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变身特工

80382浏览    283参与
Peac⭕ck 3000

🌴🌴🍹as HOT as summer 😍😍

🌴🌴🍹as HOT as summer 😍😍

影子与龙

【Lancter】Twinflame(AU)(1)

*(AU)私设众多


雇佣兵Lance✖️画家Walter


故事讲述者Lovely✖️雇佣兵Marcy


那家伙迟到了。

Marcy不满的用叉子把面前那块可怜的蛋糕弄的稀巴烂。她放下叉子,在一个小时内看了第五次表。

“路上遇到了一点小麻烦。”Marcy一抬头,看见Lovely正拉开椅子坐下,与她对上视线后做了个鬼脸。

“……那你找我干嘛?”

Lovely看上去有点犹豫,她低头拆开手边的纸巾。

Marcy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耐心的等她开口。

“他们在哪里?”

Marcy愣住了。

“我不知道。”

Marcy耸了耸肩。

“……没有他们的消息吗?...


*(AU)私设众多


雇佣兵Lance✖️画家Walter


故事讲述者Lovely✖️雇佣兵Marcy







那家伙迟到了。

Marcy不满的用叉子把面前那块可怜的蛋糕弄的稀巴烂。她放下叉子,在一个小时内看了第五次表。

“路上遇到了一点小麻烦。”Marcy一抬头,看见Lovely正拉开椅子坐下,与她对上视线后做了个鬼脸。

“……那你找我干嘛?”

Lovely看上去有点犹豫,她低头拆开手边的纸巾。

Marcy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耐心的等她开口。

“他们在哪里?”

Marcy愣住了。

“我不知道。”

Marcy耸了耸肩。

“……没有他们的消息吗?”

“我和Lance已经一段时间联系不上了。”Marcy又喝了一口咖啡,“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还是…”

她没有说下去。

沉默在她俩间蔓延。

Marcy想了一会,突然抬头看向Lovely。

“你想要什么东西。”

她肯定的说到。

“否则你今天也不会来找我,不是吗?”

Lovely沉默的点了点头。

她张了张嘴。

“一个故事,就好像是一个人。如果一个人没有头,嗯,我是说,如果一个故事去掉开头和结尾,那它就不完整了,对吧?”

她看了看Marcy,继续说道。

“所以我想知道这个故事的开头。“

“就从你所知道的那一部分开始讲起吧。”

Marcy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随后露出困惑的神情。

“我不明白。”

“我需要知道完整的故事。”Lovely耸了耸肩,“这样我才能找到那个时间点,再顺着时间线找过去。”

“我认为他们留在了过去,而我将要做的,就是把他们领回正确的时间线。”

Lovely往后一靠。

Marcy看了看杯子,里面已经空了。

她思考了一下。

她开口道。

“今天晚上是冠军赛。”

Lovely皱了下眉,但什么都没说。

“希望他们还来得及。”

Marcy停了一下,接着继续说道。

“我记得。”

“那是一个月前的一个晚上。”






“这可是少见的大单子。”


玻璃杯里剩了些冰块,小水滴顺着杯子往下流。Lance紧紧的盯着它,仿佛想把它看出花来。

一旁的Marcy不耐烦的踢了下凳子。

“你盯着它快十分钟了喂。”

“抱歉,我刚才走神了。”

Lance缓缓开口,嘶哑的声音配上他深深的黑眼圈,Marcy忍不住想要叹气。

但她忍住了。

“我们接到了个大单子,嗯…但是,有点奇怪。”Marcy勉强让自己的声音稍微温和一点,把东西从文件夹里抽了出来,递给他。

Lance迟疑了一下,接过那张A4纸。

“额,保证被监视者安全?”

“是不是有点奇怪?”Marcy用一种‘你看我说的对吧’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晃了晃手中的酒杯。 “怎么不去找专门做这事的那帮子家伙呢?”

她把剩余的红酒一饮而尽。

“你怎么接到这种单子了?”Lance揉了揉眼睛,“我记得上一个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这是Jack给我的。”Marcy指了指那个忙于在人群中穿梭的服务生,“他把这东西带过来,说什么有个人指名道姓要我和你接。”

“我和你?”Lance看上去清醒了一点,“我从来不组队,只接单人。”

“哦得了吧,你接过。”

“那我现在也不接。”

“哦Lance。”Marcy凑近了一点,试图游说Lance入伙,“其实我们不用一起行动,只要用团队的名义接任务就行了。而且你看。”

她指了指报酬。

“能抵好几份任务了。”

Marcy看了看Lance有些动摇的神情,乘胜追击,“我知道你最近想换一批装备,是不是?”

