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反忘羡

18.6万浏览    2828参与
怼nc毛毛ky墙

毛毛脸大

无人可挡

毛毛莫非特别爱好找打?

[图片]
[图片]

无人可挡

毛毛莫非特别爱好找打?


ベ断桥烟雨ミ

又是凹凸世界被ky,还有,只要是孔雀都是金子轩?毛毛让我知道什么是:若非祖国太美丽,谁与傻逼共国籍。

又是凹凸世界被ky,还有,只要是孔雀都是金子轩?毛毛让我知道什么是:若非祖国太美丽,谁与傻逼共国籍。

ˉ▽ ̄♛♚
?宁是什么sb有脸说出这样的话

?宁是什么sb有脸说出这样的话

?宁是什么sb有脸说出这样的话

子澈

主角的“理想”人格

今日份的阅读收获


作者好像在后记中写了主角二人是“理想”人格,当时只觉这样的人格太不真实,后来才发现,这样的“理想”,永远是他们自认为对的,而对于旁的人,带来的更多是伤害。


魔道中最让自己有感触的其实反而是澄澄阿洋(甚至还有那些想要寻仇的修士等,不也一样?)这样的被作者附着恶意的配角。


因为作者的恶意(当然这本来没什么,小说嘛总得有冲突),所以他们永远都在求而不得、永远是辛苦了可能讨不到好,

因为这样的恶意,所以他们必须直面那些挫折和失去,

而不像主角这样可以无事一身轻地来,又轻松地同携一人去,可以轻松把别人的行为都当作迫害,把自己的行为都想成正义。


因为这些配角的...

今日份的阅读收获


作者好像在后记中写了主角二人是“理想”人格,当时只觉这样的人格太不真实,后来才发现,这样的“理想”,永远是他们自认为对的,而对于旁的人,带来的更多是伤害。


魔道中最让自己有感触的其实反而是澄澄阿洋(甚至还有那些想要寻仇的修士等,不也一样?)这样的被作者附着恶意的配角。


因为作者的恶意(当然这本来没什么,小说嘛总得有冲突),所以他们永远都在求而不得、永远是辛苦了可能讨不到好,

因为这样的恶意,所以他们必须直面那些挫折和失去,

而不像主角这样可以无事一身轻地来,又轻松地同携一人去,可以轻松把别人的行为都当作迫害,把自己的行为都想成正义。


因为这些配角的行为才是正常的,遭遇这些失去时,才显得比什么都不在意的主角要痛苦/疯狂百倍。


试想你读一本小说,主要内容就是主角千里寻仇,一路提升自己,你读下来会很义愤填膺地觉得主角这样做完全不对吗?最多就是有些叹惋罢了,因为那是各人的仇怨,各人的选择。所以修士质问魏无羡时,是真的可以理解,而不应该被打上反面色彩。


还有像金光瑶这样的所谓“反派”,其实是仙门中做贡献最大(或者说发挥了很多决策领导作用的人)。


他们很辛苦,也有不堪,结局也不算好,可这才是本来该有的样子,也是最动人的样子。


相反,主角二人的性格是非常“理想”,想做就做。


非要去执着于自己的那一点的正义,然后把这一点点正义当作是全天下的正义。

甚至认为世人都是不正义,自己总是在被迫害。

就像江澄以为魏婴重生回来最终是要帮他帮江家,做云梦双杰的;而魏婴第一眼见到他,便觉得他要复仇。


就像当年明明是他自己执意要退出江家,他却说“弃了吧”,难道不是在给自己强行添上“被害者”的身份吗?


他们这样确实“理想”,可为了别伤害身边真正关心自己的人,我们最好还是想都不要这样想。


主角二人这样的性格应该很适合去避世,或者说二人互相支持对方所谓的那一点正义就好。


别再把别人牵扯进来,别再强迫别人与你的“理想”共舞啦。


蓝涣这么多年主持宗务,明明有弟弟,却好像是独自一人在承担家族;江澄一句诺言记了这么多年,堂堂江宗主门下那么多人,偏还记着一个魏无羡。还不够累吗?可以放弃了吧。这样,以后会有更好的人生的,献给真正的苦难者。


主角二人的“理想”,就让他们互相“内耗”吧。


默默

被举报了,没关系,我再发一遍,我有耐心得很。

被举报了,没关系,我再发一遍,我有耐心得很。

七臭恩爱墙

#24 毛:臭臭,说好的一起站上抄袭之巅呢

毛:臭臭,说好的一起站上抄袭之巅呢?

#24

作者:墨白

连载意向:有

类型:光毛cp文

《借》

“臭臭,说好的一起站上抄袭之巅呢?”

