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双黄

103.1万浏览    5415参与
誰

    “黄磊老师再见。”

  

   “哎,小渤明天见!”


  黄磊目送着黄渤出了办公室,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旁边的老师好奇的瞅了一眼说:“哎呦,难得有关系和你这么好的学生啊。”


  黄磊笑着回道:“我又不吃他们,怎么不能有亲近我的学生了?”


  那老师哈哈笑着说:“你上课怼学生那叫一个不留情面,就算有好感也被你吓得不敢有了。”


   黄磊有些无奈,“那是他们的确笨的过分了,再者说我也得树立一个威严的形象啊,不然怎么管住这群小兔崽子。”


  “那这个学生你怎么不威严的对待了?”


   ......

  

    “黄磊老师再见。”

  

   “哎,小渤明天见!”


  黄磊目送着黄渤出了办公室,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旁边的老师好奇的瞅了一眼说:“哎呦,难得有关系和你这么好的学生啊。”


  黄磊笑着回道:“我又不吃他们,怎么不能有亲近我的学生了?”


  那老师哈哈笑着说:“你上课怼学生那叫一个不留情面,就算有好感也被你吓得不敢有了。”


   黄磊有些无奈,“那是他们的确笨的过分了,再者说我也得树立一个威严的形象啊,不然怎么管住这群小兔崽子。”


  “那这个学生你怎么不威严的对待了?”


   “人家一没犯错误,二不是我班的学生,我又不是老古董天天板着个脸,正常的对待而已。”


  这同事一脸揶揄的表情说:“对对对,您永远最有理了。这个学生是叫黄渤吧,我听说他可好了,聪明有灵气还认真负责,和同学关系也都不错,挺乐于助人一小伙子。你说这么好的学生怎么让你给碰上了?”


   黄磊抬头大眼睛一眯,如同狐狸般透着狡诈的眼神看向嘴欠的人说:“红雷啊,我记得你遇到个学生叫艺兴吧,人家是不是还不知道你别有企图呢吧,天天跟个护卫队长似的跟着他。嘶,我好像听小渤说过艺兴是他弟弟来着。哎,红雷,要不我让小渤告诉艺兴有个人叫孙红雷,是个大傻……”


   孙红雷小眼睛眯的快看不见了,不等黄磊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说:“磊磊,我错了,你最温柔最受欢迎了,可别让艺兴听着我的坏话了,嘿嘿顺便美言两句呗。”


  黄磊这才满意的向后仰靠在椅背上,就听孙红雷又嘀咕“这也不应该啊,艺兴这么好看,怎么有这么丑的哥哥呢?”


    于是办公室里传来杀猪一样的叫声。

    

奈

  我靠我靠,今天是有生日buff加成吗!!!第一次双黄!!!!!!!祝大家点赞单抽出奇迹!评论十连双黄!

  我靠我靠,今天是有生日buff加成吗!!!第一次双黄!!!!!!!祝大家点赞单抽出奇迹!评论十连双黄!

童童

[双黄][伪民国小段子]小情人

大概跟前文毫无关系

但好像又有点关系


写完发现有点不知所云,随便看看就好


小情人。


黄渤闭上眼睛,在脑海里细细咀嚼这三个字。从来没想过,这三个字竟能和自己,以及眼前的人扯上关系,他想。


眼前的人似乎看出他的不专心,用漂亮的大眼睛盯着他,“在想什么?”


黄渤轻轻摇头,笑笑:“没什么。只是在想我们俩。”


他的话说的没头没尾,可黄磊却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在他身边并排躺下,语气肯定,“是在想我们现在这样究竟算什么?”


黄渤轻声说:“说真的,黄磊。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我从未想过,咱俩居然会”他突然顿住了,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表情纠结又苦恼。......



大概跟前文毫无关系

但好像又有点关系


写完发现有点不知所云,随便看看就好




小情人。


黄渤闭上眼睛,在脑海里细细咀嚼这三个字。从来没想过,这三个字竟能和自己,以及眼前的人扯上关系,他想。


眼前的人似乎看出他的不专心,用漂亮的大眼睛盯着他,“在想什么?”


黄渤轻轻摇头,笑笑:“没什么。只是在想我们俩。”


他的话说的没头没尾,可黄磊却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在他身边并排躺下,语气肯定,“是在想我们现在这样究竟算什么?”


