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变形记

7626浏览    261参与
FLYINTOSKY
灶门祢豆子的桂林变形记 祢豆子...

灶门祢豆子的桂林变形记

祢豆子:我是谁?我在哪儿?那是啥?


灶门祢豆子的桂林变形记

祢豆子:我是谁?我在哪儿?那是啥?


Cassiel

Project Daphne

The veins of your foot spread out into the clay, 

a lacy skin coated your breasts, 

leaves flowed in the branches of your hair,

 a wooden torso ...

Project Daphne

The veins of your foot spread out into the clay, 

a lacy skin coated your breasts, 

leaves flowed in the branches of your hair,

 a wooden torso sucked in your arms and legs:

your mortal soul floated where the tree shone.

The immortal traced even the grain of your timber, 

sensing your frightened pulse in the warm boughs, 

kissing each as if it were one of your wrists; 

the laurel hands that joined to crown 

triumphant heads celebrated his passion. . . .

——Nuala Ni Dhomhnaill,Apollo and Daphne


故事来源是奥维德的变形记,带有一些对菲勒斯中心主义的反思。贝尼尼和古诺尔的作品都带来了很大启发

蕾蕾蕾蕾蕾!
大家好 寒假我去参加了变形记

大家好

寒假我去参加了变形记

大家好

寒假我去参加了变形记

Swiftie

【学习成果&思考】“套子”里的人间百态

沉浸于墨香中,与名家经典小说来一番亲密接触,总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我仿佛站在上帝的视角,审视着这风尘起落的人间。 

 我认为小说中的一切也都似乎是发生在一个“套子”里,“套子”里的人们或安然自乐,或想要挣扎着逃脱,但终究还是在“套子”里——他们所处的社会环境。然而,这层“套子”却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亲手筑造起来的。 

 毋庸置疑,小说营造的社会环境——这层“套子”对于人物的最终走向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别里科夫正是一个典型——在他所处的社会,沙皇的专制统治利用人的恐惧心理,压制着人的自由本性,加强人与人之间的束缚和自身精神的束缚,使他们屈服,从而无形中筑...

沉浸于墨香中,与名家经典小说来一番亲密接触,总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我仿佛站在上帝的视角,审视着这风尘起落的人间。 

 我认为小说中的一切也都似乎是发生在一个“套子”里,“套子”里的人们或安然自乐,或想要挣扎着逃脱,但终究还是在“套子”里——他们所处的社会环境。然而,这层“套子”却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亲手筑造起来的。 

 毋庸置疑,小说营造的社会环境——这层“套子”对于人物的最终走向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别里科夫正是一个典型——在他所处的社会,沙皇的专制统治利用人的恐惧心理,压制着人的自由本性,加强人与人之间的束缚和自身精神的束缚,使他们屈服,从而无形中筑成了别里科夫的“套子”,使之用近乎病态的自我封闭求得一时的安逸。当华连卡姐弟所代表的新思潮冲击着“套子”给他的庇护时,民主自由的潮流已在萌动,他如此不堪一击,最终在消解恐惧的笑声中走向毁灭。这样一个“套子”,背后是那强大得无法抵抗的专制主义作祟,纵使他有过摆脱“套子”的想法,套子给他带来的保守陈腐,固步自封,不可避免地将其推向深渊。 

 同样地,《变形记》中的格里高尔也无法走出他的“套子”——忍受工作的辛苦单调,上司的控制与使唤,父母施加的期望与压力,愈发成为了别人和自身思想的奴隶,从而丢失了自己物质与精神上的自由,终其一生无法摆脱困局。当他意外变成了甲虫,无法再给家人和公司带来收益,“套子”的威力再次显现出来——和睦的家庭关系瞬间分崩离析,固有的工作关系断裂,时代的真面目显露出来。金钱至上,冷酷无情,个体生命与自身尊严被严重剥夺的时代导致了他的毁灭。 

 他们所处的社会环境成为了悲剧的幕后推手,以其根深蒂固的行为方式和思想观念,牢牢掌控着无数“套中人”。因此,多少美好的灵魂被“套子”捏成了病态扭曲的形状,然后陷入求而不得的挣扎中——世态之炎凉,社会之不公得以揭露,小说的批判意味因之更深厚。 

 我曾为《祝福》中祥林嫂的遭遇深感痛心,自然对“行凶者”产生憎恶——不论是自私伪善,保守顽固的鲁四老爷;加重祥林嫂精神负担,使其陷入恐惧的柳妈;还是那些把她的悲惨遭遇当成笑柄,冷淡相待的看客;又或是那个软弱的“我”。男尊女卑、封建礼教、崇尚迷信……每个人都深受其害,却因为“套子”捏就的思想观念而自觉地服从,合力把祥林嫂推向了死亡的边缘。另外,祥林嫂自身——她一生都在怀疑与反抗着自己的命运,但外界的精神控制,使她受着封建贞操观与迷信思想的折磨,终究未能摆脱桎梏,把自己最终带离人间。

  莫泊桑的代表作《羊脂球》描绘了充斥着战乱,利益至上观念和世俗偏见环境下的人间百态。羊脂球因混乱的环境沦为风尘女子,又因为低贱的身份而被困于混乱的环境中,得不到人们的平等对待。与她同行的权贵,他们不同的身份与伪善的性格也皆是混乱环境下的产物,他们只求自保,不惜拿羊脂球作为挡箭牌以换取自由,却在她献身之后变得更加轻蔑。他们的所作所为构成了压迫羊脂球这样一个敢于向世俗反抗的美好性灵的“套子”。 

小说中的所有人在受到“套子”折磨的同时,事实上他们同时也在潜移默化地为自己筑造“套子”——他们的命运与性格构成了当时的社会环境。

两者精妙的联系,在揭露了社会问题的同时,也有特殊的教育意义——当今社会,我们是否也扮演着如别里科夫和格里高尔一般的角色?又是否也当过“看客”,对别人的种种妄加指责讥讽,无意中加害了他人?面对困局,我们该怎么做?社会环境与人物命运,是否会让审视着小说中的一切,却也身处在另一个“套子”中的我们领悟更多?


(啊真的是昨天在电脑前面打字肝到半夜才写完的,结果就是脑壳疼眼睛花,天呐这是什么人间疾苦,我觉得我不放上来纪念一下这样伟大(?)的时刻都对不起自己了,对原文进行了适当的删减)

赤朱丹彤

卡夫卡死后五十年

卡夫卡是一个保险公司小职员,但他一直有个梦想:写作。

他小心地看了看自己的生活状况,给自己立下了一个目标:有一天,如果作品能养活自己,他就辞职专心在家写作。

当然,卡夫卡现在只能在上班的空隙、下班的时间里,拼命地埋头写作。他选了一个大平台,据说能保证自己的作品被更多人看到。

卡夫卡刚写了两篇短篇放上去,就有工作人员来找他了。卡夫卡很高兴,以为是编辑看中了自己的文字,没想到对方直接甩来一份合同:想继续写?先签了再说。

先写再说吧。卡夫卡想。


签完合同,卡夫卡的小说上了推荐栏。根据合同,他的书可以免费被人阅读。如果有人愿意打赏施舍他,那么打赏所得收入扣除平台运营成本之...