Lance无奈的点了点头。

他的指尖抚过纸张,在保护人的照片上停留了片刻。

“那这个任务,你说,会不会是……那位的…”

他和Marcy默契的对视了一眼。

“没事,反正按照规矩,我们要先去见委托人,再最终决定接不接任务。”

“行吧。那明天早上几点?”

“十点。”

“好吧。”Lance站起身,用手扶住了桌子。

Marcy把文件从他手里抽走,重新放了回去。

“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睡觉吗Marcy?那可真是少见。”

“那我也比你这个天天晚上泡酒吧的人好,你该整理下自己的形象了Lance。”

“我会的。”

Marcy用手捂住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她结了酒钱,回头看见Lance还站在原地不动。

“我说,你是想当个雕塑吗?我猜老陶德一定很乐意。”Marcy朝不远处的老酒保眨了眨眼,后者笑着朝她举起来酒杯。

“让我们为超级雇佣兵干杯吧!伙计们!”他使劲拍了拍桌子,红通通的脸上隐约带了点狂热,“祝我们的英雄凯旋归来!”

Marcy朝Lance的位置看了看,果不其然他已经不见了。她急忙踏着高跟,绕过那一群群醉醺醺的酒鬼们,他们傻乎乎的笑着,伸手去拉她的衣服。她回敬了他们一下,在一片凄惨的叫声中冲出了大门。

不同于酒吧内的温暖,夜晚的冷风让Marcy打了个寒颤。她徒劳的把那件装饰品似的披肩往下拉了点,又抬起头,急匆匆的朝隔壁的小巷走了过去。

Marcy熟练的拉下了梯子,看了看脚上那双高跟。

该死。

她翻了个白眼。


Marcy推开阁楼的门,在屋顶上,Lance正背对着她,吐着烟圈。

“我可不记得你有抽烟的习惯。”Marcy站在原地,双手抱环。

Lance没有回答她,沉默的站着。

“你怎么会回安全屋?我记得你有段时间没来过了,我说你……”

“Marcy。”

“哦。”


“已经过去一年了,Lance。”Marcy再次开口,带着些许无奈,“再这么下去,下一次的头牌估计要换人了。”

“我不在乎。”

“可是……行吧。我可劝不动你。”Marcy耸了耸肩,“就因为他?”

Lance猛地转身,烟从他的手中掉落,被他一脚踩灭。

“我迟早会干掉他。”他用嘶哑的声音吼道,“他干的那些事我可还记着。”他恶狠狠的把这几个词吐了出来,挺直了腰板。

Marcy举双手投降,“行行好,冷静点。”

“我可不想这么早被干掉,而且,更何况,”

“你的头似乎比我的值钱。”

Marcy笑着眨了眨眼。

Lance径直走来,打开了她身后的门,做了个手势。


温暖令人头晕脑胀。

Marcy顺手把披肩挂在椅子上,走进洗手间打算洗掉手上不小心沾上的血迹。

泡沫包裹住手掌,她盯着手心上的字看了一会。

“这是什么?”

Marcy一抬头,发现Lance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身旁,盯着那行字看。

“你没有吗?”Marcy无所谓的晃了晃头,“灵魂伴侣。”

“没有。”Lance摇了摇头。

“那也是件好事。”

Marcy继续洗她的手,Lance悄悄地退了出去。

那是行奇怪的字。

Lance有些疑惑的想着,头脑转的比平时缓慢。

应该是酒精的问题。

他想。


“我觉得你很不对劲。”

Marcy晃着酒杯,抬头看向对面的Lance。

“我记得以前你可是很喜欢称赞。”Marcy盯着对面闭着眼Lance看,“连续几年的纪录保持者和金牌雇佣兵,我敢说,几乎所有人都想要你的首级。”

“好吧,我是说,他们都愿意围着你打转。”

“而且我记得你以前从来不喝酒。”

Marcy向前倾,“你已经停留在过去很久了,Lance。”

