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叛逆的鲁鲁修

49.1万浏览    8865参与
空中人体纤维
我看到眯眯眼腹黑男就走不动道了...

我看到眯眯眼腹黑男就走不动道了哈哈

我看到眯眯眼腹黑男就走不动道了哈哈

MUTA.
虽迟但到也算是赶上了美国时间(...

虽迟但到也算是赶上了美国时间(汗颜

虽迟但到也算是赶上了美国时间(汗颜

七叶菩提

不远万里来祝露露生日快乐的业雀

不远万里来祝露露生日快乐的业雀

清白白

正好前些天约稿了LC的激萌帝后装Q人🥰

PS:顺便宣一下制品,后4图都在同名微店(清白白),目前有旋转立牌和镭射钥匙扣这样。

正好前些天约稿了LC的激萌帝后装Q人🥰

PS:顺便宣一下制品,后4图都在同名微店(清白白),目前有旋转立牌和镭射钥匙扣这样。

AMONEY
鲁鲁生日快乐 爱来自昨晚的极限...

鲁鲁生日快乐

爱来自昨晚的极限滑铲

鲁鲁生日快乐

爱来自昨晚的极限滑铲

七叶菩提

【朱修】卖身契(9)

*转折(?)来了

*刚好赶上12.5,露露生日快乐!



朱雀靠在玛莎拉蒂柔软的车后座上,望着窗外飞速掠过的街道人群,模糊扭曲的景象让他有种不真实感,不由得在心里升起淡淡的感慨


这一个月,他作为黑色骑士团总裁——也就是正在开车的那个人——的助理,每天不是陪睡,就是在陪睡的路上,偶尔被使唤去打杂,或者作为老板下属之间亲密友善的范例一起吃个晚饭。虽说那些工作量对他来讲不算大,虽说鲁路修给出的工资相当可观,虽说娜娜莉也很欢迎他的到来,虽说公司也不是全体人员讨厌他至少还有个叫秋奈的小姑娘可以交流,但是——


这样的日子过久了,他都要忘了最开始来黑色骑士团是为什么了!朱雀突然很想叹气,...

*转折(?)来了

*刚好赶上12.5,露露生日快乐!



朱雀靠在玛莎拉蒂柔软的车后座上,望着窗外飞速掠过的街道人群,模糊扭曲的景象让他有种不真实感,不由得在心里升起淡淡的感慨


这一个月,他作为黑色骑士团总裁——也就是正在开车的那个人——的助理,每天不是陪睡,就是在陪睡的路上,偶尔被使唤去打杂,或者作为老板下属之间亲密友善的范例一起吃个晚饭。虽说那些工作量对他来讲不算大,虽说鲁路修给出的工资相当可观,虽说娜娜莉也很欢迎他的到来,虽说公司也不是全体人员讨厌他至少还有个叫秋奈的小姑娘可以交流,但是——


这样的日子过久了,他都要忘了最开始来黑色骑士团是为什么了!朱雀突然很想叹气,他也确实这么做了。果不其然,收获了鲁路修从后视镜投来的不满一瞥。不过此刻总裁还有别的事要操心,所以暂时没有计较他不甚恭敬的举动。


他是为了什么而来到黑色骑士团的……对了,是因为跟父亲吵架,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打算自力更生,抱着孤注一掷的心态一口气投了好几份简历,谁要他就去哪儿。


兴许老天是听到了他的呐喊,决定实现他的愿望,只是用了最糟糕的方式——因为那之后不就,他就被鲁路修看上,成了那个疯子名义上的助理,实质上的an mo棒。


往好的方面看,朱雀得到了工作;往不好的方面看,他干的那些活儿都不能写在简历上。


他并非逆来顺受的人,被这般不公正的对待,朱雀也起了点逆反心理。从鲁路修生病那次开始,他就试着纠正顶头上司的一些行为,小到饮食习惯,大到员工加班,效果微乎其微,还招致了一些不必要的仇恨。不过朱雀并不气馁,既然被鲁路修聘用,他就有义务对上司负责。嘛......虽然过程会很艰难就是了。


