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叔控

25093浏览    393参与
大魔王🌈
what a bulge! w...

what a bulge! wanna get closer to his crotch?🤩

what a bulge! wanna get closer to his crotch?🤩

泽琰Swan

#李鹤东x你# 棋逢对手

【请勿上升】


正文


李鹤东心气儿十分不顺。

他知道来老地方喝酒,保不齐遇见些老人。有些人是他从没想过的,有些人是他彻夜难眠借酒消愁也想忘的。他就这么靠在吧台边,隔着人潮和烟雾,愣愣看着那个让他辗转反侧的姑娘,言笑晏晏的挽着另一个男人走进来。

——简单的说,是让他辗转反侧的前女友,在他们分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又精神振振的掉进了爱河。

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


李鹤东想不通,一点儿也想不通。他想不通一个月前连做梦都要喊他名字的人,就轻轻松松的拍拍屁股走了。他也想不通,明明是他说没必要耽误彼此时间,怎么又成了他哼哼唧唧的断不了情。...


【请勿上升】

 

正文


 

李鹤东心气儿十分不顺。

他知道来老地方喝酒,保不齐遇见些老人。有些人是他从没想过的,有些人是他彻夜难眠借酒消愁也想忘的。他就这么靠在吧台边,隔着人潮和烟雾,愣愣看着那个让他辗转反侧的姑娘,言笑晏晏的挽着另一个男人走进来。

——简单的说,是让他辗转反侧的前女友,在他们分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又精神振振的掉进了爱河。

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

 

李鹤东想不通,一点儿也想不通。他想不通一个月前连做梦都要喊他名字的人,就轻轻松松的拍拍屁股走了。他也想不通,明明是他说没必要耽误彼此时间,怎么又成了他哼哼唧唧的断不了情。

琢磨到这里,李鹤东恶狠狠的摁灭了烟头,又使劲碾了两把。

 

 

一进酒吧门,你就感受到那道锋利的目光了。你没想到,就算分了手,你俩也是这么有缘分。你暗暗一笑,随意把手塞进了身边人的臂弯——果不其然,那道视线又灼热了一点。你同情的瞧了一眼笑的傻乎乎的男伴,一副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潜意识里被人揍了好几顿的单纯模样。

分开一个月,你过的也不是个滋味。你知道,你们认识的随意,恋爱开始的随意,谈的也随意——分开依然随意。兴起而行,兴尽则归。一捧流水一枚落花,合该是彼此人生旅程里的一段美丽小插曲。

 

所以当你意识到你是真的爱上他时,反而先打了退堂鼓。

 

 

“琰琰!这儿呢!”

卡座里的朋友朝你挥着手,你有意无意的瞟了吧台一眼,拉着身边男生走过去。

一圈朋友来回打量着你们,脸上全是了然。有胆子大的凑到你耳边,低低笑道:“之前见你和那个东哥这么好,我还以为你转性了呢,感情是我想多了!”你撇撇嘴,不置可否——因为有人,快要沉不住气了。

“我不喝科罗娜了,烦的不行。”你见着桌上摆了一排没开封的啤酒,你曾经最喜欢的啤酒,有些说不上来的烦躁,嗓门儿也自然而然的大了起来。身边的人倒是殷勤,忙不迭替你开了别的酒。你捏着酒瓶,隔着幢幢人影,对上了李鹤东的视线。

李鹤东似是一怔,却又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他长眉一扬,遥遥举杯。这次又换作了你发愣——只因为他的神色太过自然,太过亲切,霎那间让你有些恍惚。好像这一个月的分别都是你的臆想,你只不过出门吃了顿饭,而他只不过等了你两个小时。

 

 

直到被人硬拽着堵进了空包厢,门缝里透进来的微光映亮了男人闪烁的眼底,你才放下心来。至少,就算这是场臆想,也是你们互相欺骗和默许的。

你挪挪身子,李鹤东随即收紧了捏在腰间的手。

“好久不见呀,东哥。”面前的人呼吸沉沉,始终没有开口的意思。你自作聪明的这招先下手为强,反而显得格外不合时宜。

你吸吸鼻子。这样严肃认真的李鹤东,你几乎没有见过。从相识到热恋,你望着的喜欢着的,都是不拘小节直率简单的他。是以当他正经的跟你聊起以后,你却吓的开始退缩。

你并没想过给这份轻飘飘的感情坠上什么重量,也没想过要将后半生和这个男人扯上什么关系。

 

“才一个多月,”李鹤东应道,“也是,对咱俩来说,是他妈挺久。”他自嘲的笑了一声,身子又挨近几分,湿热的鼻息几乎和你的交缠在一起。

你低低哼了一声,“怎么了?想我啦?”