她看着Lance,后者依旧无动于衷。

她继续道。

“我个人认为向前看要比向后看好得多。”


Lance轻轻地叹了口气。

“也许你是对的,Marcy。”

他顿了一下。

“但我还是会时不时做噩梦。”


Marcy靠回椅背。

“因为那是你最不想面对的,Lance。”

“那不是你的错。”


“可是如果……我没有……”

Lance没有说下去。


“说出来吧,Lance。”

Marcy轻轻地说道,“说出来。”


Lance将脸埋进手掌里。

“我做不到,Marcy。”


“这太难了。”


Marcy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我只能祝你一个月后好运了,Lance。”

她取下披肩,回头看了还呆坐在椅子上的Lance一眼。

她握住门把手,打开门。

她走了出去。

“明天记得早点下来。”

Lance的声音伴随着关门声,传入Marcy的耳朵里。

她愣了一下,勾起了嘴角。


“Lance,你有没有见过有深褐色头发的新人?”Marcy望向窗外,一如既往的拥挤,她揉了揉眉头,抛出这个问题。

“没有,怎么了吗?”Lance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又回过了头。

“不…没什么。”Marcy吞下即将脱口而出的话,摇了摇头。

她闭上眼,那已经出现在她梦里数日的深褐色长发又一次浮现在她眼前。

那是一位年轻的姑娘。

这个荒唐的念头突然出现在Marcy的脑袋里,她皱了下眉。


过了一会,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

站在门前,Lance率先走上前,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一位身穿黑白长裙的老妇人,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她灰白的头发在脑后盘成了一个卷。即使上了年纪,她蓝色的眼睛依旧有神。

“早上好,女士。”Lance微微欠身,他剃掉了胡须,换掉了他常穿的那套宝蓝色西装,穿了件深灰色的。

“请进吧,先生,还有您后面的那位小姐。”她朝Lance身后的Marcy看了一眼,后者行了一个标准的屈膝礼。深绿色的裙摆碰到了地面。

她将他们引到沙发那里坐下,随后去了厨房。

Marcy看了看周围,放满了花瓶,地毯,画,雕塑和一堆堆杂志。

大吊灯挂在天花板上,垂下来的水晶吊坠闪闪发光。

“希望我没让你们等太久。”Marcy回过神来,只见老妇人端着茶和饼干回来了,她放下盘子,带着歉意说道。

Marcy连连摆手,老妇人在他们对面坐下。

“我请两位来,是为了保护我的侄子。”她开门见山的说道。

“他的父母在他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看着他长大,把他看作自己的儿子。”她眼神放空,朝着远方。“他一直是个好孩子,长大以后当了画家,也有了点名气。不过最近我们遇到了一点麻烦。这也是我请你们来的原因。”

她把一封信拿出来放在桌上。

“上面劝我侄子不要再继续创作他的新画,否则后果自负。我们一开始没有当一回事,以为这只是一个恶作剧。但是一周前,有人溜进了屋子,打算毁了他的画。”

Marcy微微睁大了眼睛,一旁的Lance没有什么反应。

“当然,我们报警了。”她耸了耸肩,“但我担心,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这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不是吗?所以我找了Jack,他向我推荐了你们俩。”

她坐正了身子,“这就是全部情况了。”她看着他们,“所以,你们怎么考虑?”

Marcy张了张嘴,但Lance打断了她。

“不,这不是全部情况。”他平静的说道,Marcy看了看他,“比如,你没说你是Freesia。”

老妇人愣住了,Lance指了指她的脖子,“那个图案,我见过,在介绍Freesia特征的书上。”

心灵控制系的Freesia。

老妇人笑了笑,她盯着Lance,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你很不错。”她笑着说道,“很不错,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但是你并没有这么做。”Lance看着她,皱了下眉。

“因为这不大好,没什么诚意,而且一般情况我也不怎么喜欢这样做。”老妇人回答道,“所以,你们怎么说?”

