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反魔道祖师

141.1万浏览    9633参与
小生女子。

占tag致歉

我以前不懂事,买了md明信片还有《无羁》花了我40多,妈的,心疼死我了。还有在悠窝窝家买了一套温宁,花了我400多,我日。我咋整,暴风哭泣

我以前不懂事,买了md明信片还有《无羁》花了我40多,妈的,心疼死我了。还有在悠窝窝家买了一套温宁,花了我400多,我日。我咋整,暴风哭泣


洛浅

p1吐槽p2原图

你屏一次我发一次反正我有时间

没有理由地屏蔽我@LOFTER小秘书@LOFTER官方博客你们不管管?

p1吐槽p2原图

你屏一次我发一次反正我有时间

没有理由地屏蔽我@LOFTER小秘书@LOFTER官方博客你们不管管?

妤妤迷倒众生

【论坛体】袁依楣怎么还不开庭【1】

如题,袁依楣都进🍊四五个月了,怎么还不开庭啊

#1l 光母郝建☆☆☆☆☆☆2020.01.21☆☆☆☆☆


安啦姐妹,再等等吧,反正蹲牢已经板上钉钉了

#2l 毛毛人间迷惑☆☆☆☆☆☆2020.01.21☆☆☆☆☆


我也想知道怎么还不开庭,我已经退了十七张去浙江的机票了,我的钱啊

#3l 江澄人间星光☆☆☆☆☆☆2020.01.21☆☆☆☆☆


我去,膜拜楼上富婆,好有钱啊

#4l 蹲牢十三载,逃不出监狱☆☆☆☆☆☆2020.01.21☆☆☆☆☆


请问袁依楣是谁?这里不是闲聊区吗?

#5l 鱼子酱☆☆☆☆☆☆2020...

如题,袁依楣都进🍊四五个月了,怎么还不开庭啊

#1l 光母郝建☆☆☆☆☆☆2020.01.21☆☆☆☆☆


安啦姐妹,再等等吧,反正蹲牢已经板上钉钉了

#2l 毛毛人间迷惑☆☆☆☆☆☆2020.01.21☆☆☆☆☆


我也想知道怎么还不开庭,我已经退了十七张去浙江的机票了,我的钱啊

#3l 江澄人间星光☆☆☆☆☆☆2020.01.21☆☆☆☆☆


我去,膜拜楼上富婆,好有钱啊

#4l 蹲牢十三载,逃不出监狱☆☆☆☆☆☆2020.01.21☆☆☆☆☆


请问袁依楣是谁?这里不是闲聊区吗?

#5l 鱼子酱☆☆☆☆☆☆2020.01.21☆☆☆☆☆


就是墨香铜臭啊,顺便科普墨香铜臭黑料合集

#6l 江湖人士☆☆☆☆☆☆2020.01.21☆☆☆☆☆


另还有光毛人间迷惑行为





真是让人无语

#7l 起源祖师☆☆☆☆☆☆2020.01.21☆☆☆☆☆


害,这群毛毛真是恶心人,他们家几乎把整个圈都碰瓷了,还有它们主子,就那个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我能笑一年

#8l 毛盗祖师☆☆☆☆☆☆2020.01.21☆☆☆☆☆


他们家还动不动就给人洗脑,然后还能成功,我都怀疑我心理学是不是白学了,这样洗脑都能成功,我却一次没成功过

#9l 心理系Angelababy☆☆☆☆☆☆2020.01.21☆☆☆☆☆


主要是它们还人肉,我记得前几周LOFTER上有好多太太被人肉出来了,还有之前的xzx事件,也是被人肉了

#10l 文学系周树人☆☆☆☆☆☆2020.01.21☆☆☆☆☆


它们家还说什么魔道是国漫,黑国漫犯法,哈哈哈哈我快笑死了,它们是法盲吗?mdzs是国漫吗?先去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大条读完了再说吧,看看它们家主子要蹲多久

#11l 先有魔道后有天☆☆☆☆☆☆2020.01.21☆☆☆☆☆


害,我记得有个毛说mdzs有二十多亿读者,我当时我就笑了,整个中国也就十四五亿人吧,它和我搞笑呢二十多亿

#12l 语言系贾平凹☆☆☆☆☆☆2020.01.21☆☆☆☆☆


毛毛知道要脸这两个字怎么写吗

#13l 天天吗?八折☆☆☆☆☆☆2020.01.21☆☆☆☆☆


楼上这个名字我突然想起一个表情包,但是现在没图了

#14l 光母蹲牢快乐☆☆☆☆☆☆2020.01.21☆☆☆☆☆


对了,姐妹们听说毛毛碰瓷恋与制作鬼和奇迹暖和了吗

#15l 周夫人☆☆☆☆☆☆2020.01.21☆☆☆☆☆


碰瓷恋与还能理解,但是奇迹暖和一个换装游戏也能碰?它们家咋那🐮呢

#16l 言棋szd!!☆☆☆☆☆☆2020.01.21☆☆☆☆☆


谁知道呢,要不说先有魔道后有天嘛

#17l all呵大法好☆☆☆☆☆☆2020.01.21☆☆☆☆☆


它们家可是连老干妈都碰瓷,还有什么碰不了的

#18l 吃我all阿安利☆☆☆☆☆☆2020.01.21☆☆☆☆☆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19l 巴尔扎克爱不爱莎士比亚☆☆☆☆☆☆2020.01.21☆☆☆☆☆


—————————————————tbc—————————————————




江篱

【反魔道祖师】南柯(预告)

文渣,脑洞来自不保熟语c瓜

非典型怼文,有私设


黄粱未熟,红旌已远,南柯旧事。

.