黄渤轻声说:“说真的,黄磊。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我从未想过,咱俩居然会”他突然顿住了,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表情纠结又苦恼。


黄磊从善如流的接过话头:“居然会在一起?”说完他笑了,他突然觉得这个说法很好笑,他俩每回待在一起,不是在分享生活趣事,就是在探讨表演和艺术。居然有一天会谈论爱情,他想,我们俩之间的爱情。


他又轻轻摇了摇头,不,不是爱情,只是种微妙的关系。他想。只是暂时的、迫于现状的妥协,他们之间,没有爱情,也不能有爱情。


可是为什么会有些欲罢不能呢?他不免怀疑自己。是食髓知味,还是其实自己的心连自己都骗过了,是埋藏在心底的渴望呢?他有些糊涂了。


黄渤看他只是皱着眉头思考,不说话,突然有些为自己在这种时候讲这种话感到懊恼,还有点愧疚,于是又笑起来,故作活泼的开口:“你说,他们为什么会传你是我的小情人啊?”他眼珠一转,眼神有些狡黠,“难道是因为我显得特别帅气?”


黄磊闻言回过神来,有些哭笑不得:“我怎么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把我认成是你的小情人啊。兴许……”他想了想,“兴许是因为沈西林老混迹歌舞场,又很有钱,看着像那种玩得花的公子哥吧。”


他瞥了一眼黄渤,笑容狡猾得像只老狐狸,带着笑意继续说,“虽然小渤儿你现在还穿着沈西林的行头,不过你本人和他的气质实在是相差甚远,如果是以现在的样子出门,他们肯定会认为你是我的小情人才对……”还没说完就被黄渤气呼呼地打了一下,“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黄渤不依不饶的还想打他,两人笑着闹成一团。


两人打闹了一会儿,又并排躺在床上。“小渤儿你别多想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只要扮演好我们该扮演的角色就好。”黄磊正色道,他微微低垂眼帘,遮住了眼底的复杂情绪,叫人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黄渤听了这话,突然很想问问他,真的只是扮演这个世界的他们这么简单吗?他的心里,究竟有没有一点点属于他自己的心动呢?可他没问出口,他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己的心究竟归属何方。我自己尚且还糊涂着,又有什么资格去问他呢?他想。他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黄磊听见他叹气,突然凑过来搂住他,低低的开口,语气近乎哀求:“小渤儿,别说,也别问,好不好?在这个我们还都没想清楚的时候。顺其自然吧。”


黄渤抬眼看他,清楚的看到他大眼睛里的犹豫和挣扎,还有一点渴望与恳切,明白他俩的想法是一样的,叹息着说道:“有时候我宁可我们不这么默契,黄磊。”


他没再说什么,但黄磊明白,他是默认了他的说法,于是他松了口气,蜻蜓点水般的轻吻他的脸颊,“晚安,小渤儿。”

“晚安。”

两人再没说话,沉沉睡去。

枣子
人生第一次双黄诶! 希望大家也...

人生第一次双黄诶!

希望大家也十连双黄小保底不歪!

人生第一次双黄诶!

希望大家也十连双黄小保底不歪!

下雨要打伞,饿了要吃饭
提问箱 传统哨向双黄,哨兵磊x...

提问箱

传统哨向双黄,哨兵磊x向导渤,虎鲸x蝙蝠

提问箱

传统哨向双黄,哨兵磊x向导渤,虎鲸x蝙蝠

回首将往少哉游
  虽然只是个宣传片。。。但还...

  虽然只是个宣传片。。。但还是不争气地从床上跳了起来。脑补一个双黄带着其它四个去找一个与世无争的桃花源出去休息。。。。

  但又开始越想越伤心。。。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就和看复联四一样,看了一遍,就疯狂地想再看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等等等次的时间之外,看一遍其它集,就看一遍时间之外。。。

  再想想,这一切已经要过去五年了。

  说走就走那一集最后有一个弹幕,太难受了

  “原来每次挥手,都是在慢慢告别。”

  虽然只是个宣传片。。。但还是不争气地从床上跳了起来。脑补一个双黄带着其它四个去找一个与世无争的桃花源出去休息。。。。

  但又开始越想越伤心。。。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就和看复联四一样,看了一遍,就疯狂地想再看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等等等次的时间之外,看一遍其它集,就看一遍时间之外。。。

  再想想,这一切已经要过去五年了。

  说走就走那一集最后有一个弹幕,太难受了

  “原来每次挥手,都是在慢慢告别。”

辞镜

【双黄】日出

首尾呼应(x


比起日落,黄渤更爱看日出。

他们倒了个时差,准备自驾去郊外的海边开启一日游。并非什么打卡地,景区也已经是过去式了,售票处荒废已久,只有一个老渔民跷起脚、歪在藤椅上看守。不守海,守厕所,五毛一次,二维码贴在门把随风晃荡,一天下来能挣两位数。

废了番工夫停车,黄磊从后备箱取出两件外套:“渤儿,你过来,风太大了。”

话音未落,一股从海浪上卷起的腥风便扑了他俩一个照面,刮得黄磊的刘海都翻上去,露出纠在一起的一双眉。

黄渤“嘿嘿”地笑,走向他,伸指戳了戳他鼻梁上的镜框:“我说黄磊,你戴个墨镜干嘛?”