在听到光母进入局子时光毛是崩溃的,光毛是谁?是原耽之光,是光毛心尖上的宝贝儿。

还记得光毛和光母第一次见面时光毛就被光母吸引住了,光母的身上有着清淡的白莲味,当光母从她身边路过时光母眼角浅浅的笑意,轻轻勾起的嘴角时刻带着浓浓温柔。

“这便是世间最好的人儿了吧。”

光毛心想,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拉住了光母细长的手。

“你是?”

光母羞涩一笑,有这两个浅浅的酒窝和可爱的虎牙。

“我喜欢你,你可以喜欢我吗?”

光母看着握着她的手不放开的光毛,...

毛:臭臭,说好的一起站上抄袭之巅呢?

#24

作者:墨白

连载意向:有

类型:光毛cp文

《借》

“臭臭,说好的一起站上抄袭之巅呢?”

在听到光母进入局子时光毛是崩溃的,光毛是谁?是原耽之光,是光毛心尖上的宝贝儿。

还记得光毛和光母第一次见面时光毛就被光母吸引住了,光母的身上有着清淡的白莲味,当光母从她身边路过时光母眼角浅浅的笑意,轻轻勾起的嘴角时刻带着浓浓温柔。

“这便是世间最好的人儿了吧。”

光毛心想,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拉住了光母细长的手。

“你是?”

光母羞涩一笑,有这两个浅浅的酒窝和可爱的虎牙。

“我喜欢你,你可以喜欢我吗?”

光母看着握着她的手不放开的光毛,内心中都是嘲讽:又是一个。她轻轻一笑,说:“我可以吗?那你愿意保护我吗?我很害怕,她们都说我抄袭可我没有,她们还rr我……”

光母鼻子一酸,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落,光毛看见只觉得内心如针扎,这可是她宝贝啊!

“那些黑子们怎么可以这样?!你可是世界上最好的光母!你写的毛盗祖师可以和中国四大名著媲美!不对!四大名著都不如你的毛盗祖师!”光毛骂骂咧咧的大喊了几声,恶狠狠的样子让光母在心中笑了一下,可表面上光母依旧是柔柔弱弱的模样,她吸了吸鼻子,泪水止不住的落下。

“毛儿,你真好,我爱你。你可以陪我走上抄袭之巅吗?那可是我的梦想……”

光毛看着面前落泪的人儿,眼中都是怜惜,她将光母推到在地,深情款款的用一句“名言”表明自己的立场。

“为你,所向披靡。”

她们初遇时是多么的美好,光母还告诉她以后可以叫她臭臭,那是属于她们二人之间的爱称。

光毛很高兴,不顾一切的做出爱光母的事,为了她rr他人,一拉一踩这些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她爱光母的天真可爱,她希望自己可以用自己的键盘守住光母的纯真。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光母进了橘子!

当光毛知道光母进了橘子时她几乎快发疯!可作为光母合格的守护者她还是迅速反应过来一口咬定这是假消息!世界上最好的光母怎么可能进橘子!都是黑子的招摇!她们又想伤害臭臭!

光毛耐心的等着,等臭臭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假的,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光毛的信心也一点点崩塌——臭臭去哪儿了?

光毛重新回到与光母初遇的地方,午日的阳光很暖,光毛的心却落入了谷底,臭臭不过就是借了别人的一点东西,黑子为什么要那么残忍的想要毁掉臭臭?叹息中,她想起曾经与臭臭许下的诺言。

“你可以陪我走上抄袭之巅吗?毛儿。”

光毛轻轻一笑,喃喃自语道。

“为你所向披靡……臭臭。”

Gloria
无语,mdzs也是信仰?

无语,mdzs也是信仰?

无语,mdzs也是信仰?

七臭恩爱墙

#22 臭臭:唐七怎么可能喜欢这样的自己/泪

臭臭:唐七怎么可能喜欢这样的自己/泪

#22

作者:尚姜 @尚姜 

连载意向:有

类型:七臭cp文

三生三世之七臭

(一)開始

我是毛國的大公主,我叫墨香銅臭。

從小我便錦衣玉食,奴僕環繞。這使得我性格驕橫,很是記仇。

“香香!我來找你玩了!”

我回頭一看,是融梗族的大小姐——玖月晞。

我冷淡的嗯了一聲,並無太多回應。

玖月晞拉著我的手嘰嘰喳喳,嘴巴一張一合,竟未曾閉上。我頭疼的閉上了雙眼,說:“你話太多了。”

我默默抽回了自己的手,不理會玖月晞含淚的雙眼。

“香香,你不喜歡我嗎?”

我看著玖月晞,耐心用光:“我不...

