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反语

566浏览    6参与
ハグ 别靠靠靠靠靠靠我这么近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Chiho我老婆我爱你

H△G是天啊啊啊!!!!

戳听反语 







❤️❤️❤️❤️Chiho我老婆我爱你

H△G是天啊啊啊!!!!

戳听反语 

ハグ 别靠靠靠靠靠靠我这么近

#反语:比别人更努力,可我们得到了什么?

H△G版本我偏爱,小姐姐声音非常有力度有元气

私心安利给你们呐


有点走累了,有点走累了。虽以这么平庸的表现,来形容人生的漫漫长路。有点想休息了,虽然有点想休息了,可时间每分每刻如此残酷,将我紧拖着往前行。


我感觉能成的事,也总是不顺利,甚至糊涂的想要流泪,真是没出息啊自己。那些悲惨的心情,已经体会到厌烦,遗憾之类的东西,我明明早就丢弃了。虽然没有差劲到让人感到绝望,可我渴望的东西却总是无法得手啊,那样没用的东西却还是心存期待,若是那样的话,那还不如把我直接推落到深渊!


即使向他人追问答案,可那是因人而异的行吧?所以绝对这类话那是绝对
不可信啊对吧!任谁都会有痛楚,那种事我当然明白了!...

H△G版本我偏爱,小姐姐声音非常有力度有元气

私心安利给你们呐


有点走累了,有点走累了。虽以这么平庸的表现,来形容人生的漫漫长路。有点想休息了,虽然有点想休息了,可时间每分每刻如此残酷,将我紧拖着往前行。


我感觉能成的事,也总是不顺利,甚至糊涂的想要流泪,真是没出息啊自己。那些悲惨的心情,已经体会到厌烦,遗憾之类的东西,我明明早就丢弃了。虽然没有差劲到让人感到绝望,可我渴望的东西却总是无法得手啊,那样没用的东西却还是心存期待,若是那样的话,那还不如把我直接推落到深渊!


即使向他人追问答案,可那是因人而异的行吧?所以绝对这类话那是绝对
不可信啊对吧!任谁都会有痛楚,那种事我当然明白了!可难道所有事都能一笑带过吗?已经搞不懂了啊笨蛋!


一路被他人狠狠数落,却总觉得也并非如此。有些事明明简单点想便能轻松,我却也想的过于复杂了。各种事都越来越麻烦,不如就这样让一切都淡淡的结束吧?「疯了吗?」已经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静静地结束不就好了吗。梦想,希望,生存的意义之类,那种东西也并非毫无存在的必要。但是可不可以赐予我具体易懂的机会?在寻找哭泣场所的途中,真的已经哭累了。


再怎么讨厌漂亮空话,再怎么期待却始终不见雏形。「繁星守候着我们」,可不是只有黑夜吗?总在不知不觉中渴求你的温柔,别再碰我心里那些柔软的地方了!


你就别管我了。就丢下我吧。彻底污玷的这条路,已经不会有任何改变!
疲惫后变得软弱,逃跑也是白费功夫,所以在心里堵上耳朵,哭喊着说真是惨透了!人生到底是什么?即使不明了 ,可只要活着便能认为自己是幸福的吗?已经搞不懂了啊笨蛋!



或许,你也并不认可现在的自己。因为一点点小事就哭,还要装没事人一样吐槽自己,想要做的很多,实际付出却很少,明明是可以完成的事情总是觉得自己不行,时间一到草草了事,马马虎虎交了差,事后又埋怨自己,为什么不能多用点心。

但是请你不要不开心,不要碰到一点压力就把自己变成不堪重负的样子  不要碰到一点不确定性就把前途描摹成黯淡无光的样子  不要碰到一点不如意就把它搞得似乎是自己这辈子最黑暗的时候  这大概都只是为了自己不去改变而干脆放弃明天找的最拙劣的借口。


                                        ——アイロニ  by H△G  热评


(企图转型做文素博主的千子兮

(翻译加了点自己的东西可能是为了让句子更通顺

ink:)
DAY5 @子烨 是《反语》的...

DAY5   @子烨 


是《反语》的歌词!

点开有惊喜(并没有

我就是想试试新搞的png嘿嘿嘿我学会乐好快乐

DAY5   @子烨 


是《反语》的歌词!

点开有惊喜(并没有

我就是想试试新搞的png嘿嘿嘿我学会乐好快乐

阿良也激推bot

【雷安】Hate or love?

◆是小可爱的200fo点梗……!


◆答应机子的三十题晚点写吧(肝疼😂但是会写完的……!


◆反语梗原著向www


括号内的字是心里所想


——————


        雷狮海盗团里唯一长了点心且心里有点b数的卡米尔发现大哥近来有些不对劲。


        大哥看起来很惆怅,甚至连劫都不想打,整天坐在森林里的树上不知道想干嘛。卡米尔一度怀疑大哥想从树上跳下来于是每次都要偷偷地跟在大哥后面。


   ...

◆是小可爱的200fo点梗……!


◆答应机子的三十题晚点写吧(肝疼😂但是会写完的……!


◆反语梗原著向www


括号内的字是心里所想




——————


        雷狮海盗团里唯一长了点心且心里有点b数的卡米尔发现大哥近来有些不对劲。


        大哥看起来很惆怅,甚至连劫都不想打,整天坐在森林里的树上不知道想干嘛。卡米尔一度怀疑大哥想从树上跳下来于是每次都要偷偷地跟在大哥后面。


        然而雷狮一下就发现卡米尔了,即使卡米尔凭借衣服完美的混入了背景。


        “卡米尔,我……没事。”


        卡米尔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再细想一想能让大哥这样的人凹凸大赛也不多,于是开口询问道:“大哥,是不是安迷修……?”