卡夫卡是一个保险公司小职员,但他一直有个梦想:写作。

他小心地看了看自己的生活状况,给自己立下了一个目标:有一天,如果作品能养活自己,他就辞职专心在家写作。

当然,卡夫卡现在只能在上班的空隙、下班的时间里,拼命地埋头写作。他选了一个大平台,据说能保证自己的作品被更多人看到。

卡夫卡刚写了两篇短篇放上去,就有工作人员来找他了。卡夫卡很高兴,以为是编辑看中了自己的文字,没想到对方直接甩来一份合同:想继续写?先签了再说。

先写再说吧。卡夫卡想。

 


签完合同,卡夫卡的小说上了推荐栏。根据合同,他的书可以免费被人阅读。如果有人愿意打赏施舍他,那么打赏所得收入扣除平台运营成本之外可以和他进行分成。

卡夫卡满怀希望。但是他随即发现——大家并不愿意读他那篇通宵写出的《判决》,《变形记》倒是有几个人问津,但是最火的评论是:“为什么写的那么恶心?”

卡夫卡很快掉出了推荐栏。他的小说被埋在浩瀚无垠的书城最底下。

卡夫卡小心翼翼地问编辑。编辑不耐烦了:“你打赏的收入还比不上平台运营的成本,没让你赔已经很不错了。”

卡夫卡明白了。他这辈子注定是一位保险职员。

 


他没有放弃写作。既然没有人看,他索性不在平台上写了。他在深夜、在黎明、在通勤的路上写,他用保险职员的薪水养活自己,然后把自己献祭给文字。他曾经想过结婚,但因为种种原因作罢——也正好,他继续写。

他的长篇小说被写在凌乱的、碎片的纸上。他没有精力去整理它们,因为光是创作已经消耗了他全部的精力。

四十一岁那年,他写不下去了。

是肺痨病。他的女友多拉坐在床边泣不成声——

“你是被写作害死的。”女友握着他的手。

“不……正相反,不是为了写作我早死了。”

卡夫卡望向他的挚友:“我死后,把它们全烧了。”

 


马克思·布劳德并不想遵循好友的遗嘱。他整理的时候发现,卡夫卡似乎“发表”过一些文字。顺藤摸瓜,他联系上了平台。

平台很快派人来,拿走了书稿:

“五十年之内,这个写手——啊,他叫卡夫卡——卡夫卡的版权属于我们。”

工作人员扫了一眼房间——家徒四壁。

“他的所有文字创作都是。”

 


不久之后,马克思·布劳德收到工作人员的电话:

“有编辑看中了那些东西。”工作人员说:“你马上把卡夫卡所有写过的东西,包括书信,或是日记,全部送过来——他的版权在我们这里,小心吃官司。”

马克思·布劳德心想:他们总会出版,这也是卡夫卡的心愿。

他将书信全部送出。

 


然而,女友多拉并不愿意:

“这是他给我的情书,凭什么公开?”

“卡夫卡的版权属于我们,包括他所有的文字作品。”工作人员面无表情:“他死后五十年都是。”

“即使你们在他生前没有看过他一眼?”

“不管怎样,这是合同规定。”

 


平台内部正在开会。

“书很好,应该整理好一字不落地出版。”编辑说。

“不,他的书大众不会喜欢看的。”市场部马上接话。

“那……稍微改动一下呢?”编辑让步。

“不,应该做成IP改编。”秘书说。

“他的版权在我们这里,我们来决定。”总裁一锤定音。

 


几个月后,《城堡艳情史》和《审判室里的情书》出版。K和博尔丝特娜小姐的恋情感天动地。无数人为了“小人物的爱情”流泪,为了审判前的最后一吻流泪。粉丝们多么爱这本书,以至于中世纪城堡和宗教裁判所的纪录片被攻陷,你只消打开弹幕或看一眼评论区,就可以看到一片“KBSZD”“我永远爱K宝贝!”

两个月后,这两本书被改编成电视剧。上映前为了造势,剧方决定放出卡夫卡给多拉的情书,同时暗示他们是K和博尔丝特娜小姐的原型。

他们打开早就被丢在角落里落灰的情书,阅读上面的文字,饶是最有名的编辑也皱起了眉头:

“怎么一句情话也没有?这还算什么情书?”

编辑部急的团团转,市场部那边催得紧,要找人模仿K的文风现写已经来不及,还好编辑部见多识广,有个人提出:国外有个诗人叫聂鲁达,写情诗很好,但是在国内不怎么出名。不如……改写他的诗?

很快,“我喜欢你是寂静的”风靡全国,刷屏了所有的社交网站。

再后来,电视剧爆红,一系列周边产物涌现;再后来,它们归于寂静。

再后来,有人挖出卡夫卡的情书和聂鲁达的诗过于相像,公司声明此事与他们无关,顺势为最新的IP博取了一波关注度。

多少人来了,又走了。

而卡夫卡的《变形记》阅读量依然为0。

《审判》和《城堡》,也早就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

 


卡夫卡死后五十年,卡夫卡的孙子发表感想。

——什么?你说卡夫卡没有结婚怎么会有孙子?答案很简单,他匿名收养了孩子,孩子又生了孩子。孙子长大之后继承祖父卡夫卡的遗志,成为了公司一名法律顾问,继续为文学创作提供优质的土壤。

“孙子”在感想中说,虽然祖父的五十年著作权已经到期,但是他将继续把这一权利授权给公司。希望公司能够继续将祖父的文学创作精神传递下去。

他的讲话赢得了一阵阵掌声。“高风亮节”,大家这么评价他:“作品有如今的影响力,卡夫卡也会很高兴的。”

 

 

——而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时间回到五十年前。

卡夫卡微笑着烧毁了他的手稿。

 

卡夫卡依然活着,他什么也没有失去。

只是这个世界失去了卡夫卡。


END

呀是一颗白菜啊

翟潇闻变形记(第二期)

当红偶像进入农村和变形记女主小丽会发生什么纠葛

第一期 


b站链接 


翟潇闻变形记(第二期)

当红偶像进入农村和变形记女主小丽会发生什么纠葛

第一期 


b站链接 


呀是一颗白菜啊

翟潇闻当城市孩子进入农村(第一期)

当代偶像的双面人生之暗夜精灵

第二期 

b站链接 

翟潇闻当城市孩子进入农村(第一期)

当代偶像的双面人生之暗夜精灵

第二期 

b站链接 

呀是一颗白菜啊

翟潇闻当城市孩子进入农村(第一期)

当代偶像的双面人生之暗夜精灵

b站链接 

翟潇闻当城市孩子进入农村(第一期)

当代偶像的双面人生之暗夜精灵

b站链接 

澄澈

【翻译片段】变形记

当格里高尔·萨姆沙从早晨不安的睡梦中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像怪物一样躺在床上。他的背部如盔甲般坚硬,只要稍微抬起头,便能看见自己拱形的棕色肚子被分成了一块块弧形的裂片,毛毯几乎要从他的腹部滑落下去。相比之下,他的许多条腿真是细得可怜。对此他束手无策,任由那些腿在眼前无助地挥动。


DIE VERWANDLUNG


Als Gregor Samsa eines Morgens aus unruhigen Träumen erwachte, fand er sich inseinem Bett zu einem ungeheueren Ungeziefer...