黄磊挑眉:“嗯?你管我。”声调偏尖,是开玩笑的意味,唇角抿起来,抖出外...

首尾呼应(x



比起日落,黄渤更爱看日出。

他们倒了个时差,准备自驾去郊外的海边开启一日游。并非什么打卡地,景区也已经是过去式了,售票处荒废已久,只有一个老渔民跷起脚、歪在藤椅上看守。不守海,守厕所,五毛一次,二维码贴在门把随风晃荡,一天下来能挣两位数。

废了番工夫停车,黄磊从后备箱取出两件外套:“渤儿,你过来,风太大了。”

话音未落,一股从海浪上卷起的腥风便扑了他俩一个照面,刮得黄磊的刘海都翻上去,露出纠在一起的一双眉。

黄渤“嘿嘿”地笑,走向他,伸指戳了戳他鼻梁上的镜框:“我说黄磊,你戴个墨镜干嘛?”

黄磊挑眉:“嗯?你管我。”声调偏尖,是开玩笑的意味,唇角抿起来,抖出外套,扬头示意他转身,任劳任怨地替他套上,“不冷啊,待会儿吹感冒了。”

黄渤享受妥帖的穿衣服务,眯起眼:“这不有你吗?”

“有我给你善后是吧?”

“有你给我挡风。”

黄磊哼笑一声,巴掌拍在他屁股上:“去你的。”

黄渤完全没防备,回身瞪他一眼,却又笑开了,软下眉目,抓上他的手往前走。

护栏结了一层斑驳的锈,黄渤想靠着栏杆赏海的闲情逸致无处着落,便退而求其次倚着黄磊。风撞上去,发出沉闷的回响,他们的衣摆被吹鼓而起,远处的海面却仍是平和的,似一道光滑的线。

黄磊将墨镜翻上去,架在额前。

黄渤打了个哈欠,眼尾涌出一点泪花:“几点了?”

“快了,”黄磊没有低头看表,“不能分心,小渤儿,日出就那么一下。”

“错过了就看日落。”

讲笑话的黄渤先笑了,紧接着他俩一齐笑起来。

“真打算一日游啊?”黄磊盯着蒙蒙亮的与海面持平的地平线,安静地等待,企图以肉眼捕捉全部细节,“我没订餐厅。”

“出都出来了,你还想回家自己煮啊?直接外头吃了呗?”提出看日出的人倒不很在意,转头去看黄磊。天色太晦暗,柔化了诸多瑕疵,脸上彰显岁月的纹路温柔地消散,一成不变的眼睛里还闪着细碎熹光,亮晶晶的,恍若少年时。除了不是长发。

黄磊不看黄渤也知道他在做什么,奇妙的感知机制,相处了这么多年,没一次失灵过:“看前面。”

黄渤偏头:“日出不是唯一的风景啊。”

黄磊摸索到他的脖颈,指腹捏上去,不轻不重地敲击:“可你这样看我,我满脑子只想亲你了。”

水天相接的边界线逐渐泛红,黄渤缩回脑袋,目不转睛地凝望。浅薄云层折射出斑斓的光束,橘红色太阳缓缓上升,像腌得流汁的蛋黄被剥开,咕嘟一下摊在鱼肚白的碗底。朝暾照物,万籁齐鸣。

黄渤迟晚的笑声随之传来:“现在可以亲了。”

黄磊低低地应一声,侧身,捧过他的脸垂眼吻上去。

混淆金灿灿阳光的一枚吻,轻柔地降落,印证汹涌爱意,黄渤从头到脚都温暖起来。

温存了两分钟,他们打算回去。

“补个门票。”路过厕所,黄磊掏手机扫码。

黄渤:“我去,黄磊你有病吧。你想上厕所直说。”

“你不上?”黄磊抖了抖裤兜里的车钥匙,“一趟就三个钟头,你车上要尿急自己尿瓶子里吧。”

黄渤咬牙切齿:“上。你回来,帮我把钱给付了。”



誰

[双黄]聚餐

  

  又一季极挑要开拍了,小猪在群里率先说要不要聚一聚,颜王瞬间就出声认同了,在过了一会儿是王迅表示当然可以。

  

  黄渤刚刚忙完就看见了群里几人的聊天,尤其属前两个闹得最欢。于是想了想便带着笑意的发了条语音。

  

  “我看行,咱们也有段时间没好好聚一聚了,正好当开拍前的聚餐了”顿了顿,又补充一条“先说好了,可不准有缺席的啊!”

  

  黄磊:来我家吃吧,正好也挺长时间没尝尝我的手艺了。

  

  小猪:耶✌,太好了,又可以发疯了。

  

  黄渤本来就是这个打算,看见事情基本敲定,自然也是当即订了机票。

  

  刚刚给艺兴打电话问了问行程,发现不冲突...