云梦本为鱼米之乡、畜牧之地,富庶饶沃,兼有江氏一脉设莲花坞于此,除魔攘祟,又是一派祥烟瑞气,景云滋生。

二月仲春,草长莺飞时,云梦童稚携手而出,纸鸢竹马,鼗鼓春牛,自有一番乐趣。

不巧这年二月,云梦却遭了一桩祸事。

若要理清其中利害,怕是一言难尽。

却说云梦江氏有一弟子,年方十二,本是寒门黎庶,只因老宗主怜他幼年失怙,也得了外门弟子的名分在莲花坞教养着,起了名姓,唤作江婴。

江婴幼年流离,无父母依傍教导,资质又庸常无奇无甚可观之处,依着旁人所说,是早不知何时养成了个怯懦肤庸的性子——不论如...

文渣,脑洞来自不保熟语c瓜

非典型怼文,有私设


黄粱未熟,红旌已远,南柯旧事。

.

云梦本为鱼米之乡、畜牧之地,富庶饶沃,兼有江氏一脉设莲花坞于此,除魔攘祟,又是一派祥烟瑞气,景云滋生。

二月仲春,草长莺飞时,云梦童稚携手而出,纸鸢竹马,鼗鼓春牛,自有一番乐趣。

不巧这年二月,云梦却遭了一桩祸事。

若要理清其中利害,怕是一言难尽。

却说云梦江氏有一弟子,年方十二,本是寒门黎庶,只因老宗主怜他幼年失怙,也得了外门弟子的名分在莲花坞教养着,起了名姓,唤作江婴。

江婴幼年流离,无父母依傍教导,资质又庸常无奇无甚可观之处,依着旁人所说,是早不知何时养成了个怯懦肤庸的性子——不论如何要紧的事,但凡遇着便是木然处之。江枫眠略有耳闻后,也歇了提拔的心思,由着他这么下去,只叫人别短了他的用度也就罢了。

因着资质落了人后,江婴在莲花坞也不曾少受几个顽劣的外门弟子的欺侮,却又因他那旁人看来是木头般懦弱无为的性子同江枫眠的冷眼,所受种种,不过“打碎了牙往肚里咽”而已。

按着那几个外门所称,倒是积怨已久。

可不是么。

这本也没有什么可说,坏就坏在江婴偏生落入了夷陵乱葬岗上那邪祟的异术之中。那东西本不是什么干净的,百余年前祸世作乱,仙门百家一时竟不能相敌,所幸最终也为温、江、金三家先辈合力镇压岗上,说来年月也长了,近些时日怕是遇着天象更易,封印阵法有所松动,不慎纵了他下世。

这一不慎却不是口上说着这般轻松。

要知凡善终之人,怎会不曾另有安置坟茔之所,供奉香烛之地,倒叫后人没处祭祀去?这乱葬岗上所埋白骨,或有死于非命冤狱牵连怨气满积的,或有生前即非甚善类罪不容诛的,这般种种相叠,岗上岂能容留正气所居之所?岗上养出的花,年月久了也皆怨气丰盈,隐约可见为祸之势,可想那般邪祟,于这百余年间该是怎样情形。

那邪祟下世时,正遇夷陵温氏监察寮主温情领着众人往岐山去了,所余不过病残妇弱,灵力低微之躯,也不曾放在眼中,于是一路东行,到了这云梦地界,依着路寻见了莲花坞的所在,自然欢喜。

那邪祟未曾强行夺舍之法助己复生,却广施了个骇人的术法,便是人称“梦魇术”的——一旦落入这邪祟所织梦境,若是心志坚定还则罢了,数时辰后也就清醒;稍有不慎便是身陷其中不能自拔,神志迷乱,空留一副肉体凡躯,自不必说是如何沦为那邪祟容身之器的。

江氏素以刚柔并济之道治下,人人敬服,且门中弟子鲜少有如江婴般资质平庸之辈,因而莲花坞未曾因这梦魇之术大乱。

只是到底有个江婴,那邪祟见他虽是庸常之辈,到底跟着莲花坞修习多年,再不济也有些功底在;且他虽是无甚长处,心中倒积存了不少怨气,倒是极好。何况这也不过是副躯体,那邪祟思量着待夺舍重生后随时也能换下,倒很有意诱他陷入其中。

这倒也是,江婴那性子怎么会是他本性?不过是一时所趋不得不为罢了,木然处之更不知从何谈起,不过是积怨于心而已。

江婴很合那邪祟心意地中了道,自此便不自知地落入了这场梦里。要知什么是个南柯一梦,万事皆虚,那邪祟既能有引江婴入梦之法,自然也很能依着他的心思给他在这场梦里织出一个最真实的空幻。

于是江婴所自以为的一生浮沉终有所属,实则不过是那邪祟所撰的戏本;于是江婴所以为的我命由我恣意傲然,实则也不过是受人摆弄的傀儡无力的挣扎。

冷眼漠视于他江婴的江枫眠,在这梦里自然也就是追忆故人深情的所谓情痴,无处安放的慈父之心自然全付给了他江婴。

孤芳自许目无下尘的江厌离,在这梦里自然也就是温柔婉约的什么师姐,不知怎么也就同她父亲一般离了江婴便活不下去。

江婴所触碰不到的那个被称为“少宗主”的存在江澄,在梦里也合该对他江婴怀着一腔妒意,合该因他江婴遭人冷落。

什么江氏主母虞紫鸢,江婴自认同她不熟也不愿熟络,梦里他的亲娘自然是胜过那般刻薄尖酸的虞紫鸢千百倍,该是藏色散人吧——是,除了名动天下风华冠世的藏色,谁又配呢?

