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变形杆菌

33717浏览    880参与
踏尘归同

【细菌军团】无言

“小绿出书了!”

“那有什么奇怪的,他不本来就是写手嘛——肯定又是什么酸了吧唧的迷惑性文字吧?”

“不不不,他这回改风格了,写的是通俗易懂的小说!”


小绿,k市“著名”写手,以迷离怪诞的文风和冷嘲热讽的内容被人们熟知,当然,他也是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资——“这个小绿也只会这样了”云云——谁让k市只是个过去才有因“黑帮”掀起的大风大浪而现在只是个和平的城市呢?

这一回小绿改变了风格,以k市过去特有的黑帮——斧头帮为线索,创作了一本至少让人能看得懂的小说。一时间“细菌军团”火遍整个K市,到处都能听到谈论他们的声音。许多读者纷纷感慨:小绿换风格了,爷青结;更有甚者拿这事来教育子女:连小绿都不...

“小绿出书了!”

“那有什么奇怪的,他不本来就是写手嘛——肯定又是什么酸了吧唧的迷惑性文字吧?”

“不不不,他这回改风格了,写的是通俗易懂的小说!”


小绿,k市“著名”写手,以迷离怪诞的文风和冷嘲热讽的内容被人们熟知,当然,他也是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资——“这个小绿也只会这样了”云云——谁让k市只是个过去才有因“黑帮”掀起的大风大浪而现在只是个和平的城市呢?

这一回小绿改变了风格,以k市过去特有的黑帮——斧头帮为线索,创作了一本至少让人能看得懂的小说。一时间“细菌军团”火遍整个K市,到处都能听到谈论他们的声音。许多读者纷纷感慨:小绿换风格了,爷青结;更有甚者拿这事来教育子女:连小绿都不展现阴暗悲伤了,你就不能阳光?连小绿都能改变,你就不能变好?

当然,尽管他改变了风格,也并不会阻止他小说里出现一些很“小绿”的语句——大家当然不会在意,多数人选择直接略过——小说嘛,看着乐呵的东西,干嘛要在让人看了不愉快的语句上停留呢?

作为故事的线索、目前早被肃清整顿过的斧头帮,自然是大大风光了一把,吸引一批年轻人的加入——毕竟自从斧头帮被政府那帮人收理了之后,也算半个“公务员单位”了——这波热度蹭起来没什么坏处不是吗?


小绿倒没有再趁机推出同系列作品。

他停笔了。

不论是过去的“迷惑文字”还是现在的“大众文学”,他都没再写。


“那么小绿先生,您为什么突然想写这么一部小说呢?”

一次采访中,记者这样问道。

“我觉得有必要记录下这些故事。”

小绿面无表情地看着记者。对方有些尴尬地“哈哈”两声,继续开口。

“为什么有必要呢?是为了给谁看吗?”

“有必要就是有必要。谁看得懂就是给谁看。”

小绿诡异地扯了扯嘴角,紧盯着镜头继续说下去。

“懂得都懂。”

——据说记者在采访完后骂骂咧咧地走了。

与此同时,小绿又引起了一波讨论“到底是给谁看的”的热潮。

到底是给谁看的?到底是谁能看懂?大人?小孩?官员?平民?还是斧头帮?人们第一次开始“认真研读”这部小说,每天在平台上发表自己的观点——虽然是怀着蹭热度的目的。


直到几个月后人们逐渐将注意力转移时,一篇名为《小绿收手吧》的文章突然出现在社交平台上。正当人们以为这只是一篇迟来的蹭热度——也蹭不着了吧——的文章并准备屏蔽时,小绿居然回复了:多管闲事,你又不是大王。

这下子人群轰动了。

尽管这看起来很平常,但毕竟小绿本人居然回复了——唯一一次!而且这回复跟小说里杆数二人的对话如此一致……

他是谁?他看得懂?小绿是为他写的?

人群中掺杂着怀疑是小绿开小号防止过气的声音,但更多人去关注那个写这篇文章的人。

很快有人扒出来他是斧头帮前中枢人员,疑似是小说中“变形杆菌”的原型?那么……其他人的原型呢?

不久人们发现当年的斧头帮确实存在“细菌军团”,当年也确实发生过小绿所写的故事——什么,这不是小说,这是史书?