臭臭:唐七怎么可能喜欢这样的自己/泪

#22

作者:尚姜 @尚姜 

连载意向:有

类型:七臭cp文

三生三世之七臭

(一)開始

我是毛國的大公主,我叫墨香銅臭。

從小我便錦衣玉食,奴僕環繞。這使得我性格驕橫,很是記仇。

“香香!我來找你玩了!”

我回頭一看,是融梗族的大小姐——玖月晞。

我冷淡的嗯了一聲,並無太多回應。

玖月晞拉著我的手嘰嘰喳喳,嘴巴一張一合,竟未曾閉上。我頭疼的閉上了雙眼,說:“你話太多了。”

我默默抽回了自己的手,不理會玖月晞含淚的雙眼。

“香香,你不喜歡我嗎?”

我看著玖月晞,耐心用光:“我不喜歡你,怎樣?”“可我喜歡你!”玖月晞竟哭了出來“我知道你優秀,我知道你雖然才23歲,但是你花了8年融梗出來的mdzs卻無比受歡迎。所以我也努力了,我也融梗了東野圭吾的,可為什麼我你還是不喜歡我!?”

我的耐心在那麼一瞬間沒了:“是我逼著你喜歡我嗎?是我逼著你融梗嗎?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你請回吧。”

玖月晞看著我,不敢置信:“香香,你是不是喜歡唐七?!她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融梗的確厲害,你難道喜歡上她了?”

“關唐七什麼事。”可我的臉卻不爭氣的紅了。

“唐七是抄襲國的皇后,她不可能喜歡你的,香香,放棄吧”

我厭煩的看著玖月晞,說:“說完了嗎?可以走了嗎?”

玖月晞不甘心的看著我,半晌終是離去。

我坐在椅子上,心裡卻是難過。是啊,唐七是皇后,她怎麼可能喜歡這樣的我自己?我深思下去,忍不住哭出了聲。

七七,我愛你。我在心裡說道。


浪.

蓝泽 个人向

本文

推荐

一定要搭配歌曲《让酒》

蓝泽是我反忘羡小说里的原创角色

也算是打广告 ฅ( ̳• ◡ • ̳)ฅ


    当剑刺入蓝泽的身体,温热的血液变得冰凉,蓝泽的脑袋里开始了,记忆的走马灯


   与聂怀桑,相识

   偷喝,清河酿

 “你我,也算相见如故”

 “喝一杯…”


   第一次,说谎

   维持,我温柔

“叔父,我想这件事...

本文

推荐

一定要搭配歌曲《让酒》

蓝泽是我反忘羡小说里的原创角色

也算是打广告 ฅ( ̳• ◡ • ̳)ฅ


    当剑刺入蓝泽的身体,温热的血液变得冰凉,蓝泽的脑袋里开始了,记忆的走马灯


   与聂怀桑,相识

   偷喝,清河酿

 “你我,也算相见如故”

 “喝一杯…”


   第一次,说谎

   维持,我温柔

“叔父,我想这件事”

“是我的过错”

“与聂二无关”


   第一次,算计

   维持,我的地位

 “叔父,二…哥,不小心”

 “不小心,将您的茶壶打碎了”

 “二哥说,不让我告诉您”

 “我怕他说是我打碎的…”

  

   第一次,喝醉

   难道

   我只能

   活在他们的阴影之下

  

   我有改变吗?

   

  “大哥,我可以信你吗?”


 “大哥…世道变了,他们不愿听你的”

 “他们愿听我的”


 “世道都变了,你又为何要活着”

 “我……亲爱的大哥”

  

    曾经


  “蓝曦臣!滚开!我不需要你的可怜!”

  “我明日自会离开”

    

    怀桑呀

    如果可以

    我多希望,以蓝泽的身份再见你一面


    第一次,被叫对名字

  “你就是,蓝泽?”

  “幸识,我叫聂怀桑”

  “你可以叫我聂二”

   

    第一次,逃听学

    是你

    带我去捉鸟儿

   

    怀桑

    你说我

    是不是命太长了

  

    十三年

    我改变了吗?