Lance看了看Marcy,得到了她的肯定回复。

“我们接了。”他回答。

老妇人站了起来,“走吧,我给你们安排了房间,我们……”

她身后的门突然打开了,Lance立即将手伸入口袋,握住了枪柄,Marcy马上弯下腰,握住了腿上绑着的枪。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吗?”开门的男孩有着一头棕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他穿着格子衬衫,抱歉的说道。

他越过老妇人,好奇的看着她身后的两位客人。

“没事亲爱的,我们已经谈完了。”老妇人笑着回应。她回头一看,两位客人端端正正的坐着,那位小姐甚至朝她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

她压下心底的疑惑,领着他们走了出去。


“夫人,请问怎么称呼?”Marcy站在她的房间门口,朝一旁的老妇人问道。

“叫我Jane吧。有事找我就好,小姐。”Jane朝Marcy笑了笑,替她关上了门。

Marcy站在原地,拿出口袋里亮着屏手机。

“你能搞到那封信吗?”

“当然。”她回道,“见面吗?”

“好。”

“我在你隔壁。”

Marcy发了个OK,随后透过门眼看了看外边,才小心翼翼的打开门。


Lance坐在屋内唯一的一把椅子上,正一下一下的敲着桌子。

那个男孩。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自嘲似的笑了起来。

“我搞定了。”

Lance猛地回头,只见Marcy带着手套,举着那封信,好奇的看着他。

“我的天呐。”Lance发出一声感叹,“你是变成一只猫了吗?”

“明明是你的警觉度下降了。”Marcy撇了下嘴,“要是以前,你已经掐住我的脖子了。”

Lance尴尬的笑了笑,他带上手套,打开了那封信。

“她没有隐瞒什么。”Lance仔细的合上信封,抬头看向Marcy。

“还有点诚意。”她翘着腿,托着下巴回答道。

“看来还要再麻烦你一次。”Lance把信递给她。

Marcy接过,走到门前。

“帮我注意下那个男孩。”Lance还是没忍住,开口道。

Marcy转过身。

她看着Lance,眼神中充满了深意。

“我会的。”

她回答道。

Lance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


Jane站在书桌前,疑惑的看着桌上的信。

我明明之前找不到它来着。

难道是我年纪大了吗?

她皱了皱眉。

“Jane,还有什么事嘛?”Walter站在她身后,看着满脸严肃的老妇人。

“没什么,亲爱的,你回房吧。”Jane看到Walter,露出了笑容,“但要记得准时吃饭!”她假装生气的说道,换来Walter的一个鬼脸。

“我会的!”Jane看着Walter一蹦一跳的身影远去,叹了口气。

“该来的还是会来。”

“那家伙看上去还不错。”

她笑着说道,看向远方。

阳光照着翠绿的叶子,初夏的风悄悄飞来,带来了远处的花香。

“这是属于夏天的故事。”她坐下,打开一旁的笔记本,拿起羽毛笔唰唰唰的写了起来。


Lance和Marcy坐在桌前,对面是Jane。

“您的侄子不在家吗?”Marcy拿纸擦了下嘴,问道。

“他在工作,我不打扰他。“Jane看起来一点不着急,她站起身,看着他们,“你们可以出去看看。”

“今天下午有周末集市,今天可是礼拜天,一般来说都很热闹。”她走了出去,一会又回来了,塞了张地图给她。

“谢谢您。”Marcy道过谢,拉起还在发呆的Lance走了出去。

Jane看他们走了出去,过了一会,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

一只小兔子终于下楼了。

“我是错过了什么嘛?”Walter走了进来,看着站在一边的Jane。

“他们已经走了。”Jane无奈的说道,“我今天早上提醒过你了。”

她看着小孩抱着脑袋,懊恼的坐在桌前,耸了耸肩。

“其实我们不需要请雇佣兵。”Walter嘴里塞的满满的,口齿不清的说道。

“Jane一个人就可以搞定啊。”他看了看Jane,疑惑的说道。

“这只是开始,亲爱的。”Jane坐在他对面,看着他吃,“你不是之前说的吗?Lovely看不清这件事,她说被雾遮住了。”

“这不是一次两次了。”Walter回答,“她不擅长这方面,我也不会。”

“好吧。但我也不能保证我这个老家伙能对付的了。有帮手总是好的。”

“他叫Lance?”Walter问道,脸红了一点。

“嗯。”Jane看着他的反应,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还早着呢。”她笑着说,小孩红着脸吃完了饭,马上就溜走了。

笑声追赶着他,Jane笑弯了腰。



*这可能…是个大长篇…(我滚去码字惹耶)

ns-Sarah

【Lancter】Lancter达成成就…(1k+无脑甜饼)

很久之前的文+上次的联文的一小部分对话。

依旧是大号被炸的半补档uu


*

2.13 23:31

Sterling特工最近一直有一个很苦恼的事情,他和他的彩虹小宝贝Walter,已经一·个·月没有约会了!