  

  又一季极挑要开拍了,小猪在群里率先说要不要聚一聚,颜王瞬间就出声认同了,在过了一会儿是王迅表示当然可以。

  

  黄渤刚刚忙完就看见了群里几人的聊天,尤其属前两个闹得最欢。于是想了想便带着笑意的发了条语音。

  

  “我看行,咱们也有段时间没好好聚一聚了,正好当开拍前的聚餐了”顿了顿,又补充一条“先说好了,可不准有缺席的啊!”

  

  黄磊:来我家吃吧,正好也挺长时间没尝尝我的手艺了。

  

  小猪:耶✌,太好了,又可以发疯了。

  

  黄渤本来就是这个打算,看见事情基本敲定,自然也是当即订了机票。

  

  刚刚给艺兴打电话问了问行程,发现不冲突后彻底定了时间,然后发在了群里,立马得到众人没问题的回复。

  

  

  到了当天,天南海北的众人终于齐聚在了黄磊家中。

  

  厨房里是黄磊忙碌的身影,王迅和黄渤帮忙打着下手。另外三人在客厅里边放着极限挑战边互相打闹着,高亢的鹅叫声响遍了房子的每个角落。

  

  黄磊听到后笑了笑说“你们来了我这房子才有了点生气。”

  

  王迅切完菜,发现剩下的都是他不能帮上忙的,于是洗了手打了声招呼就退出了厨房。不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松鼠讨要眼镜的求饶声。

  

  黄渤发现黄磊做菜有个习惯。

  

  他先将需要长时间煮和蒸的东西一一准备好,等腌制好的食材上锅了,他便着手开始炒菜,最后是凉菜。于是到开饭时所有菜几乎是同时出锅的。

  

  黄渤忙完海鲜后倚在门框上看着黄磊忙碌却慢条斯理的动作,真心觉得这不是正常人类能做到的。

  

  黄磊聪明的像只狐狸,还是个大胖狐狸,黄渤心想。

  

  不知是不是他眼花,当他生出这个想法时,隐约瞧见那身影身后一条硕大的火红尾巴随着黄磊轻哼的歌声轻轻摇晃着,透过落日的余晖若隐若现。

  

  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这是黄渤的第一想法。

  

  “我艹”这是他脱口而出的第二想法。

  

  “怎么了?”黄磊回过身,黑白分明的大眼看向目瞪口呆的黄渤。

  

  黄渤揉了揉眼睛,方才那虚影不见了,他灿笑了声道“没事,看花眼了。”

  

  黄磊哦了声便继续手上的动作,一边和黄渤感叹好久没和兄弟们聚了。

  

  黄渤也是回应着黄磊吐出的一长串兄弟们之间的趣事,刚刚受到惊吓的心脏也慢慢回到了原位。

  

  “你怕我吗?”黄磊突兀的问道。

  

  “?”

  

  “你怕狐狸化形的人吗?”黄磊换了个问法,又怕对方不理解补充道“小渤,你怕我吗?”

  

  黄渤一惊就见黄磊已经将自己围在了门与他之间,这回他真切的看到了对方头顶的耳朵和不停甩来甩去的尾巴。

  

  黄磊在不安。

  

  黄渤缓了神后说“你是我师爷,我怕你干嘛,再说我们六个缺了谁都不行的。”

  

  于是僵硬的身体放松下来,软软的将黄渤拥入怀中。那紧绷的狐尾也顺了毛,一下一下的轻轻蹭着黄渤。

  

  这回轮到黄渤紧张了,他本就对着既充满智慧又坦荡率真的黄磊有那么一点儿不可明说的情感,像是崇拜又像是喜欢。这就导致本就敏感的自己生出了那么点儿自卑,也让他对黄磊有关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十分重视,所以显得不像老友,倒像是……暗恋者一般。

  

  如今这个亲密的拥抱显然使他不知所措,随即而来的就是不争气的面红耳赤。

  

  于是他象征性的拍了拍黄磊宽厚的背,就出言道“行了行了,多大点事啊”想要把黄磊扒开。

  

  殊不知这个举动在黄磊眼中是种拒绝厌恶的信号,毕竟他早已深深的爱上了小渤。

  

  被烟火熏圆了身子的狐妖心中的凶狠终于冒出头来,一如从前对待调皮的学生,沉下脸皱起眉掰过黄渤的脸,低声说“你就这么讨厌我?”

  

  看着瑟缩了一下的黄渤,他心中的委屈又涌了上来。大大的眼睛中迅速盛满了泪水,那乌黑的眼仁中满是控诉。

  

  黄渤不解的看着一脸高兴的黄磊在短短几秒钟里上演了堪称完美的教科书式变脸,脑中不合时宜的自动吐槽不愧是表演系教授,随后才疑惑的问“我怎么就讨厌你了?”