政府很快出手了。小说被下架,斧头帮被再次肃清—造散新加入成员,抓捕一些老成员。小绿本人也被多次请去“喝茶”,而后又被请进了监狱。

“看吧,这就是你们的政府。”

小绿淡漠地开口,之后又陷入沉默。

冷血、虚伪,自欺欺人。他们终于看到了。


太多的人发出了质疑,政府再不做点什么,便会彻底丧失民心。

之前看似无用的文字,却以闪耀的火花和暗涌的水流,震摄着贫乏空洞的人们。

小绿究竟想说什么?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更多的真相被挖掘,政府的威信摇摇欲坠。

——K市的和平来源于斧头帮老一代人的努力,打着黑恶势力旗号做着现在看来是“正义事业”的他们,却在“发挥完价值”后被肃清,代表人物仅剩下化名“小绿”的数码病毒和之前发表文章的变形杆菌。

那么小绿是想振兴斧头帮?

一部分人开始先骂小绿的私心——为了自己要破坏K市的和平吗?黑帮本方不是什么正能量,而小绿居然想让它成为主流吗?


“他疯了,别为难他,也为难自己了。”

一身正装的小黄或者叫他变形杆菌走进了政务大厅,“送他进医院治疗吧。”

“连你都这么说,那这一切必定是场误会了。”办公桌前的人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微笑起来,“放心,会给他找个好的。”

“那个“编造事实的人”也抓起来吧,闹出了这么大的事。”小黄走到门口想了想突然回头补充一句,”你们的工作做得不行啊。”

“放心吧。”

这可是我们最擅长的了。


“先前引起讨论的是他,现在要让这件事过去的也是他,他到底在干什么?”

“想红呗,这种事见怪不怪了。”

“那之前扒出来的那些也都是人编的?”

“害,谁不会编啊。”

……

都该结束了吧?


“大王当年的理想是什么你忘了吗!?”

“现在他们已经统一了K市,比大王当初做得好多了。”

“我呸!大王是想让所有人都好好活着!可是你看看,他们把斧头帮搞成什么样了!根本就是他们用来掩饰真面目的挡箭…”

“可你还活着。活得好好的。”

转而对身边的护士笑了笑道。

“请加大药量吧,他好像状态更不好了。”

“好的。”

“变形杆菌!你个叛徒!你会……”未等他喊完,镇静剂便注射入了身体。


“变形杆菌你大爷的——!”

猛地睁眼,发现四个孩子围在自己床边。

“小绿你干嘛骂我呀?”

其中一个孩子嘟着嘴,好像在生气。

“小孩子?变形杆菌?”

“小绿你睡糊涂了吧?”

自称是“细菌大王”的小孩子为他解释了现状。

……

——原来如此,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在做梦,而他确实也“为他的病友”——他是这精神病院的患者之———写了部小说,想象他们经历许多故事。

那本小说和梦里的一模一样。

“小绿,我们去玩吧!”

“好。”


仅一墙之隔,几个人围坐于桌前,

“他可终于消停了。”

“这次可是花费了大力气。”

“希望以后别再出现这种事了,为了K市的和平。”

“为了和平。”

“对,为了和平。”


待众人离开,黄发的男人透过窗户看向玩闹的五人。

“这下,你也好好活着了。”


<完

普信然
一张并不怎么好看的河图) 中秋...

一张并不怎么好看的河图)

中秋快乐!

一张并不怎么好看的河图)

中秋快乐!

清风嫩叶
ABO 3 啊啊啊啊啊我自己有...

ABO 3

啊啊啊啊啊我自己有被甜到!(๑>؂<๑)

(大王衣服画错了,不过问题不大)


ABO 3

啊啊啊啊啊我自己有被甜到!(๑>؂<๑)

(大王衣服画错了,不过问题不大)


果木樱
细菌和平又平和的日常~其二十四...

细菌和平又平和的日常~其二十四

都很简单,请自行翻译

细菌和平又平和的日常~其二十四

都很简单,请自行翻译

鸭鸭好啊

菜鸡又来了

P1-4是杆细女体(谁来教我画背景

P5-7是细菌军团的本体和性转

总结一句话就是丑死了

菜鸡又来了

P1-4是杆细女体(谁来教我画背景

P5-7是细菌军团的本体和性转

总结一句话就是丑死了

普信然
然后,瞎几b上了个色()

然后,瞎几b上了个色()

然后,瞎几b上了个色()

踏尘归同
核酸检测 (改口)是刷牙pla...