Walter给的理由是:任务太多,没有时间。


没办法,工作理由太正当了,Walter又刚过完生日,没有理由约他出来啊!


虽然世界顶尖的特工平时也不闲,不过抽出时间来陪他的小男孩还是足够的,可惜现在是小男孩抽不出来时间陪他啊!!


早知道就该趁着Walter没升职时第四次开除他...

很久之前的文+上次的联文的一小部分对话。

依旧是大号被炸的半补档uu


*

2.13 23:31

Sterling特工最近一直有一个很苦恼的事情,他和他的彩虹小宝贝Walter,已经一·个·月没有约会了!

 

Walter给的理由是:任务太多,没有时间。

 

没办法,工作理由太正当了,Walter又刚过完生日,没有理由约他出来啊!

 

虽然世界顶尖的特工平时也不闲,不过抽出时间来陪他的小男孩还是足够的,可惜现在是小男孩抽不出来时间陪他啊!!

 

早知道就该趁着Walter没升职时第四次开除他。

 

然后,鸽子特工打开了电脑,默默用自己的私人账号敲了一行字:

“暗恋对象因为工作,好久没和我约会了,怎么办”

 

*

2.13 23:54

Walter最近非常苦恼,是非常。因为自己的工作原因,他和他的男朋友已经一个月没有像情侣一样约会了!!

 

没办法,真的是因为工作,每天要处理一大堆报告,要继续研究新发明,现在自己还是Lance的上司!

 

每次当把手里的事情都忙完,想约Lance约会的时候,一定又会来一波新的工作。

 

连生日假期都是他和Lance苦苦向上级请求好久,保证了不会干扰到工作,她才答应的。

 

其实Walter知道,干了特工这一行,就要做好没有休息时间的准备。可是现在他和他的男朋友正处于热恋期,恨不得天天黏在一起,怎么能接受得了这么久没约会!

 

最后,苦恼到不行的小天才打开电脑,输入了一行字:

“因为个人工作原因和男朋友,一个月没有约会了怎么办啊QWQ!!”

 

*

[感情危机]在线等,急

 

1L【楼主】#1

爱人因为工作原因,好久没和我约会了。苦恼。

 

2L

兄弟,我就告诉你,肯定是遇到感情危机了。

 

3L

同楼上

 

4L

同楼上上

 

5L【楼主】#1

禁止套娃。

 

6L【楼主】#1

等等话是这么说吧。

 

7L

兄弟,你女友是有多忙,连约会这几个小时都抽不出来吗??

 

8L【楼主】#1 回复 7L

纠正一下,首先,是男友。其次,都怪我们那变态上司。

【该楼已删除】

 

9L Marcyii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变态上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0L 【楼主】#1 回复 9L

不是吧,你怎么追到这来的?

 

11L Marcyii 回复 10L

你去看看隔壁那个聊开了的帖子就知道了。

 

Lance难得的一脸懵逼,然后点开了“隔壁的帖子”。

【请自动脑补已经500多层而且五分之四都是楼主写的的一个帖】

 

下一秒,Walter推开Lance办公室的门,指着手机就冲他吼:

“为什么你不来邀请我去约会????!”

“还不是因为你太忙!!”

Lance着急的程度看起来毫不逊色于Walter。

【变身特工专属哔———】

 

“那明天公园见”

“哦”


*


Lance曾幻想过无数次他对沃尔特表白的现场。对,你没看错,是兰斯幻想的。

 

也可能是充满仪式感的教堂前,也可能是在街角的某一个评价不错的咖啡馆,也可能是在一个满天鸽子的广场——噢不,那太老套了。电影里的老爷爷老奶奶年轻时就是这么表白的

 

come on,他这个世界第一特工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不过这是他喜欢的人,他想给他最好的,他想留给他最好的回忆,想给他最好的一次表白。

 

他,兰斯·斯特灵,头一次在一件事情上纠结过这么久,为了他的小发明家,拼了。

  

终于放下心里沉甸甸的这块大石头。兰斯想着,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果汁。不是他多么想喝,他可不想喝了咖啡后明天顶着黑眼圈去见他的小发明家,更不想因为喝了酒而错过了这场约会。


但是还是因为太激动而导致失眠-早上起晚了约会理所应当迟到了。


“Walter,你听我说,就先听我说,呼我很抱歉我来晚了但是我爱你沃尔特!”

