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叛国作家

315浏览    16参与
清幽庭院锁越王

【艾伦里克曼指绘小群像1】2020.1.14四周年R.I.P

视频重温:

【艾伦里克曼群像】斯人已逝.艺彩尤然.Lock me up.燃向踩点混剪:https://b23.tv/av81035079

【斯内普与艾伦里克曼】往后余生皆是你.群像混剪纪念:https://b23.tv/av73943800

【艾伦里克曼群像】你的一切.Consuming me.他不只有西弗勒斯斯内普:https://b23.tv/av63249386

微博地址:https://m.weibo.cn/1372405020/4460622488329673

【艾伦里克曼指绘小群像1】2020.1.14四周年R.I.P

视频重温:

【艾伦里克曼群像】斯人已逝.艺彩尤然.Lock me up.燃向踩点混剪:https://b23.tv/av81035079

【斯内普与艾伦里克曼】往后余生皆是你.群像混剪纪念:https://b23.tv/av73943800

【艾伦里克曼群像】你的一切.Consuming me.他不只有西弗勒斯斯内普:https://b23.tv/av63249386

微博地址:https://m.weibo.cn/1372405020/4460622488329673

清幽庭院锁越王

视频【艾伦里克曼群像】Lock me up.燃向踩点混剪.b站『1080P』地址:https://b23.tv/av81035079

斯人已逝,艺彩尤然。
Alan Rickman
Always 

微博地址:https://m.weibo.cn/1372405020/4454799741693271

------------------------

不完全片单:

巴切斯特传(Mr. Slope)1982

虎胆龙威(汉斯)1988

一月凶案(Ed)1989

捍卫游侠(马斯顿)1990

一屋一鬼一情人(Jamie)1990

闭上我的眼(Sinclair)1991...

视频【艾伦里克曼群像】Lock me up.燃向踩点混剪.b站『1080P』地址:https://b23.tv/av81035079

斯人已逝,艺彩尤然。
Alan Rickman
Always 

微博地址:https://m.weibo.cn/1372405020/4454799741693271

------------------------

不完全片单:

巴切斯特传(Mr. Slope)1982

虎胆龙威(汉斯)1988

一月凶案(Ed)1989

捍卫游侠(马斯顿)1990

一屋一鬼一情人(Jamie)1990

闭上我的眼(Sinclair)1991

叛国作家(Interrogator)1991

侠盗王子罗宾汉(Sheriff of Nottingham)1991

天生赢家(Lukas Hart)1992

巫医(梅斯梅尔)1994

大冒险(P.L.O Hara)1995

理智与情感(Colonel Brandon)1995

魔僧(拉斯普廷)1996

傲气盖天(埃蒙·德·瓦勒拉)1996

冬天的访客(自编自导)1997

黑色港湾(David Weinberg)1998

犹大之吻(Detective David)1998

惊爆银河系(亚历山大)1999

怒犯天条(天使长曼德川)2000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西弗勒斯斯内普)2001

寻找约翰吉辛(约翰吉辛)2002

真爱至上(Harry)2003

哈利波特与密室(西弗勒斯斯内普)2003

神迹(阿尔弗雷德·布莱洛克医生)2004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斯内普)2004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2005

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安托万·李奇)2006

雪季过客(Alex Hughes)2006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2007

理发师陶德(特宾法官)2007

诺贝尔赎金(伊莱)2007

酒业风云(史蒂文·斯普瑞尔)2008

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西弗勒斯斯内普)2009

午宴之歌(He)2010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西弗勒斯斯内普)2011

神偷艳贼(莱昂内尔·沙班达)2012

尘埃(牙仙)2013

小混乱(导演、King Louis XIV)2015

天空之眼(弗兰克本森将军)2016

本人采访及节目

HP七下首映礼2011

歌曲献声(身)mv:In demand 2000

------------------------

留点素材以后再搞0.0

虽然差不多快没了…

跟旧稿凑合凑合还是那些…

------------------------

旧稿:

【斯内普与艾伦里克曼】往后余生皆是你.群像混剪纪念:https://b23.tv/av73943800

【艾伦里克曼群像】你的一切.Consuming Me:https://b23.tv/av63249386

------------------------

2019.12.29

AlroseLil

- 四疊半神话大戏

* 是一篇爽文,算是给自己的一篇贺文。是从衣柜大陆生出的脑洞中延展开的文,相当跳跃,就当是想着他的一个怪奇梦吧。

* 结合私心来说衣柜大陆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以后也不会有足以比及的作品了。

* 我爱Alan Rickman. 我爱这个人:) 

房间右侧的书架上整齐的摆放着我的作品,如同干净的牙口齿一般令人心旷神怡。

 

《我们学会了飞》、《珍宝树》、《蓝翼的蝴蝶》和《会飞的牙仙》,这几本都是我大受欢迎的作品。不仅仅是儿童,甚至稀松有些成年人也常来借阅。

 

作为一位儿童作家,我自认为是一位有想象力的人。在我模糊的...

* 是一篇爽文,算是给自己的一篇贺文。是从衣柜大陆生出的脑洞中延展开的文,相当跳跃,就当是想着他的一个怪奇梦吧。

* 结合私心来说衣柜大陆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以后也不会有足以比及的作品了。

* 我爱Alan Rickman. 我爱这个人:) 

房间右侧的书架上整齐的摆放着我的作品,如同干净的牙口齿一般令人心旷神怡。

 

《我们学会了飞》、《珍宝树》、《蓝翼的蝴蝶》和《会飞的牙仙》,这几本都是我大受欢迎的作品。不仅仅是儿童,甚至稀松有些成年人也常来借阅。

 

作为一位儿童作家,我自认为是一位有想象力的人。在我模糊的孩童记忆里,曾幻想过跌入兔子洞来到一片陌生土地的场景。实际上,这正是我《蓝翼的蝴蝶》一书的灵感来源。

虽然还没有对外界公布,不过我最近在致力于写一篇这本书的姊妹作品。内容已经有所眉目了,我决定给这本新书取名为《黑翼的蝙蝠》。

 

文章的构型往往需要充沛的耐心与洞察力,我这里说的不是对人情世故的敏锐,只是人所拥有的想象力宛如一幅拼图,如果需要看的清晰,你需要把所有的细枝末节都仔细精准的组合在一起。我试图把自己沉浸在想象里,让那些影子一一浮现。

 

闭上双眼,我感受到的只是一片黑暗。四周的空间十分狭小,只有昏暗的光线从木板的狭缝中穿过。

 

然后是男人的说话声。

 

置身于这片黑暗中让我没有由来的感到恐惧。荣格把人的人格系统分为四种:人格面具、阿尼玛、阿尼姆斯以及阴影。人格面具是指一个人面对社会时所表现出来的性格特质,这种人格往往很表层,并且会受到外界的影响。阿尼玛、阿尼姆斯则分别是女性特质与阴性特质。而阴影,人格的最内里层。受到童年经历与基因的影响,是类似于潜意识的一种东西。当人感到不可名状的恐惧时,往往是出于受到阴影人格的影响。

我十分清楚,我在衣柜的里头。

而这让我感到恐惧。

 

突然间,衣柜的门被打开。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他以一种憎恶可怖的眼神盯着我,似乎在考虑是否要用他那硕大的鹰钩鼻勾穿我的脸颊。

 

“滑稽滑稽!”

 

这个人开出了五颜六色的花朵,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同时又令人害怕的花篮。

 

我察觉到自己在放声大喊:

                  Whistlefor me, Judge Turpin, whistle for me please!!

                            Whistle for me!!!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我绝望的睁开了双目,很累了。

我对自己说:

This will all end in tears.

