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变形金刚:idwg1宇宙(2005)

27浏览    4参与
半甜的糖。

【短篇】攻略游戏

All Bee

By Againsthe

All蜂cp向,也没有特别All

主要有红蜂、补蜂,副要有闹蜂

穿越乙女游戏设定,IDW背景,有改动

7059字

稿

阅读愉快


————


补天士靠得太近了。大黄蜂不由自主地想,在这个距离下他几乎能闻到对方身上微焦的烟尘味。说来也是奇怪,他以前从没注意过这个。大黄蜂想再次拉开距离,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后退的余地,金属墙壁冰冷冷地抵着他的后背。他开始觉得自己的右腿又隐约传来疼痛,但他知道那只是自己紧张时的神经错觉。

如果可以的话,大黄蜂现在并不希望自己和补天士单独见面。自从那天他莫名和人撞了个满怀之后,或者更早一点,他撞上人之...

All Bee

By Againsthe

All蜂cp向,也没有特别All

主要有红蜂、补蜂,副要有闹蜂

穿越乙女游戏设定,IDW背景,有改动

7059字

稿

阅读愉快


————


补天士靠得太近了。大黄蜂不由自主地想,在这个距离下他几乎能闻到对方身上微焦的烟尘味。说来也是奇怪,他以前从没注意过这个。大黄蜂想再次拉开距离,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后退的余地,金属墙壁冰冷冷地抵着他的后背。他开始觉得自己的右腿又隐约传来疼痛,但他知道那只是自己紧张时的神经错觉。

如果可以的话,大黄蜂现在并不希望自己和补天士单独见面。自从那天他莫名和人撞了个满怀之后,或者更早一点,他撞上人之前的某个瞬间开始,所有的情况都有些不太对劲。

简单的说,就是整个世界好像突然都向他倾压而来。

就好像自己突然成了关注的中心。

——而且从那时候开始,当他专注和某人交谈时,他就会看到一个没有文字表示的进度条。

它是什么?它从哪里来?它表示什么?大黄蜂过往的几百万年里从没见过、或是听说过类似的东西。这种进度条可以说是效率极其低下的框体显示,以至于塞伯坦人从来不用它们,至少在内置系统中很少使用。

不过眼下更重要的是补天士还在等着他的回答。

“不,我不会跟你一起走。擎天柱把责任交给我们,绝不会是希望我们两个全都扔下塞伯坦不管。想想那些回到家乡的人,或者想想那些可能会捣乱的人,霸天虎或者别的什么。你知道,我们塞伯坦人这么久以来都不曾齐心,我们都不可能骗自己以为一夜之间大家就能真的都和平相处了。”

“——那么你是在指责我吗?”补天士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冒犯,他深吸了口气,“你这是在指责我吗,大黄蜂?指责我扔下塞伯坦不管?”

他靠得更近了,几乎将大黄蜂彻底笼罩在他自身的阴影下。

大黄蜂现在能清晰地分辨出那种微焦的气味,就像是金属过度受热后散发的气息,让人能够轻易联想到火焰和热量,想到热情和自由,想到补天士——是种很合适他的味道。他不明白自己在这时候想的不是怎么让补天士平静下来,而是这种东西,是不是应该。

他应该去找那几位医生谈谈,看看他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不不,先解决眼前。大黄蜂现在可没时间再走神了。

“我无意冒犯,补天士,相信我。”

无论如何,补天士靠得太近了。大黄蜂抬起手隔在自己和补天士之间,斟酌着自己的选词和语气。他有些惊讶自己居然如此习惯做这样的事情,或许地球的经历对他的历练比他自己以为的还多。

“我相信你多少应该能理解我的担忧,你能吗?”

补天士的表情在变化。大黄蜂有些不安,那些明暗不定的变化曾经是他很少注意到的,或许他注意到了,但不会让他如此在意。大黄蜂就此决定之后自己一定要去找个医生谈谈,现在如果补天士再不往后退点,他的腿可能会幻痛得更厉害。

他真的是靠太近了。如果补天士决定要对大黄蜂做什么,这个距离之下他可能根本来不及反应。这可不好。

“能给我个反应吗?补天士?”大黄蜂在持续的短暂沉默之后,带着不安开口问道。

又过了几秒,补天士的表情在终于定了下来。那些在他面甲上变换的阴影也散去了。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的话起作用了,但是阴暗的表情确实不适合补天士,也让他感到不适应和不自在。

现在这样好多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也好多了。

“大黄蜂……”补天士张开嘴。

“咳,嗯。”大黄蜂清了清嗓子,注意到自己打断了补天士后,他抬起头,“呃,你想说什么?”他确信对方多看了自己一眼,也可能是两眼,这让他稍微有些担心自己刚才是不是拒绝得太直白了。

“没什么。”补天士已经彻底退开了。他似乎打算走,但大黄蜂觉得他好像有些迟疑。

他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大黄蜂有种古怪的感觉,又说不上,只是怀疑。

“补天士?”