当格里高尔·萨姆沙从早晨不安的睡梦中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像怪物一样躺在床上。他的背部如盔甲般坚硬,只要稍微抬起头,便能看见自己拱形的棕色肚子被分成了一块块弧形的裂片,毛毯几乎要从他的腹部滑落下去。相比之下,他的许多条腿真是细得可怜。对此他束手无策,任由那些腿在眼前无助地挥动。


DIE VERWANDLUNG


Als Gregor Samsa eines Morgens aus unruhigen Träumen erwachte, fand er sich inseinem Bett zu einem ungeheueren Ungeziefer verwandelt. Er lag auf seinem panzerartig harten Rücken und sah, wenn er den Kopf ein wenig hob, seinen gewölbten, braunen, von bogenförmigen Versteifungen geteilten Bauch,auf dessen Höhe sich die Bettdecke, zum gänzlichen Niedergleiten bereit, kaumnoch erhalten konnte. Seine vielen, im Vergleich zu seinem sonstigen Umfang kläglich dünnen Beine flimmerten ihm hilflos vor den Augen.


ps:Ungeziefer本身并无甲虫的意思,而是“昆虫害虫吸血鬼”等,根据上下文得出格里高尔变成的虫子应该是甲虫或者类似甲虫的东西。由此可见格里高尔实际变成的是一个“怪物”。


云璃
发一张语文作业——格里高尔房间...

发一张语文作业——格里高尔房间里挂的画

——————————————————

在摊放着打开的衣 料样品——萨姆沙是个旅行推销员——的桌子上面,还是挂着那幅画,这是他最近从一本画报上剪下来装在漂亮的金色镜框里的。画的是一位戴皮帽子围皮围巾的贵 妇人,她挺直身子坐着,把一只套没了整个前臂的厚重的皮手筒递给看画的人。...


发一张语文作业——格里高尔房间里挂的画

——————————————————

在摊放着打开的衣 料样品——萨姆沙是个旅行推销员——的桌子上面,还是挂着那幅画,这是他最近从一本画报上剪下来装在漂亮的金色镜框里的。画的是一位戴皮帽子围皮围巾的贵 妇人,她挺直身子坐着,把一只套没了整个前臂的厚重的皮手筒递给看画的人。

                                                                          ——《变形记》卡夫卡


PS加改图,语文老师逼我学美术系列.

蝠尼斯

《变形记》(卡夫卡)读后感

    读完变形记后的很久都还沉浸在文章当中,失重感和不真实感在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还在想着这个真实又离奇的事件。


    离奇,非常离奇。主人公格里高尔变成了甲虫就格外离奇。文章第一句话就写道:“格里高尔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这种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这么毫无铺垫地写出来,奠定了整篇文章怪异的基调。


    然而最离奇的是,格里高尔对于自己变成甲虫一点都不慌张。整篇文章都没有写格里高尔是为什么而变成甲虫的,怎么变成甲虫的,...

    读完变形记后的很久都还沉浸在文章当中,失重感和不真实感在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还在想着这个真实又离奇的事件。


    离奇,非常离奇。主人公格里高尔变成了甲虫就格外离奇。文章第一句话就写道:“格里高尔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这种现实中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这么毫无铺垫地写出来,奠定了整篇文章怪异的基调。


    然而最离奇的是,格里高尔对于自己变成甲虫一点都不慌张。整篇文章都没有写格里高尔是为什么而变成甲虫的,怎么变成甲虫的,又怎么才能变回来,都没有。文章中的人物虽然也在关心他会不会再变回来,但他们没有向外界求助,没有问医生,什么都没有做。这些都非常的不真实,更能让读者进入气氛,了解情节。


    那又为什么说这篇文章真实呢?是整篇文章铺天盖地的细节描写。当读者在紧张地想着格里高尔能不能变回来的时候,作者却用非常多的笔墨来写甲虫是怎么下床铺的,是怎么回答父母和秘书的,是怎么开门的。每一丝细节,细到甲虫掉到地上的声音和感觉都用了四句话来描写。这种极其离奇的故事情节配上极度真实的描写,让读者身临其境都能想象出环境,又感到距离和不适,有失重感。


    文章以第三人称视觉写格里高尔也就是大甲虫的表现。作者并没有仔细的描述甲虫的外貌,都是以甲虫的感受来写,以甲虫看到的它的腿,它听到的父母和妹妹的谈论,它感到的疼痛。还有非常多的侧面描写来突出甲虫的恐怖,比如女秘书是怎么被吓到的,妈妈是怎么被吓到的,妹妹和爸爸是怎么嫌弃它的。读者在读的过程中会同情这只甲虫,通过这些描写感到甲虫的恐惧和无助。


    变形记这篇文章是按照人物的各种形态和心态的变形来写的。状态上,从主人公变成甲虫开始,到变形了一个月左右,再到受伤无力,最后死亡。每一个状态对应的旁人看待它的心情都不一样。家人最开始同情它,喂它。后来到厌恶,再不管不顾。最后家人们想赶它走,把它锁在房间里让它死去。在主人公对家庭没有任何帮助的时候,家人就开始厌恶它,希望它死去。这是家人丑恶的心态被慢慢揭露的变形。而甲虫自己也慢慢对自己的形态感到绝望,从想活着到也希望自己死去的心态的变化。通过这些变化来写成当时社会环境,揭露出丑陋的人性。


    然而在各种形态和心态的变形中,唯一不变的是格里高尔对家庭的爱。他是家里的主心骨,为了挣钱养活家人他以几乎不可能达到的热情去工作。变成甲虫之后也想着要搭班车去上班。他会在夜里听家人的对话,会担心父亲的生意,会担心妈妈的气喘病,会担心他妹妹的小提琴课。他的家人因为他对这个家没有任何贡献而对他嫌弃,厌恶,想让他死,但就连他死前都在“怀着温柔和爱意,想着自己的一家人。它消灭自己的决心比妹妹还强烈呢。”他的内心比所有人都纯洁,却面临着死亡。


    他尤其爱自己的妹妹。他因为妹妹在拉小提琴却不被欣赏所以想爬到妹妹身边,想把妹妹带到他的房间里保护她。“这儿谁也不像他那样欣赏她的演奏。他永远不让她离开他的房间。至少只要他还活着,他要守望房间里所有的门,谁闯进来就啐一口。”、“他将和她并排坐在沙发上,俯下头来来听他吐露他早已下定要送她进医院学院的决心。”而妹妹是怎么说他的呢:“对这个怪物,我没法开口叫他哥哥。我们一定得把他弄走。我们照顾过他,对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我想谁也不能责怪我们有半分不是了。”多么非常强烈的对比,多么悲哀的现实。


    甲虫死后,人们松了一口气似的。父亲感谢上帝,家人都在身上画十字。他们认为甲虫的事并不是他们造成的,而是他自己什么都不吃造成的。他们用一整天休息和闲逛,出去郊游,乐不可支。这是何等的讽刺。没有人在乎格里高尔之前对家里做出的贡献,他对这个家已经没有任何用处,就是累赘,就应该死。这种想法非常可悲,也是一步一步导致格里高尔死去的原因。


