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双鲸组

14475浏览    59参与
泥池

😅有两张略r18的被屏蔽了哈哈

😅有两张略r18的被屏蔽了哈哈

培根剧场

标题

“北极好冷”

Gris轻轻的说。

“你来这边不冷吗?”

他看着冻海的边境线,回头看看爱人的脸。


“冷你回去不就好了”

Idate说,他在喝一罐咖啡还是什么的东西。另一罐被拿来装烟头,两人份的被塞在里面,没有人摇晃的话也不会发出咣咣的响声。他总是抽很多烟,Gris在身边的时候让他很不舒服,那就抽的更多了。偶尔他说话会听到嗓子里传来哑哑的嘶嘶声,他是恶魔,有阵子就好了。

Gris就在那看着他一根接一根的抽。

“你不要抽啦。”他温柔地说

他先前有送过他更名贵的烟和什么品种的东西,但他不喜欢。他懂的,那些劣质香烟的臭味盖过了海水腥气和血腥味,没有人知道他从哪来。Gris觉得他拒...


“北极好冷”

Gris轻轻的说。

“你来这边不冷吗?”

他看着冻海的边境线,回头看看爱人的脸。


“冷你回去不就好了”

Idate说,他在喝一罐咖啡还是什么的东西。另一罐被拿来装烟头,两人份的被塞在里面,没有人摇晃的话也不会发出咣咣的响声。他总是抽很多烟,Gris在身边的时候让他很不舒服,那就抽的更多了。偶尔他说话会听到嗓子里传来哑哑的嘶嘶声,他是恶魔,有阵子就好了。

Gris就在那看着他一根接一根的抽。

“你不要抽啦。”他温柔地说

他先前有送过他更名贵的烟和什么品种的东西,但他不喜欢。他懂的,那些劣质香烟的臭味盖过了海水腥气和血腥味,没有人知道他从哪来。Gris觉得他拒绝也很好。

他只觉得他很可爱。

“试试这个”

他从胸口掏出一个盒子,有点余温。

“就当是一时兴起,成全我吧。”他说

Idate僵硬的手从里面捏起一支,gris流利的给他点火,打火机的声音很清脆,橘黄色的光照在他褪不掉的黑眼圈上。

“还可以。”

他说,他的声音隔着烟雾闷闷的传来。总是这样,Gris想。他们之间总是有无形的屏障,谁都不知道那是什么。Idate的眼神躲躲闪闪,他不该是这样的人,至少他不应该为了一些事情而感到恐惧。他欲言又止,想说什么的时候就抽烟,偶尔像放弃了一样从嘴角挤出冷笑。

他在焦虑,Gris笑着想。等下他就会拿可怜的小动物出气,在那边随便做些粗暴的事情。他讨厌血,血和灰色很不搭配,即使染血他也感觉不到乐趣,把心脏挖出来也好,钻进湿热的皮囊里也好,原始到令他感到无聊。

“这个味道还不错,是什么”

Idate把烟头塞进易拉罐,一脚把它踢进海里。那个罐子在水面上飘啊飘,烟屁股都从那个小口里涌出来了。

Gris看着那个小罐子慢慢沉入海底,也许在其他地方会有虾和小螃蟹,这里什么都没有。咖啡罐吐着烟头和气泡沉下去了,北极的风吹起Gris的头发,这儿什么都没有。他想了想


“我加了特殊的麻醉剂”


他一下子笑出声,脸颊上浮现出浅浅的红晕。他拍了拍Idate的背,那上面还带着一些他掌心的温度,他很暖。gris皮肤和头发都被风吹的冰凉凉的,他又笑了,因为他心里有一座爬满小瓢虫的种植园。他的笑脸被映在爱人黑色的瞳孔里,他说“我骗你的,我不会这样做”


金毛
点图第一弹画完了 有私货

点图第一弹画完了 有私货

点图第一弹画完了 有私货

☄
今天也要为爱努力^ ^

今天也要为爱努力^  ^

今天也要为爱努力^  ^

培根剧场

写不下去了

gris湿乎乎的抱着idate,这感觉好像微波炉里灼烧的一大块温暖的脂肪,让那人在大晴天下犯恶心。

那个人想看看鲸类能在不借助魔法的情况下呼吸多久而把他的脑袋深深按进海里,那些薄薄脆脆的冰片里透着柔顺的长发,像那种小孩子才喜欢的劣质塑料装饰物。他一动不动,没理由的顺从。雪地甚至把行暴的声音都吞掉了,只有长发在漆黑的海水里漂浮。

这令施暴者想到眼球里的血丝,突然被强光照射时眼前灰乎乎的一层,总之就是那样的东西。他没由的感到害怕,第一次感到了无法汲取快乐的恐惧,那些灰色的发梢勾着他的心脏,把他包裹 勒紧,透不过气,他因为没有放手而感到焦虑。他没抽烟,扭曲的嘴角不安的碰在一起。