“什么?噢,没什么,别在意。”补天士应着,“嗯,没错,我没什么要说的了。”

这反应可太不像他了。大黄蜂觉得,这至少不怎么像他认识的补天士,倒像心里有事儿瞒着别人时候的热破。他衡量了片刻是应该继续追问还是放任不管,就在这个犹豫之间,即将作为船长、新的远征骑士和冒险者离开塞伯坦的补天士已经转身,打算结束这段颇有些让人尴尬的独处——至少大黄蜂是这么评价的。

看来没有继续询问的必要了,大黄蜂想。

不过在补天士最终离开他视线之前,他还是给大黄蜂留下了一句话。

“你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在那之前还有时间。”

好吧。大黄蜂在他彻底消失之后思考起来。就目前而言,大黄蜂还没有打算改变自己的主意。真是抱歉要让他失望了。小黄人在心里合掌。虽然他还没搞明白为什么补天士突然这么热衷于让自己一起走。这事儿天知道。几天之前大黄蜂第一次从补天士嘴里听到他的计划时,他们还为了“这个时候离开你是不是疯了”大吵了一架,补天士几乎是摔门而去,让大黄蜂别管他。现在?他的态度分明是一百八十度的变化。

自己做了什么吗?大黄蜂审视自己,还是说在他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他在补天士眼中有了什么变化?

这会和他莫名产生的那种古怪的,仿佛自己成了所有人关注中心的错觉有关系吗?

说起来那个进度条好像变少了一点,但现在补天士已经走了,大黄蜂不确定那是不是他的错觉。

说起这个。

大黄蜂又重新审视了一边自己原本的计划安排,高兴地发现在前往下一个事项之前,他可以挤压出来一小段空闲时间。这是个找医生聊聊的好时机。有时候,哪怕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只是聊聊自己的感觉,也会很有帮助。

于是就这样,他刚往前走了几步的时候,就在拐角边。简直和前几天一模一样的状况,只不过和他撞到一起的人又换了一个。

“哐!”

“走路的时候你最好看着点前面,小东西。”

大黄蜂认得这个声音。某种意义上对方的口气听起来总是颇有些粗鲁,摁在他肩膀上的手倒是施加来了相当温和的力量,正好稳住他因为突然撞上了东西而向后仰去的重心。

“谢、呃、我是说抱歉。”大黄蜂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撞到的地方,等他抬起头的时候,刚刚和他撞在一起的人已经不见了。“讨厌的神出鬼没的传送能力者。”他低头嘀咕了一句。

“什么传送能力者?”

另一个大黄蜂颇为熟悉的声音从他背后的另一个方向传来,大黄蜂都不用回头,就知道这个尖锐的语气属于谁。

这又是唱的哪出?

“红蜘蛛。”大黄蜂颇有些烦躁地转过身,看向那扇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打开了的气窗。这幢建筑名义上属于汽车人,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但是再显见不过,显然是闹翻天。他把红蜘蛛带进来,还用刚才那像是偶然一样的“巧遇”阻碍大黄蜂离开,以此来给他的长机创造机会。

大黄蜂不明白的是,补天士就算了,为什么连红蜘蛛也来凑这个热闹?又或者难不成是霸天虎贼心不死的计划出了纰漏以至于所有人都感染了什么奇怪的程序?

这是他这几天来第几回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接二连三地被各式各样的人轮流堵门了!大黄蜂都不愿回忆了。有一次上门堵他的甚至是擎天柱!再这么下去,就算哪天大黄蜂突然看到威震天出现在自己面前,并对他表露出“某种兴趣”他也要感觉不到奇怪了。

“我听到了,那小子想劝你跟他一起离开塞伯坦——你?离开?无稽之谈,这真是太好笑了。”红蜘蛛悠闲地趴在窗台上,托着脸,将红色的光镜眯得狭长,“你不会走的,我可是清楚得很。”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大黄蜂感到了危险,像是自己就是被瞄准的目标一样,他警惕地问道,“你不应该在这里。我已经通知守卫了,其他人马上就会过来。”不过事实上是,他说完这句话后才抽出空来通知其他人。

“其他人,你指的是刚刚离开的那小子吗?你希望他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挡在你和我之间?”红蜘蛛伸出手,用手指在他们之间来回划动了一下。

因为这句话,大黄蜂顺势地想了一下那个场景。补天士的定风翼极大地撑开了他的肩幅,让他的背影显得宽阔,看起来似乎还挺让人有安全感的——不,不对,他为什么要想这个?