  “成美呀,我告诉你这个世界,没人会一直帮,你收拾烂摊子”

  “包括,阿瑶和我”

    

   “金凌……你太像,你舅舅了”

   “又嘴硬,又心软”

    

    “蓝泽!陪我去金麟台,走一圈”

    “金家那些,不服金凌”

       

      在蓝家

      温和

      薄义

  

      在义庄

      痞戾

      多愁

     

      我死了

      世人如何

      有人喜

      有人悲

      有人哭

      有人笑

      

      我有千面

      千种性情

      你不喜欢

      我可以换

     

      当蓝泽在睁眼

      他看见

      清河酿了

      又听见某人哽咽的说话声

     “喝一杯……”

      蓝泽释然的笑了笑,回道

     “聂二…说过,不同将死之人,喝酒……”

     聂怀桑还没说完,蓝泽的手,就无力的垂下了

       “我……”

       “我会帮你报仇的”

      

  

   

笙歌未央

三千世界无理取闹6

3.10

        “话本里说了……”

        聂怀桑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句‘话本里说了’,总之一出现就指出他计划里的一处破绽,各处破绽让人候在吃人堡外。

        为啥金小公子不上套呢?你到底看了多少话本啊?又是哪个家伙写的这么多这类话本!...


3.10

        “话本里说了……”

        聂怀桑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句‘话本里说了’,总之一出现就指出他计划里的一处破绽,各处破绽让人候在吃人堡外。

        为啥金小公子不上套呢?你到底看了多少话本啊?又是哪个家伙写的这么多这类话本!

        客栈里,阿朝对再一次一问三不知的回答并不恼,暗中用她那变化多端的法器琥珀在袖袋里凝出自己看过的一本书并拿出来。

        “聂宗主不知道,我告诉你便是了,金凌为聂宗主的光辉形象而来。”阿朝当初看《金【哔——】梅》后面的注解里那句‘聂松,你嫂子后来杀了他儿子阿松’调侃气得半死,现在正好隔应人。

        江有汜处理薛洋也得了赤峰尊残骸,因不爽被算计而埋回人家祖坟去了。阿朝手中也有残骸,这一趟不过带回来帮人家镇刀,再省点买尸钱。

        被阿朝压着看完‘自己’为兄复仇的故事,十年布局者这下真懵逼了——这‘温酒凉茶’谁啊?虽然崩别人看得他挺开心还把他形象写得风光,但看得人多了会影响计划。眼前不就有个话本看多而脑回路异于常人的?

        正要拿一问三不知搪塞过去,聂怀桑就见那只之前压在他身上甚至要主人抱下行路岭的灵犬竟突然端正态度立起前肢去开门——待让开身子便见到门槛上有只白色的小狗崽子摇着尾巴冲室内犬吠两声。

        “啊……笑笑,好久不见。你怎么来了?”阿朝无视自家灵犬的狗腿态度向其打招呼。

        鲜少有人知江宗主其实没有金丹,江有汜能成雷电法王之威名,靠的就是他这只契约兽——电光银狼。

        阿朝至今辨认不出狗崽、狼崽以及狐狸崽,只知它们都是犬科动物。但她知自己、蓝染以及江有汜能说出自己法器的一二缘由却怕是无法在三千世界里找到第二件,更别提能有典籍记载了。

        “来找某个刚回家又跑出来的家伙,敛芳尊给你的功课写完了,我还没布置呢。”说这话的是蹲在窗户上的江有汜,他跳进来说道:“温酒凉茶的书?你就为一本话本出来?”

        阿朝当初没有记忆时曾有几次爬窗翘功课的经历,江有汜连宗主包袱都不要怕是为了堵她。看到被他丢到桌上署名‘温酒凉茶’的话本《三尊的诱惑》,阿朝快速翻看起来。

        两个版本不同无非就是交换人物定位,但里面的共同点让阿朝咬牙切齿:“真是铁打的赤峰尊!”这人还是碎着算了!

        但江有汜也有‘温酒凉茶’的话本,就能确定那人和他们一样都历经轮回了。莫非有这么多无理取闹的世界?

        最后,江宗主表示:你其它事情办不好不管你,但唯独你聂家形象光辉,不该查一下给个交代吗?

        聂怀桑:才怪!我家也风评被害啊!


3.11

        这一趟来清河,江有汜就是想找魏无羡问一句:“你后悔了吗?”然后再根据其后悔程度帮忙收尾再把人接回去。

        江有汜历经多次轮回,并非所有的‘魏无羡’都惹人厌到无可救药,更何况他生前还有着这么个关系不错的师兄……江有汜讨厌忘羡这对狗男男,无关风月,而是他们那种以自我为中心。

        每个世界,只要那些与他背道而驰的人肯及时回头,江有汜都会护人——而他的路,是守护云梦百姓让他们安居乐业。

        当年人家上乱葬岗,江有汜就帮魏无羡分析过所有利弊并提过其它有效方案,但人家选择一条路走到黑。想着死过一次或许会看开,但人家依然选择走独木桥。

        “既然选择了最孤独的一条路就别后悔。”这是江有汜最后一句话,随后留下当年不夜天的伤亡记录就离开了。


3.12

        这次没有义城之事,阿朝也没再出去过,但依然在清谈会上见到那一黑一白的两人。

        别说金鳞台,整个兰陵以及周边城镇都被阿朝搜过不会有赤峰尊残骸,这两人怎么好端端过来做客?莫非前阵子被她封在祭刀堂的头颅又转移到金鳞台了?