最后gris...

gris湿乎乎的抱着idate,这感觉好像微波炉里灼烧的一大块温暖的脂肪,让那人在大晴天下犯恶心。

那个人想看看鲸类能在不借助魔法的情况下呼吸多久而把他的脑袋深深按进海里,那些薄薄脆脆的冰片里透着柔顺的长发,像那种小孩子才喜欢的劣质塑料装饰物。他一动不动,没理由的顺从。雪地甚至把行暴的声音都吞掉了,只有长发在漆黑的海水里漂浮。

这令施暴者想到眼球里的血丝,突然被强光照射时眼前灰乎乎的一层,总之就是那样的东西。他没由的感到害怕,第一次感到了无法汲取快乐的恐惧,那些灰色的发梢勾着他的心脏,把他包裹 勒紧,透不过气,他因为没有放手而感到焦虑。他没抽烟,扭曲的嘴角不安的碰在一起。


最后gris的头发全都黏在脸上,或许因为冻海他看起来很苍白,但他的呼吸很平稳,不小心弄湿了头发的人呼吸速度都会比他快。gris的眼神让人害怕,他从还干净的西装口袋里翻找,想给idate点上一支烟却发现打火机早湿掉了。

他只好亲昵的拍拍施暴者因为困惑而僵硬的背,安慰他说没事的 没事的 你爱我啊 

你不会想杀我 

因为我们是互相属于对方的东西。



培根剧场
我终于想起来画西装花纹了

我终于想起来画西装花纹了

我终于想起来画西装花纹了

培根剧场
懒得抠了 就这样吧 一副很腥的...

懒得抠了 就这样吧 


一副很腥的画

懒得抠了 就这样吧 


一副很腥的画

培根剧场

油污

双鲸组 然而是单箭头

颓废懒癌鲸和自恋STK鲸

角色属于海囚ooc属于我,不如说通篇都是ooc和自我脑补的结晶 。

并不是写文的所以写的很烂,对角色理解可能有偏差,每年都有几天挖挖有无新同人 最后决定自己添一点垃圾,谢谢各位不骂我。


那男的已经在外面晃了一个星期了


idate正躲在岩石后面抽闷烟。

他从来不知道去躲避什么,如果有的话就只是去偷窥,去看那些那些小屁孩今天又做了什么傻事,或者那些可爱的小东西。除此之外他没必要在自己的地盘里躲躲藏藏,尽管他从来没有划分过到底哪里才是自己的位置,不过管他呢。

idate偶尔会在这里看到那些居民嘻嘻哈哈,不过现在笑声只会...

双鲸组 然而是单箭头

颓废懒癌鲸和自恋STK鲸

角色属于海囚ooc属于我,不如说通篇都是ooc和自我脑补的结晶 。

并不是写文的所以写的很烂,对角色理解可能有偏差,每年都有几天挖挖有无新同人 最后决定自己添一点垃圾,谢谢各位不骂我。





那男的已经在外面晃了一个星期了


idate正躲在岩石后面抽闷烟。

他从来不知道去躲避什么,如果有的话就只是去偷窥,去看那些那些小屁孩今天又做了什么傻事,或者那些可爱的小东西。除此之外他没必要在自己的地盘里躲躲藏藏,尽管他从来没有划分过到底哪里才是自己的位置,不过管他呢。

idate偶尔会在这里看到那些居民嘻嘻哈哈,不过现在笑声只会让他想要把什么东西的脑壳掀开,狠狠摔在岩石上里面的东西像烟花一样哗啦啦炸开在水面。idate沉默着叼着过滤嘴妄想着,不在乎自己狼狈与否,他不在乎,真的。 要说为什么他只是不能容忍碍眼的东西出现在自己地盘里,这很惹人反胃。

他想知道那男的会不会是脑子有毛病。


他肯定有毛病。


一星期前他们曾经见过面。

那男的自称叫gris,有个像是西洋人的名字,收拾的很整洁,看起来好像是来这里出差一样。idate没见过他,因为这地方很少来新人,只有一群小屁孩。那时是gris先注意到的他,唉,idate不记得他是什么颜色的眼睛了,他根本对这个人没兴趣。

然后这个连长相都些许有点模糊的男人露出一张蠢脸直线走向他,仿佛就是为他而来。他身上有精致的味道,可能是某种香水。idate回想自己如果在家族身边长大会不会也变成这样的人,这想法太不可能,也太搞笑了。gris看着idate的脸,还有那根烟屁股,又看看他皱巴巴的衬衣,又或许他其实什么都没在看。

idate以为他是个没礼貌的问路人,这地方偶尔会遇到生人,但那机率很低,没什么人愿意来这种偏僻又寒冷的地方。不过管他呢,没人会比idate自己更没礼貌。出于他一贯的游戏理念,之后他一定会选择堆出笑脸给他指出错误的路线,在对方盘算着如何是好的时候,打折他的脚,等他倒在地上拖着两条肉泥爬行的时候再撕碎他的肉,或许会给他留两根骨头吧。