有东西在影响他的思考?

“如果你大老远的冒险跑到这里来只是想调侃我几句的话,那你已经达到目的了。”大黄蜂看着他,手指局促地抓紧着自己的拐棍。

“噢,大黄蜂,你是个聪明人,猜猜看我来找你是什么事儿?”

“有话快说,红蜘蛛,你还有没多久时间可以废话了。”

虽然这么说,大黄蜂其实心里并没有底。他确实发出了信号,补天士也给了他回信,但他现在还没有赶到说明红蜘蛛说的有一部分没错,或许有人替飞行者缠住了他,比如刚才的另一个人。

红蜘蛛的朋友没有一个是泛泛之辈,汽车人和霸天虎,他们打了四百万年交道,彼此都互相知根知底。

“都像你这样可就太没有意思了。”红蜘蛛打趣地说。

谁要跟你有意思?大黄蜂瞪着他。

“好吧,就当是给你这个‘小家伙’的特别优待好了。”红蜘蛛说,抬起手,还是那只,“既然你不打算离开塞伯坦,那么我们就应该聊聊,因为我也不打算把塞伯坦白白送给你们汽车人。”

“摘掉了标志也不能消减你对权利的欲望,是么?”大黄蜂道,“趁着威震天不在,你就觉得自己又能成为一派领袖了?”

“你可以这么认为。毕竟,我,红蜘蛛,一向是个目标明确的人。”红蜘蛛向他露出一个体面的微笑。

那张脸有些假,但也不能说他没有真诚。在所有大黄蜂见过的人当中,没有一个能把这些矛盾如此恰到好处的表现在同一时间,除了红蜘蛛。大黄蜂有些动摇,擎天柱已经“死了”,奥利安·派克斯的打算,其实和补天士差不了多少,他们都想离开,他劝不住他们。大黄蜂不敢说自己能代表所有剩下的汽车人,但从擎天柱手里接过的半个领导模块和补天士的决定,已经让他现在没有了退路。

 这里,塞伯坦,需要一个领袖。

“你想怎么样?”

“很好,我就知道你会有兴趣。那么我就勉为其难地在楼下等你,你的小轮子也没办法让你上到太高的地方。待会见,我们大概可以开诚布公地、好好谈谈。”

“什么?嘿,不,等等——”大黄蜂试图叫住他,却发现红蜘蛛已经从窗口消失了,与此同时,他还收到了来自其他人的通讯。他们询问大黄蜂刚才是否误报了入侵者的信息,因为警备系统没有任何反应。

是影像。大黄蜂即刻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被耍了。一定是那个传送能力者携带的一次性道具,他竟然没有注意到,这让他难免有些恼火。

“很抱歉,我可能是神经过敏了。”他回复道,恶狠狠地盯着空无一人的窗口,而后又告诉补天士这件事。补天士仍然回复得很快,这让大黄蜂有些不安,尤其是他还是不打算改变主意。

要去吗?暂时放下补天士,大黄蜂思考到。红蜘蛛话似乎并没有给他选择的余地,大黄蜂也不打算自己一直躲藏在这座建筑里不露面。红蜘蛛或许是第一个明示自己对权利有兴趣的人,大黄蜂也不会天真到以为“政敌”只会有一个。

正如红蜘蛛所说,他确实有理由开诚布公地与红蜘蛛谈谈。

再者,不计前嫌地接纳这位前霸天虎的高级指挥,也可以让他在接下来混乱的政治博弈中获得更多名义支持。

当然,现在还没有到明确自己的态度的时候,只是去看看情况似乎并没有什么坏处。

考虑清楚之后要做的决定就很简单了,不过,大黄蜂其实并没期待红蜘蛛真的会好好在门口等他,直到他亲眼所见的那一刻。

名字总是与阴谋牵扯在一起的飞行者就在路对面,光明正大地站着,正在一手叉腰地对另一个人说话。另一人也是飞行者,并且和红蜘蛛有着类似的外形,就是刚才确实出现在了建筑内与他撞了个正着的传送能力者闹翻天。

红白蓝的飞行者在明媚的恒星光下极其夺目和明亮,丝毫看不出过去他所作所为的一切——心狠手辣,密谋篡权——全都没有,在他身边的闹翻天,则像是吸收了全部光线的黑暗,然而大黄蜂却明白他只是个心直口快的普通人。

当大黄蜂看着他们的时候,也有那样的进度条,不过让大黄蜂奇怪的是,闹翻天的进度要比红蜘蛛多得多。

这又代表着什么呢?