    这篇文章通过非常多的铺垫来讽刺人性的冷漠和淡薄,对当时社会的嘲讽。通过侧面描写来表达甲虫的怪物形象。格里高尔在怪物形象背后的委屈,无奈,孤独无法表达。家人对于这个形象的唾弃,厌恶。格里高尔的人性对家人的爱。很多人因为自己的弱势而无法表达见解,尽管那个想法是非常好的。他们更无法表达自己的负面情绪,那样会遭到更多的唾弃和厌恶。他们会在极度的悲伤和恐惧中怀着对人们的爱死去,而人们却在他死后欢呼庆祝。《变形记》,对社会无情的嘲讽,对人性赤裸裸的展示。

评书老艺人

扫文-变形记(可看)

超短

博士攻*外星生命体受 he 

站错了攻受  

外星生命体从博士那里要来了一个容纳自己的躯壳

博士看着自己制造的精致躯壳内装入了一个有趣的灵魂 一个心动 使了点小手段诱惑不太懂人类的外星人进行生命大和谐运动


超短

博士攻*外星生命体受 he 

站错了攻受  

外星生命体从博士那里要来了一个容纳自己的躯壳

博士看着自己制造的精致躯壳内装入了一个有趣的灵魂 一个心动 使了点小手段诱惑不太懂人类的外星人进行生命大和谐运动


月球表面的阿逸

猫崽子2

【先把他们叫起来吧。】

叶修边说着坐起来,边顺手将周·猫崽·泽楷抱在怀里。


【喂喂喂起床啦!!!】叶修到每只猫崽子耳边叫唤。


不知道是叶修声音大了点,还是叶修的声音仇恨值太高。另一边孙哲平立马感觉到怀里的张·猫崽·佳乐似乎是不高兴的挣动了一下,哼出声来。


【你声音小点!!!】孙哲平压低嗓门,狠狠瞪了叶修一眼。轻轻地给怀里的猫崽顺毛安抚。


叶修:【。。。。。。】简直没眼看。


孙哲平将小猫安抚好,看了看除张·猫崽·新杰外继续继续摊成饼状的猫崽子,皱眉补充道【你确定他们还能听懂人话?】...

【先把他们叫起来吧。】

叶修边说着坐起来,边顺手将周·猫崽·泽楷抱在怀里。


【喂喂喂起床啦!!!】叶修到每只猫崽子耳边叫唤。


不知道是叶修声音大了点,还是叶修的声音仇恨值太高。另一边孙哲平立马感觉到怀里的张·猫崽·佳乐似乎是不高兴的挣动了一下,哼出声来。


【你声音小点!!!】孙哲平压低嗓门,狠狠瞪了叶修一眼。轻轻地给怀里的猫崽顺毛安抚。


叶修:【。。。。。。】简直没眼看。


孙哲平将小猫安抚好,看了看除张·猫崽·新杰外继续继续摊成饼状的猫崽子,皱眉补充道【你确定他们还能听懂人话?】

【有道理。】叶修对他的想法表示肯定【那只能换个叫起来的方法了。】

【?】


【老韩,第四赛季冠军是嘉世哦。】

【张新杰,霸图血线你没奶住啊!】

【喻文州你手速到两百了?白斩鸡抢得到吗?】

【黄少天要爱护花草树木哦,要不要和哥pk?】

【王大眼,微草三连冠要被截了啊。小心蓝雨三连冠啊。】

【孙翔,再不起来一叶之秋我拿走了哦。】

【唐昊,和包子打一场?开麦的那种。】

【点心大大,老林来接你了】

【小肖来切磋战术?你又输了哦。】

【小周——小周你醒了啊,真乖。】

于是一个接一个。。。猫崽猛抬头。。。

周·猫崽·泽楷乖巧依偎在叶修怀里


孙哲平【。。。】那么想打人是怎么回事?

【大孙啊,要不要我把乐乐喊起来。】

【你滚!!!(压嗓门)】别来刺激乐乐,这货要说什么还要猜吗???

叶修果断无视【乐乐啊。】

【喂,你。。。】孙哲平没拦住突然靠过来的叶修

乐乐你家大孙要走了哦。】

孙哲平愣住,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怀里的猫崽。

于是乎

在那一瞬间,他对上了那双写满惊恐的眼眸

孙哲品的表情一下软化了。

【放心,我在呢。】他这样和猫崽说

张·猫崽·佳乐定定的看着孙哲平,抬起软软的小爪子在空中晃了晃又低头按在孙哲平手臂上似乎是在确认什么,小脑袋偏来偏去视线锁定孙哲平裹着绷带的左手,从孙哲平怀里扑腾出去一点凑到手跟前,小鼻子在绷带上嗅嗅蹭蹭,回头看向孙哲平神情担忧,发出轻微的咪呜一声猫叫。

【已经没事了。】孙哲平温和笑道。

猫崽似乎有些不太相信,一边小爪子又在上面踩了踩却不敢太用力,一边注意孙哲平的表情。

孙哲平微笑的看着他

过了一会猫崽似乎是放下心来,攀着孙哲平的衣服爬到领口处吧唧在孙哲平脸上亲了口,还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后又好像害羞一样手忙脚乱的要往下撤,被孙哲平一手托住逮到面前调笑道【要亲就直接点亲脸干什么?】旋即落下轻轻一吻。


叶修:【。。。】没眼看没眼看。

大孙这初吻是给猫崽了?

也不知道张佳乐他变回来后会怎么想


是的,根据刚刚的观察判断变成猫仔的他们似乎已是并不是很清醒,因为张佳乐孙哲平他们刚好是一对,所以他才将张佳乐叫醒来确认一下意识会不会清醒些。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叶修看着这一堆神色各异花色不同的猫崽子,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笑,若是几大心脏都还有这个意识的话,那么估计马上就会意识到鬼狐狸又要使坏了


【该叫你们什么,总不能叫你们本名啊,来来来给你们起个名!!!】如果苏沐橙在的话估计会很有兴趣,不过总也不至于为了这个去叫她起来。

【(韩文清)老韩!】本来就最老

【(张新杰)奶爸!】牧师不奶谁奶(而且他最白)

【(喻文州)小鱼!】不都说喻鱼鱼嘛

【(黄少天)黄烦烦!】够烦

【(王杰希)小王子!】咳,叫王大眼儿叫那么久了没意思

【(孙翔)二翔!】确实还是够二

【(唐昊)糖糕!】谐音嘛,年轻人火气不要太旺

(方锐)点心!】本来就是

【(肖时钦)小事情!】孙翔起名字的能力不错哈

【完美!】叶修很满意。


孙哲平【。。。】

张·猫崽·佳乐【。。。】

——————

番外

【乐乐要不要哥给起个?】叶修凑过来说道。

【不要/喵呜!】孙哲平冷漠脸/张·猫崽·佳乐抗议

【叫小花不错啊。孙小花?】

【。。。。/喵(才不要

【喵?】张·猫崽·佳乐回头疑惑,怎么你不反对?

【咳,还成。】孙哲平说道。

【????嗷呜嗷呜!!!】张·猫崽·佳乐闹。。。

------

叶修:呵,跟哥斗。


——————

那啥,其实我本来是想叫韩文清叫霸王或者韩霸霸的

(噗嗤---对不起让我笑会儿。。。。)

又觉得这样叫叶修隐隐的算是被韩文清占了便宜(???)