他想开口讲话。而gris伸出手无声打断了讲话者,尽管劣质香烟的云雾飞了gris满脸。

他从口袋里毕恭毕敬的掏出一个盒子,柔顺的长发跟着他的动作晃动,洗发水的味道,精致得想吐。

那是一个戒指。

idate挑起了一边眉毛


“我已经做好决定了”

gris说

“我们可以结婚,没有人会比你更适合了。”

“我想我已经准备好了。”

他看起来光彩照人,idate发出一阵干笑,恶寒爬上他的脊背。gris的音调里甚至充满幸福感,这一切都是真的。


靠 

太恶了

idate甚至有点没缓过神儿。

他的笑容僵在脸上,而这个初次见面的男人也在对他笑,太尴尬了。

他见过这种人。

小疯子,神经病,旅途中见到过好几个,那种被打得鼻青脸肿还脸红心跳的小女孩也不少,但这种事情向来不在他身上发生,除了他的侄女,那是一点小小的误会。


“你脑子出问题了吧”


他沉沉的问道,甚至觉得很可笑。

gris的眼神从来没移开过他的脸,他依然捧着那个小盒子,像没听见一样温顺地等待着他的答复。idate只觉得这戒指挺贵的。

“快走开 快走开”


gris眨了眨眼睛,眼神很澈亮也很平静,他讲话的时候语气像一潭湖水。

“您还没拒绝我”


这男人怎么会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

idate感觉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今天没有和人打架的兴致,不然他可以想出一万种方法让gris的脸扭曲成一团,然后冰雪会因为他的血液溶出一个可爱的小浅滩。即使对方的种族比自己更强,但他不一定会输。没有人在享乐上比他更自信。


“那我拒绝了,不管你从哪里来的,回去玩头发吧。”

他讨厌这个人。

然后他顺手把烟屁股弹到gris西装上。


“碰”

gris没什么反应,他面不改色的拂掉脏东西,那玩意在他精致的条纹西装上留下一条恶心的痕迹。

“这还是太早了吗。”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柔和,一面思考一面点头。

“那,我明白了。明天去约会吧”


他笑了。那声音听起来就像女人看到可爱的小动物摔倒发出的愉快笑声,那真的很起鸡皮疙瘩。

太恶心了,这种人身上没法找到乐子。idate已经很难体验到强烈震颤的感觉了,比起那样的冲击,这更像是偶然爬上身的蚂蚁一样微小又无法无视。


他们之后就变成了斗殴,idate放声大笑,撕扯他变得乱糟糟的长发,想要用烟头烫他的脑门儿,希望还能在碎发里找到几颗碎裂的牙齿。而gris脸上青青紫紫,睫毛上沾着烟灰粉末,一些血块溅在他的戒指盒子上和他的衬衣领子上。他的眼睛是黑色的,两个人一样都是黑色。匍匐在冰面和血垢里的gris伸出舌头舔掉一大片自己脸颊上的鼻血,狠狠给了idate脸颊一拳。

“这样很痛啊  idate先生”


他甚至知道他的名字。



在那之后的一个星期他都在这里游荡,尽管他们之前打成一团却完全分不出胜负,idate没办法打倒他,gris也不会被乖乖杀掉,拖的越长越像一场尴尬而无聊的血浆游戏,两个大男人 穿着西服 在北冰洋的岩石上互相揍到血流不止,却谁都杀不死谁。

好像两只傻逼海象。


idate懒得去理那个疯子,或许明天,或许后天他就走掉了。他要去找朋友死皮赖脸的借那些叫不出名字的子弹。

gris有几次也会发现他,然后亲热的向他挥挥手,甚至大胆的去搭idate的肩,请他去某家叫不出名字的高档餐厅吃饭,他知道idate也不会太在乎去哪里,他不喜欢和自己相处,但他不会讨厌食物。

idate咬着劣质过滤嘴挤出一阵恶狠狠的笑声,他三天没见到雪原的小屁孩们了,他满脑子想的只有那些圆圆滑滑的子弹如何穿透这讨厌鬼的脑门儿,他的尸体倒下来面朝太阳,好像一块快乐的闪烁出彩斑的油渍。


Victor_format
Gris:果然今天也在这里抽闷...

Gris:果然今天也在这里抽闷烟呢。是在等我吗?

Idate:。。。怎么可能等你啊。还有,在我揍你之前赶紧tmd把手给我拿开。

Gris:果然今天也在这里抽闷烟呢。是在等我吗?