“外边儿那个,新的?”李鹤东话锋一转,避开了你的问题。他另一只手顺着腰线一路滑上了你肩头,拇指轻轻揩着裸露在外的肌肤。

“……新的不能再新了。”你一阵酥麻,闪身躲开了他的手。那男生确实是新,新到你也是进来前才在门口认识的,斯斯文文瘦瘦高高,看着就是个人畜无害的小帅哥——和李鹤东比起来,简直可以说是背道而驰的尽头了。

李鹤东明显一顿,因为再度靠近而起伏不已的情潮顷刻消散。黑暗里,他注视着垂头不语的姑娘,心思千回百转。是他先觉得这样随心所欲的关系并不妥当,是他先想着要和人好好商量找到个合适的位置,也是他在惊醒的夜里揽紧了身边的人,只想就此安顿,再不用飘荡。

如果说爱,李鹤东想着,也不算过分。他自认见过世面,难忘的初恋有过,快活的露水情缘也有过。做过没法弥补的错事,也伤害过白纸一张的人。他从来没做过强人所难的事,更没打算成为谁的依靠。

他想着,你大概就是被派来整治他的现世报。他巴巴的想把最重要的承诺交出去,反而被弃如敝履。

 


“你本事。还打算玩儿多久?”

他低低的问话,反而问的你摸不着头脑。说实话,这样温情脉脉的李鹤东,除却云雨后将你搂在怀里的时刻,几乎从不曾出现过。你见惯了他的大大咧咧无拘无束,却再一次被他鲜少示人的轻柔吸引。

又好像是一场臆想了,你推断着。也许这只是个再寻常不过的深夜,你只是和朋友玩的太开心,他只是来个电话催你回家。

——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做点什么都可以?


你试探的抬手抱住李鹤东,整个人往他怀里凑过去。他脊背一僵,停留在你胯骨处的手滑向了后腰。

“你又要来问我?”额角贴上了他带着胡茬的下巴,有点疼。

李鹤东重重叹了口气,“……我不逼你了,你好好想想,想通了来找我。”话音落,他紧紧揽了一揽,就打算放开。

你身上一凉,不由自主的把整个重心放在他怀里。李鹤东无奈,只好又站稳脚步接住你。

“你还憋屈,是你先丢下我的。”你闷闷的闭上了眼睛。

“你那表情和见了鬼一样,我话赶话的就赶到那儿了。”李鹤东甩甩脑袋,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

 


察觉他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你也跟着软下心来。遇见他起,你才觉得遇到了对手。你们互相试探互相缠斗,你不肯落了下风,他也不肯丢了面子。你留了退路怕得不偿失,他也揣着明白装糊涂,怕抽不了身。

可你知道,你有许多个时刻都像如今的他一样——想奋不顾身,想孤注一掷,想破釜沉舟。你先前的畏首畏尾这会儿全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如果他比你想象的还要爱你,你又为什么不能妥协一次?

 


“……李鹤东,你爱不爱我?”

你仰头看他。他脸上忽明忽暗,高挺的鼻梁投下了一小片阴影,刚巧遮住了那道寸许的伤疤。你刚想沿着光线继续望下去,冷不防被他灼热的嘴唇攫去了呼吸。

男人轻车熟路的撬开了齿//关,你也从善如流,胳膊环上了他的肩颈。熟悉的纠缠带来熟悉的心动和畅快,你稍稍后退,勾起他舌//尖袭进他的口//腔,直到终于滑过了他坚硬的后牙。李鹤东好像笑了,胸口一阵颤动。他嘴巴一合,缓慢又热烈的磨蹭着你舌//根,趁你忘情,一个俯身捞起了你膝弯。你一惊,长腿下意识箍紧了他腰间。

李鹤东腾出手来,指尖钻进了衣摆下。你刚想笑他急不可耐,他却止住了动作。


 