  

  心中想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

  

  “你总是躲我,你对我总是和他们不一样,你……”黄磊少见的没能描述出心中那猫抓了一样的 难受别扭感情。 

  

  “渤儿,你知道吗,我爱你。”黄磊叹了口气,率先捅破了了只存在于他们之间的纸窗户。随后认命了一般像等待发落的犯人,任凭黄渤宣判处置。也许罪名是偷窥?他自嘲的想。

  

  黄渤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老天如此厚待自己,也庆幸自己的幸运。

  

  “大脑袋瓜,你这么聪明,怎么连这么明显的事都看不明白呢?”

  

  黄磊抬起头看向黄渤,看到了对方泛红的耳朵和脸颊,智商重新占领高地,发现的事情让他欣喜若狂。

  

  “都说恋爱的人会变成傻子,看来是真的了,面对你我真是无法思考 。”黄磊再此紧紧抱住了黄渤,看着手足无措的小渤又腾地红了脸,笑着说“小渤,那我们现在就算是开始正式交往了。”

  

  黄渤小幅度的点了点头 看起来难为情急了。

  

  “你个小傲娇。”黄磊想通了不明白的地方,心情大好的说到。

  

  最后直到上了餐桌黄渤都还是懵的,今天的刺激实在是太多了。

  

  黄磊在一旁疯狂给他夹菜,都是他爱吃的。末了悄悄捏了捏黄渤的小肉手问“怎么了?”

  

  “没事。”黄渤摇了摇头,将自己从不切实际的想法诸如猪精、羊精、松鼠精、牛头梗精中抽离出来,转头就看到了黄磊明亮的笑脸和眼神中盖不住的温柔似海的爱意。

  

  他又红了脸,赶紧拍开对方说“快点吃你的吧。”

  

  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互动早已落入了众人的眼中。

  

  “我就说他俩刚才在厨房那么长时间,指定是挑明了吧!王迅,你输了,快点拿钱。”孙红雷朝王迅伸出罪恶的手,在大松鼠痛心疾首的目光下将五百大洋递到了艺兴的手里。同时一脸自豪的说“看,这是本颜王凭本事挣得钱。”

  

  “鹅鹅鹅鹅……”

  

  

  

  

散兵的狗腿子

  非酋(短短的几个月up池歪了六次)卡池开放第一秒双黄,然后卡池结束前还来了个阿贝多。阿贝多老师额啊啊啊啊啊啊啊~

  非酋(短短的几个月up池歪了六次)卡池开放第一秒双黄,然后卡池结束前还来了个阿贝多。阿贝多老师额啊啊啊啊啊啊啊~

苏泊安

我去大季!我去星河!双黄呜哇哇哇

天哪

前有哥哥后有大季星河

这是什么天命阁啊

我脱非入欧了哈哈哈哈哈


我去大季!我去星河!双黄呜哇哇哇

天哪

前有哥哥后有大季星河

这是什么天命阁啊

我脱非入欧了哈哈哈哈哈


誰

[双黄]百元日游

  “我就选这个吧。”黄磊在三个选项中的一个后面打上了勾,送走了工作人员后靠在沙发上,枕着手臂期待明天的伙伴。

  

  第二天一早黄磊看着手机上通知和队友孙红雷汇合的信息,不轻不重的叹了口气,本来以为能再来个双黄一日游的。

  

  一路上带着巨婴红雷,黄磊只得又一次将打扰路人的牛头梗推回车上,还要好声好气的哄着。

  

  红雷其实在外人面前是挺沉默的,在自己面前也不是一直闹腾的。奈何面对镜头时,过多的兴奋无法完全从那不大的眼睛中释放出来,也就导致了牛头梗的过分活跃,更别提和兄弟们一块儿录了。

  

  黄磊开着车,又在心中叹了口气。和红雷一块儿自然是开心的,只不过对小渤更...

  “我就选这个吧。”黄磊在三个选项中的一个后面打上了勾,送走了工作人员后靠在沙发上,枕着手臂期待明天的伙伴。

  

  第二天一早黄磊看着手机上通知和队友孙红雷汇合的信息,不轻不重的叹了口气,本来以为能再来个双黄一日游的。

  

  一路上带着巨婴红雷,黄磊只得又一次将打扰路人的牛头梗推回车上,还要好声好气的哄着。

  

  红雷其实在外人面前是挺沉默的,在自己面前也不是一直闹腾的。奈何面对镜头时,过多的兴奋无法完全从那不大的眼睛中释放出来,也就导致了牛头梗的过分活跃,更别提和兄弟们一块儿录了。

  

  黄磊开着车,又在心中叹了口气。和红雷一块儿自然是开心的,只不过对小渤更加思念罢了。

  

  下了车,黄磊边走边吹着风,好像把红雷的智商也吹了进来,于是在黄三岁和孙三岁的装扮下,一个连体面纱怪就诞生了。

  