Idate:。。。怎么可能等你啊。还有,在我揍你之前赶紧tmd把手给我拿开。

鲸吟☀🌙

【双鲸组】独行食兽型虎鲸纪实 01

①双鲸组太好吃了!!!终于写了这对,我喜欢他们

②看Idate吃瘪真的太快乐了,一物降一物风水轮流转,Gris赶紧把这神通收走吧哈哈哈哈哈

③希望吃魔王组、双鲸和烟糖的朋友们来找我玩呀

④我对不起Gris的gris

◆◆◆

哼着小曲儿,idate心情极好的拆开崭新的烟盒,捻起一根香烟点燃后塞进嘴巴里狠狠吸了一口。尼古丁顺着喉咙涌进肺里,满足的快意从胸腔扩散到脑髓里。Idate翘起二郎腿,相当舒爽地长叹了一口气,满脸都是陶醉之色。

“这玩意儿真的有这么好吗。”为他送来香烟的邮递员,一只名叫猫山的海鸥看着idate这幅飘飘然的样子问道。

“……那当然是很好啦~”Idate长长吸入一口...

①双鲸组太好吃了!!!终于写了这对,我喜欢他们

②看Idate吃瘪真的太快乐了,一物降一物风水轮流转,Gris赶紧把这神通收走吧哈哈哈哈哈

③希望吃魔王组、双鲸和烟糖的朋友们来找我玩呀

④我对不起Gris的gris

◆◆◆

哼着小曲儿,idate心情极好的拆开崭新的烟盒,捻起一根香烟点燃后塞进嘴巴里狠狠吸了一口。尼古丁顺着喉咙涌进肺里,满足的快意从胸腔扩散到脑髓里。Idate翘起二郎腿,相当舒爽地长叹了一口气,满脸都是陶醉之色。

“这玩意儿真的有这么好吗。”为他送来香烟的邮递员,一只名叫猫山的海鸥看着idate这幅飘飘然的样子问道。

“……那当然是很好啦~”Idate长长吸入一口包含着尼古丁的白雾,微微仰头回应猫山,他的眼睛都舒服的眯起来,嗓音带着慵懒的沙哑气味。

“我是理解不了烟鬼的想法啦,话说你身上好臭。”猫山理了理羽毛,嫌弃的跳远了。

Idate也不恼,他咧着嘴角耸耸肩,沉浸于尼古丁带来的朦胧之中。

猫山带着嫌弃的眼光打量着这只因香烟而陷入迷幻之中的虎鲸,皱巴巴的黑色西装,领口非常邋遢地敞开着;他的脸色也有些憔悴,浓重的黑眼圈显得他颓废而疏离。乍一看之下,很难让人意识到这只虎鲸在颓然外表之下包裹着的凶狠残暴的兽性。

远处有什么动静,猫山抬眼望去,是一只耷拉着耳朵显得垂头丧气的白狼往这边走来,结果看到这只虎鲸后吓得“咿!”的尖叫声,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之后便夹着尾巴逃跑了。

Idate两根手指夹着烟头,显然也听见了那边的响声,不过他现在似乎并不想去理Shirogane,发出了一声带着笑意的短促鼻音,便闭上眼睛继续吸烟了。

猫山看着Shirogane仓皇逃跑而逐渐远去的背影:“你真是把冰山岛搅得人心惶惶啊,你都在这待多久了。”

“哈哈。”Idate干笑几声,“这里也没几个有种的家伙,能当消遣玩物的家伙倒是不少。啊,Rocma倒是挺强的,又很可爱呢。”Idate想到了那只白熊,笑眯眯地补充道。

一脸大叔色相。猫山在心底里吐槽着,他怕这虎鲸一时兴起把他当成玩物,于是还是闭嘴了。

闲扯几句之后,猫山便打算离开了。

Idate心情很好,甚至在挽留他:“这就要走了吗,不再歇会吗。哎呀,邮递员的差事还真是忙诶~”

“……你的挖苦讽刺我就勉强当成好意接受了。”猫山回嘴道,然后在Idate伸手抓他之前便迅速飞走了。

Idate伸手抓了个空,笑了几声,换了个姿势坐好,从烟盒里掏出第二根烟来。

说起来,已经在这里待了挺久了。Idate想着。

Idate随手捏了个雪球扔向远处,厚实绵软的素雪直接吞没了那个雪球,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自从他离开自己的原居地开始散步已经是很早之前的事了,然而在散步途径地长久的住了一段时间,这样的事还是第一次发生而且这里又冷的要死,虽然Idate还能勉强忍受这里的低温,不过有时候还是难免会怀念虎鲸小镇那里适宜的气候。

一想到过去的事,脑海中便有一个碍眼的身影浮现出来。Idate烦躁的咋舌,甩甩头想把那人从自己脑海中挥开,可那灰色的影子被打乱之后,就如同挥之不去的朦胧烟雾一般又重聚起来,Gris的身影在脑海中愈发的清晰了。