        生前的阿朝只发现碧草有问题就去处理了,这次靠法器琥珀眼观六路,但凡有点风吹草动就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最终被她发现魏无羡弄出个纸人去探查金鳞台。

        本人想方设法去查看躯体,让琥珀凝为小蝶盯着纸人,必要时将纸人封住。

        阿朝在钻研术法方面的天赋很高,当初合伙养孩子时,蓝染说了种神乎其技的刀法就被阿朝领悟并还原出来了。

        江有汜说,那解牛刀法是自外来者口中得来的理论,跟敛芳尊以前练的假秘籍一个几乎性质——所以见阿朝还原并亲身体验其威力后很吃惊。


3.13

        “堂堂宗主寝殿岂容外人游览?说出去让我兰陵金氏颜面何存!”阿朝这次亲眼见到带人查芳菲殿的一幕,出口呵斥。

        她刚有了头绪又陷入瓶颈,收到消息说纸人归来便让法器琥珀封锁。奈何纸被封了层琥珀,人却回魂了,气得阿朝彻底烧了纸人便出来。

        “金凌,我们真的有要事啊!”魏无羡急了,这让阿朝也在心里担忧里面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蓝忘机散发着冷气,蓝曦臣一副‘这样不好’的样子却不说点有实际作用的话;阿朝觉得还是她看着长大的那对兄弟可爱,面上不卑不亢在那据理力争,同时懊恼没把仙子带来。

        ……

        阿朝最后被禁言了,江有汜怼‘在别人家地盘闹事还教训别人家孩子是几个意思’这点问候起蓝忘机家教,蓝曦臣一帮弟弟就连带一起问候。

        生前被宠着仅被禁言两次的阿朝又定了一个小目标——她要破解蓝家禁言术再普及金家!

        金光瑶出来解救了他结拜的二哥,然后无奈带众人进了寝殿甚至是密室。

        再然后,阿朝心里骂人,她决定以后管那对狗男男叫黑白双煞!魏无羡那厮与她金家绝对犯冲,才一个照面就克得秦愫死了!

        阿朝:这辈子的梁子彻底结下了:)大不了再死一次!

江雨字厌尘

介绍

在下江雨字厌尘,

设定是江澄的胞妹,

是个严重兄控/姐控,

武器:剑,伞,扇子,

名字分别是:无争,无欲和无求。


喜欢曦澄,晓薛,博君一肖,

反忘羡,

反藏色散人,

反江厌离,

反江枫眠。


如果在半次元发现我的号,

当没看到就好,

懒的删了。


我会好好打标签的。


还有我很文明,

如果有人看到标签,

还说些没有用的,

我不保证不骂人。


在下江雨字厌尘,

设定是江澄的胞妹,

是个严重兄控/姐控,

武器:剑,伞,扇子,

名字分别是:无争,无欲和无求。


喜欢曦澄,晓薛,博君一肖,

反忘羡,

反藏色散人,

反江厌离,

反江枫眠。


如果在半次元发现我的号,

当没看到就好,

懒的删了。


我会好好打标签的。


还有我很文明,

如果有人看到标签,

还说些没有用的,

我不保证不骂人。



七臭恩爱墙

#21 死?是唐七你让我死的!

死?是唐七你让我死的!

#21

作者:尚姜

连载意向:有

类型:七臭cp文

匿名投稿

三生三世之七臭

楔子 @尚姜 

“唐七,你的劍,插進來了。”我朝唐七歪著頭笑,鮮血源源不斷的從我身體流出。

唐七震驚的看著那把劍,不住的搖頭:“香香,我沒想殺你,我沒有,我想要你活,你不能死。嗚嗚。。。”

我看著唐七,半晌緩緩說道:“死?唐七,是你讓我死的。”說著,我不斷走近唐七,讓劍一點一點深入我的身體。

唐七滿臉驚恐:“香香,不要,不要在前進了,你會死的!”我像沒聽到一樣繼續向前,黨劍全部沒入我的身體時,我滿足的笑出了聲。

疼嗎?我...

死?是唐七你让我死的!