“…What?”

“我说我爱你,好了,该你了”

“那就是我也爱你!”


Lancter达成成就:永远不懂对方的心

Lancter达成成就:尼玛这都能秀?

 

tbc————————————————

Don't panic

我爱老福特!不管我磕多么冷门的cp都能找到组织!

我爱老福特!不管我磕多么冷门的cp都能找到组织!

来碗白酒不要碗
【Lancter】鸽子特工就要...

【Lancter】鸽子特工就要有个鸽子样

神秘号码:1109604612


大家!快来玩!!

这对太冷了呜呜我按耐不住我激动的心了。总之是姐妹就过来玩!来者不拒!

【Lancter】鸽子特工就要有个鸽子样

神秘号码:1109604612


大家!快来玩!!

这对太冷了呜呜我按耐不住我激动的心了。总之是姐妹就过来玩!来者不拒!

/-/

入坑了,粉了这对cp,1p严重画崩,但是我很努力了啊,《变身特工》超好看的啊,不喜勿喷😭

入坑了,粉了这对cp,1p严重画崩,但是我很努力了啊,《变身特工》超好看的啊,不喜勿喷😭

RvXZ
沃尔特小可爱 3分钟画的

沃尔特小可爱


3分钟画的

沃尔特小可爱



3分钟画的

闲书生

感觉我又粉上了一个巨冷门的CP,但是第一特工与天才小科学家的粮真的太香太好氪了,有没有大大写这一类型的文啊好想看啊啊啊

感觉我又粉上了一个巨冷门的CP,但是第一特工与天才小科学家的粮真的太香太好氪了,有没有大大写这一类型的文啊好想看啊啊啊

冬夜深渊

一张批评“黑人主角变动物”情节类电影的图,作者ins@conscious_dialectic

他列举了蓝天的《变身特工》,迪士尼的《公主与青蛙》,皮克斯的《心灵奇旅》(暂译),认为这些电影虽安排了黑人主角却多让他们以动物形态出现,也是变相歧视。看起来他对Joe Garder在《心灵奇旅》中灵魂形态出场时长占电影的比例十分关注。

个人认为这实在是……关注点清奇,人人都说黑人做主角是一大进步,却少有人想到这个问题,要说是“避重就轻”好像也找不到理由反驳,但难道不是出于故事需要……才这么安排吗……?

(其实我第一眼看到小动物们特别是小灵魂脸上的泪水,啊啊啊别哭别哭快来擦擦(?))

一张批评“黑人主角变动物”情节类电影的图,作者ins@conscious_dialectic

他列举了蓝天的《变身特工》,迪士尼的《公主与青蛙》,皮克斯的《心灵奇旅》(暂译),认为这些电影虽安排了黑人主角却多让他们以动物形态出现,也是变相歧视。看起来他对Joe Garder在《心灵奇旅》中灵魂形态出场时长占电影的比例十分关注。

个人认为这实在是……关注点清奇,人人都说黑人做主角是一大进步,却少有人想到这个问题,要说是“避重就轻”好像也找不到理由反驳,但难道不是出于故事需要……才这么安排吗……?

(其实我第一眼看到小动物们特别是小灵魂脸上的泪水,啊啊啊别哭别哭快来擦擦(?))

来碗白酒不要碗
最爱的还是你。 弹脑门。是谁都...

最爱的还是你。

弹脑门。是谁都有点自知之明奥。

晚安各位。

最爱的还是你。

弹脑门。是谁都有点自知之明奥。

晚安各位。

反派真的很可以👌👼😈

【变身特工】(LanceXKillian(反派)The wings(2)

⭕️是lanceXkillian(反派),是lanceXkillian(反派),是lanceXkillian(反派)

看清楚!!!