啊,想起让人烦躁的家伙来了。Idate烦躁地掐灭了烟头。

最初他和Gris只是非常普通的点头之交——至少Idate是这样认为的。他从来都没有对Gris表现出任何亲近的行为,他也对这只抹香鲸没有半点好感。他的精致得体的打扮、雅致有礼的言行都是Idate不习惯且不屑的。但是在心底里厌弃着Gris花里胡哨的华丽外表的同时吗,Idate又因他而难得的感受到发自肺腑的兴奋。

Idate体内流淌着狂躁好战的血液,他知道Gris是个强者。而他不仅喜欢虐待弱者,也喜欢虐待强者。他渴望与Gris交手,希望能亲手打败他。于是终有一天,他直接向Gris邀战了,对方也欣然接受。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Idate败了。Idate被抹香鲸压地上钳制地死死的,简直是动弹不得。

“痛痛痛……”Idate有些汗颜地笑道,“真是头疼了,是我输了。果然种族差距还是蛮大的,也是我不该招惹抹香鲸的错啦。”

Gris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这个姿势下两人贴得很近。Idate被迫近距离的看着Gris那张带着中性妖冶美感的脸。而Gris则是面无表情的观察着他,灰黑色的瞳孔注视着他,像两颗晶莹的宝石。这视线盯得Idate浑身不自在。

Idate正想开口说些什么,Gris却突然低下头。那直顺而长的美丽灰发垂下来,略微的挡住了Idate的视线。接着Gris凑过来,亲吻了Idate的嘴唇。

是柔软的、温暖的触感,湿润的唇瓣与他干裂破皮的嘴唇厮磨着,然后离开了。Idate愣怔着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一只强大凶猛的成年虎鲸,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他被邀战对象强吻这种事情。

Idate急迫地想要来一根香烟来掩饰自己混乱的思绪。

抬头再看Gris,他的面颊泛出陶醉而激动的淡红色来。他钳制住Idate的双手用力了一些,Idate试图挣扎,腿部不小心蹭到Gris的胯部。Idate毛骨悚然地感触到那一处器官已经撑起了裤裆,彰显出灼热的存在感来。

“Idate,你真是一点自知都没有。”Gris开口了,他说话的声音很轻,带着无法掩盖的热度,他的笑容如同可视的粘稠融化的爱意,“你不知道你这副样子是有多诱人吗。”

Idate心底暗骂一声,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好像招惹了什么不得了的大麻烦。他猛地一抬腿,直击Gris的裆部,没有男人不怕这一招。Gris吃痛闷哼了一声,对Idate的钳制力度变松了,Idate便挣脱开来,又狠狠地踢了Gris几脚。

Idate蹒跚着站起身来,找了一处离Gris较远的礁石依靠住,大口喘着气。目前的一切还尚未让Idate的大脑全盘接受。

Gris扶着地半跪起身,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来,看得Idate毛骨悚然。

“操,你他妈给我有多远滚多远!”Idate咬牙切齿地怒吼着,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TBC-

棉桑-Tukie

迟来的情人节贺图,是海囚家的双鲸组🐳各位情人节快乐~
最近学车好累,只能抽点零散时间画了,所以细节有点简陋_(:з」∠)_
有两种效果,色差不可避所以做了两个版本。
(p.s.感觉Gris的立绘姿势好骚,有机会还想多画画这对233;p.s.s.背景素材源自网络)

迟来的情人节贺图,是海囚家的双鲸组🐳各位情人节快乐~
最近学车好累,只能抽点零散时间画了,所以细节有点简陋_(:з」∠)_
有两种效果,色差不可避所以做了两个版本。
(p.s.感觉Gris的立绘姿势好骚,有机会还想多画画这对233;p.s.s.背景素材源自网络)

電気

untouchable(Gris×Idate)

*海囚一定是在攒双鲸组大招(确信)


*大量私设注意,求捉虫大佬放过。


*双鲸坑  gris ×idate


*这篇文被屏蔽了2次,阿lo真的很严格


血。


惨叫。


暴力。


Idate 最热爱的东西,都是鲜红色的。广袤的冰原原本是纯白的晶体,却因为他这只“散步的虎鲸”而染上丑陋的色彩。


血红色拖曳在冰原大地上,Idate 手里扯着半截肠子,满意地看着半死不活的白狼倒在自己血中抽/搐。


“即使这样都死不了,你的这种体质真是太赞了啊。”他残忍地笑道,露出一排尖厉雪亮的利齿,当着小白狼的面将他的肠/子一口咬成两节。


这种痛...