他留恋的吻了吻你唇角,才睁开眼睛看着你。

 

不知道谁开始演出,酒吧里爆发出巨大的音乐声和欢呼声。可你却觉得这片喧嚣遥不可及,分不清是因为隔了门板,还是因为紧促的心跳。

或者是因为李鹤东泛起波澜的眼底。那里星星点点的光芒,不知道是盛满了走廊里透进来的灯光,还是原本就藏在他宿墨一样的瞳色里。


 

李鹤东贴近了你耳边,声音格外坚定。

 

“爱,”他气息不匀,“只爱你一个。”

 




 

END

 

墨涧溪
画的一部电影的一些画面

画的一部电影的一些画面

画的一部电影的一些画面

泽琰Swan

#李鹤东x你# 雨夜

重操旧业!


正文


天色暗沉。消退的暮霭和迫近的乌云交汇在一处,红至则为褐黑,漾开层层叵测涟漪。白光乍现,把混沌天地斩开照亮,紧跟着隆隆的惊雷——雨终于是落下了。


你凝望着沙沙作响的树叶,心里憋闷,说不上是因为天气不佳,还是因为一赌气两个礼拜都没有理李鹤东。

其实本不至于闹到这一步的。如果那天他没有喝过酒,如果那天你没有在学校积攒了一肚子怨气,你们谁也犯不上阴阳怪气的大吵一架。吵架的结果显而易见,你收拾东西回了自己家,微信微博统统拉黑;他第二天就去了外地演出,没报平安也没再联系你——也许联系了吧。只是你委屈至极喊出来那句分手,又给人挪进了黑名单,你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自找...


重操旧业!



正文


天色暗沉。消退的暮霭和迫近的乌云交汇在一处,红至则为褐黑,漾开层层叵测涟漪。白光乍现,把混沌天地斩开照亮,紧跟着隆隆的惊雷——雨终于是落下了。


你凝望着沙沙作响的树叶,心里憋闷,说不上是因为天气不佳,还是因为一赌气两个礼拜都没有理李鹤东。

其实本不至于闹到这一步的。如果那天他没有喝过酒,如果那天你没有在学校积攒了一肚子怨气,你们谁也犯不上阴阳怪气的大吵一架。吵架的结果显而易见,你收拾东西回了自己家,微信微博统统拉黑;他第二天就去了外地演出,没报平安也没再联系你——也许联系了吧。只是你委屈至极喊出来那句分手,又给人挪进了黑名单,你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自找个台阶下来。

可能也不是毫无缘由吧,可能这恋爱谈的他也满腹牢骚,只是不曾宣之于口罢了。



你叹口气,伸手去关窗,隔着淅淅沥沥的水声,忽然听到了几句不大真切的喊声。低头望去,雨幕雾气里,一袭黑衣蓝伞的身影,显得肃杀又落拓。


“接电话!”

熟悉的窗帘后出现了熟悉的人,李鹤东骤然拔高了音调。这场景似曾相识,五六年前他也干过这种让全小区围观的事——李鹤东自嘲的想,这些年他还真他妈半点儿长进都没有。

这回你听清楚了。手机在不远处的沙发上,闪着幽微的光。你刚走过去,眼睁睁的看着屏幕一闪,自动关了机。



楼下的李鹤东眉头一紧。他本来盯着那身影已经从窗口离去,却没想到耳边传来的是挂断的忙音,再打过去,已经没了声响。

他死死盯着半掩着的玻璃窗,窗帘蓦然被拉开。姑娘背着光,轮廓不大清楚,只能看见一双摇动的手。李鹤东不知道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刚想出声,那人反倒干脆利落的扭头离开,连带着灯也灭了下去。


他脑子一懵。

李鹤东忽然想到了姑娘那句委屈又怨怼的分手——他原本只当那是气话,一直到刚刚,才生了些恐慌。再怎么吵闹冷战,他都没有想过分开。可那点儿自尊心作祟,李鹤东硬是撑着两个礼拜没有服软。

他攥紧了伞柄,手上有点发抖。什么没面子,狗屁面子!低个头能他妈要命吗……李鹤东胡思乱想着,恍惚间琢磨着该上去砸门。身随意动,他从来是个行动派。刚疾走了两步,竟看见个凌乱焦急的人朝着自己跑来。


