那位侠士为了逼自己忘记心上人所制成的药,或我不该说是思虑断绝,而是思慕断绝。”

       “可他怎么后来又制了解药?”叶乾如是问道。

       “不肯不彻念……他放不下。当时他借住在此处,每一日都很痛苦,汗珠大颗大颗地淌,甚至因为太过疼痛,咬了满口血。我记得那一天天气不好,阴沉得闹心,他与我说想借些热水沐浴,墨发飞扬,衣袂摇荡,那位侠士真真风流倜傥,只是为情所困得厉害,我看着他眼角泛着红,离开前与我说了药方,后来下了大雨,他的喃喃自语我只听清一句:‘去他的思绝,我就念着你,思着你,一辈子,我认了,我就是要永远永远想着你。’”

       “几日后,他浑身是血地回来,昏倒在门口,我替他煎好药,他看着药汤便吟出这首诗:‘祈思终绝断,止复百丝牵。离乱如秋剪,不肯不彻念。’说罢一饮而尽,许是眼泪和药汤掺在一起,从他的颊上淌落,在白色的衣袖上,颜色清淡却难忽视,我看着眼睛也泛了酸。”

       “这些就是那位侠士留下的东西。药方亦在其中。”

       衣上纹饰简单,几缕金线绣成灿灿的叶子,叶子旁还纹着祥云,不甚华丽,但听闻此人风华,不知穿上这样的衣袍,又是怎一番绝代。

       原来这就是思绝,风意轻笑,不对症的良药,可不是毒吗?


sporinte

一通电话

(接上次过年之后,ooc属于我,书记二哥属于彼此,文笔不太好做好心理准备😘)


  水一看着屏幕上的胜利和粉丝们一起发了会呆。马上十二点了,灰姑娘扔下水晶鞋就自己跑了,只留下王子一个人念念不忘。

  靠。他在心里骂了句脏话,不过又开始笑起来。经过今晚这么一遭水一也没心情打劫了,干脆利落地跟激动的弹幕告别就关了直播,犹豫还要不要再去找他的灰姑娘聊聊天。

  水一还没从纠结里出来,电话已经先他一步响起来了。他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打来的,本想赌气先挂一次,铃响了几声之后还是接起来了。没办法,王子再高贵也还是逃不过到处寻找灰姑娘的命运,...

(接上次过年之后,ooc属于我,书记二哥属于彼此,文笔不太好做好心理准备😘)


  水一看着屏幕上的胜利和粉丝们一起发了会呆。马上十二点了,灰姑娘扔下水晶鞋就自己跑了,只留下王子一个人念念不忘。

  靠。他在心里骂了句脏话,不过又开始笑起来。经过今晚这么一遭水一也没心情打劫了,干脆利落地跟激动的弹幕告别就关了直播,犹豫还要不要再去找他的灰姑娘聊聊天。

  水一还没从纠结里出来,电话已经先他一步响起来了。他不用看也知道是谁打来的,本想赌气先挂一次,铃响了几声之后还是接起来了。没办法,王子再高贵也还是逃不过到处寻找灰姑娘的命运,何况现在是灰姑娘自己找上门来了。

  “喂?”

  水一接了电话没吭声,还是清歌与先开了口。他的语调是上扬的,听着心情就很不错。“老师在吗?”

  “不在。”

  “不是本人?”

  “嗯。”

  游戏里的话又被复刻了一遍,不过水一的嗯听起来也没那么淡定了。他也控制不住地语调上扬了。

  “虽然我下次来晚了没关系----不过你下次来晚了还是有惩罚的,别想着蒙混过关啊。”

  “都听老师的,老师说什么都对。”

  又来了。水一听着有些脸红,虽然他已经自认为练就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功夫,但每次清歌与都能搞得他心律不齐,总是叫他哑口无言。他张了张嘴,还没想好说啥,清歌与已经接着说下去了。

  “老师,今天的惩罚你还满意吗?”

  “嗯,表现不错。”

  话既已问出口,水一也就顺着清歌与的话说下去了。他倒要看看这小屁孩还想要要干什么。

  “那老师撒谎,是不是也该有惩罚呀。毕竟老师也要以身作则呀。”

  清歌与刻意加重了以身作则四个字。

  “你想----我哪有撒谎?”

  “刚刚上号的不是老师?”

  “刚刚上号的是风归去,我又不是风归去。”水一狡辩了一下。他带着心虚又接了一句,“不过你想说什么,我可以帮你转告一下。”

  “这样呀,那帮我问下老师,作为惩罚,他能教我件事吗?”

  (后面部分走评论区辣)

北江一条鱼

  前几天过年的灵感

  清歌与——颇颇的小娇妻

  前几天过年的灵感

  清歌与——颇颇的小娇妻

月之暗面

p1是原图,p2是喜欢的滤镜版本,好闪

p1是原图,p2是喜欢的滤镜版本,好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