#21

作者:尚姜

连载意向:有

类型:七臭cp文

匿名投稿

三生三世之七臭

楔子 @尚姜 

“唐七,你的劍,插進來了。”我朝唐七歪著頭笑,鮮血源源不斷的從我身體流出。

唐七震驚的看著那把劍,不住的搖頭:“香香,我沒想殺你,我沒有,我想要你活,你不能死。嗚嗚。。。”

我看著唐七,半晌緩緩說道:“死?唐七,是你讓我死的。”說著,我不斷走近唐七,讓劍一點一點深入我的身體。

唐七滿臉驚恐:“香香,不要,不要在前進了,你會死的!”我像沒聽到一樣繼續向前,黨劍全部沒入我的身體時,我滿足的笑出了聲。

疼嗎?我問自己,怎會不疼,劍上塗滿了誅仙池中的池水,每進去一分,我的身體猶如火燒一般,可更疼的,是心臟。我放在心裡的人,對我豎起了劍,她神色冰冷,說我惡心,她不喜歡我,她騙我,她覺得我惡心。。。

我倒在地上,和周圍的皚皚白雪融為一體,只有那鮮血不斷湧出。唐七猛的抱住我,她喊著,叫著,臉上是令人心碎的痛苦,後悔與絕望。

我撫上唐七的臉,緩緩露出一個笑容:“唐七,我。。咳咳。。喜歡你,我。。。咳咳。。。”我發不出聲音,但唐七看懂了,我卻閉上了雙眼,再也未曾醒來。

唐七抱著我崩潰大哭,血染紅了她的白衣。

我說:我不惡心


程冰露

江澄:重生之后观魏无羡花样作死(19)

头秃,感觉这章写的好尬

———————分割线————————

次日,八名少年与魏无羡,蝾螈从莲花坞出发,在温氏规定的日期之前,到达了位于岐山的指定地点。

大大小小各家族的世家子弟都零零散散来了不少,具是小辈,几百人。

扫了一圈,魏无羡道:“姑苏那边果然也来人了。”姑苏蓝氏的人也来了十多个,形色都颇为憔悴。

蓝忘机的脸色尤为苍白,但依旧是那副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

魏无羡本想上去同他招呼,忽然,前方有人高声发号施令,命令众家子弟集合成阵。

这人比他们大不了多少,十八九岁的模样,趾高气扬。

此人正是岐山温氏家主最幼一子,温晁。

温晁站在坡上高地,俯视众人,挥手道:“都把...

头秃,感觉这章写的好尬

———————分割线————————

次日,八名少年与魏无羡,蝾螈从莲花坞出发,在温氏规定的日期之前,到达了位于岐山的指定地点。

大大小小各家族的世家子弟都零零散散来了不少,具是小辈,几百人。

扫了一圈,魏无羡道:“姑苏那边果然也来人了。”姑苏蓝氏的人也来了十多个,形色都颇为憔悴。

蓝忘机的脸色尤为苍白,但依旧是那副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

魏无羡本想上去同他招呼,忽然,前方有人高声发号施令,命令众家子弟集合成阵。

这人比他们大不了多少,十八九岁的模样,趾高气扬。

此人正是岐山温氏家主最幼一子,温晁。

温晁站在坡上高地,俯视众人,挥手道:“都把剑交上来!”

世家众弟子敢怒不敢言,一个个把剑交了上去。

这魏无羡也是不爽,但并无说甚,倒是这蝾螈忍不了温家人这番举动。

想当初蝾螈在看魔道祖师这段的时候,就不满温家人收走魏无羡的随便。

一直觉得魏无羡的随便被收走都怪江澄拦着魏无羡和温家的蛮不讲理。

现如今跟着魏无羡等人来到温家教化司就是为了替魏无羡守好随便。

所以当温家弟子来到魏无羡身前时,蝾螈一把把那名弟子推到,抽出随便,便要了结这名温家弟子的性命。

温晁连忙派人拦下。

蝾螈被温家弟子拉开,心中十分不满,大声叫嚷着:“你们这些温狗,就凭你们还想拿走羡羡的随便!我呸,你们配吗!”

温晁挥挥手,抓住蝾螈的两名弟子便直接把蝾螈的嘴堵上了。

魏无羡一看蝾螈被这样对待,当即觉得温狗实乃欺人太甚。

捡起被扔到地上的随便便向温晁刺去。

这时一道鞭子打向魏无羡,江澄,温旭与虞渊三人出现。

温旭看着魏无羡,冷声道:“岐山温氏,与日争辉,我看谁敢反天!”