至于江婴从未接触过的仙门百家,那自然并无一个胜得过他江婴之雄才大略的——不然如何能使他江婴守着这个“魏无羡”的名头沉沦一生呢?

那也是江婴自己的心思,所以江婴也看不透何为“魏无羡”,或者说他不愿这样早地同自己心底一点点萌生的甚至可以令他走向毁灭的恶意告别——那或许是他最能为人利用的,也是他自以为自己所最后拥有的。

“羡君早觉无生法,识破南柯一梦间。”


千秋老怪

重生之人渣女配抢救系统(五)

        冷冷的圆月又上夜空,孤笛吹出凄然的乐。洛川望着天上那轮月亮,是那样的圆。可是却又那么的清,那么的静。

  外面的世界并不像他想的那么好闯荡,在外头漂了一段日子,就知道被保护的日子有多么的舒服。但是他又知道这样的机会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为了不引人注目,洛川并没有穿弟子们常穿的云纹青衣,而是随便找到件麻布衣服就套在了身上,因为他年岁小,那衣服是他养父母留给他的,所以就显得有些大了。他没有办法,只好又剪了一些,所以就更加像是乞丐了。索性沈长宁还算是人品好,给了他钱,他才又置办了一身看着还算不错的衣...

        冷冷的圆月又上夜空,孤笛吹出凄然的乐。洛川望着天上那轮月亮,是那样的圆。可是却又那么的清,那么的静。

  外面的世界并不像他想的那么好闯荡,在外头漂了一段日子,就知道被保护的日子有多么的舒服。但是他又知道这样的机会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为了不引人注目,洛川并没有穿弟子们常穿的云纹青衣,而是随便找到件麻布衣服就套在了身上,因为他年岁小,那衣服是他养父母留给他的,所以就显得有些大了。他没有办法,只好又剪了一些,所以就更加像是乞丐了。索性沈长宁还算是人品好,给了他钱,他才又置办了一身看着还算不错的衣裳。

  “包子,包子,热乎乎的包子喽!”热腾腾的雾气进了中年男人的眼,但是为了自己的生意,男人仅仅是用手擦了下,就又招呼客人上门。他家是小本生意,就跟自家婆娘开的店,经营多年了。

  他们家孩子前些天跑去山上求仙问道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希望可以,但是希望这种事情一向是最折磨人的。他们只是最普通的人,所求的也不多,只要孩子开开心心就行了。

  他今天看到个孩子,很像自家孩子,因此多看了几眼,还是自家婆娘喊了自己好几声,自己才回过神来。

  “你看啥呢,跟被女鬼勾了魂似的?”

  “哎,婆娘,你有没有觉得他有些眼熟,我们家娃儿啥子时候才得回来……也不晓得咋个样了,到底得不得行。”

  “你胡说些啥,我们娃儿肯定得行,你莫要乱说,小心遭雷公老爷劈了。”

  “我都晓得,你莫要说了……包子,包子,热乎乎的包子喽!新鲜出炉的包子喽!”

  十年如一日的吆喝声,已经是他们的日常,人都是贪图享受的,但他们却是起早贪黑,没有办法,人总是要吃饭的啊。他们又没有那个命,没那运气投胎到官宦人家,也就只好在这里做些生意。他们算是命好的了,多的是人没有活路的,他们好歹有个安身之处,只要交些保护费就可以了。

  洛川抬头看了一眼月亮,是顶好顶大的,就像是个烧饼。想到这儿,洛川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正在叽里咕噜的响。其实沈长宁给他的盘缠是足够的,甚至还是很多的,都不是给一个不喜爱的弟子了,而是给自己后代留家业。

  “……你听说了没得?”

  “啥子事情哦!”

  “我们镇子又有几个娃儿么见了!”

  “啧啧啧,你说,啷个这些娃儿就是不晓得早些个回家,这下子不在了,他们的妈老汉儿该多着急。”

  ……

  洛川听了,觉得正是自己历练的机会,于是不知是这里特有的天气,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里一年四季都是雾蒙蒙的一片,人影子也看不清楚。洛川背着剑,跟着那两个人,谁知道这个镇子弯弯绕绕的,居然给跟丢了。无奈之下,洛川决定先找个地方休息。

  摸着自己饿的咕咕叫的肚子,洛川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终于找了一个破烂的屋子,他走了进去,打算现在这里面将就一晚上,明早上再去看看。

  无奈腹中实在空空,洛川饿的睡不着。翻来覆去,肚子里就像是有只公鸡在打鸣,那公鸡一直喔喔喔的在肚子里直叫。洛川饿的受不了了,就想着自己在沈长宁的蘅芷宫里有没有看到过什么能够让自己忽略自己饿了的事实的书,结果挖坑心思搜索了一番,也没有找到。

  “……算了,还是继续睡吧。”洛川翻了个身,用手捂着肚子,又折腾了许久,才终于睡了。只是睡的并不安稳,才睡了不过半个时辰,就又醒了过来。哆嗦着身子,想着黑夜实在漫长而又寒冷,也不知什么时候明天才会到来,太阳升起的时候,不知他是否会觉得温暖。

  “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真想要当梁上君子也可以,不过我就是一个小孩,你想要爬我家房梁也不行。”

  洛川本来不想出声的,这个人都跟了他一路了,也不知道到底是要干什么。不过肯定不是什么歹人,不然也不会到现在都不动手。总不可能是还要先礼让三分,让他先动手,然后自己好来慢悠悠的享受着胜利成果么?