AlroseLil

- Gooey

她坐进了这家酒吧。


一位小说家,刚刚举行完最近一本儿童故事的发布会,就如同孩子一样纯洁,一样原始,疲惫而不设防。如果说她现在最需要什么的话,那或许毫无疑问就是一杯让她回归人类最纯粹的本性的酒精。

Botanist,这家店以来自于火星救援的灵感而有名,冰冷的工业风格搭配着娇艳欲滴的花束,倒给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或许这家酒吧正是为了那些无法正常融入人类社会的怪人开的。她坐在远离吧台的位置点了一杯33号,那是一饮装在灯泡里的鸡尾,据说在社交网络上获得人们的一致好评。

她喝了一口,酒精的味道有些呛口,在喉腔内翻滚着侵蚀下去。


“比想象里要来的呛口,对吧”

那大约是一位四...

她坐进了这家酒吧。

 

一位小说家,刚刚举行完最近一本儿童故事的发布会,就如同孩子一样纯洁,一样原始,疲惫而不设防。如果说她现在最需要什么的话,那或许毫无疑问就是一杯让她回归人类最纯粹的本性的酒精。

Botanist,这家店以来自于火星救援的灵感而有名,冰冷的工业风格搭配着娇艳欲滴的花束,倒给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或许这家酒吧正是为了那些无法正常融入人类社会的怪人开的。她坐在远离吧台的位置点了一杯33号,那是一饮装在灯泡里的鸡尾,据说在社交网络上获得人们的一致好评。

她喝了一口,酒精的味道有些呛口,在喉腔内翻滚着侵蚀下去。


“比想象里要来的呛口,对吧”

那大约是一位四十五岁的男人

“我可以为你再叫一杯其他的饮料”

金边眼镜,头发是枯萎草木一般的浅棕。

“如果你愿意。”

 

她在与成年男性交谈时总会感到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不自在,或许是儿童作家的身份让她习惯于与那些最简单相处。而这是一位将自己包裹的近乎完美的男性,平整熨烫的西装以及纯色领带,眼镜镜片很明亮,更不惜说他甚至还穿戴上了最模范绅士的那一套社交礼仪。

这样的人显然是注定远离简单这样的定义的。

可是身处于社会中,则注定需要与人交流。否则即便孤独无法击垮你,在周遭的疏离中也注定会显得无所适从。而且对于这样一位礼貌的男性来说,通识告诉她是可以信任的。于是她套上一幅礼貌的微笑,回应:

“谢谢,还好,比起生活要来的清淡一点了”

或是对她的这句话感到有趣吧,“远离简单”的男性眯了下眼睛,将他的视线与她的脸重叠。

 

“知道吗,你一开始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会喜欢喝烈酒的女性”

 

“不过现在我觉得你或许确实喜欢。”

 

“远离简单”倾斜了下酒杯,杯中暗褐色的液体晶莹剔透,与冰块、橙皮以及茴香叶折射出完美的光芒。她一恍眼,那些明暗间的界线太尖锐,像是房屋中某些阴暗角落透过的光线。

31号,一款十分经典的鸡尾酒,也有足够高的酒精度数。

在这世界上,即便同样是绅士也可以划分为两种人。一种是从小在教条严格的环境里长大的,这种人不知道世界其余的样貌,并同时对这之外的生活是极其傲慢与不屑的,这种绅士只是富丽堂皇的另一种变装,却是全无得益之处的。而另一种,则是出于对社会以及人类的内心洞察的过度清晰。这一种人试图以这样一种有尊严而魅力的方式,来粉饰最原始简单的人类本性。

而一位善于喝烈酒的绅士则往往是后者,那么这样看起来他们大概都是外表具有迷惑力的人,或许这种迷惑的表面下暗藏着危险的信息。


“生活,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词。”

 “你把什么称为生活呢?”

