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变形杆菌

35024浏览    922参与
辞.夏

是些旧图重绘

p1是初二上学期的

p2是初二下学期的

往后都是高一的

咱就是说越来越菜的一个过程

就没见过这么不会拍照的,小黄见了都摇头

是些旧图重绘

p1是初二上学期的

p2是初二下学期的

往后都是高一的

咱就是说越来越菜的一个过程

就没见过这么不会拍照的,小黄见了都摇头

熊小星

炮火轰鸣,硝烟弥漫。

遮云蔽日,惨不忍睹。

战争结束了。

幸存的战士们应命去清扫战场,蓝发少年一个人站在孤寂的天地间,眼里泛着冷冽的光。

“大王,这场战打得不错嘛!”黄发少年不知何时已站在他的身后,“大王?”

“嗯?”少年眼里闪过一丝红光。

“大王,你怎么了?”

“唔……小黄?”少年的眼睛清晰了一点,“我又杀人了吗?”

自从他吸收了一股奇怪的黑暗能量之后,总是会忘记一些事情,变形杆菌对此见怪不怪。他熟络地搭着细菌大王的肩:“走吧走吧!小紫都做好晚餐了。”

战场已被清扫干净,硝烟还久久未散,天空被染成了灰白色,遮住了远方的山峦。

变形杆菌突然感觉不对劲:“怎么了?”

少年的...

炮火轰鸣,硝烟弥漫。

遮云蔽日,惨不忍睹。

战争结束了。

幸存的战士们应命去清扫战场,蓝发少年一个人站在孤寂的天地间,眼里泛着冷冽的光。

“大王,这场战打得不错嘛!”黄发少年不知何时已站在他的身后,“大王?”

“嗯?”少年眼里闪过一丝红光。

“大王,你怎么了?”

“唔……小黄?”少年的眼睛清晰了一点,“我又杀人了吗?”

自从他吸收了一股奇怪的黑暗能量之后,总是会忘记一些事情,变形杆菌对此见怪不怪。他熟络地搭着细菌大王的肩:“走吧走吧!小紫都做好晚餐了。”

战场已被清扫干净,硝烟还久久未散,天空被染成了灰白色,遮住了远方的山峦。

变形杆菌突然感觉不对劲:“怎么了?”

少年的眼里满是迷茫:“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小黄……”

“大王!”变形杆菌双手搭住他的肩,“醒醒!”

少年眨眨眼:“抱歉。”他拽了拽变形杆菌的手,“小黄,我们回去吧。”

——

“所以到现在还是很后悔的啊!”变形杆菌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要是我当时发现大王不对劲,早点把邪恶能量清除,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

“别后悔了行不?”数码病毒丝毫不客气的说,“反正大王现在好好的,你担心个屁啊担心。”

“各位,晚餐好了。”谈话间,蘑菇菌已经在桌上摆满了美食。

“蘑菇菌和美羊羊一起的话,什么美食都能做的出来啊!”古细菌摸了摸胡子,“真是享了口福啊!”

懒羊羊已经抢走了一块青草沙拉。

“懒羊羊你慢点吃!”

“哈哈……”

六月清夏

【杆细】flowers(上)

cp只有杆细杆还请不要ky

依旧是文笔很拉+私设成山

大部分的花语是在百度找的可能有偏差

———————分割———————

First -sunflower(向日葵/沉默的爱)

季夏时节,向日葵花田里,那位金发少年迎着艳阳笑着。一阵风吹来,向日葵的绿叶上反着粼粼银光。就在那金发少年身后,一个个子矮矮的男生欲言又止,他终究是没能表达出那份隐晦的爱意。


SECOND-epiphyllum(昙花/一瞬永恒)

昙花是美丽的,不过它只在短短的一瞬开花,只在那一刻美丽。这个夜晚,有人无眠。眼眶虽湿润,唇上却骤然有熟悉触感。此一瞬,便是永恒。


THIRD-eustoma ...

cp只有杆细杆还请不要ky

依旧是文笔很拉+私设成山

大部分的花语是在百度找的可能有偏差

———————分割———————

First -sunflower(向日葵/沉默的爱)

季夏时节,向日葵花田里,那位金发少年迎着艳阳笑着。一阵风吹来,向日葵的绿叶上反着粼粼银光。就在那金发少年身后,一个个子矮矮的男生欲言又止,他终究是没能表达出那份隐晦的爱意。


SECOND-epiphyllum(昙花/一瞬永恒)

昙花是美丽的,不过它只在短短的一瞬开花,只在那一刻美丽。这个夜晚,有人无眠。眼眶虽湿润,唇上却骤然有熟悉触感。此一瞬,便是永恒。


THIRD-eustoma grandiflorum(洋桔梗/不变的爱)

爱也许是一种情感吧,有一个所爱的人,也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真正的爱是不会变的,即使国破,即使百姓纷纷揭竿而起,即使,这个坐在由鲜血与白骨筑成的王位上的君王已经失去了一切,但他明白,还有人爱着他,这份爱至死不渝。


————————分割————————

上篇就这样完了?