  “这都被你给发现了,你真厉害!”

  “……”

       洛川缓缓转过身,打量着尾随了自己一路的人,是个小少年,并不比自己大多少。穿着华丽,还是金色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比较厉害的缘故,穿的这么亮闪闪竟然还没有被人给收了。

  见洛川打量自己,小少年笑了,“我叫孟寒,是从家里逃出来的,我爹可无聊了,家里憋闷的慌,我就逃出来了。”说完又得意地一笑,“我厉害吧?”

  “厉害。”洛川回答的十分违心。

  以前还觉得师尊不好相处,现在才觉得,比起眼前这个人,师尊简直是太好了,就是世间最好的人。只要自己不跑去师尊面前碍眼,师尊都不会理睬自己的。怎么说着说着,又觉得心酸了呢?

  “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交个朋友吧!”

  “洛川。”

  半夜三更,鸡都睡着了,洛川终于想起了孟寒是谁。沈长宁的蘅芷宫,别的没有,但书却是有不少的。休说是用来修身养性的正经书,就是那些不被名门正道所接受的闲书杂书也是有不少的。

  洛川是正儿八经的“名门子弟”,此处说的不是他的身家背景,而是他的师承。他好歹也是沧浪门衡止长老的弟子,自然可以算得上是“名门子弟”。洛川虽然是那世人眼里的名门正派,但到底还是一个孩子,自然是看不下那些个大道理的,平日里被师尊逼着看了些,但终归觉得无聊的,也就只在闲暇时,才敢看些别人谈都不愿意谈的闲书。师尊也由他去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他却不知,要不是沈长宁重来了这一遭,他连看书的资格都没有的。

  至于孟寒,与洛川不同,如果说洛川是因为师承沈长宁门下才踱了一层金,那孟寒就是正儿八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中间不知道有多少·代。如果有人提起孟家,别人不会想到他家有多少钱,而是想到另外一件事情,一件孟家祖上的事情。

  孟家先祖并不这么光明正大,轻易是不肯见人的。是以孟家先祖的身份并不像其他大家族的先祖那么明朗,唯一所知道的,就是孟家先祖是位女性,名唤孟静娴。这位孟静娴,听人说,是能够活死人肉白骨的,因此当时被称为仙姑。也因为这么个先祖,其他人对孟家多有觊觎之心,想要长生不死的人毕竟太多!

  “孟寒,你就这么跟着我,你家里人不会找你么?”其实潜台词是你他妈别跟着我了行不行,我并不想被你给拖累。

       “你可别想甩开我,我早就打听好了,你师尊把什么好东西都给了你,就差把自己给你了,我也就搞不懂了,人家当师尊的,可没有她那么傻,怎么就被你给碰到了?”

  “你胡说些什么!”洛川简直要被气笑了,“你说我也就罢了,你说师尊做什么?”

  “哎呀,我没有胡说哦。”孟寒凑近洛川身旁,“我跟你说,我老早就想好了,这个逃跑的计划,一定要把你给带上,还有那个大小姐也得带上才行,有了你们这两个人,我就不怕到时候被抓住了,就算被抓了,我也有了托词不是?”

  “大小姐是?”

  “还不是那个除了闯祸啥也不会的南陌南大小姐啊!”

  此时那个被孟寒提起的南陌南大小姐,日子也并不是那么好过的。沈长宁可不是她表哥那么正气的人,答应了的事情,也得看是什么内容,不然要让你去上刀山下火海呢,你也去做?南大小姐还没有那么心狠,不过对于沈长宁来说,跟这南陌南大小姐走在一起,就连空气都是污浊的。

  “沈长宁,这破酒有什么好喝的,你看我一眼要死啊?”见沈长宁又一个人喝着酒,南陌伸出手,想要收了沈长宁手中的酒坛子。

  沈长宁却不会轻易任由她动作,一个仰头就将坛子里的酒喝了个精光,才懒洋洋地瞥了她一眼,“不会死。”还没等南陌笑起来,沈长宁又慢悠悠地吐出了下一句,“但会生不如死。”

  “喂!”

  南大小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于是南大小姐又跑了个没影,看样子,是要去找她表哥讨要个说法了。

  “除了这招,还会些什么?”沈长宁对南陌一向是看不上眼的,除了她的刁蛮任性,也就是她那天真的想法了。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这是她小时候就悟出来的道理,这么大的南陌南大小姐却还不知道。以为找那杨清源,自己就会乖乖的听话,她可真敢想的。

  沈长宁,从来就不是一个乖乖听话的人。指望她能够“遵纪守法”,倒不如指望老母猪上树,这还要来的实际些。

  “也不知我那好徒儿怎样了?”沈长宁不甚在意地想。

        借沈长宁的吉言,洛川现在觉得自己挺好,虽然多了个小尾巴,还是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出了问题要唯你是问的。但是总得来说,可以到处跟着这孟寒孟小少爷蹭饭,倒也不失为一种不错的选择。

  不过唯一费解的就是这小少爷非要去找南陌大小姐,南陌他并不熟识,虽然见过一次面,但见过了还不如不见,正所谓相见不如怀念,就是这样了。也不知道这孟寒小少爷是不是口味异于常人,说不定他就好这口,这也说不定不是。

  不管洛川怎么劝说,孟寒都秤砣铁了心的要去找那南大小姐,不过还好南大小姐并不在家,孟寒只好死心,跟着洛川一块儿上路。

  孟寒当然不会知道,南陌这时候跑去了杨清源那儿,正在大告沈长宁的状。要是被杨清源瞧见了他,那他可就完了,依照杨清源的性子,肯定是要说给他家里长辈知道的,到时候他可不是插翅也难飞了?