大黄蜂又扭头四处看了看,并没有看到惊天雷,但他仍然不由得想到了他。如果惊天雷也在这里,这三人站在一起看起来又会有不同的感觉。

建筑门前负责看守的守卫正在自己的岗位上,紧盯着建筑门口的台阶下方。

那儿有个轮类的变形金刚,没有派别的抗议者,正在那来回切换自己的形态。当大黄蜂从门口出现时,他短暂地转过头来告知这位代理领袖状况。

“大黄蜂,那儿有个客人要见你,呃,如果那算'客人'的话。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帮忙。”他隐晦地展示了一下自己的一体化武器模块。

“不。我们现在没有敌对关系了,除非'有人'想要破坏塞伯坦现在的和平。”大黄蜂的视线从一开始就落在红蜘蛛的身上,即便说话时也没有离开,“放心,我会搞清楚他又在耍什么把戏。”

“我相信你,你可是继承了领导模块的人。”守卫说完,又回去盯着那个在变形的家伙了,但大黄蜂知道他也在留意着自己。

只是半个。小黄人在心里说。他吸了口气,撑起拐棍走上前去。

“你刚才去哪里了?”红蜘蛛正在尖声质问他的僚机。

闹翻天却显得爱理不睬。

“当然是里面。”他摊开肩膀,眼神往斜上方的地方飘去,就是不看红蜘蛛。

“我知道你到里面去了!”红蜘蛛显得有一丝气急败坏,“我是在问你去哪里了——”

他看到了正在靠近的大黄蜂,紧急停了下来。可大黄蜂已经把他们刚才的对话听到了接收器里。他对他们争执的内容感到了些许的奇怪,不是红蜘蛛让闹翻天去缠着补天士了吗?

虽然困惑,但理智告诉他,好奇心在这个时候不合适。

“门口对吧?”大黄蜂问,“你确定我们就在这里聊?”

“不,当然不。”红蜘蛛又是他平时、刚才到那个样子了,轻蔑地低头来看着比他矮不少的大黄蜂,“我有个更好的地方。闹翻天?”他扬起音调,对身边的另一个飞行者打了个响指。

“别用这种口气使唤我,我已经不是你的下级随从了,红蜘蛛。”闹翻天啐道,往前走到他们中间,“干完这个就没我的事儿了吧?”

“你们……”大黄蜂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但仍然被紫色与黑色的飞行者抓了个正着,在他挣扎之前,他听到了一句耳语。

“别乱动。不然我不保证传送错位之后你的胳膊是不是会掉进锈海,也可能是腿,或者你的头。”

大黄蜂停了下来。红蜘蛛好像对此若无所觉,闹翻天的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他赶在传送之前对那边站岗的卫兵打了个不用担心的手势,下一秒便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里是一个……露台?

以一名经年侦察兵的基本素质,大黄蜂迅速地判断着周围的情况。闹翻天不见了,这里只有他和红蜘蛛一对一,地理位置很熟悉,但又让他有点陌生。

他再次望向露台之外。

这是……

“这里是新星点。”红蜘蛛用宛若炫耀的口气说道,向远方挥出手臂,“这里是整个塞伯坦的至高点,从这里,看——”

“铁堡。”大黄蜂下意识地接嘴道。

是的,没错,铁堡。

从这里能够轻易将它的全貌尽收眼底,曾经是整个塞伯坦最为宏伟的城市,现在却只是一片废墟。塞伯坦的自我翻新摧毁了它之上几乎全部的建筑,即便有基地金刚的帮助,依然十不存一。它的破败让大黄蜂的光镜泛酸,不仅因为前途可见的艰难,也有对自己能力的不安。

“是,正在重建之中的,铁堡。”红蜘蛛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

“我不是来这里跟你说废话的,红蜘蛛。”被打断的大黄蜂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比起红蜘蛛的言外之意,他此时反而有些之后、或者情况有变的时候,自己应该如何离开这里。这里的高度着实惊人,也确实很有可能就是现在塞伯坦的至高点,和露台相连的内室看起来没有能让他下去的地方。这结构,显然是飞行者重建起来的地方。

他有些懊悔自己为什么轻易相信了那句“没有恶意”,比起其他人,大黄蜂是否太早放下了自己对霸天虎类族的戒备?