  正被自己逗的开心的黄磊感受到了裤兜中手机的振动,于是放缓脚步说“应该是小渤来电话了,我这现在什么也看不清啊。”

  

  彼时他还未将手机掏出裤兜,便已经在心中笃定了来电人,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视频通话。于是又用右手扯了扯连在一块的纱巾,嘟囔着“慢点,我这什么也看不清啊。”左手摸了手机放在眼前仔细辨认着屏幕。

  

  接了电话,先问了艺兴的事情,随后听到对方说好多了,在医院躺着休息呢。他这才放下了心,转而想询问对方的情况。

  

  “我这一个人不知道怎么玩呢。”那边率先出声。

  

  黄磊眉毛一挑张口就说“来我们这呗!”随后难为他还分心照顾了一下红雷的情绪,向他解释了一下“哎,小渤一个人,让他来我们这呗。”

  

  看到红雷毫不在意的说“行啊”,注意力便又回到电话上。

  

  “可是我身上没钱啊。”那边回道。

  

  黄磊先是一懵,想着发生什么情况了吗,就顺嘴问“钱怎么了?”随后就反应过来节目的规则,知道对方想岔了。

  

  果然,那边说“交医院了。”

  

  黄磊也没戳破,反而笑着说“那正好来我们这呗,我们这四百多呢,你来了都归你管。”

  

  孙红雷一听四百多块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俩加起来也不剩五十了,还四百呢。

  

  黄渤也笑了“我听到了不怀好意的笑声啊,我就不去了。”

  

  黄磊听了这生硬的借口,知道对方存心不想来找了个理由,直到听到对面小猪和王迅的声音才恍然大悟,对方就是打来报个平安的。

  

  于是两人隔着心照不宣的谎言挂了电话。黄磊像是掩饰什么一样连忙对着红雷说“人家打过来试探咱们还剩多少钱呢,大傻子。”

  

  孙红雷心中吐槽,明明是你积极的不行,怎么把锅就这么扣我身上了。不过他揣着明白装糊涂,就这么跟在黄磊旁边。

  

  而此时的黄磊也知道小渤是为了王迅那边的节目效果,又顺带着戏弄了自己,只能又一次在心中叹了口气。

  

  随即又暗暗咬牙,等回酒店的,他们再好好“算账”。

  

  

  

  

  

  

好心情

各位太太们老师们大家好!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学生,正在为了以后的考试而努力学习,去年有浅浅地磕过一两个月的双黄,但是中间因为学习等等各方面原因和手机电脑告别了很长一段时间,春节前后彻底入坑啦(*^▽^*),并且最近也知道了老福特这个圣地的存在。双黄两位老师的基本情况我大部分已经了解,但还有一些问题想请教一下:

  1、请问磕咱们CP有什么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吗?我第一次有自己的偶像,所以圈内的一些东西还不太懂,恳请大家提醒我一下。当然譬如不能抄袭不能随便打别的tag这些我是知道的

  2、请问圈内有更新要求吗?比如一个月必须更新一次这样的?我是学生党平时真的没有太多时间打字很慢,而且我的语文确实...

各位太太们老师们大家好!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学生,正在为了以后的考试而努力学习,去年有浅浅地磕过一两个月的双黄,但是中间因为学习等等各方面原因和手机电脑告别了很长一段时间,春节前后彻底入坑啦(*^▽^*),并且最近也知道了老福特这个圣地的存在。双黄两位老师的基本情况我大部分已经了解,但还有一些问题想请教一下:

  1、请问磕咱们CP有什么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吗?我第一次有自己的偶像,所以圈内的一些东西还不太懂,恳请大家提醒我一下。当然譬如不能抄袭不能随便打别的tag这些我是知道的

  2、请问圈内有更新要求吗?比如一个月必须更新一次这样的?我是学生党平时真的没有太多时间打字很慢,而且我的语文确实不太好,但是可能之后有想法了会写一写,一是提升我的文笔,二是希望能给我喜欢的两位老师创作一些东西。如果咱们圈内真的有这种硬性要求的话我也不会逞强,我就安安静静看各位大佬们写就好啦\(^o^)/~

  3、请问我发的东西必须是与时俱进的吗?因为我粉上他们实在是太晚了,最近还在b站看2015年他们的视频,感觉他们的糖真的超多的(*^▽^*)

  目前就想到这么多,相比于大家我真的是一个新的不能再新的粉,还请多多指教Thanks♪(・ω・)ノ

  然后最后非常惶恐地希望我发的这些字是合乎要求的,因为我点开 双黄的tag发现都是太太们发文发图或者一些整理,真的没有看见像我这样的小白的提问,如果我这么发不合适的话我马上会秒删掉,谢谢大家!ღ( ´・ᴗ・` )比心


下雨要打伞,饿了要吃饭

开业大酬宾

随手写的搞笑段子,太短了不好意思说是文

看个乐,望勿深究

——

黄磊自认为行至当下的年岁见过的奇人奇事实在不少,但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却实打实第一次亲身经历。

他眼前是个长着翅膀的男人,背后有俩大白翅膀,头顶一个发光灯环,衣服从头白到脚,笑容真诚到牙花子。

这男人自称是个天使,angle。

黄磊问:我是死了?