确实,生活这个词太大太广泛,包括了太多。包括那些过往的阴郁,包括孤独,包括对文学与想象的热爱,还包括那些执拗与求而不得。但是这些话对于一个陌生人来说都是徒劳并且可怖的,向陌生者泄露这一切象征着古怪,象征着不安全,象征着死亡。

“沉浸在想象里。我是一位儿童作家,你看,与孩子打交道时,你总要有那么充沛的想象力。”

她选择说那些最表面的,即便那意味着屈服于恐惧。

“你呢?你是做什么的”

“哦,那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


“远离简单”笑的很浅,但这是个不错的笑容。

“一些体力劳动,很辛苦,有时候甚至还会受伤。”

“但万幸是一份稳定的收入,有时候也能碰到一些有趣的人。”

 

他看了看她,继续说。

 

“十分有趣的人,偶尔也能遇见像你这样的漂亮女士”

“你知道,你一开始给我的感觉也不像是从事体力劳动的男性。”


她开着玩笑回敬,嘬了一小口瓶中的饮料。33号的酒精度数着实很高,在她的视线中雾化成一片,才让她也沾染上了些许自由的气息。

“具体来说,你可以称我是演员吧。某种特定派别的演员。”

“远离简单”的目光凝聚在她的脸上,一瞬间有点失焦。背景音乐正从林海的钢琴变成了Lana del rey的Old Money。

 

「Red racingcars

车水马龙

Sunset and vine

藤影余晖

The kids were young and pretty

美好青春似留昨日

Where have you been

你在哪里

Where did you go

身处何方

Those summer nights

多年前仲夏之夜

Seem long ago

是否记起

So is the girl

记忆中她的容貌」

 

 

他轻声的哼起了音乐的调子,那声音阴郁而深沉,阴险的扎根在她的脑海中。酒吧黑色铁皮与荧光灯间青色的植被星星点点,混杂上背景与眼前之人的歌声,就像是80年代的经典电影。那些画面泛黄发暗,而那些老去的录像带已经与社会脱节,带着霉斑自顾自的上演着它所有的古怪与畸形。

“你的声音很熟悉。我是不是见过你?”

 

 

“啊,或许是电视上吧。”

“你看,我是个演员。虽然不有名,但这种事偶尔也会发生。”

 

在吸管的摆弄下,灯泡形状的瓶子晃动起来,那里面已经一滴不剩,而她则带着她仅剩的清醒像门口望去。透过金属的屏风可以看到街上灯火点点,仿若充斥着无数的梦想与希望。可是那些梦想是否真实,又或许能够实现,则是另一回事了。而街上的每个人身影又那么缥缈,仿若会转瞬即逝的,但至少他们还有梦想,以及生活。她想,或许她该走了。

 

“很高兴遇见你”

 

“远离简单”先生对她流露出那种极为绅士的微笑,他现在又将自己包裹的近乎完美了。她走到门口,意识到屋外的空气其实不比屋内清新多少,而却是空气中的寒冷给人带来那种美妙的错觉。她想起她写了一半的那本书,那里面充满着想象与真正的清新,那些会飞的牛与绿翼的猫那样生动有趣,而且它们都带有翅膀,能够带着一位文学创作者从现实中飞脱出去,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他目送她离开酒吧,背景音乐的歌声与他完美的产生共鸣。在他的外表下他早已腐朽,或许那些腐朽从十几年前的那个下午就已经开始了。

 

一杯以威士忌为基酒的鸡尾度数大多在百分之二十到三十左右,换言之,剩下的百分之七八十都是由水分与糖组成,这些液体或是粘稠而甜腻,或是清冽而苦涩,但他们往往都无形而无所不至,凝聚在一起显示出酒杯的形状。

而人,同样也是由百分之七十的水组成,当人一起挤压在城市中时,是不是最终也会显示出社会的模样?

最后的一点威士忌发挥了它的作用,在那阵眩晕里他又想起他日复一日的工作。他的目光又重新聚焦,酒吧中嘈杂的声音逐渐散去,现在他真的是一个包裹完美的人了。

 


灼微
疼痛只会加强我的意志 你可以...

                    疼痛只会加强我的意志
    
  你可以折磨我的身体,但摧毁不了我的意志

  严刑拷问是暴君的行为,反抗是我唯一的武器
               ...

                    疼痛只会加强我的意志
    
  你可以折磨我的身体,但摧毁不了我的意志

  严刑拷问是暴君的行为,反抗是我唯一的武器
                                     
                                      ————《叛国作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