咱叶修哥是会被占便宜的人嘛(所以就改叫老韩了,呃。。。好像还不错?)


———————

@黑渣渣酱 

月球表面的阿逸

猫崽子

灵感来自于黑渣渣酱太太

@黑渣渣酱 


获得冠军后,职业选手们一起热热闹闹聚了个餐,都喝了点酒。

叶修的酒量在职业选手中都是垫底,很快就【倒毙】了


叶修一觉起来,发现身体动弹不得。

【鬼压床?】这是叶修的第一反应。

很快他就发现不是。

他感觉到身上有一种热乎乎软绵绵的生物

他一睁眼便看到的是一团毛茸茸

事实上不止一团。

好像一眼看去数不清


叶修保持镇定慢慢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一只只地点数

1、2、3、4、5、6、7、8、9、10。。。

除去自己朦胧中知道回房睡的沐橙和楚云秀

被孙哲平拖走的张佳乐

还有老老实实坐阵沙发正中的歪在一旁的李轩

那...

灵感来自于黑渣渣酱太太

@黑渣渣酱 


获得冠军后,职业选手们一起热热闹闹聚了个餐,都喝了点酒。

叶修的酒量在职业选手中都是垫底,很快就【倒毙】了


叶修一觉起来,发现身体动弹不得。

【鬼压床?】这是叶修的第一反应。

很快他就发现不是。

他感觉到身上有一种热乎乎软绵绵的生物

他一睁眼便看到的是一团毛茸茸

事实上不止一团。

好像一眼看去数不清


叶修保持镇定慢慢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一只只地点数

1、2、3、4、5、6、7、8、9、10。。。

除去自己朦胧中知道回房睡的沐橙和楚云秀

被孙哲平拖走的张佳乐

还有老老实实坐阵沙发正中的歪在一旁的李轩

那这十只是谁基本可以确定了

黑色的感觉板着脸的那只是老韩韩文清

和他靠一起的纯白色短毛的应该是张新杰

抱着包鱿鱼丝的估计是喻文州

在他一旁还搂着个话筒还在呼噜呼噜好像碎碎念的黄毛猫崽子是黄少天

趴在一杯解酒凉茶旁脑袋上还顶着一顶荣耀魔道学者同款巫师帽的是王杰希

那两只缠作一团的应该是孙翔和唐昊

那个猥琐缩在沙发角落里的黑白花像是糯米豆沙团子的是点心大大方锐

灰色的那只。。。鼻梁上还架着副眼镜呢,小事情肖时钦啊

再看自己身上这只。。。

这长的一看就是猫中帅哥的脸是周泽楷没跑了


将【】猫崽子认齐,叶修感觉到的只有头痛

这下该怎么办???


就这还够呛了,一转眼就看见孙哲平出来了

【咋回事?】孙哲平皱眉问。

【我怎么会知道。】叶修难得头痛【乐乐呢?我好像记得他去休息的还挺早的,没被你吃掉的话让他来帮忙把猫崽子收拾一下】

【。。。】孙哲平沉默,在叶修的注视下从怀里小心摸出一只小猫。


白色的,耳朵尖和尾巴尖像是沾染了鲜血一般都有一撮红毛,乍一看像是粉色。还微合着眼蜷着身子在孙哲平怀里安睡。身子很小,孙哲平手掌宽大修长,两手几乎就可以捧下。


叶修看了一眼没有说话,一边起身一边突地补充了一句【待他好点。这些年你也知道了,他太累了。】

【这还用你说。】孙哲平没什么表情变化,可抱着小猫的动作却更加温柔。


【先把这些家伙弄醒吧。】


————————

我、我想写短篇来着,怎么感觉又要成长篇?

【自我检讨。。。】

月球表面的阿逸

变形记蓝雨1

叶·兔子·修在微草被迫穿了一件粉色的小衣服,拍了好多照片。

叶修庆幸的是自己没有像在霸图时那样突然变回人形。

不然谁知道王大眼那家伙会干什么。。。


在微草的最后几天,叶修是以正常形态度过的,不知道为什么叶修总觉得王杰希憋着一股劲想让他再变一次,可惜没有成功。


在蓝雨会变成什么?


叶修已经在思考这个问题了,按在霸图和微草的情况看,变形是和俱乐部的人有点关联。

霸图队长韩文清热血汉子,副队长张新杰作息规律,于是叶修就成了可软萌可冷萌大多数时候昼伏夜出的猫【然而叶修实力演绎什么叫萌贱。】

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职业魔道学者,荣耀最新设定添加了猫头鹰,...

叶·兔子·修在微草被迫穿了一件粉色的小衣服,拍了好多照片。

叶修庆幸的是自己没有像在霸图时那样突然变回人形。

不然谁知道王大眼那家伙会干什么。。。


在微草的最后几天,叶修是以正常形态度过的,不知道为什么叶修总觉得王杰希憋着一股劲想让他再变一次,可惜没有成功。


在蓝雨会变成什么?


叶修已经在思考这个问题了,按在霸图和微草的情况看,变形是和俱乐部的人有点关联。

霸图队长韩文清热血汉子,副队长张新杰作息规律,于是叶修就成了可软萌可冷萌大多数时候昼伏夜出的猫【然而叶修实力演绎什么叫萌贱。】

微草战队队长王杰希职业魔道学者,荣耀最新设定添加了猫头鹰,结果叶修就成了猫头鹰,微草公会名中草堂,叶修就成了捣药的兔子。


在蓝雨会是什么。

很快叶修就知道了————是狐狸


叶修趴在软垫子上大尾巴有气无力甩一甩

想打荣耀。。。

想抽包烟。。。


叶·狐狸·修抬头看向一旁笑眯眯的某人【你说你怎么最喜欢吃的是白斩鸡呢?】


【这也是没办法的呀叶修前辈。】喻文州笑眯眯的夹起一块白斩鸡浇了一点酱汁送到叶修嘴边。


虽然变成了狐狸,但吃东西口味还是和人一样的。


【前辈都不如想想后天轮回的人要来蓝雨打友谊赛应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叶·狐狸·修在喻文州腿上挪了挪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本来他刚来蓝雨时是一只蓝眼睛的美短来着,猫还挺正常到处跑跑也没什么不容易引人瞩目,想这样趴人腿上也挺方便。结果谁想吃了顿饭后就变成了一只狐狸————还是白毛蓝眼睛。


这拉风的造型要还在蓝雨到处跑恐怕就会像75级boss刷新一样引人围观稍好一点的就是不会被人集火。

搞不好还给抓动物园去了。


叶修苦恼的趴在喻文州怀里,喻文州也不说话动作轻柔地给叶·狐狸·修顺毛,喻文州眯了眯眼抚摸上了叶·狐狸·修毛茸茸蓬松的大尾巴。


【!!!】叶·狐狸·修顿时打了个激灵。


【不舒服?】喻文州关切问道。


【。。。没】叶·狐狸·修歪了歪头【就感觉有点奇怪。】


【那我注意不碰到了。】喻文州笑着把放在叶·狐狸·修尾巴尖的手收了回来,在叶·狐狸·修缎子般光滑的背部一下又一下的顺毛。


【对了,黄少天他人呢?】


【他带队到微草去打友谊赛了。】


【我说怎么这么安静。】叶修打了个小小的哈欠。【王杰希应该不会上场。】


【嗯,他现在好像是试着放手了。】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叶修的眼皮颤了颤,终于是睡了过去。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打了进来,倒也不显得热。照到喻文州蓝色的蓝雨队服上又反射到叶·狐狸·修雪白的皮毛,顿时笼上了一圈金蓝色的光晕。叶·狐狸·修的身上并没有动物的那种特殊的气味,而是一种很清爽的像是薄荷一般的清新气息。