你也顾不上换衣服,只怕李鹤东的误会更深。外面的雨越发的紧,那撑着伞的人似乎想走——你咬咬牙,冲出了楼道。



李鹤东眼见着那人视死如归一样穿着睡衣跑过来,又毫不犹豫的扑进自己怀里。他心里一切的杂乱思绪统统散去,抬手拢过熟悉的腰间,又把伞倾斜了大半。

他身上挟着凄冷的水雾,房里的温暖清香还没从姑娘身上散去,散乱的头发已经沾上了一层雨珠——李鹤东却不想松手。


“我错了。”“我手机没电了。”

你们的声音同时响起,又同时戛然而止。你反应过来,笑的嚣张,“你说什么?”

李鹤东毫不犹豫,“我错了。”

“错哪儿了?”你还是不肯放过。

“我……”李鹤东斟酌一番,乱飘的眼神落在你肩膀上。他左右开弓,把自己的夹克脱了下来,轻轻盖在你身上,“错在不该让你淋雨。”他嘴角勾起,笑的高深莫测,眼底仿若火光幢幢。

你被他噎住,噗嗤一下乐出声,又往他怀里贴了贴,“我也有错。”

伞倾的太过,风又太肆意,李鹤东的后脑勺上已经湿了大半,冻得他从温柔乡里分出了几分理智。此情此景如往日重现,这几份理智逆流而上,引着他想起了好些旧事。

“你记不记着好几年前,我也是这么把你喊下来的?”他声音低沉,胸膛里闷闷的。

“我当然记得。”你了然,因为你们都想起了同一件事,“我还想呢,哪有人能这么无赖,不答应他就不走的。”


彼时的李鹤东也是一样杵在楼下,要你做他的女朋友。电话里磨磨唧唧说不通,你又抱着胳膊一副好整以暇的神情,激的他干脆挂了电话嚷嚷起来。他声音底气十足,模样又显而易见的不好惹,几句缠绵的表白,气场反倒像极了骂街。


“我着急啊我,到手的媳妇儿快飞了,搁谁谁不急?”李鹤东腾出手来摸了摸你发顶。

“……那我要是刚刚打定主意不下来,你走不走?”你从他胸前抬起头,正对上他投来的视线。

李鹤东张了张嘴,却没说话。他默默瞧了你一会儿,脸上是少有的情深缱绻。你见惯了他洒脱不羁,见惯了他满是混不吝,也见惯了他直截了当从不拖泥带水——可这样明目张胆的把心里最软的地方摊在你面前,却是真的少有。

“我凭什么走?”半晌,李鹤东答道,似是恢复了平时的满不在乎,“咱俩上天注定了,你认命吧小丫头。”他语气张扬,声音却很轻,伞外烟雨朦胧,听起来格外坚定缠绵。

你眨眨眼,“我凭什么认命?”

李鹤东好像早料到你会这么问。他眯起眼睛,掐了一把你腰侧,“……那你记着,你当年跑下来干了什么?”

你想起旧事,脸上腾的一下红了起来。你扭过头去想窝回李鹤东怀里,他却不肯听从摆布,大手掐住了你肩头,稍稍弯腰,温热的气息和着清冷的水汽,一齐扑面而来,“记起来了?”


“忘了。”你哼了一声,避开他的气息。


李鹤东好像笑了,“忘了?”


“忘了!记不住了!我……唔……”你梗着脖子不肯认输,却没想到他不管不顾的吻了过来。李鹤东的嘴唇湿乎乎的,有点凉。他并没打算长留,只狠狠吮了吮,猛的放开了你。你睁眼看去,正对上他揶揄的眼色。

“怎么着?想起来了?”他嗓子有点哑,听的你一阵忸怩不安。

你瞪了他一眼,轻轻点了点头。顿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李鹤东出声,你站直身子,刚好瞧见他沉静的目光。


李鹤东的耳边是繁杂雨声,心里却一片安宁。伞下被撑起了一方温情天地,他忽然有种强烈的宿命感,这感觉强烈到让他无法不相信,面前姑娘会是他这辈子的克星。他曾是艘孤舟,惊涛拍岸也能勇往直前,前路茫茫也敢乘风破浪,不留恋来处,也不牵挂归途。