闹翻天跟红蜘蛛明明是一伙的。

可惜他还没有注意到更严重的问题:此时此刻,闹翻天不应该在塞伯坦。如果他注意到了,那么他就会意识到更可怕的事情。这个世界并不是他熟知的世界——至少不全部是。大体上类似,但细节有着诸多不同,他所遇到的一切都是它们的表现。然而几乎是命运的捉弄,一向敏锐的大黄蜂竟然意外地盲目了起来。

而红蜘蛛露出了一个颇富深意地微笑。

“在我们谈正事之前,或许该让我——一位在塞伯坦最辉煌的时候就活跃在政治舞台之上的先觉者,教教你何为政治。”他故作姿态地停顿了片刻,而大黄蜂只给了冷漠的表情以及催促的眼神,这让他露出了一瞬间失望的表情,但很快他就又振作了起来,“很好,你看起来对此不屑一顾,而这会让你吃大亏,我亲爱的‘小’朋友。”

“够了!红蜘蛛,如果你真的只打算说这些不着边际的东西,找别人去说!”大黄蜂几乎要失去自己的耐心了。红蜘蛛一直都是个不可理喻的角色,以普莱姆斯的名义扪心自问,他明知道,却在这里浪费时间,甚至——被调戏!他不小,他也不是什么小朋友!他很可能比这个冷铸的塞伯坦飞行者还年长多了!

“那你能自己离开这里吗?”红蜘蛛笑起来,轻松地依靠在了他身后的露台栏杆上。

被这个轻描淡写却着实重要的威胁所干扰了注意力,在红蜘蛛的有意引导下,大黄蜂再一次注意到了阳光。

逆光从红蜘蛛的身上扯出了大片的阴影,他的双翼——飞行者引以为傲的双翼,这个角度之下,仿佛遮天蔽日。与之相比,他确实看起来小多了。有那么一瞬间,大黄蜂的心中出现了彷惶的怯懦,空军指挥官与生俱来的高傲和气场倾压而来,这是个久居上位者天然的力量,他感到自己的孱弱、无能和孤立无援。

或许他确实无力在接下来的争端中与眼前的这个人敌对。

不,不对,大黄蜂,你和你的朋友曾经无数次挫败了眼前这个家伙的阴谋!大黄蜂从那一瞬间的错误感知中清醒过来。

况且,未来是否会有争端还尚未揭晓,不论如何,他都会为塞伯坦的和平而战。

大黄蜂坚定地看着露台边的红蜘蛛,破离错觉之后,他看起来也就是平时的那副样子,但与此同时,他也注意到了红蜘蛛看着他的眼神似乎隐藏着什么图谋。

是啊,他就是这种人。大黄蜂想。但他不会怕他。他想教大黄蜂政治?那就让结果来证明到底是谁不懂这些。

“这才像样子,我可不需要一个会随随便便被人牵着跑的人来添麻烦。”红蜘蛛的声音在大黄蜂能够探测到的响度边缘说道,他收起了自己的架势从露台走回房间,走到大黄蜂面前。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刚好让自己听到,但大黄蜂很清楚,从这一秒起,他才算正式和红蜘蛛面对面站到了一起。

未来还很漫长,能搞好一个关系是一个,哪怕只是暂时的友好关系。


说起来,那个进度条跟之前比起来似乎涨了点。

大黄蜂好像有点眉目了。

进度条暗示着他和对方的关系——如果真是关系值,那可真是太方便了。

不过这是怎么做到的呢?这个问题大黄蜂就得之后在想了。


半甜的糖。

【短篇】如影

红蜂cp向,IDWG1尾声之后,一点点二设

NSFW

works/20088877

红蜂cp向,IDWG1尾声之后,一点点二设

NSFW

works/20088877

半甜的糖。

【SLO14/无料】茶与熔岩蛋糕

救药cp向,IDWG1背景,一点二设

2019.6.30北京SLO14实体无料本,解禁内文

works/19806439

封面:点击跳转

救药cp向,IDWG1背景,一点二设

2019.6.30北京SLO14实体无料本,解禁内文

works/19806439

封面:点击跳转

半甜的糖。

【SLO14/无料】相随

红蜂cp向,IDWG1尾声之后,一点点二设

2019.6.30北京SLO14实体无料本,解禁内文

感谢约稿。

works/19806238

红蜂cp向,IDWG1尾声之后,一点点二设

2019.6.30北京SLO14实体无料本,解禁内文

感谢约稿。

works/19806238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