  不多时,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这雨打上身上,却并不刺骨。正是“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洛川谨遵师尊嘱托,不想惹上风寒,随意找了个客栈落脚,那客栈规模并不十分大,从外头看着,卖相也不好,估摸着不是什么好店,但是现在急着躲雨,洛川从小又是吃过苦头的,因此也不十分介意。只是苦了孟寒这个有钱人家的小公子哥儿了。就看到一些人聚在了一起,穿着并不好,就是粗布衣服,身上都佩着刀剑,肌肉看着也发达,应该会些拳脚功夫。

  此刻,他们正三三两两聚在了一起,谈论着些什么。

  洛川耳力好,听到他们谈论的正是师尊的事,当即想要出手,却被孟寒拦住了。“你不知他们底细,也不知他们谈了些什么,贸然出手,只会给衡止长老带来麻烦。”

  “你不是我,不知道我心中的想法,我……算了,我就听听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哼。”

        洛川按捺住自己内心中的躁动,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孟寒见洛川面上阴沉,不敢打扰,也找了个位置坐下。

  “你们说,衡止长老做什么要收那个洛川做弟子?”

  “哼,她不收洛川,难不成还要收你做弟子,就你这副面皮,哪个姑娘家看得上!你啊,还是拾掇拾掇自己,找个丑婆娘也就算了!”

  “我咋了,我这叫有男人味儿,洛川就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不对啊,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我是听人说啊,她之前还有个弟子?”

  “她之前是有个徒弟,好像是温家的闺女,长得可俊了,也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肖想的,不过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入了魔,还成了花间派的圣君。”

  “啊?这是怎么这回事,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家,就是不修仙了,也大可以嫁个好男儿,做什么这么作践自己!那花间派虽说不胡乱杀人,到底不是名门正派,可惜了!”

  “就是啊,希望这个洛川不要也随了她,要是以后也成个大魔头就不好了。”

  “她哪里是什么大魔头,我听人说,她是喜欢上了花间派的一个人了,好像是什么护法,哼,现在的姑娘家,就是喜欢那些小白脸,哪里比得上我们哥几个?吃酒,吃酒!”

  ……

  听到这儿,洛川一时间百感交集,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不过心中庆幸,幸亏自己没有出手,不然误伤了无辜,他们到底谈论的都是些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只不过没有多少人提起而已,要是就这么出手了,名誉受损的到底还是师尊。

        “还好你听了我的吧,不然你的沈长宁沈师尊可就要被你给毁了!”孟寒听到这里,哪里还不明白洛川这是误会了人家,当即放下心来,说出了这话,想要让洛川听自己的话,至少得先让他承认自己比他强些,孟寒是这么想的。

  洛川看着他,如黑曜石般的眸子死死地盯紧了他,直把孟寒盯的后背直冒寒气,“你,做什么直盯着我看,你要看看你沈长宁沈师尊去啊……”

  此话一出口,孟寒才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心中暗道不好,只觉得自己自从碰到了这洛川,就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还是南陌南大小姐好些,虽然自己也说不过南陌,到底是个女孩子,还可以说自己是让着女孩子,可惜洛川这么一个大老爷们,自己就算说自己是让着洛川的,恐怕也没有几个人会相信吧。呜呼哀哉!

  “我想,有那么几句话是我必须要说的,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刚才险些就要酿成大祸,不过,除此之外,我希望你能够,不要直言师尊名讳,师尊毕竟是长辈,尽管并不是你家里的长辈,但成名已久,我希望你能够尊重她。”

  还有一句话,洛川没有说出来。在这个世界,世人对女子到底是要刻薄些的,直呼女子名讳,人们不仅觉得那个男子轻薄,也会觉得那女子太过浪荡。他不愿意自己的师尊被人这样说,尽管他一早就知道师尊并不喜欢他,但是,既然师尊已经是自己的师尊,那么,一日是自己的师尊,终身是自己的师尊,这一件事情,永远也不会改变!

  不过,洛川掩下了眸子里的情绪,原来师尊之前还有一个弟子么?叫做温云倾的。



千秋老怪

重生之人渣女配抢救系统(四)

        清风岭

  青山千里连绵不绝,林中狼虫嘶吼,蛇蝎遍地,不时就能碰到一些凶猛野兽。其间更是烟瘴弥漫,浓浓地笼罩着这方山岭。

  沈长宁提着承影剑,一步一步地向着山岭里面走去。要说她这重生,也不知是上天垂怜她,还是在故意玩弄她。

  她重生了是没错,也许是因为重来一次的缘故,原先她的天赋就算是很高的了,进展十分快,可以说是没有几个人能够及得上她,重生之后,她的修炼速度更是惊人,可以说是开天辟地。

  但是,她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被一个叫做“系统”的不明物体给绑定了。那系统要她尽全力帮助洛川成仙,...