核酸检测

(改口)是刷牙play

核酸检测

(改口)是刷牙play

568/.

无题【杆细】

【笑了我再写刀子会被骂死的吧

【于是想了一会把这一篇改成了一个特别短的小甜饼

【还是私设,有生之年把我家私设的画发过来吧(扶额)


“鱼鳞拍珠之时,他们看到了岸边第一个春芽。”


细菌大王最近老是睡不好觉。

可能是身边多了一个人不太习惯吧?变形杆菌将人紧紧搂在怀里伸手拍着人的背,大王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耳畔,这种感觉真的很令他安心。

“冬天很冷,大王不要着凉,起来穿一件衣服?”

变形杆菌轻轻浅浅的笑,笑啊笑啊···

“不要,你抱着我就很暖和。话说小黄你笑什么?”

细菌大王朝变形杆菌的怀里挤了挤,抬头看着他如星辰一样的四只眼睛,忽然觉得...

【笑了我再写刀子会被骂死的吧

【于是想了一会把这一篇改成了一个特别短的小甜饼

【还是私设,有生之年把我家私设的画发过来吧(扶额)


“鱼鳞拍珠之时,他们看到了岸边第一个春芽。”


细菌大王最近老是睡不好觉。

可能是身边多了一个人不太习惯吧?变形杆菌将人紧紧搂在怀里伸手拍着人的背,大王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耳畔,这种感觉真的很令他安心。

“冬天很冷,大王不要着凉,起来穿一件衣服?”

变形杆菌轻轻浅浅的笑,笑啊笑啊···

“不要,你抱着我就很暖和。话说小黄你笑什么?”

细菌大王朝变形杆菌的怀里挤了挤,抬头看着他如星辰一样的四只眼睛,忽然觉得···这个样子已经很幸福了。

“现在可以抱着大王你入睡,我开心嘛。”

“真是的···幼稚。”

有人脸红了。




变形杆菌一直觉得自家大王是个幼稚鬼,很傻的那种。

表白的那天害羞的不敢看他,但是最后又鼓起勇气踮起脚尖使劲拉住他的衣领落下了泪。

“你哭什么啊真是的?”

变形杆菌这么问他,蹲下身来擦去少年眼角的泪珠。

“因为我也喜欢你的呀,互相喜欢的感觉原来是这个样子吗?”

细菌大王一只手捏着自己的衣角一只手依旧抓着变形杆菌的衣领,似乎害怕自己一个松手眼前的人儿就如梦一样消失。

“是啊,我的大王。”

“从今以后你就只是我一个人的大王了。”

变形杆菌凑过去,闻到了自家大王身上甜甜的巧克力味。

“?你是不是偷吃我的巧克力了?”

于是他猛地站起来,装作恶狠狠地质问。

“啊吃了一点点,哎呀改天再买嘛真是的生什么气啊。”


于是这次的温情就这么被一块巧克力给打断了···




这么想着,变形杆菌又笑了起来,他宠溺的看着自己怀里渐渐睡沉的细菌大王,叹了口气,在人的额上落下一吻。

“行吧,大王晚安啊。”

“我会梦到你的。”




第二天想要去钓鱼的细菌大王被迫早起,他被变形杆菌裹成了一个肉粽子。

“小黄我好热啊!”

他伸手抓起变形杆菌的袖子轻轻晃动着,撒了个娇。

“撒娇没用,好好穿着衣服,就算是细菌感冒的可能性不大那也不行,哎呀反正大王你好好穿着衣服就是了!”

变形杆菌忍住自己逐渐上扬的嘴角,拉住大王的手朝门外走去。

下雪了。

这是今年最后一场雪。



两只细菌相互依靠着在湖边钓鱼。

“好冷啊早知道不出来了。小黄你那边钓上来了吗?”

细菌大王使劲搓着自己的手,把脖子上的围巾往上拉了拉。

“太痛苦了我就不该答应你出来钓鱼!”

“等等有鱼上钩啦!”

鱼鳞拍珠之时···他们看到了春天的第一个春芽。


“大王,春天了。”

“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