*海囚一定是在攒双鲸组大招(确信)


*大量私设注意,求捉虫大佬放过。


*双鲸坑  gris ×idate


*这篇文被屏蔽了2次,阿lo真的很严格



血。


惨叫。


暴力。


Idate 最热爱的东西,都是鲜红色的。广袤的冰原原本是纯白的晶体,却因为他这只“散步的虎鲸”而染上丑陋的色彩。


血红色拖曳在冰原大地上,Idate 手里扯着半截肠子,满意地看着半死不活的白狼倒在自己血中抽/搐。


“即使这样都死不了,你的这种体质真是太赞了啊。”他残忍地笑道,露出一排尖厉雪亮的利齿,当着小白狼的面将他的肠/子一口咬成两节。


这种痛苦让他愉悦。


Idate 很强,但并不是行在正道上的强者。他不会扶弱济贫,反而享受着欺凌弱小。他有实力可以挑战撒旦魔王,却只满足于看弱者因痛苦而扭曲的脸。


这是那只白熊看不惯他的原因,确实也是他难以压抑的本性。恶劣的恶性之种,从他一生下来就存在于他的身体里。


白狼还没有昏过去,他抬起眼皮亮出爪子艰难地瞪着Idate, 后者则抹了一把嘴角的血,冷笑着朝他走过去。


虎鲸轻飘飘地点起一根烟,用两只捻住,就要把滚烫的红心朝白狼的眼睛上烙去。


白狼瞳孔放大,Idate 则愈发愉悦。


就在烟头上方的青烟已经燎到白狼的眼皮时,Idate 却听到身后有异响,他一向敏捷,刚回过头,就发现自己的头顶有一朵巨大的水花,下一秒,那水花就以救火之势将他从头淋了个透。


香烟也全湿透了。


Idate 像是预料到什么一样转过头,果然看见一巨大的灰色鲸尾遮过半边天一般在冰洋上一掠而过。


“……”Idate 也不恼,将烟头丢在冰面上,又从湿透的黑色西装里侧掏出浸水的一整盒烟,丢在地上用锃亮的漆皮鞋碾碎。


他的头发上很快结了一层冰渣,他甩了甩头,双手插在兜里,向着鲸尾出现的那一海平面,脸色极为阴沉。


果然没一会儿,一个和冰原一般单调的灰色影子优哉游哉地,款款从另一端走来。


用“款款”来形容男人的走姿着实有些奇怪,但放到名为Gris的抹香鲸身上完全没有违和感。


Gris 一头长及脚踝灰色长发经过精心打理,十分飘逸顺滑。与Idate 随便找来的黑色西服不一样,量身定制的灰色条纹西装和他的纤长的身材无比贴合。


每靠近一步,他身上那股独特的龙涎香味就愈浓,Idate 的眉头也就更加皱紧一分。


“早安,Idate, 真高兴看见您这么有精神。”Gris如往常一般 咧嘴笑了笑,不输给女人的精致脸庞笑起来竟有几分可爱。


Idate 可不会买这张小白脸的账。


雄性的抹香鲸本性凶暴,热衷于远洋猎食,他早年见识过Gris 猎食时的样子。抹香鲸不喜欢正常地食用猎物,他们天生的怪力让他可以一下子把猎物全身的骨头粉碎,再拖回自己的领地慢慢分食。


“你/他/妈干什么。”Idate 道。


Gris 有几分委屈道:“Idate, 我本来在冰面上睡觉呢,你们这好冷啊。”


“我信你才有鬼!谁让你过来的!滚回不冻海去!”Idate 道。


Gris 怕冷怕的不行。他虽然体表温度高,但毕竟是温带海域的生物,以前尤其习惯于睡觉时浮在温暖的海面,于是在冰山岛逗留的这段时间常常被冻得瑟瑟发抖。


Idate 想象了一下此人平躺在海面上头发飘散犹如一具溺水男尸的样子,总算平复了几分畏惧。


“没事,我很坚强的啦,Idate 不用心疼我~”Gris道


“我他/妈才没有心疼你!?”


woc, 基/佬撒娇,好可怕。Idate 脑中不知为何出现了撒旦遇见那个炎魔王时“小伊布小伊布”直叫唤的油腻嘴脸。


Gris 嘴角挑起一抹笑意,双手背在身后轻快地接近Idate,绕过了他,在被水花冲散的血污旁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蹲下身俯视着陷入昏迷,身上布满狰狞伤口的白狼。


“这孩子伤的好重。”Gris 像是在问,也像是自言自语,“肠子都被拉出来了,要恢复的话得修养好几天。”


“哼,这是他活该。”Idate 道。


Gris 却只是浅浅地笑了,他撩了撩一头顺滑的长发:“Idate 真是温柔啊,不愧是我选定的结婚对象。”


“哈?”