天使一个箭步凑上去捂住他的嘴,温和的下垂眼透出一点恼意来。

“呸呸呸,这么大人会不会说话啊,什么死不死的。长命百岁长命百岁。”

黄磊问: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天使得意洋洋竖起一根指头。他说自己是管姻缘的,第一天上任开业大酬宾,黄磊今天算是来着了,他天使用上宝器肯定帮他选一...

随手写的搞笑段子,太短了不好意思说是文

看个乐,望勿深究

——

黄磊自认为行至当下的年岁见过的奇人奇事实在不少,但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却实打实第一次亲身经历。

他眼前是个长着翅膀的男人,背后有俩大白翅膀,头顶一个发光灯环,衣服从头白到脚,笑容真诚到牙花子。

这男人自称是个天使,angle。

黄磊问:我是死了?

天使一个箭步凑上去捂住他的嘴,温和的下垂眼透出一点恼意来。

“呸呸呸,这么大人会不会说话啊,什么死不死的。长命百岁长命百岁。”

黄磊问: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天使得意洋洋竖起一根指头。他说自己是管姻缘的,第一天上任开业大酬宾,黄磊今天算是来着了,他天使用上宝器肯定帮他选一个最称心如意的。

黄磊说:天使不管姻缘,你是不是跟现在的小年轻一样把天使和丘比特搞混了,虽然天使有很多层次但这俩不是一个东西。看来这年头当神仙不考文化课啊,怎么脑子还不清不楚的呢,大傻子一个。

天使被堵的哑口无言,张了张嘴终于还是闭上,一口气出不来下不去憋的脸都发红。

“嗨,反正我就是来帮你找个对象的。”天使抖了抖他看着像淘宝批发来的劣质翅膀,“看你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还读了不少书,怎么能孤苦伶仃地单着呢。”

黄磊说:我乐意,你别管。

天使摸出面小镜子,哈口气拿他的纯白T恤擦了擦,把镜子对准黄磊让他看着,镜子里照出来一个人。

“别的不多说,你看这个怎么样。校园制服,青春靓丽,双马尾配半身jk格子裙,连袜子都是荷叶边的。”

黄磊说:我这年纪都能当她爸爸了吧这是犯罪啊你们拉皮条的没有法律意识吗,再说这姑娘怎么长得这么恶心啊。

天使晃了晃镜子。

“这个呢?和你年纪差不多,身量妖娆体态风骚,小区门口广场舞方阵里绝对的焦点,粉色职业装引领时尚而且是个富婆很有钱。”

黄磊说:实不相瞒我跳小苹果也是一绝,这个看起来太强势不是我的菜,而且实话给您说了吧我不喜欢女的。

天使晃了晃镜子。

“这个你绝对喜欢。活泼好动鬼灵精怪,可爱听话百依百顺。性格偶尔有点倔强,但肯定把你当世界中心。”

黄磊说:我是挺喜欢,但这tm是条小柴狗啊。怎么,不喜欢女的就连人都不配喜欢了吗?

天使晃了晃镜子。

“那你不早说啊。看看这个,是个大学教授喜欢字画,正好你也读书多肯定有共同话题。虽然面上趋炎附势,但其实内里是个心系家国天下的好人啊!”

黄磊说:看出来您是第一天上班了。他这年代别说我了,我爸妈可能还没出来呢,您是想我过去还是他过来啊?

天使晃了晃镜子。

黄磊抬手就把镜子打了,比家里手欠的大橘猫摔杯子还顺手。

黄磊说:就你这业务能力可别再霍霍别人了。这样,你跟我走吧,我委屈一下就当是为民除害了。

“那不行,我们手册上说这行跟做保姆一样,千万不能和客户搞上。”

五花肉昂

  清相册的时候发现忘了发

  清相册的时候发现忘了发

誰

[双黄]往昔

  黄磊靠在飞机椅上,拄着脸看着夜幕,想到了几年前拍极挑的一个夜晚。同样是如墨般的夜色,不同的是带着丝丝点点的细雨。

  

  他坐在副驾驶,车里有些压抑。小猪像是受不了这气氛或是心怀愧疚,搞怪的说了几句话,奈何最能活跃气氛的黄渤不想多说,就草草的应付了几句。于是车里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黄磊偏过头看了眼心事重重的小渤,又扭过头朝向了雨夜。

  

  车内沉重的低压从身旁的人身上散发出来。

  

  这么担心王迅么,他看着车窗上的倒影愣神。也对,他们之前就是很好的朋友。

  

  黄磊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孙红雷,但是相比于已经知根知底的红雷,他显然对接触了一阵的黄渤更...