        清风岭

  青山千里连绵不绝,林中狼虫嘶吼,蛇蝎遍地,不时就能碰到一些凶猛野兽。其间更是烟瘴弥漫,浓浓地笼罩着这方山岭。

  沈长宁提着承影剑,一步一步地向着山岭里面走去。要说她这重生,也不知是上天垂怜她,还是在故意玩弄她。

  她重生了是没错,也许是因为重来一次的缘故,原先她的天赋就算是很高的了,进展十分快,可以说是没有几个人能够及得上她,重生之后,她的修炼速度更是惊人,可以说是开天辟地。

  但是,她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被一个叫做“系统”的不明物体给绑定了。那系统要她尽全力帮助洛川成仙,还不能够整洛川。别说是整洛川了,就算是搞死,沈长宁也绝对是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

  谁知道这么一个鬼东西,自己不整洛川就不错了,居然还要帮助他成仙。也不知道这鬼东西是什么,打不得骂不得,还净使唤自己,这不,就让她来了这清风岭。

  这清风岭听着好听,像是个大造化之处,结果这荒山野岭荒无人烟的,就是死在这儿都没人收尸,一般人绝对不会想不开跑到这儿来喂豺狼虎豹,也不知道来这儿干什么,莫非还真的有宝物不成?不过宝物不应该都在灵气充裕的地方待着吗,怎么会长腿跑到这儿来。

  “……你确定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会有宝贝?”

  系统的回答自然是“是”。

  约摸又走了十多里路,沈长宁才碰到个活物,或者说,是一个能够看的活物。毕竟那些不能够看的,都已经成为了她的剑下亡魂。

  那是个狗。

        其实这狗生得并不好看,黑色毛掺杂着些白,毛发也稀稀落落的,东一块西一块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按理说长得这么丑,怎么都不能够说它能看。但沈长宁显然并不这样想,这么一地方,一般的狗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了,这狗却安然无恙的。虽说受了些伤,但都是小伤。

  不容易。

  那狗也不知怎么回事,见到了生人也不躲,反而直愣愣地盯着她。也不叫,也不跑。

  沈长宁暗自奇道:“这狗该不会是个傻的吧?”

  这丑狗似乎才反应过来,汪汪叫了几声。蹦的一下跑到了沈长宁身旁,摇了摇尾巴。

  这倒省了自己杀了它然后做成狗肉火锅的功夫。沈长宁一向荤素不忌,没啥忌口的。不管是兔子、狗还是驴,遇上了她,都只有被吃的份。尤其记得烤兔子的滋味,加上点调料,就是人间美味。

  ……

  记得在前世,就因为这个习惯,她被好些人看不惯。尤其是衡水仙君那个多管闲事的,说自己重口腹之欲,必然不能够长久。

  如他所愿。

  她死了,死的透透的,被自己的徒弟给亲手捅死的。

  “既然你生的不好看,自然不能够是仙子啊仙人啊,不如叫鬼子吧。”

  那狗耷拉着脑袋,显然不是很满意这个名字。沈长宁见状,摸了摸下巴,最后才拍板道:“你看你,黑中有白,白中有黑,就叫……”

  “太极阴阳图吧!”

  就这样,一人、一狗、一系统继续赶路。

  作者有话说:

  沈长宁:你就叫鬼子吧。

  狗:?

  沈长宁:不行,这个不好听,不如叫太极阴阳图。

  狗:喵喵喵?

       不知走了多少路,沈长宁才看到一个破庙似的地方。这里的灵力波动似乎有些不大寻常,好像是被什么东西阻断了一样,时有时无的,微弱的很。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让系统大费周章地把自己给骗到这里来。

  眼前是个破庙似的地方,远远往里头看去,竟然还有一池子莲花,不过已然枯了。

  这庙十分狭小,占地也不过十多平方米而已。沈长宁看去,门窗也是破烂不堪,上面积着一层厚厚的灰。她皱着眉头走了进去,伸手挥了挥扑面而来的灰尘,就连身旁跟着的狗儿也打了好几声喷嚏。

  走进去一看,才发现破庙里还有处水池,池子里的荷花倒也没有枯萎,甚至还泛着莹润的光泽。花似白玉,叶似翡翠。

  就是这池子未免有些太脏了。

  果真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哪怕是在这种环境下长成,也依然美好的如同神的眷顾。

  沈长宁十分不情愿地靠近那块池子,心道:要是洛川那小子在就好了,只要自己一声令下,他没有不同意的。

  不过想到系统许下的承诺,沈长宁深吸一口气,死就死吧,又不是没有死过,就算是龙潭虎穴,就算是万丈深渊,她也不怕了。

  “你就守在这儿,有什么人进来了,嗷呜嗷呜两声,我也就听到了。”

  沈长宁转过身跟身后跟着的白墨说着,随后纵身一跃,像条灵活的鱼儿,钻进了池子里。吐出一口淤泥,向更深处游去。

      看着不深的池水,却怎么也探不到底。明明在上头还很微弱的灵力波动,到了水里,反倒像是不要钱似的,拼命地往外溢出,挤的沈长宁不停向后退去。沈长宁心一横,想着咬咬牙就过去了。

  越往里游,沈长宁就越有一种压迫感。

  快要近了吧。

  就在沈长宁快要放弃的时候,沈长宁突然感觉到一股很诡异的气息,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只是莫名的觉得压抑。

  沈长宁伸手探了上去,触碰到了一层障壁,“这让我怎么进去,我总不能够就这样走进去吧。”这层障壁看着透明,只有薄薄的一层,但是却十分的坚固,怕是没有神兵利器,根本就破不开。

  想了又想,干脆决定用蛮力破开,但是锤了半天那层障壁却纹丝不动。最后还是系统帮她破开了一点儿,她才钻了进去。

  一走进去,便是一副与外面幡然不同的景象。山间云雾缭绕,林中白鹿饮着清泉,天上青鸟盘旋于半山腰。山下摆放着一张石桌,上面摆放着奇珍异果仙酒佳酿。沈长宁坐了下来,为自己斟了一杯酒,“这儿的人可真会享受。”

  ……

  “唰唰唰!”