“要是我,就不会这么麻烦。拿他发泄这种不体面的事情也不会做。我先打断他身上所有的骨头让他不能挣扎,再拖回家里炮制到死,让他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每说一个字,他的灰色双眸就阴沉一分。嘴角却是忍不住地上扬。这让Idate 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


这个鲸类以前不是这样的。


这个想法一出现,Idate 自己都惊讶了,他不认为自己是会感怀过去的男人,但一瞬间他的脑中出现了这样一句话。同时,Gris 幼小的影子浮现于他的脑海。


以前的他,银灰色的眼睛总是闪闪发光,笑容从来都不会阴暗。


Gris以前就不符合群居生物的任何特征,特立独行,明明是男性,举手投足却都像是个女孩子 。因此年少无力时没少受到同族的欺负。也就是在那时,他格外喜欢脱离族群,缠着沉默阴郁的Idate玩。


【Idate看,这是我采的野玫瑰花,海里可看不到。】


【Idate我今天又来了~】


儿时的Gris 就喜欢留长发,爱打扮,睫毛很长,每天精致得闪闪发光。Idate 曾经嘲笑过他像个女人一样,以后一定是喜欢男人的。


【我就是喜欢男人呀,尤其喜欢你。我们以后结婚吧!】


在长大一点,青年时期的Gris 和现在的外貌上没有什么区别,那时他就喜欢上了英式粗高跟鞋和条纹西装,精心修剪的头发留到了后腰。


那个时候的Gris 非常开朗,彻底脱离族群的他天天过得自由自在,也是在那段时期,Gris 开始对Idate 展开了以结婚为目的的追求。


当时的Idate 对这个竹马颇多无奈,每日看着他心思如泉水般涌出,心烦意乱间,Idate 却只是胡乱回应着他进行准备的烛光晚餐,他的花束和情书。


然后突然有一天,Gris 不见了。


当时莫名其妙的Idate 去打听了他的去处,才知道Gris 被抹香鲸族群带走了。说是要去温带海域参战。


除了Gris 以外的抹香鲸都很愚蠢,他们长着大脑袋,想法单一,残暴好斗,喜欢将海中的动物撕碎了囫囵吞下。这样凶暴的族群和另一种名为巨乌贼的邪恶族群结下了梁子。


有一个关于利维坦和克拉肯之战的神话,讲的是两只远古海怪撕裂大海的缠斗,利维坦是苍白如骸骨的巨鲸,克拉肯是全身是触手的巨大章鱼,他们一旦相斗起来,大海沸腾,日月隐匿。


这神话的原型便是抹香鲸和巨乌贼。


就像天使和恶魔,抹香鲸与巨乌贼见面不打天理不容。巨乌贼把墨汁作为掩护,使用触手覆盖住呼吸道试图令抹香鲸窒息而死,抹香鲸则拼命用利齿将巨乌贼撕成碎块。


据说这种争斗非常惨烈,而Idate 以前从未看过,也想象不出Gris 会和他其他族人一样,参与这种野蛮的本能斗争。


总之,Gris 这一走就是很久,也没有任何的音讯。Idate 作为虎鲸开始四处“散步”也就是从这时开始的。


“我是散步的虎鲸,只是闲着没事干来这片海域转转,你们不用管我啦~”每次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欣赏那些鱼类瑟瑟发抖的样子时,Idate 心底都会有一个声音遗憾地叹了口气。


【也不在这里啊。】


在追寻着那银灰长发的,长达百年的旅途中,Idate 慢慢地模糊了那抹银灰色的影子。nve dai 鲨鱼的乐趣和冒险的刺激占据了上风,他渐渐的以bao nve 成性闻名于四方世界。


02.


晚上不出意外地,又被Gris 拽着去一家西餐厅吃烛光晚餐。


小包间里,本应代表着浪漫的烛火摇曳下的两人间气氛却很微妙。


“Idate 想知道我之前都去干嘛了?”Gris 停下手里的刀叉,满脸惊讶。


坐姿不端,抽着烟的Idate 完全没有动面前的牛排。


“因为你这家伙实在是变化太多了。”Idate 吐了一口烟雾,“只有喜欢缠着我这一点倒是一点也没变。”


“那当然,我对Idate 的喜欢不管再过多少年都不会变。”Gris 轻笑。


Idate 自觉是自己多嘴让他找到了撒娇的话头,看着Gris 笑盈盈的表情,却又觉得放着他这样不行。


Idate 把烟头在一边按灭:“都这么多年了,还回来干什么,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跟同族在一起呆着越来越蠢了吗?”


“别这么说嘛Idate, 我只是做了一段时间的杀手。”Gris 前倾起身子半支撑在桌面上,手轻柔地抚摸着Idate 的脸颊,“之所以回来,是想和您在一起呀。这些年来,您不也变得狂热于血和内脏了不是吗?我们都一样的。”


他半眯着银色的眼睛,用一种诱惑的语气贴近了Idate 的耳边,缓缓道:


“至于您喜不喜欢,Idate ,答应我以后,我们去旅馆试试不久知道了?”