  黄磊靠在飞机椅上,拄着脸看着夜幕,想到了几年前拍极挑的一个夜晚。同样是如墨般的夜色,不同的是带着丝丝点点的细雨。

  

  他坐在副驾驶,车里有些压抑。小猪像是受不了这气氛或是心怀愧疚,搞怪的说了几句话,奈何最能活跃气氛的黄渤不想多说,就草草的应付了几句。于是车里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黄磊偏过头看了眼心事重重的小渤,又扭过头朝向了雨夜。

  

  车内沉重的低压从身旁的人身上散发出来。

  

  这么担心王迅么,他看着车窗上的倒影愣神。也对,他们之前就是很好的朋友。

  

  黄磊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孙红雷,但是相比于已经知根知底的红雷,他显然对接触了一阵的黄渤更感兴趣。

  

  为此他坐了一天的副驾驶,当然也有不想和其他人挤着坐的原因。

  

  但为什么总感觉小渤对其他人与自己不同呢?明明自己的示好表现的如此明显,但好像被对方隔在了礼貌与玩笑之后。

  

  一天奔波的疲惫与心理上的困惑在沉闷的环境中一涌而上。眼前一会儿浮现出黄渤忧愁与自责的表情,一会儿又变换成他照顾其他人时的模样。

  

  小渤,小渤,小渤,看看我呀,小渤。

  

  宛如魔鬼般的莫名情感让一向清明通透的黄磊感到心烦意乱。最后他放空大脑,静静的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敲在车窗上。

  

  就在他被车内闷热的空气堵的呼吸困难时,车身被“砰砰” 的拍响了。

  

  其他人急忙打开车门,他愣了一下,回了回神也走下车去。王迅已经被众人热情的包围了,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些内疚。

  

  黄磊远些站着观看,不知何时红雷走过来站在他身后认真的说:“辛苦王迅了。”

  

  黄磊眨了眨眼下意识的说了声“是啊”,随后终于意识到了一直作妖的好友之前的沉默,然后补上一句“难受了?”既指他的身体又暗含了取汽油的事。

  

  “有点儿。”

  

  模棱两可的回答让黄磊侧目了一下,随后说了声“走吧。”便向大家汇合了。

  

  表演学院的教授很好的隐瞒了对黄渤的占有欲和不满,让隐约察觉到什么的红雷跑来询问,却没有得到答案。

  

  最后爆炸前的逃亡让他不管不顾的向前冲去,像是要把一天的紧张压迫带来的堵碍都发泄掉。

  

  然后他看向周围明显都崩断了弦的其他人表现着对莫名其妙担惊受怕了一天的发泄,他的目光最终固定在了黄渤露出的笑脸上,只觉得火光映照在那眼角的泪痣上晃的他目眩不止。

  

  

  如今他终于懂了那是名为喜爱的情感,也庆幸自己及时读懂了黄渤疏远举动下的傲娇。

  

  侧过头看着靠在自己肩上的小渤,他那双大眼睛像是盛满了星空并闪着浓浓的爱意。

  

  飞机一阵颠簸,黄磊将自家小渤的大头向上扶了扶,在心中暗想还好自己肉实,没硌醒爱人。随后又不知想到了什么,自己乐了起来。

  

  在前面的孙红雷扭头伸懒腰时刚好瞧见了这令他作呕的一幕,于是撇着嘴像艺兴吐槽起神算子的傻样来。

  

  

  

  

下雨要打伞,饿了要吃饭

造谣,画了点自己想要的东西

选了三套平时画的比较少的衣服

造谣,画了点自己想要的东西

选了三套平时画的比较少的衣服

梦冬
最近重刷了鸡条👉🏻👈🏻...

最近重刷了鸡条👉🏻👈🏻突然就get到了一些磕点…

最近重刷了鸡条👉🏻👈🏻突然就get到了一些磕点…

下雨要打伞,饿了要吃饭
15min速摸,祝大家新年快乐

15min速摸,祝大家新年快乐

15min速摸,祝大家新年快乐

下雨要打伞,饿了要吃饭
宝可梦 渤哥+呱呱泡蛙,黄老师...

宝可梦

渤哥+呱呱泡蛙,黄老师+拉鲁拉丝

本来想给渤哥润水鸭的,但进化完实在太gay了,还是甲贺忍蛙吧,帅一点

宝可梦

渤哥+呱呱泡蛙,黄老师+拉鲁拉丝

本来想给渤哥润水鸭的,但进化完实在太gay了,还是甲贺忍蛙吧,帅一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