依

当忘羡和江澄穿越至斗罗大陆(1)

是怼文,怼文,怼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忘羡必怼。江澄随心情,想怼就怼,想宠就宠。

wxjj不要翻墙哦,翻墙者我在这祝你全家diss。当然,翻墙的可以看看,但不要评论。

幼儿园文笔见谅一下。私设如山。

【】里的是原著。


【唐三的家住在圣魂村西侧,在村头的位置,三间土坯房在整个村子里可以说是最简陋的了,正中大屋顶上,有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木牌,上面画着一个简陋的锤子。锤子在这个世界最广泛的代表意义指的是铁匠。

没错,唐三的父亲唐昊,就是一个铁匠,村子里唯一的铁匠。

在这个世界之中,铁匠可以说是最低贱的职业之一,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这个世界的顶级武器都不是由铁匠锻造出来的。...

是怼文,怼文,怼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忘羡必怼。江澄随心情,想怼就怼,想宠就宠。

wxjj不要翻墙哦,翻墙者我在这祝你全家diss。当然,翻墙的可以看看,但不要评论。

幼儿园文笔见谅一下。私设如山。

【】里的是原著。


【唐三的家住在圣魂村西侧,在村头的位置,三间土坯房在整个村子里可以说是最简陋的了,正中大屋顶上,有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木牌,上面画着一个简陋的锤子。锤子在这个世界最广泛的代表意义指的是铁匠。

没错,唐三的父亲唐昊,就是一个铁匠,村子里唯一的铁匠。

在这个世界之中,铁匠可以说是最低贱的职业之一,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这个世界的顶级武器都不是由铁匠锻造出来的。

但是,作为这个村子里唯一的铁匠,原本唐三家是不应该这样贫穷的,但是,那点微薄的收入却大都……

一进家门,唐三就已经闻到了扑鼻的饭香,那并不是唐昊为他做的早点,而是他为唐昊做的。

从四岁开始,唐三的身高还够不到灶台的时候,做饭的任务就已经是他每天必须的工作。哪怕是要踩着凳子才能够到灶台上面。

并不是唐昊要求他这么做的,而是因为不这样,唐三几乎就没有能吃饱的时候。】而自家哥哥又太懒,而且他只会吃喝玩乐,什么事都帮不上忙。

【来到灶台前,熟练的踩上木凳,掀开大铁锅的锅盖,扑鼻的米香传来,锅里的粥早已煮的烂熟。

每天上山之前,唐三都会将米下锅,弄好柴火,等他回来时,粥也煮好了。】

“小三,你就只会煮粥吗?天天都吃粥,我都吃腻了。”魏无羡看着锅里的粥,说。

唐三微微皱眉,没说什么。

【拿起灶台旁已经破损了十个以上缺口的两个碗,唐三小心翼翼的盛了两碗粥,放在身后的桌子上。粥里的米粒几乎一眼就能数出来,对于正是长身体中的唐三,这点营养显然是不够的,这也是为什么他的身体如此纤瘦的原因。

“爸爸,吃饭了。”唐三叫道。

半晌后,里间的门帘掀起,一个高大的身影迈着有些踉跄的步伐走了出来。

那是一名中年男子,看上去大约有接近五十岁的样子,但身材却非常高大魁梧,只是他的打扮却令人不敢恭维。

破损的袍子穿在身上,上面甚至连补丁都没有,露出下面古铜色的皮肤,原本还算端正的五官却蒙着一层蜡黄色,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头发乱糟糟的像鸟窝一般,一脸的胡子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日子没有整理过了。目光呆滞而昏黄,尽管已经过去了一晚,但他身上那扑鼻的酒气还是令唐三不禁皱了皱眉头。

这就是唐昊,唐三在这个世界的父亲。】

“爸爸。”魏无羡不情愿地说。

唐昊只是看了魏无羡一眼,也没说什么。唐昊转头看看唐三,眼里闪过一丝欣慰。

尽管这抹欣慰一闪而过,但唐三还是捕捉到了。唐三也是穿越而来的,只不过只有他自己知道,当然,他也不知道魏无羡也是穿越而来。

唐三看见这抹欣慰,内心百感交集。

【从小到大,唐三就不知道什么叫父爱,唐昊对他,从来都是不管不顾的,刚开始的时候,还会做点饭给他吃,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唐三开始主动做饭之后,唐昊就更是什么都不管了。家里如此贫穷,甚至连像样的桌椅都没有,吃饭也成问题,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唐昊将那份微薄的铁匠收入都换了酒喝。

和唐三一边大的孩子,父亲一般也就是三十岁左右,结婚早的甚至还不到三十岁,可唐昊看起来却要比他们苍老的多,反倒像是唐三的爷爷一般。

对于唐昊的态度,唐三并没有怨恨过,前一世,他是孤儿,这一世,尽管唐昊对他不好,但至少有个亲人。对于唐三来说,这已经让他十分满足了。至少,在这里有个让他叫爸爸的人。】而对魏无羡来说,唐昊对的他不管不顾,让他想起了江澄。江澄一开始也是不管不顾,但后来呢?还不是对他那么好?而这个唐昊,对他不仅不好,甚至各种忽视,让他怀恨在心。

七七
刚刚收到就迫不及待打了一个“羡...