直到他遇见了你,他开始相信命中注定。相信他是冥冥之中跟随了指引,才能破开黑暗来到你面前。



你看着李鹤东出神,直到感觉他抚了抚你的脸。

“我认了。”李鹤东叹道。

你刚想问他,眼前猛然一片黑暗。带着体温的外套罩过了彼此的发顶,紧接着就是男人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吻。他的大手扣在了你背后,雨伞落到地上,溅湿了你们的脚踝。蒙蒙胧胧的薄雾缭绕,像是场容易被惊醒的幻梦。梦里,你们抱紧了对方,拼命留下一个覆水难收的吻。



也许下一秒甜梦就会惊破,可你打定了主意,绝不醒来。




END

+/-Du

为什么这段的gif在lofter发不了?!(只能发微博)

难不成只能recap?

……


叔控表示看了这段表演有点想磕,有没有两人更多对手戏的影片哟~

合十乞求凯哥导演。

为什么这段的gif在lofter发不了?!(只能发微博)

难不成只能recap?

……


叔控表示看了这段表演有点想磕,有没有两人更多对手戏的影片哟~

合十乞求凯哥导演。

绝对是天使
偷偷放一个渣渣C4D摸鱼然后溜...

偷偷放一个渣渣C4D摸鱼然后溜走2

【夏狩老爹与他的盘古斧】

偷偷放一个渣渣C4D摸鱼然后溜走2

【夏狩老爹与他的盘古斧】

大魔王🌈
嗯??…嗯?……嗯嗯??🧐?...

嗯??…嗯?……嗯嗯??🧐🧐

嗯??…嗯?……嗯嗯??🧐🧐

L.I.F.E.

摸一张伊万酱

(话说我这个字真是丑)🙃

摸一张伊万酱

(话说我这个字真是丑)🙃

问月赊薄酒

我爱你,I love you

        *私设:里昂最后没死(就满足我的私心吧,哭死)

  *马蒂尔达视角

  =========分割=========

  我今天学会了一句中文,是特地向一起打工的中国女孩儿问的。别问我为什么不是男孩,老男人吃醋是很可怕的

  里昂这根木头在我不懈努力下终于有了点儿起色,好歹每天能主动奉上一个早安吻。

  不过还不够,是时候再进步一点儿了。

  于是我刚回家就迫不及待地去找大木头:“里昂,我教你句中文呗,刚学的!”

  我可不敢当面叫他大木头,嗯,我怂。

  大木头从厚厚的书页间抬起头,递...

        *私设:里昂最后没死(就满足我的私心吧,哭死)

  *马蒂尔达视角

  =========分割=========

  我今天学会了一句中文,是特地向一起打工的中国女孩儿问的。别问我为什么不是男孩,老男人吃醋是很可怕的

  里昂这根木头在我不懈努力下终于有了点儿起色,好歹每天能主动奉上一个早安吻。

  不过还不够,是时候再进步一点儿了。

  于是我刚回家就迫不及待地去找大木头:“里昂,我教你句中文呗,刚学的!”

  我可不敢当面叫他大木头,嗯,我怂。

  大木头从厚厚的书页间抬起头,递出了个疑惑的眼神。

  里昂语十级的我懂,他是在问我怎么想起学中文。

  废话!为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

  好吧,他不知道。

  “这句话是 ‘我爱你’ ”。中文。

  “意思是……我是个杀手。”

  信口胡编我最擅长了。

  欸?他这么盯着我干嘛?

  我清了清嗓子:“内个……跟我读一遍,我、爱、你。”

  就在我还在感叹自己的发音多么标准的时候,突然视线一个调转,我就莫名其妙的坐到了他腿上。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大木头就低头亲了上来。

  

  我窝在他怀里喘气的时候,他低头看我:“I love you too,my girl.”

  声音低低的。

  我有些愤愤地戳他胳膊:“我明明有好好跟你学,怎么还是反应不过来!老实交代,是不是没认真教我!”

  大木头没说话,又亲了我一下。

  你以为这就能贿赂我!休想!

  我还是愤愤然,扭着身体就要下去。

  结果被大木头一把按住:“别想了,你永远也逃不了,我早就把你锁在这儿了……”他指了指自己的心,眼里落了一簇的碎星。

  这就犯规了嗷!