这家伙……


“滚你这个恶心的大头鲸……我对男人没兴趣。”


“诶?好失望啊~”Gris 大声叹着气跌回座位,“我好受打击哦,亲爱的Idate 。”


三个小时后,


这样下去不行,我得找到对付他的办法。


Idate 落寞地任凭自己像个女人一样被Gris 送回了旅店,心里诅咒着夺去他行动自由的大头鲸鱼,却浑然不知某个紫色的高大男人正现在他身后。


【好久不见他了,难得心情不错,上去打个招呼吧。】


撒旦尼克想。他总是很高兴看到抖s 同好会的老朋友,两张嘴的,四个蹄子的,六只手的,当然也包括了面前这个鱼尾巴。


虽然若除去他和撒旦臭味相投的s 性格,作为一个单独的个体,精致男人撒旦讨厌极了他身上的烟臭味,凌乱的西装和刻薄的三白眼。


“呦!这不是Idate 吗?来交流一下最近心得如何。”他拍了拍位于旅店门口的Idate。


“是你啊。”Idate 微笑着伸出一只手,以十成十的力道朝撒旦的手握了下去。两人照常来了一番意义不明的握力较劲。


看着撒旦油腻腻的精致脸蛋和假笑,Idate 想到了一个人。


“找个地方坐坐?我确实有事情想和你谈谈。”


十分钟后握手结束,两人排排坐在面档前,掰开筷子聊了起来。


“我最近被男人缠上了。”Idate 直言不讳,“我觉得你应该可以给我点建议。”


若是换人倾诉,任谁都会问Idate “是找你寻仇的吗?”


可是撒旦毕竟是那个撒旦,他的眼睛迅速弯成两个月亮,满脸不怀好意地问:


“怎么,有人想被你(哔——)?”


“?”Idate 假笑着,脸黑了一半。


“不是?难道是想(哔——)你?人才人才。”


Idate 不再犹豫了:“(哔——)个屁啊,我(哔——)你妈。”


“明明是你先提的,到头来还要怪本大爷喽?(哔——)”


“我(哔——)”


面档老板表示,魔王大人和一个看起来就很可怕的男人在我旁边微笑着互相问候对方母亲,怎么办,在线等,急!


两人面带微笑地互相来了几个回合以后,终于Idate 推桌就要离去。


“等一下。”撒旦尼克的声音突然不再那么轻浮,Idate 脚步一顿。


“是本大爷不对啦,别生气 。”撒旦尼克的紫瞳里冒着诡秘的光芒。


“如果你真的很困扰的话,去找红萤吧。他可是本大爷最为优秀也最为特殊的手下,而且据本大爷所知,和这个叫Gris的虎鲸有交情呢。”


“虽然啦~红萤可不太好相处。 ”恶魔瞳里闪现一丝戏谑。


作为撒旦手下的高等魔将,红萤的实力Idate 多少有所耳闻。但毕竟是撒旦尼克的手下,为了避嫌,Idate 没和他们私下结交过。


所以,就像他从不与非情式roc,毒害等魔将打交道一样,Idate 从未私下底和红萤联系过。只依稀地记得,红萤是个有着一头血色的齐耳短发和黑色的双角,喜欢穿黑色衣服,妆容精致的女性恶魔。


第二天,Idate起了个大早,绕来了 假笑满面地来到了红萤的宅邸。那是一座极为干净整洁,门面都闪闪发亮的暗红色洋馆。


这女人还真爱干净……当她的手下得多累啊。拎着礼物的Idate 喃喃自语,扣了扣宅邸的门环。


两扇门由仆从——准确来说是红萤部门下的公务员缓缓打开。镜面一般的大理石地面往上,坐在最高处的位子上俯视着Idate 的正是猩红色的恶魔。


她穿着内里是红色的黑色风衣裙和高跟鞋。单手抻着额头审视着Idate 。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他一边,然后微妙地皱了皱眉头。手指动了动,一副要赶人的样子。


【不太好相处】是吧。Idate 心想。


不过,红萤和Idate 记忆中一样,是非常有气质的御姐型女性。她有点让Idate 想起了他朝思暮想的白熊romaca, 都是一副坚不可摧的高傲模样,包括那看见自己就如同看见恶心的虫子一样的眼神,想让人去摧毁。


Idate 隐藏了这些心事,伪装成一派绅士模样。上前行礼道:


“我是散步的虎鲸Idate ,魔王撒旦将我介绍来的。”


微妙的惊讶在红萤眼中转了一圈,她放下手,于是Idate 继续


“红萤小姐,我……”


这句话还没落音,首先Idate 注意到两边穿西服的恶魔都低下头很夸张地抖了一下,然后就是巨大的一阵响声。


一看上面,红萤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上去气的发抖,手底下是一个大坑。后来发生的事情是Idate 想都没想到的。


红萤“小姐”嘴巴里发出的声音,虽然因为歇斯底里而显得有些尖锐,但完全是男人的声音。


“来人!!!!!把这个肮脏的,衣衫不整的,满身血腥味的,恶心的无礼之徒给我扔出去!!!!”


一个水晶杯在Idate 面前炸开。


男的????!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Idate 就在宅邸面前摔了个屁股蹲。


may be continue ……


——


红萤是海囚的人设,确实是撒旦的部下,洁癖严重,容易歇斯底里的nv zhuang癖。当然,认识Gris 是我瞎掰的xx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