说起来,游戏机的事他也很在意。他调整了下坐姿,回忆起那天游戏机的事。在他充好电,启动开机键后,原本漆黑的界面闪了闪,浮现出阿卡夏之剑的图标,紧接着,一首音量调到最大的生日歌从巴掌大的游戏机里传出,歌手应该学过美声,唱法也相当浮夸。不仅朱雀为之一震,趴在他腿上的亚瑟也受了惊,尖叫着到处乱窜,从床上蹦到了地上,朱雀不得不扔掉游戏机趴床下去捞它,整个过程中手上又多了好几道抓痕。


当他重新把亚瑟抱回床上时,那首歌也刚好唱完,歌手清了清嗓子,用他舞台剧男主角般华丽的嗓音深情地发表了一段超长的语音祝福,大意是祝亲爱的弟弟十岁生日快乐,这个游戏机是此系列研发出来的第一款,跟其他的版本都不一样,全世界仅有一份。


“其实父亲想亲自送给你但他拉不下这个脸所以就由我来转交了,记住,哥哥姐姐们爱你!”他说完后,背景响起此起彼伏的祝福声,听得出来有男有女,有大有小,相同点是都洋溢着幸福的语调,看来他们都很宠这个小弟弟。


朱雀拿起棉签给自己消毒,十多年前......十岁......看来游戏机主人的年龄跟他差不多大,得到游戏机的时间也差不多。只是仅凭这些线索,还不能找到失主。


不过从这些东西来看,朱雀猜想他一定是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长大,有宠爱他的哥哥姐姐,还有爱在他心口难开的别扭老父亲。这个游戏机凝结着亲人的祝福,可以说是是很珍贵的礼物。既然这样,为何失主要把它扔掉,还偏偏扔到一个破旧的地下仓库呢?


玛莎拉蒂驶过崎岖不平的路面,车身的颠簸唤回了他的神思。朱雀直视着前方,目光显得遥远而迷茫。他把游戏机的事放到一边,重新把注意力放在车窗外,没过多久就察觉到了风景的变化。


朱雀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看着那熟悉的景色,他内心越发焦躁不安,放在腿上的手微微渗出汗水,忍不住的揉搓,几乎要攥出青筋——


鳞次栉比的写字楼下,气势恢宏的高楼大厦顶部,每一间商铺门口,还有霓虹灯招牌变幻不断的字符上,都能看见那个他从小见到大的商标——唉!朱雀在心里哀叹,他早该想到会来这里。





开车的鲁路修被手机的震动声吸引了注意。他看了眼来电名单,CC,一个麻烦的家伙。看在他过世母亲的面上提供给他一笔启动资金,但是盈利后得加倍还回来。她帮人的代价相当高昂,但还在鲁路修能接受的范围内。


“我在开车,不是要紧事的话就挂了。”鲁路修当着后座人的面接了电话。又不是杰雷米亚那种涉及商业机密需要遮掩的对话,被朱雀听到了也不要紧。这一个月的相处下来,他差不多摸清了这家伙的本性,正直死板,有很强的道德洁癖。朱雀绝不是那种多嘴的人,鲁路修认定他不会跟人乱说,于是毫不避讳。


“小子,听说黑色骑士团最近被你的助理闹得鸡飞狗跳啊?”对面的女人坏笑着说,丝毫不理鲁路修不耐烦的口气。


“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消息?”鲁路修皱眉。有一说一,他打心底觉得被助理没收手机很丢脸,以至于后来狠狠惩罚了朱雀。同时他也不希望这件事被闹得沸沸扬扬,于是用高强度的加班来堵住其他员工的嘴。


“这你就别管了。啧啧,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在试图干涉你的生活,”电话那头的CC含糊不清的说,应该是咬了一口披萨,他几乎能想象出那个女人坏笑的样子,“嗯哼,他没准是看上了......”


“我再说一次,”鲁路修忍无可忍,他大力扭转方向盘,一个急转弯差点带倒后面的朱雀。已经对这个话题感到厌烦的总裁怒气冲冲的说,“他不可能冲着钱来——”


“......你的屁股。”CC淡定的得出结论,鲁路修却听得一愣,甚至忘了如何接话。


“你不知道自己在gay圈很受欢迎吗?多少基佬排着队肖想你的屁股呢!还说什么‘要是能跟兰佩鲁基总裁一夜春宵,下辈子让我为他当牛做马都愿意!’”CC哈哈大笑,像在嘲讽一块不解风情的木头。


