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56385浏览    10.3万参与
Sea.?   [海洋]
嘿嘿~本人原画!!!一个脑洞!...

嘿嘿~本人原画!!!一个脑洞!顺笔画的!

嘿嘿~本人原画!!!一个脑洞!顺笔画的!

汐汐老奶奶

长顾--生离死别之后(二)

“陈姑娘雁王怎么样?”李丰问着。“雁王殿下双腿尽断,我已经给他安上了钢板,其他器官也被炸弹炸出了内伤,估计得修养个一年半载。王爷气血两空,得大补。”“快速派人给阿旻送来那些进贡的人参啊,灵芝什么的,统统送过来。”“那我就先走了。”“臣顾昀恭送陛下。”顾昀终于忍不住了,他坐在长庚的床前,哭得喘不上气来……“大帅,那你在这守着他吧,我去煎药。一会人参送来,我再給殿下炖一锅人参汤补一补气血。”“多谢陈姑娘”


不一会,陈姑娘就把药和人参汤送过来。顾昀直接把药倒进嘴里然后再喂给长庚。我也趁火打劫一次……


三天三夜过后,长庚悠悠转醒,是清早。光打在顾昀的头发上,他在长庚床前睡着了。长庚忍不住疼...

“陈姑娘雁王怎么样?”李丰问着。“雁王殿下双腿尽断,我已经给他安上了钢板,其他器官也被炸弹炸出了内伤,估计得修养个一年半载。王爷气血两空,得大补。”“快速派人给阿旻送来那些进贡的人参啊,灵芝什么的,统统送过来。”“那我就先走了。”“臣顾昀恭送陛下。”顾昀终于忍不住了,他坐在长庚的床前,哭得喘不上气来……“大帅,那你在这守着他吧,我去煎药。一会人参送来,我再給殿下炖一锅人参汤补一补气血。”“多谢陈姑娘”


不一会,陈姑娘就把药和人参汤送过来。顾昀直接把药倒进嘴里然后再喂给长庚。我也趁火打劫一次……


三天三夜过后,长庚悠悠转醒,是清早。光打在顾昀的头发上,他在长庚床前睡着了。长庚忍不住疼咳嗽了几声。“长庚,你醒了,怎么样,疼不疼。”“子熹,好疼……”无论什么时候雁王殿下撒娇的毛病可是一点不减。“你知不知道,你要气死我了!你要是真你出了点什么事要我怎么办!我一个人过下辈子吗,那谁给我揉头,谁给我煎药,谁陪我睡……”顾昀吞下去了最后一个字“你等着,等你好了,我好好收拾你一顿!”长庚见顾昀真的生气,就故意咳嗽几声,打了个哆嗦。“没事吧,长庚,我去找陈姑娘。”顾昀果然心软了。“没什么事顾帅,你也不用太大惊小怪……可能是王爷这么多天没晒到太阳,气血不足了些……”顾昀登时抱起长庚,搭了一条被子在他身上“子熹,你干嘛?”“出去晒太阳。”陈姑娘铁着脸走了。

顾昀把长庚放在躺椅上,替他盖好被子。“以后,再也不准有这种事。”“那你,咳咳……那你也不准有昏迷一周都不醒的事了!”长庚反将一军,竟压的顾昀说不出话来。“你等着!”顾昀的唇落在长庚的唇上,长庚默默伸出了舌头……就这样顾昀带着长庚晒了一下午太阳……

一个月后,“子熹,你别抱着我了,我也想练练怎么用钢板走路,难道在我拆钢板前的这一年里你天天抱着我?”

“未尝不可。”“过几日我要上朝你也抱着我,成何体统!放我下来!”“不放!”长庚吻住了他的唇,“让我下来,子熹……”

就这样雁王成功地在顾昀的帮助下每天练习走路,不到一个月就能走得很好了。

这天正下了早朝,长庚撒娇神功再次启动。“子熹,走不动了,你抱我……”“是谁当时说不让我抱的,说不成体统。”“子熹我错了。”然后浅尝辄止的一个吻。顾昀一把抱起长庚,“心肝儿,回家了……”

汐汐老奶奶

长顾杀破狼(生离死别之后一)

别人都是虐顾帅,让我来虐一把长庚

早朝。“报,陛下!洋人打到城门口了!”“皇叔还没醒吗?”“是,是啊,自打上次大帅病了,就一直睡着……陈姑娘说也不知何时能醒。”“这,这可如何是好。我军大部分都在北大营,现在已经来不及过来。城内只有御林军三千。洋人有多少人?”“三……三万啊,陛下……”李丰当时跌坐在龙椅上。

这时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神色自若的走上前去。“臣李旻愿往!”长庚跪在李丰面前眼神流露出不一般的坚定。他跟皇叔真像啊,皇叔当年却也是这般年纪扛起重任……“阿旻,你可知道,敌军有三万,我军只有三千……”“臣李旻愿往!”长庚只是又说了一遍。“阿旻,没有胜算的,不如我们先避到江南,容后再议。”“臣...