  大木头今天是终于开花了吗?!我的调教终于有结果了吗!

  我激(被)动(亲)得脸都红了。

  已经熟透了的我并没有看到,他把一本《恋爱新手指南》反手塞进了沙发后面。

  

  到了第二天我才反应过来,这老木头什么时候学的中文!?

  我问他,他看着我不说话,眼神无辜极了。

  别以为我看不到你脑袋上蹲着的大尾(yǐ)巴狼!

  我依依不饶,可这烦人的老男人就是不说。

  我又戳他:“那你为什么不用中文说?”

  这总不是秘密吧?

  好么,又光看着我不说话。

  我牙痒痒,又戳。没反应。

  直到我使出了杀手锏——“啵”了他一口,大木头才不情不愿地说了一句:“我爱你”

  我一愣。

  然后差点儿笑到头掉。

  这是什么鬼发音!

  ===========分割线=========

  1.我只要一写甜饼就退化成了小学生文笔怎么破  _(:τ」∠)_

  2.我怎么感觉写到最后开始ooc了昂( ͡ಠ ʖ̯ ͡ಠ)

墨涧溪
樱花快开了… /微博新号求关注...

樱花快开了…  /微博新号求关注😐😐😐

樱花快开了…  /微博新号求关注😐😐😐

墨涧溪
更新,欢迎关注我微博(皓汉的星...

更新,欢迎关注我微博(皓汉的星河)或者抖音(1286969366)会更新画画和画画的视频,求关注

更新,欢迎关注我微博(皓汉的星河)或者抖音(1286969366)会更新画画和画画的视频,求关注

穆图
好久没生产垃圾了

好久没生产垃圾了

好久没生产垃圾了

是爷黑椒啦

为什么叔控?

我为什么喜欢大叔?

试想一下,第一,那种西装革履胡子和发型打理的一丝不苟,纯白衬衫上散发着恰到好处的檀香和古龙水的味道,难倒你不想看这样的大叔喘着粗气,衬衫被汗水浸湿后透出在健身房精心锻炼后的结实肌肉?你会不想感受他亲吻你时口腔里散发着的咖啡香味?你会不想看他把领带扯开时领口散开露出的锁骨?


第二,那种叼着雪茄带着墨镜一幅闲散样子的大叔,怎么可能有人抗拒得了他那古铜色的肌肤散发出的威士忌香味?当你透过他松松垮垮的领口看见那硕大的胸肌,你他吗和我说你把持得住?然后当你贴着他的肌肉嗅闻到哪种烟草和烈酒被阳光暴晒后产生的奇妙味道,你能遭得住那才是见了鬼了。

第三种,那种开着一家...

我为什么喜欢大叔?

试想一下,第一,那种西装革履胡子和发型打理的一丝不苟,纯白衬衫上散发着恰到好处的檀香和古龙水的味道,难倒你不想看这样的大叔喘着粗气,衬衫被汗水浸湿后透出在健身房精心锻炼后的结实肌肉?你会不想感受他亲吻你时口腔里散发着的咖啡香味?你会不想看他把领带扯开时领口散开露出的锁骨?

 

第二,那种叼着雪茄带着墨镜一幅闲散样子的大叔,怎么可能有人抗拒得了他那古铜色的肌肤散发出的威士忌香味?当你透过他松松垮垮的领口看见那硕大的胸肌,你他吗和我说你把持得住?然后当你贴着他的肌肉嗅闻到哪种烟草和烈酒被阳光暴晒后产生的奇妙味道,你能遭得住那才是见了鬼了。

第三种,那种开着一家小酒吧或咖啡厅的大叔,总是面带微笑地听你跟他倒苦水,然后适时地插上一句话,或者有时真情流露,点上一根细细的摩尔烟,用充满磁性与男性魅力的男低音讲起他年轻时地事情。当面对嚣张的上门闹事者时一言不发的拿出精心保养的散弹枪,咬着烟头用嘴角逼出个滚字。这种收敛起危险气息,就像古井一般藏起许多往事的大叔,你会不想看他的烟头在昏暗里时燃时灭,然后吐掉最后一口烟,骂你一句还嫌不够么臭小子?

8说了,在写了在写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