“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挂了。”鲁路修想真是无稽之谈,如果她见过朱雀性冷淡的样子,绝不会提出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二十出头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跟欲望绝缘的暮年老人一样,每次都跟完成任务一样进行着他的服务,他甚至从没在床//上失控过。为此鲁路修伤透了脑筋,变着花样让他吃下各种壮yang食物,效果不甚显著。要是朱雀在床上还是那种任他摆布的死人模样,那他就要考虑下chun//药了。


若他真如CC所说这么有魅力,那朱雀为什么不主动扑过来?想到这里,鲁路修感到一阵烦躁。


CC笑够了,语调又恢复了往日的平淡,甚至带上了点忧心忡忡。


“大概是女人的直觉吧——鲁路修,我总觉得这小子不简单,你最好小心点。”





“是兰佩鲁基总裁吗,”皇财团负责迎接的小哥走上前来,向鲁路修鞠了一躬,直起身时看到朱雀表情有一瞬间的松动,“你......”


朱雀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哥定了定神,他素质过硬,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维持着那副挑不出毛病的表情说,“……远道而来,辛苦了。楼上请。”


正巧这时鲁路修收到了一条信息,从而忽略了这一瞬间的安静,他点点头,跟着人走上了二楼。朱雀在他身后悄悄松了口气。


——好吧,这下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了。结合黑色骑士团前段时间一直在为樱石会谈做准备,来到皇财团也是合情合理。只是为什么不带别人,偏偏要带他这个没啥实权的小助理呢?


来到二楼,身材娇小,画着淡妆的皇神乐耶迎上来,亲热的握住鲁路修的手,很开心的摇了两下。


“鲁路修总裁~人家等你好久了!收到信息怎么也不回复啊?”神乐耶脸上挂着一贯的甜润微笑,语气里掺杂着半真半假的抱怨。


“我也是刚刚才看到。”鲁路修模棱两可的说。尽管神乐耶的笑容很无害,经常有人因为她的外表而放松警惕,但兰佩鲁基知道不能把她当成普通的小女孩,可爱的外表掩盖着她精明冷酷的本质。大抵是鲁路修属于商人的那部分嗅到了同类的气息,所以对神乐耶才格外提防。


“我很期待这次樱石的会谈,桐原公他们也到了吧?”鲁路修松开神乐耶的手,开门见山道。


“真是太狠心了!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就只想着会谈!”神乐耶夸张的大叫着,旋即露出一个心驰神往的微笑,“不过呢,男人就是有事业心才迷人嘛。”


“所以就原谅你第十七次已读不回了!”她点点鲁路修的手臂,佯装大度道。对方依旧没什么反应,只是客套的回应。


“我也很期待这次的合作。”


神乐耶满意的点头,直到这时,她的目光才越过鲁路修,看向身后的人——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在跟神乐耶对上目光时,朱雀的身体还是僵硬了一瞬。要说心理阴影,果然还是这个小恶魔般的表妹留下的最多。


注意到她的视线,鲁路修也转过头,目光在他们两个身上来回扫视着,那双深紫的眼睛渐渐升起了点探究。


拜托拜托拜托拜托……千万别误会!朱雀绷着脸,掐着自己的手,不停祈祷鲁路修不要发现异状。


神乐耶掠过鲁路修看向朱雀时也闪过了一丝的惊讶,只是她的演技比朱雀好太多,于是率先打破沉默,选择主动出击来打消疑虑。


“鲁路修总裁,这位是?”


“我新收的助理,带他过来见见世面。”鲁路修收回怀疑的目光,礼貌的回答。


“总裁眼光真好,你的助理长得真是一表人才!”神乐耶凑上来,围着朱雀打转,仔仔细细打量着,好像第一次见他一样。只有非常熟悉她的人才能听出了此时她声音里的憋笑,比如朱雀。


就在朱雀以为自己要暴露而紧张得出汗时,鲁路修却露出一个了然的神情,他看着助理惶恐的样子嘲讽道:“我明白了,你也向皇财团投过简历吧,只不过被人家拒了。也是,不然你也不会找上黑色骑士团了。”


“……是啊,他们嫌我学历低了。”朱雀咬咬牙,顺着鲁路修的话说了下去。


要命,这还是实话。


“桐原公他们在里面等你,请吧。”神乐耶轻笑一声,招呼侍者上来,将鲁路修引到走廊尽头的会议室。


鲁路修跟着几个夹着文件的社畜走进了会议室,他修长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时,神乐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牢牢扣住朱雀的小臂,把他拉到一间空房里。