        “就是他的事!”雷狮立刻站起来,说完之后反应过来迅速捂住自己的嘴,紧皱的眉头表现了他此刻的心境,但不像是说漏嘴的表情,更像是不耐烦和嫌弃。


        机智的卡米尔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下意识地扯了扯自己的围巾,道:“大哥这是……”


        雷狮复又坐下,示意卡米尔上来,树枝看起来有些不堪重负。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我说什么话,都不会(会)有(相反)一样的意思,所以我猜这段话你也听(不)得懂。”


        ???什么玩意儿


        “大哥我听不懂……”


        雷狮烦躁地揉了下自己前额上的头发,整理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我现在说什么话都是相反的意思,你听懂了吧。”


        “哦,”卡米尔迅速想到了其中的关键,“那么大哥以后就说反话好了,也没人知道。这可能是某种元力技能。”


        “烦就烦在这儿……他似乎是根据内心的想法反着来的,所以我要说这样一段正常的话需要时间。”雷狮沉思了一会儿,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更加烦躁地说道:“你说我跟人战斗的时候突然说出一句‘你去活吧’多不好。”


        “噗呲。”


        “卡米尔我没听见(听见了)。”


        “好的大哥什么都没听见。”


        “……”卡米尔你变了。


——————


        其实正常生活啥的雷狮还是能搞定的,就是说话会比较慢而且时不时说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总体来说还没丢脸丢到雷王星。


        “帕洛斯,你说雷狮老大最近的语速是不是变慢了许多,做决定都慢了许多啊。”


        难得雷狮海盗团有休息一会儿的日子——今天是停战日,于是都在好好享受生活。


        “这倒是。”帕洛斯吸了一口手里的凹凸星球特色茶饮,“不过也没什么大碍。”


        “好吧。”佩利一倒头躺在凳子上,“也不知道雷狮老大干什么了。”


        最好出点事。


       帕洛斯闭上眼享受茶饮和悠闲的一天。


        雷狮觉得今天肯定不是个吉利的日子。他最近已经极力避免和安迷修正面接触,基本上看到就走,没想到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真是没想到,这一天都快过完了,竟然还能遇上这家伙。


        “恶党!就算今天是休战期,在下也会看住你的!”拿着黄蓝双剑的骑士这样说道。


       其实雷狮早就料到这个家伙不会像他一样有意避开对方。他可是“最后的骑士”,遇到“恶党”就会铲除。


        在心里自嘲了一下,感叹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个傻逼,雷狮扬声回答道:“哈,难道休战期我就不会打你?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大(小)骑士。”


         大骑士是个什么鬼???


         安迷修略感疑惑,手中的双剑更加不敢放下,“在下并没有这么认为,如果真的可以,在下会避免一切战争,战争对两方都不是一个好事。”他略略松了口气,又紧着声音说:“但是,如果战争无可避免,在下会站在正义的一方。”


        “雷狮,你觉得你是正义的吗?”


        “我当然(不)是。”


        雷狮怎么变得这么不要脸了???


        安迷修愈发疑惑,心底里认为雷狮不是这样的人,却又不知道他今天哪根筋出了问题。


        就知道在这个人面前不能冷静思考再回答,今天都在说些什么啊。那就只能……


        即使说了很奇怪的话也要保持风度让人看不出来自己说错话了!


        所以从安迷修视角看,雷狮完全是正常的,就是他说的话不是很正常,所以他也说不出来雷狮到底是正常还是不正常。


       难道那些都是恶党心里的想法???


       “雷狮……你今天没出什么事吧?”眼里的关心不是很藏得住,双剑也稍稍松了点。


       “哼,”虽然这事不能直接说出来,但是雷狮不想骗他,组织一下语言轻哼一声,“中了一个小老鼠的把戏,说的话是反的罢了。”


       “哈?前几天你说讨厌我还挺顺口,现在不是得说喜欢我?”安迷修好整以暇地看着雷狮,这个骑士也会有想要戏耍人的时候。


        “我现在也很讨厌(喜欢)你。”雷狮并不怎么怕,盯着安迷修碧绿色的眼眸道:“一直都很讨厌(喜欢)。”


         而安迷修这个钢铁直男显然没有察觉出一些东西已经变得不一样了,也没注意到自己旁边的光芒渐渐减少,“即使中了反语症也要说讨厌在下吗……”


        直到雷狮看在他眼里稍显非洲,他才发现天色已晚,才发现在雷狮的注视下他竟然完全不想走——即使他现在转身就可以走。


        “恶党……”


       “对,我讨厌你,安迷修。你听见了吗,最后的骑士,安迷修。”雷狮没什么好怕的了,本来他也不想藏着这些话,管他接受不接受,反正说了就成。


        于是他转身离去,他的眼前空无一人,他的身后只有一轮月亮。


        看上去好像是我输了啊,安迷修。


       一直都是这样不是吗?


       “雷狮!”


       身后的叫声让雷狮脚步一顿,回头却看到安迷修复杂的神情,一时之间竟也想不到他在想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说道: “我也讨厌你。”


       他喊完就收起双剑,与雷狮背道而驰,而他的背影看上去轻松了一些,最后于黑暗中渐行渐远,直至消失。


         雷狮轻笑一下,回过身穿梭于森林之中,连清冷的月光都带上了暖色。纵使空间上是孤单的,他的心里也并不孤单。起码他所做的事都有了回报。


         “Hate?”


         “Lov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