喻文州俯下身在狐狸的大耳朵上落下一个吻。叶·狐狸·修的耳朵抖了抖,似是有些不高兴的哼了一声。喻文州有些好笑的顺毛安抚有些炸毛的某人,感觉到他舒服地在自己肚子上蹭了蹭,深色的眸子暗了暗,拉过一床小毯子感到自己和狐狸身上,合眼享受短暂的午休。


——————

番外:

【队长真是太卑鄙啦!!!】黄少天一边操纵着夜雨声烦虐微草新人一边想道。

PS:不是自家的虐起来没压力。听说之前王杰希那家伙还找叶修当陪练呢,有什么的。

【王杰希,我要和你pkpkpkpkpkpkpkpkpk!!!】

【我刚打过了】王杰希淡定喝了一口金银花茶。

【。。。。。。】


月球表面的阿逸

变形记之微草3

“队长,为什么叶修前辈看起来这么累啊?”高英杰问道。今天队长看起来心情很好,嘴角总是带笑,平时都是冷冷清清的,按妍琦的说法好像是——禁欲?说起来小戴总是总是能感染到人呢…


想到这高英杰突地脸一红,脸别到一边去了。


“有事情。”叶•兔子•修抬起眼皮看了看高英杰的表情,又把眼珠转到一边,“和你一样。”


王杰希笑,轻轻地顺着怀中兔子的毛。“那你以前怎么看不出来?”


“哥这不是没想到嘛。”叶修白了他一眼。

谁知道自己当了几年对手的家伙都想对他下手,昨天晚上可是被他好一通调戏,挣扎了好久能不累吗?


“今晚继续?”王杰希眼微眯。

“别了别了。”叶修表示拒绝。

“真遗憾。...

“队长,为什么叶修前辈看起来这么累啊?”高英杰问道。今天队长看起来心情很好,嘴角总是带笑,平时都是冷冷清清的,按妍琦的说法好像是——禁欲?说起来小戴总是总是能感染到人呢…


想到这高英杰突地脸一红,脸别到一边去了。


“有事情。”叶•兔子•修抬起眼皮看了看高英杰的表情,又把眼珠转到一边,“和你一样。”


王杰希笑,轻轻地顺着怀中兔子的毛。“那你以前怎么看不出来?”


“哥这不是没想到嘛。”叶修白了他一眼。

谁知道自己当了几年对手的家伙都想对他下手,昨天晚上可是被他好一通调戏,挣扎了好久能不累吗?


“今晚继续?”王杰希眼微眯。

“别了别了。”叶修表示拒绝。

“真遗憾。”

“我不觉得。”

王杰希和怀里的兔子对视,勾唇一笑,俯下身在叶•兔子•修耳边说道

“听说兔子的时间都特别短?”

“王大眼你够了啊!!!短什么短???你才短!!!”叶修吼

(不好意思,变成兔子后有点容易暴躁。)


一片寂静

微草队员训练刚开始没多久,而且训练的项目也是没什么音效的。

再加上叶修的距离也没好远

这声音穿透了耳机🎧

微草的诸位基本都听到了

咔哒——刘小别一直偷眼看着这边,手上的动作慢了一拍,在一片寂静中格外明显。


“咳。”

不知谁先咳了一声

微草众人齐刷刷一缩头。

我们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不知道

你们继续……


“咳。”叶修也咳了一声,低头啃胡萝卜……

(变兔子后喜欢啃胡萝卜……好像没毛病???


王杰希眯了眯眼。

拿起手机一阵划拉过了一会似乎是看中了什么满意地嗯了一声

下单

放下叶•兔子•修

和队员一起训练


叶•兔子•修表示:不慌不慌,形象端庄……

王大眼搞起事来也不容小视

没看到上次黄少天就被坑进去了吗

不过那家伙也不是什么脑力选手就是了……

不过自己这样有脑子也没用啊

还是实力为尊啊

叶修感慨总结道


B市的送货效率很高


于是叶修也就早一步见识到王大眼想干嘛

现在跑来得及吗?


叶修不动声色地将扒拉开点缝隙的盒子掩上


“小高,你说哥这样跑的过你们队长嘛。”叶•兔子•修暗戳戳问道。

高英杰看了叶修半晌,艰难开口:“恐怕不行前辈,先不说速度,我们队长对地形也比前辈要熟,前辈这样也不能贸然乱跑乱藏。而且……前辈恐怕真跑不过队长……”

他们俱乐部每天可是有固定的锻炼时间,体力什么的绝非常年与游戏“相依为命”,活动都在游戏里的叶修好了不止一点半点。

叶修看了看自己圆滚滚的小身子表示放弃

说好的兔子跑得快呢???

童话都是骗人的<(`^´)>

叶修愤愤不平的拿王杰希等身王不留行手办磨牙


“王大眼你这什么恶趣味???”


“很可爱。”王杰希自然知道叶修看到了,拎着两个小盒子说道,“你选哪一件。”

“我选择拒绝。”叶修面无表情说道。

“那就先这件。”王杰希驳回。


抹茶色的小衣服。

类似连帽衫

刘小别手差点没收住

高英杰眼睛一亮

许斌差点拍照忘关闪光

“好可爱!!!”柳非脱口而出

“是不错。”王杰希认可。


叶•兔子•修冷冷地看了王杰希一眼,扑腾一阵后把帽子套到了头上

和衣服同色

抹茶绿帽子……

叶•兔子•修看着王杰希似乎在呵呵笑

能把兔子的脸摆出那么嘲讽的表情能让人想打也是一种本事了……深入灵魂的嘲讽能力啊

王杰希抱在一起的双臂有些僵硬


“那就换一件。”王杰希拍板。


“我去,王杰希你这什么恶趣味???!!!!”

叶修大叫。还不如身上这件呢!!!

“这话你说过了。”

新拿出来的这件,是粉红色。。。



————————

(本来想放张图,到没画完。然后……明后天考试可能就不更了,今天尽量把存货都发了)







月球表面的阿逸

变形记之微草2

[图片]“所以王大眼你想要哥怎样?”


王杰希一回头便看到的是这样一副场景。


叶•猫头鹰•修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副单片(放大)眼镜,戴到了自己头上,歪着头看着他。


微草众人:我们认为你在嘲讽我们队长,并且有证据……谁信你把左眼放大是个巧合啊???


他喵的你怎么不顺便去翻一顶黑巫师帽子呢?直接cos王队版王不留行?也不知道连手都没有他是怎么端端正正把眼镜戴到头上的。


“别闹。”王杰希伸手将眼镜摘下。顺手将小猫头鹰揽进怀里,“大家都去休息吧。你去睡我房间。”

后一句是对叶修说的。


“我才不要。”叶修表示拒绝。


“刚刚眼睛都眯起来的,打哈欠的是谁?”