为了防止有人进来,皇神乐耶还贴心的锁上了门。正当朱雀疑惑她要干什么时,神乐耶突然转过身来,对着他鼓起了掌。啪——啪——啪,清脆的掌声响彻整个房间。


“了不得,不得了啊!我还想你这一个月是去哪里鬼混了,原来是打入黑色骑士团内部了,玄武伯父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神乐耶喜滋滋的说,看上去恨不得给他颁奖。


“是啊,再找不到工作我就只能回去继承家产了。”京都六家的公子,枢木家的独子,皇神乐耶的表哥——枢木朱雀答道。


拥有如此显赫的身份,因为才能不在商业上所以异常低调。咳,这还只是委婉的说法,事实上,朱雀上中学时试着搞过投资,开一家垮一家,赔得永远比赚的多。这也是为什么中学时是玄武打他最重的时期。


正因如此,桐原公才会把财团的经营权交给神乐耶。不过作为枢木玄武独子的朱雀,依然握有一部分的控股权。


京都六家的防火墙出了名的坚固,当年连权势滔天的阿卡夏之剑都久攻不下,只好放弃。除非是顶尖级别的黑客,否则根本别想查到朱雀的背景。鲁路修做梦都想不到,京都六家的公子,皇财团的控股人,竟然成了被自己呼来喝去的小白脸。


至于神乐耶说的打入内部,对朱雀来说确实如此,各种意义上的......一些旖旎的景象不受控制的涌入脑海,那些暧昧的日子都历历在目,朱雀不禁有些脸热。


“你脸红什么?”神乐耶拍了下肩膀让他回神。看着表妹不爽的神色,朱雀拍拍自己的脸,把那些不合时宜的想像赶出脑海。他吸了一口气,郑重的说道:


“但是……”


“——但是中//华联邦有句古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不顾朱雀欲言又止的神色,神乐耶数落了他冒傻气的举动后欣慰的说道,“看来军队教了不少东西,朱雀你的临场反应是越来越好了。要是让鲁路修知道我们的关系,肯定会以为你是我派过去的卧底!”


“所以——”


“——所以我打消了他的疑虑,几分钟前他可能还有点怀疑,但这么下来也消得差不多了。况且你确实不是我派过去的,这是你自发的行动。不得不说,你给了我好大的惊喜......”神乐耶已经沉浸在自己一厢情愿的幻想中,看不见朱雀越来越黑的脸色。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想过当卧底!”意识到她脑补了一出大戏的朱雀眉毛一跳,赶紧解释道。


神乐耶的笑容渐渐褪去,仿佛被一盆凉水浇醒。她盯着朱雀,声音也冷了下来:“什么意思,你真把自己当打工仔了?”


“是——也不是,这件事解释起来很复杂,总之我不会干对黑色骑士团不利的事。”看着神乐耶不可置信的怒容,朱雀放轻了声音安抚道,“神乐耶你就当我是去实习的,好不好?”


“这未免——”见表妹还想反对,朱雀也急了,他只好说,“你放心,我还是六家的人,这点我还是拎得清的!”


神乐耶看上去有些为难,但她沉吟片刻,最终深明大义的表示:“好吧好吧,你就安心的去做他的助理吧,记得别露馅。”


“谢谢理解。对了,还有一件事——”想起什么来的朱雀双手合十,向着神乐耶郑重的做了一个“拜托”的姿势。


“千万别把我在黑色骑士团工作的事告诉父亲,拜托了!”










Tbc.

朱雀鲁鲁炖肉专用号
双人封:枢木朱雀X鲁鲁修 🌟跨...

双人封:枢木朱雀X鲁鲁修

🌟跨时代偶像联袂演绎生死君臣情,争议帝王与铁血骑士定妆照初披露🌟

IDOL PARO 中·日·合·志

2024上海朱修ONLY限定首发

Cover:るし ruci_misuzawa ​​​

双人封:枢木朱雀X鲁鲁修

🌟跨时代偶像联袂演绎生死君臣情,争议帝王与铁血骑士定妆照初披露🌟

IDOL PARO 中·日·合·志

2024上海朱修ONLY限定首发

Cover:るし ruci_misuzawa ​​​

不是米田共

仍旧右划变丑呜呜呜呜,为什么只有脸好看啊为什么为什么

仍旧右划变丑呜呜呜呜,为什么只有脸好看啊为什么为什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