下篇随缘更新吧





珺麒yyds!
再不画估计都要忘了我有入喜灰了...

再不画估计都要忘了我有入喜灰了( )

由于最近是个眼镜控(学委搞的!),所以杆哥的另外两只眼被我搞成眼镜(

估计就我家的小绿拟人最奇葩了

再不画估计都要忘了我有入喜灰了( )

由于最近是个眼镜控(学委搞的!),所以杆哥的另外两只眼被我搞成眼镜(

估计就我家的小绿拟人最奇葩了

六月清夏

废。

我堆了三个滤镜所以显得很高大上(其实并没有)

有微杆细

废。

我堆了三个滤镜所以显得很高大上(其实并没有)

有微杆细

林优雪snow

【菌团厨狂喜】

那啥,快过年了,整点菌团厨福利,送吧唧!!

p1这种和p2那种,p1抽两个人  p2抽一个人。可以许愿,人少的话就算了

是找商家定制完直接寄到你家去(踱步)

抽奖条件:写下自己对菌团的印象和感情+对菌团2022的祝愿(听说写菌团互动的小小小片段中奖率会up up)


希望2022也会有更多的人喜欢他们!

【菌团厨狂喜】

那啥,快过年了,整点菌团厨福利,送吧唧!!

p1这种和p2那种,p1抽两个人  p2抽一个人。可以许愿,人少的话就算了

是找商家定制完直接寄到你家去(踱步)

抽奖条件:写下自己对菌团的印象和感情+对菌团2022的祝愿(听说写菌团互动的小小小片段中奖率会up up)


希望2022也会有更多的人喜欢他们!

六月清夏

【杆细】情人药

cp杆细

我不会起名所以随便给这个药起了个名()

时间线古代/地点细菌国(?)

ooc可能有

沙雕文风✓

迷惑剧情✓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分割————————

(一)

这一天,细菌国的街道上,车水马龙 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

本来是细菌军团全员要陪细菌大王出来逛街的,但是逛着逛着,数码病毒去看美食了,蘑菇菌在一个饰品店里已经逛了快一个小时了,古细菌又去和他江湖上的老相识切磋武艺了,于是最后,就只剩下变形杆菌陪着细菌大王。

“小黄,这个木偶戏好有意思!你快来看看!”

变形杆菌扭过头去,见细菌大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挤进了看木偶戏的人群里。

“我不太喜...

cp杆细

我不会起名所以随便给这个药起了个名()

时间线古代/地点细菌国(?)

ooc可能有

沙雕文风✓

迷惑剧情✓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分割————————

(一)

这一天,细菌国的街道上,车水马龙 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

本来是细菌军团全员要陪细菌大王出来逛街的,但是逛着逛着,数码病毒去看美食了,蘑菇菌在一个饰品店里已经逛了快一个小时了,古细菌又去和他江湖上的老相识切磋武艺了,于是最后,就只剩下变形杆菌陪着细菌大王。

“小黄,这个木偶戏好有意思!你快来看看!”

变形杆菌扭过头去,见细菌大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挤进了看木偶戏的人群里。

“我不太喜欢看这个……”变形杆菌说道。

“……好吧好吧,本大王自己看,看完了我就在这里等你。”

“嗯。”

就这样,细菌大王继续看他的木偶戏,变形杆菌则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

突然,他看见一所小店。这所店没有招牌,与别的人满为患的店铺不同,这家店显得十分冷清,门可罗雀。而店主也丝毫没有要叫卖揽客的意思。

变形杆菌走了进去,发现这是一家中药店。可柜台上陈列的不是诸如枸杞黄芪之类的药,而是一些无论名字还是功效都很奇怪的药品。

变形杆菌看着看着,目光不禁被一盒名叫“情人药”的药吸引住了。

“老……老板,这个‘情人药’是何方药种……?”