  利箭破空而出,沈长宁侧身一闪,几根箭羽堪堪擦过沈长宁肩膀,沈长宁暗道不好,也知道自己险些就犯下了大错,心中不由得暗自恼恨自己:不过是死了一次,竟然就连这些都给忘了么?

  “谁!”

      声音开始只有一点儿,后来却是从四面八方响起来了。是雄浑有力的声音,黄钟大吕。

  “区区女流之辈,竟敢来我这儿偷东西,你好大的胆子!”

  “前辈……”沈长宁开口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心中恼恨系统不说清楚,只叫自己来这里找宝贝,却没有跟自己说这里面还藏着一个老怪物。

  沈长宁觉得胸口闷闷的,喘不过气来,

  不过想到系统让自己助洛川成仙的要求,也就觉得不奇怪了,这系统明摆着就是洛川那边的。也不知道洛川怎么就有这等机缘,不过看来眼前这宝物自己是肯定得不到的了。

  “不过,你能够来这里,也是你的本事,这样吧,我给你个机会。”

  未见其人,只闻其声。仅仅凭借声音,沈长宁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仅仅凭声音,就能够认识一个人吗?恐怕也不见得吧。

  “前辈要我怎么做?”沈长宁开口,那道声音的主人也不难为她,“也不难,只要你用你的灵力,搬起这块重九千九百九十九斤的石头,听我讲上两个时辰的话,我就放你离去,不然……你就永远地留下来吧。”

  就这么简单?

  沈长宁觉得不敢置信。

小般若tcl

别喷我,我是友军。我已经忍毛毛们很久了。

我现在要大喊:辣鸡忘羡!辣鸡博君一肖!辣鸡陈情令!墨香铜臭下地狱!陈情令简直就是中国的耻辱,只要中国有毛毛,中华民族就不可能伟大复兴!陈情令就是毒害当代小学生最毒的毒品!

@能拉黑尽量别吵架来呀,喷我呀,翻墙还有理了,私信我63条。

图片均来自网络


别喷我,我是友军。我已经忍毛毛们很久了。

我现在要大喊:辣鸡忘羡!辣鸡博君一肖!辣鸡陈情令!墨香铜臭下地狱!陈情令简直就是中国的耻辱,只要中国有毛毛,中华民族就不可能伟大复兴!陈情令就是毒害当代小学生最毒的毒品!

@能拉黑尽量别吵架来呀,喷我呀,翻墙还有理了,私信我63条。

图片均来自网络



千秋老怪

说真的,魏无羡不去当玛丽苏真的是浪费了人才

说真的,魏无羡不去当玛丽苏真的是浪费了人才

墨染兰若

在别人那看见的……死亡的感觉

在别人那看见的……死亡的感觉

龟壳子

我求求b站md粉不要再回复我了 你这回完怼了个爽就拉黑在非md粉向视频下骂我ky您说说这有没有理?

我求求b站md粉不要再回复我了 你这回完怼了个爽就拉黑在非md粉向视频下骂我ky您说说这有没有理?

槿年
所以说为什么wwx会在这?

所以说为什么wwx会在这?

所以说为什么wwx会在这?

遥夜叹

今天带亲戚逛街,我在书店买盲盒,刚好旁边有md。

然后,她俩就开始聊了。

A:我早就在手机上看完了

B:我只看了动漫,超好看

A:虐渣虐的好爽

我:哦,它是抄袭的

A,B:????

我:抄袭了霹雳布袋戏和浩然剑啊

A:是它们抄的吧

我当时就震惊了好吗?我一直以为我身边都是正常人,没有毛毛这种神奇生物……

我:听md粉说,红楼梦也抄袭了md呢

然后瞬间不说话了

今天我们家聚餐,请问如何用最简洁明了的方式把她们带成md黑

今天带亲戚逛街,我在书店买盲盒,刚好旁边有md。

然后,她俩就开始聊了。

A:我早就在手机上看完了

B:我只看了动漫,超好看

A:虐渣虐的好爽

我:哦,它是抄袭的

A,B:????