别人都是虐顾帅,让我来虐一把长庚

早朝。“报,陛下!洋人打到城门口了!”“皇叔还没醒吗?”“是,是啊,自打上次大帅病了,就一直睡着……陈姑娘说也不知何时能醒。”“这,这可如何是好。我军大部分都在北大营,现在已经来不及过来。城内只有御林军三千。洋人有多少人?”“三……三万啊,陛下……”李丰当时跌坐在龙椅上。

这时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神色自若的走上前去。“臣李旻愿往!”长庚跪在李丰面前眼神流露出不一般的坚定。他跟皇叔真像啊,皇叔当年却也是这般年纪扛起重任……“阿旻,你可知道,敌军有三万,我军只有三千……”“臣李旻愿往!”长庚只是又说了一遍。“阿旻,没有胜算的,不如我们先避到江南,容后再议。”“臣李旻愿往!”长庚又说了一遍。李丰拗不过他,“去吧,平安归来……”李丰低下了头。

长庚先用一千御林军乱敌人阵脚,每个御林军身上都带着一包可迷人眼睛的毒粉。虽折了一千精兵但大部分蛮人已不见天日。紧接着长庚又派出一千精兵进行围击,眼看胜利在望,不料洋人又派出大抵一万人马。“真的要用最后一招了,只剩一千精兵。无论如何再不能冒险……”长庚与那头领知会一声,“炸!”“轰”的一声,大梁城墙前移为平地。城墙也倒了半面。长庚正被一大块城墙压在腿上,登时咳出一口血来。微微用手在沙土上写了两个字--子熹。就晕了过去。

侯府。顾昀已经转醒。“什么,长庚带着三千御林军去打人家三万精兵!这小子怕不是疯了!”“快走,去见皇上!”“臣顾昀见过陛下。”“皇叔醒了”“臣斗胆用炸药炸死那帮洋人,臣可以身殉国!”“报,皇上,战报!”“说!”“洋人又加派一万人马,可我军大获全胜,但……”“什么,打赢了,阿旻呢?”“这……这……”顾昀掌心里捏出一把冷汗。“雁王殿下危急关头用了炸药,把洋人炸死了,把我军也炸的不知何处,他自己也……”“快,快带着朕去找阿旻!皇叔也一起去吧。”顾昀此时在心里已不知念了多少遍长庚。“长庚啊,千万平安……”

雁王被发现时正是在哪块城墙的残骸下。前面还有两个字,子熹。顾昀看见长庚心疼地心都碎了,又看见那两个字竟哭了出来……“皇叔抱着吧”顾昀一把抱起长庚,长庚似乎微微认出了他“子熹,我错了……”“等你好了,我再跟你算账

明美圭一
小受的饲养方式~ 水印是圈名...

小受的饲养方式~

水印是圈名 拿图随意【吱一声】

盲猜没人【不愧是我】

小受的饲养方式~

水印是圈名 拿图随意【吱一声】

盲猜没人【不愧是我】

兔
在平板上画的,导入手机就变得模...

在平板上画的,导入手机就变得模模糊糊呜呜呜,画吧好像没有无损来着,第一次使用画吧,以前都用画世界或者med(那个英文啥的)偶尔会用pro(emmm英语不好抱歉记不住呜呜呜可能用的不多主要是)

在平板上画的,导入手机就变得模模糊糊呜呜呜,画吧好像没有无损来着,第一次使用画吧,以前都用画世界或者med(那个英文啥的)偶尔会用pro(emmm英语不好抱歉记不住呜呜呜可能用的不多主要是)

阿昼

更多Splendid 可以移步到评论区哦

更多Splendid 可以移步到评论区哦

阿昼

更多Splendid 可以移步到评论区哦

更多Splendid 可以移步到评论区哦

阿昼

我好了!更多Splendid 移步到评论区嗷

我好了!更多Splendid 移步到评论区嗷

零零零零零零零零零零零

1

“这位公子为何以纱覆面?”

“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因为鄙人面容丑陋,恐惊了公子的眼。”

“可我看你这眉眼清秀,已是惊为天人,为何会说面容丑陋?”