“情人药啊……”老板用一种极为低沉的声音说,“顾名思义,吃了这种药就能让你喜欢的人成为你的情人。”

“……别骗人了,真有这么神奇的话,谁还用相亲呢?”

“别扯这些,就说吧,买不买。”

“我……”变形杆菌看看手里的药,不知怎的,脑海里突然想到了细菌大王。想到这,变形杆菌咬了咬唇,脸上泛起一阵红晕:“我买了。”

老板听后,微微一笑,取出了那盒“情人药”,交到了变形杆菌手里。

变形杆菌接过药,低下头,正准备取钱,老板却叫住了他:“我不要钱,你快走吧,你的伙伴在店外等着你呢。”

“小黄,你去哪了?害我们找你找了这么久。”变形杆菌寻声而去,见是细菌大王和细菌军团的其他人正站在店门口。变形杆菌忙向老板道谢,跑了出去。

“真是奇怪……”变形杆菌一边自言自语,一边随着细菌大王走在回家的路上。

“但是,管他呢。”

“有了这药,大王就能喜欢上我了吧。”

————————————————

(二)

回到寝宫,变形杆菌打开那盒药,盒内只有一片黄色的药片和一张小小的说明书。

说明书:本药品无过敏等不良副作用,请在这张说明的背后写下你心悦的人之名,然后服下该药,咀嚼或吞咽均可。即刻生效。

变形杆菌半信半疑。这来路不明的药真的这么神?话虽这么说,他还是提起笔来,在纸张的背后写下四个大字:

细菌大王

写完后,变形杆菌拿起药,送进口中,嚼了嚼,咽了下去。

“什么嘛,就是糖果的味道啊……”

变形杆菌一边想,一边走出房间。

迎面而来的是细菌大王。

不知怎的,变形杆菌现在看细菌大王都和之前不一样了。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喜欢,越看越……

“大王……?”

“怎么了?”

细菌大王抬起头,望着变形杆菌。变形杆菌却不敢直视细菌大王,他感到脸颊发烫,泛起一阵绯红。

“那……那个……”

“大王……”

“我……”

未等变形杆菌开口,细菌大王便先抱住了变形杆菌。

“小黄,我喜欢你。”

“大……唔!”

变形杆菌还未来得及回复,就感觉双唇触到一片柔软。他顺势搂住了细菌大王的腰。

————————————————

(三)

“情人药”说明书最下方的一行小字,除老板外无人发现过。

“注:该品只是恶搞用的菠萝味糖果,并无实际功效。”

估计那个老板不会想到的,是变形杆菌和细菌大王,成为了他千千万万顾客中唯一一对成功喜结连理的菌。

六月清夏

【杆细】守护

夜深了


在这偌大的城中,还有一户人家的灯亮着

那少年身着一件紫色长袍,头发随意披散在身后,眼睛里面闪烁着光芒。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却充满了悲伤与愤怒。


他便是细菌大王。


他是一国之君,也是这个国家里最有权有势的人。每天,他上朝,他下朝,他休息,他处理国家事务。他接触了各色各样的人:正直的、邪恶的、无私的、贪心的……


揽政的第一年,他差点没被言官们滔滔不绝的上书淹死。那些大臣们在文书里提的意见,有真实的,有虚假的,还有些纯粹只是为了官场利益而写的

今天,是他执政一周年。


细菌大王独站在寝宫内,望着窗外。万家灯火早已熄灭。他这样看着,内心不免...

夜深了


在这偌大的城中,还有一户人家的灯亮着

那少年身着一件紫色长袍,头发随意披散在身后,眼睛里面闪烁着光芒。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却充满了悲伤与愤怒。


他便是细菌大王。


他是一国之君,也是这个国家里最有权有势的人。每天,他上朝,他下朝,他休息,他处理国家事务。他接触了各色各样的人:正直的、邪恶的、无私的、贪心的……


揽政的第一年,他差点没被言官们滔滔不绝的上书淹死。那些大臣们在文书里提的意见,有真实的,有虚假的,还有些纯粹只是为了官场利益而写的

今天,是他执政一周年。


细菌大王独站在寝宫内,望着窗外。万家灯火早已熄灭。他这样看着,内心不免觉得孤独。


“大王,这么晚还不睡?明天还要上朝呢。”


细菌大王一扭头,发现是变形杆菌正站在他身后。他一头金发,眼睛盯着细菌大王,眼神中带着困意,可细菌大王看到了担忧。


“小……小黄?”细菌大王向变形杆菌的方向走来:“真是的,进本大王的房间也不说一声。”

“这不是皇权特许嘛。”

“……行行行”


变形杆菌看了看细菌大王:“大王,你……是失眠了吗?”