我:抄袭了霹雳布袋戏和浩然剑啊

A:是它们抄的吧

我当时就震惊了好吗?我一直以为我身边都是正常人,没有毛毛这种神奇生物……

我:听md粉说,红楼梦也抄袭了md呢

然后瞬间不说话了

今天我们家聚餐,请问如何用最简洁明了的方式把她们带成md黑

林夕
继续哈,老福特你有本事接着屏

继续哈,老福特你有本事接着屏

继续哈,老福特你有本事接着屏

三千繁华终落败

【金光瑶重生】芳华再敛(前言+私设人物)

  “纵然足下白骨森森,我必流血割肉削骨只为人上——”

  瑶毒唯,不洗白,喜欢不代表赞同其三观和所作所为

  主cp:金光瑶x温晏 金子轩x江澈x金子轩 江澄x魏婴(!此魏婴非彼魏无羡)

  几乎怼全员 江家虞紫鸢微有好感,江澄路人

  金家金子轩,金子勋路人

  温家温若寒好感,温旭路人,温晁微黑

  蓝家蓝夫人心疼

  其余全黑

  尤其羡忘玦离曦五人

  副cp:忘羡离大三角,聂蓝人死账消组,追凌白眼狼组

  温情非白眼狼设(就是想写飞扬的女医师坑wwx hhhhh)

  其余见文


私设人物

  原创人物

  温晏...

  “纵然足下白骨森森,我必流血割肉削骨只为人上——”

  瑶毒唯,不洗白,喜欢不代表赞同其三观和所作所为

  主cp:金光瑶x温晏 金子轩x江澈x金子轩 江澄x魏婴(!此魏婴非彼魏无羡)

  几乎怼全员 江家虞紫鸢微有好感,江澄路人

  金家金子轩,金子勋路人

  温家温若寒好感,温旭路人,温晁微黑

  蓝家蓝夫人心疼

  其余全黑

  尤其羡忘玦离曦五人

  副cp:忘羡离大三角,聂蓝人死账消组,追凌白眼狼组

  温情非白眼狼设(就是想写飞扬的女医师坑wwx hhhhh)

  其余见文


私设人物

  原创人物

  温晏 字长乐 佩剑青峮

  性寡言淡然,厌天道

  前尘修为冠绝一时,因天道偏帮wwx,限制他人成仙命陨于雷劫之下

  岐山温氏嫡长女,修为容貌礼仪皆为上等,但因不善交际而排世家仙子榜第三

  cp金子瑶(金光瑶)

  江澈 字清练 佩剑无岚

  潇洒通畅,冷暖自知

  前尘因江枫眠怕虞紫鸢长子夺权被送往他处,因身份低微而被抢占军功遭人暗害,命陨于射日之争。得今世的虞紫鸢庇护而被留下。是今生云梦江氏的少宗主。

  cp金子轩

  金光涯 字明德 佩剑琅天

  赤子心性,念旧

  前尘存活至金凌继位,为救金凌丧命于夜猎中。今世转了性子救下孟诗孟瑶母子。

  cp已逝

  虞湛 字云清 佩剑

  温雅恬淡,认真努力

  前尘因受流言蜚语而自绝于清潭中,今生得虞紫鸢强硬态度怼回蓝家说其窃取蓝忘机命格的流言蜚语。

  cp温旭

江玖.洋

第五章 ............

对不起啊!我托更了,因为姜珩和沈浮白的爱情太甜了。    


“江澄,去看看蓝忘机和魏无羡吧!”

“一个鬼修和一个“仙们楷模”有什么可看的”。

“去吧!有些话想对他们说  ”

“听你的吧,去看看吧。”

过了很久终于到了


“魏无羡,你好!”

“这位姑娘你好!”

“魏公子,可否过来一下,小女子有话对你说。”

“好,蓝湛等我一下。”

“魏无羡,爷有话对你说,你把欠江家的快回来吧。”

“我何时欠江家的?”

“你说你没有欠,用不用我一项一项的说出来

第一你做为江家前任大弟子,江家出事后,你叛逃,江澄为你善了多...

对不起啊!我托更了,因为姜珩和沈浮白的爱情太甜了。    



“江澄,去看看蓝忘机和魏无羡吧!”

“一个鬼修和一个“仙们楷模”有什么可看的”。

“去吧!有些话想对他们说  ”

“听你的吧,去看看吧。”

过了很久终于到了


“魏无羡,你好!”

“这位姑娘你好!”

“魏公子,可否过来一下,小女子有话对你说。”

“好,蓝湛等我一下。”

“魏无羡,爷有话对你说,你把欠江家的快回来吧。”

“我何时欠江家的?”

“你说你没有欠,用不用我一项一项的说出来

第一你做为江家前任大弟子,江家出事后,你叛逃,江澄为你善了多少事情的后,为你善后用的银两可否还一下。第二,江家为你造的剑什么时侯还。第三,你道侣蓝忘机在大梵山破坏的四百多张的敷仙网(?是这个名吧,也是这个数字吧,我忘了。)是时候还了。

“我有欠江家那么多东西吗?是不是你在瞎说?”

江君莫看到江澄和蓝忘机来了,就用魏无羡的手放在她的脸上,等那二人走近了后,江君莫就十分逼真的摔倒了。

“魏公子,我不过只是不小心提到江宗主而已,你不喜欢江宗主,那你打我干什么呀?”

…………………………………………

下期继续吧,爷要想想下面的剧情了。

令外推荐大家看《和影帝互粉那些年》这是BL

也推荐看《重生之养条小狼狗》这是百合


十年一瞬  带你回家

我也是醉了,这lof是恰了他家钱吗,我的文章可没有像md那样的“天天就是天天”,居然给屏了,还不给恢复!

我也是醉了,这lof是恰了他家钱吗,我的文章可没有像md那样的“天天就是天天”,居然给屏了,还不给恢复!

天下第一旋风猫

就在快点待了三四天,碰到了几十个ky,并且还有一个没有一点自觉的

就在快点待了三四天,碰到了几十个ky,并且还有一个没有一点自觉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