[图...

“所以王大眼你想要哥怎样?”


王杰希一回头便看到的是这样一副场景。


叶•猫头鹰•修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副单片(放大)眼镜,戴到了自己头上,歪着头看着他。


微草众人:我们认为你在嘲讽我们队长,并且有证据……谁信你把左眼放大是个巧合啊???


他喵的你怎么不顺便去翻一顶黑巫师帽子呢?直接cos王队版王不留行?也不知道连手都没有他是怎么端端正正把眼镜戴到头上的。


“别闹。”王杰希伸手将眼镜摘下。顺手将小猫头鹰揽进怀里,“大家都去休息吧。你去睡我房间。”

后一句是对叶修说的。


“我才不要。”叶修表示拒绝。


“刚刚眼睛都眯起来的,打哈欠的是谁?”

“………”王大眼你明知道我拒绝的不是这个。


微草众人齐刷刷一缩脖子:好像不太对的样子。可咱能确定不要去搅和。


于是乎,微草众人目送着他们的队长带着一只一脸恨铁不成钢表情望着他们的猫头鹰走了。


叶•猫头鹰•修:反抗强权啊,微草的小朋友们】

【微草众人:我们不。



刘小别看着猫头鹰远去,突然反应过来似的,掏出手机噼里啪啦一阵按。


“咦?”

“怎么了?”许斌,高英杰他们凑了过来。

“猫头鹰不是夜行动物吗,怎么……”怎么叶修前辈白天和我们活动了一天呢?

“可能因为他是叶修吧?因为是人变的。”许斌他们当然知道他在指什么。

是这样吗?虽然疑惑但也没什么好能解释的。大活人变成活蹦乱跳的猫头鹰已经够玄幻了。


(私设:微草训练室和选手房间是同一层。)


另一边王杰希房间

“所以哥为什么要和你睡一间房?”
叶•猫头鹰•修雄赳赳气昂昂地站在桌上向王杰希发出了灵魂质问。

“方便照顾你。”

“我信你个鬼。”叶修不屑说道。(表情参考如下)

【装!你得劲儿装!!!】
“哥还要你照顾?你会照顾猫头鹰嘛?”


“猫头鹰是不会,但人就不一定了。”王杰希淡定笑。


“……”


“猫头鹰是夜行动物,可你白天精神却好的不得了,我应当怀疑一下那到了晚上你是不是还会变回人呢?”


“你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叶修感慨道。


“机会难得。”王杰希淡淡说道。


借黄少天的一句话来说:似乎在王杰希的大小眼里看到了算计的光芒。


叶修想不动声色的挪动一下,却遗憾地发现王杰希早就将可移动的路线封死了——除非自己是想往他怀里钻。


奇怪的眩晕感突然袭来,刚晃了晃身子。叶修便觉自己落入了一人怀抱。


下一瞬,自己眼前事物突然缩小……


“抓到你了。”王杰希轻笑。


这一次,叶修没有衣服。


第二天,微草众人没有看到那只跳来跳去的小猫头鹰,而是一只有些昏昏欲睡的小白兔。


据队长说,叶修前辈变形可能是根据身边人的某种情况来变化,就比如魔道学者配猫头鹰,小白兔……或许是搭上了捣药的玉兔……


至于为什么昏昏欲睡?原因不明。


你们没人猜,所以我就不在悬崖边游走了。)(*/∇\*)


【讲真这最后一张图我看到的时候差点笑死】

月球表面的阿逸

变形记之微草1

  一觉醒来,叶修整个人都是闷逼的。


什么情况???


半个小时前自己刚从床上坐起,便觉得眼前的事物突然放大,身体变轻。一瞬间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去,还来???


叶修觉得自己需要一支烟冷静一下。顺便躺一下理理思绪。


可是这次。。。为什么脚爪子都没有了?躺,这个样子怎么躺……


叶修坐在床上漠然无语。开门出去求援这种事就不去想了,还是等人来吧。


于是王杰希进来时便看到的是这样一副景象。


一只小小的猫头鹰坐在床上,表情生无可恋。


“叶修?”王杰希有些艰难地开口,一边试探地向小猫头鹰伸出手。就算魔术师想法异于常人,对于一个活人一晚上变...

  一觉醒来,叶修整个人都是闷逼的。


什么情况???


半个小时前自己刚从床上坐起,便觉得眼前的事物突然放大,身体变轻。一瞬间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去,还来???


叶修觉得自己需要一支烟冷静一下。顺便躺一下理理思绪。


可是这次。。。为什么脚爪子都没有了?躺,这个样子怎么躺……


叶修坐在床上漠然无语。开门出去求援这种事就不去想了,还是等人来吧。


于是王杰希进来时便看到的是这样一副景象。


一只小小的猫头鹰坐在床上,表情生无可恋。


“叶修?”王杰希有些艰难地开口,一边试探地向小猫头鹰伸出手。就算魔术师想法异于常人,对于一个活人一晚上变成猫头鹰这种事还是没有那么快能接受的。这和兴欣战队战胜嘉世战队不是一个级别的,后者是小概率事件,前者干脆就是魔幻。


猫头鹰抬头看他。

王杰希差点呆住。


因为那小眼神分外无辜,再联想到叶修身上。。。画风太美难以想象。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想法。

“王大眼你这什么眼神。”叶•猫头鹰•修用那张呆萌的脸露出了一个略有一点嘲讽的表情。


“什么情况?”王杰希淡定地回避了这个问题。


“不知道,在霸图哥也是这样突然就变了。”叶修拍了拍小翅膀。


“变的什么?”王杰希突然有点不爽。


“黑猫(^・ェ・^)”


“……”更不爽了。


“什么时候能变回去?”这个比较关键。


“两三天?好像比霸图短挺多的。”叶修歪头说道,顺便眨巴眨巴眼睛看着王杰希。


“你…别这样看着我。”王杰希偏过头不和叶修对视,再被这么看下去,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干点什么。使劲摸一把猫头鹰的小脑袋


“我去王大眼你什么意思啊!哥还没嫌弃你的大小眼呢,你嫌弃哥盯着你。”


“咳。走吧。”王杰希轻咳一声。


“哦。”叶修自然也就开开玩笑,跳到了王杰希掌心里,试探着拍了拍翅膀,从王杰希怀里飞到可他肩头。


“行了走吧(●°u°●) 」”叶修举了举翅膀,他对这个位置很满意。


“队长,叶修前辈呢?”高英杰迎了上来。


“在这里。”


“啊?”高英杰疑惑,自己面前只有队长啊,而且队长什么时候养了一只猫头鹰?而且这猫头鹰……


高英杰看到猫头鹰似乎在笑的表情,不由又多看了几眼,怎么这么眼熟呢?


“小高别看了,哥在这呢。”猫头鹰开口说道。


“………”

“!!!!”