“只是……一场意外罢了。”

“公子这么说我倒是更想一睹芳容了。”

无奈之下,他轻叹了一口气,轻拉下面纱,面上的伤疤暴露出来,那伤疤诡异至极,竟不知如何形容,好似上天也看不过这极美的面容,一定要下一道伤疤来遮掩它。

看到他愣住了,他心里又无声地叹了口气

“公子怕是被吓到了吧,早说我面容丑陋,公子看了莫要嫌弃我才好。”

他确是惊到了,但惊不在面容丑陋,而在那伤疤的诡异。

“怎会,可公子这伤疤……”

“公子,”他少有地打断了他的话...

“这位公子为何以纱覆面?”

“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因为鄙人面容丑陋,恐惊了公子的眼。”

“可我看你这眉眼清秀,已是惊为天人,为何会说面容丑陋?”

“只是……一场意外罢了。”

“公子这么说我倒是更想一睹芳容了。”

无奈之下,他轻叹了一口气,轻拉下面纱,面上的伤疤暴露出来,那伤疤诡异至极,竟不知如何形容,好似上天也看不过这极美的面容,一定要下一道伤疤来遮掩它。

看到他愣住了,他心里又无声地叹了口气

“公子怕是被吓到了吧,早说我面容丑陋,公子看了莫要嫌弃我才好。”

他确是惊到了,但惊不在面容丑陋,而在那伤疤的诡异。

“怎会,可公子这伤疤……”

“公子,”他少有地打断了他的话,“只是……不愿再提。”

怕这里有人ky天官,我先说了,我是看过天官,这个场景与那孩子揭开纱布给谢怜看是很像,怎么说呢,这也就是个脑洞而已,没必要引战。

写古风真的好爽,那些词语真的好优美,但我一直在斟酌字句,古风是个大坑,有很多讲究,我也不是坑内人,如果有不妥的地方,请友善提出鸭。

tag乱打的,不妥致歉

御华宫寒

(bl)大梦三千

       到了村子之后不久,雾就越来越浓,可见度非常低。

       杨生从窗子往外看,几乎什么也看不清。

他们被安置的这座房子有两层。

      一层是客厅,厨房,卫生间

      二层几乎都是房间,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浴室。

      杨生负责查一楼,北厘和...

       到了村子之后不久,雾就越来越浓,可见度非常低。

       杨生从窗子往外看,几乎什么也看不清。

他们被安置的这座房子有两层。

      一层是客厅,厨房,卫生间

      二层几乎都是房间,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浴室。

      杨生负责查一楼,北厘和欧林查二楼。

      “二楼的浴室怎么看怎么怪,”

二楼传来了北厘的声音,杨生 先是在客厅搜寻,茶几上放着几个茶杯,都是他们喝过的,茶叶很普通。

沙发很旧,有隆起的弹簧,没有电视,墙壁有着细小的裂痕。

这似乎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客厅,杨生郁闷的喝光了杯子里的茶,

突然,杯底反射出了光,杨生低头去看,在杯底发现了一块镜子,陆续去翻看其他茶杯,都在杯底找到了镜子。

根据杨生并不存在的第六感,这镜子肯定有用,可镜子刚刚好卡在杯底,杨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抠出来一块。

看起来非常平凡,形状还不规则,杨生拿它照四面的墙。

结果在北面的墙看见了一条条血痕!

杨生仔细的观察,血痕凌乱,再根据出血量,说明创作者此时神志不清。

而且只在北墙有,北墙,北面,还是在堵墙上有什么吗?

杨生仔细的在墙上搜寻,只在北墙有,说明这堵墙上肯定有什么使血痕的创作者疯狂。

在血痕的周围有四个小孔,应该曾经有什么画或其他东西被钉在这儿。






“杨生!快来!”

      

白木

【原创】bl 《君子》番外篇 蝶梦

  我一直生活在这里,狭小又黑暗的地方。

  

  我不知道我是谁,只知道在这片黑暗中我是安全的。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我是一个少年,总是带着满身的青紫,裹着白棉衫的少年。

  

  我梦见少年唇间含笑,眸中化不开的温柔;我梦见少年眉眼低沉,那对自己深刻厌弃。

  

  黑暗中,我已然分不清哪个是现实。

  

  我是谁?玉君子,还是庄晓梦?

  

  我看见了少年十五岁那年的惨剧,萎靡而又肮脏。于少年来说,比轮奸更令人恐惧的是他在接受。

  

  他受不了自己的身体变得如此下贱,却在欲望面前一次又一次地低下头弯下腰。

  

  我身处安全的黑暗,他陷...