没想
到有一天会对本🚪配音的纸片人(?下手。


题目随便取的,我一个学日语的学生取英文文名只能用翻译软件这个样子【不取名也不太好……

 
——正文
[图片]—t b c
[图片]

⭕️是lanceXkillian(反派),是lanceXkillian(反派),是lanceXkillian(反派)

看清楚!!!


没想
到有一天会对本🚪配音的纸片人(?下手。


题目随便取的,我一个学日语的学生取英文文名只能用翻译软件这个样子【不取名也不太好……

 
——正文
—t b c

反派真的很可以👌👼😈

【变身特工】(Lance/Killian)The wings.(1)

⭕️是lanceXkillian(反派),是lanceXkillian(反派),是lanceXkillian(反派)

看清楚!!!


没想到有一天会对本🚪配音的纸片人(?下手。


题目随便取的,我一个学日语的学生取英文文名只能用翻译软件这个样子【不取名也不太好……


—正文


“你的小朋友知道你把他给你的道具用来干这个吗。”在Lance也爬进了气囊球中和他挤在一起时,Killian终于忍不住开口。


Walter设计的气囊球是单人尺寸,一个人在其中还挺宽敞,但两个成年男人挤在一起就另说了。


“惩治犯罪嘛。”Lance...

⭕️是lanceXkillian(反派),是lanceXkillian(反派),是lanceXkillian(反派)

看清楚!!!


没想到有一天会对本🚪配音的纸片人(?下手。


题目随便取的,我一个学日语的学生取英文文名只能用翻译软件这个样子【不取名也不太好……

 

—正文

 

“你的小朋友知道你把他给你的道具用来干这个吗。”在Lance也爬进了气囊球中和他挤在一起时,Killian终于忍不住开口。

 

Walter设计的气囊球是单人尺寸,一个人在其中还挺宽敞,但两个成年男人挤在一起就另说了。

 

“惩治犯罪嘛。”Lance跪坐在Killian腿间把后者双腿分开,这样舒服了些,“也没说错。”

 

Killian认为自己还是低估这位特工的无耻程度,超级特工,脸皮也超级厚。

 

Lance不愧是能力拔尖观察力超群的超级特工,他好像看透了Killian所想,抬手摸上了Killian那半张被机械覆盖的脸,“我还有更过分的想法呢。”

 

Killian用手肘击在他胸口:“我不会给你变成那小孩的脸。”位置太小,使不出多大力,他用的还是作为人类的,完好的那条手臂。

 

有机械臂的那边被秘密特工研究部那群人给拆了,现在就只剩下个断截面。

 

怎么就不把他人给拆了呢,他三分之一的身体都是机械。Killian想,都是那个小孩觉得这样残忍。

 

Lance笑出了声,他本来想说的是让Killian变成漂亮女郎,误会上Walter倒是让Walter背了个锅,他和Walter真的没什么,不过他没打算解释,只是伸手握住Killian背在身后的那半截胳膊。

 

他早就注意到Killian这个习惯了,在机械手臂还在的时候对方就会习惯地把这边手臂藏在身后。

 

Killian不喜欢Lance这个动作,这半边身体的残缺还是拜这位特工所赐,特工现在却低头在断截面上留下个吻。

 

这算同情?嚯,这位特工不知道吻过多少漂亮女郎的嘴唇或者身体,现在对着个丑陋的疤痕亲吻算什么回事。

 

而这个特工又在他被毁容,覆盖着机械的脸上留下了下一个吻,那半张脸早就没有血肉没有感觉了。

 

他别过脸:“所以你挤在这就为了干这个?”Killian感到闷热,这个姿势也让他不舒服,“你该不会变成小鸟后就不行了吧?”他用臀部撞了撞Lance的腰。

 

“想干就干。”他说。

 

 

 

—tbc

【我真的爱惨了他失败后没毁容的半边脸委屈的表情

 



缅茄树下树茄缅

FOOLS (Chapter One)

#关于Agent J和Spider man因不满MIB与Avengers所开的工资,于华盛顿特区的H.T.U.V.组织赚取外快时相遇相知相爱的故事。


#爱他们,就为他们激情产粮。——鲁迅


#再次出演nerd角色的Peter Parker(不是


#再次出演软萌甜心的Peter Parker(更不是


——————————****——————————


    Walter觉得自己最近很不对劲。


    “嘿,Walter,” ...