刚刚收到就迫不及待打了一个“羡澄一生堆”

我妈:你有病啊?错题打印机你用来打印图片!?

真心喜欢

只是图片有点模糊

图片原创是@花庭庭大大的


刚刚收到就迫不及待打了一个“羡澄一生堆”

我妈:你有病啊?错题打印机你用来打印图片!?

真心喜欢

只是图片有点模糊

图片原创是@花庭庭大大的


躞蹀

文化课(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系列之N)

  咳咳


   最近看到有人说江厌离有继承权(知道我说的是谁不?没错就是那个人)


   江厌离有继承权?别搞笑了。


 接下来是重点。


  我国是有所谓的嫡长子继承制。


  是在西周开始形成的。是与分封制互为表里的宗法制的一个特征。


[图片]
[图片]


   所谓的嫡长子继承制。首先是嫡,就是正室所出。(看过BG文的黑子姐妹应该很清楚的)接着是长子,意思是最大的儿子。看清楚,是儿子。那么整个...



  咳咳


   最近看到有人说江厌离有继承权(知道我说的是谁不?没错就是那个人)


   江厌离有继承权?别搞笑了。


 接下来是重点。


  我国是有所谓的嫡长子继承制。


  是在西周开始形成的。是与分封制互为表里的宗法制的一个特征。




   所谓的嫡长子继承制。首先是嫡,就是正室所出。(看过BG文的黑子姐妹应该很清楚的)接着是长子,意思是最大的儿子。看清楚,是儿子。那么整个连起来,就是正室所出的最大的儿子。不是女儿!!!!所以江厌离,没有,继承权!!!!!




   当然并不排除这位羡毒现代的法律学的还算不错,知道在现代男女都有继承权。



  可是又想了想,她说了江厌离比江澄大,是嫡也是长。所以基本排除刚刚提到的可能性,所以这时候来看,这位姐妹完全应该是不懂装懂,对我国古代的嫡长子继承制一知半解,但以此为倚仗,大肆宣传,感染其它与她一样的,文化基础不扎实的人。(所以说,还是好好读书啊)



   

   还有,她说,江厌离不像江澄,会放走百家畏惧的魏无羡。


  这句话,完完全全的展现出,她的目光短浅。


   拜托各位,把时间线往前推一推。


   魏无羡实力强悍没错,但他被仙门百家针对也是事实。

  

   而上一个实力强悍又被仙门提防的是谁来着?



 岐山温氏。


 下场我就不说了。


  更何况魏无羡还护着温氏余孽。早晚成为下一个岐山温氏。(何况他心性已损。)


  而看过原著的人都晓得,江澄一开始是想劝魏无羡跟他回去的,甚至亲自到了乱葬岗。


   但是魏无羡不愿。


  

为什么说这个呢?



   倘若换成江厌离做家主,那么她势必会将魏无羡已经温氏余孽一起带回云梦江氏。而到那时,仙门百家对江家会是什么态度?早晚会群起而攻之。







  那对于那位女宗主,你又了解多少呢?





弦杀术是姑苏蓝氏的秘技之一,为立家先祖蓝安的孙女、三代家主蓝翼所创所传。蓝翼也是姑苏蓝氏唯一一任女家主,修琴,琴有七弦,可即拆即合。

七根由粗逐渐到细的琴弦,上一刻在她雪白柔软的指底弹奏高洁的曲调,下一刻便能切骨削肉如泥,成为她手中致命的凶器。

蓝翼创弦杀术是为了暗杀异己,因此颇受诟病,姑苏蓝氏自己也对这位宗主评价微妙,但不可否认,弦杀术亦是姑苏蓝氏秘技中杀伤力最强、远近皆宜的一种搏战术法。



   划横线的是重点哦。


  其实这个点@acnode 太太讲过的,我只是适当补充一下。



   连本家弟子都对其颇有微词,那她如何是名正言顺?何况,就算是有这么一个个例,那中国历史上也还有武皇姐姐呢!(武皇姐姐掰弯我啊啊啊,躺平。)


    何况,那位女宗主是凭借自己的实力一步步走上来的,而江厌离靠什么?


  靠她煮的一手好汤,还是靠被仙门忌惮的魏无羡?





未完待续

    


 



   

咸学集大成者

阿毛们,你家蒸煮那么恶臭,怎么会只有毒唯怼呢!

阿毛们,你家蒸煮那么恶臭,怎么会只有毒唯怼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