  我一直生活在这里,狭小又黑暗的地方。

  

  我不知道我是谁,只知道在这片黑暗中我是安全的。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我是一个少年,总是带着满身的青紫,裹着白棉衫的少年。

  

  我梦见少年唇间含笑,眸中化不开的温柔;我梦见少年眉眼低沉,那对自己深刻厌弃。

  

  黑暗中,我已然分不清哪个是现实。

  

  我是谁?玉君子,还是庄晓梦?

  

  我看见了少年十五岁那年的惨剧,萎靡而又肮脏。于少年来说,比轮奸更令人恐惧的是他在接受。

  

  他受不了自己的身体变得如此下贱,却在欲望面前一次又一次地低下头弯下腰。

  

  我身处安全的黑暗,他陷入危险的光明。

  

  我站在这个熟悉的屋子里,不得不接受现实。或许,我就是玉君子,那黑暗才是梦?

  

  我看到昏暗的灯光下,被义父摁在墙上操弄的少年;我感受到被扯着头发吞咽分身的窒息;我正在被生父用皮带鞭笞的剧痛。

  

  可是,少年,或者说,我,仍然坚持着,既然控制不了自己反抗欲望,那么便在痛苦中寻找欢愉吧。

  

  直到那个女人找上门来,我彻底绝望。压藏在心底的负情绪如潮水般涌出,恐惧,恶心,厌弃,讽刺……

  

  啊啊啊,为什么要活着呢???

  

  不再安全的黑暗中传来细碎的声响,一缕阳光涌了进来。

  

  喀咔——

  

  我拼命地向外钻出,逃避着一切。

  

  风拂过我的身体,我随风歪歪扭扭地向外飞去,看到了那个同样在空中的少年。

  

  似曾相识。

  

  他微微勾起唇,眉眼是那般温柔,那般清澈的眼照出我的样子。

 

  少年的翅膀变成了红色,人们围着他发出赞叹。

  

  我想我知道我是谁了。我不是玉君子,不是庄晓梦,而是一只曾做了噩梦的白蝶。

  

  君子梦蝶是入了仙境,蝶梦君子是落了凡尘。所以,到底哪个才是现实……

重阳之

原耽同人

先来推荐推荐(动词和名词)


2. 文推荐

1. #家受

先来推荐推荐(动词和名词)



2. 文推荐

1. #家受

梁氏女友.
我画了个鹅子——可爱可爱可爱可...

我画了个鹅子——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

我画了个鹅子——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

白木

【原创】bl《君子》第七章 真相

  这个世界蛮恶心的。

  君子看着眼前这个自称是自己母亲的女人,听着她讲述一个如狗血剧一样的故事。

  君子下意识地拒绝着,可是在面对着那张化验单,一切都显得无力而又可笑。

  “孩子,是妈妈对不起你!当初就不应该,就不应该把你放在门口啊!我可怜的孩子……”

  甄欣抱着君子疼哭流涕,可是说实话,君子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觉得这是一场噩梦。

  “晓梦你和妈妈回家好不好?妈妈带你回家,妈妈保护你,谁也不能欺负你……”

  “姨,妈妈…你让我缓缓好吗?”君子挣脱甄欣拽着自己的手柔声问道。

  “好,妈妈都听你的,不急,不急。”

  甄欣不逼君子,天知道当她看到她找了二十多年的儿...

  这个世界蛮恶心的。

  君子看着眼前这个自称是自己母亲的女人,听着她讲述一个如狗血剧一样的故事。

  君子下意识地拒绝着,可是在面对着那张化验单,一切都显得无力而又可笑。

  “孩子,是妈妈对不起你!当初就不应该,就不应该把你放在门口啊!我可怜的孩子……”

  甄欣抱着君子疼哭流涕,可是说实话,君子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觉得这是一场噩梦。

  “晓梦你和妈妈回家好不好?妈妈带你回家,妈妈保护你,谁也不能欺负你……”

  “姨,妈妈…你让我缓缓好吗?”君子挣脱甄欣拽着自己的手柔声问道。

  “好,妈妈都听你的,不急,不急。”

  甄欣不逼君子,天知道当她看到她找了二十多年的儿子竟是满身青紫与欢爱的痕迹时,她的心都要碎了。

  这是她的孩子啊!这么温柔而又脆弱的孩子,是怎么撑过来的啊!都怨她!都怨她!

  “您是干什么的?”

  “妈妈是高中老师,你爸爸是庄氏集团的CEO。”

  君子坚持了十五年的怨恨与推脱,在此刻悉数崩塌。老师啊……

  “您叫我晓梦?”