#关于Agent J和Spider man因不满MIB与Avengers所开的工资,于华盛顿特区的H.T.U.V.组织赚取外快时相遇相知相爱的故事。


#爱他们,就为他们激情产粮。——鲁迅


#再次出演nerd角色的Peter Parker(不是


#再次出演软萌甜心的Peter Parker(更不是



——————————****——————————



    Walter觉得自己最近很不对劲。


    “嘿,Walter,” 打扮的光鲜亮丽的Lance大步流星的从卧室走出来,“今晚我和Marcy有约,你......”

    “我知道,” 窝在沙发里的Walter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啪的一声将膝盖上的电脑合起,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我已经不是未成年了!我知道怎么给自己弄食物!”

    一旁的Lovey扑棱着翅膀飞到他的头发里,蹭了蹭,然后将头埋在翅膀下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似乎觉得这会是一个舒适的窝。

    Lance忙着检查自己的装扮是否得体,并没察觉到室友与平时的不同。他龇着牙对着墙上的镜子看了看,确认了自己用过牙贴的牙齿已经光亮得不能再光亮后,又正了正领结。

    “好吧,” 他耸耸肩,“我是想说,你也该有点夜生活,比如去bar里坐坐什么的,要知道,在家里吃中餐外卖可是很难交到女朋友的。”

    Walter没看他,伸手将头上的Lovey捧下来,平淡的回答:“我知道。”

    “那么,我出门了。Bye!” Lance满意的又端详了一眼镜中的自己,砰的一声将大门关上后离去。


    “Lovey,我这是怎么了?” 沙发上穿着连帽衫的人低下头,苦恼的问怀里的小鸽子。

    脖子处一圈棕色羽毛的小鸽子听不懂人类语言,歪着小小脑袋盯着他。

    Walter长叹一口气,在沙发上躺下,两眼放空的望着外面渐渐暗下来的天空。

    自己原来的家什么时候才能建好?他又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看着Lance每次约会前的臭美样子,真是让人火大啊。

    可是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不高兴呢?

    MIT培养出来的脑子在思考各种理工问题的时候向来是转的飞快的。他可以在十秒钟内求出自旋s1的电子和s2的mu子散射成自旋s3的电子和s4的mu子,可是却花了两个小时在自己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变化这一问题上。

    “我的上帝!” 墙上时钟的短针指向数字九的时候,Walter大叫一声,猛的从沙发上蹦起来。

    “难道...... 我对Marcy有所好感吗?!”

    所以自己才会对Lance的行为感到烦躁?


    Lance回到家时,打开门后才发现屋子一片漆黑。他感到奇怪,看了看手表。

    十一点十分。

    平常的这个时候,Walter如果不是在客厅和Lovey一起看首尔之心,就是窝在沙发上拿着手柄打游戏。

    他脱下皮鞋,又走到厨房里看了看水槽,没有用过的餐具...... 垃圾桶也是空荡荡的,没有盛过中餐的外卖纸盒。

    Lance开始感到有点担心了。


    “嘿…… Walter,” 他轻轻敲了敲唯一的室友的卧室门,“你还好吗?我发现你似乎没有吃晚餐。”

    房门紧闭,但从里面传出一个闷闷的声音:“我很好,晚安,Lance。”

    要成为一名合格的spy,敏锐的观察力是必不可少的,而作为H.T.U.V.的王牌,Lance自然不会在这一项上差到哪里去,可这些日子因为和Marcy约会的原因,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女友的身上,也就没有留意过室友的反常。


    但现在他终于发现了Walter的不对劲。




WhiskEy

咕咕大电影小说:儿童同志文学👍👍👍


P2:感受一下Lance的心理活动

P3-P6:一些*动手动脚*

P7:看电影的时候以为这一段只是Lance在看身后有没有跟踪的人,没想到小说里说他是在看Walter有没有跟上来

P8:Lance和Killian一段电影里没有的对话


咕咕大电影小说:儿童同志文学👍👍👍


P2:感受一下Lance的心理活动

P3-P6:一些*动手动脚*

P7:看电影的时候以为这一段只是Lance在看身后有没有跟踪的人,没想到小说里说他是在看Walter有没有跟上来

P8:Lance和Killian一段电影里没有的对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