“叶、叶修前辈?你怎么又——”


“又?”两位队长都捕捉到了这个词。


“呃,那个…奇英和我说了这个事。”


“哦,那孩子。”叶修又歪了歪头。年轻一代有点交流没什么好奇怪的。


微草战队的其他队员虽然听到了这件事却也不敢呼啦一下全围过来。叶修自然是看到了。


“王大眼你那么凶做什么,看这些小朋友都不敢过来了。”


王杰希一眼扫去,微草众人齐刷刷一缩头。


微草众人:叶神,我们不是你啊………


你俩可是在周泽楷两连冠之前,将荣耀冠军一半收入囊中的站在顶峰的男人啊!


再有………队长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也猜不出来……


“停下吧,要去拍宣传照了。”


“啥?”叶修表示拒绝。


“怎么了?”


“哥刚在霸图拍过。”


“那就更要去了。”王杰希淡定忽视了叶修的拒绝,“刚好你这造型合适。”


猫头鹰,魔道学者。

官配啊……


于是乎微草战队的宣传照中王杰希和王不留行的肩上多了一只猫头鹰。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可谁想,晚上又有事发生了……


—————

(你们可以猜猜发生了什么,猜对………我试试在悬崖边缘试探(*°∀°)=3)

月球表面的阿逸

变形记之霸图3

相安无事。。。


对霸图人来说霸图的这几天什么特别的事也没发生,除了,多了一只穿着衣服的黑猫外。


令他们感到奇怪的是,职业选手们对这只猫的出现没有什么意外的样子,和这只猫同进同出,而之前来的叶修却再没有露过面,据说是驻扎在职业队会议室里了,反正里面设备齐全住里面完全不碍事让人帮忙打饭就好。


只是职业选手们对这只猫的态度有些奇怪,

当猫出现时,

韩文清总是眼神总会不自觉追随

张新杰一脸不科学的表情

张佳乐总是咬牙切齿

秦牧云总是走位飘忽

白言飞总是想用小鱼干扔地图炮

宋奇英总是一副想去顺毛却不好上前的纠结模样


当猫疑似卖萌时

他们总是一副一言难尽...

相安无事。。。


对霸图人来说霸图的这几天什么特别的事也没发生,除了,多了一只穿着衣服的黑猫外。



令他们感到奇怪的是,职业选手们对这只猫的出现没有什么意外的样子,和这只猫同进同出,而之前来的叶修却再没有露过面,据说是驻扎在职业队会议室里了,反正里面设备齐全住里面完全不碍事让人帮忙打饭就好。



只是职业选手们对这只猫的态度有些奇怪,

当猫出现时,

韩文清总是眼神总会不自觉追随

张新杰一脸不科学的表情

张佳乐总是咬牙切齿

秦牧云总是走位飘忽

白言飞总是想用小鱼干扔地图炮

宋奇英总是一副想去顺毛却不好上前的纠结模样



当猫疑似卖萌时

他们总是一副一言难尽,“你丫能别闹了吗”的表情



而当猫在阳光底下晒肚皮打呼噜伸懒腰的时候

众人目光变得有点危险。。。



而且这猫就像成精了一样总是一副极其拟人化的的懒洋洋的模样,而且总感觉它在微微笑。



(霸图职业队:他喵的那混蛋是在嘲讽吧!!)



众人非常纠结



而当事喵正在用小肉垫扑腾手机和人聊天

“叶修你还好吧,在霸图怎么样?”

“沐橙你快别提了,哥都快憋死了荣耀也不能打。”

“噗哈哈,要不要我寄过去根逗猫棒?”

“……沐橙你就坑死哥吧。”

“那你在那里都干什么?”

“和张新杰聊聊战术,逗逗老韩,调戏乐乐,瞧瞧后辈。”

“那还挺不错啊。”

“是还成,不过还有一点就是哥抽不了烟了……”

“正好戒烟,哥哥他一直挺想让你戒烟的。”

“嗯…也是。”

“那我去训练了哦~”

“去吧去吧,苏大队长。”

“嘻嘻~”

“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你变的是猫(^・ェ・^)?”

“可能这些霸图的汉子太刚需要一只猫来缓解缓解。”

“噗哈哈,那找你来变那可是失算了。”

“可不是。”

……

另一边,拍队服照……

“韩、韩队表情放松一点。”(韩文清严肃脸)

“。。。。。。”

“唔哈哈哈哈——”张佳乐拍着张新杰的肩膀无声狂笑。

“要是有什么道具(小动物什么的)就好了,让韩队抱着可能会好一点”摄影师说道。


霸图(职业队)众人:……你对韩队的力量一无所知。


拍出来可能是韩队严肃脸加小动物惊恐表情jpg


“哎,你们这我来的时候有看到一只黑猫。要不抱来试试?”摄影师提议道。


霸图职业队众人:惊恐jpg

“他、他总是到处跑我们也不知道他会跑哪里去。”


就在这一瞬间,一只黑猫从门口施施然路过。


霸图职业队众人:。。。


“哎,对!很好就是这样!”


“这小家伙长的挺可爱的。”摄影师走前如此说道。

“多亏了这小家伙!小宋我看你挺喜欢它的,等下你到我哪里拿两包高级猫粮喂他吧。”

“哦,好的”宋奇英愣了愣,忙点头应道。

霸图职业选手众:。。。。。。

叶•黑喵•修:。。。有烟草味嘛。。。


照片里的韩文清轻轻的揽着双臂,黑猫的爪子摁在他臂弯上,抬头与他对视,眼睛里都只有对方,或许连叶修也没有察觉到,自己这十年对手眼里潜藏的温和笑意。

……


“吃猫粮哈哈哈!”张佳乐大笑。

“滚滚滚。”叶修懒懒说道。突然打了个激灵!

“!!!怎么回事???”

“可能是要变回去了。”叶修缩成一团,身形开始变化。

砰——一声轻响

霸图众人面前的桌上多了一个跪坐着的小男孩,穿着一件过大的黑T桖(霸图黑2333)还有一条牛仔裤。光衣服就把他整个人裹在了里面。

“哎?”叶•小•修歪头发出奶声奶气的一声疑问。

叶•小•修和霸图众人大眼瞪小眼

小叶修怎么会这么可爱???就这还算了他竟然还是猫耳!!!

可也就这一会儿,众人眼前又一花,小可爱消失了,叶修出现了。

“哎呦,总算变回来了憋死哥了!”叶修伸了个懒腰

“靠!你为什么不多变一会儿???”

“干嘛!哥会留黑照给你们么。哈哈哈,不说了哥要打荣耀去了。”


第二天,叶修在霸图众人复杂的眼神注视下离开了霸图。


番外一:

如果监控让叶修显形

“老、老板你看——”监控人员颤声说道。

“嗯?怎么了?我艹”

监控显示,韩文清抱着叶修从房间里出来,公主抱。


如果照片展现真相。

“等等,这照片怎么成这样了?猫呢???”

照片上叶修扶着韩文清的手臂坐在他怀里,与韩文清深情对视,笑得神秘。


“小宋你看什么呢?”张佳乐说道。

“啊,我在看…照片。”宋奇英将手机递过去。

“谁啊,我去你拍到啦(๑✧∀✧๑)☀??!!”

照片很多,是猫的各种姿态。都是一只猫:叶•黑喵•修,最重要的是最后一张。一个白白嫩嫩的猫耳男孩懵懂的歪头。

“发我发我!”张佳乐兴奋叫。

“发我。”

“发我。”

韩文清,张新杰。。。

小宋:原来你们是这样的前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