  “对对对,妈妈给你取名叫做庄晓梦,对了!妈妈叫做甄欣,你爸爸叫庄暮!”

  “……庄暮?”君子抬起头,有一瞬间地怔愣。

  甄欣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她知道自己丈夫在外面的风花雪月,也知道自己的丈夫……来过这里。

  “那个挨千刀的!晓梦不怕,妈妈回去就和他离婚,晓梦和妈妈单独过,不怕!”

  君子只觉得很累,累到不想思考,不想说话。一直以来坚信的东西被打碎,露出骨子里的糜烂。

  多少个日夜,他将自己的放荡下贱推给他素未谋面的母亲,可真相却给了他一个耳光。明明,是他自己本身就是如此肮脏——无关血脉,无关遗传,只是自己如此肮脏。

  十五年前,孟琰说过他——

  “玉君子,别否认了,明明你自己本身就很想让人操,装什么纯洁!”

  他不肯接受这个事实,将这一切埋怨到了这个可怜的女人身上……

  “姨,你先走吧。”

  “可是晓梦……”

  “姨!求您先走吧……我今晚不接客。”

  甄欣无法,小心翼翼地走出来,万般不舍地看着君子——说实话,她今天也没有准备好。

  “那,我明天再来……”

  “嗯。”

  甄欣关上了门,君子坐在沙发上,脑海中一片狼藉。

  他觉得自己好脏好恶心,从骨子里透出腐朽的味道。

  活着,真的好累。

  筑起的高墙被推到,最后的支撑显得可笑至极。回想起每次被压的舒爽,叫出淫词浪语,君子再也无法接受自己。

  七年前,他在学校的宿舍里被五个舍友轮插,从最开始的不适到后来,连自己都无法控制地放荡。那天,他怕极了。

  七年后的今天,那种对自己的厌恶与恐惧再次袭上心头,无法抗拒。

  身为婊子,还立牌坊。

  君子自嘲一笑。

  他缓缓走向落地窗前,拉开了窗帘。阳光撒在他的皮肤上,多年没有直接被照射的皮肤此刻微微有些刺痛。

  君子抬起手,遮住了眼睛。手指犹如半透明一样,被阳光穿过,说不出的美感。

  “好久……没有出去了。”

  君子苍白的皮肤上还带着可怖的青紫,白色的大袖衫将他的肮脏遮掩。

  想了想,君子找到手机给玉辰打了一个电话。

  “喂?义父?”

  “你找谁啊?谁是你义父?”电话那边是一个活泼的青年声,声音中夹杂着君子熟悉的沙哑。

  君子微微一愣,电话那边已经换人。

  “喂,君子,怎么了?”

  “义父……我想你了。”

  “嗯。义父也想君子了。乖乖睡觉去吧,后天晚上义父去你那。”

  “好。”

  “我这边忙,先挂了。再见。”

  “……再见。”

  电话已经挂了。

  君子痴痴地抱着手机,像是抱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可是现在这根稻草也断了。

  义父这么多人,也不会差自己一个吧……

  翻了翻通讯录,只有玉辰一个人。二十二年,够了。

  整理好情绪,君子开始洗澡。从里到外将自己洗个干净,洗到那苍白的皮肤硬生生蹭出大片红色。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双极具欺骗性的眼眸,骗了所有来过这个房间的人,包括他自己。

  君子没有其他衣服,整个衣柜一律是纯白的棉质大袖衫。他挑出一件新的穿在身上,赤着脚一步一步走向窗户。

  坐在窗口,十八层楼的高度是去往地狱的距离。

  君子从不奢望能上天堂,他怕把天堂弄脏了。

  “再见。”

  纵身跃下,君子觉得时间仿佛在放慢镜头一样,坠落的时间有些长。

  可是这样正好!方便他最后一次看清楚这个世界,天好蓝好蓝,没有一丝云彩。

  一只白色的蝴蝶扑扇着翅膀飞进他的视野,那一刻君子清晰地感觉到它在和他对视。唇间带上盈盈笑意,做出最后的告别。

  砰!!

  “啊啊啊啊啊啊!有人掉下来了!”

  “快打120!”

  “啊啊!”

  人群一片混乱,只有一只白蝶还在向远处飞舞。

       二十二年,我像君子一样活了十五年,像婊子一样活了七年,无论是苟延残喘还是光鲜亮丽,这辈子,够本了。

  如果可以,下辈子不要再做人了……

  这是一场梦,现在该醒了。

樱花雨

我在趣测测试了一下自己是攻还是受,结果……,不说了,自己看吧😂
[图片]

我在趣测测试了一下自己是攻还是受,结果……,不说了,自己看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