细菌大王有点恍惚,他看了一眼变形杆菌,随后立即收回了目光。

“没……没有。”


过了很久,细菌大王才又开口。



“小黄,你知道吗?这个世上,有些事情,真的很奇怪。”

“小的时候,我被人欺负,遍体鳞伤。那个时候,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能独揽大权,该多好啊!我会让那些伤害过我的人都生不如死……”

“可现在,我真正有了权力。我才发现一切都错了。金钱、利益、欲望……在这些面前,亲情和友情变得一文不值。”

“我在想,这真的是我梦寐以求的王朝吗?真的是我九死一生才换来的山河社稷吗?”



变形杆菌望着大王,变天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轻轻抱住了大王。


“大王,我知道。”

“正因为这个世界没那么好,正因为这个国家还需要整顿,所以上天才将这个重任交给了你。”

“我们的国家,山河大地上无数老百姓,无数子孙儿女,都在渴望这你能成为一个贤明的君主,都在渴望国泰民安,大家能安居乐业。”

“这便是我们投身的目标。”



半晌,变形杆菌又开口了。


“就算,就算一切都失去了。”

“大王,还有我。还有小绿、小紫、小红。”

“我们都会守护着你的。”

说罢,变形杆菌松开怀抱,在大王的第三只眼上轻轻吻了一下,转身准备离去。


“小黄。”细菌大王叫住了他

“有事吗?”

“没……没事。晚安”



变形杆菌微微一笑。

晚安,我的大王


——————分割——————

呜呜这里是六月清夏!新人报道多多关照

小学生文笔(是真的小学生)哈,轻点喷

C(H2O)
不打tg不知道是谁 年初刚学大...

不打tg不知道是谁


年初刚学大透视弄的,都忘发了(现在看透视全是问题,不要学我😭


不打tg不知道是谁


年初刚学大透视弄的,都忘发了(现在看透视全是问题,不要学我😭


无以为言~

您好,我知道您企图在规则中找寻一线生机,似乎成为“它”,是最简单的方式

但是有些时候事情总会朝不可控的放向发展,一下事项希望您妥善处理:

1.满级游客:遇到完全不害怕兔子的游客请保持警惕,并不是只有不认真查看《动物园守则》的游客才会肆意靠近兔子,他们很可能对兔子想当熟悉,并且有相应对策

希望您在遇到这种游客之后不会发现头上出现带叉圆圈的兔子,或者堆满售货架的苦味食品

2.乐子人:一些完全无视规则但仍保持认知的游客,此类游客一般携带三色员工服,带着永远不会关掉的水母小夜灯,背包内装着“兔子血”与“山羊肉”,整日带着喇叭在园内高喊“海洋馆有会游泳的大象!”

请小心对待,否则被精神污染的是...

您好,我知道您企图在规则中找寻一线生机,似乎成为“它”,是最简单的方式

但是有些时候事情总会朝不可控的放向发展,一下事项希望您妥善处理:

1.满级游客:遇到完全不害怕兔子的游客请保持警惕,并不是只有不认真查看《动物园守则》的游客才会肆意靠近兔子,他们很可能对兔子想当熟悉,并且有相应对策

希望您在遇到这种游客之后不会发现头上出现带叉圆圈的兔子,或者堆满售货架的苦味食品

2.乐子人:一些完全无视规则但仍保持认知的游客,此类游客一般携带三色员工服,带着永远不会关掉的水母小夜灯,背包内装着“兔子血”与“山羊肉”,整日带着喇叭在园内高喊“海洋馆有会游泳的大象!”

请小心对待,否则被精神污染的是您

3.科研工作者:这种游客见过许多对于普通游客而言匪夷所思的事物,并且可以用自己的研究解释大部分动物园内的事物,周边散发着唯物主义的光辉

他们不具备任何危险性,但是请您尽快确保他们离开动物园,因为他们可能会使园内兔子数量大量降低

4.地外游客:是一些看似被精神污染的游客,他们可能本来就不止两只眼睛,甚至在地外见过更荒诞不经的事物,并且会尽量接受看见的事物

不要靠近这种游客,不管他们是否在寻找你打算将地图撕下部分喂给你,他们很可能打算直接控制你





——————————————

迫害“它”

彩蛋是一张正比的乐子人淘总(?

踏尘归同

小黄就算你再怎么坐你也不是大王(?)

小黄就算你再怎么坐你也不是大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